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名东海出云的旗本的来头也是不小的,叫做九雄,乃是出云国心眼刀门的高手。

    他这一门的刀术修炼十分残酷,乃是在一处悬崖上进行的,修炼者首先是需要从十米处的山壁上面跳跃下去,不过绝壁之间则是生长有参差不齐的坚韧树木来缓冲,经过三四次缓冲以后落到地面上。

    当然,这只是入门的修炼方法,当修炼者适应了这样的跳跃以后,便是开始有时间上的限制了,最初的时候,旁边会有人手持鹅毛,一旦修炼者跃下了悬崖,便是将鹅毛松手,修炼者必须在鹅毛落地之前到达崖下。

    等到这一步熟练了之后,鹅毛则会被剪短,等到鹅毛被剪到只有两寸长的时候,便是可以进行下一步的修炼,则是改成从二十米的山壁上跳跃下去,同样,也是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安全跳跃到山崖下。

    等到修炼者最后能在鹅毛落地之前,直冲下五十米高的悬崖的时候毫无伤损的时候,这才传授给此人秘术.祭刀破。

    当然,能够修炼到这最后一步的人,可以说是万中无一了,早就在无数次的冲刺跳崖当中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修炼起来这秘术自然就十分迅速,将自己的所有的精气神,力量都灌注到握持的长刀当中,瞬间爆发出来。

    只有这样的残酷训练调教出来的战争机器,才能拥有这样诡异迅捷,仿佛是从险峻悬崖上直坠落下的身法,才会仿佛流星一样,在瞬间燃烧自己,爆发出来惊人的力量!

    不过这时候,野猪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悍然挡在了大巫凶的身前,

    若是换成是之前的野猪,一定是狂吼一声,提起了自己的开天就狠狠的对斩了过去,这样铁血的风格可以说才是野猪的本色,然而这时候,野猪却是张嘴狞笑了一声,猛然发力跳跃而起!

    此时野猪这全力一跃,直踩踏得脚下的这一艘六桅巨舰都是不停的摇摆,以至于旁边的浪花拍击到了船舷上面,噼里啪啦的作响,然后直扑到了船头上面,几乎将一名水手给卷走,令他大声尖叫了起来。

    这时候,九雄见到了野猪居然狞笑着挡在前方,对准自己猛扑而来,他冷峻的脸容上没有任何表情,握在了刀柄上的大手上的一根大筋猛然就弹动了一下,虽然这只是个微小的动作,可是只要注意到了,就会令人无由的联想起来那种高达十余米的“回回炮”的绞索被绷紧到了极限,然后“崩”的一声狠狠飞弹出去的一幕。

    很显然,下一秒九雄的动作就是拔刀,然后劈出去!

    那种刀还在鞘中就表现出来的强烈的决心,甚至仿佛连山峦也是可以一分为二的坚决,真的是令林封谨都在微微动容。

    可是,这一刀的弱点,却已经是被野猪看破了!这就是野猪为什么要主动跳起来迎敌的原因!

    首先这九雄的本来目标不是野猪,而是大巫凶,所以实际上他此时的蓄势其实并不完美,应该还差一点才能到最高峰,这时候出刀的话,威力虽然大,可总会给人以缺点儿什么的感觉。

    其次,最重要的是,这一刀的精髓不在于“劈”,而是在于“蓄”,没有之前刀在鞘中源源不断的吸收,温养,又怎么可能爆发出来强大的威力?

    此时的野猪就看准了这一点!!

    刀藏锋于鞘,必须出鞘才能伤人,所以野猪此时探手一抓,看似挥空,可是若九雄继续抽刀出鞘的话,那么他握住刀柄的右手就要继续朝前挥出,相当于是自投罗网,送到了野猪那蒲扇也似的大手上。

    顿时,九雄的气势都是为之一窒,他的这一门刀道的修为,讲究的就是从悬崖落下时候九死一生,一往无前的那种惨烈感觉,此时被野猪掐住了关键点,连刀都出不了,立即就出现了浑身一僵这样明显的破绽。

    下一秒,九雄就被野猪一膝顶在了小腹上,横飞摔了出去,连续在地上翻滚了十多圈,“砰”的一声撞在了桅杆上,整个人瘫软在地,生死不知,船只上粗大的桅杆顿时一阵剧烈的颤抖,若不是航船用的桅杆是要油泡三年,水泡三年,经过了特殊的处理,搞不好这一撞就直接撞断了。

