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生劫之门上,逐渐的出现了裂纹,从门缝当中也是飘飞出来了大量的花瓣,碎叶之类的东西,还有一缕一缕的黑色烟雾飘飞了出来,缠绕在门上的绿色藤蔓也是开始枯萎,凋零。

    非但如此,门缝里面传来的吼叫声也是越来越大,越演越烈,最终门上终于出现了清晰的裂纹,轰然爆裂!!

    六大鬼王从中成功的逃脱了出来,只是身体表面已经有大量的地方开始冒出来了烟雾,还出现了不少的溃烂区域,流淌出来了黄绿色的浓水,流淌滴落在了下方的沙漠上吱吱作响,冒出了大量的青烟。

    它们此时完全现出来了本相,一个个都是青面獠牙,爪牙锐利,舌头扭曲,看向了林封谨的眼光可以说是格外的怨毒,更是发出了诅咒而刻薄的声音:

    “我要将你的肠子围在脖子上做围巾!”

    “用你的鲜血煮汤味道一定不错!”

    “你所有的牙齿都会被我收集起来,串成不错的项链!!”

    “”

    林封谨也懒得理会它们的嚎叫声,一指点出。

    一朵白色的莲花徐徐飞出,看起来仿佛是飘飞的白发,又有一种极尽了凋零摧残的凄美。

    老劫之门,徐徐打开!

    六大鬼王的叫嚣声,顿时戛然而止。

    林封谨淡淡的道:

    “刚刚你们所说的这些愿望,我都可以成全你们,前提是你们能从剩余下来的四劫之门当中走出来。”——

    没有回应的声音——

    根本就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

    因为六大鬼王冲破了生劫之门已经完全属于超常发挥了,此时又被吸入到了这老劫之门当中,那完全就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支持不了太久的时间。

    片刻之后,空中陆续又滴落下来了点点碧血,落入到了下方虚空绽放的金莲当中,迅速的结出了六颗莲实,周围盘旋着点点光芒,看起来就是品相不凡,加上了之前那骷髅巨魔,便一共是足足七颗闪耀着金光的莲实漂浮在了林封谨的面前

    林封谨咬破了手指,对准了这七颗莲实弹出了点点的鲜血,这鲜血在空中化成了七个扭曲复杂的梵文,没入到了莲实当中,然后便见到了莲实的外皮迅速的裂开,里面出现了七团深邃无比的黑色光芒不停的收缩着,就仿佛是七颗跳动的心脏似的。

    紧接着,一团黑色光芒若墨汁掉落入了水中那样,迅速的氤氲飘散了开来,然后形成了一尊三眼三手的,象头人身的怪物形象,对准了林封谨微微鞠躬,然后迅速的淡化而去,进入到了奈非天当中。

    此时的林封谨经过了与水王一战之后,已经是认识到了目前的一些缺陷,因此已经将奈非天内部进行了炼制,针对此时六道轮回的神通还只是初具规模,干脆就集合了所有的力量,全力打造淬炼地狱道,将其做到了尽善尽美之后,再尝试打造其余的五道。

    此时这七大鬼王被林封谨炼化了之后,便是随他的心意,纷纷的诞生出来了地狱道当中的七大狱主:

    酆泉狱主,统帅幻化天魔,针对敌人的精神方面发起攻击,主场区域为火山熔岩。

    黄泉狱主,统帅山魈精魅,幻变万千,主场区域为夤夜荒山。

    寒泉狱主,摄江湖水怪,神出鬼没,主场区域为茫茫湖海。

    阴泉狱主,摄血食邪神,残忍狠辣,主场区域为战争屠城当中的城市。

    幽泉狱主,摄山林毒恶,阴险毒辣,主场区域为原始密林。

    下泉狱主,摄古伏尸,神秘恐怖,主场区域为迷宫古墓。

    溟泉狱主,摄刑亡横死,幽深玄奥,主场区域为荒坟幽谷!

