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呯”的一声,李七夜瞬间被汪洋大海淹没,他的一拳轰在了海水之中。

    说来也诡异,一般的海水,在李七夜毁天灭地的一击之下,早就被轰得蒸干了,一拳之下,会瞬间化作水汽。

    但是,李七夜的七拳合一,轰在了骨海的海水之中,整个汪洋大海是摇晃了一下,整个汪洋大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绵花团一样,毁天灭地的一拳根本就打不破这个汪洋大海。

    “呯、呯、呯……”李七夜乃是七拳合一,瞬间轰杀了好几拳,一声声的闷响传来,依然是无法轰破这个汪洋大海,在李七夜毁天灭地的七拳合一之下,整个汪洋大海只是摇晃了一下而己。

    更可怕的是,骨海的海水就好像是要腐蚀李七夜的力量一样,在李七夜一连轰了好几拳之后,拳劲竟然不增强,反而是减弱,似乎是越来越有气无力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的七拳合一,所有人都亲眼见过,这样的一拳威力之下,简直就是毁天灭地,一般的神皇都挡不下这样的一拳,甚至,这样的一拳之威可以打穿梦镇天的胸膛。

    但是,现在这骨海的海水竟然能承受李七夜这样的一拳之威,而且有着要把李七夜淹死的趋势。

    看着这样的一幕,大家都对骨海的海水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难怪很多人都说骨海的海水可以淹死神皇,今天看来,这并非是一句空话。

    李七夜连轰了几拳之后,拳劲威力大减,而且他的动作也是滞慢下来,再这样下去,只怕他会被骨海的海水淹死。

    “好”看到李七夜被困在骨海的海水之中,眼看着李七夜快要被淹死,不少人为之兴奋,特别是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更是忍不住激动的情绪,大声地喝采。

    “最好把他淹死!”有魅灵一族的大人物不由紧紧地握住拳头。喃喃地说道。

    在以前,若是李七夜说是要与梦镇天争天命,只怕不少人会不把他放在心上,梦镇天在天灵界的无数人心目中是无敌的存在,李七夜就算是再强,也远不是梦镇天的对手。

    但是,今天一出手。李七夜的实力顿时让无数人窒息,这让无数的修士明白,李七夜将会成为梦镇天的劲敌,这将会对梦镇天未来的道路产生极大的危胁。

    有了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劲敌存在,这让看好梦镇天的天灵界诸多门派、修士强者心里面都不舒服,就像是一根刺刺在心里面一样,如果说,现在李七夜能被淹死的话,对于他们来说。那是最好的消息。

    “李道友,我要动手了,小心了。”见李七夜受到骨海海水的侵蚀。动作是越来越滞慢,出拳的威力越来越小。梦镇天笑着说道。

    梦镇天说得很客气,说得也是彬彬有礼,但是,一出手,却丝毫不留情,一出手就是黑暗的审判,十分凶猛,欲给李七夜致命的一击。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梦镇天降下了黑暗审判,天空上降下的黑暗审判像是一座巨岳一样沉入了海水之中。向李七夜镇压而去。

    而在海水之下,也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暗审判,同时,在李七夜的前后左右一样是出现了黑暗审着。

    四面八方出现的黑暗审判瞬间向李七夜镇杀而去,十分的凶猛,这样的黑暗审判在海水之中不受丝毫的影响,它们挟着镇杀神灵的威力向李七夜镇杀而去。

    这样的黑暗审判绝对是可以轻而易举地镇杀一尊神皇,那怕是不在骨海的海水中。而此时李七夜在骨海的海水之中,受到海水的侵蚀,实力更是大减,面对这样的镇杀,只怕他是无力反击。

    看到这样的一幕,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一颗芳心高高地悬起,她们都不由为李七夜担心起来,为之捏了一把冷汗。

    就算是一直看李七夜不顺眼的沉海神王都不由有些担心,毕竟,如果李七夜这样死了,那就的确是不太不值得了,以实力而言,李七夜只怕有资格与梦镇天一战,但,受到骨海海水的压制被杀死的话,那就死得太憋屈了。

    “好,就是这样,杀死他!”看到李七夜开始没有反抗力了,眼看李七夜就要死在黑暗审判之下了,不少修士心里面大喜,暗暗地大叫说道。

    “如果你就只懂这样的一点玄机,那也不过尔尔而己!”眼看就要被镇杀了,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

