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话又怎么说?”叶小小不由问道。

    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任何人都不可能说凭空创造一个种族来,这种事情已经不止是逆天那么简单了,这样的事情绝对会受到所有的力量镇压!但,有些事情,在神树岭却变得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叶小小忍不住问道。

    李七夜说道:“就拿树人来说,你说它们要成为一个种族,但是,它们并不是凭家创造出来的,它们以种子为媒,再以死人为本,它们想扎根在一具尸体之上,生长出属于自己的生命……”

    “……就算是这些种子,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它们只不过是旁支而己,它们就像是参天大树的枝末而己,只不过是它们起源的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所以,在严格意义上来讲,它们不属于凭空创造。”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但是,这又涉及了一个全新的尝试,一个全身的种族。就比如说,你将要死了,你把你的肢体分开来,让你的身体变成另外一部分,而这一部分从新开始,从新繁衍,甚至是把它当作一个全新的蓝本,在未来可以供你作为一个参照。”

    “这么说来,树人都是傀儡了,最终还必须追溯到它们的起源。”叶小小想了一下,不由说道。

    “是,也不是。”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这些种子有着它们的起源,但,并非是说,它们的起源在操纵它们,而是起源让它们去作一个尝试,让它们重生,让它们形成一个种族,形成一个文明。而它们的起源,只是对它们作一个参照而己。至于树人能繁衍到如何的地方,这都还很难说。”

    “那树人能不能成为一个种族呢?”叶小小十分好奇。

    一个种子,再繁衍为一个种族,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拥有自己的家园,拥有自己的文明,就像魅灵、海妖、树族等等种族一样。

    “不好说。”李七夜看着前面行走的树人,缓缓地说道:“如果他们能成为一个种族,至少经历三代,如果,他们无法传承下三代,那就无法成功。至少,从理论上来讲是如此。”

    “三代?怎么样的三代?”叶小小问道。

    李七夜沉吟了一下,说道:“第一代,为初代。像眼前这种,就是初代。钟子钻入尸体之中,然后蜕变成树人!”

    “第二代呢?”叶小小问道。

    “第二代,就是两个初代结合,这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初代虽然说,蜕变成树人了,那么,它想传承下去,它必须在这样的一个躯体之内点燃自己的生命,只有在这样的尸体之内拥有了自己的生命,拥有了自己的血统,这才能传承到下一代……”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但是,一个死人,你想点燃生命,拥有自己的血统,再把这个血统传承下去,这种机率低到无法想象。”说到这里,李七夜的目光变得深邃。

    “它们可以找活人呀,钻入活人体内,那不就行了?”叶小小说道。

    “那是不一样的。”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所说的这种,属于寄生。而不是把它血统、身体化为真正的己有。种子寄生在一具活生生的躯体中,它会受到宿主的抵抗,就算树人想要传承下去,宿主的血统、本能就会轻易杀死它们的血统和传承!所以,那怕种子钻入活人体内,它们也必须杀死宿主才能蜕变。”

    “……这就跟夺舍一样,如果说,随随便便都能夺舍的话,那么不知道多少神皇,不知道多少仙帝能一直活下去了。就像修士一样,每一个人的真命是不一样的,就算有人抢夺了你的真命,取而代之了,但是,你的命宫与他的真命也会相抵抗的。一个人的三魂七魄乃是天生的,这种东西不是想夺舍就能夺舍的……”

    “……所以,你觉得一颗小小的种子能夺舍成功吗?”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它们必须杀死宿主,用浅白的话来说,用宿主的身体当作肥水,再让它自己生长起来,这才是根本。”

    “那第二代会怎么样呢?”叶小小好奇地说道。

    “第二代,难,很难出现第二代。”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初代树人能点燃生命,但是,归根结底,它们还是无法摆脱死人这样的躯壳,在某意义上来说,它们依然还是死人,就算不是死人,那也是一个半死人!”

    “半死人,你诞生全新的生命,那基本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李七夜说道:“第二代,真正诞生全新的生命,它们的机率小到可以忽略。所以,在第二代传承下来,它们不能成为有智慧的生命,那么,失败的传承,这将会让它们成为树尸!这是另外一种东西。”

    “树尸!”听到这样的名称,叶小小都抽了一口冷气。

    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树尸,它们是树人传承的失败品,但是,它们很强大,遇到树尸,很容易被杀死。树尸,它们没有智慧,是行尸走肉!”

