0

    “很久没有人提到过这个名字了。”李七夜的话刚落上,巨树上那张老脸睁开了双眼,露出笑容说道。

    叶小小看着巨大的神树,看着这生长在树上却一点都不突兀的老脸,就不由好奇地说道:“被种子扎根,那是怎么样的感觉,会不会有成为傀儡的感觉呢?”

    “不,我并不是傀儡。”九终神祖露出和蔼的笑容,宛如邻居的老爷爷,说道:“我只是作了另外一个尝试而己。至于是什么感觉嘛,感觉很好,就像是落叶归根一样。人,终是要一死的,至于是死在哪里,死后又归往于哪里,这就是每一个人不同的选择。”

    “所以你选择了在这里。”叶小小好奇地打量着九终神祖,对于树族而言,只有成为树祖之后,才能扎根于大地,但是,九终神祖此时的状态十分的奇怪,他不是树祖,却又扎根于大地,十分的奇妙。

    “是呀。”九终神祖虽然是威名赫赫的人物,甚至是黄金竹祖的劲敌,但,他似乎是十分健谈,就像邻居老爷爷一样,笑着说道:“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在这神树岭,给我一种回家的感觉,人老了,终不免会念旧的。”

    对于九终神祖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当然,这里面的情况并不像九终神祖所说的那么简单,九终神祖作出这样的选择,那是有着种种的原因。

    “女娃娃你乃是黄金竹祖的后人呀,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之后,还能见到故人之后。”九终神祖仔细打量了叶小小一番,笑着说道。

    “故人之后?”叶小小眨了一下眼睛,说道:“或者说是劲敌之后,你不会因为我们黄金竹祖的原因向我这样的一个晚辈下手吧。”

    对于叶小小这样的话,九终神祖不由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哄亮,他笑着说道:“女娃娃,有些事并非是后辈所想象的那样。没错,我跟你们的祖先的确劲敌,我也的确是与他争过树祖之位,只不过,你们这些晚辈并不知道,我与你们祖先也是好友,我与他乃是惺惺相惜……”

    说到这里,九终神祖不由感慨起来,多少年之后,他都不由想起了那已经远逝的峥嵘岁月了,很多东西,他都快忘记了。今天提起,他不免回想起了当年那年少时的激情,年少时那飞扬激气的英姿。

    “真的假的?”叶小小娇笑一声,好奇地说道。

    “我也没骗你的必要。”九终神祖笑着说道。说到这里,他又不由再打量了叶小小一番,过了好一会儿,他都不由吃惊地说道:“小娃娃,你这血统……”

    “我这血统怎么样?”听到九终神祖的话,叶小小不由为之一喜,看出一些端倪,忙是说道:“你知道我这血统的来历吗?”

    因为他们黄金屿的老祖们一直都搞不懂她血统的玄妙,虽然,他们老祖也知道她的血统十分珍贵,但是,真正珍贵在什么地方,他们的老祖也说不清楚。

    现在九终神祖能看出一些端倪,这怎么不让叶小小为之一喜呢,说不定九终神祖能帮她解开她血统之谜。

    “你这血统。”九终神祖看着叶小小一会儿,缓缓地说道:“你这血统实在是古老,若是你们祖先还在世的话,一定是很高兴。”

    “那我这血统是什么血统呢?它有什么样的玄妙呢?”九终神祖看出她血统的一些玄机,这让叶小小大喜,忙是问道。

    九终神祖看着叶小小,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这血统,我也不敢肯定,因为我也没见过这么古老的血统。但是,我知道有一个地方……”

    “是有着那么样的一个地方。”九终神祖还没有把话说完,李七夜笑了笑,悠闲地说道:“这个地方也的确是存在,不过嘛,这个地方也要看谁带着她去。”

