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哗啦”一声响起,在很多人幸灾乐祸的时候,泥石纷飞,李七夜从大坑中冲了出来,落于地面上。

    此时李七夜虽然身上沾有不少的泥土,但是,依然是神态自然,一点都不像是受伤的模样。

    见到李七夜安然无恙,刚才许多幸灾乐祸的人立即乖乖地闭上了嘴巴,不敢再乱说话,毕竟,李七夜余威犹在。

    “这倒让我有些意外,我随手招来的禁区力量,竟然成全了你,让你懂得了这黑暗力量的一些玄妙。在这骨海中竟然让你能调动这股黑暗的力量,这天赋,的确是不错。”李七夜随意地笑了笑,说道。

    “这只是偶有所获。”对于这样的成就,梦镇天也没有自得,很平静地说道:“这里的力量磅礴无上,我也只是学之皮毛而己,不足为道。”

    “好,热身结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就让我们速战速决吧。”话一落下,他的拳头一震。

    “砰”的一声,李七夜的拳头一震,瞬间散发出了金光,整个拳头像是黄金铸造的一样。

    “再吃一拳!”李七夜跃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出拳了,这一拳崩出,日月无光,万界失色。

    金刚不灭拳、飞仙拳、镇狱神拳、破穹斧拳、怒仙霸拳、无垢拳、圣泉拳,瞬间六拳合一,当这七拳合一之时,天地崩毁,六道毁灭,轮回断绝!

    在这七拳合一之下,威力之强,让人无法想象,这一拳,不破不灭,任何攻伐都无用,这一拳,任何防御都会被规避,任何放逐都会失效,这一拳,无量重,无穷力,无尽速!

    在极重极力之下,加配上了极速,这一拳的破坏力已经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了。

    但是,这还不是最恐怖的事情,最恐怖的是,怒仙霸拳让七拳合一疯狂地爆发,无量重、无穷力、无极速都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疯狂地飙升,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让它们疯狂飙升几十倍几百倍甚至是上千倍。

    如果这还止于此,那就错了,同时,在圣泉拳之下,让这一拳的爆发、力量、重量、速度等等的一切被无限地提升,圣泉拳就像是最强大有力的支撑一样,要速度,给速度;要力量,给力量;要重量,给重量;要血气,给血气……

    在圣泉拳的无限支撑之下,这让七拳合一爆发了最终极,天空一下子被炸开了。

    一拳变得无比的璀璨,天空上像是千万轮太阳一样瞬间爆炸,毁灭了天宇,无数星辰瞬间灰飞烟灭,一条条星河是瞬间崩毁。

    一拳之威,已经是达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了,不管是如何强大的存在,在这一拳之下都必须颤抖。

    一拳之下,就算是沉海神王这样的天才都不由脸色煞白,这只怕是他一生中见过毁灭性最强大的一拳!

    就是纯阳子见到这样的一拳,都不由脸色一变,神态变得凝重起来。

    至于其他的人,看到这样恐怖的一拳,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魂飞魄散,一屁股坐在地上,屁滚尿流。

    “咚、咚、咚”在这瞬间,梦镇天极速踏出三步,三步成道,无穷的黑暗力量瞬间起于梦镇天的手中,无穷无尽的黑暗审判瞬间形成。

    在梦镇天手起手落之间,一招封天地,在他这一招之下,天地法则为他所用,天地力量都凝聚于他这一招之间,至于黑暗审判,更是欲以最凶横的姿态镇压李七夜的这一拳。

    梦镇天的确是很强大很强大,单是凭他这样的一招,只怕都可以瞬间可以把一位极道神皇镇杀!

    “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的一拳终于击在了梦镇天的一招之上,但是,在这一拳之下,天地的力量也好,天地的法则也罢,就算是黑暗的审判,都一样无用。

    一拳之下,不是被规避就是被崩毁,梦镇天封不住这一拳,七拳合一,已经是意味着无敌了!

    “砰——”的一声巨响,一招崩灭,李七夜的一拳瞬间击穿了梦镇天的胸膛!

    此时此刻,梦镇天的胸膛出现了一个可怕大洞,虽然这只是道身,并非是血肉之躯,但,依然是让人触目惊心,为之毛骨悚然。

    梦镇天的胸膛被击穿,出现了一个大洞,这让本是仙光冲天的梦镇天一下子黯淡起来,那一缕缕冲天而起的仙光一下子萎蔫,就好像是失去生命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无数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一幕太过于震撼了,震撼得让人回不过神来。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特别是魅灵一族的强者,更是紧紧地握住拳头,久久不敢说话。

    刚才还嘲笑李七夜的魅灵子弟,为之振奋的魅灵强者,此时此刻他们都不由脸色煞白,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七夜一拳之威,竟然可以把梦镇天的胸膛打穿。

    “我是看不明白了。”纯阳子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李七夜这样的一拳,纯阳子都无法去评价了,因为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了。

    李七夜出手,这明明不是仙帝之术,但是,威力之大,却在帝术之上,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这让纯阳子都不由为之怀疑,当李七夜证得大道,承载天命之后,他的仙帝之道是不是可以镇压众位仙帝!

