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夕阳西下,海风徐来,天边有点点白影飞翔,船只扬帆,破浪前行。

    这景象看起来似乎是十分优美,若是有才华的人说不定还能来两句“大洋桅杆直,长天落日圆”之类的诗句,不过,若是仔细看去的话,就会发现船只的桅杆帆樯上面,竟是有一个个椰子似的东西悬挂摇动着,若是再靠近一点看去的话,就能发觉这是一个个龇牙咧嘴,表情扭曲的人头!!

    在这些人头的威慑下,林封谨控制的这两艘船上剩余的水手可是温顺得和绵羊似的,林封谨让往东,他们就完全不敢往西了,之前大巫凶施展出来的残酷手段,很干脆的就令这些人打消了一切反抗的念头。

    大巫凶这样的人精怎么看不出来?这帮人敢于反抗的根本原因,便是由于他们对那鹮鸥海的神秘威胁的恐惧超过了对自己的恐惧。

    两害相权取其轻,既然必须要做选择,那么就只能选择“较差”而不是“最差”的结果。

    所以,要驯服剩余下来的这帮人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让他们心中的恐惧天平倒向自己这一边就好了。

    事实证明大巫凶对这帮人的心理把控相当的到位,他只是将昔年的手段拿了一点点出来,便足够让船上的这帮人俯首帖耳,吓得屁滚尿流了。

    此时看天边飞翔的这些点点白影,便知道鹮鸥海就在前方,而这个时候,只要是没事做的人,差不多都已经全部缩在了船舱里面,浑身瑟缩着念叨着所能记得的所有神灵的名字,因为他们知道,自从驶入到了这个地方开始,下场很可能也会神秘失踪,彻底的消失在人世间。

    而此时他们的所有希望,则是都寄托在了船上的那三个人身上了。

    林封谨此时则是赤着脚。很是悠闲的盘膝坐在了船舱的上方,似乎在眺望着夕阳,嘴里却是在轻声的道:

    “果然是有些不对劲儿呢,这些鹮鸥应该是被操控了。”

    旁边的大巫凶有些疑惑的道:

    “是吗?我怎么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对方呢?”

    林封谨微微一笑道:

    “像是鹮鸥这样的大型鸟类。就像是老鹰一样,飞翔对它们的负担也是不轻的,所以说如果要放松的话,它们绝对不会选择飞着玩儿,而是落到巢穴当中去。一旦上天飞翔,其目的都是为了捕猎。”

    “而我们周围肉眼可见之处,一共有足足百多只鹮鸥,我观察了它们整整盏茶功夫,居然都没有一只做出俯冲猎食的行为,只是在空中一圈一圈的盘旋,难道这盏茶功夫,这百多只鹮鸥就没有发觉一条鱼?这显然不可能,所以”

    大巫凶顿时恍然道:

    “公子明见,那在这地方捣鬼的人的身份。公子有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林封谨闭上了眼睛,徐徐的道: ”没有——不是没有发现,而是根本就没有去猜——管他是谁,只要挡在我面前的,一脚踩过去不就好了吗?”

    听到了林封谨的说话,大巫凶也是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

    “是我多想了,的确,依照公子现在的实力,确实是没有必要将这样的事情太过放在心上。”

    林封谨接着道:

    “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一件事。大漩涡这地方,据说从开天辟地以来就一直存在的,并且烛神那边也是给我传递过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被他占据夺舍的一名妖命者的记忆当中。有着破碎的关于大漩涡的记载,而这个妖命者则是姓姬。”

    大巫凶听到了姬这个姓氏以后,眼中亮光立即一闪道:

    “君举必书的姬姓?”

    大巫凶活了这几百年,也是十分博学,姬这个姓氏十分著名,乃是因为轩辕黄帝便是居住于姬水的旁边。所以干脆以姬为姓氏。但是,不是所有的姬姓人都会和轩辕黄帝扯上关系的,就像不是所有姓李的都是李世民,李白的子孙是一个道理。

    还有一支姬姓人,却是具有独特的沟通天地的能力,他们是天生的巫卜,能够从烧裂的牛骨和龟壳上面辨识吉凶祸福,他们会用文字记载下来发生在身边的大事,让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流传下来在他们的笔面前,甚至连国君也只能无奈的感慨史笔如铁,哪怕是国君的强权,也无法令他们改变自己的记载,只要国君做了,那么就一定会被书写到史书上去,这就是君举必书!

