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打开道门,跨越虚空,来到了神止洲,当他踏上神止洲的土地之时,就一下子感受到了一股苍莽气息扑面而来。

    神止洲极少生灵居住,凡人、修士都不愿意居住在这里。但是,如果你认为神止洲是苍凉贫瘠,那就是大错特错。

    事实上,神止洲一点都不苍凉,一点都不贫瘠,相反的是,神止洲称得上是地大物博,泥土丰沃。

    可以这样说,天灵界的无数的灵草仙药绝大多数都是出自于神止洲,事实上,神止洲也是天灵界盛生灵草仙药、神金宝矿的地方。

    站在神止洲的土地上望去,只见乃是古树参天,鹰飞鹿走,一看就知道一片生机勃勃的大地,看着眼前这片生机勃勃的大地,又有谁能想象许多凡人、修士宁愿居住在海中,都不愿意居住在神止洲呢。

    站在神止洲的土地上,一股磅礴充沛的苍莽气息扑面而来,似乎,自从开天辟地那一刻起,经历了无数岁月,经历了无数时光,神止洲都没有被破坏过,都没有被开发过,这种感觉,在其他地方是无法感受到的。

    就算其他的地方,乃是古树参天,乃是有着苍莽气息,甚至是天地精气浓郁,但是,都没有神止洲这种气息,一种十分原始的气息,似乎,从苍古时代开始,神止洲就一直保持着原貌。

    “真是一个好地方。”李七夜行走在神止洲之中,不由喃喃地说道:“如此一块能养育天地万灵的大地,却因为种种原因而荒废至此,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止是李七夜如此说,事实上,很多来过神止洲的人都会认为神止洲是一块能养育天地万灵的大地,但是,那怕是有人选择在这里扎根了,最终,总有一天还是会搬离神止洲的。

    就算是仙帝都不会在神止洲建立自己的门派,唯一例外的是不死仙帝。

    至于为什么修士不愿意呆在神止洲,有很多说法,有一种比较让人接受的说法是这样的。

    神止镇受到了镇压,不论是怎么样的人到来,在神止洲都会受到压制,比如说,你是一位大贤,来到神止洲之后你的道行都会受到强大的压制,你的实力会被压制到圣皇乃至是更低的层次。

    来到神止洲,不同的人受到的压制也不一样,甚至有一些人是不受神止洲的压制影响,当然,这种不受神止洲压制影响的人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也正是因为受到这样的压制,传言说,在神止洲修练的话,会比其他的地方慢很多很多。比如说,你在碧洋海,十年就能修练一个层次,那么,来到了神止洲,你有可能是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才能修练一个层次。

    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家都知道神止洲是一个好地方,但,没有人能解决压制的问题,所以,任何修士都不愿意留在神止洲。

    事实上,李七夜刚踏上神止洲的时候,他踏上了神止洲的泥土之时,也是听到了“嗡”的一声,他所在之处浮现了淡淡的光芒,有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量要压制他。

    但是,李七夜的十三命宫跳动了一下,本是浮现的淡淡光芒一下子消失,欲压制他的无名力量也随之消散而去。

    对于李七夜而言,神止洲对于没有任何影响,他拥有十三个命宫,可以跨越一切。

    事实上,就算李七夜不拥有十三个命宫,他也一样可以摆脱神止洲的压制,因为他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就研究出了神止洲的玄妙。

    李七夜行走在神止洲之上,他行走的不是很快,一步一个脚印,似乎是在闲庭信步一样。

    在李七夜踏入神止洲没有一会儿,他的命宫有所反应,李七夜打开了命宫,放出了一阳藤、参祖它们。

    一阳藤、参祖它们出来之后,都不由为之兴奋无比,都为之欢快跳跃起来。

    “真是一个好地方,这个地方,绝对是我们这些灵药仙草的乐地。”一阳藤都不由欢呼一声,十分的兴奋。

    “是呀,这样的地方,让我扎根都愿意,这样的一块宝地,若是能夺它的天地造化,那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机缘。”参祖也是兴奋无比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这里的确是一块宝地,这里也是有天地大造化,可惜,轮不到你们。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们扎根在这里,终于有一天,你们能成长到了那种让人无法匹敌的程度了,但是,你们也只不过是为人做嫁衣而己……”?“……这是一块宝地在很古老的时代起,就已经有了主人了。”李七夜的目光深邃无比,望着苍莽的大地,望着生机勃勃的森林,说道:“谁能与之争这一块大地呢?如果你们在这里成长了,强大之后,对于这块大地来说,也只不过是补品而己。”