    “嗡”的一声,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整个人璀璨,“轰”的一声,一道道法则在李七夜周身浮现,与此同时,死章在李七夜的大道法则之中浮现。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一道印记瞬间烙印于大地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轰、轰、轰……”就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整个大陆瞬间喷涌起了无穷无尽的混沌光芒,刹那之间,整个大陆被浩瀚无边的混沌光芒所淹没,放眼望去,处处都是混沌,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处身于未开辟的世界之中,在这一刻,世界宛如刚刚诞生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大陆摇晃了一下,接着,宛如鲸吞一样所有混沌在短短时间消失,被疯狂地吞噬。

    在这一刻,一条巨大无比的鲲鹏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这条巨大无比的鲲鹏背负着天宇,周身沉浮着星辰,它浮现在天空中,身躯与大陆大小相若。

    “哗啦”的一阵水声响起,本是淹没李七夜的骨海海水被这鲲鹏的尾巴随意一扫,就瞬间扫回了骨海,这本是宛如汪洋大海一样的海水在鲲鹏的尾巴之下,就像是一个浅浅水坑的积水而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砰”的一声,鲲鹏的尾巴随意一扫,本是镇杀李七夜的黑暗审判一下子粉碎,在这鲲鹏随意一扫之下,这黑暗审判就像是一层薄纸一样,不堪一击。

    看到巨大的鲲鹏浮现在天空上,所有人呆呆地看着,就算是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张大了樱桃小嘴,她们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柳如烟和卓剑诗都知道,这块大陆乃是鲲鹏的尸体,她们没有想到,竟然能看到鲲鹏的这么一天!

    “鲲鹏吗?”连赫赫有名的大人物看到鲲鹏,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双腿不争气地发软,想站都站不稳!

    “大道如初”在这个时候,鲲鹏张口,说话的是李七夜。此时,李七夜十分享受这样的力量,鲲鹏的力量,大道如初的力量。

    大道如初,这就是鲲鹏的天赋,在八角塔之中,李七夜参悟了鲲鹏的天赋!

    这一次,李七夜并非是用死章召唤死去的鲲鹏,他是用自己的参悟来借用了鲲鹏的力量。

    现在,李七夜他明悟了鲲鹏那大道如初的天赋,所以,李七夜借用鲲鹏的力量,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这里,并非只有你才会借用力量。”鲲鹏开口,李七夜笑着说道。

    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巨响,鲲鹏随意一击,向梦镇天镇杀而去。就是这样随意的一击,一切都变得苍白无力,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杀”梦镇天见到如此的一击,也脸色一变,狂吼一声,道化万法,封天镇地。不能不能梦镇天的强大,他一出手之时,上可借神灵力量,下可御地狱众魔,他举止之间,可以崩碎星辰,斩灭银河!

    像他这样的实力,捉星拿月,炼化万域,那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己。

    但是,此时不管梦镇天有多强大,不管他如何的化尽万法,鲲鹏一击,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除非他真身亲临,还有看头,否则,区区道身,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鲲鹏一击。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梦镇天的封天镇地一层层崩毁,他的法则,他的大道,在这一击之下都寸寸碎裂,根本无法支撑!

    要知道,传言说,这一头鲲鹏还活着的时候,拥有着仙帝级别的力量,现在李七夜借用了它的天赋,动用了大道如初的力量,这样的一击之强大,这已经是无法去想象了。

    “砰”的一声响起,最终,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鲲鹏的一击碾压之下,梦镇天全身仙光一下子熄灭,就像烛火一下子被捻灭一样,刚接着,梦镇天那则无数法则所交织成的道身,那是一寸寸崩碎,在“砰”的一声之中,整个道身粉碎,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不”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不由惨叫一声,这一声惨叫,乃是十分的凄厉,这样的惨叫声,不是由梦镇天的道身发出来,而是由魅灵子弟发出来的。

    一击之下,梦镇天的道身是灰飞烟灭,眨眼之间,消失在风云之中,好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一头鲲鹏沉浮在天空之中,这就是传说中的洪荒神兽,它的存在,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高高在上,似乎,天地间的所有生灵在它之下,都是那么的弱小,都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章 阴雷    既然林封谨发了话,野猪便是很干脆的从二楼上直接跳了下去,他也不擅长什么轻身功夫,轰然将下方的不知道什么棚子踩踏,落了进去。然后现出了兽身,便见到了烟雾滚滚翻腾当中,后方的木板土砖还在不停的崩塌,而一个凶神恶煞的兽形巨汉徐徐的从废墟当中走了出来。

    而野猪的手心当中,便是托着那一口护魂钵!