    李七夜一下子打断九终神祖的话,这让九终神祖不由看着李七夜,他看着李七夜,是目光跳动了一下。

    换作其他人,知道九终神祖真正来历的话,被九终神祖如此盯着,只怕会心惊肉跳。

    但是,李七夜是悠闲自在,一点都不在意,他只是淡淡地一笑。

    看了李七夜一会儿之后,九终神祖的目光突然一变,他急忙收回了目光,然后什么话都不说了,立即沉默起来。

    “有一个什么地方?”叶小小却兴趣盎然,忙是问九终神祖说道。

    “呵,呵,呵……”九终神祖呵呵地笑着说道:“这个地方呀,我也听说过,这是一个传说,不过,我扎根于这里,是无法离开,更是没办法带你去。你身边的这位公子,我相信,他是一定能带你去的。”

    叶小小听到九终神祖这样的话,她不由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九终神祖,然后虎着秀目,一叉小蛮腰,凶巴巴地说道:“自大王,你又是不是在使坏了,哼,哼,哼,一定是你在我背后搞小动作。”

    对于叶小小这凶巴巴的姿态,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悠闲地说道:“我使什么坏了?我在搞什么小动作了?”

    “哼,还说没有!”叶小小瞪着李七夜,说道:“他刚才明明要告诉我一个地方的,现在他突然不说了,不是你在使坏还有谁在使坏?快快从实招来,你在搞什么小动作!”

    叶小小虽然年纪小,但,她可不笨,九终神祖突然改口,她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原因的。

    “你觉得我使坏,就是我使坏吧。”李七夜闲然从容,笑着说道:“不过,你这是在冤枉好人。九终神祖是何许人也?他扎根在这里,谁来了都不怕,难道他会因为我一个晚辈而改口吗?像我这么心地善良的好男人都要被人枉冤,那实在是太没天理了。”

    叶小小虽然觉得有可能是李七夜在使坏,但是,听到李七夜这话,仔细一想,又觉得不无可能,九终神祖是何许人也?他可是他们祖先黄金竹祖的劲敌,他根本不可能怕李七夜这样的一位小小的晚辈。

    李七夜看着有些犹预的叶小小,不由笑了起来,拍了拍叶小小的肩膀,说道:“好了,小丫头,我这是好心被人当作驴肝肺。既然你都觉得是我在使坏,那你可以留下来好好跟九终神祖谈谈,唉,这太伤人心了。”说着,转身就走。

    “好了,好了,自大王。”叶小小也觉得自己有可能是冤枉李七夜了,忙是追上李七夜,说道:“现在是我错了行不,你那么急着走干嘛!”

    李七夜停住了脚步,看着叶小小,不由莞尔一笑,捏了捏她的小瑶鼻,悠闲地说道:“知错能改,良莫大焉。”

    “呸,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来!”叶小小一虎秀目,踩了李七夜一脚,又是叉着小蛮腰,说道:“自大王,本小姐跟着你混也行,但是,你要带我去你所说的那个地方!”

    叶小小所说的那个地方,就是九终神祖所说的一个地方,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直觉告诉她,这个地方对她十分重要。

    “会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不然我带你来神树岭干什么?不过,暂时我们不急着去,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带你去。”

    “哼,哼,哼,这才差不多。”叶小小赢了一局,心满意足,小小骄傲,一抬精致的下巴,有点向李七夜扬威耀武。

    看着叶小小那小骄傲的神态,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然后说道:“我们也该进城了。”

    “老爷爷,再见了。”叶小小准备跟着李七夜进城,向九终神祖挥了挥手,一向火辣辣的她,也有可爱的一面。

    九终神祖也不由露出和蔼的笑容,从身上取下一条绿枝,递给了叶小小,和蔼地说道:“随时都欢迎你来神树岭来玩,在神树岭,你若是遇到任何麻烦,随时都可以告诉我。”

    “好的。”叶小小也没有多想,随意地收下了这条绿枝。

    叶小小当然不知道这一条绿枝的重要性了,九终神祖是树人的守护神,也是神树城的守护神,在这神树岭,叶小小拥有了这样的一条绿枝,那将是意味着叶小小是通行无阻,在这神树岭的很多地方,这都可以保证叶小小的绝对安全。

    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七夜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带着叶小小进城。

    “不知道这位公子来神树岭多久呢?”在李七夜带叶小小进城的时候,九终神祖不由问道。

    “这个嘛,我倒还没有想好。”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不过,我倒是想见一个人,不知道还在不在世间,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请你帮我作个局,大家见个面什么的,如果我拿到了东西,我就立即离开。”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九终神祖立即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叶小小走入了神树城。

