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说得太绝望,不需要太悲观,这个世界还有希望的,多少先贤扎根于此,依然是有着希望。树祖也好,海神也好,并不是所有人都放弃,他们也曾经努力过,只不过,不到那一天,世人看不到他们的努力而己。”

    “大人的意思——”白骨岛主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说道。

    “如果你能看到那一天到来,你就会明白了。”李七夜感慨地说了一声,说道:“有些事,的确是无奈,的确是需要做出选择。树祖是如此,海神是如此,或者,他们曾经妥协过,但,不能否认,他们都是努力过,不管成不成功,至少,有不少海神,不少树祖都未放弃过这个世界,并没有放弃他们的子孙!”

    白骨岛主不由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只怕海神、树祖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

    “至少,有希望是好事,积沙成塔,这已经是很不错的开局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说,世人有一天知道真相,或者无法理解一些妥协,但是,当有一天,你能站在这样的高度之时,你只怕也会做出一样的妥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万古以来,不是谁都能可以放弃一切,不惜一切代价地放手大干一场!在世间,总会有一些东西会拘羁你,让你不得不停下步伐。”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不由为之轻轻地叹息一声。

    “是呀,万古以来,又有几个人能像大人这样坚持不懈,一直走下去呢。”白骨岛主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那么伟大,事实上,有些做出妥协的人或者更伟大,因为他们不是为了自己做出妥协,他们是为了子孙后代,为了自己的种族。我是从不妥协,并不是我伟大,更应该说我是自私!这也为什么世间人人都说我是杀人魔王了。”

    白骨岛主沉默着,他也发然知道,万古以来,不管谁挡阴鸦的道路,都会被杀无赦,树族也好,海妖也罢,就算是人族,敢挡他的道路,他也一样杀无赦。

    在九界之中,曾有人称他为救世主,有人认为他是九界的守护者,但,知道他的人,更多是认为他是幕后黑手,杀人魔王!

    “虽然大人曾经血流成河,但是,一直以来,大人为九界作出了更多的贡献。事实上,大人也一直守护着九界。”白骨岛主由衷地说道。

    李七夜随意地说道:“无所谓了,救世主也好,杀人魔王也罢,这都是无关要紧,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大人豁达。”白骨岛主笑着说道。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说道:“不需要给我戴高帽子,不过,我说白骨呀,真有那么一天到来,你打算怎么办?逃走,还是躲起来,又或者是留下来助天灵界一把之力?”

    白骨岛主不由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苦笑了一下,说道:“大人,我只是一只蚁蝼而己,微不足道,一下子就能被碾死,你觉得我这样的蚁蝼有什么用处呢?识相的话,世界有多远,就滚多远吧。”

    “你是蚁蝼?”李七夜看了白骨岛主一眼,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白骨,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卑了?如果你都是蚁蝼的话,那么,天下修士是什么?亿万众生是什么?他们连蚁蝼都不是,连成为一只蚁蝼的资格都没有!如果你是一只蚁蝼的话,那么,你这样的蚁蝼一只手就能碾死那些数不清连蚁蝼都不是的修士!你说呢,比起那些连做蚁蝼资格都没有的天下众生,你还是蚁蝼吗?”

    白骨岛主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树祖、海神他们都改变不了什么,我这样的区区一具枯骨,又能改变什么呢?”?“时代不一样了。”李七夜啜了一口美酒,缓缓地说道:“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虽然说,到了那么一天,我有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我还是押了一把宝,我觉得,这个世界,还值得救上一救,还真的有几分希望,你说是吧。”

    说到这里,李七夜望着白骨岛主,笑了笑。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白骨岛主不由为之一震,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不由看着李七夜,为之惊喜地说道:“大人要出手相救吗?”?“不——”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这个世界不可能停留太久,不出意外,我将会离开九界。到了那么一天,九界是九界,我是我。不过,我助了一臂之力,顺便留点后手……”?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至于未来如何,就要看魅灵、海妖、树族的努力了,天灵界的命运,最终还是掌握在天灵界手中,我只是帮一个小忙而己。”