    旁边的这群水手,旅客什么的都惊得呆了,九雄这样的人对他们来说,已经可以说是了不起的存在,根本就无法企及的,然而这样一个心目当中的强人却是被这恐怖巨汉赤手空拳打得生死不知,还是在一照面的情况下就分出了胜负,很显然,这些人立即就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种情况根本就不是他们目前能够控制得了的了。

    而东海诸国的人则是有一个优点,那便是屈从于强者,只要确认对方的实力确实是非常强大,可以碾压自己,就会温顺无比,老老实实的任人鱼肉。

    因此,接下来尽管大巫凶将心灵压制给松了开来,其余的人依然是老老实实的跪拜在了船板上,没有人敢起来,看上去无比恭顺的模样,而实际上呢,这船只上面的水手至少都有一大半见过血,杀过人,就仿佛是食尸的野狗,格外凶残。

    在这样压制全场的情况下,林封谨很快就知道了为什么船只会忽然掉头的原委。

    竟然是鹮鸥海那条水道发生了变故,在水道的尽头,居然出现了一股神秘的势力在拦截过往的船只,

    鹮鸥海那里地形十分特殊,暗礁密布,只有一条水道可以通航,其余地方都是鹮鸥的家园,因此被人在入口处一闸,想要及时调头都是来不及的,那下场只有触礁沉默的,在那水道的尽头,就仿佛是有一张黑沉沉的神秘大嘴,将这几天过往的所有船只都吞没了进去。

    像是急匆匆逃回来的这艘船,本来就是一支船队的旗舰日向号,在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便立即进行了一番商议,将船队分成了三艘,其中值钱的货物都放到了这艘旗舰上面,然后旗舰殿后,由速度最快的那一艘四桅船在前面探路,半天以后,另外的一艘五桅大口船出发,再隔半天之后,旗舰再跟随着出发,这样一来的话,基本上就能确保万无一失。

    结果刚刚航行到了鹮鸥海入口的时候,旗舰忽然发觉,前方传来了那艘五桅大口船发出了警讯,乃是一道红烟直冲天穹,这红烟乃是利用制作狼烟的手段特别弄出来的,一看就是最紧急的讯号,这时候旗舰上的人才知道,原来那神秘势力竟是早有预谋,放开四桅船过去,一直等到了五桅船入伏以后才一口气发难,将两艘船都是一网打尽!

    一见到了这模样,旗舰上的人怎敢停留,立即就屁滚尿流,慌张无比的掉头,不顾黑水洋的洋流的冲刷,转身就艰难的回航,到了这里以后从船头桅杆上面悬挂着的旗帜辨认出来了乃是熟人,便过来通报消息,顺带因为船只上的食物和水都有些紧缺,让这边的船主帮衬帮衬。

    林封谨听了以后便对面前介绍情况的船主道:

    “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

    那船主本来手心里面捏着一把汗,唯恐这位手下强得变态的猛人直接手起刀落,听林封谨这么一说之后,立即就舒了一口长气道:

    “回大人的话,小人本来就是在海上讨生活的,遇到了这种事情,也总是得以养家糊口为主了,这船上运的全部都是吴作城这边过来的货物,总不能将这些东西再运回吴作城当中去,所以要么就北上去东夏,要么就去南边儿。而现在吴作的货在南边儿好出手一些,所以这就打算去南方。”

    林封谨听了以后,很干脆的道:

    “不去南方,继续去扶余国吧。”

    那船主顿时一惊,哀求道:

    “大人,那可是死路啊!这十来天少说也有二十来艘船只被拦了下来,可是半点儿声响回馈都没有,船都不知道是沉了还是被抢了,至于船上的人更是死活都不知道,我们这点儿人上去,那不是白白送死吗?”

    林封谨淡淡的道:

    “我有急事要去扶余国,算是便宜了你们,既然这里的航路断绝,那么你们船只上面的货运过去以后就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了,至于敢挡在我面前的,那就统统只有死路一条!现在继续去开船,明天夕阳之前,我要见到鹮鸥海的入口,否则的话,先要你的脑袋!”

