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之前林封瑾也只是觉得,付道士是个比较有用的手下而已,这厮的能力看起来似乎有限,并且也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因为只要实力够强,就算是走霉运的人,被各种各样的意外事情干扰,一样也是可以大杀四方。

    但是,必须要注意到,运气这玩意儿和时间一样,也是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不能影响的,付道士的存在或许不能让人好运连连,却至少可以保证不至于走霉运,发生功败垂成,令人扼腕叹息的小概率事件,这可以说就是足够了。

    因此现在才发现,他看起来居然也是个相当厉害的家伙,对自己的未来计划可以说是能够派得上相当大的用场!

    接下来也没什么好说的,人家付真人都是很知趣的知道自己最近霉运缠身,自我放逐在仓库睡觉或者说是顺带偷窥良家妇女洗澡。林封瑾和烛九阴却是十分不知趣的偏偏非要凑合上来分担霉运,那么好吧,也就不能怨天尤人,只能三人一道默默承受这厄运了。

    在经历了十天半个月走在路上被泼洗脚水,喝口凉水也塞牙,坐在树下被鸟粪砸等等待遇之后,付道士这块饱经风霜的“抹布”也总算是恢复了正常,连带林封瑾两人终于也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当中。

    这时候,烛九阴也是传授了付道士一段巫门法决,据说是能够明心见性的,结果付道士修炼了以后,果然真的就明心见性了——咳咳,表现出来的具体行为就是更加好吃懒做,好色好赌,猥琐**。

    不过唯一的利好消息就是:这厮终于肯面对自己是扫把星转世这个残酷的事实了,因此对自己扫把星真命确实领悟更深,施展起自己的星命之力更加不容易掉链子了。

    饶是如此,烛九阴烛神依然觉得不大靠谱,一个劲儿的就督促付道士勤加练习,十分上心,一时间比天底下最严厉的师傅还要过分,搞得付道士整天愁眉苦脸的,嘴巴里面都念的是诸如“安能摧腰折眉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之类的话…….

    为什么烛九阴会对训练付道士的事情如此积极上心呢?

    当然不是因为烛九阴最近良心发现,雷锋叔叔附体,而是因为最近根据各方面汇总的资料,烛九阴很可能会有一个千载难逢的被超度的机会,这个好机会一旦错过的话,那么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了。

    这个机会是什么?

    便是随着东海诸国慢慢开始的与中原进行接触,融合了之后,东海众邪神也开始试图将信仰四处传播。

    而南郑毫无疑问,本来就是受到东海众荼毒最厉害的区域,因此这样的教派入侵程度也是最深的,于是,便无可避免的与巫神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并且这种信仰上的冲突产生的矛盾,从形式上来说,就是水火不容,无法调和,因为信仰不比吃饭,中午咱吃了面条,晚上还能接着来两碗米饭,信仰了东海众邪神,几乎就不可能再信仰巫神了。

    就算是有双重信仰的人,但是这部分信徒能提供的愿力便是微乎其微,一百个也比不上任意一个狂信徒催发的愿力啊。

    而这件事和烛九阴有什么关系呢?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可以从中渔利吗?当然不是!

    东海诸邪神一旦与巫神全面开战,势必要倾巢而出,东海邪神的老巢是什么地方?便是无尽之海当中大漩涡下的极阴之地,烛九阴这辈子可以说是罪孽深重,哪怕是地藏转世的林封瑾要超度他,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

    因此,要做成这件事的话,那么就要在“天时,地利,人和”这三点上做到极致。

    在天时方面就不用说了,无论是大巫凶还是烛九阴,都能演吉凶,算祸福,卜算适合超度的时辰不要太简单,

    人和这方面也不用说,林封瑾既然答应了烛九阴,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最后,就是地利的选择,这就是重点了,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无一例外,几乎都是利用了地利!而无尽之海当中大漩涡下的极阴之地,可以说就是人间界天道运行最为薄弱的地方。

    林封瑾在这里对烛九阴进行超度,遭遇到的天罚天劫力度至少都能降低一个档次,因为天劫产生的劫雷要想透入那数千万吨海水当中,已经都是极不容易了,何况还要穿透大漩涡当中东海诸神布置下来的阵法,最后还要过林封瑾预先布置好的各种防护这关?