    白骨岛主心里面不由为之震撼,他情绪一时之间都为之起伏,虽然李七夜很风轻云淡地说帮个小忙而己,但是,他很清楚,李七夜留下的后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那你有怎么样的打算呢?”李七夜看着白骨岛主,笑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最终,白骨岛主苦笑了一下,说道:“对于世人来说,我或者很强,但是,我自己知道,骨海要碾死我,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可以说,那只是举手之劳而己。”

    “我也没有想过你参战什么的,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也可以解脱了,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真有那么一天,你做做其他的事情,那也是不错的,比如说,跑跑腿、透透风气什么的,这也是不错的。”

    白骨岛主不由为之沉默,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了,他知道自己将会面对着怎么样的存在,他知道这将会面对着什么可惜的结局。

    “当然,我也并不勉强你。”李七夜笑着说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至于你想怎么样做,你想做点什么,这完全是在于你个人的选择。我这一次来,只是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你而己。”

    说完之后,李七夜站了起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李七夜离开之后,白骨岛主坐在躺椅之上,看着碧蓝的天空,久久发呆,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有些失神,喃喃地说道:“大灾难呀,我该做点什么呢,是离开,还是留下!”

    一时之间,他都有些迷茫了。对于他来说,只要稍有点理智,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了,那就赶快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但是,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理智来衡量的,就以他自己来说,他舍得离开这片土地吗?只怕他是舍不得,他热爱这片土地!

    李七夜没有强迫他做什么,他只是把消息告诉他而己。换作是以前,只怕有机会,他真的会离开,逃得远远的,现在,让他不由有些犹豫起来,不由为之动摇起来。

    李七夜离开了白骨岛,他前往神止洲。他与苏雍皇约定,在神止洲相见。

    当然,李七夜前往神止洲,这也不完全是为了与苏雍皇相见,他此去神止洲是想了却一件事情,在神止洲的神树岭,在那里有着他想要的东西!

    神止洲,可以说是天灵界的一个奇迹,它也是整个天灵界最大的陆地。

    整个天灵界,处处都是汪洋大海,陆地极为罕见。神止洲就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这里有着广袤无比的大地,甚至神止洲之广,让很多人都说不清楚。

    在天灵界,曾经有人这样说过,就凭一个神止洲,只怕可以容纳整个天灵界的生灵,虽然拥挤了一点,但是,神止洲绝对是能容纳得了。

    对于寸土如寸金的天灵界来说,神止洲这样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按道理来说,这里应该是烟火鼎盛、繁华热闹、处处皆是人影才对。

    然而,事实上并非是如此,整个广袤无比的神止洲,人烟稀少得十分可怜,甚至有时候可怜到百万里大地看不到一个人影!

    神止洲如此广袤的大地,按道理来说,应该有无数凡人或修士居住才对,但是,天灵界的修士乃至是凡人,他们宁愿居住汪洋大海,宁愿住在海底,他们都不愿意居住在神止洲。

    至于为什么天下修士乃至凡人不愿意居住神止洲,这个原因很多人都说不清楚,有人说,神止洲居住有恶魔,也有人说,神止洲活着的人都是短命,寿命比其他地方要短很多很多,也有人说,神止洲被镇压了,不适合天下生灵在此居住!

    或者正是因为这些不为人知的原因,神止洲一直是人烟稀少。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连神都止步的地方,还有谁愿意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呢。

    当然,万事都有例外,虽然天下人都不愿意留在神止洲,但,也有一些门派或传承偏偏要建在神止洲。

    比如说,不死门,又比如说,古灵渊!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因果    英魂的攻击当中,蕴藏了当年大赵的家国气运,还有军中的血煞之气,能破一切护体神通,格外难缠,棘手之处绝对不差于阳鬼,林封谨遇到的这样的英魂敌人之后,又想要将之收入到奈非天当中化为己用,便必须动用龙气来和对方慢慢磨。

    偏偏林封谨体内的龙气之前在与烛九阴一战的时候,为了推动胎藏大曼荼罗结界也是消耗得七七八八,所以真的很是耗费了一番手脚,也才堪堪收复了三十六头英魂送入到奈非天,他们进入了其中之后,将会被各大狱主炼制成类似于武器,铠甲,法宝,或者说是机关之类的存在,使地狱界当中的七大狱界实力更上层楼。

