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色村,性生活体位,第1410章神树岭

已有 25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呸,呸,呸……”叶小小不屑地说道:“自大王,别整天自恋好不,谁要嫁给你了,就算我嫁给阿猫阿狗,都不会嫁给你。”

    “好了,我知道了,那你就嫁给阿猫阿狗吧。”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

    “你有意见呀!”叶小小气得牙痒痒的,狠狠地踩了李七夜一脚,狠狠地睕了李七夜一眼。

    李七夜一只手拎住了她,笑着说道:“好了,小丫头,别不听话,我们去神树岭。”

    “去就去,谁怕谁了。”叶小小娇哼一声,从李七夜手中扎挣着跳了下来。

    “好了,我们走吧。”李七夜径自往前继续前行。

    “我们去神树岭干什么呢?”叶小小忙是追上李七夜,像好奇宝宝一样。

    “观察一下。”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观察什么?”叶小小双目一亮,说道:“有宝物出世了吗?自大王,你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就跑去神树岭吧。”

    “谁说有宝物出世了,我去看看,欣赏欣赏风景不行呀。”李七夜神秘地一笑,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呸,我才不相信你的话呢。”叶小小娇哼一声,她紧跟着李七夜,一副是吃定李七夜的模样,她是铁了心,李七夜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她倒要看一看,李七夜来神树岭究竟是为了什么。

    李七夜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叶小小继续前行,往神树岭而去。

    神树岭,乃是十二葬地之一,在天灵界,它与骨海齐名。神树岭,作为十二葬地之一,比起骨海来,似乎又没有那么凶险。

    甚至有人说,神树岭凶险指数在十二葬地中除了葬佛高原之外,那是凶险指数最低的一个葬地。

    事实上,作为十二葬地之一,所谓的神树岭没有那么凶险,那只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己,事实上,在神树岭,凶险程度不会亚于其他的任何葬地。

    很快,李七夜带着叶小小踏入了神树岭,当踏入了神树岭之后,立即感受到有着不一样的气息扑面而来。

    当踏入神树岭之后,任何来过神止洲的人这个时候才发现,神止洲那股苍莽的气息正是来自于神树岭。

    在这里,苍莽的气息充沛如浩瀚大海,无穷无尽。更重要的是,在这神树岭,有着一股勃勃的生机,站在神树岭的任何一个地方,你都能感受到自己宛如是处身于生命气息的海洋之中一样,那股扑面而来的生命气息磅礴充沛,让人全身舒泰。

    不管你是有多么疲倦的人,不管你是多么脆弱的人,不管你是多么苍老的人,当你站在神树岭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站在这里,你身上的疲倦会一扫而空;站在这里,你会感觉自己强大起来;站在这里,你会觉得自己变得年轻……

    “若是在此之前不知道神树岭是十二葬地之一,又有谁会相信这块土地会是一个葬地呢。”叶小小跟随着李七夜站在一座山峰之上,舒服无比地叹息一声,她整个人沐浴在这股生命气息之中,感觉整个人是浸泡在汪洋大海之中一样,是那么的温柔,是那么的舒服,是那么的生机盎然……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只是看着山脚下的一座村庄,看着这样的一个村庄,他的目光变得是那么深邃。

    如果此时你能看到李七夜站在哪里,那一定会大吃一惊。

    这是一条巨大无比的山脉,在这样的一条山脉上,有着一座座起伏不止的山峰,山峰翠绿,生机盎然。

    事实上,一条巨大的山脉,有着无数座的山峰,这不论是怎么样看,那再也是正常不过了。

    但是,到了神树岭,那就不正常了。因为这样一条巨大的山脉,竟然不是趴在大地上,而是插在大地上。

    可以想象一下,一条绵延上千里乃至是上万里的山脉,就这样一条巨大的山脉,它的一头插在大地上,另一头则是直指天穹,这是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

    而且,在神树岭这样的一个广袤浩瀚的大地上,像这样的山脉并不只有一条,而是一条条巨大的山脉插在大地之上,这些插在大地地之上直指天穹的山脉,它竟然还有一条条丫丫叉叉的小山脉。

    这样一看来,整个神树岭的这一条条的山脉,就像是一条条树枝一样。似乎,这样一条条插在大地上的山脉是一条条生长在一颗巨树之上的树枝!