    野猪的精血旺盛无比,更是阳气十足,这辈子更是在杀伐当中摸爬滚打,手上的人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浑身上下的杀气更是有若实质,凝聚在头顶仿佛狼烟,弥久不散!倘若是普通的鬼魂见到了之后,早就望风而逃,远远的趋避了开去,否则的话,被他身上的刚阳血煞之气一冲,马上就是丧命当场的下场。

    而这一股阴风见到了野猪之后,居然“撕拉”的一声,身上炸出来了三四道冷幽幽的电光,呈现出来了浅蓝色,围绕在了周围,然后不退反进,对准了野猪就猛卷了过来!!

    “这是?”大巫凶陡的吃了一惊道:“阴雷?”

    本来雷电这东西,乃是阳刚至极的产物,天底下阴邪鬼物的克星,专门涤荡世上的牛鬼蛇神。只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就仿佛是有能在阳光下活动,肆无忌惮的阳鬼一样,有一些阴物天生就至阴至邪,物极必反,反而能从中酝酿出一点真阳来,激荡相冲,便会形成阴雷,威力十分强大。

    而这种事情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分,机遇,努力缺一不可,你看像是大巫凶这样的人物,资质一流,平生遭遇之奇也是罕有人能及,却也没能修炼出来阴雷,就知道这东西修炼的难度,事实上在大巫凶活过来的这漫长生涯当中,也就只是亲眼见过两次阴雷。

    一次是一头异种奇蛇,头上长了一个角,能发阴雷伤人,

    另外一次是个鬼巫,此人生前可以说是倒霉到了极处,属于喝口水都要塞牙缝,克天克地克父母那种,哪怕是这一生的倒霉积蓄了一次爆发,甚至都是在死后被好心人随便挖了个坑埋了。

    这坑埋的时候也就是一座荒坟而已,可是接下来就遇到了暴雨山崩,地形一变,居然风水突变,呈现出来了天生太极这样的诡异奇穴,让他修成了鬼巫,更是凝聚成了阴雷。

    不过,大巫凶更是知道,炼成了阴雷的鬼修虽然实力强横异常,却会天生就招引来了天地之间的雷电的袭击,这其中的道理却也是再明白不过了,每个人都不喜欢这世上有个冒牌货自己,天地有灵,阴雷这种东西当然也是格外招惹仇恨了。就拿大巫凶遇到了这两个能施展阴雷的鬼灵,无一例外最后都是被五雷轰顶,死得那个奇惨无比。

    野猪也是识得厉害的人,一见阴雷,立即便是皱眉将护魂钵收了回来,那阴风当然是立即飘飞突前,身上的阴雷电光更是霹雳啪啦的蔓延了出去,将旁边墙上的驱鬼符箓什么的烧成了灰烬。

    只是在这个时候,护魂钵当中忽然黑雾升腾,紧接着竟是一下子凝聚出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蛇头!这蛇头只有一只独目,并且还未睁开,然后对准了阴风就是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虽然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凝聚出来的蛇头和吹拂过来的这阴风都是虚体,可是蛇头狠狠一口咬下去之后,竟是可以很直观的看到,那一股席卷过来的阴风赫然被咬掉了一大半,其身上的阴雷激射而出,可是对那黑雾形成的狰狞蛇首半点作用都没有。

    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修成了阴雷的鬼修再怎么罕见,对于烛九阴这样的老怪物来说,那真的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稀奇的,漫长一生当中,什么玩意儿没见过?对此时的烛九阴来说,反而是大补之物了。

    被狠狠撕扯下来了一大块之后,那旋风当中传来了一声痛苦无比的闷哼,紧接着就见到这明显缺了一大块的旋风朝着外面迅速飘飞而去,所过之处,阴风惨惨,那寒风吹到人身上都是毛骨悚然,身子骨弱的人只怕都要马上大病一场。

    见到了这场景,林封谨率先跃出了窗外,很干脆的道:

    “追!”

