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黑气形成的大手变幻莫测,气象万千,此时表面上更是隐隐有青黑色的闪电跳跃,可以说端的是恐怖无比,一插入海水当中之后,立即就见到了急速流动的水面白雾翻腾,响起来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像是一滴水掉落入了油锅当中似的。

    这黑色巨型漩涡虽然可以说是仿佛有无穷力量,然而对大巫凶的这一插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抵抗力,直探入到了漩涡的核心当中,居然有直捣黄龙之势,甚至可以听到水下猛的冒出来了大量的黑色血水之类的东西,还有“咯吱咯吱”的怪异响声,仿佛是无数颗牙齿在剧烈的摩擦。

    眼见得大巫凶似乎占据了上风,忽然之间,从大海的深处,涌现出来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以至于面前本来平静的大海顿时似产生了地壳运动似的,立即剧烈拱了起来,甚至整整一艘庞大无比的六桅巨舰,都仿佛下方有一头巨兽在徐徐浮现,船头开始徐徐的高翘,船尾朝下!

    顿时,船只上传来了疯狂的大叫声,还有恐惧无比的呐喊声,可以见到一些没有被固定的家具之类的开始徐徐滑动,还有杯子什么的被彻底的打碎。大巫凶闷哼一声,踉跄倒退了几步,眼中闪耀过了一抹凶光,双手在胸前结出来了一个法决,顿时就听到了水下传来了一声沉闷无比的巨响。

    紧接着水下就仿佛是黑云那样,出现了大团大团的血水,更是咕嘟咕嘟冒出来了大量的泡泡,而每一个泡泡里面都氤氲有大量的黑气,黑气当中更是盘旋缭绕,形成了一张一张凶横无比的脸!

    这是大巫凶直接将自己操控的黑色巨手爆开来产生的效果,海面上的那一个庞大的黑色漩涡顿时一震,然后化成了无数道交叉萦回的乱流,在海面上剧烈冲撞着,不过紧接着。从海水下方就徐徐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巨物,在迅速的朝着水面浮升而上,最后轰然漂浮于海面之上!!

    万千道水流仿佛瀑布一样,从这黑色巨物上徐徐浇落。隔了好一会儿才能发觉,这玩意儿竟然是一座庞大的石塔,只是仿佛已经像是在海底被掩埋了无尽岁月,有着大量的青苔,污泥。海带什么的缠绕在了上面。

    不过石塔的表面看起来有着大量的雕塑或者文字,邪气森森,那些雕塑的面容虽然模糊,却都是显得扭曲绝望,或者木然呆滞,令人感觉到了由衷的寒意,并且这石塔虽然只有三层,每一层上都被雕刻出来了四角伞盖,每一角伞盖上,都系着一串仿佛项链一般的骷髅。这些骷髅都是似人若兽,在海风当中发出了嘤嘤的诡声。

    面对这庞大的石塔,林封谨徐徐的站起了身来,挡在了大巫凶的面前,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这气息和肮脏的窝津神很相似呢,这家伙应该是东海邪神众的一员呢,怎么会跑到这地方来拦截商船?难怪大巫凶你也吃了个暗亏?”

    此时可以见到,随着这石塔的冉冉漂浮升起,其身后的海水居然也是徐徐的升腾了起来,最初的时候还好。最后就简直变成了一道城墙也似的半透明水墙,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一切!

    林封谨他们所处的这六桅巨舰可以说在常人眼中,可以说已经是庞然大物,此时与这水墙一比起来。就仿佛是个玩具一般,几乎令人有着绝望的感觉,随着这水墙高度的不断拔升,那种似乎悬停在人头上的压力也是日益增强,一点一点的增添着分量,最后可以预期的是。一旦水墙彻底的崩坍下来,势必就像是洪灾来临,不堪重负的堤坝轰然倒塌,石破天惊!

    就在这时候,林封谨忽然仰天长啸,在他的长啸声当中,右手竟是有一道深黑色的光芒疾射而出!!!

    这深黑色的光芒拉拽得长长的,却是给人以一种空灵无比,晶莹剔透的感觉,虽然夕阳西下,可是看到了这黑色的光芒,居然会联想到了漫天星光,干净澄澈的深黑色夜空,连心灵都要沉浸了进去。

    这深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瞬间就出现在了这石塔的后方半里处,并且等到了肉眼能再捕捉到了它的时候,便是彻底的静止了,这静止下来的瞬间,立即就可以见到有点点日光若刺,若针,无穷无尽的涌向了这光芒!

