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叫出来了“地藏”这两个字之后,灰衣褐巾人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取下了自己的头巾,露出了下方刮得发青的头皮,还有十三点戒疤,身上的衣服也是随之变幻,最后裹在了他身上的,是一袭灰色的朴素袈裟。

    他的容颜看起来和林封谨一样,但是气质当中却是多了几分沉凝忧郁,仿佛世上任何的喜怒哀乐,都不放在了心上。

    林封谨看着他,淡淡的道:

    “你留给我的东西,实在是太重了,我一个人肩负起来的话觉得真的是太累,所以必须要你出来分担一下。”

    地藏沉默了一会儿道:

    “你这样已经根本不是在修炼身外身神通了,而是直接将神识一分为二,这样一来的话,相当于是让我在这奈非天里面重生了一般,但是你的魂识受到了如此重创,估计以后要想超脱修炼彼岸之道就难了。”

    林封谨哈哈一笑,看着地藏洒脱的道:

    “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我的道不在彼岸,而是在人间啊!同时,地藏你要知道,我将神识一分为二也绝对不是有害无益的,你此时还十分弱小,一样要受到天道意志的压制,相当于只能在奈非天当中才能重生,但是,倘若是将你当成是我分出来的身外身的话,那么你这个身外身的能力,就要比其余的身外身强大十倍,百倍!”

    地藏听了林封谨的话,忽然若有所思,却是听到了林封谨继续道:

    “其实三千年之前你布局的时候,可以说是几乎都将一切的变数都算了进去,但人力终有穷尽的时候,有一样东西你却没有算到,或许因为这种东西当时在你们的眼中看来,其实是微不足道的东西而已。”

    林封谨的话说到了这里,地藏已经是缓而沉重的点了点头:

    “是的,你说得没错,我漏算了一点,那就是人口。我记得当时入灭的时候,整个神州上面是诸侯国林立,至少也是有二三十个小国家,总的人口数量顶多也就是几百万户而已,哪里会想到现在的人口竟是直接要用万万(亿)来计算?”

    林封谨道:

    “诸国林立,这本身就会直接导致战争的频发,对社会的破坏杀伤力更是奇强,而乱世的人命更是贱若狗,所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口一直保持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并不稀奇。但是,气运流转,随后强秦一统江山,率先建立起来了第一个大帝国,接下来虽然屡次有朝代更迭,都是出现了大一统的趋势,帝王垂拱治九州已经成为了惯例,在这样相对稳定的局面下,人口迅速增加可以说是必然现象!并且这将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越到后面,出现的增幅就越发惊人。”

    “所以,现在的人口数量,实际上已经是膨胀到了一个你都无法相信的地步了吧?”

    地藏默默的点头道:

    “没错,现在我教虽然看起来只是在草原上传播而已,然而实际上狂信徒的数目格外惊人,并且就算是信徒的数量也已经是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事实上,当年佛门鼎盛的时候,门下信徒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林封谨道:

    “这便是人口基数的原因了,此时在中原上的人口基数太大,所以说此时虽然貌似我的势力还非常弱小,但是信徒的数量却也是已经相当庞大。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会选择了这个修炼身外身神通的机会,特地的将你在奈非天当中复生出来。有了你的帮助,日后愿力这方面就根本不用我来操心了,日后机缘来到,甚至佛门重兴,佛尊复生也绝对不是不可能的。”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地藏顿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倘若之前林封谨所说的话对他来说并不怎么重要的话,但是最后这一句“佛门重兴,佛尊复生”则是一下子戳中了他的泪点外加痛点,这一瞬间,地藏古井不波的心境也是一下子剧烈沸腾了起来。

    真的会有这一天吗?

    之前的地藏,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可是之前这神州大地上的人口,也从未有过如此惊人的数量啊!

    倘若再来一个王朝大一统,

    倘若在这种情况下来个数百年的盛世,根据林封谨的计算方法,人口必然也是会迎来爆炸性的恐怖增长

    倘若佛门能够成为国教,让天下人定礼膜拜,

    倘若

    说实话,这个目标虽然看起来还遥不可及,但至少已经是矗立在了地藏的面前,并且地藏确信,只要自己坚持着朝前走一步,那么这距离就会短上一步一步步走下去,一直达到最后““佛门重兴,佛尊复生”的终点,那就真的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啊!

