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这具尸体把身体高高弓起,这都让人担心它会把自己的脊骨折断。

    “喀嚓、喀嚓、喀嚓……”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声音传来,这并不是骨碎的声音,这好像是一种每一块骨头之间的关节松动的声音。

    当一阵阵像炒黄豆的骨节松动声音响起之后,好一会儿之后,只听到“啪”的一声,本是躺在地上的这具尸体竟然爬了起来。

    看到本是已经死去的尸体一下子爬了起来,这差点把叶小小都吓得惊呼一声,胆子小的人绝对会被这样的诈尸吓破了胆子。

    但是,这不是诈尸,而是复活!死去的古灵渊弟子竟然活过来了,他的一双眼睛张开,完全像是一个活人,根本就不像是死人。

    “这,这有点恐怖。”叶小小都不得不承认地说道。虽然树人的一些传说她听过多多少少,但是,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树人的蜕变。

    “这,这,这真的活过来了吗?”虽然说是亲眼看到树人的蜕变,但是,叶小小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身边的李七夜说道。

    “看他的眼睛。”李七夜缓缓地对叶小小地说道:“你看他的眼睛,就知道它是活还是死了。眼睛是心灵之窗,它可以直照心灵。”

    得到李七夜的提醒,叶小小不由仔细看着这个刚刚复活过来树人的双眼,一开始,或者还没有发现,但是,仔细看的时候,就发现这一双眼睛是有所不同了。

    这一双眼睛的眼瞳与众不同,它的眼睛是木色的,就好像绿色树叶中带着几分的枯黄,看起来有些诡异。

    更与众不同的是,当仔细看它这一双眼睛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一双眼睛深处一片的死灰,没有生机,似乎在那里看不到生命,看不到希望。

    “它依然是死人吗?”虽然说这位古灵渊弟子已经活过来了,已经是蜕变成树人了,但是,看到它一双眼睛深处的死灰,叶小小都觉得它不像是一个活人。

    “这就要看你如何定义生与死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对于古灵渊的弟子来说,他已经死了,但是,对于一个全新的树人来说,它还活着。虽然它的一双眼睛之中没有生机,但是,它在这具尸体的体内扎根得越久,它就会点亮这具肉身的生命力,它会让这双眼睛慢慢充满生机的。”

    说到这里,李七夜说首家:“你看,现在它双眼中不也是有了一点点的生机了吗?不是有了一点点希望了吗?”

    得到李七夜的提醒,叶小小再仔细看,果然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在刚才这双眼睛是一片死灰,但是,在这个时候,在死灵之中有了一点点的生机。

    这一点点的生机,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它就像是沙漠中的一株小小绿树一样,但是,就是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生机,却把它这一双眼睛点亮了,给这一双死灰的眼睛带来了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树人坐在地上,有些迷茫,有些好奇,它张望着四周,似乎,它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一样。

    “开始变化了。”李七夜盯着这个树人,过了好一会儿,对叶小小说道。

    果然,在这个时候,听到“滋”的声音响起,这个树人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他身体一些部位的肌肉开始木化,或者也可以说是生长出了木质一样的东西。

    比如说,这个树人的一双手臂,它一双手臂有一些地方木化起来,生长成了宛如树皮一样的东西。

    同时,在这一双手臂之上,有些肌肉竟然生长出了叉叉丫丫的树枝,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人身上寄生有树木一样,这样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看到树人开始木化,身上生长出丫丫叉叉,这样的只怕很多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那种感觉让人说不出来。

    只怕很多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毛骨悚然,给人一种体内寄生有其他东西的感觉,十分的诡异。

    “难道死在神树岭的人,都会变成树人吗?”看到这具树人开始发生了蜕变,叶小小不由问李七夜说道。

    “可以这样说吧。”李七夜看着树人的蜕变,笑了笑,说道:“如果不是很凶险的地方,只有死了之后,就会变成树人,如果凶险的地方,那就说不定了。只要你受了一点点的轻伤,你的鲜血滴在了种子之上,那么,你就会被这种子跟上,如附形之影,这样的种子随时都会钻入你的眉心之中,让你变成树人。”