    “铮、铮、铮……”在这个时候,一阵阵法则交错的声音响起,宛如金属轻鸣一样,随着法则的交织,梦镇天那被击穿的胸膛又慢慢合上,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梦镇天整个人宛如是再一次点亮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无穷无尽的仙光再一次冲天而起,梦镇天的神威再一次肆虐着天地,他的神威依然能压塌诸天,让神明敬畏。

    “好,好,好……”看到无敌的梦镇天又回来了,不少魅灵一族的强者都不由紧紧地握住拳头,都纷纷地松了一口气。

    梦镇天这样的神态,至少说明梦镇天依然没败,他依然有着再战之力,这样的情况,又怎么不让在场的魅灵一族松了一口气呢。

    对于他们来说,梦镇天是无敌的,他们当然是希望梦镇天败在李七夜的手中了,如果梦镇天都败在李七夜的手中,那简直就是狠狠地抽了他们魅灵一族的耳光,这是有损于他们魅灵一族的无上神威。

    “道友之强,超乎我想象。”梦镇天感慨地说道:“道友只怕是我一生中的劲敌。”

    “的确是能得天命承认的人。”李七夜只是随意一笑,淡淡地说道:“不过,还是差了一些!”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很多人觉得憋屈,特别是支持梦镇天的魅灵强者,更是感觉心头上憋了一口气。

    梦镇天称李七夜为一生劲敌,这样的话,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无上的荣耀,换作其他的人,绝对会彼此恭维几句。

    但是,李七夜根本就不在乎的模样,虽然梦镇天把他视为劲敌,但,李七夜却根本不把他放在心上。

    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滋味,这又怎么不让魅灵一族的强者觉得憋屈呢!

    “看来,今天我与道友是不死不休了,不放手一搏,是无法大展神通了。”对于李七夜的态度,梦镇天并不生气,大笑地说道。

    虽然他们彼此说得很客气,但是,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一出手那就不客气了,他们这样的对决,往往是一出手便定生死。

    不管双方的姿态如何,不管双方的涵养如何,但是,他们两个人注定是敌人,那怕嘴巴上说得再客气,但是,当一出手之时,彼此都不留情,都会尽量一击斩杀对方。

    “来吧,看你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杀手锏。”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完全不在乎。

    李七夜这样高傲的态度让很多人对他不满,都觉得李七夜太自太了,太狂妄了,但是,却没有人敢说他,毕竟,人家有这个资格狂妄!

    “道友,小心了。”梦镇天笑着说道。虽然口上说得如此的客气,如此的彬彬有礼,但,一出手便是致命一击,要置敌人于死地。

    “再来一拳!”李七夜也无所谓,笑了起来,跃空而起,七拳合一,轰了过去。

    “哗啦”的一声响起,梦镇天一出手,便是海浪滔天,瞬间一个汪洋大海出现,海水浑浊不清,这样海浪滔天的汪洋大海瞬间把李七夜淹没。

    “骨海的海水!”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是谁,不由尖叫了一声!

    这突然出现的汪洋大海,在场的人那是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骨海的海水。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人无法相信,对于骨海的海水,很多人碰都不敢碰,更不要说是掌御骨海的海水了。

    事实上,只怕也没有任何人能掌御骨海的海水。

    但是,现在梦镇天却能借用骨海的海水。

    不过,这也并不意外,梦镇天参悟了禁区力量的一些玄机,这使得他能在短暂时间之内借用骨海的海水,当然,他想借用骨海的完整力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连仙帝都做不到!