    看到了地藏的双眼当中,一下子出现了坚决无比,似要燃烧一般的凶狠斗志,林封谨满意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从此以后地藏必然是会全力以赴,因为他心中的执念,比自己实在是要强大得多,有了他的鼎力相助,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一系列事情可以说都有了莫大的把握。

    ***

    林封谨的火速出关只用了三天时间,而这三天时间当中,东海众邪神和巫神之间则还是保持着那种一触即发的微妙状态,这无疑令得烛九阴一颗提起来悬空的心都放了下来。

    根据烛九阴的经验,闭关修炼身外身可以说是至少都要七七四十九天,因为这实在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大神通,因此对于林封谨居然能用三天时间来搞定这一切十分不解,不过考虑到佛门当中也是各种奇功秘术层出不穷,加上林封谨还是地藏转世,因此烛九阴也没有多想太多,对他来说,只要林封谨的事情没有耽搁到他的超度就好。

    而林封谨直接将地藏修炼成身外身的好处,可以说是立竿见影。地藏虽然只能存在于奈非天当中,然而手下却有水娥,石奴,还有谛听这样的神物听其调度,同时又有强大的行政命令来配合,因此在短短的三天内,就于十一个地方举行了弘法大会,用的还是之前水娥制造出来幻象的模式,而谛听则是可以倾听万众祈愿的声音,及时给与回应。

    这样一来,林封谨获得的愿力更是呈现出来了井喷也似的增加,此时可以这样说,哪怕是有一大半的愿力被奈非天吸走,林封谨的实力已经是被提升到了地藏当年的三成左右,并且林封谨已经收到了烛九阴的告诫:持续维系这样的力量可以说已经是达到了人间界能够容纳的极限了,再强的话,就会惹来天意的关注,搞不好就要让你渡飞升的天劫了。

    对于烛九阴这样经验丰富的前辈来说,林封谨肯定是从谏如流的,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而他现在有圣器奈非天在手,力量也是提升了起来,若论战斗经验的丰富,更是兼具了烛九阴与地藏二者,如此实力,可以说天下之大,已经没有什么去不了的地方。

    大概也是烛九阴否极泰来,老天爷玩了他这几千上万年,让他一直都徘徊在了失败的阴影当中,这一次总算是开始成全他,在林封谨的状态达到了巅峰之后,东海诸国那边有不少的探子都发回来了情报,东海诸国开始收拢老弱病残,并且力度很大,他们这么干的目的只可能是一个,那便是大规模的血祭!!

    而大规模的血祭背后流露出来的信息便只有一个:

    战争!!

    偏偏东海诸国现在已经与中原开始了贸易往来,虽然是通过走私的方式,但其中丰厚的利润已经令得几个东海大国动心,没有了他们的加入,想要与中原开战的战争根本就打不起来。

    所以,这一次战争必然就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战斗,再联系到之前收集的情报,东海诸邪神要对付的敌人就显然已经是呼之欲出了,那便是神与神之间的战斗!

    东海众邪神即将倾巢而出,与南郑的巫神进行一场殊死的战斗,这对于东海众邪神来说,也是迫于无奈的,因为在双方的文化互相侵略,碰撞当中,显然他们这种要求活人血祭的供奉方式更加要令人难以接受,而中原神灵的供奉要求则是温和得多。

    因此对于东海众邪神来说,他们若是再不展示“神迹”,那么要面对的就是信徒不断流失,钝刀子割肉,慢慢流血而死的残酷现实,与其等到日后衰弱而死,还不如现在还有力量的时候奋起一搏啊。

    拿到了这个消息以后,林封谨这边也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立即就夤夜准备动身了,吴作城此时这边已经成为了北方的海运中心,往来的船只可以说是每日里面都是数以千计,要找到一艘前往东海诸国本土的船只也是轻而易举。

