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小小随着李七夜继续前行,李七夜走的并不快,他不止走得不快,似乎,他是丈量着这个大地一样。

    更奇怪的是,李七夜在行走的时候,他似乎是要炼化这片大地一样,他每走一步,似乎都要留下自己的烙印。

    同时,李七夜每抵达一个树人的村庄城镇,他都会研究一番。

    “自大王,你在研究什么?”叶小小见在每一个村庄城镇停留一下,就不由好奇了,她不由说道:“你这是什么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纯粹的研究而己。”李七夜随意地笑了笑,说道:“事实上,树人是一个很好的参考,从无到有,从一个种子诞生到一个种族。虽然说,它有种种的缺点,有着种种的不足,但是,它们还是有着很大的参考价值的。”

    “那又怎么样?”叶小小为之奇怪,事实上,换作任何修士都不会去关心这样的问题,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就算知道树人是从一个种子诞生到一个种族。

    就像叶小小的话那样,那又怎么样?事实上,只怕很少修士会去关心这样的一个问题,对于很多修士来说,他们更关注的是能得到怎么样的宝物,能修练怎么样的功法!至于树人是怎么样,至于一个种族是如何诞生,谁会去关心这种无关要紧的事情?

    “不怎么样。”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只能说,树人有着很大的参考价值。一个种族开始诞生,它需要经历什么,需要怎么样的转变,这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无价的。树人这种从借躯开始的诞生的确是有着很大的问题。但,它们从个体到一个种群,这里面经历与转变,是让人无法想象的……”?“……这样的一个种群转变,是需要千百万年的积累,这积累的经验,是无法用其他的东西来交换的。”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变得深邃,说道:“人族也好,树族也罢。虽然说,人族、树族的起源并不像树人那样不堪,那样的不光彩。毕竟,树人没有人族、魅灵这些种族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我们这些种族是承天地而生……”?“……至于树人嘛,它们是从一个起源而来,它们得不到天地的庇护,得不到天地的厚爱,所以,它们只能从这样的一个方法诞生到这个世界。不管怎么样说,它们从诞生到群居,再到慢慢形成种族,它们有着太多地方值得去探索和思考。”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地叹息一声。

    “难道你要创一个种族不成?”叶小小看着李七夜,神态都不由变了一下。

    虽然说,叶小小年纪还小,但是,她终究是出身于树祖传承,她知道这将会意味着什么,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从无到有,创造生命,那是苍天的事情!

    如果李七夜这样做,那就太可怕了,这样的事情,连仙帝都没有做过。

    “谁说我要创造一个种族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只不过是想看一看天地是怎么样的而己,我只不过是管中窥豹而己,想从树人的诞生去探索贼老天是怎么样思考的。”

    李七夜这样随意的话,让人心神一震。叶小小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她的见识不是一般小修士所能比,那怕她年纪还小,但是,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她意识到了什么。

    探索贼老天是怎么样思考的!这样很随意的一句话,却足可以震撼人心。

    试想一下,有几个修士会去探索贼老天是怎么样思考的?这个层次已经超越了修士的范畴,或者,只有达到了仙帝这样的存在才会去探索这样的问题。

    “探索贼老天是怎么样思考的?”叶小小张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说道:“你这是要干什么?要取而代之吗?”

    “谁说我要取而代之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当贼老天有什么好的?太上忘情,一点都不好!”

    “不过,有些事情,总需要有人去做,有人去探索!”说到这里,李七夜的双目变得深邃无比,让任何人都看不透。

    树人在神树岭建成了不少的村庄和城镇,但是,很多村庄和城镇的树人都是对外来人抱着敌人,甚至是拒绝外来人融入它们的世界。

    但,也有例外的地方,那就是神树城!神树城它可以说是海纳百川,它不止是欢迎任何外来人进入,而且,神树城的树人愿意与外来的任何人做交易,这里面的交易包罗万象。

    同时,神树城也是神树岭中所有树人建立的村庄城镇中最大的一个城镇,甚至可以说,在这里,神树城是神止洲最大的一个城池之一。

    神树城是建在两条山脉交叉之处,如果你能亲眼看到神树城,那绝对会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撼。

    在这片大地上,有两条巨大无比的山脉斜插在大地上,两条山脉在天空上交叉,直指天穹。

    就在这两条巨大的山脉交叉处,树人建起了一座巨大的城池,这个城池高高地挂在天空上,十分的壮观。

    看到这座高高挂在天空上的神树城,甚至能看到不少修士进出神树城,叶小小也不由有些兴奋,说道:“原来神树城是建在这里呀,我一直以为是建在大地上呢。”