    然后,奈非天便是在日光下呈现出来了本体,上面装饰的花幔、幡、磬、铃、法螺、木鱼、铙、钹、金鼓等等,都闪耀着奇异的光芒,一如雨后初晴新叶上的光华,又仿佛是呱呱落地的婴孩那清澈的双眼,充满了盎然生机。

    而奈非天莲花蓓蕾形状的后半段则是栩栩如生,当然,最为锋芒毕露的,还是其最前端的地方,可以说是将万点日光都聚焦在了那一点上!

    那巨型石塔僵在了空中片刻,忽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就见到,从塔身上一点上,猛的蔓延开来了大量的裂纹,迅速朝着周围迅速延伸。

    然后上面就有一缕石尘飘落了下来,

    紧接着,跟随石尘掉落下来的,就有细碎的泥沙,然后是一小块一小块的石砾,最后这些石粒从小到大,然后是一块一块的石头迅速脱落,噗通噗通的仿佛抛炸弹那样的掉落入水中,飞溅起来了浪花滔天!

    而石塔背后的那一道滔天水墙,则是在仿佛瞬间被抽掉了精气神那样,哗啦的一声朝着四面八方散落了开去,虽然也是激荡起来了滔天的浪花,令这艘六桅巨舰在海水当中剧烈震荡起伏,仿佛是遇到了海啸,但总比之前仿佛遭遇到了灭顶之灾要好得多了。

    两艘船上面的人可以说是看得目瞪口呆,这样激烈无比的碰撞,可以说是平生所仅见的,而仿佛是蝼蚁一样的他们居然可以从这样的碰撞当中活下来,那可以真的说是三生有幸了。

    有一句话叫做建设很难,破坏起来却是很容易,只是短短的时间当中,就可以见到有着大量的石块落入海水当中,那邪气盎然的巨塔,终于彻底的分析崩溃。

    林封谨此时的表情却是颇为严肃,因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可以见到海面上居然还漂浮着一些东西,仔细看去的话,便是悬挂在了巨塔檐角的一个个骷髅头,这些骷髅头此时在海水的浸泡之下,呈现出来了诡异的靛蓝色,忽然之间,一个骷髅头的口部张合了起来,这海天一色的夕阳下,则是响起来了一个轰鸣着的生硬声音:

    “是谁,在冒犯潮神的威严?”

    “是谁,在亵渎具彦的使者?”

    “是谁?是谁!!?我要让你的魂魄,在最污浊的淤泥里面,**一万年!!”

    林封谨这时候双足一蹬,已经是高高飞跃向了天空,奈非天光芒一闪,便是重新被他握住,林封谨整个人顿时就在半空当中飞翔了起来,紧接着就可以见到,大概十来海里外的地方,一道白浪以滔天之势汹涌而来,显然下方潜藏着什么巨大可怕的怪物,甚至所过之处的暗礁小岛,都是被轰然撞得石块乱飞,水浪激溅,气势可以说是磅礴无比!

    紧接着,这道白浪在距离林封谨两三里的地方,就有一头庞大无比的怪物轰然窜出来了水面,这怪物初一看去,仿佛是一头大到没有边儿的巨鳗,偏偏腹下还生长着两片鳍肢,若扇子一般的在空中挥舞。

    并且这巨鳗也根本就不是血肉组合而成的,而是由大量的残骸,礁石什么的被一股奇特的力量拼合而成,仔细看那些残骸,都是一艘一艘被扭曲变形了的商船,里面甚至还有被挤压得不成人形的尸体,这种风格就仿佛是机械和神秘学混合的产物,充满了诡异奇特的风格。

    林封谨看着这一头窜出水面的巨型机械妖鳗,发觉这厮的体积比起当年遇到的窝津神也是毫不逊色,他淡淡的道:

    “东海虽然号称是八百万邪神众,不过真正有力量的不过那么二三十人,能够在海中称雄的,无非就是海神绵津见和潮神具彦了,这时候看起来的话,你就是潮神具彦了?”

    面对林封谨的询问,潮神具彦根本就不多说话,猛然张开了大嘴,它的大嘴乃是由七八根桅杆再缠绕上了大量的淤泥,海藻组合成的,隐约可以见到喉咙深处有一点幽幽的蓝光出现,然后骤然爆发!

    一道绵延横亘达十来里的水柱从其口中激射而出,喷射向了林封谨!!