    那船主还想继续哀求,却是被野猪不怀好意的眼神看了过来,然后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多说半个字了,只能灰溜溜的去将满肚子气发泄在了自家的手下身上了。

    ***

    两个时辰之后,

    这船上展开了一场血腥的大屠杀。

    为什么呢?因为另外那一艘逃回来的日向号实在是不甘心,他们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却是被林封谨逼着要回去,这对他们来说完全是晴天霹雳啊。

    而林封谨他们等人的威胁力则是可以看得见的,在鹮鸥海那一边等待着的威胁却是完全神秘无形,众所周知的是,最大的恐惧来自于未知,并且他们觉得林封谨这个斯文公子应该是个弱点,便打算在饮食里面下药,然后抓住林封谨来作为人质进行要挟

    遗憾的是,他们失败了。

    林封谨正愁没有理由立威,他知道这些东海人是什么德行,立即便是大开杀戒,将日向号上面的水手什么的都屠杀一空,甚至人头全部挂在了桅杆上进行威慑!看起来极是瘆人!

第1413章种族的起源    “这话又怎么说?”叶小小不由问道。

    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任何人都不可能说凭空创造一个种族来,这种事情已经不止是逆天那么简单了,这样的事情绝对会受到所有的力量镇压!但,有些事情,在神树岭却变得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叶小小忍不住问道。

    李七夜说道:“就拿树人来说,你说它们要成为一个种族,但是,它们并不是凭家创造出来的,它们以种子为媒,再以死人为本,它们想扎根在一具尸体之上,生长出属于自己的生命……”

    “……就算是这些种子,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它们只不过是旁支而己,它们就像是参天大树的枝末而己,只不过是它们起源的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所以,在严格意义上来讲,它们不属于凭空创造。”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但是,这又涉及了一个全新的尝试,一个全身的种族。就比如说,你将要死了,你把你的肢体分开来,让你的身体变成另外一部分,而这一部分从新开始,从新繁衍,甚至是把它当作一个全新的蓝本,在未来可以供你作为一个参照。”

    “这么说来,树人都是傀儡了,最终还必须追溯到它们的起源。”叶小小想了一下,不由说道。

    “是,也不是。”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这些种子有着它们的起源,但,并非是说,它们的起源在操纵它们,而是起源让它们去作一个尝试,让它们重生,让它们形成一个种族,形成一个文明。而它们的起源,只是对它们作一个参照而己。至于树人能繁衍到如何的地方,这都还很难说。”

    “那树人能不能成为一个种族呢?”叶小小十分好奇。

    一个种子,再繁衍为一个种族,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拥有自己的家园,拥有自己的文明,就像魅灵、海妖、树族等等种族一样。

    “不好说。”李七夜看着前面行走的树人,缓缓地说道:“如果他们能成为一个种族,至少经历三代,如果,他们无法传承下三代,那就无法成功。至少,从理论上来讲是如此。”

    “三代?怎么样的三代?”叶小小问道。

    李七夜沉吟了一下,说道:“第一代,为初代。像眼前这种,就是初代。钟子钻入尸体之中,然后蜕变成树人!”

    “第二代呢?”叶小小问道。

    “第二代,就是两个初代结合,这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初代虽然说,蜕变成树人了,那么,它想传承下去,它必须在这样的一个躯体之内点燃自己的生命,只有在这样的尸体之内拥有了自己的生命,拥有了自己的血统,这才能传承到下一代……”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但是,一个死人,你想点燃生命,拥有自己的血统,再把这个血统传承下去,这种机率低到无法想象。”说到这里,李七夜的目光变得深邃。

    “它们可以找活人呀,钻入活人体内,那不就行了?”叶小小说道。

    “那是不一样的。”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所说的这种,属于寄生。而不是把它血统、身体化为真正的己有。种子寄生在一具活生生的躯体中,它会受到宿主的抵抗,就算树人想要传承下去,宿主的血统、本能就会轻易杀死它们的血统和传承!所以,那怕种子钻入活人体内,它们也必须杀死宿主才能蜕变。”

    “……这就跟夺舍一样,如果说,随随便便都能夺舍的话,那么不知道多少神皇,不知道多少仙帝能一直活下去了。就像修士一样,每一个人的真命是不一样的,就算有人抢夺了你的真命,取而代之了,但是,你的命宫与他的真命也会相抵抗的。一个人的三魂七魄乃是天生的,这种东西不是想夺舍就能夺舍的……”

    “……所以,你觉得一颗小小的种子能夺舍成功吗?”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它们必须杀死宿主,用浅白的话来说,用宿主的身体当作肥水,再让它自己生长起来,这才是根本。”

    “那第二代会怎么样呢?”叶小小好奇地说道。

    “第二代,难,很难出现第二代。”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初代树人能点燃生命,但是,归根结底,它们还是无法摆脱死人这样的躯壳,在某意义上来说,它们依然还是死人,就算不是死人,那也是一个半死人!”