    九终神祖目送叶小小和李七作进入神树城,他都不由喃喃地说道:“了不起的血统呀,黄金老头这是后继有人呀。”说到这里,他不由感慨叹息一声。

第1415章神树城    叶小小随着李七夜继续前行,李七夜走的并不快,他不止走得不快,似乎,他是丈量着这个大地一样。

    更奇怪的是,李七夜在行走的时候,他似乎是要炼化这片大地一样,他每走一步,似乎都要留下自己的烙印。

    同时,李七夜每抵达一个树人的村庄城镇,他都会研究一番。

    “自大王,你在研究什么?”叶小小见在每一个村庄城镇停留一下,就不由好奇了,她不由说道:“你这是什么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纯粹的研究而己。”李七夜随意地笑了笑,说道:“事实上,树人是一个很好的参考,从无到有,从一个种子诞生到一个种族。虽然说,它有种种的缺点,有着种种的不足,但是,它们还是有着很大的参考价值的。”

    “那又怎么样?”叶小小为之奇怪,事实上,换作任何修士都不会去关心这样的问题,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就算知道树人是从一个种子诞生到一个种族。

    就像叶小小的话那样,那又怎么样?事实上,只怕很少修士会去关心这样的一个问题,对于很多修士来说,他们更关注的是能得到怎么样的宝物,能修练怎么样的功法!至于树人是怎么样,至于一个种族是如何诞生,谁会去关心这种无关要紧的事情?

    “不怎么样。”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只能说,树人有着很大的参考价值。一个种族开始诞生,它需要经历什么,需要怎么样的转变,这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无价的。树人这种从借躯开始的诞生的确是有着很大的问题。但,它们从个体到一个种群,这里面经历与转变,是让人无法想象的……”?“……这样的一个种群转变,是需要千百万年的积累,这积累的经验,是无法用其他的东西来交换的。”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变得深邃,说道:“人族也好,树族也罢。虽然说,人族、树族的起源并不像树人那样不堪,那样的不光彩。毕竟,树人没有人族、魅灵这些种族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我们这些种族是承天地而生……”?“……至于树人嘛,它们是从一个起源而来,它们得不到天地的庇护,得不到天地的厚爱,所以,它们只能从这样的一个方法诞生到这个世界。不管怎么样说,它们从诞生到群居,再到慢慢形成种族,它们有着太多地方值得去探索和思考。”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地叹息一声。

    “难道你要创一个种族不成?”叶小小看着李七夜,神态都不由变了一下。

    虽然说,叶小小年纪还小,但是,她终究是出身于树祖传承,她知道这将会意味着什么,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从无到有,创造生命,那是苍天的事情!

    如果李七夜这样做,那就太可怕了,这样的事情,连仙帝都没有做过。

    “谁说我要创造一个种族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只不过是想看一看天地是怎么样的而己,我只不过是管中窥豹而己,想从树人的诞生去探索贼老天是怎么样思考的。”

    李七夜这样随意的话,让人心神一震。叶小小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她的见识不是一般小修士所能比,那怕她年纪还小,但是,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她意识到了什么。

    探索贼老天是怎么样思考的!这样很随意的一句话,却足可以震撼人心。

    试想一下,有几个修士会去探索贼老天是怎么样思考的?这个层次已经超越了修士的范畴,或者,只有达到了仙帝这样的存在才会去探索这样的问题。

    “探索贼老天是怎么样思考的?”叶小小张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说道:“你这是要干什么?要取而代之吗?”

    “谁说我要取而代之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当贼老天有什么好的?太上忘情,一点都不好!”