    此时林封谨与烛九阴之间的关系是相当微妙的,毕竟此时林封谨身上,便是传承了烛九阴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独一无二的稀世奇珍,时之沙!并且严格的说起来,林封谨的身上流淌的,还是妖星的血脉,烛九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仿佛是他的祖先一般。

    因此旁人不知道,林封谨却早就看了出来,烛九阴刚才的那一口咬下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尽全力,否则的话,素来都是蛇吞象的说法,这区区一头凶魂野鬼,给烛九阴塞牙缝都不够,怎么还有逃走的可能?

    所以实际上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烛九阴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已。

    这莫干寨当中,处处都透着邪气,甚至在寨子里面都出现了这样巫鬼横行,将生人的地方当成自己领域的恐怖现象,此时难得获得了这么一条线索,林封谨当然不肯轻轻放过,要弄个水落石出了。

    他一动身跃出,大巫凶和野猪当然不会落在了后面,便是跟随在了他的身后尾随而去,他们一走,身后才落下来了一连串啧啧的惊叹私语:

    “乖乖,连这巡街使者也是敢动。”

    “是啊,那可是阴雷啊,阴雷,当年看到了一位巫凶在这玩意儿下被化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哟呵,恶人还有恶人磨,那巡街使者不是牛气冲天吗?居然被一口就咬了一大半下来!”

    “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我看他们搞不好就是冲着这巡街使者来的吧?要不然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干嘛?呵呵?盐巴?你当人家是和我们一样的苦哈哈,我告诉你,今儿咱们喝的那梨花白,乃是东夏国的名产,金城帐那边是五两银子一壶,人家是十坛十坛的拿出来送人,这样的大手面人物会缺贩私盐的几个钱?”

    “没错,你们再想想,不说别的,单是拿出来的那十三坛梨花白是多大一堆?你们想想他们身上有什么行李?居然可以拿出来这么一大堆的东西,这其中的门道,眼睛里面都生蛆了吗?这是会袖里乾坤的高人啊!”

    “果然真的是这样呢,还是杨二哥招子亮,咱们出来行走的,可以没有钱,却一定不能没有眼力价儿”

    “”

    这些来自客栈当中的议论,林封谨是听不到的了,这时候那一团冲在了前面的“旋风”已经赫然变幻成了一个诡异模糊的人型,只是这个人型看起来就不完整,左半边身体上明显有着一个巨大的缺口,随着奔跑的动作,不停的冒出了大量的黑色烟雾,仿佛是喷射出来的“鲜血”一般。

    尽管这人型看起来不断的想要修复自己的伤口,但咬它这一口的是什么人?烛九阴!

    说实话,控制着力量没有将其一口咬死掉,已经是烛九阴悠着来,耗费了很大的功夫手下留情了,这头巫鬼居然还带着侥幸想要自己疗伤,这就真的是在做梦了。

    等到了这头巫鬼冲出了莫干寨五六里的地方之后,林封谨便发觉这里乃是一个很大的河汊子,当地被称为“坨坨河”的水道呈现出来了一个“几”字的形状从这里流过,而他们此时则是位于“几”字形状的中部。

    这里芦苇丛生,同时却也是莫干寨当中用来埋葬死人的乱葬岗,可以说是荒坟处处都是,累累叠叠的,看起来都觉得十分的瘆人阴森,更何况这莫干寨本来就是没有什么王法的地方,能够依靠的就是拳头和刀子,一年到头来凶死在这里的外地客商,单帮客也是不要太多,死掉以后便都丢到了这地方来喂野狗。因此一到天黑,便端的是鬼火飘飞,森然恐怖。

    这巫鬼坚持着逃到了这乱葬岗之后,便是仰天发出了一声尖号,紧接着就见到了乱葬岗当中冲飞出来了一道光芒,这光芒极其锐利,所过之处,居然给人以分金断玉的感觉,便是刷拉的一声对准了林封谨一干人直冲而来,居然令人生出了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的威势!