    “真的吗?”兵卫树它们听到这样的话,不是十分相信,一时之间,兵卫树、参祖、一阳藤……它们都纷纷扎根于泥土之上,一时之间,它们身上都浮现了光芒,各展神通。

    “好奇怪。”兵卫树扎根于大地之中,说道:“我是拖不动这大地的山脉,好像这大地的山脉都扎了根一样。”

    “我也是如此,抽离不了这大地的天地精气,只能是细水长流,完全无法鲸吞,似乎,这大地被锁定一样。”一阳藤也不由说道。

    “真是一块奇怪的大地,它不像是大地,无穷无尽,我扎根不到尽头,好广阔,而且,这泥土太肥沃了,肥沃到让人无法相信。这完全不像是泥土,像是什么东西遗留下一样……”仙伤芍药也不由说道。

    ……………………

    一时之间,这些仙药都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如果有人能看到这样一大群仙药在七嘴八舌讨论起来,那一定会嘴巴张得大大的,连下巴掉在地上都浑然不知。

    不管是一阳藤,还是兵卫树,又或者是参祖它们,它们都是仙药级别的存在,它们本身就是十分强大,但是,它们对于神止洲也是丝毫办法都没有,完全是无可奈何。

    “这样的一块土地,不要说我,只怕就算是真仙药,也依然没办法,也一样是无可奈何。除非是作长久打算了,来个细水长流,一个又一个纪元扎根这里,不然,谁都拿这块土地没办法。”最后一阳藤得出结论地说道。

    其他的仙药都纷纷点头,同意一阳藤的说法。

    “公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此时参祖都忍不住问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难是怎么一回事,无非是这块土地乃是有主之物,就像刚才所说的一样,就算你能在这里扎根,生长得再好,生长得再强大,最终也只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而己。”

    “这样的一块土地,如此广袤,山脉如龙,每一条山根更是绵延上万里,能完全拥有这样的一块土地,只怕是真仙药都做不到吧。”兵卫树丈量了一下泥土,吃惊地说道:“从这块土地来看,能如此控制这块土地的,应该是与我们同类,或者说是植物一类……”

    “……它真的是能控制这块土地的话,那是多么的恐怖,远远在真仙药之上,这样的仙药,或者说,这样的树木,从来没有听说过……”兵卫树经过了一番的推算,不由十分骇然地说道。

    “你们没听过,这并不代表没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甚至有很多事情是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望着远处,缓缓地说道:“从药理的角度来说,或者说,从炼丹的角度来说,真仙药或者可以称得上是你们种生灵的最顶层,它是金字塔的顶尖。但是,从更广义的角度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真仙药之上?”参祖都不由呆了呆,说道:“那是什么东西?世间有这样的东西吗?”

    “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论是从丹草角度来讲,还是从植物角度来讲,都有。如果说,在九界真仙药是最顶尖的,九界之外,那就不一定了,那怕是从丹草药理上的角度上来度,完全可以这样说。”

    “那这里呢?”龙蚕虫魂草不由问道。

    “这里不是灵药丹草,这里是巨无霸。”李七夜笑着说道:“它是超出了你们的想象,十分亘古的存在,亘古到难于追溯……”?说到这里,李七夜望着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在神止洲的最深处,藏着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从我们仙药丹草的角度来说,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存在,若是能夺其造化,那简直就是可以长生不老呀。”参祖不由推算地说道。

    “长生不老,只怕是很难。”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真的能得到这种东西,那的确是能让人活很久。但,这里面的东西是得不到的,就算是仙帝都不行。”

    如果说,这片天地的大造化能抢过来,李七夜早就动手了,就是因为这个地方无法抢过来,所以,李七夜才没有去抢!

