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顿时,众人面前就是白茫茫的一片,仿佛眼睛都被彻底闪瞎了,根本就看不清楚东西,等恢复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就是漫天飞舞的碎裂骨头,骨片!密密麻麻,无边无际,既像是铺天盖地的雪,又仿佛是密密麻麻的雨一时间,仿佛整个天地之间都是被充塞了这样惊人的景象。

    一击,只是一击!!

    这一击甚至连旁人都没有看清楚林封谨怎么出手的,前来的这七大骷髅战将便是被击杀了四头,并且尸骨无存,全部化成了漫天的齑粉,非但如此,剩余下来的三头骷髅巨怪都是躯干,头颅,四肢都残缺不堪,发出了凄厉的哀鸣,体表还游走着大量的电光,“嘶嘶”作响,想要挪动都是格外的艰难。

    这样的威力,实际上已经是与当年林封谨与火王交战的时候,引发出来的刑天劫威力无限接近!!

    发出了这样强大的一击之后,甚至更是引动了天地之间的戾气,天穹之上,隐隐约约都能见到似乎出现了巨大眼睛的轮廓,在无情的逼视了下来,仿佛是在仔细的寻找着什么,天穹之上,也是随之响起来了仿佛车轮碾过的闷雷声音!!

    而这只巨大的眼睛不是别的,便正是天意的象征。

    这长平古战场乃是多方面的因素导致形成的人间凶地,导致阴阳混淆,明明是人间,其实化成了鬼蜮,为什么能撑到现在还没有天劫降临?便是因为这里的地气,阴气,尸气,怨气混合,不停的蒸腾,在上空形成了一层有效的防护层。

    这防护层在道家的典籍当中,被称为“业云”,这业云并不能够隔绝掉天劫的轰击,却是可以有效的蒙蔽掉天意的探测,就像是一个人想要躲子弹,穿上防弹衣使自己不怕自己是一种办法,同时,想办法融入环境当中让枪手找寻不到自己,也是一种十分有效的办法。

    然而林封谨刚才在这里一击,施展出来的威能却是不折不扣的刑天劫的强横力量,这一击做掉了四大骷髅战将倒也罢了,却是可以惊动天意,使其绕开业云,准确的定位到了这长平古战场当中来,届时狂轰滥炸一番!

    并且此地的阴邪鬼物还修炼出来了阴雷,越发是加倍的会引发天劫的愤怒,搞不好轰击起来分外的狠辣,因此这才是不折不扣的灭顶之灾啊。

    所以,倘若之前林封谨的前来没有引起这长平古战场当中的强大存在重视的话,那么现在就相当于是给他们不折不扣的敲响了一个警钟,让他们知道有强敌入侵,并且还是强大无比,甚至能令他们面对灭顶之灾的敌人!!

    骷髅庙当中隐匿着的一个主宰,终于现身。

    骷髅庙后方依山而建的神像剧烈摇晃,然后到倒塌掉,露出来了后面一个黑暗深邃的洞穴,然后便见到了这洞穴当中飞出来了几点青悠悠的磷火,这玩意儿在夕阳光芒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违和而诡异。

    紧接着,又从洞穴当中飘飞出来了大量的磷火,最后凝聚成了两团熊熊燃烧的青色火焰,一阵无形的波动闪耀而过,便见到了这两团青色的火焰赫然乃是两只诡异的眼睛,这眼睛的周围轮廓,则是一个庞大的骷髅头,在阳光下却是呈现出来了半透明的状态,时而隐现。

    林封谨更是留意到,那洞穴当中堆积的尸骨成山,这其中甚至有大量新鲜的尸体,他此时心中顿时就生出来了一种明悟,搞不好那个藏匿在沙漠深处当中的盐池,根本就是此地的这些鬼物弄出来的诱饵而已,让活人可以源源不断的前来这里主动送死!

    它们每年只是需要放出两三批能够满载而归的幸运儿,那些人自然会将这里描述成一个随处都是发财机遇可以捡钱的好地方,这世上什么都缺,唯独不缺的,那就是铤而走险的活人。

    在这兵荒马乱的世道,人们的眼睛只会盯在那些带着财富归来的人身上,羡慕的看着这些本来是和自己一样一无所有的人,陡然翻身高高在上,便是不会看到这条路上的尸骨累累,血腥疯狂!!

