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长平古战场回来了以后,林封谨除了淬炼奈非天之外,一路上便很是关注这件事,有道是十步之内必有芳草,林封谨也没料到,自己的身边居然还隐匿着这样的人才。

    在旅店当中,大巫凶便是找来了一盆水,然后掏出了一张符箓喃喃的念诵着什么,在朝着上面加持着巫法,紧接着便是将这符箓在空中一晃,顿时就迎风燃烧了起来,等到这符箓化尽,上面的黑色纸灰便是一点点的洒落到了水盆当中,然后化成了一只带有黑斑水纹的水蛙,一下子就对准了外面跳跃了出去。

    大巫凶一见了之后,便马上跟着水蛙飞纵了出去,好在此时已经是天黑了,只要在行动上面注意一些,就不会引人注目,若是光天化日之下的话,非得惹来了大群人惊呼不可。

    这只巫法水蛙具有“慑空”的能力,就是说可以毫无凭依的悬浮在空中,它跳出了窗外以后,歪着头感应了一下外面的点点星光,然后便似有所得,对准了一个方向迅速蹦跶了开去。

    大巫凶一看之下顿时喜道:

    “有了!”

    说完便也是跟随着跳了出去。

    而大巫凶在空中行动的姿态十分的奇特,就仿佛是鱼儿在水中漂游似的,看起来很是悠然,行动速度却是一点儿也不慢,林封谨跟随在了后面飘然御风而行,身体就一如是在被风推动漂移,格外的轻捷。

    大概飘出了五六里之后,前方便是见到了有一大片建筑灯火通明的,打量一下周围的位置,却已经是到了东城根儿附近,这附近是什么地段呢?乃是属于邺都当中的贫民区,因此地价十分便宜,所以林苻氏的作坊就修建在这里。

    林封谨随着这只巫法水蛙迅速行去,然后便是见到了这东西停留在了林苻氏的作坊大门口,便是怎么也不肯动弹了。戳一戳也是呆呆的,仿佛跟丢了似的。大巫凶立即过去查看。然后惭愧的道:

    “对方似乎很善于隐匿自己的气息不过可以确认他乃是呆在了这地方不假,接下来恐怕就要请烛神出马了。”

    林封谨点了点头,然后道:

    “知道了。”

    他们在深夜大摇大摆的站在了林苻氏作坊门口商量,当然里面的护卫什么的就迅速的赶了过来,不过林封谨马上就拿出来了自己的信物,丢到了护卫队长手里面,让他拿给大掌柜看。

    隔了一会儿。这护卫队长立即就带着大掌柜跑了过来,看得出来大掌柜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跑过来的时候比较急,还在喘着气抹着热汗,一副惊异不定的样子,不过这也确确实实乃是人之常情,换成是谁,忽然收到消息说是大波ss大驾光临,夤夜来访。心里面肯定是要犯嘀咕的。

    偏偏这大掌柜估计也是有点手脚不干净,此时一看到了林封谨,顿时都觉得被抽筋了似的。双脚一软几乎都要跪下来,颤声道:

    “公。公子,大驾光临,真的是有失远迎啊!”

    不过林封谨很快就给了他一个定心丸子,笑了笑道:

    “你不要多心,我只是顺带经过来看看而已,你们忙你的,有事情我自然会说话。”

    这大掌柜的心中顿时就是一松,但这时候又哪里敢真的去忙自己的?虽然刚刚纳的第四房小妾还光着屁股在床上等着,但现在就算是叫他去上。也是早就软得像条泥鳅了,急忙赔笑说不妨事不妨事。

    林封谨也就由他陪着。反正大巫凶和烛九阴沟通自有方式,外人也是听不见的,一干人便是在大巫凶的带领下东逛逛,西看看,搞得陪同的大掌柜也是一头雾水,按理说过来查账吧,也应该是第一时间直奔账房才对,若是过来监工吧,也是应该去厂房或者库房才对此时这带路的方向,分明是茅房,半路上怎么又一转改往后面的生活区去了?

    不过,这一处作坊里面的所有人,严格的说起来卖身契都在林封谨的手里面,根本就是仿佛货物一般的存在,打死了也只是罚银而已这大掌柜也是屁股不干净,从中上手捞了几百千把两银子,说实话,就现在林苻氏的规模,他只捞了这么点也真不算什么,但是捞了钱就是捞了钱,就像是偷一根针也是做贼一样,此时大掌柜也是只求不找自己的麻烦,至于林封谨要做什么他哪里敢多嘴半句?