    “如果第二代传承成功呢?”叶小小不由假设地说道。

    “如果第二代成功的话,那么,它一生下来就是拥有有生有肉的生灵,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它们一生下来就是拥有了灵魂,这就是与他们父母最大的区别!第二代,可以说是一个种族的雏形。当然,在成功的前提之下。”李七夜郑重地说道。

    “第三代就意味着成功了?”叶小小不由问道。

    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如果真的是有第三代的话,那就的确是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种族诞生了。第三代传承成功的话,它们将会拥有自己种族的特征,它们将会摆脱树人血统的钳制,真的到了那么一天,它们就是真正自由了,它们可以离开神树岭!”

    “离开神树岭?”叶小小吃惊地说道:“难道说,树人只能活在神树岭?”?“没错,在天灵界的其他地方你见过树人吗?没有吧。”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想一下,凭着一颗种子,一具死尸,你怎么让它们生存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乃至是几千年之久?它们不是一扎根就是有着生存智慧的,它们除了要消化尸体的一些记忆痕迹之外,很大程度上,它们还必须依托起源,离开了起源,它们就是无法活下去,它们支撑不了整个生命的传承。”

    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想成为一个全新的血统,那就必须摆脱血统的钳制,走不出神树岭,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种族。”

    “有树人走出去过吗?”叶小小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说道。

    “暂时,没听说有。”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出现过的第二代那也是寥寥无几。”

    “这么说来,它们不可能成功了?”叶小小说道。

    “不一定。”李七夜双目深邃,说道:“它们可以一直改进,直到适合为止,事实上,每一代全新的初代树人都在改进。”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树人已经走到了山脚下那个村庄之外,此时,村庄中的不少村民纷纷走了出来。

    一看这些村民,依然还保持着它们宿主生前的模样,只不过,在它们身上出现了木化,身体各处也生长了一些丫丫叉叉的枝条。

    “这是干什么?”看到这些村民从村庄中走了出来,叶小小不由说道。

    “欢迎它们大家庭的新成员,这个树人将会被接纳入这个大家庭。”李七夜看着这一幕,缓缓地说道。

    此时新生的树人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本能驱使着它往这村庄走去,往这些村民走去。

    此时,一个老者,看起来高大威武,这个老者保持的人形模样十分完整,除了它的眉心处木化之外,其他地方很难看得出他与一个活人有什么区别。

    “它生前应该是出身于太阳宗,应该是一位长老级别的人物。”看到这位老头还穿着生前的衣裳,看着它身上的腰饰,叶小小有些吃惊地说道。

    这位老头看模样是这个村庄的村长,以他为首,带领着村民迎接新的树人。

    “小心一点了,它们可是会功法的。”李七夜笑着对叶小小说道。

    “它们会修练?”叶小小意外地说道。

    “它们是消化了宿主生前的痕迹,继承了宿主生前的一些东西。”李七夜说道:“比如说,缩主生前的道行,缩主生前的一些记忆,当然,不是每一个树人都能继承的,而且,它们继承的不是全部,很多是某一个片断,不论是记忆还是功法。”

    此时,这位村长带着村民迎了上去,村长握住新树人的双手,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这很难想象,从死尸蜕变而来的树人,此时它们看来跟其他种族的活人差不了多少,它们也有七情六欲。

    这是十分诡异,也是十分可怕的一幕!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启程    风和日丽,海天一色,航船行驶在了大海的中央,十分平稳,看着下方海水迅速的朝着后方推移而去,林封谨矗立船头,负手而立,眼光深邃的望向了远方,他的手背在了身后,十根手指却是在不停的掐动着。

    这个动作看起来毫不起眼,其实仔细的观察,就能发觉林封谨的手指间似乎都有一串无形的串珠在被迅速的捻动似的,这乃是地藏传下来的一种修炼方式,叫做十法界禅,每捻动一千零八十下,就是一个小轮回。

    为什么不多不少,恰好是一千零八十下?