    “真是作恶多端呢!”林封谨眼中隐隐有锋利的光芒闪耀,却是隐藏得极好。

    随着那巨型骷髅头的飞出,众人的耳中,就响起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们是谁,为何要闯入这冥封之丘,来打扰我们死国之人的长眠?”

    林封谨淡淡的道:

    “我只会出手对付那些挡在我前进道路面前的人,你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那么,你现在要阻拦我前进吗?”

    这庞大的骷髅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

    “那么,你要去什么地方?”

    林封谨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我感觉得到,长平这个地方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酝酿,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地利环境,就像是一颗钉子,扎在了人间界上,可是这钉子尖端,已经是深深的楔入到了中阴界当中,我要去的地方,就是这颗钉子的最尖端,也就是长平古战场在中阴界的最深处!”

    庞大的骷髅头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那里可是活人的禁区,亡者的世界,你们真的是要去那里吗?”

    林封谨道:

    “我不喜欢将同样的话重复两次。”

    庞大骷髅头眼中的磷火一闪,竟是骤然之间对林封谨直撞了过来,之前其隐现在空中的时候,就觉得体积可以说是无比的庞大,此时遽然飞撞,更是显得气势磅礴,若一座山也似的碾压了过来,那速度迅捷若鬼魅,一逼近之后,更是连天边那火红的夕阳也仿佛是失去了颜色,变得阴森诡异无比!

    这也是林封谨进入到了这长平古战场当中之后,遇到的第一个算是首领级别的敌人了,他从这巨型骷髅头的身上,感应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铁血惨烈味道在里面,还有一种根本就没有办法磨灭的精神和意志,仅凭这一点,这个敌人就不容小视。

    因此林封谨面对这一撞,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以攻代守,也不是全力防御,而是将自己的衣袖一拂,施展出来了“袖里乾坤”的神通,将身边的野猪和大巫凶装了进去,这种级别的战斗,野猪已经是完全插手不上了,大巫凶林封谨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好好的照看住烛九阴,所以林封谨干脆将他们保护了起来,送入到了“奈非天”当中,解除了自己的后顾之忧。

    而这时候,林封谨已经是被这巨大的骷髅头正面撞中!!

    二者的体积相比起来,简直是如此的差别巨大,在即将碰撞的瞬间,感觉完全就像是被一座滚动而来的巨山死死的压在了下面,下一面就会被化为齑粉。

    不过,当碰撞发生的时候,林封谨忽然就飞射了出去,看起来仿佛是被撞飞的,可实际上他距离这骷髅巨魔还有足足两三米的距离的时候,体表就仿佛是多了一层看似极脆弱的薄膜,就仿佛是肥皂泡那样严丝合缝的保护着他的身体。

    所以这一撞看似杀伤力极强,其实却是不然,根本就没有对林封谨的本体产生任何的伤害,而当林封谨被凌空撞飞出了足足两三百丈之后,他长啸一声,一拳轰向了地面,稳住了身躯,绕是如此,也是在这沙漠戈壁滩上划出来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从上空往下方鸟瞰看去,活像是一道凄厉粗大的伤疤。

    可是下一秒,林封谨双足所踏着的沙漠就轰然爆炸了开来,他整个人以比飞退的时候更是要快上十倍的速度飞射了回来,整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仿佛都是在燃烧了一般,若彗星那样狠狠的反扑了回来,一拳轰出!

    面对林封谨的这反击一拳,这骷髅巨魔的回应,则是张开了自己的嘴,露出了里面黑洞洞的空间,散发出来了一股无法形容的腐臭寒气,似乎连大地都要被彻底冰封!!

    看到了那黑洞洞的嘴巴以后,甚至人的耳朵当中都仿佛出现了万万千千的诅咒——死!你们都要死!你全家上下全部要死,甚至会有自己浑身上下全部都是脓疮,然后化为脓血,最后露出白骨的恐怖幻象。

    这骷髅巨魔修炼到了这一步,显然已经是成功的获得了“天人五衰”的真谛!!

    可是林封谨这一拳的气势燃烧到了最巅峰的时候,从他的身后居然浮现出来了一扇门!