    所以,对于烛九阴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个莫大的机缘,如此机缘,他当然不能放过了。

    ***

    三个月之后,

    林封瑾已经早已重新回到了吴作城当中,

    他每日除了处理政务之外,便是修炼圣器奈非天,同时,一条一条的指令从他的书案茶几上发了出去。

    有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时整个吴作城就仿佛是一张庞大无比的蛛网的核心,林封瑾发出来的这些指令迅速的被变成了实际上的行为,草原上面的局势开始暗流涌动,有不少已经开始完全依赖三里部商队的部族开始磨砺马刀,听从调遣

    夤夜,星光灿烂,林封瑾拿着一封密信正若有所思。

    这密信下面的落款是十一天之前的,现在吴作城和东夏之间的来往日益密切,这封密信实际上已经是送到了林封瑾手中七天了。

    密信是崔王女亲手写的,内容也不多,寥寥三个字,可以说十分简单潦草:

    王病重。

    林封瑾却是从这三个字当中读出来了许多信息,当时他就通过自己的渠道,多方面的收集到了大量的情报资料,从这些情报资料当中可以得出结论,那便是东夏国君这一次的病重确确实实已经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只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君就变得十分的暴躁,多疑,甚至疑神疑鬼,风声鹤唳,无时不刻都觉得似乎有人要害他。

    加上随时都有想要以小博大的野心家存在,这时候又连同后宫的一名嫔妃作假,声称自己有孕在身,并且请了好几名神棍,都信誓旦旦说其肚子里面是龙种皇子,还是“贵不可言”。

    在这种情况下,国君崔疆便是完全鬼迷心窍,变本加厉想要推自己的“亲生儿子”上位了,甚至对一些重臣试探性的提起来了废太子的话题。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稍有理性的臣子都知道这事情的成事几率不高,其余的外在因素比如崔王女等等都不谈,单是两个候选人只要对比一下就已经是崔忆林以绝对优势胜出了——至少这小子已经是成功活到了四岁,已经可以通读论语,甚至都可以策马奔驰。

    而另外的那个小孩呢?首先能好好的生出来就已经要冒很大的风险,接下来必然要过滴血认亲,册封金册这关,而接下来一岁以下的小孩的夭折几率是接近三成……

    倘若是别的事情就算了,可这是牵扯到了皇位夺嫡的浑水里面去,赢的利润固然丰厚,可是输家的押注上去的筹码,则搞不好是全家上下的身家性命啊。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一丝的胜率,也是要被再三考量权衡的,何况二者之间的差距完全是天渊之别?

    因此,凡是被国君崔疆试探过的重臣,几乎都在第一时间就派人去了王女的府上,将国君的话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说来,可以说端的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漏掉…….

    在这样的情况下,病重的国君崔疆很快就发觉自己陷入了众叛亲离的尴尬境地,可是在这时候,他居然觉得自己还可以翻盘,那便是杀掉自己的姐姐崔王女。

    崔疆毕竟是国君,手中还是有死士亲信的,因此顿时东夏的局势就越发紧张了起来。最要命的是,都在这时候了,崔疆都完全不顾亲情了,可是崔王女却是还顾及着兄妹之情,想着自己的弟弟已经是快要病死了,都现在了何必闹得姐弟反目,最后在史书上落下一笔“弑君”的恶名呢?何况日后到了九泉之下,也是没有脸面去见自己的父母啊。

    因此,崔王女有了这样的顾忌,反而搞得她没有办法痛下杀手,十分被动,王党的气焰因此而更加嚣张疯狂,局势也是日益恶化。

    ***

    “也是差不多时间了吧?”林封瑾此时沉吟道。

    他在了解到了崔王女当前的尴尬状况之后,自然就觉得这件事情自己当然是要义不容辞了,女人在这方面,毕竟要心慈手软一些,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那就是自己的儿子呢。

    很显然,一旦国君崔疆多次失手,很可能也会直接采取釜底抽薪的策略,直接对崔忆林下手,两个候选人变成一个,朝臣们想要不站队也是不可能了。

    所以,林封瑾就很干脆的“帮”崔王女做了决断,当然,也只有他来做这个恶人,才不怕被崔王女事后算账搞些什么为弟弟复仇的幺蛾子出来。

    忽然,林封瑾有所感应,望向了天空,只见到紫薇星光闪耀了一下,随即便是暗淡了一些,紧接着计都星则是朝着中天之上的帝座位置挪动了三分。

    “看起来是得手了呢。”林封瑾微微的点了点头,他布设下来的棋子看起来成功的发挥了作用,此时的星空异像,便分明是有国君驾崩。

    紧接着,林封瑾又感觉到了从地脉当中,冲出来了大量浩浩荡荡的龙气,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体上…….

