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李七夜的话,叶小小一叉小蛮腰,凶巴巴地说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轨的图谋?”

    “不轨的图谋?”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不知道是谁哭着要嫁给我呢,你都说了,我是你的夫君。既然我是你的丈夫,你觉得我对你的图谋会是不轨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呸、呸、呸……”叶小小不屑地说道:“你少在那里做白日梦了,谁要嫁给你了?切,我才不稀罕你这样的男人呢。哼,本小姐只不过是气气卓剑诗她们而己,哼,跟我抢男人,门都没有。”

    这小丫头虽然年纪小,但是,性子可是火辣辣的,敢说敢做,无法无天。

    “还好,还好,幸好你不嫁给我。”李七夜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拍了拍胸膛,笑着说道:“幸好你不嫁给我,如果你哭着要嫁给我,那我就真的惨了。唉,你这样的一个小丫头,说身材没身材,说温柔更没有温柔,至于女人味,那就更加没有了。若是我娶了一个这么没嚼头的女孩子回去,那我下半辈子既不是很凄惨。”

    说着,李七夜是故意在叶小小身上扫量了一番,然后啧啧有声,好像是把叶小小的身材贬得一文不值一样。

    叶小小明知道李七夜是故意的,但是,她那火辣辣的性子让她又焉能咽下这口气呢,她一冲到李七夜的面前,挺起那略见沟壑的酥胸,怒视李七夜。

    “你说,你说,我哪里不好了?呸,本姑娘乃是碧洋海的第一美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叶小小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戳李七夜的胸膛,小辣椒的模样是让人一览无余。

    事实上,叶小小也的确是长得很漂亮,虽然碧洋海第一美女这样的说法过于夸张,但,她长大了,也的确是一个大美女。

    现在的叶小小,本就是长得十分的漂亮,一双秀目水灵通透,小瑶鼻更是难于挑剔,十三四岁的她,酥胸已见沟壑,峰影隐隐欲现,不论是从哪一个角度来看,她都是一个大美女,长大以后,就算不是碧洋海的第一美女,只怕也是倾国倾城。

    李七夜只不过是有意损叶小小而己。

    “我这个人,喜欢胸大的女孩子,当然,性格温柔,那就更好了。”对于叶小小的发飙,李七夜也不在乎,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

    “死变态,大色狼!看本姑娘怎么收搭你,为民除害!”听到李七夜的话,叶小小顿时发飙,小小的脸儿红通通的,一时之间,她对李七夜是拳打脚踢,她就是最不喜欢说她胸小了,所以,她都不由用力地挺起自己的酥胸。

    “好了,小丫头,跟你开个玩笑而己。”李七夜笑制止住了发飙的叶小小,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叶小小一副看李七夜不爽的模样,狠狠地白了李七夜一眼。

    “那就算了,我也不想听。”李七夜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你不想听,本小姐就偏要说。”叶小小有心与李七夜作对,说道:“本小姐本来打算启程去龙妖海的,一想,龙妖海一群海怪,没有什么好玩的,就来神止洲走走。我发现,神止洲有很多好玩的事情。”

    “不会是迷路了吧,跑错地方了。”李七夜捉狭地笑着说道。

    “呸,呸,呸,你才迷路了呢,你才跑错地方了。”叶小小顿时粉脸儿通风,恼声地说道。

    这还真的被李七夜一口说中了,叶小小听说骨海十分热闹,本来是想跑去骨海玩的,没有想到,把道门的坐标弄错了,直接被传送到了神止洲。

    走错了地方,叶小小也无所谓了,索性在神止洲乱逛起来,而且还做起了拦路抢劫的勾当,被她抢了不少修士,特别是古灵洲的弟子,更是被她抢劫了不少。

    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知道这丫头玩心重,走错地方也无所谓,竟然是瞎逛起来。不过,对于李七夜来说这也好,叶小小来了,那就省了他更多的功夫了。

    “喂,你怎么跑到神止洲来了?”叶小小瞅着李七夜说道:“你不是在龙妖海耍威风吗?哟,听说你是整天美女相伴的,怎么突然间舍得跑到这鸟不生蛋的神止洲来了?”