    便是表示十法界各有一百零八种妄念,合成为一千零八十种妄念,每捻动一下,便相当于是斩掉了一次妄念,能使自己的心境保持在清净琉璃的宝光世界当中。

    而十法界则是包括迷之六界:地狱,饿鬼,畜生,修罗,人间及天上,即是六道轮回的世界。

    后四界是圣者悟的世界,即是:声闻,缘觉,菩萨及佛界,加起来就是十大法界,当然,最后四界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乃是属于飞升之后才能企及的奥秘。

    忽然之间,瞭望台上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号角,一群穿着兜裆布的水手从舱室里面迅速的奔跑了出来,林封谨甚至能够闻到他们身上的臭气,紧接着就见到这些人仿佛是被捣了窝巢的蚂蚁一样,迅速的奔向了各自的岗位上,同时发力呐喊,肌肉绷紧,黧黑的肌肤上面有点点的汗水洒落。

    随着这些水手的动作,这一艘仿佛巨兽也似的庞大船只已经开始徐徐的转向了去,在海面上划出来了一道白浪汹涌的航迹,大概行驶了不到两三里,顿时就能见到,前方的海水明显变黑,而船只的航速则是陡然提升,因为有运输瓷器这样的易碎物,甚至需要降下两三道半帆才能保证行驶的平稳。

    “到黑水洋了吗?”林封谨看着无尽的海水,淡淡的道。

    他虽然没有走过这条航线,不过也是详细的看过相关的资料,要前往东海诸国的话,一共会经过四处相当有特色的地方。

    第一个地方就是出海后第三天到达的月亮岛,这个岛屿露在水面上的部分就仿佛像是弯月一样,辨识度极高,并且岛屿上面还有一眼十分罕见的泉水,因此乃是过往航船的必经之地。

    第二个地方就是这黑水洋,海水当然不会变黑,只是因为之前所过之处的海水都是湛蓝色的,而来到了这里之后,便算是进入到了深海里面,海水的颜色陡然变深,因此而发黑,黑水洋就因此而得名,并且黑水洋这里有一条环流,船只开上去了以后,便仿佛是在河流当中顺水的状况一样,可以陡然加速,两三天就冲出数千里。

    那么,什么时候离开黑水洋呢?便是看到天边升起的浓烟的时候,那是一处活火山岛,和关押着娲蛇神肉身的焚石山类似。这里就是第三个地方,烟火屿。这里据说充斥了毒雾和危险的生物,前去那个地方的,只有铤而走险,走投无路的一些商人,因为这岛上盛产硫磺,倘若能运一船回去的话,便可以重整家业。

    最后一处经过的地方叫做鹮鸥海,这里可以见到大量海鸟飞翔,遮天蔽日的奇观,在这地方分布着大量的礁石,小岛,好在中央居然被开辟出来了一条宽度数百丈的水道,一旦偏离水道就会触礁。

    这些鹮鸥就生活在这些小岛上面,一旦飞行起来,遮天蔽日,并且它们的肉腥味很重,也是十分粗糙,罕有人捕杀,还会在船只前方引路。船上的水手很多就将其称为海神坐骑,因此往往都会投食,禁制伤害。

    此时林封谨看到了这黑水洋,就知道自己的行程大概已经走了一半了,来到了黑水洋,就仿佛是踏上了高速公路,应该很快就能踏上东海扶余国的领土,继而前往大漩涡了。

    当年东海诸国前来中原进贡的时候,走的就是这一条航路,可是因为深海远古巨兽的存在,所以说是十分凶险,不过自从邪弥呼弄出来了那可怕的苏我使者之后,这些海中曾经的霸主也是只能闻风而逃,好在大海够大够深,人类活动也就只是在固定的航道上,对它们的影响也并不大

    不过在这个时候,林封谨忽然见到了对面出现了一支桅杆,紧接着随着船只的移动,就见到了远处有一艘五桅船只在七八海里之外艰难行驶着,迎面而来,其余的人都感觉到非常纳闷,因为绝大多数船只都只会在前往东海诸国的时候,才会借助黑水洋的洋流顺水而行,等到返程回到中原的时候,会借助另外一条叫做干支洋流的力量返程,因此整条航线会呈现出一个扁圆形的‘O“字形状。