    这七大狱主,各有自己的主场,并且擅长的攻击方式都不相同,林封谨接下来就会利用自己的“小千指”,将这里具有强大战力的邪鬼战魂收入到奈非天当中,让七大狱主将之收服炼化,成为自己的强大助力和手下。

    并且在奈非天当中,它们都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即便是被击溃击杀,只要奈非天不被毁,它们的本源就能存在,过一段时间就能重新恢复过来。有了这七大狱主之后,虽然看起来奈非天的总体硬性实力得到的提升很少,却相当于是一支混乱不堪的军队里面入驻了一个完整的指挥体系,一下子就将其彻底的撑了起来。

    此次一战,林封谨举手投足之间,便是杀掉炼化了七大鬼王,若不是剩余的一名鬼王见机不会跑得快,那么就是八大鬼王一齐葬身于此!这八大鬼王也是长平古战场当中的中坚力量了,此时林封谨再次前行,便真的是连小鬼也是要趋避三分,敬而远之了。

    不过,随着夕阳沉下地平线,黑暗就迅速降临在了这沙漠戈壁当中,这里作为养尸地,立即就出现了大量的阴风惨雾,循环缭绕在了这地方,令人可以说是目难视物,寸步难行,和置身于中阴界当中毫无区别了,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就连人的感官都要受到极大的限制和干扰,而阴邪鬼物则是仿佛如鱼得水,纷纷前来。

    只是,林封谨却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和野猪这样的活人在如此环境当中受到了极大的干扰,可是身边还有大巫凶和烛九阴这样不折不扣的鬼修啊,他们来到了这环境当中,那同样仿佛龙归大海,虎入深山,大肆吞噬此地充沛无比的阴气。

    等到大巫凶和烛九阴“进补”得差不多了之后,林封谨双手一拍,在奈非天当中修炼的谛听神兽便是徐徐现身,它依然是化为了白犬的模样,但身上自然就散发出来了淡淡的光芒,照耀四周,一切的阴险鬼蜮,险恶陷阱在它身上的这微光照耀下,都是无所遁形。

    谛听一出,能察天下的万事万物,林封谨立即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脚下踩踏着的已经不是黄沙和石块,而是一层一层腐朽发黑的尸骨,看起来就是触目惊心,尤其是一个个骷髅头黑洞洞的眼眶,张大的嘴巴,都是令人深切的感觉到了死之绝望和恐惧。

    极目眺望,这尸骨铺就的平原甚至是漫无边际,不时还有一阵一阵的黑气喷射缭绕了出来,若是胆小的人来到了这里,相信早就被吓晕了过去。

    大巫凶此时也是发挥出来了自己的作用,在空中虚抓了一把,然后闻了闻,便指住了一个方向道:

    “这里的阴气一直都在呈现出漩涡流动的方式,我们跟着走就好了。”

    说话间,大巫凶便开始在前方带路,他行走的方式可以说是相当的奇特,和正常的走路方式截然不同,有时候会横着走几步,有时候会倒退几步,还有的时候,居然会像小孩子跳格子那样,间歇着跳跃前进,真的是仿佛儿戏。

    不过林封谨却是一丝不苟的照做,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行为动作没有任何的偏差,大概以这样奇怪的方式前行出去了两三百米之后,周围忽有鬼影出没,发出了啾啾的声音,似要择人而噬。

    面对这样的袭扰,林封谨一记小千指点出,便将这些厉鬼收入到了奈非天当中,里面的七大狱主此时正是龙精虎猛,便可以炼化降服这些厉鬼阴魂成为自己的手下了,恰好可以称得上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随着林封谨一干人的前行,前来袭扰的这些阴魂厉鬼也就多了起来,不过对于林封谨来说,也就是随手挥洒的问题,真的是来多少收多少,在七大鬼王被炼化,另外一头逃之夭夭的情况下,这些阴魂厉鬼便是再多,对林封谨来说也不是什么威胁。

    当最后一群张牙舞爪扑来的阴魂厉鬼被林封谨随手一划,纳入到了奈非天当中的时候,弥散在了周围的阴云也是为之消散,此时林封谨就发觉,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大概呈现出来了四十五度,斜着朝下的深深洞穴,一股浓郁的阴腐气息扑面而来。

    这洞穴大概有两三人高,直径约莫有三米,仔细的看去,洞壁居然是一张一张凝固而扭曲的脸,十分痛苦的模样,同时,这洞壁的环节状凸起还令人联想到了巨大的喉管,来到了这里之后,哪怕是谛听身上发出来的光芒也是只能突破到了两三丈外,外面的黑暗简直就是若有实质,每前行一步,甚至令人感觉到黑暗发出来了坚硬无比的冰层被挤压后,发出来的“咯吱咯吱”的瘆人声音!

    只是,这仿佛是地狱深处的一幕,对于林封谨就完全像是在闲庭漫步似的,地藏当年的修行足迹,可以说是遍布诸界,比这样的景象黑暗污秽得十倍的地方也是司空见惯了,根本也不能令他皱一皱眉毛。

    进入到了洞穴当中以后,更是出现了一种十分特殊的敌人,便是英魂!