    “还有更凶险的地方,如果你一直深入神树岭,走以一定深处之后,那么,就算你全身完好,就算你很强大,这种子都会有可能一下子钻入你的眉心,把你的身体抢过来。”李七夜笑着说道。

    “强行钻入眉心?”叶小小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为之有些毛骨悚然,说道。

    “怎么?”李七夜打笑地说道:“是不是怕了?如果怕了,现在赶着回家还来得及。”

    “哼,少狗眼看人低,谁说本小姐怕了?”叶小小不满意,立即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本小姐是天不怕地不怕!”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这把叶小小气得牙痒痒的,立即捶了李七夜好几拳。

    “这种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它霸占身体人的身体为了什么?”叶小小看着神态有些好奇、又有些茫然的树人,不由好奇地问道。

    “关于这个种子嘛,有很多的说法。”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它具体是什么,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们想繁衍,它们想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

    “想繁衍?”叶小小不由说道:“如果它们想繁衍,那还不容易吗?它们可以像树木一样生长呀,这不也是繁衍吗?树木不也是以种子的方式一代代传承下去吗?”

    “那是不一样的。”李七夜笑着说道:“树木终究是树木,在严极意义上来说,它们称不上生灵,至少它们无法像我们一样拥有智慧,它们需要开智,它们需要成为一个种族,而不是漫目无地生长的树木!”

    “成为种族?”叶小小不由说道:“树木不也是能成为种族?树木可以通过修练,而后不也是成了妖族了吗?”

    “那不一样。”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它们的来历注定让它们不可能成为像妖族那样,它们需要成为一个全新的种族!因为它们的源头需要作一个尝试,一个改变。在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些种子,那只不过是一种尝试而己。”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些种子总不可能凭空冒出来,它们的源头又是什么?”叶小小充满了好奇。

    “这个答案嘛,只怕没有人能回答你。”李七夜笑了笑,眨了一下眼睛,说道:“不过,至于你嘛,那就不一样了,或者我会带你去解开这个谜团的。”

    “你不会是对我图谋不轨吧?”叶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怀疑地说道。叶小小虽然是这样说,事实上,她在心里面并不对李七夜抱有真正的警惕和戒备,她并不觉得李七夜会害她。

    对于叶小小这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怎么图谋不轨?如果我真的对你图谋不轨,早就把你娶了,到时候,我这位做夫君的,那不就是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说着,李七夜对叶小小眨了眨眼睛,露出暖昧的神态。

    “死变态,死一边去!”叶小小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磨着牙,凶巴巴地说道:“你信不信我把你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对于叶小小这凶巴巴的模样,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树人爬了起来,似乎他不适应这具身体一样,刚爬了起来就打了一个踉跄,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但是,接着他又爬了起来。

    这个树人就像是刚学走路的小孩子一样,跌跌撞撞,但是,它学得很快,没有多久,它就适应了这具身体,虽然说,它行走起来还是有些笨拙,还是十分不自然,看起来像是木偶一样,但是,它至少能走得稳,而且是越走越快。

    此时,李七夜带着叶小小跟在树人的身后,而树人是往山脚下的那座村庄走去。

    “它去那座村庄干什么?”叶小小跟着李七夜,看着这树人往山脚下的那座村庄走去,不由好奇地问道。

    “要成为一个种族,那必要什么?除了繁殖之外,它们还需要成为一个团体,有着自己的家园,有着自己的文明,就像我们生活一样,否则,没有这些东西,怎么能成为一个有智慧的种族?没有文明,这与禽兽没有什么区别!”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它们能繁衍下来吗?”叶小小看着前面动作有些笨看见了的树人,说道。

    “成为一个种族,这是谈何容易?”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它们是什么东西?死人而己!你觉得一个死人,能形成一个种族吗?这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它们还是有机会的。”

第1411章蛮横嚣张    对于这位魅灵的描述,叶小小很想笑,因为这个魅灵描述的树族正是她抢劫时候的模样,不过,叶小小忍住了笑容。

    “这个树族怎么了?”叶小小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个魅灵立即脸色一板,态度强横,冷冷地说道:“这个你不需要多问,一旦看到了它,立即向我们古灵渊汇报他的行踪,我们古灵渊有赏。”

    看这魅灵的态度,哪里是悬赏的姿态,这完全是强迫别人去做这件事情。

    这也不怪这位魅灵有着如此强横的姿态,在神止洲,谁最强大?那非古灵渊莫属了。

    而且,最为神奇的是,古灵渊的弟子在神止洲的任何地方,他们都不受压制,所以说,对于古灵渊来说,神止洲就是他们的天下!