    因此,第二天一早,装扮成了来自于北齐客商的林封谨,便是成功的登上了这一艘叫做“多喜宝”的大船,然后朝着东海诸国当中的扶余国进发了。

第1412章树人的蜕变    看到这具尸体把身体高高弓起,这都让人担心它会把自己的脊骨折断。

    “喀嚓、喀嚓、喀嚓……”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声音传来,这并不是骨碎的声音,这好像是一种每一块骨头之间的关节松动的声音。

    当一阵阵像炒黄豆的骨节松动声音响起之后,好一会儿之后,只听到“啪”的一声,本是躺在地上的这具尸体竟然爬了起来。

    看到本是已经死去的尸体一下子爬了起来,这差点把叶小小都吓得惊呼一声,胆子小的人绝对会被这样的诈尸吓破了胆子。

    但是,这不是诈尸,而是复活!死去的古灵渊弟子竟然活过来了,他的一双眼睛张开,完全像是一个活人,根本就不像是死人。

    “这,这有点恐怖。”叶小小都不得不承认地说道。虽然树人的一些传说她听过多多少少,但是,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树人的蜕变。

    “这,这,这真的活过来了吗?”虽然说是亲眼看到树人的蜕变,但是,叶小小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身边的李七夜说道。

    “看他的眼睛。”李七夜缓缓地对叶小小地说道:“你看他的眼睛,就知道它是活还是死了。眼睛是心灵之窗,它可以直照心灵。”

    得到李七夜的提醒,叶小小不由仔细看着这个刚刚复活过来树人的双眼,一开始,或者还没有发现,但是,仔细看的时候,就发现这一双眼睛是有所不同了。

    这一双眼睛的眼瞳与众不同,它的眼睛是木色的,就好像绿色树叶中带着几分的枯黄,看起来有些诡异。

    更与众不同的是,当仔细看它这一双眼睛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一双眼睛深处一片的死灰,没有生机,似乎在那里看不到生命,看不到希望。

    “它依然是死人吗?”虽然说这位古灵渊弟子已经活过来了,已经是蜕变成树人了,但是,看到它一双眼睛深处的死灰,叶小小都觉得它不像是一个活人。

    “这就要看你如何定义生与死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对于古灵渊的弟子来说,他已经死了,但是,对于一个全新的树人来说,它还活着。虽然它的一双眼睛之中没有生机,但是,它在这具尸体的体内扎根得越久,它就会点亮这具肉身的生命力,它会让这双眼睛慢慢充满生机的。”

    说到这里,李七夜说首家:“你看,现在它双眼中不也是有了一点点的生机了吗?不是有了一点点希望了吗?”

    得到李七夜的提醒,叶小小再仔细看,果然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在刚才这双眼睛是一片死灰,但是,在这个时候,在死灵之中有了一点点的生机。

    这一点点的生机,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它就像是沙漠中的一株小小绿树一样,但是,就是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生机,却把它这一双眼睛点亮了,给这一双死灰的眼睛带来了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树人坐在地上,有些迷茫,有些好奇,它张望着四周,似乎,它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一样。

    “开始变化了。”李七夜盯着这个树人,过了好一会儿,对叶小小说道。

    果然,在这个时候,听到“滋”的声音响起,这个树人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他身体一些部位的肌肉开始木化,或者也可以说是生长出了木质一样的东西。

    比如说,这个树人的一双手臂,它一双手臂有一些地方木化起来,生长成了宛如树皮一样的东西。

    同时,在这一双手臂之上,有些肌肉竟然生长出了叉叉丫丫的树枝,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人身上寄生有树木一样,这样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看到树人开始木化,身上生长出丫丫叉叉,这样的只怕很多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那种感觉让人说不出来。

    只怕很多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毛骨悚然,给人一种体内寄生有其他东西的感觉,十分的诡异。