第1409章小辣椒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李七夜的话,叶小小一叉小蛮腰,凶巴巴地说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轨的图谋?”

    “不轨的图谋?”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不知道是谁哭着要嫁给我呢,你都说了,我是你的夫君。既然我是你的丈夫,你觉得我对你的图谋会是不轨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呸、呸、呸……”叶小小不屑地说道:“你少在那里做白日梦了,谁要嫁给你了?切,我才不稀罕你这样的男人呢。哼,本小姐只不过是气气卓剑诗她们而己,哼,跟我抢男人,门都没有。”

    这小丫头虽然年纪小,但是,性子可是火辣辣的,敢说敢做,无法无天。

    “还好,还好,幸好你不嫁给我。”李七夜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拍了拍胸膛,笑着说道:“幸好你不嫁给我,如果你哭着要嫁给我,那我就真的惨了。唉,你这样的一个小丫头,说身材没身材,说温柔更没有温柔,至于女人味,那就更加没有了。若是我娶了一个这么没嚼头的女孩子回去,那我下半辈子既不是很凄惨。”

    说着,李七夜是故意在叶小小身上扫量了一番,然后啧啧有声,好像是把叶小小的身材贬得一文不值一样。

    叶小小明知道李七夜是故意的,但是,她那火辣辣的性子让她又焉能咽下这口气呢,她一冲到李七夜的面前,挺起那略见沟壑的酥胸,怒视李七夜。

    “你说,你说,我哪里不好了?呸,本姑娘乃是碧洋海的第一美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叶小小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戳李七夜的胸膛,小辣椒的模样是让人一览无余。

    事实上,叶小小也的确是长得很漂亮,虽然碧洋海第一美女这样的说法过于夸张,但,她长大了,也的确是一个大美女。

    现在的叶小小,本就是长得十分的漂亮,一双秀目水灵通透,小瑶鼻更是难于挑剔,十三四岁的她,酥胸已见沟壑,峰影隐隐欲现,不论是从哪一个角度来看,她都是一个大美女,长大以后,就算不是碧洋海的第一美女,只怕也是倾国倾城。

    李七夜只不过是有意损叶小小而己。

    “我这个人,喜欢胸大的女孩子,当然,性格温柔,那就更好了。”对于叶小小的发飙,李七夜也不在乎,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

    “死变态,大色狼!看本姑娘怎么收搭你,为民除害!”听到李七夜的话,叶小小顿时发飙,小小的脸儿红通通的,一时之间,她对李七夜是拳打脚踢,她就是最不喜欢说她胸小了,所以,她都不由用力地挺起自己的酥胸。

    “好了,小丫头,跟你开个玩笑而己。”李七夜笑制止住了发飙的叶小小,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叶小小一副看李七夜不爽的模样,狠狠地白了李七夜一眼。

    “那就算了,我也不想听。”李七夜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你不想听,本小姐就偏要说。”叶小小有心与李七夜作对,说道:“本小姐本来打算启程去龙妖海的,一想,龙妖海一群海怪,没有什么好玩的,就来神止洲走走。我发现,神止洲有很多好玩的事情。”

    “不会是迷路了吧,跑错地方了。”李七夜捉狭地笑着说道。

    “呸,呸,呸,你才迷路了呢,你才跑错地方了。”叶小小顿时粉脸儿通风,恼声地说道。

    这还真的被李七夜一口说中了,叶小小听说骨海十分热闹,本来是想跑去骨海玩的,没有想到,把道门的坐标弄错了,直接被传送到了神止洲。

    走错了地方,叶小小也无所谓了,索性在神止洲乱逛起来,而且还做起了拦路抢劫的勾当,被她抢了不少修士,特别是古灵洲的弟子,更是被她抢劫了不少。

    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知道这丫头玩心重,走错地方也无所谓,竟然是瞎逛起来。不过,对于李七夜来说这也好,叶小小来了,那就省了他更多的功夫了。

    “喂,你怎么跑到神止洲来了?”叶小小瞅着李七夜说道:“你不是在龙妖海耍威风吗?哟,听说你是整天美女相伴的,怎么突然间舍得跑到这鸟不生蛋的神止洲来了?”

