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离开了骨海,纯阳子也打算离开了,他向李七夜抱拳,笑着说道:“李兄,我准备就此回古灵岛,不知此一别,何时能再相见。”

    “有缘,总会相见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纯阳子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此一别,只怕是需要很久才能再见李兄了。此次追随李兄游骨海,小弟感触甚深,收获良多。此次回古灵岛,我打闭关的打算,欲闭死关,不知何日才能再出关。”

    纯阳子这话是出自于肺腑,这一次之行,可以说让他有着很多的收获,他所说的收获,并非是指宝物上的收获,而是对于大道的感悟。

    在此之前,他也曾知道自己与梦镇天之间的差距,但是,当真正见到梦镇天出手之后,让纯阳子才真正明白自己与梦镇天之间的差距在哪里。

    当再见李七夜扬威之时,更是给纯阳子打开了另外一扇门户,原来道行也是可以修练的,功法也可以这样来折腾的,除了寿法、命功、式术之外,还有很多的东西可以去打磨的。

    虽然说,李七夜没传他一招半式,但是,见李七夜出手之后,这让纯阳子有了另外与众不同的想法,可以说,李七夜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户,这是一条只怕以前没有人走过的门户。

    正是因为如此,这让纯阳子诞生了闭关的念头。纯阳子天赋极高,他并非是自高自大的人,但是,他相信,以当现在的造诣,不止是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他都自认为能应付得过来。

    但,经过此行之后,纯阳子心里面求道的欲念更加炽热,他更明白自己还有漫长无比的道路要走。

    正以前,纯阳子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想法,他无心争雄天命,而以他的天赋,迟早有一天能修练到巅峰,他并不急着修练,所以,他一直以淡泊的心态去面对修练。

    但是,在这一次见识了梦镇天的强大之后,见识了李七夜的奇迹之后,这让纯阳子对大道的向往更加炽热,他知道在前面的大道有着更多的精采等着他。

    “趁热要打铁,修练要趁年轻,你这样的天赋,的确是应该奋勇直上,就算你不成为仙帝,但是,前面也有很多的惊奇等着你。或者,有一天你登临巅峰之后,你会发现,巅峰之后还有更多的精采等着你去探索。”李七夜明白纯阳子的心态,不由笑着说道。

    “李兄的良言,小弟铭记于心。”纯阳子抱拳,鞠首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去吧,有缘,总会相见的,说不定未来再次相见那是充满着惊喜。”

    李七夜的确是十分欣赏纯阳子,就算是纯阳子不争天命了,如果纯阳子现在有心问鼎天下,他也乐意指点一二。

    “好,希望有日一再相见。”纯阳知也洒脱,笑着说道:“不论如何,我们古纯四脉的大门随时都为李兄敝开着,随时欢迎李兄你的到来,就算我有一天不在古纯四脉了,我师弟也会代表古纯四脉,好好地招待李兄的。师弟,你说是吧。”

    “我会招待他的。”对于自己师兄的话,沉海神王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沉海神王依然看李七夜不顺眼,不管李七夜有多强大,他都依然对李七夜不顺眼,依然不乐意与李七夜交结。

    不过,沉海神王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就算他看李七夜不顺眼,不与李七夜交结,他都不会与李七夜翻脸。

    更何况,对于他师兄,沉海神王一向都尊敬,他师兄如此吩咐,他也是遵从,所以说,就算他看李七夜不顺眼,与李七夜尿不到一壶,如果李七夜真的来古纯四脉了,他也会代表他师兄招待李七夜的。

    这一点,沉海神王他还是做得到的。

    对于沉海神王的态度,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而纯阳子也不担心,他对自己师弟很有信心,他相信自己师弟明白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

    “李兄,卓宗主、柳宗主,就此告辞。”最终,纯阳子向李七夜他们抱拳告辞。

    沉海神王也和卓剑诗和柳如烟抱拳,对于李七夜爱理不理。

    “纯阳子。”就在纯阳子告辞离去,没走几步的时候,李七夜叫住了他。

    “不知道李兄有何指点呢?”纯阳子站住,回过头来,说道。

    “做为一个男人嘛,只送给你一句话。”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若是下次相见,如果你连你师叔都还没有搞定的话,那就真的太让人失望了,这是有负于你一身绝世之姿。”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纯阳子有些尴尬,他干笑一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师兄是能搞定的!”沉海神王一拍纯阳子的肩膀,意气风发,他这是为他师兄加油打气。