    “半死人,你诞生全新的生命,那基本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李七夜说道:“第二代,真正诞生全新的生命,它们的机率小到可以忽略。所以,在第二代传承下来,它们不能成为有智慧的生命,那么,失败的传承,这将会让它们成为树尸!这是另外一种东西。”

    “树尸!”听到这样的名称,叶小小都抽了一口冷气。

    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树尸,它们是树人传承的失败品,但是,它们很强大,遇到树尸,很容易被杀死。树尸,它们没有智慧,是行尸走肉!”

    “如果第二代传承成功呢?”叶小小不由假设地说道。

    “如果第二代成功的话,那么,它一生下来就是拥有有生有肉的生灵,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它们一生下来就是拥有了灵魂,这就是与他们父母最大的区别!第二代,可以说是一个种族的雏形。当然,在成功的前提之下。”李七夜郑重地说道。

    “第三代就意味着成功了?”叶小小不由问道。

    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如果真的是有第三代的话,那就的确是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种族诞生了。第三代传承成功的话,它们将会拥有自己种族的特征,它们将会摆脱树人血统的钳制,真的到了那么一天,它们就是真正自由了,它们可以离开神树岭!”

    “离开神树岭?”叶小小吃惊地说道:“难道说,树人只能活在神树岭?”?“没错,在天灵界的其他地方你见过树人吗?没有吧。”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想一下,凭着一颗种子,一具死尸,你怎么让它们生存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乃至是几千年之久?它们不是一扎根就是有着生存智慧的,它们除了要消化尸体的一些记忆痕迹之外,很大程度上,它们还必须依托起源,离开了起源,它们就是无法活下去,它们支撑不了整个生命的传承。”

    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想成为一个全新的血统,那就必须摆脱血统的钳制,走不出神树岭,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种族。”

    “有树人走出去过吗?”叶小小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说道。

    “暂时,没听说有。”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出现过的第二代那也是寥寥无几。”

    “这么说来,它们不可能成功了?”叶小小说道。

    “不一定。”李七夜双目深邃,说道:“它们可以一直改进,直到适合为止,事实上,每一代全新的初代树人都在改进。”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树人已经走到了山脚下那个村庄之外,此时,村庄中的不少村民纷纷走了出来。

    一看这些村民,依然还保持着它们宿主生前的模样,只不过,在它们身上出现了木化,身体各处也生长了一些丫丫叉叉的枝条。

    “这是干什么?”看到这些村民从村庄中走了出来,叶小小不由说道。

    “欢迎它们大家庭的新成员,这个树人将会被接纳入这个大家庭。”李七夜看着这一幕,缓缓地说道。

    此时新生的树人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本能驱使着它往这村庄走去,往这些村民走去。

    此时,一个老者,看起来高大威武,这个老者保持的人形模样十分完整,除了它的眉心处木化之外,其他地方很难看得出他与一个活人有什么区别。

    “它生前应该是出身于太阳宗,应该是一位长老级别的人物。”看到这位老头还穿着生前的衣裳,看着它身上的腰饰,叶小小有些吃惊地说道。

    这位老头看模样是这个村庄的村长,以他为首,带领着村民迎接新的树人。

    “小心一点了,它们可是会功法的。”李七夜笑着对叶小小说道。

    “它们会修练?”叶小小意外地说道。

    “它们是消化了宿主生前的痕迹,继承了宿主生前的一些东西。”李七夜说道:“比如说,缩主生前的道行,缩主生前的一些记忆,当然,不是每一个树人都能继承的,而且,它们继承的不是全部,很多是某一个片断,不论是记忆还是功法。”

    此时,这位村长带着村民迎了上去,村长握住新树人的双手,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这很难想象,从死尸蜕变而来的树人,此时它们看来跟其他种族的活人差不了多少,它们也有七情六欲。

    这是十分诡异,也是十分可怕的一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