    英魂和阳鬼一样,都是十分特别的妖物,当年大赵在长平战败以后,虽然被坑杀了四十万人,却依然只是元气大伤,国祚之后依然绵延了几十年,这一战当中有不少死难的人,就被国家祭祀供奉了起来,以国运来祭拜,此地本来就是十分特殊的养尸地,聚阴池,得到了这样的加持之后,便会出现特殊的英魂存在。

    ***

    今天我去了成都的魔兽世界电影展,有想看毁灭之锤,兽人,暴风城国王,还有阿尔萨斯弑父的地点的同学赶紧加我的公众号了哦!咳咳,最重要的是,今天我也毅然出镜,不惜牺牲美色露面了

    直接搜索公众号卷土就OK了。

第1404章吻别    看着柳如烟美丽的容颜,李七夜笑了笑,说道:“美人如玉,芬芳宜人。n∈n∈,”

    “容颜乃是公子爷独赏,公子爷是不是有什么表示一下。”柳如烟双目秋波荡漾,撩人心弦,她轻笑地说道。

    “什么表示?”李七夜笑着说道。

    柳如烟也是忒大胆,她是十分的主动,舒手搂住了李七夜的脖子,送上朱唇,轻轻地吻起来,虽然她动作显得青涩,但是,却那么的大胆,那么的执着,无所忌惮。

    李七夜不如莞尔一笑,轻捧容颜,细细地吻吮起来,动作是那么的温柔,是那么的撩拔心弦。

    被如此的吻吮,让柳如烟这胆大的女子都不由魂儿飞了起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颤栗着全身,让她娇躯都为之酥软。

    一时之间,她搂着李七夜的脖子,酥软于李七夜的胸膛,此时此刻的美人儿,乃是秀目迷醉,妩媚如春水。

    “公子爷乃是老手中的老手哟。”柳如烟娇嗔一声,她这一番模样,实在是让人怦然心动。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轻轻地弹了弹她的瑶鼻,也没有说什么。

    柳如烟也是一个开朗的女子,虽然是离别在前,也不伤感,娇笑一声,站了起来。

    “师姐,离别将在,是不是也来个吻别,说不定,此一别,从此不再相见。”柳如烟站起来之后,抿嘴轻笑,对卓剑诗眨了眨秀目。

    比起柳如烟这个魔女来,含蓄庄端的卓剑诗就没有这么大胆了,被柳如烟如此一说。她顿时粉脸绯红。脸儿一阵火辣辣的。

    但是。卓剑诗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娇羞的她,竟然是送上了香唇,轻轻地吻吮了一下,她整个人宛如触电一样,羞得无地从容,立即站开了。

    一时之间,卓剑诗脸儿红得中天边的晚霞。在张目之间,脸庞上的酡红是那么的迷人,是那么的醉人,让人看得一颗心都为之醉了。

    对于卓剑诗那如蜻蜒点水的轻吻,李七夜不由莞尔一下。

    柳如烟抿嘴轻笑,在李七夜耳边轻语,娇声地说道:“公子爷放心吧,师姐就交给我了,待你回来,必是能抱得美人归。”

    对于这魔女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最后。他笑了一下,说道:“珍重吧,有缘自会要见。”说完跨出了巨艨,随手一点,打开了道门,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目送李七夜离去,当李七夜离去之后,她们怔怔地看着前方,一时之间怅然若失,久久难于回过神来。

    李七夜再一次来到了白骨岛,当李七夜再来到天空上的白骨宫殿的时候,白骨岛主乃是一副酒饱饮足的模样,躺在那里晒太阳。

    “看来这一次你发了不道。

    虽然说小舟神性损失十分的严重,但是,此时白骨岛主却一点都不肉疼,眉开眼笑,说道:“不敢,不敢,这都是大人陛下的福份,小的只是在骨海里捡一些残羹度日而己。”

    李七夜只是笑了起来,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说道:“好了,我又不跟你抢东西,用得着说得如此自卑吗?那个地方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凡物,随随便便,那也是足够你吃喝好几个时代的。”

    白骨岛主呵呵地干笑几声,接着他给李七夜端上了美酒,垂手站在一边,一副聆听李七夜教训的模样。

    “这一世,不死小子还真有可能被他折腾成功。”李七夜啜了一口美酒,随意地看了白骨岛主一眼,说道:“你是不是还打算找他的茬儿,把他的皮给扒了呢。”

    对于这样的话,白骨岛主不由为之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白骨岛主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回大人话,这么漫长的岁月都过去了,很多东西我也看开了。其实,当年我与不死小子两个人,心里面是一清二楚,我们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虽然说,不死小子是坑了我一把,但,都已经无所谓了,换作是我,我也一样会这样做……”