    一扇镶嵌有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这样的珍贵宝物的巨门!这一扇门上,闪耀的是青翠蓊郁,生机勃勃的光芒,正是地藏的标志性神通,五劫之门当中的生劫之门。

    门中的世界,生机盎然,悠远无尽。

    面对这一扇生劫之门,这骷髅巨魔根本就毫无抵抗之力,它张开的大嘴当中流露出来的“天人五衰”的气势,可以说根本就不足与生劫之门里面蕴藏的蓬勃生机相抗衡,直接就被吞入到了门中,然后直接关闭上。

    地藏为什么能在黑暗的世界当中坚持自己的修行?并且越是黑暗的世界,他的修行速度提升得就越是迅捷?

    原因就是地藏擅长的就是以战养战。

    大地包容藏纳一切,腐尸,粪便这种种污秽黑暗的东西埋入大地当中之后,反而能让土地更加肥沃,植物开出更美好的花朵,结出更加美味的果实。为什么地藏有“安忍不动若大地”的说法,便是因为他也与大地的特质一样,能够将黑暗之力化为己用,来增加自己的修为。

    骷髅巨魔身上包藏的,乃是死亡黑暗之力,而林封谨刚刚施展出来的生劫之门当中,蕴藏的却是茁壮生长之力,这二者可谓是水火不容,相互之间根本就没有统一调和的可能,一经碰撞,立即就要产生极其剧烈的冲突,就仿佛是油锅当中进了一滴水似的。

    当年就连烛九阴这样的强横人物,也是在地藏的“五劫之门”神通下吃了大亏,这骷髅巨魔虽然算是得到了天地当中的一点真谛,修成了阴魔,炼出来了阴雷,却也没可能和烛九阴这样被时间千锤百炼过的人物相提并论啊。

    因此,林封谨一拳轰出,生劫之门一收一放之间,便让其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时候可以见到,在远处的夕阳余晖下,已经有几团乌云成型,并且还在不停的变幻着形状,林封谨从中感觉到了一股一股强横的气息,应该是这长平古战场当中其余的强大存在已经赶来了,只是他们来得虽然快,自己动手更快,根本就没有给这帮魑魅鬼王以缓冲插手的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结束了战斗。

    “冥顽不灵!死有余辜!”林封谨眼中精芒一闪,也是带着杀鸡给猴看的念头,猛然一指点向了虚空当中!

    这一指点出之后,空中立即就多出来了一朵青葱盎然的莲花,这莲花在空中徐徐旋转,光芒万丈,然后一收一放,就见到了生劫之门再次开启,将这骷髅巨魔放了出来。

    这一次出现之后,骷髅巨魔已经不再是那半透明,隐现在了空中的模样了,而是直接悬浮在了半空中,可以见到其材质仿佛是上等的瓷器一般,表面还有一层光洁的釉色,虽然庞大恐怖,看起来却像是一具被精雕细琢过的艺术品,格外的精美。

    只是,其眼窝子里面的两团魂焰,已经暗淡到了几乎不可辨认的地步,更令人震撼的是,这骷髅巨魔的表面,居然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细碎裂痕,端的是不计其数,看起来就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惨烈。

    林封谨回头看了天边的那几朵乌云一眼,眼中的警告之意已经是呼之欲出,然后一指就对准了骷髅巨魔戳了过去!

    令人震撼的是,在这时候,这骷髅巨魔居然还倔强的对准了林封谨反冲了过来,张开了自己的下颌,竟是有临死都要咬你一块肉下来的决然。

    然后林封谨的手指,就后发先至的戳中了它。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刹那,林封谨的手指,就点在了骷髅巨魔的眉心正中,二者的体型相差得可以说是极其巨大,骷髅巨魔的体型仿佛是山峦一样的大小,林封谨在其面前仿佛是蝼蚁一般,然而接下来,一阵疾风徐来,卷起来了沙漠戈壁滩上面的淡淡沙尘。

    这骷髅巨魔也是在林封谨的一点之下,僵硬,解体,庞大的躯体化成了指甲盖大小的碎片,落到了地面之前,就化成了点点尘埃,彻底消逝!