    尽管说,梦镇天能参悟骨海玄妙的一些皮毛,但,这已经让足够让他借用大量的骨海海水了。

第一百零九章 长街生鬼    林封谨一行人进来以后,便是立威,接下来又掏了真金白银出来,这店的掌柜也是知道来了惹不起的恶人,难得还肯讲理给钱,也就熄掉了什么谋财害命的小心思,便点头哈腰殷勤无比的前来侍候着,刚一张嘴想要麻溜儿的报菜名,野猪已经很干脆的道:

    “米肠子,面肺子来三盘子,烤的油馕来二十个,再来半只攥心羊,酒水咱这里自备,不喝你这里的酸醋水。”

    听了野猪的话,店掌柜连最后一丝想要糊弄人的侥幸也是给打消了,急忙去后面巴结着弄上,野猪张嘴就来的这些菜名儿,不是在这里常年居住过的根本就点不出来的,这里天气干燥,杀了牛羊以后,便是将肠子,肺脏洗干净,然后往里面灌入米粉,调料,再用盐巴腌了,等到了风干以后,这便是很有特色的风味儿佳肴小吃。

    因为往里面灌入的米粉会加入西戎戈壁这边特有的一种香辛植物“葱荽”,所以这米肠子和面肺子蒸熟了切来下酒乃是一道好菜。只是必须气候干燥的沙漠,戈壁地带才会有,否则的话,不等风干就直接臭了。

    而攥心羊也是行家才会叫出来的说法,必须要积年的老屠夫,偏偏还得是手劲儿大,刀下得快的,在羊胸口一刀划开条口子,右手直伸进去,一把攥住羊心将动脉给掐了,这样的话伤口小,羊死得也快,并且这样一来的话,羊血会全部都郁积在肉里面。

    倘若这样搞的话,像是大多数的麻羊或者说是大耳朵羊的话,肉中混入了血就会十分腥膻难吃,只有当地的一种与野外的黄羊杂交出来的山羊,用了这攥心的杀法以后,将羊肉煮到八分熟,刚刚收住血水的时候,吃起来口感倍加滑嫩肥美。细腻美味。

    等到菜上齐了以后,林封谨等人便是很干脆的拿出来了自备的酒水,一拍开了泥封,立即便是酒香四溢。飘散了开去。林封谨现在什么身份?能入他口的美酒,那可以说是比进贡的御酒还要着紧的好货。

    有道是货比货得扔,这穷乡僻壤能有啥好东西?这客栈里头的人本来觉得这里酿的“杆杆酒”还算香醇,可这时候一闻到了林封谨他们开出来的那酒的味儿,顿时便发觉自己喝的那根本就不是酒哇。那就是醋好吗?

    这时候,野猪招手来,对着那店小二小声说了几句,小二点头哈腰的听着,隔了一会儿便喜上眉梢的点头,然后便是窜到了旁边的桌子那边去叽叽咕咕的,隔了一会儿,就见到旁边一个戴着五彩斑斓包头巾的黑瘦中年男子转头盯了过来,然后站起来了以后,双手搭在了胸前。十根指头别了别。

    这是西戎这边黑道上用来“盘道儿”的手势,类似于“天王盖地虎”之类的接头暗号,不过乃是用手势来确认是不是自己人,野猪看了看,也是站起来,直接大拇指伸出来和他戳了戳,两人小声交谈了几句,这中年黑瘦男子脸色立即就显得更加的恭谨了,然后便很干脆的道:

    “原来是老祖宗的人来咱们这儿有事,那没话说。咱们有求必应。”

    说着便是从怀中掏出来了一张看起来十分珍视的羊皮卷儿,然后双手奉上。

    野猪哈哈一笑,和林封谨说了几句,便开始从旁边的一个包裹里面朝着外面拿东西。放在了旁边的空桌子上,结果全部都是一个个的小酒坛子,上面贴着梨花白三个字,只见旁边那空桌子上面的小酒坛子越堆越多,很快的少说都堆了一二十坛,将桌面挤得满满当当的。

    旁边的人也是目瞪口呆。在他们的眼里面,那包裹也就是普通大小,也不知道怎么能装下这么多东西的,眼见得简直就仿佛是神迹一样。

    直到旁边那桌子上完全摆不下了,野猪才对那中年黑瘦男子一伸手道:

    “巫门一体,巴赞(兄弟)帮我吹走眼前的迷雾,我请巴赞(兄弟)尝一尝远方的美酒。”

    西戎的民风剽悍激烈,之前野猪是用巫门当中的切口来请求帮忙,此时人家帮了忙的话,若是拿钱出来就会被视成侮辱,因此,送上美酒便是最好的回报方式,这样既会被人认为是豪爽,也不会失掉了体面。

    吃好了以后,林封谨留下野猪在外面打探消息,然后径直上了二楼的客房当中,看得出来,这里的掌柜也是下了一番心思,这穷乡僻壤的当然不可能有多好的条件,不过这客房里面至少是做到了整洁干净这一点,与下面大通铺上的污黑被褥,随处可见的跳蚤,臭虫形成鲜明的对比。

    根据野猪的说法,若不是这地方有一口出水量颇大的盐碱泉水涌出来,就连这样的干净地儿也是没地方可以找得到的,毕竟在这沙漠,戈壁地带,水这玩意儿那就是稀罕东西,人畜有喝的那就谢天谢地了,还能找地方让你洗?

