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英魂的攻击当中,蕴藏了当年大赵的家国气运,还有军中的血煞之气,能破一切护体神通,格外难缠,棘手之处绝对不差于阳鬼,林封谨遇到的这样的英魂敌人之后,又想要将之收入到奈非天当中化为己用,便必须动用龙气来和对方慢慢磨。

    偏偏林封谨体内的龙气之前在与烛九阴一战的时候,为了推动胎藏大曼荼罗结界也是消耗得七七八八,所以真的很是耗费了一番手脚,也才堪堪收复了三十六头英魂送入到奈非天,他们进入了其中之后,将会被各大狱主炼制成类似于武器,铠甲,法宝,或者说是机关之类的存在,使地狱界当中的七大狱界实力更上层楼。

    能够收复三十六头英魂,可以说已经是林封谨的极限,接下来他遇到了英魂之后,只能痛下杀手,将其打散成了本源阴气,这样一路且战且行,终于前方来到了这条阴喉洞穴的尽头,赫然就见到了前方有着一扇紧闭的巨门,这巨门上累累叠叠,尽是镌刻的恶毒诅咒,这些诅咒甚至形成了一阵阵若有实质的阴风,甚至还有口鼻的模样,在空中发出了呜咽和怨毒的声音,盘旋在了巨门前方。

    这样的恶毒诅咒,林封谨也是不敢轻易的上前接触,只能继续用小千指将其封禁起来,然后送入到了奈非天当中去,让七大狱主自行炼化。紧接着便是一拳击毁了石门,让其轰然倒塌,然后大步迈入其中。

    进入到了巨门当中以后,便是来到了这养尸地的最深处,隐约都能感觉到,这里不时就会从地下冒出来一股极阴之气,氤氲环绕,哪怕是野猪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是承受不住,进入到了奈非天当中,事实上。这里哪怕是在中阴界来说,都可以算得上是极其阴幽的所在。

    透过不断蒸腾的阴气,赫然可以见到这是一个半圆形的宽阔大厅,大厅正面乃是一长排环形的石龛。密密麻麻的排列,仿佛像是站在了电影院的荧幕前面看对面的空座位似的,这些石龛上镌刻的全部都是一个个的人名,自有一种肃穆的气氛在里面,令人呼吸都要为之放轻。

    而在这些密密麻麻的石龛前方。则是有一个高大的架子,在架子上有一具枯骨,有七八条锁链垂落了下来,锁在了这枯骨的四肢,肩胛骨,大腿骨上,使其呈现出来了跪拜的模样,这枯骨的骨骼发青,仿佛玉石一样,可是上面却是有着累累的瘢痕。

    林封谨看到了这瘢痕。心中一动,便是看向这架子的旁边,果然见到了那地方挂着几条黑色的东西,似乎满布灰土,但仔细看去,应该就是特制的长鞭,那么毫无疑问,这一具枯骨上面的瘢痕,便是被这鞭子长年累月抽打出来的。

    这赫然是鞭尸!!!

    连死后的尸骨,都要被挖出来这样狠狠的鞭打。这是有多大的仇恨啊!

    非但如此,就连这具枯骨的头颅都被砍了下来,抛弃在了这环形石龛的前方,那里有一个凹坑。坑里面有黑褐色的液体在不断的翻腾着,头骨都被煮成了漆黑的颜色,只有头骨眼窝子里面有两点暗红色的火焰,始终不灭。

    那黑褐色的液体,应该是最恶毒最羞辱的秽液,乃是用女人的天葵混合屎尿等等炼制而成的。而那枯骨和头颅则是被施展了固魂之术,强行将魂魄锁死在了这枯骨上,同时,这里应该是有大大小小几百个聚阴阵法在无时不刻的运转着,阴气浓郁得几乎是可以令魂魄脱离肉身直接在这里滋润的活着。

    这也就意味着,这枯骨的魂魄,竟是要在这里受到永无止境的侮辱和折磨!!

    此时林封谨一走进来,立即就感应到了有好几百个意识聚集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时间他的脑海里面甚至想起来了大量尖锐凄厉的声音:

    “你是谁?”

    “滚出去!‘

    “你要做什么?”

    “”

    对于这些愤怒的质问,换成普通人估计整个精神体系都要一下子崩溃掉,但是林封谨却是面不改色,双眼却是聚集在了那被重重锁链捆缚住了的枯骨上,从这伤痕累累的枯骨上,林封谨感应到了强烈无比的愤懑,不甘!!