第1405章白骨岛主的选择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说得太绝望,不需要太悲观,这个世界还有希望的,多少先贤扎根于此,依然是有着希望。树祖也好,海神也好,并不是所有人都放弃,他们也曾经努力过,只不过,不到那一天,世人看不到他们的努力而己。”

    “大人的意思——”白骨岛主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说道。

    “如果你能看到那一天到来,你就会明白了。”李七夜感慨地说了一声,说道:“有些事,的确是无奈,的确是需要做出选择。树祖是如此,海神是如此,或者,他们曾经妥协过,但,不能否认,他们都是努力过,不管成不成功,至少,有不少海神,不少树祖都未放弃过这个世界,并没有放弃他们的子孙!”

    白骨岛主不由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只怕海神、树祖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

    “至少,有希望是好事,积沙成塔,这已经是很不错的开局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说,世人有一天知道真相,或者无法理解一些妥协,但是,当有一天,你能站在这样的高度之时,你只怕也会做出一样的妥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万古以来,不是谁都能可以放弃一切,不惜一切代价地放手大干一场!在世间,总会有一些东西会拘羁你,让你不得不停下步伐。”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不由为之轻轻地叹息一声。

    “是呀,万古以来,又有几个人能像大人这样坚持不懈,一直走下去呢。”白骨岛主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那么伟大,事实上,有些做出妥协的人或者更伟大,因为他们不是为了自己做出妥协,他们是为了子孙后代,为了自己的种族。我是从不妥协,并不是我伟大,更应该说我是自私!这也为什么世间人人都说我是杀人魔王了。”

    白骨岛主沉默着,他也发然知道,万古以来,不管谁挡阴鸦的道路,都会被杀无赦,树族也好,海妖也罢,就算是人族,敢挡他的道路,他也一样杀无赦。

    在九界之中,曾有人称他为救世主,有人认为他是九界的守护者,但,知道他的人,更多是认为他是幕后黑手,杀人魔王!

    “虽然大人曾经血流成河,但是,一直以来,大人为九界作出了更多的贡献。事实上,大人也一直守护着九界。”白骨岛主由衷地说道。

    李七夜随意地说道:“无所谓了,救世主也好,杀人魔王也罢,这都是无关要紧,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大人豁达。”白骨岛主笑着说道。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说道:“不需要给我戴高帽子,不过,我说白骨呀,真有那么一天到来,你打算怎么办?逃走,还是躲起来,又或者是留下来助天灵界一把之力?”

    白骨岛主不由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苦笑了一下,说道:“大人,我只是一只蚁蝼而己,微不足道,一下子就能被碾死,你觉得我这样的蚁蝼有什么用处呢?识相的话,世界有多远,就滚多远吧。”

    “你是蚁蝼?”李七夜看了白骨岛主一眼,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白骨,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卑了?如果你都是蚁蝼的话,那么,天下修士是什么?亿万众生是什么?他们连蚁蝼都不是,连成为一只蚁蝼的资格都没有!如果你是一只蚁蝼的话,那么,你这样的蚁蝼一只手就能碾死那些数不清连蚁蝼都不是的修士!你说呢,比起那些连做蚁蝼资格都没有的天下众生,你还是蚁蝼吗?”