    只是林封谨这时候早就消失在了之前停留的地方,他在空中手持奈非天,可以说是灵动无比,围绕着潮神具彦的庞大具现化身躯就是一阵眼花缭乱的飞行,顿时就见到了这身躯上面,有大量的东西被切割了下来,稀里哗啦的往下面直掉。

    潮神具彦怒吼连连,可是根本追不上其速度,完全就是大炮打蚊子使不出来力量。

    非但如此,林封谨骤退之后,然后化成了一缕流光冲了出去,再现身的时候,已经是在对面一两里的地方,他身后的潮神具彦的庞大身体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对穿而过的大洞,可以清晰的见到,虽然潮神具彦表层身体上面乃是各种船只残骸,岩石组成的,但是核心处则仿佛是蠕动,沸腾的黑色淤泥,被林封谨一击得手后正在激烈的朝着周围喷射着!(未完待续。)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君举必书    夕阳西下,海风徐来,天边有点点白影飞翔,船只扬帆,破浪前行。

    这景象看起来似乎是十分优美,若是有才华的人说不定还能来两句“大洋桅杆直,长天落日圆”之类的诗句,不过,若是仔细看去的话,就会发现船只的桅杆帆樯上面,竟是有一个个椰子似的东西悬挂摇动着,若是再靠近一点看去的话,就能发觉这是一个个龇牙咧嘴,表情扭曲的人头!!

    在这些人头的威慑下,林封谨控制的这两艘船上剩余的水手可是温顺得和绵羊似的,林封谨让往东,他们就完全不敢往西了,之前大巫凶施展出来的残酷手段,很干脆的就令这些人打消了一切反抗的念头。

    大巫凶这样的人精怎么看不出来?这帮人敢于反抗的根本原因,便是由于他们对那鹮鸥海的神秘威胁的恐惧超过了对自己的恐惧。

    两害相权取其轻,既然必须要做选择,那么就只能选择“较差”而不是“最差”的结果。

    所以,要驯服剩余下来的这帮人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让他们心中的恐惧天平倒向自己这一边就好了。

    事实证明大巫凶对这帮人的心理把控相当的到位,他只是将昔年的手段拿了一点点出来,便足够让船上的这帮人俯首帖耳,吓得屁滚尿流了。

    此时看天边飞翔的这些点点白影,便知道鹮鸥海就在前方,而这个时候,只要是没事做的人,差不多都已经全部缩在了船舱里面,浑身瑟缩着念叨着所能记得的所有神灵的名字,因为他们知道,自从驶入到了这个地方开始,下场很可能也会神秘失踪,彻底的消失在人世间。

    而此时他们的所有希望,则是都寄托在了船上的那三个人身上了。

    林封谨此时则是赤着脚。很是悠闲的盘膝坐在了船舱的上方,似乎在眺望着夕阳,嘴里却是在轻声的道:

    “果然是有些不对劲儿呢,这些鹮鸥应该是被操控了。”

    旁边的大巫凶有些疑惑的道:

    “是吗?我怎么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对方呢?”

    林封谨微微一笑道:

    “像是鹮鸥这样的大型鸟类。就像是老鹰一样,飞翔对它们的负担也是不轻的,所以说如果要放松的话,它们绝对不会选择飞着玩儿,而是落到巢穴当中去。一旦上天飞翔,其目的都是为了捕猎。”

    “而我们周围肉眼可见之处,一共有足足百多只鹮鸥,我观察了它们整整盏茶功夫,居然都没有一只做出俯冲猎食的行为,只是在空中一圈一圈的盘旋,难道这盏茶功夫,这百多只鹮鸥就没有发觉一条鱼?这显然不可能,所以”

    大巫凶顿时恍然道:

    “公子明见,那在这地方捣鬼的人的身份。公子有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林封谨闭上了眼睛,徐徐的道: ”没有——不是没有发现,而是根本就没有去猜——管他是谁,只要挡在我面前的,一脚踩过去不就好了吗?”

    听到了林封谨的说话,大巫凶也是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

    “是我多想了,的确,依照公子现在的实力,确实是没有必要将这样的事情太过放在心上。”

    林封谨接着道:

    “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一件事。大漩涡这地方,据说从开天辟地以来就一直存在的,并且烛神那边也是给我传递过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被他占据夺舍的一名妖命者的记忆当中。有着破碎的关于大漩涡的记载,而这个妖命者则是姓姬。”

    大巫凶听到了姬这个姓氏以后,眼中亮光立即一闪道:

    “君举必书的姬姓?”

    大巫凶活了这几百年,也是十分博学,姬这个姓氏十分著名,乃是因为轩辕黄帝便是居住于姬水的旁边。所以干脆以姬为姓氏。但是,不是所有的姬姓人都会和轩辕黄帝扯上关系的,就像不是所有姓李的都是李世民,李白的子孙是一个道理。

    还有一支姬姓人,却是具有独特的沟通天地的能力,他们是天生的巫卜,能够从烧裂的牛骨和龟壳上面辨识吉凶祸福,他们会用文字记载下来发生在身边的大事,让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流传下来在他们的笔面前,甚至连国君也只能无奈的感慨史笔如铁,哪怕是国君的强权,也无法令他们改变自己的记载,只要国君做了,那么就一定会被书写到史书上去,这就是君举必书!

