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非,这里就是当年长平之战的遗址?

    只是沧海桑田,世事变迁,随着这里的河流改道,土地也开始不适合被善于定居的汉族耕作,所以被放弃掉,改成了游牧民族成功入住,因此就连之前的名字也是被遗失了,留下来的便是达米坳这个称呼。

    林封谨心中陡然涌出来了这么一个想法,然后这个想法就仿佛是野火燎原那样的燃烧了起来,直到不可遏制的地步。顿时林封谨就发觉,倘若自己的想法真的是没有错的话,那么这一趟前来,还真的可以说是不虚此行了。

    这时候,铺天盖地的黄魔王已经是怒吼着席卷了过来,不过这一处山坳之前能够被选成土地庙的地基,自然是有它的独到之处,这沙尘暴席卷到了这里的时候,很自然的就被地势形成了一种逆向漩涡一样的运转模式,因此这里就仿佛是台风眼那样,格外的平静。

    沙尘暴的威力十分刚猛,不过一直都有刚不可久的说法,因此大概只过了半个小时,便是云散雾消,林封谨一干人重新启程的时候,却是发觉整个地形都发生了改变,仿佛整个世界都是被重新塑造了一遍,此时就用得着大巫凶的经验,还有之前拿到手的地图了。

    大巫凶和野猪两人碰了碰头,然后商量了一阵,便离开了这石山朝着西面而去,可是林封谨分明是觉得自己一干人明明是从北方走过来的,这时候又往西走,岂不是南辕北辙吗?

    好在林封谨也是知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便跟随着两人前行,走出去了大概五六里之后才发现,他们用来定位的东西便是看起来戈壁滩上面随处可见的梭梭和沙棘树,这种植物能够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生存,果然是有一定道理的,而用它们来当成路标来定位。也确实是智慧的结晶,因为这完全就是大自然残酷淘汰之后的产物,没有适应下来的植物都全部死掉了

    这一走之下加上绕路,可以说耽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算是重新走向了那所谓的“达米坳”的正路,尽管根据图上的显示,这里距离达米坳——就是需要中午才能通过的山谷还有四十里开外,但这时候可以说几乎都是不需要什么向导了,因为三人都有相当强的危机感知能力。就能很清楚的感应到前方的方向上,有一团庞大而嘈杂的巨大阴影存在着。

    这团巨大阴影初时给人的感觉是巨大的海洋似的,多逗留一会儿便能觉得,那完全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变形怪物,在不停的膨胀,收缩着!

    面对这样的巨大阴影,大巫凶,林封谨这样的人物,面对起来也是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因为这对手似乎都和当地的山川大地溶于了一体似的。充满了无法形容的怨气和愤怒,甚至都不敢用自己的神识去感应,因为心中都会自然而然的生出来一种恐惧的感觉,只要神识一接触到了这巨大阴影,就仿佛是火星沾染到了汽油库,下一秒就会“轰”的一声爆炸掉,令人彻底尸骨无存!

    在感应到了前方的恐怖以后,大巫凶都是下意识的转头过去,看向了林封谨。对他来说,倘若是要从前方通过全身而退的话。那么问题不大,但是他们这一行人的目的,却是要深入到其中去,找到了其中的首领。那就已经完全是超出了他的能力了。

    因为倘若林封谨的推断没有错的话,那么前方就是长平古战场。

    本来当兵吃粮,就是在拿命来搏的,刀枪无眼,杀你的人与你素不相识,也是为了国仇没有私恨。死在了这里没有什么好怨的,所以一将功成万骨枯,真的是因为战事而殒命的人,心中更多的是对家人的牵挂,要说怨恨还真的是没有。

    不过长平之战当中,四十万的赵军的命运却是被骗投降以后,惨遭坑杀,这可是四十万人啊!而且还是军人,绝大部分都是壮年汉子,本来是有一战之力的,若是他们在战场上兵败奋起抗争后被杀,那么没有啥好说的,却被屈杀在此,心中的怨念愤怒之强,可见一斑!

    并且三人成众,三个人同时冤死之后,其怨气怨念都会出现加成的作用,何况这里冤死的,不是三个三十个三百个人,而是足足四十万!!这样凝聚出来的怨念怨气之强那真的是充塞于天地之间,有若实质。

    这倒也罢了,偏偏长平这地方恰好又是传说当中的“聚阴地养尸地”的地势,横剖面就像是个海螺壳,漏斗形状,别看地表干燥在地层的下方处,居然还有两条阴河在这里汇聚,形成三江浩瀚奔流之势,这样的地势,加上四十万的冤魂,就真的是了不得了!

