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梦镇天,天灵界的一代传奇,当他站在仙光之中时,更加的耀眼,更加的震撼人心,让很多人都为之神魂发怵。

    “梦镇天!”看着无尽仙光的男人,有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不由呢喃着,甚至有些魅灵修士看到梦镇天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眼角不觉间都湿润了。

    因为对于魅灵来说,在这个时代,梦镇天代表着他们魅灵的荣耀,代表着他们魅灵的希望。

    魅灵有好几个时代之后没出过仙帝了,这让作为上天宠儿的魅灵来说,的确是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在这一个时代梦镇天出世,不少魅灵把成为仙帝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梦镇天的身上,他们都渴望着梦镇天成为仙帝,为他们魅灵一族的荣耀而证名!

    可以说,不少魅灵修士那怕是与梦镇天是素不相识,都不由对梦镇天充满了希望。特别是现在李七夜凶焰无人能及的时候,魅灵一族更是渴望梦镇天能镇压李七夜,重振他们魅灵的无敌之威。

    “梦镇天——”至于一些海妖、树族,看到梦镇天,不由脸色一变,对于天灵界的无数修士来说,梦镇天的大名如雷贯耳,但是,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当真正见到梦镇天之时,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震慑心魂。

    事实上,很多人都不由看着梦镇天发呆,因为没有想过梦镇天会如此的年轻。如果梦镇天身上不是散发出了压塌诸天的气息,只怕很少人能把眼前这位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少年与威慑天灵界的梦镇天联系起来。

    作为梦镇天的徒道,曹国剑都已经是白发苍苍了,而作为师父的梦镇天却是十八九岁的少年模样,这样的落差是超出很多人的想象的。

    看到梦镇天,那怕是沉海神王这样高傲的人,都不由神态凝重,沉海神王他是心高气傲的人,但是,他却很清楚自己与梦镇天的差距,他明白自己绝对不是梦镇天的对手。

    看到梦镇天之后,柳如烟、卓剑诗她们也一样是神态凝重,对于她们来说,百闻不如一见,一见之下,便知道梦镇天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看到梦镇天,纯阳子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他什么话都没有说,毕竟沉海神王如临大敌来,纯阳子倒是自在得很多。

    梦镇天就站在那里,没有多余的动作,就是这样,他依然成为了世界的中心,让任何人都为之瞩目,甚至是让不少人有着一股臣伏的冲动。

    李七夜只是看了梦镇天一眼,有点兴趣索然,摇了摇头说道:“我还以为你真人驾临,搞了大半天,只不过是一具道身而己。区区道身,没有什么嚼头,三五下就结束。”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很多人为之窒息,这话不止是嚣张,而且还是霸道得一塌糊涂,甚甚不把梦镇天放在眼中。

    但是,现在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任何人敢去嘲笑他,没有任何人敢去斥喝他,他有这个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后,很多人既吃惊,又意外,一时之间,无数人的目光都落在梦镇天身上,仔仔细细地看起来,但是,很多人一时之间都无法从其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听到李七夜的话,大家这个时候才知道梦镇天的真身没有来,来的只是道身而己。

    听到梦镇天只是道身前来,这让不少人为之遗憾,但,与此同时,也让很多人为之兴奋,特别是魅灵一族,更是精神振奋,忍不住握了握拳头。

    要知道,道身的强大远远比不上真身,甚至有人说,道身只不过是真身的十之一二而己。现在梦镇天道身都如此强大,如此恐怖,那真身驾临之时,那岂不是如同仙帝临世一样!