    如此壮观、如此不可思议的景象,只怕也唯有在神树岭才有。如此壮观的景象,这让来过神树岭的修士都觉得不可思议。

    对于如此壮观的景象,千百万年以来都有人探索过,但是,都没能得出具体的答案。

    而且,关于神树岭这如此壮观的景象,也有过种种的说地,有说法认为,神树岭本身就是一棵巨大无比的大树倒在大地上而变化而成的,所以,才有了这样壮观神奇的景象。

    也有人不赞同这样的说法,有一种说法认为,在古老到不可追溯的时代。曾经发生过仙人与仙人之间的战争,在这样的战争之中,在那遥远天的天宇之中有仙人拔起了一条条巨大的山脉,把这样的一条条巨大山脉当作长矛,直掷向敌人。

    后来,这样一条条巨大的山脉插在了神树岭上,如此一来,就形成了神树岭如此壮观的景象。

    不管是哪一种说法,都无法得出正确的结论,也没有任何人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在天灵界,人人都说有三大种族,魅灵、树族、海妖!

    但,也有人说,在天灵界,有四大种族,那就是魅灵、树族、海妖还有树人!

    当然,也有人把这种说法给否认了,认为树人根本就不是生灵,它们是死物,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一族!

    树人,这是神树岭唯有的种族,也是唯一能在神树岭居住的种族!

    作为十二葬地,竟然有人居住,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当然,也很多人并不认同树人是一种生灵,更多的人认为树人只不过是一具死尸而己。

    在李七夜和叶小小所在的山峰,就在这座山峰的山脚下,有着这么样的一个小村庄,这个小村庄看起来不大,只有一百多人而己。

    就是这样的小村庄,看起来乃是青烟炊炊,鸡鸣狗吠,而作为村庄的村民,那也是日起而作,日落而息。

    就是这样的一个村庄,看起来是再正常不过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样的一个小小村庄,在天灵界处处都是。

    如果说,不看这个村庄居住的是树人的话,那么,这个村庄唯一与天灵界其他地方村庄不一样的就是只能从建筑角度上来区分了。

    在这样的一个村庄中,不论是屋舍还是其他的建筑,都有着一种粗糙的感觉,每一座屋舍都显出了它的实用性,很少有雕饰什么之类的。

    看着这样的建筑,就让人想到了传说中的先民,各种族生灵在很久远的时代也是这样过来的。

    似乎,眼前这些树人是生活在先民时代一样,它们还不懂艺术,还不懂美观,不懂欣赏,一切都从实用性出发!

    “树人,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种族呢?”看着下面的村庄,叶小小都不由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看了叶小小一眼,说道:“你来神止洲这么久,难道没见过树人的蜕变吗?”

    “树人的蜕变,是怎么样的蜕变?”叶小小不由奇怪地说道。

    “那就可惜了,树人的蜕变过程,那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过程。”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以后有机会,一定让你看一看树人蜕变的过程。”

    “怎么样的一个蜕变过程嘛,快说来听听。”叶小小不满意,瞪着李七夜说道。

    虽然叶小小她来神止洲时间不短了,不过,她更多的时间用在抢劫上去了,她是当强盗当上瘾了,很少来神树岭。

    “有机会就带你看看。”李七夜笑了笑,往山下走去。

    这把叶小小气得牙痒痒的,但是,又无可奈何,只好是跟着李七夜而去。

    然而,李七夜和叶小小刚下山峰没走多远,他们两个人就被人拦住了去路了。

    拦住他们去路的人乃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修士,这个修士一看就知道是一位魅灵族,和一般魅灵族不一样的是,这个修士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光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圣洁。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一见到李七夜和叶小小,这个魅灵立即拦住他们的去路,大喝道,态度十分的蛮横和踞傲。

    这个魅灵的态变顿时让叶小小脸色一沉,她乃是黄金屿的千金小姐,平日里谁敢对她大呼小叫。

    对于这位拦住去路的魅灵,李七夜不由露出浓浓的笑容,猎物送上门来了。

    了解李七夜的人,一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笑容,一定会不寒而栗。如果李七夜露出这样的笑容,那一定是有人要倒大霉了。

    可惜,这位魅灵却一点都不知道,他依然是态度蛮横,对李七夜和叶小小大喝道:“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个像怪物一样的树族,他有这么高大,有一双跟牛眼一样的眼睛!”说着,他比划着这个树族的模样。

第一百二十章 东海变数    之前林封瑾也只是觉得,付道士是个比较有用的手下而已,这厮的能力看起来似乎有限,并且也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因为只要实力够强,就算是走霉运的人,被各种各样的意外事情干扰,一样也是可以大杀四方。

    但是,必须要注意到,运气这玩意儿和时间一样,也是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不能影响的,付道士的存在或许不能让人好运连连,却至少可以保证不至于走霉运,发生功败垂成,令人扼腕叹息的小概率事件,这可以说就是足够了。

    因此现在才发现,他看起来居然也是个相当厉害的家伙,对自己的未来计划可以说是能够派得上相当大的用场!