    “怎么,吃醋了?”李七夜悠闲地看了叶小小一眼,笑着说道。

    “呸、呸、呸……”叶小小不屑地说道:“自大王,不要整天这么自恋好不好,鬼才要吃你的醋呢。”

    李七夜莞尔一笑,对于叶小小这火辣辣的性子他都已经习惯了。

    “喂,快说,你来神止洲干什么?不是神止洲又有什么宝物出世了吗?”叶小小瞅着李七夜说道:“听说骨海有宝物出世,你弄到了几件了?”

    事实上,在此之前,叶小小很想去骨海凑热闹的,只不过,没有想到竟然跑错地方了,她只好是将错就错了。

    “首先,我不叫喂。”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第二,神止洲有没有宝物出世,我倒不清楚。”

    “哼,你不叫喂,那叫什么?”叶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

    “我不介意你叫我一声夫君什么的,我这个人,一向都有伟大的情操,给人占点便宜什么的,我还是能接受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李七夜笑了起来。

    “呸,呸,呸,你要脸不。”叶小小踩了李七夜一脚,然后,她秀目一转,娇笑地说道:“以后我不叫你喂也行,那我就叫你自大王吧,只要你这样自恋的人才会天天耍威风。”

    李七夜笑了笑,事实上,他并不在乎叶小小叫他什么,只不过她是逗一逗这个丫头而己。

    “神止洲好玩不?”李七夜随意地笑了笑,看着远处说道。

    “当然好玩,在这神止洲有着太多有趣的事情了。”叶小小眨了眨眼睛,有着小小的兴奋和神秘,说道:“幸好我没去骨海,不然,那就错过太多有趣的事情了。”

    “因为你没有受到压制,所以会觉得特别好玩。”李七夜看了看有着小小的兴奋和神秘的叶小小一眼,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李七夜这样一说,叶小小不由大吃一惊,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

    “你发现自己的道行不受压制,所以,你觉得特别有趣,就做起拦路抢劫的土匪来,你觉得,在这神止洲,就算是神皇来了,你也能灭得了他。”李七夜笑了起来,看着吃惊的叶小小,捉狭地说道:“做山大王的感觉如何?”

    “你不会是偷偷跟在我身后吧,偷看我做事情。”叶小小上下瞅了李七夜一番,十分怀疑地说道。

    事实上,刚来神止洲的时候,叶小小十分奇怪,因为大家都说,外人来到神止洲,会被压制,但是,她一点都不受影响,不止是不受影响,她甚至是能召唤以前所不能召唤的神树,十分的神奇,十分的强大!

    发现了这样的一个秘密之后,叶小小十分兴奋,她留了下来,在这里当起了强盗。因为她觉得在这神止洲,没有谁人能比她更强大了。

    就算是神王到来,她也一样能把对方活捉,然后把他一抢而空。就这样,这个火辣辣的小丫头做强盗做上瘾了,甚至连古灵渊的弟子她都照抢不误。

    “小丫头,你想得太多了,我用得着偷看你吗?”李七夜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笑着说道:“这样的小事情,我弹指一算就知道。”

    “什么弹指一算。”叶小小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无非是跟我的血统有关,你一定知道我的血统,你想得通透,所以就知道这里面的秘密了。”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看着眼前的小丫头,他就算是没有回答,在心里面也是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与叶小小的血统有关,而且这血统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说,我的血统是什么血统!”叶小小盯着李七夜,颇为凶巴巴地说道。

    事实上,叶小小的血统一直都是一个谜,他们黄金屿作为两大树祖的传承,可以说是对于自己树族是十分了解了,但,对于叶小小的血统,那怕是黄金屿中见识广博的老祖都一直搞不明白。

    “想知道吗?”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想知道,那也不难,跟着我,乖乖听话,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呸,你这是想骗我是吧,我才不上你的当。”叶小小冷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

    “如果你这样认为,那我也没办法。”李七夜摊了摊手,说道:“如是你相信我的话,到时候,我可以带你去神树岭的一个秘密地方,到时候,你或者能完全知道自己血统的奥妙。”

    “真的假的?”叶小小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是将信将疑。

    “我有必要骗你吗?”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如果我真的要骗你的话,我早在黄金屿的时候就把你收入帐中了,你父亲还是蛮乐意把你嫁给我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