    不过,这骷髅巨魔眼中的那两点魂火,却是始终不灭,最后凝固,居然化成了一点碧色的粘稠液体坠落了下来。

    见到了这一幕,林封谨也是颇为惊讶,微微的“咦”了一声,立即就有一朵白莲开放在了下方,承住了这一点碧色的粘稠液体,这一朵白莲本来是蓓蕾状的,却是在瞬间绽放出来了光芒万丈,迅速的盛开,吐出了三根金蕊,然后结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莲蓬。

    “居然是三蕊莲实?”林封谨顿时就明白了那一点碧色粘稠液体的来历。“难道这家伙居然修炼出来了碧血?”

    相传在上古的士气,有一名忠臣烈士叫做苌(cháng)弘,在诸侯内乱中被放归蜀地,后被剖腹而死。当地人被他的正气所感动,用盒子藏起他的血,三年以后血化成碧玉,因此又有“碧血照丹青”的说法。

    林封谨刚刚的这一系列动作,无非就是杀鸡儆猴,想要让聚集起来的这些鬼王知难而退,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目睹了自己的同伴被打得之剩余下来了一点碧血,并且最后还被炼制成了三蕊莲实之后,远处的那些观望的鬼王竟是同时发出了愤怒无比的咆哮声,同时对准了这边扑了上来!

    一时间,天空当中黑云翻滚,就连天边的夕阳也是瞬间黯淡了,明明是傍晚时分,居然已经是暗淡若午夜一般的令人窒息!几个庞大无比的巨大黑影迅速的直扑而来,似乎要将整个天空都彻底覆盖,阴风惨淡呼啸,愁云惨雾汹涌翻滚,身后更是仿佛出现了千万鬼将,举起了万千刀枪直扑而来!

    “有意思,真有意思,似乎激起来了他们的同仇敌忾之心呢!”林封谨面对着直扑而来的五大鬼王,双眉猛然一扬。

    这一次显然是林封谨有些失算,他本来是打着杀鸡儆猴的主意,却没料到这里乃是长平!被坑杀的冤魂,都是昔年大赵的军中将士,无论他们死后做了什么,但是军中素来都是军纪森严,同袍情深,这样的独特感情很可能就是会绵延到了死后,自然是没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吓到的了。

    同时林封谨更是注意到,天边更是有两朵黑云在逶迤不前,这足以说明自己之前的快刀斩乱麻绝对不是没有效果的,再说了,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林封谨既然敢来就绝对没有怕过什么,他本来就知道,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一定会将这里搅个天翻地覆,那么,不要说五个鬼王联袂齐至,就是五十个联手齐来,那又何惧?

    林封谨首先便是一扬手,立即就响起了一声闷雷。

    这闷雷的声音就仿佛是在天边滚动似的,一下子就将五大鬼王掀起来的煊赫气势给狠狠的压了下去,甚至天边都出现了大量煊赫的电蛇游走闪耀,显然是感应到了它们身上的阴雷气息。

    其实林封谨要收拾它们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早在之前他的小衍醮就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只要召来天劫,那么这样的藏污纳垢所在,肯定会被天意狠狠扫穴犁庭一番,毕竟这地方之前只是依靠了业云来蒙蔽天意而已。

    此时林封谨深入到了长平腹地,业云虽然在,但他本身就相当于是能给天劫提供一个非常清晰的坐标了,何况这业云对林封谨来说也是颇有用处,要想用奈非天将之收取也果然是举手之劳,但这样一来的话,这些鬼王必然就要死在天劫之下,林封谨其实也就从中捞不到任何的好处了。

    所以,林封谨发出来的这一记闷雷,表面看起来是要发起攻势,其实警告意味更多于杀伤力,起的效果也只是要挫一挫他们的锐气而已,接下来,林封谨十指弹动,划出来的轨迹充满了天地之间的玄机与奥秘,尤其当中还加持上了地藏时候都不具备的刑天劫之力,还有烛九阴的招牌神通时光之力

    下一秒,生劫之门就再次轰然开启,将五大鬼王一吸而入,重现夕阳西下的朗朗乾坤,昭昭天日!