    林封谨此时当然明白大巫凶望过来的这一眼的意思,与大巫凶的心中的忐忑不同,他却是有一种意外的惊喜,因为哪怕是他前生地藏的记忆,遇到如此恐怖凶地的情况也是屈指可数。

    那么,能够在这样恐怖的绝地当中,脱颖而出的鬼王,才能配得上自己这把奈非天啊!

    因此,面对大巫凶的探询眼神,林封谨很干脆的就点了点头,率先朝前走去,在他这样的做出了明显示范动作的情况下,其余的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当然跟上就是了。

    不过,林封谨也就是举步前行了大概一两百米,便是停下了脚步,因为在他的前方,便是见到了足足四道黄沙龙卷风对准了这边直袭了过来,这四道黄沙龙卷风至少也是有十来米高,甚至给人以巨大的压迫了,吹袭过来的时候卷起了滚滚的烟尘,令人一看就觉得格外的惊叹!

    这四道黄沙龙卷风碾压吹袭过来的时候,林封谨的手挪动了一下,眼中精芒一闪,整个人的气势先是上扬了一下,却又重新的收敛了回去。

    有道是来者不善,善着不来,这四道黄沙龙卷风哪怕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也是阴气逼人,龙卷风当中,也是有大量的阴雷电芒闪耀着,看起来就觉得慑人心神,紧接着,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好大的胆子,动了我们的金将军,竟然还敢上前来送死?”

    这句话本来说得那个是没头没脑的,不过在这声音响了起来之后,顿时就见到了野猪的怀中发出了“嗤”的一声轻响,紧接着, 一块什么东西飞了出来,仔细一看不是别的,正是之前那一块被烛九阴吸尽了上面阴气的残片,此时这残片上面的“渊”字闪闪发亮,与那道黄沙龙卷风正在共鸣着,看起来这碎片就是所谓的“金将军”了。

    紧接着,那四道黄沙龙卷风就猛恶无比的席卷了过来,卷起了滚滚烟尘,直似一头巨大的沙龙一般,气势无双!要知道,此时距离日落还足足有一两个小时,这里的阴魂鬼物就如此猖獗,其道行之深湛可见一斑。

    面对这四鬼联手,大巫凶也是微微皱起来了眉头,显然也是觉得颇难应付。

    只是在这时候,林封谨抬头看了一眼咆哮而来的这头沙龙,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撮唇一吹,立即便是见到了一道光芒飞射了出来,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尖锐,精细!

    这道光芒出现之后,顿时就令人生出了耳目一新的感觉,这一道只能用熹微来形容的光芒,就仿佛是清晨晓日生出来的第一道阳光,充满了鲜活动人的力量!

    然后这光芒就从咆哮摆尾的沙龙口部一透而过,这条沙龙顿时就在瞬间僵硬了几秒,然后分析崩溃,轰然倒坍,最后化成了滚滚黄沙,混合着大量的黑气蒸腾飘散而去!

    同时,还有撕心裂肺的哀号声从沙龙当中传了出来,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处,最后当黄沙和黑气褪尽的时候,就见到了三具残缺不全的白骨扑倒在了原地上,只是这些白骨看起来光泽若玉,还有着鲜活湿润的感觉,哪里像是已经是在地下腐朽了几千年的枯骨?

    并且这里的得道鬼魅动辄就能放出阴雷,居然还能化为沙龙之形来吞噬掠夺战斗,这样的实证,更是说明了长平这地方的“养尸地”真的是名不虚传!

    一击得手之后,烛九阴自然又从护魂钵当中出现,吸收那些散佚掉的阴幽之气,面前的这阴魂鬼物被林封谨击散之后,已经是魂飞魄散,这些阴幽之气便是无主之物,倘若没有人管的话,那么自然会被天地之间的阳和之气吸收,那还不如便宜了烛九阴。

    等到了烛九阴吸收完毕了以后,林封谨的眼神就停留在了远处的沙丘上面,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赫然已经出现了一排脚印,这脚印一看就歪歪斜斜的,走得可以说是十分的踉跄,并且还是不停的出现着,看起来就仿佛是有一个透明的人在沙丘上面不停行走着似的,并且这个人应该是走得十分的艰难。

    “跟上。”林封谨嘴角抽动了一下道:“现在不需要有地图,咱们有向导了。”