    同时,在被浸泡在沸腾的秽液当中的那个骷髅头似乎也有所感,对准了林封谨望了过来,头骨眼窝子当中那暗红色的火焰,也是在瞬间聚焦在了林封谨的身上,这一望之下,林封谨甚至生出了一种错觉,便是被一把锋芒毕露的长刀当面直劈了过来。

    双方视线交错,仿佛只是凝望了刹那,实际上却已经是交换过了千言万语。

    林封谨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他已经是来到了那架子的旁边,凝视着锁住枯骨的七八条锁链,然后便是伸出手,对准了那锁链按了上去。

    见到了林封谨的动作,从前方的石龛前面,赫然传来了大片疯狂的嘲弄狂笑声:

    “哈哈哈哈,不知死活。”

    “竟然有蠢货敢动这来自九幽深处的神物!”

    “不错不错,这么多年就一个玩具也是玩腻了,能够多一个玩具也是不错的。”

    “小子,你这是自寻死路!”

    “你们都不要抢,这小子首先要让我好好的玩一玩。”

    “”

    就在这样的疯狂嘲笑声当中,林封谨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了那锁链上,他的手指边缘赫然出现了点点的光芒,似坠落下来的星尘,又有着无坚不摧的坚决,要竭力的融入到那锁链当中,可是看起来却是收效甚微。

    相反,这貌似平凡无奇的锁链上,却是闪耀出来了动人心魄的血红色光芒,映照在了林封谨的脸上,将他的脸容都烘托出来了几分狰狞,甚至林封谨的指尖都被染上了一丝血色。

    见到了这一幕,石龛上面的阴魂嘲笑声更大了。

    而那骷髅头眼中的火焰则是显得更加暗淡——难道自己的这一次企盼即将落空吗?

    只是这时候,林封谨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

    “原来是修罗界那边的封灭之链,也亏你们能找得到,罢了,以后总是要面对这种情况的,就当成是未来的一次预演吧。”

    修罗界与天人界素来都是水火不容,互相交战,当修罗界当中的战修罗捕获到了天人界当中的大能之后,便会用封灭之链将之锁扣住,然后将其炼制成法宝或者丹药,其强横之处可见一斑。

    然而,当林封谨将这句话说完了之后,那些嘲笑声便是一下子戛然而止,而那骷髅头眼窝当中的红芒则是陡然大炽!!

    因为这时候,林封谨的指尖上,竟是出现了一个光芒闪耀的小小沙漏!!这一只小巧的沙漏在他的指尖上灵巧的晃动着,仿佛是一个精灵那样在跳动,然后脱离了开来,飘向了那条已经是若巨蟒翻腾的恐怖锁链。

    下一秒,这小巧沙漏便是在瞬间融入到了锁链当中,就像是冰块遇到了烧红的铁锭,只是锁链的表面,却是多了一层晦涩的光华,在一点一点的朝着内部侵入了进去!

    “这,这是时光之力!”一名阴魂绝望的大叫了起来:“你难道是烛九阴转世?”

    伴随着时光之力的入侵,那条锁链开始迅速的锈蚀,溃烂,从上面散落下来了大量的尘土碎屑,时光在这锁链上瞬间荏苒了千百年,这是天地万物都没有办法抵御的侵蚀,强大无比的封灭之链,终于出现了松动。

    而那被锁扣着的枯骨,则开始一点一点的支撑了起来,那骨骼和依然在继续锈蚀的锁链摩擦,发出来的声音可以说端的是令人觉得牙酸无比,看得出来那枯骨也是动作十分艰难,可是从它撑起来的动作当中,却是有一种磅礴雄浑的不屈之意在支撑。

    “天下万事万物,都是有因,便有果!”林封谨轻声的道:“诸行无常,谓自时间上观之,一切现象(有为法)皆属迁流变化而刹那生灭者,故无固定不变坏之物存在。”

    他说完了之后便是见到,那一具无头枯骨,已经是站立了起来,拖动着破损掉的锁链徐徐前行,这枯骨仿佛像是背负着万斤重负一般,每踏出一步,身上破损断裂掉的封灭之链都要在地面上摩擦出来了“噼里啪啦”的火星。

    可是这枯骨依然是沉默,倔强,不屈的,一步一步踉跄前行!那种不达目的就不肯停步的气势,已经是扑面而来!

    这是整整沉默了数千年的怨愤啊,

    这是整整累计了数千年的屈辱啊,

    这样的痛苦和侮辱,怎会忘,怎能忘?!!

    林封谨的双眼眯缝了一下,然后欲言又止,转身,离开了充满了因果交织,恩怨生灭的秘殿,将这一切都远远的抛在了身后,一直走到了阴喉的入口处才安静的等待着。

    也许是只过了一秒钟,也许是过了好几天,总之时间在这地方似乎已经是彻底的失去了意义,

    矗立在了这阴喉门口的林封谨忽然睁开了眼睛,在他的身后,黑暗涌动,还有艰难痛苦浑浊的喘息声不停传来(~^~)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七狱之主    生劫之门上,逐渐的出现了裂纹,从门缝当中也是飘飞出来了大量的花瓣,碎叶之类的东西,还有一缕一缕的黑色烟雾飘飞了出来,缠绕在门上的绿色藤蔓也是开始枯萎,凋零。

    非但如此,门缝里面传来的吼叫声也是越来越大,越演越烈,最终门上终于出现了清晰的裂纹,轰然爆裂!!