    所以,对面居然会出现一艘迎面而来返程的商船,这还真的是十分蹊跷。

    很快的,这边桅杆上面的瞭望手就打起来了旗号,示意对面的商船靠近,而对面的商船看到了这一艘“多喜宝”上的旗帜以后,应该是觉得是熟识,便很快的靠了过来,立即就发觉对面甲板上的船员手臂上似乎都缠着白布,并且有的人身上似乎还有明显的伤痕。等到两艘船靠在了一起之后,便果然发现双方的船员什么的都是认识的,船主想必也是旧识。

    结果两艘船靠在了一起之后没有多久,便是听到了“多喜宝”的甲板上响起了两长两短的急促号角声,这是船只上面紧急集合的信号,一般只会在遇到了台风天气,或者说是海盗之类的突发意外凶险状况才会用,此时居然敲响了这样的警讯,显然是出现了突发事件。

    然后,便见到了一干水手再次冲了出来,船头开始渐渐转向,看起来居然是要回航的意思。

    林封谨眉头一皱,拦住了一个人道: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那水手嘴巴里面嘟囔了一声,听起来居然是类似于“滚开”的粗鲁俚语,根本就不耐烦停下来回答,转身就继续走开。

    林封谨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这一次他前往大漩涡当中,实在是凶险无比,因此也就只是将野猪和大巫凶带上而已,不过身边还有水娥和石奴谛听,实际实力也并不弱。见到了林封谨的脸色不愉,野猪立即就踏前一步,一巴掌就抓住了那个无礼的家伙,将他对准旁边就砸了过去,这家伙立即痛苦喊叫了起来。

    见到同伴貌似“无故”被打,一群水手立即就鼓起了眼睛,挽起袖子大骂着走了过来,毕竟野猪在没有现出妖身之前,体型也是很没有说服力的。

    野猪狞笑了一声大步冲前,看到了面前的一个水手居然拿着一把鱼枪,哈哈一笑让他一枪刺在了自己的胸口,然后右手一发力将其抓了起来,这水手看起来乃是个七尺大汉,可是在貌似比他小了整整一号的野猪面前,却是根本就没有半点儿还手之力。

    紧接着野猪一把就将这大汉对准了甲板撞了上去!

    只听得“咔嚓”的一声巨响,坚硬的橡木甲板立即就轰然破开了一个大洞,这倒霉水手被嵌在其中,满脸是血端的可以说是生死不知了。

    不过,能出来跑海的水手大部分都还是有凶性野性的,见到了同伴这样的惨状居然都没有后退,居然发一声喊,从旁边去拿了刀枪出来,就连旁边船只上的水手也是想要出来帮忙,在推出弩机来。

    野猪见状狞笑了一声,身体顿时仿佛像是充气皮球一样膨胀了起来,仰天狂笑了一声,拔出了开天一斧头就斩在了面前的船板上,这一斩之下,整艘六桅巨舰可以说都在剧烈无比的摇晃着,桅杆嘎吱嘎吱作响,整个前甲板像是吃了一炮似的,绝大部分都是轰然爆碎,至少二三十个平方的区域都被轰爆掉,大量的木片残骸飞射开去,直似被一雷劈了下来。

    同时,大巫凶也是屈指一弹,顿时这弹指声就很诡异的在海面上传播了开去,两艘船上面的每一个船员,心中都很清晰的响起了这一声弹指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竟是同时的“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然后完全身不由己的跪拜而下!!

    这就是大巫凶的心灵压制,举手投足当中,自然会生出极大的威能来,不过因为在场的两艘船上至少也是有四五百人,所以实际上的威力已经是被分薄了。

    因此在这时候,忽然从船舱当中哗啦的一声撞破了窗棂,然后翻滚跳跃出来了一名旗本武士,对准了大巫凶直扑而来,这武士肩背十分宽阔,手中握持着的是一柄长长的连鞘刀,这连鞘刀上面,居然绘着一只惟妙惟肖的下山猛虎形象。

    这旗本武士在空中疾掠而出的身法十分诡异扭曲,并且还在高速旋转,这过程当中可以感觉到他正在不停的将自己的精气神都注入到了这把刀鞘里面,可以感觉到,一旦这把刀破鞘而出,必然就是图穷匕见,石破天惊!

    ***

    今天看到了一张很符合邪神众首领:邪弥呼气质的正面图,丢到了微信公众号上去了,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

    请关注公众号:卷土既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