    正是因为这样,君举必书的姬姓作为世代历史的书写者,就能得到大量的秘闻,并且几乎是可以确保其真实性的,因此大巫凶才会有这么一问。

    听了大巫凶的问话,林封谨点了点头道:

    “没错,关于这大漩涡,那名妖命者留下来的消息只有一句话,那就是盘古之脐,自从知道了这四个字以后,我就一直在考虑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大漩涡的这个别称究竟是被随口叫出来的,还是别有深意?毕竟佛尊当年遗留下来的消息当中,要去接近那个惊天动地的秘密,这其中要经过的凶险绝地,似乎也是与盘古有关系呢。”

    就在两人一问一答的时候,远处桅杆上面的瞭望手忽然惊恐无比的大叫了起来,看他手舞足蹈的模样,似乎下一秒就要从高达十来米的桅杆上摔下来似的,可是这人却是浑然不觉,并且其声音当中也是仿佛充满着绝望。

    听到了这人的呼喊声,林封谨转头望去,就见到了夕阳光芒照耀的大海之上,点点金芒闪耀,不过在极远的地方,却是可以发觉有着什么庞大无比的东西正在迅速的接近。

    此时其余的人听到了喊叫声,也是纷纷奔跑了出来,在船舷旁边眺望,那庞大无比的东西接近得十分迅速,可以说根本就不是船只的移动速度能够企及的,只是短短的瞬间,就呈现出来了自己的真面目。

    那赫然是一个庞大的漩涡!!

    这漩涡的直径至少也是有十来丈,并且还在海面上高速的移动着,漩涡的最深处甚至比海平面至少也要低下去三四十米,虽然有夕阳光芒的照耀,可是漩涡的深处却仿佛是阳光根本就没有办法透射进去似的,有着一种慑人心魄的黑暗,还有一种凶残的贪婪,似乎在渴望着鲜血的祭奠。

    这个庞大的漩涡直勾勾的就对准船只而来,此时船上面的这些人也是恍然大悟,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条水道上面失踪的船只去了哪里,看起来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统统都被这恐怖诡异的漩涡吞噬了,在这样的神秘莫测的天威面前,人力是显得如此的脆弱单薄。而这些人则是纷纷跪地,哀求嚎哭了起来,甚至将身上的财物拿出来朝着水下抛过去用来献祭,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这恐怖的漩涡依然无情的逼近中。

    很显然,虽然还隔着几十丈远,海水就已经传来了巨大的吸力,林封谨他们乘坐的这一艘六桅巨舰已经身不由己的开始打着旋儿,无论船老大怎么扳动着舵轮,满头大汗的死死握住扶把,依然是毫无用处。

    这时候可以见到,被系在了船尾的一艘用来入港的时候采买货物的小艇已经被被甩飞了出去,迅速的卷入了漩涡,然后就听到了一连串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声音,这小艇便是被彻底的扭曲,然后哗啦的一声破裂成了几十块碎片,最后连船帆都被贪婪的卷入到了那黑洞当中,深深的拖入到了水底!

    这小艇虽说平时的用处就是在某些吃水浅,大船进出不方便的港口进出一下,购买一些菜蔬淡水,但实际上都知道它还有一个用处,那就是在紧急时候大船出了问题需要弃船的话,就可以当成救生艇使用。

    所以,这小艇的材质乃是十分坚固的,绝对不会偷工减料,因为这就是退路,也多半是最后的生路,然而这样坚固的小艇在面前这可怕的黑漩涡当中,却是只坚持了十来个呼吸不到就被搅成了木块,这漩涡的杀伤力之强横可想而知啊。

    换而言之,小艇的现在,就是这艘六桅巨舰的未来——如果那位看起来牛气冲天的爷束手无策的话。

    此时黑漩涡与这六桅巨舰的距离已经是越来越接近了,这巨舰上已经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每个零件都在痛苦的**着,大巫凶徐徐的走到了船头,忽然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手指在空中由上自下的划了下去,划过的轨迹却不是笔直的,而是貌似有些歪歪扭扭的模样,在空中直接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反写的“乡”字的符号。

    紧接着就见到,天空当中骤的云卷云舒,黑气翻腾,顿时就形成了一只干瘦无比,筋骨突起的大手,上面还有尖锐无比的指甲,这大手少说也是有十来丈的直径,然后就狠狠的对准了那水面上的黑色漩涡拍了下去,有着直捣黄龙之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