    李七夜笑了笑,带着叶小小沿着山脉爬上去。在通往神树城的途中,不止只有李七夜,有不少树人也沿着山脉往神树城而去。

    “为什么神树城的树人又与外人往来,甚至是交易呢?”叶小小不由好奇地问李七夜。

    到现在为止,叶小小遇到不解的问题就向李七夜询问,她发现李七夜知道的东西比他们黄金屿的老祖知道的还要多很多很多。

    “这是一个种族必须经历的过程。”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一个文明从低级到高级,都是必须经历的。从村庄,到镇城,再到超级大城,这都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对于树人来说,小村庄一般是容纳刚刚蜕变的树人,当树人慢慢蜕变成功了,当它们能独立了,它们会通往城镇乃至是像神树岭这样的超级大城。”

    “你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种族,没有交易,没有往来,那又怎么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种族呢?”李七夜说道:“就像魅灵、人族的所有门派一样,就算再怎么能够自给自足,都需要交易、往来,这是一种融合,否则,就不会强大。”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叶小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毕竟,她年纪还小,就算见识再广,李七夜所谈论的东西,离她也太遥远。

    最终,李七夜带着叶小小带到了神树岭的城门之外,只见这城门由一株巨树守护着,这株巨树十分的高大,直通往天穹,就这样的巨树,它垂下了四条粗大无比的老根,每一条老根都扎守在每一个城门之中。

    向巨树上面望去,只见巨树的树干之上,有一张巨大的老脸,这张老脸看起来像是十分的仁慈,有着长长的白胡子,慈眉善目,看起来像是邻居的老爷爷一样。

    此时,这张生长在树干上的老脸,它是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看着这样的巨树,叶小小也不由为之好奇,说道:“这是什么?也是树人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李七夜看着眼前这株生长有老脸的巨树,笑着说道:“它可以说是树人,但,与树人又不一样。它是神树岭的城主,也是树人的守护神。”

    “树人会有守护神?”叶小小不由为之一怔,说道。

    “它与其他树人不一样,其他树人都是由死尸蜕变而成。”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它在还没有成为树人的守护神之时,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人,它在那个时候,被人称之为九终神祖,威名之隆,曾是威慑九天十地。”

    “九终神祖!”听到这话,叶小小不由大吃一惊,虽然眼前这尊树人她不认识,但是,九终神祖这个名字她很熟悉,这个名字她听得太多了。

    “它就是黄金竹祖时代最强大的树族天才之一?”叶小小吃惊地看着眼前这株巨树,大吃一惊地说道。

    叶小小知道九终神祖这个名字,那是因为黄金竹祖是他们黄金屿的始祖,而九终神祖,正是他们始祖争夺树祖之位最强劲的对手。

    虽然最后九终神祖未能成为树祖,但是,它威名赫赫,威慑九界。

    正是因为叶小小出身于黄金屿,她自小听过自己始祖的故事,所以对九终神祖这样名字十分的熟耳。

    “没错,它就是曾经与黄金竹祖争过树祖之位的九终神祖。”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它未能成为树祖,就来到了神树岭,他是自愿与种子结合的人。更不可思议的是,他是唯一与种子结合之后却还活着的人,最终,它扎根于此,成为了树人的守护神,守护着整个神树城!”

第一百二十六章 潮神    这黑气形成的大手变幻莫测,气象万千,此时表面上更是隐隐有青黑色的闪电跳跃,可以说端的是恐怖无比,一插入海水当中之后,立即就见到了急速流动的水面白雾翻腾,响起来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像是一滴水掉落入了油锅当中似的。

    这黑色巨型漩涡虽然可以说是仿佛有无穷力量,然而对大巫凶的这一插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抵抗力,直探入到了漩涡的核心当中,居然有直捣黄龙之势,甚至可以听到水下猛的冒出来了大量的黑色血水之类的东西,还有“咯吱咯吱”的怪异响声,仿佛是无数颗牙齿在剧烈的摩擦。

    眼见得大巫凶似乎占据了上风,忽然之间,从大海的深处,涌现出来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以至于面前本来平静的大海顿时似产生了地壳运动似的,立即剧烈拱了起来,甚至整整一艘庞大无比的六桅巨舰,都仿佛下方有一头巨兽在徐徐浮现,船头开始徐徐的高翘,船尾朝下!