    野猪这时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先前林封谨应该故意手下留情,留了一头阴邪鬼物一命,只是将其重创,那么接下来这厮肯定是要回去求援找帮手的,林封谨也就是故意玩了这么一手,让它做了个免费的向导了。

    ***

    今天公众号更新了女蛹的真人版,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

第1401章一击无敌    眼前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包括了纯阳子,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久久回不过神来。

    “不可能,不可能的!”过了许久许久,有魅灵回过神来,一时之间是失魂落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

    一时之间,在场的很多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打击太大了,让他们承受不了。

    在此之前,在洞庭湖外,李七夜曾经以明仁刀斩了海神的战意,在战崖之时,李七夜曾经是在举手之间灭掉了帝王谷。这两件事情,曾经一时让海妖为之绝望。

    在今天,同样的事情却发生在了魅灵一族的身上了,多少人对梦镇天寄托着无数的希望,多少魅灵曾以梦镇天为傲,在多少人心目中,梦镇天就是意味着无敌的。

    但是,在今天,梦镇天被李七夜碾灭得灰飞烟灭,那怕这只是道身,这都已经是粉碎了无数人的梦想,这把梦镇天的无敌传说碾得粉碎!

    这样的事情,让很多崇拜梦镇天中、在他身上寄托着无限希望的魅灵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实在是太残酷了。

    无敌的梦镇天,今天就这样败了,道身被碾得粉碎,灰飞烟灭!

    不少魅灵一时之间是脸色苍白,很多人是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此时,连海妖都有些同病相怜,都不由为之神态沮丧,宛如是失魂落魄一样。

    “唰——”的一声响起,此时巨大的鲲鹏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只巨大到不可想象的天鹏,当它双翅张开之时,遮住了骨海的天空。

    化而为鹏,可怕的洪荒气息如天瀑一样直倾而下,在这种古老的气息之下,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存在都会为之发怵,这可以想象,在那遥远的时代,这样的一头鲲鹏是多么的恐怖,是多么的强大。

    那怕是神皇,都不由脸色发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天空上巨大无匹的天鹏,久久说不出话来。

    道行浅的人,在如天瀑一样的洪荒气息之下,根本就是动弹不得,连动一动手指的力量都没有,直接被镇压了。

    天鹏摇扶而上,直上九天,眨眼之间,消失在天穹最深处,但是,在刹那之间,它又出现在所有人的头顶之上,巨大无匹的天鹏就这样浮在所有人头顶之上,离大家只有咫尺的距离。

    如此近距离的感受着一头神兽的气息,连神皇都会双腿发软,这种气息太古老了,让人本能地产生了恐惧。

    “击水三千万里也,摇扶九千万里也。”李七夜十分享受鲲鹏的天赋,大道如初,他不由感慨地叹息了一声。

    在巨大无比的天鹏之下,此时大家都不敢大声喘气,似乎这样的天鹏随着一爪就能把所有人轻易捏死!

    最终,巨大无比的天鹏消失了,天空中只有李七夜一个人站在那里,他是那么的风轻云淡,是那么的随意由心。

    此时,看着平淡无奇的李七夜,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敬畏,在这一刻,谁人敢说他的不是?谁人敢说他没资格与梦镇天争天命!

    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李七夜将会成为梦镇天的一生劲敌!就算很多魅灵不愿意去接受这样的事情,但是,心里面也一样明白。

    “当世,谁人能敌!”最后,连纯阳子都不由如此叹息一声。

    一直看李七夜不顺眼的沉海神王,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当世只怕真的是李七夜最有资格成为仙帝了,他虽然一直对李七夜不爽,但,此时此刻,他都不得不承认,当时没对李七夜动手,没有为自己小妾报仇,那是多么明智的选择!这只怕是他一生中最睿智的决定!

    “回去告诉梦镇天,再挡我的道,下次我斩他真身!”李七夜站在那里,对赤火老祖说道。他说得那么的随意,那么的无所谓。

    开口就要斩梦镇天,而且说得是那么的随意,换作是以前,那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但是,此时整个场面是鸦雀无声,没有人敢说一句不字,更是没有人敢出口嘲笑李七夜。

    李七夜这样随意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无数人为之窒息,曾经无敌的梦镇天,现在在李七夜口中说出来,宛如阿猫阿狗一样,想斩杀就斩杀,这样的姿态,强横到让人喘不过气来。

    此时受了重伤的赤火老祖是脸色苍白,换作以前,有谁人敢对他说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出声斥喝,甚至是出手取他的性命,但是,在此时此刻,赤火老祖连屁都不敢放。

    在这一刻,就算给赤火老祖十个胆子,都不敢再去斥喝李七夜。连他的主子都被碾灭,他区区一个马夫,算什么东西!