    接下来也没什么好说的,人家付真人都是很知趣的知道自己最近霉运缠身,自我放逐在仓库睡觉或者说是顺带偷窥良家妇女洗澡。林封瑾和烛九阴却是十分不知趣的偏偏非要凑合上来分担霉运,那么好吧,也就不能怨天尤人,只能三人一道默默承受这厄运了。

    在经历了十天半个月走在路上被泼洗脚水,喝口凉水也塞牙,坐在树下被鸟粪砸等等待遇之后,付道士这块饱经风霜的“抹布”也总算是恢复了正常,连带林封瑾两人终于也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当中。

    这时候,烛九阴也是传授了付道士一段巫门法决,据说是能够明心见性的,结果付道士修炼了以后,果然真的就明心见性了——咳咳,表现出来的具体行为就是更加好吃懒做,好色好赌,猥琐**。

    不过唯一的利好消息就是:这厮终于肯面对自己是扫把星转世这个残酷的事实了,因此对自己扫把星真命确实领悟更深,施展起自己的星命之力更加不容易掉链子了。

    饶是如此,烛九阴烛神依然觉得不大靠谱,一个劲儿的就督促付道士勤加练习,十分上心,一时间比天底下最严厉的师傅还要过分,搞得付道士整天愁眉苦脸的,嘴巴里面都念的是诸如“安能摧腰折眉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之类的话…….

    为什么烛九阴会对训练付道士的事情如此积极上心呢?

    当然不是因为烛九阴最近良心发现,雷锋叔叔附体,而是因为最近根据各方面汇总的资料,烛九阴很可能会有一个千载难逢的被超度的机会,这个好机会一旦错过的话,那么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了。

    这个机会是什么?

    便是随着东海诸国慢慢开始的与中原进行接触,融合了之后,东海众邪神也开始试图将信仰四处传播。

    而南郑毫无疑问,本来就是受到东海众荼毒最厉害的区域,因此这样的教派入侵程度也是最深的,于是,便无可避免的与巫神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并且这种信仰上的冲突产生的矛盾,从形式上来说,就是水火不容,无法调和,因为信仰不比吃饭,中午咱吃了面条,晚上还能接着来两碗米饭,信仰了东海众邪神,几乎就不可能再信仰巫神了。

    就算是有双重信仰的人,但是这部分信徒能提供的愿力便是微乎其微,一百个也比不上任意一个狂信徒催发的愿力啊。

    而这件事和烛九阴有什么关系呢?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可以从中渔利吗?当然不是!

    东海诸邪神一旦与巫神全面开战,势必要倾巢而出,东海邪神的老巢是什么地方?便是无尽之海当中大漩涡下的极阴之地,烛九阴这辈子可以说是罪孽深重,哪怕是地藏转世的林封瑾要超度他,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

    因此,要做成这件事的话,那么就要在“天时,地利,人和”这三点上做到极致。

    在天时方面就不用说了,无论是大巫凶还是烛九阴,都能演吉凶,算祸福,卜算适合超度的时辰不要太简单,

    人和这方面也不用说,林封瑾既然答应了烛九阴,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最后,就是地利的选择,这就是重点了,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无一例外,几乎都是利用了地利!而无尽之海当中大漩涡下的极阴之地,可以说就是人间界天道运行最为薄弱的地方。

    林封瑾在这里对烛九阴进行超度,遭遇到的天罚天劫力度至少都能降低一个档次,因为天劫产生的劫雷要想透入那数千万吨海水当中,已经都是极不容易了,何况还要穿透大漩涡当中东海诸神布置下来的阵法,最后还要过林封瑾预先布置好的各种防护这关?