    顿时,船只上传来了疯狂的大叫声,还有恐惧无比的呐喊声,可以见到一些没有被固定的家具之类的开始徐徐滑动,还有杯子什么的被彻底的打碎。大巫凶闷哼一声,踉跄倒退了几步,眼中闪耀过了一抹凶光,双手在胸前结出来了一个法决,顿时就听到了水下传来了一声沉闷无比的巨响。

    紧接着水下就仿佛是黑云那样,出现了大团大团的血水,更是咕嘟咕嘟冒出来了大量的泡泡,而每一个泡泡里面都氤氲有大量的黑气,黑气当中更是盘旋缭绕,形成了一张一张凶横无比的脸!

    这是大巫凶直接将自己操控的黑色巨手爆开来产生的效果,海面上的那一个庞大的黑色漩涡顿时一震,然后化成了无数道交叉萦回的乱流,在海面上剧烈冲撞着,不过紧接着。从海水下方就徐徐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巨物,在迅速的朝着水面浮升而上,最后轰然漂浮于海面之上!!

    万千道水流仿佛瀑布一样,从这黑色巨物上徐徐浇落。隔了好一会儿才能发觉,这玩意儿竟然是一座庞大的石塔,只是仿佛已经像是在海底被掩埋了无尽岁月,有着大量的青苔,污泥。海带什么的缠绕在了上面。

    不过石塔的表面看起来有着大量的雕塑或者文字,邪气森森,那些雕塑的面容虽然模糊,却都是显得扭曲绝望,或者木然呆滞,令人感觉到了由衷的寒意,并且这石塔虽然只有三层,每一层上都被雕刻出来了四角伞盖,每一角伞盖上,都系着一串仿佛项链一般的骷髅。这些骷髅都是似人若兽,在海风当中发出了嘤嘤的诡声。

    面对这庞大的石塔,林封谨徐徐的站起了身来,挡在了大巫凶的面前,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这气息和肮脏的窝津神很相似呢,这家伙应该是东海邪神众的一员呢,怎么会跑到这地方来拦截商船?难怪大巫凶你也吃了个暗亏?”

    此时可以见到,随着这石塔的冉冉漂浮升起,其身后的海水居然也是徐徐的升腾了起来,最初的时候还好。最后就简直变成了一道城墙也似的半透明水墙,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一切!

    林封谨他们所处的这六桅巨舰可以说在常人眼中,可以说已经是庞然大物,此时与这水墙一比起来。就仿佛是个玩具一般,几乎令人有着绝望的感觉,随着这水墙高度的不断拔升,那种似乎悬停在人头上的压力也是日益增强,一点一点的增添着分量,最后可以预期的是。一旦水墙彻底的崩坍下来,势必就像是洪灾来临,不堪重负的堤坝轰然倒塌,石破天惊!

    就在这时候,林封谨忽然仰天长啸,在他的长啸声当中,右手竟是有一道深黑色的光芒疾射而出!!!

    这深黑色的光芒拉拽得长长的,却是给人以一种空灵无比,晶莹剔透的感觉,虽然夕阳西下,可是看到了这黑色的光芒,居然会联想到了漫天星光,干净澄澈的深黑色夜空,连心灵都要沉浸了进去。

    这深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瞬间就出现在了这石塔的后方半里处,并且等到了肉眼能再捕捉到了它的时候,便是彻底的静止了,这静止下来的瞬间,立即就可以见到有点点日光若刺,若针,无穷无尽的涌向了这光芒!

    然后,奈非天便是在日光下呈现出来了本体,上面装饰的花幔、幡、磬、铃、法螺、木鱼、铙、钹、金鼓等等,都闪耀着奇异的光芒,一如雨后初晴新叶上的光华,又仿佛是呱呱落地的婴孩那清澈的双眼,充满了盎然生机。

    而奈非天莲花蓓蕾形状的后半段则是栩栩如生,当然,最为锋芒毕露的,还是其最前端的地方,可以说是将万点日光都聚焦在了那一点上!

    那巨型石塔僵在了空中片刻,忽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就见到,从塔身上一点上,猛的蔓延开来了大量的裂纹,迅速朝着周围迅速延伸。

    然后上面就有一缕石尘飘落了下来,

    紧接着,跟随石尘掉落下来的,就有细碎的泥沙,然后是一小块一小块的石砾,最后这些石粒从小到大,然后是一块一块的石头迅速脱落,噗通噗通的仿佛抛炸弹那样的掉落入水中,飞溅起来了浪花滔天!