    “我们人族的骄傲!”在场中为数不多的人族修士不由看得热血沸腾,紧紧地握住拳头,不觉间连眼角都湿了,骄傲地说道:“这是我们人族的荣光!”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是久久沉默,有李七夜在此,所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那怕李七夜没有散发出镇压诸天的气息,都一样让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李七夜不理会众人,回到了船上,笑着说道:“好了,姑娘们,我们该拿到了,也拿到了,该看的风景,也看过了,现在该离开的时候了。”

    柳如烟、卓剑诗二话不说,都回到了骨船上,纯阳子也登上了骨船,就是一直看李七夜不顺眼的沉海神王,都一同离开了。

    目送着李七夜远去,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换作是我,我也会站在李七夜这一边,这也不怪无垢三宗、古纯四脉会支持李七夜!现在看来,卓宗主他们比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更有远见。”

    在此之前,曾经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卓剑诗、柳如烟、纯阳子他们这样的人物会站在李七夜这一边,甚至有不少魅灵对于无垢三宗、古纯四脉这样的做法在心里面十分不满。

    但是,今天李七夜出手碾灭了梦镇天的道身,这让很多人才意识到李七夜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卓剑诗、纯阳子他们才是真正富有远见的人。

    “这一世,必是我们人族成为仙帝!”李七夜走了之后,有人族修士忍不住兴奋地说道。

    这也不怪人族这么兴奋,在天灵界,人族一直都积弱,一直都被海妖、树族、魅灵压制着,如果这一世天灵界的人族能出一位仙帝,这必能让天灵界的人族扬眉吐气。

    “未到争天命之时,又有谁能断定谁能笑到最后,鹿死谁手,那还未知呢。”有魅灵族的强者泛酸地说道,当然,说这话底气不是很足。

    “是吗?我就是赌李七夜能笑到最后,他能灭了梦镇天的道身,就能斩了梦镇天的真身。”人族修士也壮大了胆气,立即反击地说道。

    “哼,李七夜虽然强大,他打败只不过是道身而己,真身一出,哼,必能旗开得胜。”有魅灵子弟立即不满,为自己魅灵鼓气说道。

    “就是,道身的实力只不过是真身的十分之一而己,真身一出,必能无敌。”另一个魅灵也不服气地说道。

    “李七夜斩了梦镇天!”这个人族修士冷笑一声说道。

    “那只是道身,道身,只是真身的十分之一!”魅灵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说法,纠正这个人族修士的话。

    “李七夜就是斩了梦镇天!”这个人族修士还是这么一句话,对这个魅灵修士冷笑地说道。

    “你,你别给李七夜吹嘘,以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这个魅灵强者忿忿地说道。

    “李七夜斩了梦镇天!”这个人族修士依然还是只有这么一句话。

    最后,这些魅灵修士都被这样的一句话气结了,他们索性闭上嘴巴,不愿意再说话,再说下去,就是自讨没趣。

    事实上,魅灵不管怎么说,心里面都没有底气,现在赤火老祖在场了,他都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他只是默默地收起了马车的碎片,最后是默默地离开了,从始至终,他都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除非他得到主人的指示了。

    看到连赤火老祖从始至终都默默无语,这让魅灵一族的很多强者都为之窒息,心里面很压抑。

    试想一下,在此之前,赤火老祖那是何等的风光,虽然他是一个马夫,但是,对于其他人,依然是高高在上。对于任何人来说,能成为仙帝的马夫,这不是一个耻辱,而是一种荣耀。

    但,今天赤火老祖已经不再骄傲,不再高高在上,就像是从神坛上跌落下的一样。

    赤火老祖默默不语的姿态,这在意示着梦镇天无敌的神话被打破了,就算是梦镇天还有机会,但,他已经有了劲敌,这给梦镇天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在这一刻,就算是魅灵一族不愿意承认,但,也一样明白,从今天起,梦镇天只怕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号令天下,无法再像以前那样能让所有人追随他,祟拜他。

    李七夜碾灭了他的道身,这不止是让梦镇天的无敌神话跌落神坛,同时,也让梦镇天的赫赫声威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