    所以,对于烛九阴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个莫大的机缘,如此机缘,他当然不能放过了。

    ***

    三个月之后,

    林封瑾已经早已重新回到了吴作城当中,

    他每日除了处理政务之外,便是修炼圣器奈非天,同时,一条一条的指令从他的书案茶几上发了出去。

    有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时整个吴作城就仿佛是一张庞大无比的蛛网的核心,林封瑾发出来的这些指令迅速的被变成了实际上的行为,草原上面的局势开始暗流涌动,有不少已经开始完全依赖三里部商队的部族开始磨砺马刀,听从调遣

    夤夜,星光灿烂,林封瑾拿着一封密信正若有所思。

    这密信下面的落款是十一天之前的,现在吴作城和东夏之间的来往日益密切,这封密信实际上已经是送到了林封瑾手中七天了。

    密信是崔王女亲手写的,内容也不多,寥寥三个字,可以说十分简单潦草:

    王病重。

    林封瑾却是从这三个字当中读出来了许多信息,当时他就通过自己的渠道,多方面的收集到了大量的情报资料,从这些情报资料当中可以得出结论,那便是东夏国君这一次的病重确确实实已经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只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君就变得十分的暴躁,多疑,甚至疑神疑鬼,风声鹤唳,无时不刻都觉得似乎有人要害他。

    加上随时都有想要以小博大的野心家存在,这时候又连同后宫的一名嫔妃作假,声称自己有孕在身,并且请了好几名神棍,都信誓旦旦说其肚子里面是龙种皇子,还是“贵不可言”。

    在这种情况下,国君崔疆便是完全鬼迷心窍,变本加厉想要推自己的“亲生儿子”上位了,甚至对一些重臣试探性的提起来了废太子的话题。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稍有理性的臣子都知道这事情的成事几率不高,其余的外在因素比如崔王女等等都不谈,单是两个候选人只要对比一下就已经是崔忆林以绝对优势胜出了——至少这小子已经是成功活到了四岁,已经可以通读论语,甚至都可以策马奔驰。

    而另外的那个小孩呢?首先能好好的生出来就已经要冒很大的风险,接下来必然要过滴血认亲,册封金册这关,而接下来一岁以下的小孩的夭折几率是接近三成……

    倘若是别的事情就算了,可这是牵扯到了皇位夺嫡的浑水里面去,赢的利润固然丰厚,可是输家的押注上去的筹码,则搞不好是全家上下的身家性命啊。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一丝的胜率,也是要被再三考量权衡的,何况二者之间的差距完全是天渊之别?

    因此,凡是被国君崔疆试探过的重臣,几乎都在第一时间就派人去了王女的府上,将国君的话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说来,可以说端的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漏掉…….

    在这样的情况下,病重的国君崔疆很快就发觉自己陷入了众叛亲离的尴尬境地,可是在这时候,他居然觉得自己还可以翻盘,那便是杀掉自己的姐姐崔王女。

    崔疆毕竟是国君,手中还是有死士亲信的,因此顿时东夏的局势就越发紧张了起来。最要命的是,都在这时候了,崔疆都完全不顾亲情了,可是崔王女却是还顾及着兄妹之情,想着自己的弟弟已经是快要病死了,都现在了何必闹得姐弟反目,最后在史书上落下一笔“弑君”的恶名呢?何况日后到了九泉之下,也是没有脸面去见自己的父母啊。

    因此,崔王女有了这样的顾忌,反而搞得她没有办法痛下杀手,十分被动,王党的气焰因此而更加嚣张疯狂,局势也是日益恶化。

    ***

    “也是差不多时间了吧?”林封瑾此时沉吟道。

    他在了解到了崔王女当前的尴尬状况之后,自然就觉得这件事情自己当然是要义不容辞了,女人在这方面,毕竟要心慈手软一些,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那就是自己的儿子呢。

    很显然,一旦国君崔疆多次失手,很可能也会直接采取釜底抽薪的策略,直接对崔忆林下手,两个候选人变成一个,朝臣们想要不站队也是不可能了。

    所以,林封瑾就很干脆的“帮”崔王女做了决断,当然,也只有他来做这个恶人,才不怕被崔王女事后算账搞些什么为弟弟复仇的幺蛾子出来。

    忽然,林封瑾有所感应,望向了天空,只见到紫薇星光闪耀了一下,随即便是暗淡了一些,紧接着计都星则是朝着中天之上的帝座位置挪动了三分。

    “看起来是得手了呢。”林封瑾微微的点了点头,他布设下来的棋子看起来成功的发挥了作用,此时的星空异像,便分明是有国君驾崩。

    紧接着,林封瑾又感觉到了从地脉当中,冲出来了大量浩浩荡荡的龙气,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体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