    而石塔背后的那一道滔天水墙,则是在仿佛瞬间被抽掉了精气神那样,哗啦的一声朝着四面八方散落了开去,虽然也是激荡起来了滔天的浪花,令这艘六桅巨舰在海水当中剧烈震荡起伏,仿佛是遇到了海啸,但总比之前仿佛遭遇到了灭顶之灾要好得多了。

    两艘船上面的人可以说是看得目瞪口呆,这样激烈无比的碰撞,可以说是平生所仅见的,而仿佛是蝼蚁一样的他们居然可以从这样的碰撞当中活下来,那可以真的说是三生有幸了。

    有一句话叫做建设很难,破坏起来却是很容易,只是短短的时间当中,就可以见到有着大量的石块落入海水当中,那邪气盎然的巨塔,终于彻底的分析崩溃。

    林封谨此时的表情却是颇为严肃,因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可以见到海面上居然还漂浮着一些东西,仔细看去的话,便是悬挂在了巨塔檐角的一个个骷髅头,这些骷髅头此时在海水的浸泡之下,呈现出来了诡异的靛蓝色,忽然之间,一个骷髅头的口部张合了起来,这海天一色的夕阳下,则是响起来了一个轰鸣着的生硬声音:

    “是谁,在冒犯潮神的威严?”

    “是谁,在亵渎具彦的使者?”

    “是谁?是谁!!?我要让你的魂魄,在最污浊的淤泥里面,**一万年!!”

    林封谨这时候双足一蹬,已经是高高飞跃向了天空,奈非天光芒一闪,便是重新被他握住,林封谨整个人顿时就在半空当中飞翔了起来,紧接着就可以见到,大概十来海里外的地方,一道白浪以滔天之势汹涌而来,显然下方潜藏着什么巨大可怕的怪物,甚至所过之处的暗礁小岛,都是被轰然撞得石块乱飞,水浪激溅,气势可以说是磅礴无比!

    紧接着,这道白浪在距离林封谨两三里的地方,就有一头庞大无比的怪物轰然窜出来了水面,这怪物初一看去,仿佛是一头大到没有边儿的巨鳗,偏偏腹下还生长着两片鳍肢,若扇子一般的在空中挥舞。

    并且这巨鳗也根本就不是血肉组合而成的,而是由大量的残骸,礁石什么的被一股奇特的力量拼合而成,仔细看那些残骸,都是一艘一艘被扭曲变形了的商船,里面甚至还有被挤压得不成人形的尸体,这种风格就仿佛是机械和神秘学混合的产物,充满了诡异奇特的风格。

    林封谨看着这一头窜出水面的巨型机械妖鳗,发觉这厮的体积比起当年遇到的窝津神也是毫不逊色,他淡淡的道:

    “东海虽然号称是八百万邪神众,不过真正有力量的不过那么二三十人,能够在海中称雄的,无非就是海神绵津见和潮神具彦了,这时候看起来的话,你就是潮神具彦了?”

    面对林封谨的询问,潮神具彦根本就不多说话,猛然张开了大嘴,它的大嘴乃是由七八根桅杆再缠绕上了大量的淤泥,海藻组合成的,隐约可以见到喉咙深处有一点幽幽的蓝光出现,然后骤然爆发!

    一道绵延横亘达十来里的水柱从其口中激射而出,喷射向了林封谨!!

    只是林封谨这时候早就消失在了之前停留的地方,他在空中手持奈非天,可以说是灵动无比,围绕着潮神具彦的庞大具现化身躯就是一阵眼花缭乱的飞行,顿时就见到了这身躯上面,有大量的东西被切割了下来,稀里哗啦的往下面直掉。

    潮神具彦怒吼连连,可是根本追不上其速度,完全就是大炮打蚊子使不出来力量。

    非但如此,林封谨骤退之后,然后化成了一缕流光冲了出去,再现身的时候,已经是在对面一两里的地方,他身后的潮神具彦的庞大身体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对穿而过的大洞,可以清晰的见到,虽然潮神具彦表层身体上面乃是各种船只残骸,岩石组成的,但是核心处则仿佛是蠕动,沸腾的黑色淤泥,被林封谨一击得手后正在激烈的朝着周围喷射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