    正是因为这样,君举必书的姬姓作为世代历史的书写者,就能得到大量的秘闻,并且几乎是可以确保其真实性的,因此大巫凶才会有这么一问。

    听了大巫凶的问话,林封谨点了点头道:

    “没错,关于这大漩涡,那名妖命者留下来的消息只有一句话,那就是盘古之脐,自从知道了这四个字以后,我就一直在考虑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大漩涡的这个别称究竟是被随口叫出来的,还是别有深意?毕竟佛尊当年遗留下来的消息当中,要去接近那个惊天动地的秘密,这其中要经过的凶险绝地,似乎也是与盘古有关系呢。”

    就在两人一问一答的时候,远处桅杆上面的瞭望手忽然惊恐无比的大叫了起来,看他手舞足蹈的模样,似乎下一秒就要从高达十来米的桅杆上摔下来似的,可是这人却是浑然不觉,并且其声音当中也是仿佛充满着绝望。

    听到了这人的呼喊声,林封谨转头望去,就见到了夕阳光芒照耀的大海之上,点点金芒闪耀,不过在极远的地方,却是可以发觉有着什么庞大无比的东西正在迅速的接近。

    此时其余的人听到了喊叫声,也是纷纷奔跑了出来,在船舷旁边眺望,那庞大无比的东西接近得十分迅速,可以说根本就不是船只的移动速度能够企及的,只是短短的瞬间,就呈现出来了自己的真面目。

    那赫然是一个庞大的漩涡!!

    这漩涡的直径至少也是有十来丈,并且还在海面上高速的移动着,漩涡的最深处甚至比海平面至少也要低下去三四十米,虽然有夕阳光芒的照耀,可是漩涡的深处却仿佛是阳光根本就没有办法透射进去似的,有着一种慑人心魄的黑暗,还有一种凶残的贪婪,似乎在渴望着鲜血的祭奠。

    这个庞大的漩涡直勾勾的就对准船只而来,此时船上面的这些人也是恍然大悟,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条水道上面失踪的船只去了哪里,看起来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统统都被这恐怖诡异的漩涡吞噬了,在这样的神秘莫测的天威面前,人力是显得如此的脆弱单薄。而这些人则是纷纷跪地,哀求嚎哭了起来,甚至将身上的财物拿出来朝着水下抛过去用来献祭,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这恐怖的漩涡依然无情的逼近中。

    很显然,虽然还隔着几十丈远,海水就已经传来了巨大的吸力,林封谨他们乘坐的这一艘六桅巨舰已经身不由己的开始打着旋儿,无论船老大怎么扳动着舵轮,满头大汗的死死握住扶把,依然是毫无用处。

    这时候可以见到,被系在了船尾的一艘用来入港的时候采买货物的小艇已经被被甩飞了出去,迅速的卷入了漩涡,然后就听到了一连串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声音,这小艇便是被彻底的扭曲,然后哗啦的一声破裂成了几十块碎片,最后连船帆都被贪婪的卷入到了那黑洞当中,深深的拖入到了水底!

    这小艇虽说平时的用处就是在某些吃水浅,大船进出不方便的港口进出一下,购买一些菜蔬淡水,但实际上都知道它还有一个用处,那就是在紧急时候大船出了问题需要弃船的话,就可以当成救生艇使用。

    所以,这小艇的材质乃是十分坚固的,绝对不会偷工减料,因为这就是退路,也多半是最后的生路,然而这样坚固的小艇在面前这可怕的黑漩涡当中,却是只坚持了十来个呼吸不到就被搅成了木块,这漩涡的杀伤力之强横可想而知啊。

    换而言之,小艇的现在,就是这艘六桅巨舰的未来——如果那位看起来牛气冲天的爷束手无策的话。

    此时黑漩涡与这六桅巨舰的距离已经是越来越接近了,这巨舰上已经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每个零件都在痛苦的**着,大巫凶徐徐的走到了船头,忽然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手指在空中由上自下的划了下去,划过的轨迹却不是笔直的,而是貌似有些歪歪扭扭的模样,在空中直接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反写的“乡”字的符号。

    紧接着就见到,天空当中骤的云卷云舒,黑气翻腾,顿时就形成了一只干瘦无比,筋骨突起的大手,上面还有尖锐无比的指甲,这大手少说也是有十来丈的直径,然后就狠狠的对准了那水面上的黑色漩涡拍了下去,有着直捣黄龙之势!(~^~)

第1414章进化    就在这位村长欲把新的树人迎入村庄的时候,李七夜走了上去。

    当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外人走到村口,村民们立即对李七夜警惕起来,他们的神态间毫不掩饰他们的敌意。

    “不好意思,诸位,打扰一下你们的好事,我要做点事情,打扰之处,只能说是实在的抱歉。”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村长他们都盯着李七夜,极为不友善。