    “不过,有些事情,总需要有人去做,有人去探索!”说到这里,李七夜的双目变得深邃无比,让任何人都看不透。

    树人在神树岭建成了不少的村庄和城镇,但是,很多村庄和城镇的树人都是对外来人抱着敌人,甚至是拒绝外来人融入它们的世界。

    但,也有例外的地方,那就是神树城!神树城它可以说是海纳百川,它不止是欢迎任何外来人进入,而且,神树城的树人愿意与外来的任何人做交易,这里面的交易包罗万象。

    同时,神树城也是神树岭中所有树人建立的村庄城镇中最大的一个城镇,甚至可以说,在这里,神树城是神止洲最大的一个城池之一。

    神树城是建在两条山脉交叉之处,如果你能亲眼看到神树城,那绝对会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撼。

    在这片大地上,有两条巨大无比的山脉斜插在大地上,两条山脉在天空上交叉,直指天穹。

    就在这两条巨大的山脉交叉处,树人建起了一座巨大的城池,这个城池高高地挂在天空上,十分的壮观。

    看到这座高高挂在天空上的神树城,甚至能看到不少修士进出神树城,叶小小也不由有些兴奋,说道:“原来神树城是建在这里呀,我一直以为是建在大地上呢。”

    李七夜笑了笑,带着叶小小沿着山脉爬上去。在通往神树城的途中,不止只有李七夜,有不少树人也沿着山脉往神树城而去。

    “为什么神树城的树人又与外人往来,甚至是交易呢?”叶小小不由好奇地问李七夜。

    到现在为止,叶小小遇到不解的问题就向李七夜询问,她发现李七夜知道的东西比他们黄金屿的老祖知道的还要多很多很多。

    “这是一个种族必须经历的过程。”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一个文明从低级到高级,都是必须经历的。从村庄,到镇城,再到超级大城,这都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对于树人来说,小村庄一般是容纳刚刚蜕变的树人,当树人慢慢蜕变成功了,当它们能独立了,它们会通往城镇乃至是像神树岭这样的超级大城。”

    “你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种族,没有交易,没有往来,那又怎么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种族呢?”李七夜说道:“就像魅灵、人族的所有门派一样,就算再怎么能够自给自足,都需要交易、往来,这是一种融合,否则,就不会强大。”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叶小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毕竟,她年纪还小,就算见识再广,李七夜所谈论的东西,离她也太遥远。

    最终,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带到了神树岭的城门之外,只见这城门由一株巨树守护着,这株巨树十分的高大,直通往天穹,就这样的巨树,它垂下了四条粗大无比的老根,每一条老根都扎守在每一个城门之中。

    向巨树上面望去,只见巨树的树干之上,有一张巨大的老脸,这张老脸看起来像是十分的仁慈,有着长长的白胡子,慈眉善目,看起来像是邻居的老爷爷一样。

    此时,这张生长在树干上的老脸,它是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看着这样的巨树,叶小小也不由为之好奇,说道:“这是什么?也是树人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李七夜看着眼前这株生长有老脸的巨树,笑着说道:“它可以说是树人,但,与树人又不一样。它是神树岭的城主,也是树人的守护神。”

    “树人会有守护神?”叶小小不由为之一怔,说道。

    “它与其他树人不一样,其他树人都是由死尸蜕变而成。”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它在还没有成为树人的守护神之时,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人,它在那个时候,被人称之为九终神祖,威名之隆,曾是威慑九天十地。”

    “九终神祖!”听到这话,叶小小不由大吃一惊,虽然眼前这尊树人她不认识,但是,九终神祖这个名字她很熟悉,这个名字她听得太多了。

    “它就是黄金竹祖时代最强大的树族天才之一?”叶小小吃惊地看着眼前这株巨树,大吃一惊地说道。

    叶小小知道九终神祖这个名字,那是因为黄金竹祖是他们黄金屿的始祖,而九终神祖,正是他们始祖争夺树祖之位最强劲的对手。

    虽然最后九终神祖未能成为树祖,但是,它威名赫赫,威慑九界。

    正是因为叶小小出身于黄金屿,她自小听过自己始祖的故事,所以对九终神祖这样名字十分的熟耳。

    “没错,它就是曾经与黄金竹祖争过树祖之位的九终神祖。”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它未能成为树祖,就来到了神树岭,他是自愿与种子结合的人。更不可思议的是,他是唯一与种子结合之后却还活着的人,最终,它扎根于此,成为了树人的守护神,守护着整个神树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