    最后,大巫凶忽然停在了一处库房的前面,回头看了林封谨一眼道:

    “应该就是这里。”

    林封谨点点头,然后对着大掌柜道:

    “谁在这里面?”

    大掌柜愕然道:

    “这里应该是放原料的地方,没有人住啊?”

    林封谨走过去一看,发觉门上的锁都是一层薄薄的灰了,拿手指头捏住以后,轻轻一拧,立即就听到了一声脆响,然后便将锁给打开了,结果这仓库门一打开之后,立即就是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随着旁人的进入,立即就发觉了旁边堆着五六个空的酒坛子,东倒西歪的放在了这里。

    而在库房的旁边,则是有一个稻草堆,这稻草堆却是预先备下,用来填塞在盛装林苻氏产品盒子的空隙处,避免运输时候碰撞损坏的。此时就见到稻草堆里面伸出了两只脚来,朝天的形成了一个奇特的“y”字,稻草堆里面发出了一阵阵的呼噜声,可以说仿佛若打雷似的。

    林封谨还没有说话,大掌柜已经是“咦”了一声,然后立即就奔了上前去,带着委屈的大声道:

    “付真人啊,原来您老人家居然躲在了这里,昨天醉红楼还找上门来让我们结花酒的酒钱呢。”

    大概是听到了“花酒”这两个关键字,稻草堆顿时摇晃了一下,然后一个邋遢道士便是揉着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打了个酒嗝,模模糊糊的道:

    “什么?什么?花,花,花酒?老周你要请我喝花酒吗?上次那个粉头还不错。”

    大掌柜顿时气急败坏的道:

    “付真人啊,你这话是从什么地方说起啊,我什么时候请你喝了花酒了?”

    林封谨看了大巫凶一眼,便是见到了大巫凶点了点头,示意这就是正主,便道:

    “周掌柜,我有事情要和付真人谈。”

    这周掌柜立即表示自己很忙,点头哈腰的出去了,林封谨等其余的人走了以后,便笑道:

    “老付,怎的跑到了这个地方来了,我不是给你分了房屋,还请了两个女的侍候你吗?”

    付道士醉眼惺忪了看了林封谨一眼,叹气摇头道:

    “公子啊,让你天天吃山珍海味,你也会吃到吐的啊。”

    然后忽然面色一变,切换出来了一种十分猥琐的表情,摇头晃脑的笑眯眯道:

    “此间乐,不思蜀啊!”

    林封谨眼珠子转了转,发觉这仓库里面还有个通风窗,旁边还放了一条三条腿的凳子,立即就走了过去,发觉从这通风窗就能看到十来米外便是有一处篱笆围起来的空地,空地上有一个公用的浴桶,旁边还挂了一根绳子,上面晒了些东西,分明就是花花绿绿的女人贴身衣物

    顿时就恍然大悟,难怪这厮居然会搬到这里来过得十分逍遥,感情这里可以偷窥女人洗澡

    这时候,大巫凶便对林封谨低声道:

    “公子,让他喝醉,此人看起来是属于命格苏醒,但是神识还有些混沌的状态,具体如何,要仔细查看一番,因为此人的命格十分奇特,看起来就连烛神也是有些避讳,所以说得让他喝醉。”

    林封谨听了以后便哈哈一笑道:

    “老付,说起来你也是帮了我不少的忙,作坊里面的这些开发出来的新货你也十分上心,我这次从远地方回来,带了几坛好酒,咱们来喝喝。”

    付道士最爱的就是酒色,一听到了“好酒”,立即就是双眼放光,然后大声兴奋道:

    “好啊好啊。”

    ***

    给大家报备一声,明天后天估计要断更,咳咳,真的不是什么出去玩被抓啊,什么派出所找上门什么的,大家不要胡思乱想。

    收尾阶段,想要好好整理一下思路而已。(未完待续。)