    白骨岛主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树祖、海神他们都改变不了什么,我这样的区区一具枯骨,又能改变什么呢?”?“时代不一样了。”李七夜啜了一口美酒,缓缓地说道:“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虽然说,到了那么一天,我有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我还是押了一把宝,我觉得,这个世界,还值得救上一救,还真的有几分希望,你说是吧。”

    说到这里,李七夜望着白骨岛主,笑了笑。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白骨岛主不由为之一震,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不由看着李七夜,为之惊喜地说道:“大人要出手相救吗?”?“不——”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这个世界不可能停留太久,不出意外,我将会离开九界。到了那么一天,九界是九界,我是我。不过,我助了一臂之力,顺便留点后手……”?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至于未来如何,就要看魅灵、海妖、树族的努力了,天灵界的命运,最终还是掌握在天灵界手中,我只是帮一个小忙而己。”

    白骨岛主心里面不由为之震撼,他情绪一时之间都为之起伏,虽然李七夜很风轻云淡地说帮个小忙而己,但是,他很清楚,李七夜留下的后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那你有怎么样的打算呢?”李七夜看着白骨岛主,笑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最终,白骨岛主苦笑了一下,说道:“对于世人来说,我或者很强,但是,我自己知道,骨海要碾死我,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可以说,那只是举手之劳而己。”

    “我也没有想过你参战什么的,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也可以解脱了,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真有那么一天,你做做其他的事情,那也是不错的,比如说,跑跑腿、透透风气什么的,这也是不错的。”

    白骨岛主不由为之沉默,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了,他知道自己将会面对着怎么样的存在,他知道这将会面对着什么可惜的结局。

    “当然,我也并不勉强你。”李七夜笑着说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至于你想怎么样做,你想做点什么,这完全是在于你个人的选择。我这一次来,只是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你而己。”

    说完之后,李七夜站了起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李七夜离开之后,白骨岛主坐在躺椅之上,看着碧蓝的天空,久久发呆,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有些失神,喃喃地说道:“大灾难呀,我该做点什么呢,是离开,还是留下!”

    一时之间,他都有些迷茫了。对于他来说,只要稍有点理智,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了,那就赶快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但是,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理智来衡量的,就以他自己来说,他舍得离开这片土地吗?只怕他是舍不得,他热爱这片土地!

    李七夜没有强迫他做什么,他只是把消息告诉他而己。换作是以前,只怕有机会,他真的会离开,逃得远远的,现在,让他不由有些犹豫起来,不由为之动摇起来。

    李七夜离开了白骨岛,他前往神止洲。他与苏雍皇约定,在神止洲相见。

    当然,李七夜前往神止洲,这也不完全是为了与苏雍皇相见,他此去神止洲是想了却一件事情,在神止洲的神树岭,在那里有着他想要的东西!

    神止洲,可以说是天灵界的一个奇迹,它也是整个天灵界最大的陆地。

    整个天灵界,处处都是汪洋大海,陆地极为罕见。神止洲就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这里有着广袤无比的大地,甚至神止洲之广,让很多人都说不清楚。

    在天灵界,曾经有人这样说过,就凭一个神止洲,只怕可以容纳整个天灵界的生灵,虽然拥挤了一点,但是,神止洲绝对是能容纳得了。

    对于寸土如寸金的天灵界来说,神止洲这样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按道理来说,这里应该是烟火鼎盛、繁华热闹、处处皆是人影才对。

    然而,事实上并非是如此,整个广袤无比的神止洲,人烟稀少得十分可怜,甚至有时候可怜到百万里大地看不到一个人影!

    神止洲如此广袤的大地,按道理来说,应该有无数凡人或修士居住才对,但是,天灵界的修士乃至是凡人,他们宁愿居住汪洋大海,宁愿住在海底,他们都不愿意居住在神止洲。

    至于为什么天下修士乃至凡人不愿意居住神止洲,这个原因很多人都说不清楚,有人说,神止洲居住有恶魔,也有人说,神止洲活着的人都是短命,寿命比其他地方要短很多很多,也有人说,神止洲被镇压了,不适合天下生灵在此居住!

    或者正是因为这些不为人知的原因,神止洲一直是人烟稀少。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连神都止步的地方,还有谁愿意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呢。

    当然,万事都有例外,虽然天下人都不愿意留在神止洲,但,也有一些门派或传承偏偏要建在神止洲。

    比如说,不死门,又比如说,古灵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