    最后,纯阳子带着沉海神王飘然而去,他们两个人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中。

    纯阳子离开之后,李七夜回到船中,他坐在棺前,而仙女躺在棺中沉睡着,她睡得很安宁,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容,似乎她是做了什么美梦一样。

    仙女这甜睡的姿态,是很美丽很美丽,不论是卓剑诗,还是柳如烟,都不由觉得就算是身为女子,看到仙女这样甜美的睡姿都会怦然心动。

    李七夜看着甜睡的仙女,他缓缓伸出手去,他的手放在仙女的脸上,轻轻地抚着她那绝世无双的容颜,李七夜都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这是世间最完美的艺术品。

    最后,李七夜握住仙女的右手,五指相扣,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时之间,他宛如睡着了一样。

    柳如烟和卓剑诗见到这模样,她们都不由放缓了呼吸,她们都觉得怕惊醒了他们两个人。

    李七夜就这样闭着眼睛,好像与仙女一般陷入了没睡之中。

    一开始,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没发现什么,但是,过了一会儿,柳如烟和卓剑诗在恍然之间好像听到了心跳之声。

    一开始,她们两个人只以为是错觉,但是,她们再仔细倾听的时候,她们才发现,她们不止是听到了心跳声,而且还是两个人的心跳声,更神奇的是,李七夜的心跳和仙女的心跳竟然是同一个节奏!

    一模一样的心跳声,这样一来,他们两个人的心跳声一听起来好像是只有一个人的心跳声一样。

    李七夜和仙女的心跳声是很轻很缓,他们两个人心跳的节奏是一模一样的,当柳如烟和卓剑诗听着他们的心跳声之时,都感觉世间一下子寂静下来,都感觉世间一下子缓慢下来,在这一刻,卓剑诗和柳如烟都觉得自己处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这是一个五彩斑澜的世界,似乎,在这样的世界之中,宛如是处身于仙境一样,在这里,不止是苍莽气息扑面而来,更是有着一股极为纯粹极为浩瀚的混沌气息扑面而来。

    呼吸着这样的气息,顿时让人精神充沛无比,这不止是让人感觉一下子年轻了很多很多,而且还能让人一下子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好像自己一下子迈进了好几个层次一样。

    就在这恍然之间,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觉得自己宛如处身于仙境一般,传说中的仙境只怕就是如此。

    但是,就是在这波澜壮阔、五彩斑澜的世界,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危机,似乎一个灭世就隐藏在了这样的一个美丽的世界之中。

    就在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感觉自己处身于一个美丽无比的仙境之中的时候,突然之间,仙境一下子消失了,她们才发现她们依然是处身于船中。

    此时,仙女已经醒了过来,她缓缓地张开了双目,她那美丽到无法形容的双眸看着李七夜,说道:“谢谢你。”

    李七夜收回了右手,只是随意地笑了笑,说道:“只是随手而为而己,道路最终还是你自己去走的。”

    仙女从棺中站了出来,说道:“我要走了,我要回去了。”

    “我知道。”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灾难终究是要来临。或者,这将会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或者,未来的结局会出人于意料。”

    仙女没说话,静静地看着李七夜,好像听懂了李七夜的话一样。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后手,或者真的到了那么一天,能助你一臂之力。”李七夜轻轻地撩了撩仙女的秀发,难得温柔地说道。

    “是什么改变了你的主意呢?”仙女轻轻地侧首,看着李七夜,神态间,她又一次有点迷茫。

    “我也不知道。”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认真地说道:“或者做惯了恶人,突然间,有点想做一做善事吧,有些东西,又有谁能说得清呢,这就是人性。”

    “人性——”仙女呢喃着这两个字,仔细她在细细地品味着李七夜这两个字的美妙一样。

    柳如烟和卓剑诗都已经习惯了李七夜和仙女这样莫明其妙的对话了,就算她们听不明白李七夜和仙女这样的莫明其妙对话,她们也会认真去听。

第一百一十二章 破沙龙    莫非,这里就是当年长平之战的遗址?