    至于古灵渊的弟子在神止洲为什么不受压制,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古灵渊也不会跟任何外人说。

    大家只能猜测,古灵渊不受压制可能与他们的血统有关。

    在天灵界,魅灵的传承有很多,但是,没有几个魅灵传承敢号称自己的血统是最古老的,但,古灵渊却敢这样说。

    在天灵界,古灵渊号称自己是血统是魅灵中最古老的,甚至自称说,他们古灵渊是魅灵一族的起源。

    当然,对于这种说法,很多魅灵传承都否认,多数魅灵传承不会承认古灵渊是魅灵一族的起源,但是,对于古灵渊的血统是魅灵一族中最古老的,这就有很多魅灵承受这种说法。

    或者正是因为古灵渊拥有着这么古老的血统,这让古灵渊的弟子在神止洲不受压制,这也导致古灵渊的弟子在神止洲可以横着走。

    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强人,来到神止洲都会有被压制的一天,说不定你都会有救助于古灵渊的那么一天。

    所以,在天灵界的其他地方,古灵渊的影响力或者有限,但是,在神止洲,那就是古灵渊的天下了,任何传承、任何强者都要给古灵渊几分情面。

    当然,其他人或者会受得了古灵渊弟子的蛮横,叶小小可不这样认为,作为黄金屿的千金小姐,她根本就不会在古灵渊弟子面前低声下气。

    本来是想笑的叶小小,一见到古灵渊弟子蛮横的态度,立即沉下了脸,冷冷地说道:“凭什么要向你们古灵渊汇报。”

    因为叶小小曾经抢劫过古灵渊的一些弟子的财产,这让古灵渊十分震怒。在神止洲,谁人敢抢他们古灵渊弟子?这里是他们古灵渊的天下,不管是谁来了,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趴着!

    现在竟然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抢到他们古灵渊弟子的头上来了,这怎么不让古灵渊震怒呢。

    如此一来,古灵渊的掌门下令,所有在外的古灵渊弟子都要搜行这位树族的行踪,而且,到神止洲来的任何修士,一旦发现这位树族的行踪,立即向他们古灵渊汇报,他们古灵渊必是重重有赏。

    “凭什么?”这位古灵渊弟子顿时脸色一横,强横地说道:“谁敢不向我古灵渊汇报,就是与他同伙,将会受到我们古灵渊制裁!”

    古灵渊弟子也不认识叶小小,事实上,古灵渊的弟子在神止渊横惯了,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谁来了,那都是无所谓,再强大的人来神止洲,都要给他们古灵渊夹着尾巴乖乖做人!

    “好大的口气!”叶小小也顿时发飙了,她这个千金大小姐怕过谁了,她冷笑地说道:“你们古灵渊说制裁就制裁,真的以为你们古灵渊可以为所欲为吗?”?“你说对了!在神止洲,就是我们古灵渊说了算,谁敢不听从,就是与我们古灵渊为敌!”这位古灵渊的弟子也寸步不让,十分的蛮横,此时,他双目一厉,冷笑地说道:“看来,你们两个人一定是那个树族强族的同伙了。你们是要我动手呢,还是自己速速束手就擒呢!”

    叶小小也为之意外,强蛮不讲理的人她见多了,但是,没有想到如此蛮横不讲理的人。

    “谁说我们是与树族强盗是一伙的了!”叶小小脸色一沉,说道。

    古灵渊弟子不由大笑起来,高高在上的模样,冷视叶小小,说道:“小丫头,你是第一次来神止洲吧?在神止洲,我们古灵渊的话就是无上的法令。我说你们是树族强盗的同伙,你们就是树族强盗的同伙!”

    “好一个强横的古灵渊!”叶小小都被气得怒火上升,怒极而笑地说道。

    相比起叶小小的的愤怒来,李七夜倒是风轻云淡,他站在那里,一点都不生气。在这个时候,他悠闲地笑着说道:“小丫头,你不是想看树人是怎么样蜕变而来的吗?”

