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紧接着,从黑暗当中踏出了一个人形,只是他浑身上下都被包裹在了若乌云一般的黑红色血气当中,翻腾卷涌,看起来就已经是有一种杀伐之意浓稠若实质的感觉,偏偏身体上面还有不少的破洞,就像是被刀扎枪戳出来似的,因此更是分外的惨烈凄厉。

    当这人型一步步对准了林封谨走过来的时候,林封谨更是生出来了一种错觉,仿佛是此时乃是残阳如血,自己置身于血肉横飞的战场上,面前正有千千万万提着染血屠刀,戴着血色青铜面具的彪形大汉整齐划一,对准你步步逼近!

    这人型每踏出一步,身后的空间甚至都会崩塌一分,彻底的破灭消弭在了虚无当中,他的背后更是有两对血色的残破羽翼,在不停的展动着,只有双眼位置的两点暗红色的火焰,依然桀骜血腥,不改初衷的煊赫翻腾。

    林封谨毫不畏惧的看着他,忽然道:

    “千年桎梏,如今挣脱了出来,有什么感觉?有没有后悔当年下手太绝太狠?结下来了这样化不开的血仇?”

    这人型忽然握紧双拳,仰面朝天咆哮一声,身上的血气再次翻涌,咬牙切齿的道:

    “某家恨不能再杀这帮贼人一百次!既然无悔,何来后悔?”

    林封谨笑了笑道:

    “武安君真是不忘初心,看起来我这一趟却是来对了呢。”

    被叫出来了“武安君”三个字,这残破的人型浑身上下忽然剧震,双眼当中的两点暗红色的火焰轰然大炽,隔了一会儿才道:

    “这个名字,我已经好几千年没有被人叫过了。”

    是的,这个被封禁压制在了长平古战场下几千年的幽魂,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率领秦军百战百胜,坑杀四十万赵军的主将,武安君白起!最后甚至有杀神的别称。

    奈何杀神白起虽然一生南征北战。最后却是功高震主,又被与之不和的相国挑拨,最后惨遭赐死,更是被抄家灭族。

    而白起一生戎马。手段也是血腥狠辣,单是长平一战就杀了四十五万赵军,这些人都是有兄弟,姐妹,父母。亲人,朋友,并且结下来的还是这根本就没有办法化解开来的死仇!何况长平一战只是他的成名之战?

    由此就可以推断出来,白起这辈子得罪的人很可能都达到一个天文数字!

    那么,当白起失势的时候,落井下石的人真的是不要太多,首先遭殃的就是他的族人,这些人纵是逃过了秦军的劫杀,也是逃脱不了这些数量惊人的仇人的袭击,无一例外。全部惨死。

    白起自刎死后,其尸体也是只隔了盏茶功夫就被贴上了镇魂符,将其魂魄彻底锁在了尸体内,等到秦王派遣过来的使者验看过后,便送到了长平去剖腹挖心,祭祀惨死的四十万亡魂。

    这些仇家更是余恨不消,在长平建设了这样的一座祭庙,将白起的尸骨镇压在了下面,肆意的鞭笞凌辱,同时更是将他的亡魂永久的封禁在了尸骨当中。让其无法转世投生!

    可怜一代军神,生前南征北战,威名赫赫,死后竟是遭受到了如此残酷的对待。落了个如此下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沧海桑田,长平这地方也开始被阴魂盘踞,最后随着土地的贫瘠,彻底荒废了开来,镇压着白起尸骨的这一座祭庙。也是开始徐徐的下沉,形成了此时的这副状况。

    林封谨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便是之前他在默然矗立的时候,已经是神游周围,在这阴喉的附近发现了一块残缺断碑,这块断碑上面镌刻了密密麻麻的小字,便是记述当年建筑这一处祭庙所立下来的前因后果。

    林封谨此时看着白起,很干脆的开门见山道:

    “来到这九幽地下,我很是耗费了一番力气,要破开你身上的那一条封灭之链,我更是连压箱底的招数都施展了出来,你我非亲非故,无恩无怨,我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你现在对我来说还有利用价值。”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以后,白起背后的黑红色血气再次涌动,若火焰一样的猎猎翻腾,隔了一会儿才道:

    “你要我做什么?”