    六大鬼王从中成功的逃脱了出来,只是身体表面已经有大量的地方开始冒出来了烟雾,还出现了不少的溃烂区域,流淌出来了黄绿色的浓水,流淌滴落在了下方的沙漠上吱吱作响,冒出了大量的青烟。

    它们此时完全现出来了本相,一个个都是青面獠牙,爪牙锐利,舌头扭曲,看向了林封谨的眼光可以说是格外的怨毒,更是发出了诅咒而刻薄的声音:

    “我要将你的肠子围在脖子上做围巾!”

    “用你的鲜血煮汤味道一定不错!”

    “你所有的牙齿都会被我收集起来,串成不错的项链!!”

    “”

    林封谨也懒得理会它们的嚎叫声,一指点出。

    一朵白色的莲花徐徐飞出,看起来仿佛是飘飞的白发,又有一种极尽了凋零摧残的凄美。

    老劫之门,徐徐打开!

    六大鬼王的叫嚣声,顿时戛然而止。

    林封谨淡淡的道:

    “刚刚你们所说的这些愿望,我都可以成全你们,前提是你们能从剩余下来的四劫之门当中走出来。”——

    没有回应的声音——

    根本就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

    因为六大鬼王冲破了生劫之门已经完全属于超常发挥了,此时又被吸入到了这老劫之门当中,那完全就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支持不了太久的时间。

    片刻之后,空中陆续又滴落下来了点点碧血,落入到了下方虚空绽放的金莲当中,迅速的结出了六颗莲实,周围盘旋着点点光芒,看起来就是品相不凡,加上了之前那骷髅巨魔,便一共是足足七颗闪耀着金光的莲实漂浮在了林封谨的面前

    林封谨咬破了手指,对准了这七颗莲实弹出了点点的鲜血,这鲜血在空中化成了七个扭曲复杂的梵文,没入到了莲实当中,然后便见到了莲实的外皮迅速的裂开,里面出现了七团深邃无比的黑色光芒不停的收缩着,就仿佛是七颗跳动的心脏似的。

    紧接着,一团黑色光芒若墨汁掉落入了水中那样,迅速的氤氲飘散了开来,然后形成了一尊三眼三手的,象头人身的怪物形象,对准了林封谨微微鞠躬,然后迅速的淡化而去,进入到了奈非天当中。

    此时的林封谨经过了与水王一战之后,已经是认识到了目前的一些缺陷,因此已经将奈非天内部进行了炼制,针对此时六道轮回的神通还只是初具规模,干脆就集合了所有的力量,全力打造淬炼地狱道,将其做到了尽善尽美之后,再尝试打造其余的五道。

    此时这七大鬼王被林封谨炼化了之后,便是随他的心意,纷纷的诞生出来了地狱道当中的七大狱主:

    酆泉狱主,统帅幻化天魔,针对敌人的精神方面发起攻击,主场区域为火山熔岩。

    黄泉狱主,统帅山魈精魅,幻变万千,主场区域为夤夜荒山。

    寒泉狱主,摄江湖水怪,神出鬼没,主场区域为茫茫湖海。

    阴泉狱主,摄血食邪神,残忍狠辣,主场区域为战争屠城当中的城市。

    幽泉狱主,摄山林毒恶,阴险毒辣,主场区域为原始密林。

    下泉狱主,摄古伏尸,神秘恐怖,主场区域为迷宫古墓。

    溟泉狱主,摄刑亡横死,幽深玄奥,主场区域为荒坟幽谷!

    这七大狱主,各有自己的主场,并且擅长的攻击方式都不相同,林封谨接下来就会利用自己的“小千指”,将这里具有强大战力的邪鬼战魂收入到奈非天当中,让七大狱主将之收服炼化,成为自己的强大助力和手下。

    并且在奈非天当中,它们都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即便是被击溃击杀,只要奈非天不被毁,它们的本源就能存在,过一段时间就能重新恢复过来。有了这七大狱主之后,虽然看起来奈非天的总体硬性实力得到的提升很少,却相当于是一支混乱不堪的军队里面入驻了一个完整的指挥体系,一下子就将其彻底的撑了起来。

    此次一战,林封谨举手投足之间,便是杀掉炼化了七大鬼王,若不是剩余的一名鬼王见机不会跑得快,那么就是八大鬼王一齐葬身于此!这八大鬼王也是长平古战场当中的中坚力量了,此时林封谨再次前行,便真的是连小鬼也是要趋避三分,敬而远之了。