    “怎么,吃醋了?”李七夜悠闲地看了叶小小一眼,笑着说道。

    “呸、呸、呸……”叶小小不屑地说道:“自大王,不要整天这么自恋好不好,鬼才要吃你的醋呢。”

    李七夜莞尔一笑,对于叶小小这火辣辣的性子他都已经习惯了。

    “喂,快说,你来神止洲干什么?不是神止洲又有什么宝物出世了吗?”叶小小瞅着李七夜说道:“听说骨海有宝物出世,你弄到了几件了?”

    事实上,在此之前,叶小小很想去骨海凑热闹的,只不过,没有想到竟然跑错地方了,她只好是将错就错了。

    “首先,我不叫喂。”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第二,神止洲有没有宝物出世,我倒不清楚。”

    “哼,你不叫喂,那叫什么?”叶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

    “我不介意你叫我一声夫君什么的,我这个人,一向都有伟大的情操,给人占点便宜什么的,我还是能接受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李七夜笑了起来。

    “呸,呸,呸,你要脸不。”叶小小踩了李七夜一脚,然后,她秀目一转,娇笑地说道:“以后我不叫你喂也行,那我就叫你自大王吧,只要你这样自恋的人才会天天耍威风。”

    李七夜笑了笑,事实上,他并不在乎叶小小叫他什么,只不过她是逗一逗这个丫头而己。

    “神止洲好玩不?”李七夜随意地笑了笑,看着远处说道。

    “当然好玩,在这神止洲有着太多有趣的事情了。”叶小小眨了眨眼睛,有着小小的兴奋和神秘,说道:“幸好我没去骨海,不然,那就错过太多有趣的事情了。”

    “因为你没有受到压制,所以会觉得特别好玩。”李七夜看了看有着小小的兴奋和神秘的叶小小一眼,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李七夜这样一说,叶小小不由大吃一惊,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

    “你发现自己的道行不受压制,所以,你觉得特别有趣,就做起拦路抢劫的土匪来,你觉得,在这神止洲,就算是神皇来了,你也能灭得了他。”李七夜笑了起来,看着吃惊的叶小小,捉狭地说道:“做山大王的感觉如何?”

    “你不会是偷偷跟在我身后吧,偷看我做事情。”叶小小上下瞅了李七夜一番,十分怀疑地说道。

    事实上,刚来神止洲的时候,叶小小十分奇怪,因为大家都说,外人来到神止洲,会被压制,但是,她一点都不受影响,不止是不受影响,她甚至是能召唤以前所不能召唤的神树,十分的神奇,十分的强大!

    发现了这样的一个秘密之后,叶小小十分兴奋,她留了下来,在这里当起了强盗。因为她觉得在这神止洲,没有谁人能比她更强大了。

    就算是神王到来,她也一样能把对方活捉,然后把他一抢而空。就这样,这个火辣辣的小丫头做强盗做上瘾了,甚至连古灵渊的弟子她都照抢不误。

    “小丫头,你想得太多了,我用得着偷看你吗?”李七夜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笑着说道:“这样的小事情,我弹指一算就知道。”

    “什么弹指一算。”叶小小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无非是跟我的血统有关,你一定知道我的血统,你想得通透,所以就知道这里面的秘密了。”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看着眼前的小丫头,他就算是没有回答,在心里面也是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与叶小小的血统有关,而且这血统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说,我的血统是什么血统!”叶小小盯着李七夜,颇为凶巴巴地说道。

    事实上,叶小小的血统一直都是一个谜,他们黄金屿作为两大树祖的传承,可以说是对于自己树族是十分了解了,但,对于叶小小的血统,那怕是黄金屿中见识广博的老祖都一直搞不明白。

    “想知道吗?”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想知道,那也不难,跟着我,乖乖听话,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呸,你这是想骗我是吧,我才不上你的当。”叶小小冷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

    “如果你这样认为,那我也没办法。”李七夜摊了摊手,说道:“如是你相信我的话,到时候,我可以带你去神树岭的一个秘密地方,到时候,你或者能完全知道自己血统的奥妙。”

    “真的假的?”叶小小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是将信将疑。

    “我有必要骗你吗?”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如果我真的要骗你的话,我早在黄金屿的时候就把你收入帐中了,你父亲还是蛮乐意把你嫁给我的。”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付真人的来头    不消多说什么,林封瑾自然就取了几坛好酒出来,付道卝士本来就是酒卝色财气样样喜欢,何况还是来喝这样不要钱的好酒?