    林封谨认真的道:

    “三十年,我要你为我效力三十年,然后就还你自由之身。”

    白起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几分悲怅的道:

    “你要我做什么?我被幽闭了这么多年,就连怎么排兵布阵打仗也都全部忘记了,我还能做什么?”

    林封谨看着面前这个命运多舛的绝世天才,很干脆的道:

    “我要的,就是你心中这股不屈之意!我现在修炼了一门天下独一无二的神通,需要你在其中镇守,作为其中主持地狱道的领主,下辖七大狱主,有了你的效力,我这神通的威力才能发挥小半出来。”

    听了林封谨的话,白起冷笑了一声道:

    “我的效力,才能让你这神通威力发挥一小半?有趣,有趣,真的是太有趣了,你修炼的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神通。”

    林封谨没有回答,只是举起来了自己的左手,可以见到掌心当中有一点光芒闪烁,接下来,奈非天便是徐徐现身,最后露出来了“彼岸之舟”的里形态,等到奈非天一现身,白起便已经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最后林封谨将手一指,这绝世杀神便并没有反抗,徐徐的飘飞而起,融入到了彼岸之舟当中。

    紧接着,从这彼岸之舟的下方,露出来了一个黑沉沉的孔洞,里面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吸力,将这周围的所有阴气,瘴气,晦气都朝着里面卷入了进去,狂风立即席卷而起来,长平古战场这里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年的沉淀,便是被迅速的抽吸而去,甚至连外围的业云,也是难逃这被彻底掠夺而去的命运。

    最后就能见到,在月光下,长平古战场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这里乃是一条绵延横亘约十里的山谷,虽然沙漠化严重,依然可以见到白骨累累,堆积成了十几个庞大的巨丘,林封谨所处的地方,乃是一条白骨小径,中间有黄沙滚滚,同时,前方则是有一个看起来占地极广的破庙,里面仿佛是刚刚被扫荡蹂躏过一番,残垣断壁,格外凄凉,不过破庙门口的匾额依然存在,名为“敕封大赵英烈祠”。

    这一处人间界与中阴界交汇的地方,从此就彻底的被林封谨破掉了风水,重新回归到了人间界的统治当中。

    然后,天地之间一声愤怒的雷响,乌云滚滚,倾盆暴雨瓢泼而下,电蛇乱舞,仿佛是巨大的刀光在天穹上划过,正是这里残余的阴气,引来了天意的关注,要将这里彻底的扫荡一空。

    只是当闪电再次照亮这长平古战场的时候,林封谨已经是不知所踪,已经是远远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二十天之后,

    邺都城外迎来了一支商队,

    对于繁华无比的邺都城来说,有商队实在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没有商队才是怪事,根据邺都每日的城门关守报上来的数据显示,每天进入邺都的商队数量近千,在年底的时候甚至可以很轻松的达到这个数目。

    为了支撑商队的转输,邺都的四门周围的畜场甚至一扩再扩,由之前林林总总的七八个扩展到了现在的二十个以上。

    坐在了马车当中的林封谨神色复杂的看着邺都的城墙,最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自己在这城市当中经历的一切,都是历历在目,此时前来,却是以路人的身份莅临而来。

    这其中的辛酸难言,当然是一言难以尽述。

    等到进入了旅店安置了以后,林封谨便对着大巫凶道:

    “你确定那个身具特殊命格的人就在邺都城当中吗?”