    不过,随着夕阳沉下地平线,黑暗就迅速降临在了这沙漠戈壁当中,这里作为养尸地,立即就出现了大量的阴风惨雾,循环缭绕在了这地方,令人可以说是目难视物,寸步难行,和置身于中阴界当中毫无区别了,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就连人的感官都要受到极大的限制和干扰,而阴邪鬼物则是仿佛如鱼得水,纷纷前来。

    只是,林封谨却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和野猪这样的活人在如此环境当中受到了极大的干扰,可是身边还有大巫凶和烛九阴这样不折不扣的鬼修啊,他们来到了这环境当中,那同样仿佛龙归大海,虎入深山,大肆吞噬此地充沛无比的阴气。

    等到大巫凶和烛九阴“进补”得差不多了之后,林封谨双手一拍,在奈非天当中修炼的谛听神兽便是徐徐现身,它依然是化为了白犬的模样,但身上自然就散发出来了淡淡的光芒,照耀四周,一切的阴险鬼蜮,险恶陷阱在它身上的这微光照耀下,都是无所遁形。

    谛听一出,能察天下的万事万物,林封谨立即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脚下踩踏着的已经不是黄沙和石块,而是一层一层腐朽发黑的尸骨,看起来就是触目惊心,尤其是一个个骷髅头黑洞洞的眼眶,张大的嘴巴,都是令人深切的感觉到了死之绝望和恐惧。

    极目眺望,这尸骨铺就的平原甚至是漫无边际,不时还有一阵一阵的黑气喷射缭绕了出来,若是胆小的人来到了这里,相信早就被吓晕了过去。

    大巫凶此时也是发挥出来了自己的作用,在空中虚抓了一把,然后闻了闻,便指住了一个方向道:

    “这里的阴气一直都在呈现出漩涡流动的方式,我们跟着走就好了。”

    说话间,大巫凶便开始在前方带路,他行走的方式可以说是相当的奇特,和正常的走路方式截然不同,有时候会横着走几步,有时候会倒退几步,还有的时候,居然会像小孩子跳格子那样,间歇着跳跃前进,真的是仿佛儿戏。

    不过林封谨却是一丝不苟的照做,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行为动作没有任何的偏差,大概以这样奇怪的方式前行出去了两三百米之后,周围忽有鬼影出没,发出了啾啾的声音,似要择人而噬。

    面对这样的袭扰,林封谨一记小千指点出,便将这些厉鬼收入到了奈非天当中,里面的七大狱主此时正是龙精虎猛,便可以炼化降服这些厉鬼阴魂成为自己的手下了,恰好可以称得上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随着林封谨一干人的前行,前来袭扰的这些阴魂厉鬼也就多了起来,不过对于林封谨来说,也就是随手挥洒的问题,真的是来多少收多少,在七大鬼王被炼化,另外一头逃之夭夭的情况下,这些阴魂厉鬼便是再多,对林封谨来说也不是什么威胁。

    当最后一群张牙舞爪扑来的阴魂厉鬼被林封谨随手一划,纳入到了奈非天当中的时候,弥散在了周围的阴云也是为之消散,此时林封谨就发觉,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大概呈现出来了四十五度,斜着朝下的深深洞穴,一股浓郁的阴腐气息扑面而来。

    这洞穴大概有两三人高,直径约莫有三米,仔细的看去,洞壁居然是一张一张凝固而扭曲的脸,十分痛苦的模样,同时,这洞壁的环节状凸起还令人联想到了巨大的喉管,来到了这里之后,哪怕是谛听身上发出来的光芒也是只能突破到了两三丈外,外面的黑暗简直就是若有实质,每前行一步,甚至令人感觉到黑暗发出来了坚硬无比的冰层被挤压后,发出来的“咯吱咯吱”的瘆人声音!

    只是,这仿佛是地狱深处的一幕,对于林封谨就完全像是在闲庭漫步似的,地藏当年的修行足迹,可以说是遍布诸界,比这样的景象黑暗污秽得十倍的地方也是司空见惯了,根本也不能令他皱一皱眉毛。

    进入到了洞穴当中以后,更是出现了一种十分特殊的敌人,便是英魂!

    英魂和阳鬼一样,都是十分特别的妖物,当年大赵在长平战败以后,虽然被坑杀了四十万人,却依然只是元气大伤,国祚之后依然绵延了几十年,这一战当中有不少死难的人,就被国家祭祀供奉了起来,以国运来祭拜,此地本来就是十分特殊的养尸地,聚阴池,得到了这样的加持之后,便会出现特殊的英魂存在。

    ***

    今天我去了成都的魔兽世界电影展,有想看毁灭之锤,兽人,暴风城国王,还有阿尔萨斯弑父的地点的同学赶紧加我的公众号了哦!咳咳,最重要的是,今天我也毅然出镜,不惜牺牲美色露面了

    直接搜索公众号卷土就OK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