第1407章再遇司马玉剑    就在李七夜踏入神止洲的时候,天灵界传出了一个炸得天灵界都摇晃的消息。

    “天仙楼入世,摘月仙子出世!”一个消息传出来,在最短的时间传遍了整个天灵界,整个天灵界被这样的消息炸得都反应不过来。

    “真的假的?”一听到这样的消息,天灵界的很多大人物都被炸得头昏眼花,摇晃起来,无法相信这样的话。

    “只怕是真的,这消息是由天仙楼亲自传出来的。”有人很快确定了消息,得到了十分权威的回复。

    当这个消息一传出去之时,有人就立即去拜访天仙楼。

    “摘月仙子真的出世了,我是亲眼看到了。”有大人物回来之后,信誓旦旦地说道。

    事实上,肯定了这个消息的大人物远不上一二个,曾有人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去拜访天仙楼的时候,曾经看到一个女子站在圆月之下,她站在那里,如登世界之巅,有着飞仙而去的姿态。

    虽然没有人能看清楚摘月仙子的模样,但是,很多人都被这样的一幕震慑了,甚至有人说,连神皇远远看到了,都要为之伏拜,无比的敬畏。

    “摘月仙子呀——”当这个消息得到了确定之后,很多人都失神,甚至连沉睡着的老怪物都被吓得睁开了双眼。

    天灵界,是藏龙卧虎的地方,在这一世注定着璀璨,在这个时候,有着不少老祖乃至是沉睡中的老怪物都经受不了诱惑,想爬出来出世。

    但是,当听到摘月仙子出世之时,吓得许多老祖打了一个哆嗦,一些想爬出来的老怪物打了一个寒颤,又爬了回去,不愿意再出世了。

    “连摘月仙子都出世了。”有曾经被尘封的老祖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由久久失神,喃喃地说道。

    在当世,或者在近几个时代,很多修士不知道摘月仙子是意味着什么,但是,曾经离摘月仙子时代很近的或者是与摘月仙子同一个时代的老祖,他们知道摘月仙子意味着什么。

    连隐世不出的摘月仙子都出世了,这让很多尘封的老祖久久失神,知道摘月仙子强大的人都知道,如果是摘月仙子出世,他们都知道这将会意味着什么。

    “不好了,这一世绝对有大事发生。”有老祖反应过来,打了一个冷颤,不敢再多去想,龟缩起来,不愿意再跑了来乱逛。

    “这个世道是怎么了,这一世究竟是有什么不一样呢。”有很多大人物听到摘月仙子出世之后,就搞不明白,有大人物说道:“先是梦镇天出世,现在又是摘月仙子出世,以后还有错代出世吗?”

    “梦镇天出世,还能理解,毕竟他上一代是为了踏空仙帝才错代的,这一世他的确是有野心争天命。但是,摘月仙子呢,真搞不明白,她早就遁世了,一直都没有出世,现在突然出世,一点征兆都没有。”也有人感到十分奇怪,说道。

    “摘月仙子不算错代,她是属于遁世。”有活了很久的老祖知道更多东西,说道:“若是她是错代的话,早就出世争天命了,一旦她出世争天命,又有谁能抢得过她呢。她为什么这一世出世呢,她为什么要选在这一世呢,完全搞不明白!”

    有封尘的老祖意识到,摘月仙子出世,必有原因,她并非是为争天命而来,但是,如果说,摘月仙子不是为争天命而来,那么,她究竟为什么而出世?

    这里面的秘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能参详。

    “这一世,不让我们年轻一辈活了。梦镇天出世,这都已经让我们绝望了,摘月仙子也跑出来,这是想让我们自杀吗?”听到摘月仙子出世,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一辈的强者乃是天才是呼天抢地的。

    梦镇天出世,大家都不由之绝望了,现在摘月仙子一出世,这简直就是可以让很多人去跳楼自杀。

    “若是摘月仙子也是为天命而来,究竟谁才是无敌呢,谁才能成为仙帝呢?梦镇天,还是摘月仙子?”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有人为之兴奋,猜测地说道。

    “嘿,梦镇天遇到对手了,这一世,他想成为仙帝,没有那么容易,有摘月仙子在,只怕梦镇天睡得不安心。”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有一些人幸灾乐祸地说道。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这样想,特别是知道摘月仙子强大的老祖,摇了摇头,叹息地说道:“如果说,摘月仙子真的是为天命而来,这一世,只怕没梦镇天什么事。摘月仙子一出,谁人能敌,就算是横击仙帝的存在,都不一定愿意与摘月仙子为敌!摘月仙子的敌人是鸿天女帝!”