    大巫凶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

    “是的,公子。”(未完待续。)

    …

第1406章神止洲    李七夜打开道门,跨越虚空,来到了神止洲,当他踏上神止洲的土地之时,就一下子感受到了一股苍莽气息扑面而来。

    神止洲极少生灵居住,凡人、修士都不愿意居住在这里。但是,如果你认为神止洲是苍凉贫瘠,那就是大错特错。

    事实上,神止洲一点都不苍凉,一点都不贫瘠,相反的是,神止洲称得上是地大物博,泥土丰沃。

    可以这样说,天灵界的无数的灵草仙药绝大多数都是出自于神止洲,事实上,神止洲也是天灵界盛生灵草仙药、神金宝矿的地方。

    站在神止洲的土地上望去,只见乃是古树参天,鹰飞鹿走,一看就知道一片生机勃勃的大地,看着眼前这片生机勃勃的大地,又有谁能想象许多凡人、修士宁愿居住在海中,都不愿意居住在神止洲呢。

    站在神止洲的土地上,一股磅礴充沛的苍莽气息扑面而来,似乎,自从开天辟地那一刻起,经历了无数岁月,经历了无数时光,神止洲都没有被破坏过,都没有被开发过,这种感觉,在其他地方是无法感受到的。

    就算其他的地方,乃是古树参天,乃是有着苍莽气息,甚至是天地精气浓郁,但是,都没有神止洲这种气息,一种十分原始的气息,似乎,从苍古时代开始,神止洲就一直保持着原貌。

    “真是一个好地方。”李七夜行走在神止洲之中,不由喃喃地说道:“如此一块能养育天地万灵的大地,却因为种种原因而荒废至此,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止是李七夜如此说,事实上,很多来过神止洲的人都会认为神止洲是一块能养育天地万灵的大地,但是,那怕是有人选择在这里扎根了,最终,总有一天还是会搬离神止洲的。

    就算是仙帝都不会在神止洲建立自己的门派,唯一例外的是不死仙帝。

    至于为什么修士不愿意呆在神止洲,有很多说法,有一种比较让人接受的说法是这样的。

    神止镇受到了镇压,不论是怎么样的人到来,在神止洲都会受到压制,比如说,你是一位大贤,来到神止洲之后你的道行都会受到强大的压制,你的实力会被压制到圣皇乃至是更低的层次。

    来到神止洲,不同的人受到的压制也不一样,甚至有一些人是不受神止洲的压制影响,当然,这种不受神止洲压制影响的人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也正是因为受到这样的压制,传言说,在神止洲修练的话,会比其他的地方慢很多很多。比如说,你在碧洋海,十年就能修练一个层次,那么,来到了神止洲,你有可能是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才能修练一个层次。

    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家都知道神止洲是一个好地方,但,没有人能解决压制的问题,所以,任何修士都不愿意留在神止洲。

    事实上,李七夜刚踏上神止洲的时候,他踏上了神止洲的泥土之时,也是听到了“嗡”的一声,他所在之处浮现了淡淡的光芒,有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量要压制他。

    但是,李七夜的十三命宫跳动了一下,本是浮现的淡淡光芒一下子消失,欲压制他的无名力量也随之消散而去。

    对于李七夜而言,神止洲对于没有任何影响,他拥有十三个命宫,可以跨越一切。

    事实上,就算李七夜不拥有十三个命宫,他也一样可以摆脱神止洲的压制,因为他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就研究出了神止洲的玄妙。

    李七夜行走在神止洲之上,他行走的不是很快,一步一个脚印,似乎是在闲庭信步一样。

    在李七夜踏入神止洲没有一会儿,他的命宫有所反应,李七夜打开了命宫,放出了一阳藤、参祖它们。

    一阳藤、参祖它们出来之后,都不由为之兴奋无比,都为之欢快跳跃起来。

    “真是一个好地方,这个地方,绝对是我们这些灵药仙草的乐地。”一阳藤都不由欢呼一声,十分的兴奋。

    “是呀,这样的地方,让我扎根都愿意,这样的一块宝地,若是能夺它的天地造化,那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机缘。”参祖也是兴奋无比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这里的确是一块宝地,这里也是有天地大造化,可惜,轮不到你们。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们扎根在这里,终于有一天,你们能成长到了那种让人无法匹敌的程度了,但是,你们也只不过是为人做嫁衣而己……”?“……这是一块宝地在很古老的时代起,就已经有了主人了。”李七夜的目光深邃无比,望着苍莽的大地,望着生机勃勃的森林,说道:“谁能与之争这一块大地呢?如果你们在这里成长了,强大之后,对于这块大地来说,也只不过是补品而己。”