    古灵渊的弟子乃是长年生活在神止洲,他一听到这话,顿时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脸色大变,厉叫地说道:“好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大言不惭,看本座如何收拾你们,待本座先打断你们的双腿——”话一落向,出手向李七夜抓去。

    这位古灵渊的弟子也是十分的托大,根本就不把李七夜和叶小小放在眼中,在他看来,李七夜平凡到不能再平凡,而叶小小只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己,不足为道。

    事实上,在古灵渊的这位弟子看来,就算是李七夜和叶小小再强大了,但是,只要踏入了神止洲之后,再强大的人都会受到压制,所以,古灵渊的弟子也有耍横的底气。

    但是,这位古灵渊的弟子一出手,画面就定格了,他连李七夜的衣角都还没有摸到,就被李七夜一下子卡住了脖子,整个人都吊在那里。

    被李七夜一卡住脖子,这位古灵渊弟子动弹不得,连喘气都困难,一时之间脸色涨红。

    “我正打算带小丫头看看树人的蜕变,这不正好,你这就送上门来了。”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这位古灵渊的弟子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出手就踢到铁板了,他又惊又怒,但,颇有几分底气地说道:“你,你们敢动我一根毫毛,我,我,我们古灵渊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别想活着离开神止洲……”?“喀嚓”的骨碎之声响起,这位古灵渊的弟子还没有把话说完,就已经被李七夜捏断了脖子,他还没喘过气来,就一命呜呼了。

    这位古灵渊的弟子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作为古灵渊的弟子,在神止洲,竟然有人敢杀他,竟然有人敢与他们古灵渊为敌。

    “古灵渊?”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若是你们一直夹着尾巴做人,那是最好不过。若是与我为敌,那正好把你们古灵渊的压箱底宝物翻出来。?这位古灵渊的弟子那是死都不瞑目,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惹上了怎么样的存在。

    “丫头,想不想看树人是怎么样蜕变过来的。”李七夜笑着说道。

    “当然想看,它们是怎么样蜕变的?”叶小小也不在乎得罪古灵渊,就算李七夜不出手,凭这位古灵渊弟子的态度,她也会出手教训教训他!

    “这里离树人的村庄很近,一定是有种子的。”李七夜看了一下四周,然后随手把这位古灵渊弟子的尸体扔到地上,笑着说道:“看着吧,等一会儿有好戏上场了。”说着,把叶小小拉到一边。

    就在李七夜把尸体扔在地上眨眼之间,就听到索索声音响起。

    “看来这里种子不少呀。”一听到索索声,李七夜露出了笑容,对叶小小说道:“仔细看好了,留意尸体的眉心这个位置。”

    叶小小听到李七夜的话,不由屏住了呼吸,认真地盯着这尸体的眉心位置。

    “啵”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很轻微的声音响起,听这声音好像是一个豆子成熟了,豆壳裂开,有豆子从豆壳中跳出来,而且这个声音很轻微,如果不仔细听还听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种子从泥土中跳出来,跳到了这具尸体的眉心处。这个种子看起来很小,小到跟一粒芝麻一样,如果不留意去看,你都不会发现有着这么一颗种子会跳到尸体的眉心处。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颗如芝麻大小的种子竟然是一下子钻入了眉心处,眨眼之间消失了。

    看着这颗种子钻入了眉心处,片刻后,没有任何动静,叶小小不由问道:“就这样了?”

    “嘘,要有点耐心。”李七夜低声地对叶小小地说道。

    李七夜声音刚落下,这具尸体竟然动了一下,一开始,是这具尸体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动静越来越大,接着全身颤抖起来,好像是一个活人在发羊癫疯一样!

    接着,这具尸体全身抽搐起来,动作抽搐的模样,看起来完全像是一个活人突然间得了重病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叶小小都有些难于相信,如果不是刚才她亲眼看到这个人被李七夜捏死,现在她都会觉得这个人还可以抢救抢救。

    这具尸体抽搐得越来越厉害,到了最后,整具尸体高高地弓了起来,身体像一张弓一样,胸膛向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