    立即就冲了上去,嘴巴都要笑烂了,喝酒若饮水那样往肚子里面倒……没过多久就醉倒在地,重新回到了鼾声如雷的状态,同时双手双脚还死死的搂住了一大坛子酒不肯松手,嘴角带着一抹猥琐警卝惕的笑意,唯恐是被人给偷走了去似的。

    这时候,烛九阴便是现身了出来,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付道卝士一番,然后便是伸手出来,想要点在了付道卝士的印堂上卝面,没想到烛九阴的手刚刚伸出来,还没有触卝碰到付道卝士的肌肤的时候,立即就大皱眉头,猛然就缩回了手来。

    看烛九阴的模样,竟赫然像是普通人即将碰到了毒蛇或者是蝎子的感觉那样,居然从中可以读出来了一丝畏卝缩的感觉!

    林封瑾顿时也是十分好奇:烛九阴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有害怕的时候?烛九阴大概也是感觉到了之前的举动有些失掉他高人的身份,顿时就有些恼卝羞卝成卝怒的道:

    “老夫可不是怕,只是这家伙的命格十分特殊,但凡是了解的人可都不敢招惹,就像是你走在路上遇到一团狗屎也不会一脚踩上去是吧?那就根本不是怕不怕的问题。”

    听到了烛九阴这么说,林封瑾此时的见识也是卝非比寻常,脑子里面顿时便是灵光一闪,联想到了一个可能,忍不住道:

    “莫非?莫非这厮乃是……扫帚星?”

    烛九阴没好气的道:

    “没错,而且还是真命铁帚!”

    林封瑾也只是知道,命格当中确确实实是有扫帚星这命格,具体的情况却真不是很清楚,忍不住道:

    “扫帚星不是会让周围的人和自己都变得十分倒霉吗?可是我认识了老付以后,也是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的啊?”

    烛九阴呸了一口嘿然道:

    “你个毛头小子知道什么?你说的那只是普通的命犯铁帚的扫帚星而已!哪怕是这样,严格的说起来。也是有内铁帚和外铁帚的区别!”

    “内铁帚是将霉运往家里面扫,就是你说的不仅仅自己倒霉,也连带着亲人倒霉的状况,但是。外铁帚则是可以将一些霉运往外扫了,这却是少见的可以旺主的!”

    此时这世卝上,估计也只有烛九阴能说地藏转卝世的林封瑾乃是“毛头小子”了,听烛九阴说得那个是振振有词的,林封瑾便试探道:

    “这么说起来的话。那么老付这厮是外铁帚了?”

    烛九阴嗤之以鼻的道:

    “这家伙可是罕见无比的真命铁帚!扫把星转卝世,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啊,这可比什么真命紫薇都要罕见百倍!”

    林封瑾听烛九阴这么一说,最初觉得相当的难以接受,不过转卝念一想就发觉,这真命紫薇可真不罕见,能够登基为帝的,那就都是紫薇真命!有多少皇卝帝,就有多少紫薇真命。

    相反的是,扫把星倒是经常出现在了人们的口头骂词当中。但是不仅不让身边人倒霉,反而能“旺夫”的扫把星,那就真的是闻所未闻了,何况还有什么真命铁帚。

    因此,听到了烛九阴这么一说,林封瑾忍不住好奇的道:

    “那么真命铁帚究竟有什么特殊的?”