    林封谨在客房里面坐了一会儿,闭目调息,忽然听到了莫干寨外面传来了一阵很是干涩,单调的声音,有些像打更,又有些像是在敲走水的梆子声。

    随着这声音传来,下方客栈大堂当中传来的喧哗声欢笑声便是迅速的湮熄了,有人叫骂着几句,但都是纷纷的回到了房间里面,大概只是盏茶功夫,整个客栈当中都是吹灯拔蜡,陷入了寂静。

    林封谨朝着外面眺望过去,便见到了莫干寨的寨子道路上,徐徐的走了一个人过来,这人似乎是在打更,敲的却不是别的,而是一只巨大的牦牛头骨,拿来当鼓锤的更是一条人的大腿骨,嘴巴里面更是念念有词:将军巡城,生人勿近一直在翻来覆去的重复着这两句话。

    而林封谨目力奇佳,则是一眼就看到了这人的年岁其实并不大,甚至只有二十来岁,双眼却是彻底的盲掉了,只是在这寨子上的烂路上走得也是四平八稳的,尤其是说话的声音,却仿佛是风烛残年,衰弱不堪,就像老人那样有气无力,下一口气就要接不上来似的!

    大巫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是来到了林封谨的身边,只是扫了一眼便很干脆的道:

    “这人是被缠上了,并且还是十分凶险的厉鬼,日间枯人精气,夜里面吮人骨髓,这其中必然有些缘由呢。”

    林封谨听了以后,点了点头道:

    “让野猪去问问,顺带打探一下这里打的是什么更?怎么一打更就都仿佛见了鬼似的?”

    大巫凶点了点头,隔了一会儿野猪还没上来,忽然就见到了旁边的街道上面,刮起来了一阵怪风,这怪风打着旋儿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吹起来的,卷起来的沙土什么的足足有一丈来高,可是风声却是凄厉得惊人。

    忽然之间,这怪风就仿佛是嗅到了什么味儿似的,猛的就朝着客栈这边飘飞了过来,此时客栈门口正有一条野狗闻到了味道,挤在了门口抽着鼻子想要找地方钻进去,猛然没料到被这怪风正面刮中,发出了凄厉的一声呜咽声就戛然而止,最后落到了地面上之后,竟是摔得“梆”的一声,竟仿佛像是一具冻尸或者干尸一般!

    不过,客栈大门上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这怪风居然是被挡在了外面,猛冲了好几下也是冲不进来,可以见到,这大门上面绘着的那驱鬼符文,还有“者戾莫”镇鬼法相确实是有用的,居然闪耀起来了十分明亮的光芒。

    虽然遭受到了阻碍,那怪风看起来竟是不肯罢休似的,一个劲儿在门口逗留着不肯离去,此时看那模样,似乎已经开始隐隐约约的朝着旁边飘飞,看起来仿佛是要从侧面破墙而入一般。

    与此同时,老板和伙计的凄厉大叫声已经是在整个客栈内响了起来,就仿佛是在嚎丧一般了:

    “这是哪位爷啊,行行好啊,您老身上带了什么东西冲撞到了将军大人啊,求求您老快些丢出去吧,不然这客栈里面上上下下几十条性命都要葬送在您老的手里面呢!”

    林封谨愕然了一下,并没有觉得自己身上似乎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倒是大巫凶不屑的轻笑了一声:

    “这孤魂野鬼的鼻子还真灵呢。”

    林封谨一下子恍然大悟:

    “这玩意儿是冲着您来的?”

    大巫凶一笑道:

    “它应该是看上了烛神现在的居处了。”

    被大巫凶这么一说,林封谨立即就恍然大悟,烛九阴魂魄现在乃是在护魂柜里面被温养,这护魂柜乃是大卫朝传承下来的神物,也大卫朝这几百年的王朝积累,也就只弄出来了这么一个玩意儿而已,何况此时还被烛九阴和大巫凶联手,改造成了一口护魂钵?

    因此,这东西对魂魄阴物来说,那吸引力之强可以说赛过磁铁石了,而这地方人气低迷,更是阴气缭绕,鬼物横行,所以护魂钵此时被盯上也不稀奇。想明白了其中的来龙去脉之后,林封谨也是懒得说什么,很干脆的道:

    “那就把事情快些打发了,咱们早些睡,明天还要起个早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