    非但如此,林封谨更是很干脆赶尽杀绝,伸手一划,就连在天边伫足不前,观望形势的两朵黑云,也是一齐圈入了进去,不过这一次他刚刚动手,另外的一朵黑云马上就见势不妙,逃出了五劫之门这神通的影响范围。

    逃走了以后,这名鬼王看起来也是十分果决,因此再不留恋,若丧家犬那样的张皇逃走,迅速的消失在了天边。

    一次性吸入了六大鬼王以后,生劫之门当中看起来也是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在空中若隐若现,似幻似真,就连那一扇门户看起来也是遭受到了连绵不断的剧烈冲击,甚至门缝也是清晰可见,隐约当中都能见到这门缝里面不停的伸出来了诡异锋利的手爪,在疯狂而绝望的扒拉着什么。

第1403章 仙女离去    好一会儿,仙女这才从失神之间回过神来,她轻轻地说道:“谢谢你,是你给世界带来了希望。”

    “不,这个功劳我是不敢抢。”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是你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希望!没有你,这个世界就没有希望!”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仙女,缓缓地说道:“我所为,只是随手而己。未来,还是十分的坎苛,未来的道路,还需要你去走下去,只怕我是帮不了你了。”

    “我明白。”仙女轻轻地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最终说道:“去吧,一个又一个纪元之后,该来的终于是要来了,最终需要一个了结。”

    仙女二话不说,竟然一下子扛起了那具木棺转身就走,但是,仙女没走多远,她又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着李七夜,说道:“我们还会再相见吗?”

    对于仙女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他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或者会吧。说不定我先比你走一步,惨死在九天之上!”

    仙女看着李七夜,也是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知道那个地方,但,有必要去吗?一定要去吗?”

    “一定。”李七夜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一生的追求,也是我唯一的追求,在这一条道路上,已经铺就了够多的枯骨了!多少先人未放弃,多少人愿意战到最后,我也不例外!这就是我的归宿,就像你的归宿那样!”

    “我的归宿——”仙女不由轻轻地呢喃着,似乎她想到了什么,久久难于回过神来。

    过了许久之后,仙女回过神来,不再停留,迈出了大船,此时,她随手撕裂了虚空,在被她撕裂的虚空中竟然出现了一个门户,在这门户之中,乃是仙光冲天,玄妙无比的法则沉浮不止,宛如这是通往仙界的门户一样。

    仙女迈入了门户,眨眼之间消失,然后门户也随之消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着仙女消失在门户之中,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公子为什么不留下她呢?”仙女离开很久之后,卓剑诗不由轻轻地说道。

    “留下她?”李七夜收回目光,笑了一下说道。

    柳如烟都不由说道:“是呀,若是公子开口挽留,说不定她愿意留下来呢。”

    仙女的绝世之姿,不用赘述,她的美貌,无法用笔墨来形容,换作任何男人,都愿意留下她。

    更何况,仙女拥有着比肩于仙帝的实力,这样的女人,只要有机会,不论是谁,不论是怎么样的男人,都愿意把她挽留下来,那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

    “为什么要挽留?”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她有她的道路要走,我有我的征途,就算是在一起走再远,都会有分道扬镳那一天,迟早都要分别。她这样的人,不会因为我的挽留而放弃,我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停下脚步。”

    “仙女要去干什么呢?”卓剑诗不由为之好奇。像仙女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追求呢,以她的实力,只怕是放眼九界都已经无敌了!

    对于卓剑诗这个问题,李七夜不由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说道:“或者,有那么一天,你们或者都有机会看到她要做什么的那么一天。”

    “真有那么一天?”卓剑诗和柳如烟师姐妹两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李七夜这样的神态让她们心里面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李七夜不由伸手轻轻地拂了拂卓剑诗那垂下的秀发,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我倒希望你们能看不到那一天,希望那一天离你们远远的。”

    “为什么——”柳如烟和卓剑诗师姐妹两个人都不由异口同声地说道。

    李七夜沉默了一会儿,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最后只是轻轻地说道:“那一天的到来,并非是一件好事。”说到这里,他轻轻地叹息一声。

    明知道这一天将会到来,不过,李七夜未能去改变,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仙女不会因为他的挽留而放弃,而他也不会因为仙女或者天灵界而停下脚步。

    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仙女有仙女的使命,他有他的道路,最终,仙女也好,天灵界也罢,都必须靠自己!