    “真的吗?”兵卫树它们听到这样的话,不是十分相信,一时之间,兵卫树、参祖、一阳藤……它们都纷纷扎根于泥土之上,一时之间,它们身上都浮现了光芒,各展神通。

    “好奇怪。”兵卫树扎根于大地之中,说道:“我是拖不动这大地的山脉,好像这大地的山脉都扎了根一样。”

    “我也是如此,抽离不了这大地的天地精气,只能是细水长流,完全无法鲸吞,似乎,这大地被锁定一样。”一阳藤也不由说道。

    “真是一块奇怪的大地,它不像是大地,无穷无尽,我扎根不到尽头,好广阔,而且,这泥土太肥沃了,肥沃到让人无法相信。这完全不像是泥土,像是什么东西遗留下一样……”仙伤芍药也不由说道。

    ……………………

    一时之间,这些仙药都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如果有人能看到这样一大群仙药在七嘴八舌讨论起来,那一定会嘴巴张得大大的,连下巴掉在地上都浑然不知。

    不管是一阳藤,还是兵卫树,又或者是参祖它们,它们都是仙药级别的存在,它们本身就是十分强大,但是,它们对于神止洲也是丝毫办法都没有,完全是无可奈何。

    “这样的一块土地,不要说我,只怕就算是真仙药,也依然没办法,也一样是无可奈何。除非是作长久打算了,来个细水长流,一个又一个纪元扎根这里,不然,谁都拿这块土地没办法。”最后一阳藤得出结论地说道。

    其他的仙药都纷纷点头,同意一阳藤的说法。

    “公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此时参祖都忍不住问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难是怎么一回事,无非是这块土地乃是有主之物,就像刚才所说的一样,就算你能在这里扎根,生长得再好,生长得再强大,最终也只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而己。”

    “这样的一块土地,如此广袤,山脉如龙,每一条山根更是绵延上万里,能完全拥有这样的一块土地,只怕是真仙药都做不到吧。”兵卫树丈量了一下泥土,吃惊地说道:“从这块土地来看,能如此控制这块土地的,应该是与我们同类,或者说是植物一类……”

    “……它真的是能控制这块土地的话,那是多么的恐怖,远远在真仙药之上,这样的仙药,或者说,这样的树木,从来没有听说过……”兵卫树经过了一番的推算,不由十分骇然地说道。

    “你们没听过,这并不代表没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甚至有很多事情是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望着远处,缓缓地说道:“从药理的角度来说,或者说,从炼丹的角度来说,真仙药或者可以称得上是你们种生灵的最顶层,它是金字塔的顶尖。但是,从更广义的角度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真仙药之上?”参祖都不由呆了呆,说道:“那是什么东西?世间有这样的东西吗?”

    “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论是从丹草角度来讲,还是从植物角度来讲,都有。如果说,在九界真仙药是最顶尖的,九界之外,那就不一定了,那怕是从丹草药理上的角度上来度,完全可以这样说。”

    “那这里呢?”龙蚕虫魂草不由问道。

    “这里不是灵药丹草,这里是巨无霸。”李七夜笑着说道:“它是超出了你们的想象,十分亘古的存在,亘古到难于追溯……”?说到这里,李七夜望着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在神止洲的最深处,藏着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从我们仙药丹草的角度来说,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存在,若是能夺其造化,那简直就是可以长生不老呀。”参祖不由推算地说道。

    “长生不老,只怕是很难。”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真的能得到这种东西,那的确是能让人活很久。但,这里面的东西是得不到的,就算是仙帝都不行。”

    如果说,这片天地的大造化能抢过来,李七夜早就动手了,就是因为这个地方无法抢过来,所以,李七夜才没有去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