    摘月仙子出世,扰得天灵界风雨满城,整个天灵界为之沸沸扬扬,无数人讨论这件事情。

    就算是梦镇天,本是闭关的他,一听到这个消息,都沉默起来,最终,梦镇天提早出关,吩咐说道:“准备厚礼,去一趟神止洲,该拜访拜访一下古灵渊的时候了。”

    在天灵界风雨摇曳之时,李七夜暂时还没有听到消息,他只是行走在神止洲,他只是一步步走着,一步一个脚印,看起来好像是在欣赏神止洲的美景一样。

    李七夜走了很久,最后,他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缓缓地说道:“出来吧,如果再不出来,我就亲自出手了。”

    李七夜话一落下,一个影子一闪,一个人瞬间出现在离李七夜并不远的地方,当这个人一出现之时,杀意弥漫。

    司马玉剑,突然出现的人正是司马玉剑,当今天灵界赫赫有名的杀手。

    司马玉剑依然没有变,依然是杀意盎然,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机,让人感觉不寒而栗,让人为之畏惧。

    李七夜看了司马玉剑一眼,淡淡地说道:“怎么,你还不死心吗?上次我饶你一命,那是有原因的,这一次并不意味着我会再手下留情。”

    司马玉剑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杀意冷冷的她只是冷冷地说道:“我不是为你而来!只是路过而己!”

    司马玉剑的确不是为李七夜而来,她来神止洲是另有任务,只不过,她来到了神止洲之后,竟然发现了李七夜也来到了神止洲。

    对于杀手来说,不应该有好奇之心,毕竟,她是杀手,除了杀人之外,其他的事情她应该是漠不关心。

    但是,李七夜突然出现在神止洲,这却司马玉剑不得不好奇,她竟然忍不住跟上来了,她是想看一看李七夜究竟是要干什么。

    “一次失手,我还以为你会闭关思过。”李七夜看了司马玉剑一眼,笑了一下,说道:“没有想到你又跑出来了。”

    “杀手,从不闭门造车!”司马玉剑冰冷无情地说道。

    司马玉剑都不知道为什么了,自己会跟李七夜搭上话,她是杀手,自从走上这一条路之后,都不与人搭话,但是,今天,她是犯了杀手的大忌,不止是跟踪了李七夜,还竟然跟李七夜搭上话了。

    事实上,司马玉剑心里面也有一些疑惑,只不过,她一个杀手,再加上她冷傲的个性,那怕她心里面的疑惑无从解开,她也不会去向李七夜请教,也不会向李七夜询问。

    “这倒是。”对于司马玉剑的话,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杀手,是从死亡中积累经验,只有鲜血和死亡的洗礼,才会进步。”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司马玉剑,笑着说道:“既然你是来磨砺的,又不是为杀我而来,那是为杀谁而来呢?是谁出高价请你杀人呢?”

    “无可奉告!”司马玉剑冰冷无情,拒绝回答李七夜问题。

    对于司马玉剑的态度,李七夜也是无所谓,作为一个杀手,她不告诉他,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我有那个心思,就算你不说,我也能找出答案,只不过是在于我愿不愿意去追究而己。”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的话让司马玉剑目光跳动了一下,她并不怀疑李七夜的能力,事实上,她已经知道李七夜的强大,不是她所能及的。

    “古灵渊!”最后,司马玉剑沉默了好一会儿,冰冷无情的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地。

    司马玉剑把自己的目的地告诉李七夜,那只不过是两者取其轻而己,与其让李七夜去追究,不如自己亲口说。因为她明白,李七夜真的要去追究,他一定能得到答案的,如果真的让李七夜追究,只怕会让她此行的任务失败。

    “并不是我小瞧你。”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是知轻重的话,你应该明白,去古灵渊刺杀人,这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你的杀手之道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如果说,你够资格掌执盘龙剑了,那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就算是古灵渊,你也有机会成功刺杀你的目标。至于现在的你吗?不行,你此去只怕是送死,绝对不会成功的。”

    “古灵渊不止强大,它还可以让你无处遁形。”说到这里,李七夜认真且郑重地说道:“一步走错,你必死无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