    至于他,他要走得很远很远,他要走到世界的尽头,他不会为天灵界而牵挂!因为战到世界尽头,这才是他的使命,在这一条路上,死得太多人了,他绝对不会放弃的!

    当李七夜沉默的时候,柳如烟和卓剑诗站在那里,张口欲言,但,她们久久说不出话来。

    “说吧。”李七夜看着她们两个人,淡淡地一笑,说道。

    卓剑诗神态有些怅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柳如烟倒是好一些,轻笑一声,说道:“我和师姐欲回一趟宗门,不知道公子爷同行否?”

    “不,我打算去一趟神止洲。”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事妥之后,也该我离开的时候。”

    他与苏雍皇约定在神止洲,他帮苏雍皇取回了东西之后,了却一些事情之后,也该回人皇界的时候了。

    事实上,不用问卓剑诗和柳如烟也知道这样的结果,但是,柳如烟依然忍不住一问而己。

    卓剑诗和柳如烟张口欲言,千言万语,她们都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

    “你们也该回去的时候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都是大有可为的人,回去闭关悟道,静心思过,不出多少年头,你们必能会是仙体大成,到了那一天,你们必会成为无垢三宗的骄傲,这也会你们无垢三宗添增了底蕴。到了那一天,就算是与仙帝、海神为敌,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李七夜如此说,也的确是如此,若真的是等到卓剑诗和柳如烟仙体大成了,那就意味着无垢三宗同时拥有两尊大成仙体。

    对于一个传承来说,同时拥有两尊大成仙体,只怕是比出了一位仙帝还要值得骄傲,两个大成仙体,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卓剑诗和柳如烟张口欲言,但,依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她们心里面也明白李七夜所说在理,此行让她们收获良多,她们的确也该回去静心思过的时候了,这也该是她们闭关悟道的时候了。

    更何况,她们得到了“追风击”,不论如何,她们两个人都必须把“追风击”带回宗门,这也是该她们与李七夜别离的时候了。

    “我们愿意追随公子。”过了好一会儿,卓剑诗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这对于卓剑诗这样含蓄的女人来说,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容易。

    对于卓剑诗这话,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轻轻地说道:“我知道,大道总是那样。你们跟随了这些日子,也让我感觉不错。说句真心话,如果你们真的愿意追随我,我也乐意带你们离开。”

    “但,我这样做是有些自私了,没给你们无垢三宗留下什么,反而带走了无垢三宗的好苗子。”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并非是李七夜不愿意接纳她们,而是说,他不想打破无垢三宗的宁静而己,把无垢三宗绑在自己的战车之上。

    柳如烟和卓剑诗张口欲言,但是,千言万语,最终还是化作了一声惆怅的叹息。

    “未来不是没有机会。”看着柳如烟和卓剑诗怅然若失的神态,李七夜心头不由为之一软,笑着说道:“等你们仙体大成之后,未来有这么一天,我带你们去看看这个世界之外的世界!不过,你们要有心理面准备了,世间,从来没有美丽的仙界,也没有什么乐土,只有一个更为浩瀚更为广阔的残酷世界。”

    “好,就这么说定了。”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怅然的柳如烟不由露出笑容,美丽的笑容宛如夜间的烟火,是那么的美丽,是那么的耀眼。

    就是含蓄的卓剑诗也不由一喜,脸上露出了笑容。

    “好了,你们也该启程的时候了。不,我忘记了。”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准确来说,是我该启程的时候了。”说着,他站了起来。

    也的确是李七夜该启程的时候了,因为这艘巨艨是无垢三宗的财产!

    李七夜也没有什么好犹豫,也没有什么好拖泥带水,他并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男人,当他站起来之后转身就走。

    “公子爷——”此时,柳如烟追上李七夜,叫住了李七夜。

    李七夜停上脚步,含笑看着柳如烟。与此同时,卓剑诗也追了上来。

    “还有事吗?”李七夜看着柳如烟,笑着说道。

    柳如烟看着李七夜,她深深地看了李七夜一眼,最后,她取出了一直戴在脸上的面纱,露出了真容。

    芙蓉如面柳如眉,这话形容柳如烟的容颜那再适合不过了,她的容颜,宛如出水芙蓉,娇美妩媚,眉目之间,宛如雾锁娇柳,双目乃是秋水波光,让人为之怦然心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