    只是沧海桑田,世事变迁,随着这里的河流改道,土地也开始不适合被善于定居的汉族耕作,所以被放弃掉,改成了游牧民族成功入住,因此就连之前的名字也是被遗失了,留下来的便是达米坳这个称呼。

    林封谨心中陡然涌出来了这么一个想法,然后这个想法就仿佛是野火燎原那样的燃烧了起来,直到不可遏制的地步。顿时林封谨就发觉,倘若自己的想法真的是没有错的话,那么这一趟前来,还真的可以说是不虚此行了。

    这时候,铺天盖地的黄魔王已经是怒吼着席卷了过来,不过这一处山坳之前能够被选成土地庙的地基,自然是有它的独到之处,这沙尘暴席卷到了这里的时候,很自然的就被地势形成了一种逆向漩涡一样的运转模式,因此这里就仿佛是台风眼那样,格外的平静。

    沙尘暴的威力十分刚猛,不过一直都有刚不可久的说法,因此大概只过了半个小时,便是云散雾消,林封谨一干人重新启程的时候,却是发觉整个地形都发生了改变,仿佛整个世界都是被重新塑造了一遍,此时就用得着大巫凶的经验,还有之前拿到手的地图了。

    大巫凶和野猪两人碰了碰头,然后商量了一阵,便离开了这石山朝着西面而去,可是林封谨分明是觉得自己一干人明明是从北方走过来的,这时候又往西走,岂不是南辕北辙吗?

    好在林封谨也是知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便跟随着两人前行,走出去了大概五六里之后才发现,他们用来定位的东西便是看起来戈壁滩上面随处可见的梭梭和沙棘树,这种植物能够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生存,果然是有一定道理的,而用它们来当成路标来定位。也确实是智慧的结晶,因为这完全就是大自然残酷淘汰之后的产物,没有适应下来的植物都全部死掉了

    这一走之下加上绕路,可以说耽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算是重新走向了那所谓的“达米坳”的正路,尽管根据图上的显示,这里距离达米坳——就是需要中午才能通过的山谷还有四十里开外,但这时候可以说几乎都是不需要什么向导了,因为三人都有相当强的危机感知能力。就能很清楚的感应到前方的方向上,有一团庞大而嘈杂的巨大阴影存在着。

    这团巨大阴影初时给人的感觉是巨大的海洋似的,多逗留一会儿便能觉得,那完全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变形怪物,在不停的膨胀,收缩着!

    面对这样的巨大阴影,大巫凶,林封谨这样的人物,面对起来也是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因为这对手似乎都和当地的山川大地溶于了一体似的。充满了无法形容的怨气和愤怒,甚至都不敢用自己的神识去感应,因为心中都会自然而然的生出来一种恐惧的感觉,只要神识一接触到了这巨大阴影,就仿佛是火星沾染到了汽油库,下一秒就会“轰”的一声爆炸掉,令人彻底尸骨无存!

    在感应到了前方的恐怖以后,大巫凶都是下意识的转头过去,看向了林封谨。对他来说,倘若是要从前方通过全身而退的话。那么问题不大,但是他们这一行人的目的,却是要深入到其中去,找到了其中的首领。那就已经完全是超出了他的能力了。

    因为倘若林封谨的推断没有错的话,那么前方就是长平古战场。

    本来当兵吃粮,就是在拿命来搏的,刀枪无眼,杀你的人与你素不相识,也是为了国仇没有私恨。死在了这里没有什么好怨的,所以一将功成万骨枯,真的是因为战事而殒命的人,心中更多的是对家人的牵挂,要说怨恨还真的是没有。

    不过长平之战当中,四十万的赵军的命运却是被骗投降以后,惨遭坑杀,这可是四十万人啊!而且还是军人,绝大部分都是壮年汉子,本来是有一战之力的,若是他们在战场上兵败奋起抗争后被杀,那么没有啥好说的,却被屈杀在此,心中的怨念愤怒之强,可见一斑!

    并且三人成众,三个人同时冤死之后,其怨气怨念都会出现加成的作用,何况这里冤死的,不是三个三十个三百个人,而是足足四十万!!这样凝聚出来的怨念怨气之强那真的是充塞于天地之间,有若实质。

    这倒也罢了,偏偏长平这地方恰好又是传说当中的“聚阴地养尸地”的地势,横剖面就像是个海螺壳,漏斗形状,别看地表干燥在地层的下方处,居然还有两条阴河在这里汇聚,形成三江浩瀚奔流之势,这样的地势,加上四十万的冤魂,就真的是了不得了!

    林封谨此时当然明白大巫凶望过来的这一眼的意思,与大巫凶的心中的忐忑不同,他却是有一种意外的惊喜,因为哪怕是他前生地藏的记忆,遇到如此恐怖凶地的情况也是屈指可数。

    那么,能够在这样恐怖的绝地当中,脱颖而出的鬼王,才能配得上自己这把奈非天啊!