    李七夜当然不在乎他们友不友善了,他一出手就向新生的树人抓去,这个树人出于本能,竟然会躲避,他一躲之时,竟然施用了古灵渊的步法,不过,它施出古灵渊的步法是十分的笨拙和生疏,甚至是漏洞百出。

    新生的树人又怎么可以躲得过李七夜呢,瞬间被李七夜抓住。

    “吼——”村长立即大吼一声,如怒狮一样扑向李七夜,它的速度极快,而且带着破空之声,它一出手极为不凡,乃是太阳宗的绝学。

    “我也是要抓你。”李七夜笑了一下,出手抓去,瞬间镇压住了村长。这位村长虽然出手极为不凡,但是,根本上就无法与李七夜相提并论,瞬间被李七夜镇压,动弹不得。

    “吼——”一时之间,其他的村民都怒吼起来,神态十分的愤怒,全部村民都向李七夜攻了过去。

    李七夜都没多看他们一眼,随手一点,瞬间空间隔离,村民们看起来离李七夜很近,但是,却被隔离在了李七夜的空间之外,他们根本就没办法靠近李七夜。

    “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瞬间以法则把新生的树人和村长钉在了树上。

    李七夜祭出了万炉神,随手一拈,就是一把炉火之刀在手,小小的刀刃落入李七夜手中,李七夜立即对新生的树人和村长切割起来。

    “你是要干什么?”看到李七夜对新生的树人和村长进行了解剖,叶小小都觉得血腥,不愿意去多看。

    这并不是叶小小胆小,事实上,作为黄金屿的千金小姐,她是经历过这方面的训练,她绝对不怕死亡,也不会怕杀人,更不会怕流血。

    只不过,当李七夜一把小小的短刃在手的时候,李七夜那娴熟无比的动作让叶小小心里面发毛,每一刀之间,不止是落刀极准,而且每一刀都是游刃有余,精妙到了巅毫。

    看起来,李七夜似乎是常常做这样的事情,似乎,他常常去解剖其他的活人或者其他的种族。

    李七夜一刀在手,不止是给人一种屠夫的感觉,更是给人一种大师级屠夫的感觉,似乎,到了他的刀下,是那么的完美,这种感觉让人不寒而栗,让人闻到了血腥味。

    事实上,叶小小的直觉还真的准,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李七夜做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他曾经不知道解剖过多少古冥,特别是古冥的一具仙骨,他更是一寸一寸的研究过!

    眨眼之间,李七夜把村长和新生树人的头颅解剖开了,李七夜的刀功可以说是完美到无法挑剔,当他从眉心开始切到头颅的时候,竟然没有损伤丝毫的筋骨,能看到每一条筋骨保留得是那么完美。

    更恐怖的是,李七夜切开了村长和新生树人的头颅,它们竟然还活着,一点痛苦都没有,它们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李七夜切开它们的头颅之后,仔细地研究了一番,过了好一会儿,笑着对叶小小说道:“你发现他们的头颅有什么不一样没有?”?叶小小本来是不忍心去看,虽然说,李七夜出手切开头颅,甚至连鲜血都未流出来,但,却给人一种血腥无比的感觉。

    此时,听李七夜如此说,叶小小不由看去,当看到被切开的头颅之后,叶小小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村长也好,新生树人也罢,它们的头颅都生长着一样东西,看起来像是人参一样的植物一样,有根有须,更诡异的是,这看起来像人参的东西有眼有目,十分像人。

    就这样的东西,它扎根于村长和新生树人的大脑之中。似乎,这样的东西通过它们的根须生长到了整个躯体的每一个关节。

    “这是什么?”看到这样的东西,叶小小都不由觉得恶心。

    “你可以把它当作是树人的魂魄,就好像是我们的真命一样。”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肉身那只不过是躯体而己,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真命!”

    “它们有什么不同之处吗?”叶小小仔细看了一下,一时之间看不出什么区别来,这也不怪叶小小,这方面她是根本不懂。

    事实上,这一方面又有几个人懂呢,李七夜明白,那只不过是他一直都关注着树人而己,只要他来了神树岭,他都会解剖一下树人。

    “变化很大,以我看,在这一二个时代它们是作了很大的改进。”李七夜笑了笑,分析给叶小小听,说道:“你看一下这两者,村长的灵魂明显从本能去生长,从它的长势可以看得出来,它是扎根于全身的每一个关节……