    说到这里,白骨岛主轻轻地叹息一声,虽然每次提到不死仙帝,他都是咬牙切齿,扬言要剥他的皮,拆他的骨头,事实上,在很久以前,他与不死仙帝两个人可以说得上是兄弟情深。

    “不死小子成功了,或者,你们将会有相聚的那一天。”李七夜笑了笑,不由看着碧海蓝天。

    事实上,像白骨岛主和不死仙帝,他们虽然有着过生的恩怨,活了那么久之后,真有一天能重蓬相聚,该看开的,他们还是看开的。

    在沉默中,在寂静中,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白骨岛主开口问道:“大人,时间还有多久呢?”

    对于这个问题,李七夜不由看了白骨岛主一眼,说道:“快了,虽然我还没去神树岭,不过,我猜测,也快了。神树岭出现树人已经很漫长的岁月了,以我看,神树岭的尝试也是只怕接近成功了。”

    “骨海也是吗?”白骨岛主有些心惊肉跳,说道。

    李七夜看着白骨岛主,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以你的出身,你应该知道才对,骨海的变异,你比谁都能感受得到。”

    “以前是。”白骨岛主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几个时代,我感觉是越来越弱了,这不是我变弱了,而是骨海变强了,我都快完全感觉不到了,所以,我个人推算,骨海也差不多了。”

    说到这里,白骨岛主神态都不由凝重起来。事实上,白骨岛主本身就是很强大,但是,对于他而言,就算他再强大,面对骨海的时候,都不值得一提。

    “是的,的确是差不多了,以我看,就差那么一口气,只差那么一点点。”李七夜端着美酒,缓缓地说道:“这一次我抢了三叉戟,骨海都忍了。有一句老话说得很好,小不忍则乱大谋,既然连我抢三叉戟都认为是小事,都忍下去了,你觉得大谋是什么呢?”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白骨岛主不由心惊肉跳,他在骨海呆过很长的时候,在这里更是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他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

    “这不止是一个又一个时代过去了,而是一个又一个纪元过去了。”李七夜轻轻地啜了一口美酒,说道:“该来的,的确是要来了,其他人我是不知道,但是,你是绝对能看到这一天的,看着这一天的到来。”

    “我还有多少时间呢?”白骨岛主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

    李七夜喝了一口美酒,看着白骨岛主,说道:“以我个人的猜测,这一世,有点难,但,下一世,必会来临。如果说,这一世都会来临的话,那肯定是有一方首先取得了突破,具体是骨海,还是大漩涡,又是神树岭,那就不好说了。”

    李七夜这话让白骨岛主不由沉默起来,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至于他,竟然能看得到这一天的到来,这对于他来说,还真的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你愁什么?”李七夜看了白骨岛主一眼,笑着说道:“我不用去看你捞到的宝物,我都知道你有多少的收获,说句不好听的,以你这一次捞到的好处,你自己再努力一把,说不定就能离开这里,真的到了那一天,那就真的是海阔天空!”

    “或者是吧。”白骨岛主也不由喃喃地说道:“真的能离开这个地方,这也算是一件好事,离开这个鬼地方,或者比什么都强吧,至少不用整天提心吊胆。”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你想离开了?”看着白骨岛主,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

    白骨岛主笑嘻嘻地说道:“大人要招小弟吗?大人觉得我怎么样呢?是不是很适合给大人你跑跑腿什么的?”

    “算了。”李七夜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暂且不说你能不能离开?就算你能离开了,你舍得吗?只怕也不见得。”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白骨岛主沉默了一下,到了他这样的级别,能真正与他对话的人那是少之又少,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当然是其中一个。

    “是呀,舍得离开吗?”白骨岛主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当年被不死小子坑了,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但,在这块天地间,我一扎根就是如此之久!我都不知道,除了这个地方,我还能往哪里去。就算这个鬼地方让人有着种种的不如意,但,我还是有些喜欢这个鬼地方!或者,我出身于这里,注定扎根于这里吧。”

    “生我之地,养我之地。”李七夜也不由感慨叹息一声,说道:“的确,多少人是热爱这块土地呢。多少了不起的人物明知道天灵界这样的一个地方终有一天会大灾难来临,但是,明知如此,却依然扎根于这里!这是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深沉的热爱!”

    “或者有一天,我也会死在这个鬼地方吧,生于此,葬于此,这样的结局,也不算是太过于凄惨。”白骨岛主不由笑着说道,说到这里,他都有些认命了。

    请大家投一下月票和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