    能够收复三十六头英魂,可以说已经是林封谨的极限,接下来他遇到了英魂之后,只能痛下杀手,将其打散成了本源阴气,这样一路且战且行,终于前方来到了这条阴喉洞穴的尽头,赫然就见到了前方有着一扇紧闭的巨门,这巨门上累累叠叠,尽是镌刻的恶毒诅咒,这些诅咒甚至形成了一阵阵若有实质的阴风,甚至还有口鼻的模样,在空中发出了呜咽和怨毒的声音,盘旋在了巨门前方。

    这样的恶毒诅咒,林封谨也是不敢轻易的上前接触,只能继续用小千指将其封禁起来,然后送入到了奈非天当中去,让七大狱主自行炼化。紧接着便是一拳击毁了石门,让其轰然倒塌,然后大步迈入其中。

    进入到了巨门当中以后,便是来到了这养尸地的最深处,隐约都能感觉到,这里不时就会从地下冒出来一股极阴之气,氤氲环绕,哪怕是野猪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是承受不住,进入到了奈非天当中,事实上。这里哪怕是在中阴界来说,都可以算得上是极其阴幽的所在。

    透过不断蒸腾的阴气,赫然可以见到这是一个半圆形的宽阔大厅,大厅正面乃是一长排环形的石龛。密密麻麻的排列,仿佛像是站在了电影院的荧幕前面看对面的空座位似的,这些石龛上镌刻的全部都是一个个的人名,自有一种肃穆的气氛在里面,令人呼吸都要为之放轻。

    而在这些密密麻麻的石龛前方。则是有一个高大的架子,在架子上有一具枯骨,有七八条锁链垂落了下来,锁在了这枯骨的四肢,肩胛骨,大腿骨上,使其呈现出来了跪拜的模样,这枯骨的骨骼发青,仿佛玉石一样,可是上面却是有着累累的瘢痕。

    林封谨看到了这瘢痕。心中一动,便是看向这架子的旁边,果然见到了那地方挂着几条黑色的东西,似乎满布灰土,但仔细看去,应该就是特制的长鞭,那么毫无疑问,这一具枯骨上面的瘢痕,便是被这鞭子长年累月抽打出来的。

    这赫然是鞭尸!!!

    连死后的尸骨,都要被挖出来这样狠狠的鞭打。这是有多大的仇恨啊!

    非但如此,就连这具枯骨的头颅都被砍了下来,抛弃在了这环形石龛的前方,那里有一个凹坑。坑里面有黑褐色的液体在不断的翻腾着,头骨都被煮成了漆黑的颜色,只有头骨眼窝子里面有两点暗红色的火焰,始终不灭。

    那黑褐色的液体,应该是最恶毒最羞辱的秽液,乃是用女人的天葵混合屎尿等等炼制而成的。而那枯骨和头颅则是被施展了固魂之术,强行将魂魄锁死在了这枯骨上,同时,这里应该是有大大小小几百个聚阴阵法在无时不刻的运转着,阴气浓郁得几乎是可以令魂魄脱离肉身直接在这里滋润的活着。

    这也就意味着,这枯骨的魂魄,竟是要在这里受到永无止境的侮辱和折磨!!

    此时林封谨一走进来,立即就感应到了有好几百个意识聚集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时间他的脑海里面甚至想起来了大量尖锐凄厉的声音:

    “你是谁?”

    “滚出去!‘

    “你要做什么?”

    “”

    对于这些愤怒的质问,换成普通人估计整个精神体系都要一下子崩溃掉,但是林封谨却是面不改色,双眼却是聚集在了那被重重锁链捆缚住了的枯骨上,从这伤痕累累的枯骨上,林封谨感应到了强烈无比的愤懑,不甘!!

    同时,在被浸泡在沸腾的秽液当中的那个骷髅头似乎也有所感,对准了林封谨望了过来,头骨眼窝子当中那暗红色的火焰,也是在瞬间聚焦在了林封谨的身上,这一望之下,林封谨甚至生出了一种错觉,便是被一把锋芒毕露的长刀当面直劈了过来。

    双方视线交错,仿佛只是凝望了刹那,实际上却已经是交换过了千言万语。

    林封谨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他已经是来到了那架子的旁边,凝视着锁住枯骨的七八条锁链,然后便是伸出手,对准了那锁链按了上去。

    见到了林封谨的动作,从前方的石龛前面,赫然传来了大片疯狂的嘲弄狂笑声:

    “哈哈哈哈,不知死活。”

    “竟然有蠢货敢动这来自九幽深处的神物!”