    “……而新生树人不一样,虽然它也明显往全身各关节生长,但是,它在大脑部位已经形成了循环。你可以看一下,它生长的部位划分很明显。这就有点像我们的三魂七魄一样,它们的灵魂开始完善起来,它们能形成像我们真命的三魂七魄。”李七夜一边解说,一边指点给叶小小看。

    经过李七夜一番指点之后,叶小小终于看明白了这两者之间的不一样了。

    “这会意味着什么?”叶小小看着头颅中生长的东西,不由问道。

    “这意味着将要成功了。”李七夜目光变得深邃,说道:“如果它们像我们一样,能完善三魂七魄,像我们一样有了真命,那么,整个蜕变将会变得无可挑剔。”

    “树人的种族要成功了吗?”叶小小不由说道。

    李七夜的目光不由望得很远,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淡淡地笑了笑,说道:“至于树人这个种族会不会成功,我倒还真不知道。或者,我是有可能看不到这么一天。但是,它成功了,这将意味着,这一天将要来了。”

    “什么这一天?”叶小小听到这有点莫明其妙的话,不由问道。

    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天灵界的灾难,或者,这也有可能是天灵界的福祉。至于是灾难,还是福祉,就真的很难说了。”

    “天灵界的灾难,什么样的灾难?”叶小小好奇,这样的说法她从来没听过。

    李七夜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去知道,因为将来有一天你会跟我走的,就算这样的一天到来,你也看不到。”

    “呸,谁要跟你走了,别自恋好不好!”叶小小没好气,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

    李七夜莞尔一笑,也没在意,从万炉神中随手拈出一条火线,把解剖开的头颅缝合起来。

    李七夜的所作所为,让村民们十分的愤怒,狂吼着要攻击李七夜,但是,它们都被李七夜空间隔离了,根本就是攻击不了李七夜,那怕看起来李七夜离他们近在咫尺,他们的攻击只不过是打到空气而己。

    李七作把解剖的头颅缝合之后,竟然不留下丝毫的伤口,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死变态,你不会是常常做这样的事情吗?”叶小小看到李七夜如此娴熟的手法,都不免怀疑地说道。

    “你猜对了。”李七夜笑着说道:“被我解剖的人,没有一百万,只怕也有八十万。”

    “呸,呸,呸。”叶小小作恶心的模样,说道:“你这个死变态离我远一点,看来你一定有变态的嗜好!”

    李七夜笑了起来,也没有说什么,放开了新生树人和村长,笑着说道:“有所打扰之处,还请见谅,我就此告辞。”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态度,叶小小顿时无语了,刚才他还把人家的头颅给切开了,现在竟然说得如此客气,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在村长和新生树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七夜飘然而去。

    叶小小虽然口上说不跟李七夜在一起,当李七夜飘然而去的时候,她也急忙跟着李七夜。

    当叶小小和李七夜飘然而去之后,留下了神态茫然的村长和新生树人,看到它们没事,其他的村民也极为高兴和兴奋,急忙把新生树人迎入村子里面。

    李七夜带着叶小小继续前行,在途中,见到不少村庄甚至是小小的城镇,而且这些村庄和小小的城镇都是由树人居住,所有的居民都是由树人组成。

    而且,这些树人多多少少都继承了生前的一些记忆或者本能甚至是一些功法,所以,在这些村庄城镇中的村长、城主职位,都是由强大的树人所担任。

    随着李七夜继续前行,叶小小甚至在一个城镇中见到一个极为强大的城主,这个城主拥有大贤级别的实力,因为这城主在生前都是一尊强大的神王!

    “死在神树岭的强者不少吧,听说有不少神皇都死在这里,若是这么强大的人都成了树人了,它们纠集在一起,那不是强大得吓人。”叶小小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说道。

    “它们本体的强大,还不足让人畏惧,可怕的是,它们本身是依托于神树岭,那才是最强大的力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事实上,树人它们并不可怕,它们只是想生存,虽然它们不与其他的生灵生活,也拒绝修士融入它们的生活,但,一般情况下,它们不主动攻击人。最可怕的是树尸,它们比树人还要强大,而且,它们的数目多到吓人。”

    “树尸?”叶小小一怔,说道:“树尸不是树人生下的后代吗?失败的第二代树人,它们不与树人居住在一起吗?”

    “不,树尸不与树人居住在一起。”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说树人是一个半死人,那么,树尸就是真正的死人!死人和半死人是不会住在一起的。树尸它们相聚在一起,远离树人!”

    “怎么我们没看到树尸?”叶小小不由说道。

    “不急,会看到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到时候,你会看到很多很多的树尸!它们比树人更可怕,而且,如果你靠近它们居住的地方,它们会主动攻击你。”

    ^_^月底了,手上还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