    因此,面对大巫凶的探询眼神,林封谨很干脆的就点了点头,率先朝前走去,在他这样的做出了明显示范动作的情况下,其余的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当然跟上就是了。

    不过,林封谨也就是举步前行了大概一两百米,便是停下了脚步,因为在他的前方,便是见到了足足四道黄沙龙卷风对准了这边直袭了过来,这四道黄沙龙卷风至少也是有十来米高,甚至给人以巨大的压迫了,吹袭过来的时候卷起了滚滚的烟尘,令人一看就觉得格外的惊叹!

    这四道黄沙龙卷风碾压吹袭过来的时候,林封谨的手挪动了一下,眼中精芒一闪,整个人的气势先是上扬了一下,却又重新的收敛了回去。

    有道是来者不善,善着不来,这四道黄沙龙卷风哪怕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也是阴气逼人,龙卷风当中,也是有大量的阴雷电芒闪耀着,看起来就觉得慑人心神,紧接着,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好大的胆子,动了我们的金将军,竟然还敢上前来送死?”

    这句话本来说得那个是没头没脑的,不过在这声音响了起来之后,顿时就见到了野猪的怀中发出了“嗤”的一声轻响,紧接着, 一块什么东西飞了出来,仔细一看不是别的,正是之前那一块被烛九阴吸尽了上面阴气的残片,此时这残片上面的“渊”字闪闪发亮,与那道黄沙龙卷风正在共鸣着,看起来这碎片就是所谓的“金将军”了。

    紧接着,那四道黄沙龙卷风就猛恶无比的席卷了过来,卷起了滚滚烟尘,直似一头巨大的沙龙一般,气势无双!要知道,此时距离日落还足足有一两个小时,这里的阴魂鬼物就如此猖獗,其道行之深湛可见一斑。

    面对这四鬼联手,大巫凶也是微微皱起来了眉头,显然也是觉得颇难应付。

    只是在这时候,林封谨抬头看了一眼咆哮而来的这头沙龙,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撮唇一吹,立即便是见到了一道光芒飞射了出来,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尖锐,精细!

    这道光芒出现之后,顿时就令人生出了耳目一新的感觉,这一道只能用熹微来形容的光芒,就仿佛是清晨晓日生出来的第一道阳光,充满了鲜活动人的力量!

    然后这光芒就从咆哮摆尾的沙龙口部一透而过,这条沙龙顿时就在瞬间僵硬了几秒,然后分析崩溃,轰然倒坍,最后化成了滚滚黄沙,混合着大量的黑气蒸腾飘散而去!

    同时,还有撕心裂肺的哀号声从沙龙当中传了出来,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处,最后当黄沙和黑气褪尽的时候,就见到了三具残缺不全的白骨扑倒在了原地上,只是这些白骨看起来光泽若玉,还有着鲜活湿润的感觉,哪里像是已经是在地下腐朽了几千年的枯骨?

    并且这里的得道鬼魅动辄就能放出阴雷,居然还能化为沙龙之形来吞噬掠夺战斗,这样的实证,更是说明了长平这地方的“养尸地”真的是名不虚传!

    一击得手之后,烛九阴自然又从护魂钵当中出现,吸收那些散佚掉的阴幽之气,面前的这阴魂鬼物被林封谨击散之后,已经是魂飞魄散,这些阴幽之气便是无主之物,倘若没有人管的话,那么自然会被天地之间的阳和之气吸收,那还不如便宜了烛九阴。

    等到了烛九阴吸收完毕了以后,林封谨的眼神就停留在了远处的沙丘上面,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赫然已经出现了一排脚印,这脚印一看就歪歪斜斜的,走得可以说是十分的踉跄,并且还是不停的出现着,看起来就仿佛是有一个透明的人在沙丘上面不停行走着似的,并且这个人应该是走得十分的艰难。

    “跟上。”林封谨嘴角抽动了一下道:“现在不需要有地图,咱们有向导了。”

    野猪这时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先前林封谨应该故意手下留情,留了一头阴邪鬼物一命,只是将其重创,那么接下来这厮肯定是要回去求援找帮手的,林封谨也就是故意玩了这么一手,让它做了个免费的向导了。

    ***

    今天公众号更新了女蛹的真人版,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