    “不错不错,这么多年就一个玩具也是玩腻了,能够多一个玩具也是不错的。”

    “小子,你这是自寻死路!”

    “你们都不要抢,这小子首先要让我好好的玩一玩。”

    “”

    就在这样的疯狂嘲笑声当中,林封谨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了那锁链上,他的手指边缘赫然出现了点点的光芒,似坠落下来的星尘,又有着无坚不摧的坚决,要竭力的融入到那锁链当中,可是看起来却是收效甚微。

    相反,这貌似平凡无奇的锁链上,却是闪耀出来了动人心魄的血红色光芒,映照在了林封谨的脸上,将他的脸容都烘托出来了几分狰狞,甚至林封谨的指尖都被染上了一丝血色。

    见到了这一幕,石龛上面的阴魂嘲笑声更大了。

    而那骷髅头眼中的火焰则是显得更加暗淡——难道自己的这一次企盼即将落空吗?

    只是这时候,林封谨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

    “原来是修罗界那边的封灭之链,也亏你们能找得到,罢了,以后总是要面对这种情况的,就当成是未来的一次预演吧。”

    修罗界与天人界素来都是水火不容,互相交战,当修罗界当中的战修罗捕获到了天人界当中的大能之后,便会用封灭之链将之锁扣住,然后将其炼制成法宝或者丹药,其强横之处可见一斑。

    然而,当林封谨将这句话说完了之后,那些嘲笑声便是一下子戛然而止,而那骷髅头眼窝当中的红芒则是陡然大炽!!

    因为这时候,林封谨的指尖上,竟是出现了一个光芒闪耀的小小沙漏!!这一只小巧的沙漏在他的指尖上灵巧的晃动着,仿佛是一个精灵那样在跳动,然后脱离了开来,飘向了那条已经是若巨蟒翻腾的恐怖锁链。

    下一秒,这小巧沙漏便是在瞬间融入到了锁链当中,就像是冰块遇到了烧红的铁锭,只是锁链的表面,却是多了一层晦涩的光华,在一点一点的朝着内部侵入了进去!

    “这,这是时光之力!”一名阴魂绝望的大叫了起来:“你难道是烛九阴转世?”

    伴随着时光之力的入侵,那条锁链开始迅速的锈蚀,溃烂,从上面散落下来了大量的尘土碎屑,时光在这锁链上瞬间荏苒了千百年,这是天地万物都没有办法抵御的侵蚀,强大无比的封灭之链,终于出现了松动。

    而那被锁扣着的枯骨,则开始一点一点的支撑了起来,那骨骼和依然在继续锈蚀的锁链摩擦,发出来的声音可以说端的是令人觉得牙酸无比,看得出来那枯骨也是动作十分艰难,可是从它撑起来的动作当中,却是有一种磅礴雄浑的不屈之意在支撑。

    “天下万事万物,都是有因,便有果!”林封谨轻声的道:“诸行无常,谓自时间上观之,一切现象(有为法)皆属迁流变化而刹那生灭者,故无固定不变坏之物存在。”

    他说完了之后便是见到,那一具无头枯骨,已经是站立了起来,拖动着破损掉的锁链徐徐前行,这枯骨仿佛像是背负着万斤重负一般,每踏出一步,身上破损断裂掉的封灭之链都要在地面上摩擦出来了“噼里啪啦”的火星。

    可是这枯骨依然是沉默,倔强,不屈的,一步一步踉跄前行!那种不达目的就不肯停步的气势,已经是扑面而来!

    这是整整沉默了数千年的怨愤啊,

    这是整整累计了数千年的屈辱啊,

    这样的痛苦和侮辱,怎会忘,怎能忘?!!

    林封谨的双眼眯缝了一下,然后欲言又止,转身,离开了充满了因果交织,恩怨生灭的秘殿,将这一切都远远的抛在了身后,一直走到了阴喉的入口处才安静的等待着。

    也许是只过了一秒钟,也许是过了好几天,总之时间在这地方似乎已经是彻底的失去了意义,

    矗立在了这阴喉门口的林封谨忽然睁开了眼睛,在他的身后,黑暗涌动,还有艰难痛苦浑浊的喘息声不停传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