    看来烛九阴的目标就是这东西,当下独目巨蛇的狰狞幻象再现,用力一吸,立即就是黑气翻腾涌动,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底洞似的,将那光芒飞出的势头就在瞬间彻底遏制,但这一吸竟像是彻底的激怒了这道光芒,其上炸裂出来了好几道湛蓝色的阴雷,啪啦的一声仿佛鞭子一样,狠狠的抽打而出。

    因为此时野猪乃是捧着护魂钵,所以他便是被这几道阴雷首当其冲,好在野猪见机闪避得快,饶是如此,可以见到他的手臂上被阴雷波及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道锐利无比的伤痕,居然不像是被雷电打中,而是被锋利无比的兵刃斩到的。

    并且野猪手臂上的伤痕一出现之后,便是迅速的肿起,发亮,变成了青黑色,显然还被极厉害的阴腐之气入侵到了体内,也是野猪体内阳气旺盛,杀气充盈,所以难以彻底侵入内腑,否则的话换成别人,搞不好就要哀号几天几夜,然后内脏溃烂出血而死!

    大巫凶这时候骤然出手,伸手在空中就是一记虚抓。

    这一抓之下,周围猛的就刮起来了一阵狂风,然后地面上的泥土落叶立即就纷飞卷动了起来,赫然形成了一只巨掌,这只巨掌至少也是丈余见方,将那一道光芒死死的攥住,可是这光芒依然是不肯罢休,在这巨掌当中顽强的左冲右突,仿佛是一尾离水后依然不肯屈服的鱼,阴雷都在这掌心当中不停的炸响着。

    大巫凶施展出来的这一记巫门.搬山式被这光芒一冲,居然都有隐隐约约要解体的征兆!

    好在这个时候,烛九阴便是现出了真形,巨大的独目蛇头陡的浮现,然后弹射了出去,一口咬在了那光芒之上,只是一瞬间,那光芒上面的阴雷就彻底的暗淡了下来,只觉得烛九阴那一张大口当中,仿佛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深邃吸力,若黑洞一般的将所有元气能量都要吞噬掉!

    这就是龙蛇独特的“吞象之力”,哪怕是普通的蛇类,也可以悍然吞下比自己重上好几倍的东西,更何况是烛九阴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物?

    在烛九阴疯狂的吞噬之下,这道光芒迅速的暗淡了下来,上面的精气,纯阴之力可以说是一扫而空,虽然还在顽强的挣扎反抗着,可是这挣扎反抗也是明显的被削弱了,最后终于彻底的湮灭,消失。

    不过,在烛九阴满意的重新缩回了护魂钵的一瞬间,林封谨却是发觉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跌落了下来,他仔细的一看,却仿佛是一块碎片之类的东西,其上附带的气息虽然微弱,却是和之前的那锐利无比的光芒同源同质的。

    这样的情况,林封谨立即很是有些好奇,立即便是上前一步,在其掉落之前将其一把捞住,这一抓之后就觉得入手处十分冰寒幽冷,仿佛是抓住了一块正在融化的冰似的,那寒气更是连绵不断的朝着皮肤下面透了过去,似乎连血脉的温度都要被吸走。

    林封谨将之摊开在了手心当中,认真的凝视端详,便发觉这确实是一块铁片,应该是一把断裂掉的武器上面的残片,上面隐隐约约有模糊的字样,十分古拙,似乎是个“渊”字。

    就这么区区的一片武器残片,居然都能令在这地方横行,看起来大巫凶要困住它都有些勉强,林封谨一下子就觉得有兴趣了起来,这就足以证明大巫凶所说的半点不假,前方的这达米坳只怕确实是一处非同小可的凶地!

    此时烛九阴已经是彻底的将吞噬来的阴气消化完毕,然后呼出了一口气道:

    “非常精纯的阴气啊,里面还带着大量的强烈怨念,不甘,还有对家人的思念,可是更多的却是畏惧这里还是外围地区,若是深入进去的话,恐怕就更惊人了。”

    林封谨笑了笑道:

    “我只怕它太弱了。”

    烛九阴道:

    “你也不要大意,我估计聚集在前方的阴魂冤魂至少都有十万以上,甚至很可能远远的超过这个数目。”

    “什么?”听到了这个数据,林封谨也是大吃了一惊:“十万聚集在一起的阴魂冤魂?你确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