    “难道死在神树岭的人,都会变成树人吗?”看到这具树人开始发生了蜕变,叶小小不由问李七夜说道。

    “可以这样说吧。”李七夜看着树人的蜕变,笑了笑,说道:“如果不是很凶险的地方,只有死了之后,就会变成树人,如果凶险的地方,那就说不定了。只要你受了一点点的轻伤,你的鲜血滴在了种子之上,那么,你就会被这种子跟上,如附形之影,这样的种子随时都会钻入你的眉心之中,让你变成树人。”

    “还有更凶险的地方,如果你一直深入神树岭,走以一定深处之后,那么,就算你全身完好,就算你很强大,这种子都会有可能一下子钻入你的眉心,把你的身体抢过来。”李七夜笑着说道。

    “强行钻入眉心?”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为之有些毛骨悚然,说道。

    “怎么?”李七夜打笑地说道:“是不是怕了?如果怕了,现在赶着回家还来得及。”

    “哼,少狗眼看人低,谁说本小姐怕了?”叶小小不满意,立即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本小姐是天不怕地不怕!”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这把叶小小气得牙痒痒的,立即捶了李七夜好几拳。

    “这种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它霸占身体人的身体为了什么?”叶小小看着神态有些好奇、又有些茫然的树人,不由好奇地问道。

    “关于这个种子嘛,有很多的说法。”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它具体是什么,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们想繁衍,它们想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

    “想繁衍?”叶小小不由说道:“如果它们想繁衍,那还不容易吗?它们可以像树木一样生长呀,这不也是繁衍吗?树木不也是以种子的方式一代代传承下去吗?”

    “那是不一样的。”李七夜笑着说道:“树木终究是树木,在严极意义上来说,它们称不上生灵,至少它们无法像我们一样拥有智慧,它们需要开智,它们需要成为一个种族,而不是漫目无地生长的树木!”

    “成为种族?”叶小小不由说道:“树木不也是能成为种族?树木可以通过修练,而后不也是成了妖族了吗?”

    “那不一样。”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它们的来历注定让它们不可能成为像妖族那样,它们需要成为一个全新的种族!因为它们的源头需要作一个尝试,一个改变。在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些种子,那只不过是一种尝试而己。”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些种子总不可能凭空冒出来,它们的源头又是什么?”叶小小充满了好奇。

    “这个答案嘛,只怕没有人能回答你。”李七夜笑了笑,眨了一下眼睛,说道:“不过,至于你嘛,那就不一样了,或者我会带你去解开这个谜团的。”

    “你不会是对我图谋不轨吧?”叶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怀疑地说道。叶小小虽然是这样说,事实上,她在心里面并不对李七夜抱有真正的警惕和戒备,她并不觉得李七夜会害她。

    对于叶小小这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怎么图谋不轨?如果我真的对你图谋不轨,早就把你娶了,到时候,我这位做夫君的,那不就是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说着,李七夜对叶小小眨了眨眼睛,露出暖昧的神态。

    “死变态,死一边去!”叶小小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磨着牙,凶巴巴地说道:“你信不信我把你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对于叶小小这凶巴巴的模样,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树人爬了起来,似乎他不适应这具身体一样,刚爬了起来就打了一个踉跄,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但是,接着他又爬了起来。

    这个树人就像是刚学走路的小孩子一样,跌跌撞撞,但是,它学得很快,没有多久,它就适应了这具身体,虽然说,它行走起来还是有些笨拙,还是十分不自然,看起来像是木偶一样,但是,它至少能走得稳,而且是越走越快。

    此时,李七夜带着叶小小跟在树人的身后,而树人是往山脚下的那座村庄走去。

    “它去那座村庄干什么?”叶小小跟着李七夜,看着这树人往山脚下的那座村庄走去,不由好奇地问道。

    “要成为一个种族,那必要什么?除了繁殖之外,它们还需要成为一个团体,有着自己的家园,有着自己的文明,就像我们生活一样,否则,没有这些东西,怎么能成为一个有智慧的种族?没有文明,这与禽兽没有什么区别!”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它们能繁衍下来吗?”叶小小看着前面动作有些笨看见了的树人,说道。

    “成为一个种族,这是谈何容易?”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它们是什么东西?死人而己!你觉得一个死人,能形成一个种族吗?这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它们还是有机会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