    烛九阴卝道:

    “我对这个人都是一无所知,我怎么知道他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你得先告诉我这个人的一些详细的资料才行好吗?因为扫帚星真命命格也是因人而异的,就仿佛是不是每个皇卝帝都是英明神武,可以完全契合紫薇命格是一个道理啊。”

    “老夫刚才为什么连碰也不敢碰这厮?便是因为古书上有记载,说是扫帚星真命当中。有一种命格叫做厄运爆发,就是这个人的命卝数格外的顽强包容,平时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有任何扫帚星的模样,其实都是将这霉运一点一滴的储存了起来.”

    “偏偏这种人的命卝数又是格外的硬。爆发的时候往往都会直接传播到别人的身上,比如说人类史书当中记载的天煞孤星,还有妨主便都可能是这种命格的体现。”

    林封瑾想了想以后,便是将自己认识付道卝士以后的前因后果,种种事卝件都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烛九阴听了以后。立即就断然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家伙平时不学无术,偏偏又能屡次成功的帮你改卝造丹药方剂出来,结合到他的命格来说,那么很可能就是那种被称为是抹布类型的扫帚真命。”

    烛九阴知道自己说的东西估计也是有些过于匪夷所思,就连他都不是从什么书籍上看到的,而是从降卝临吞卝噬的一名妖命者的记忆里面读取来的,便耐心的解释道:

    “每个人的运势都是时刻在变化的,有高峰的时候,有低谷的时候,运气好的时候,身上的霉运就少,运气差的时候,身上的霉运就多。”

    “抹布是用来做什么的?便是用来抹掉灰尘脏污的,因此抹布类型的扫帚星真命,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持续不断的吸收周围的霉运!这就会导致什么后果?当然就是周围的人甚至连同他自己都是没有半点霉运的存在,起到了类似与走好运的效果。”

    “这就是这家伙为什么不学无术,却往往能够在学术方面有所建树的原因,因为他那段时间内可以吸走所有的霉运,所以自然非常容易取得突破.”

    “接下来这家伙为什么喜欢喝得烂醉如泥呢?便是因为那时候他能吸收的霉运已经到了极限,所以会在瞬间完全爆发出来,就像是一块特别脏的抹布,在这个时候,这家伙就会形成一个很恐卝怖的霉运之源,凡是靠近他的人都会遭受到严重的霉运缠身的……呃?”

    为什么忽然烛九阴说到了这里就忽然没办法说下去了?因为他忽然见到林封瑾转头过来,有些艰卝难的道:

    “烛神……前不久我接到了一个消息,说这边的作坊又开发出来了一件新品,咳咳,好像正是付道卝士主持开发成功的,然后,他现在又一个人喝醉了倒在了这个似乎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你说,是不是,这家伙正是处在那个,抹布特别脏的时候?”

    烛九阴正要回话,忽然脸色一变,直接就往外走,然后只听啪啦的一声,这屋子上卝面的椽子就断了,然后大量的瓦片和灰土都滑了下来,稀里哗啦的将他和林封瑾两人埋了个灰头土脸的,看起来可以说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简直就是两个泥人儿了。

    林封瑾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道:

    “好吧,我好像已经知道答卝案了,现在咱们这就是被传染上了是吧?马上有多远就走多远行吗?”

    烛九阴叹了口气道:

    “被人惹上了肺痨,是走远儿就能好的吗?这家伙身上的霉运一堆积起来,那可是卝非常惊人的,我们这时候已经被染上分摊了,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他喝醉了酒躺在那儿了。”

    林封瑾也只能苦笑,捂脸,运气这东西和时间一样,可以说是最为难以衡量的玩意儿,甚至时间还有一定的规律性,而运气这东西,则根本就是缥缈莫测,完全不可控……

    忽然之间,林封瑾心中就生出了一股明悟,那便是为什么烛九阴说付道卝士对自己而言格外重要了。

    因为现在看起来,付道卝士的能力也是十分宝贵的话,因为他能够令一个人的运气出现可控性!

    虽然实际上从一个长时间的阶段来说,被付道卝士影响的人的运气实际上是守恒的,并没有获得额外的运气,只是类似于赚卝钱那样,使得霉运出现短时间的空白期,甚至接下来还会出现霉运爆发的情况……

    但是,他的吸收霉运的能力,却可以使这段时间运气的负卝面效应完全被控卝制住啊!!

    ***

    (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