    “就是道身,也一样能镇压李七夜。”有魅灵不由低声地冷冷一哼,这让他们心里面兴奋,这给了他们振奋。

    对于李七夜的话,梦镇天也不在意,笑着说道:“我在此悟道,偶有所获,所以赶回闭关参悟参悟。但,对李道友仰慕甚久,所以留下道身,欲与李道友谈法论道。”

    听到梦镇天这样说,大家才明白,梦镇天还未真正的出关,这样的话同时让很多人好奇,梦镇天在这里究竟有着怎么样的收获,竟然让他如此急着赶回去闭关悟道。

    “是吗?”对于梦镇天的话,李七夜只是随意地一笑,完全不放在心上,说道:“对于我来说,不是谁都有资格与我谈法论道的,也不是谁够资格去放我指点一二的。”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很多人都傻眼,更是有不少的魅灵怒视李七夜。李七夜一开口就说梦镇天不够资格,这不止是在羞辱梦镇天,这还是羞辱他们魅灵一族,这怎么不让在场的许多魅灵修士大怒呢。

    “狂妄无知的小儿!看你能猖狂多久。”有魅灵恨恨地说道:“梦前辈迟早斩了你!”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梦镇天也一样不生气,有着绝世强者的风范,笑着说道:“既然都来了,李道友你我不妨过几招吧,一见真章。”

    “好,切磋就免了,那就来一场搏杀吧。”李七夜十分随意地一笑,说道:“既然你要争天命,那你就是我脚下的一具枯骨。”

    李七夜一开口就说梦镇天将会成为他脚下的一具枯骨,这让许多愤怒的魅灵盯着李七夜的双目中喷出了怒火。

    “希望有那么一天到来。”梦镇天大笑地说道:“李道友,请赐教。”

    “来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跃空而起,出手就是一拳,一拳崩天,“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一拳之下包括了飞仙拳、镇狱神拳、破穹斧拳!

    三拳瞬间合一,“轰”的一声打碎了虚空,一拳不止是极速,不止是重无量,而且还力无穷,这一拳撼动了天地,似乎,世间没有什么是这一拳无法打穿的。

    “来得好。”面对李七夜的三拳合一,梦镇天洒脱大笑一声,“砰、砰、砰”瞬间踏出了三步,在梦镇天瞬间踏出三步的时候,他宛如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在这三步之间,听到了“咚、咚、咚”三声响起,这三声在整个骨海中回荡着。这三声不是由梦镇天所震出来的声音,而是骨海在回应着梦镇天。

    一听这三声响音之时,其他人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纯阳子不由脸色一变。

    “咚——”的一声,就在三声响完之后,响起了第四声,这第四声一响起,天地如炸开了一样,梦镇天一起手,整个骨海宛如在他手中一样,“嗡”的一声响起,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梦镇天在这起手之间,竟然带动了整个骨海,在这一刻,梦镇天竟然掌御了骨海的力量。

    梦镇天起手,竟然浮现了黑色的光芒,这黑色的光芒宛如是黑暗审着一样,当梦镇天双手一结,降下无上印记之时,“轰”的一声巨响,无上印记镇压而下,宛如仙帝亲手镇压一样,诸天神魔都灰飞烟灭!

    在这样的镇压神威之下,很多人都骇然失色,甚至有不少强者在如此的镇压之威下瘫坐在了地上,面对宛如仙帝一般的镇压,就算是神皇也是直打哆嗦。”砰——”的一声巨响,崩毁星辰,梦镇天的无上印记与李七夜的一拳硬撼,在如此的硬撼之下,李七夜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喷了一口鲜血。

    “砰——”的一声大响,李七夜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地上,把大地撞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坑来。

    这一幕,十分的震撼人心,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有人甚至是为之窒息。

    “好——”见到这样的一幕,不少魅灵强者大声喝采,甚至有魅灵大叫一声,说道:“杀得好!”

    看到李七夜被震飞,被崩得吐血,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不由脸色一变,她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沉海神王则是神态凝重,他也没有想到梦镇天会如此的强大,难怪所有人都认为他会成为仙帝。

    唯有纯阳子只是笑了笑,一点都不担心,他心里面一清二楚,这只不过是热身刚刚开始而己。

    “杀得好,就是要杀杀他的锐利,哼,姓李的真以为他是天下无敌了吗?”有魅灵一族见到李七夜被崩飞,不由为之兴奋,为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一时之间,不少魅灵是扬眉吐气,对于他们来说,梦镇天如此一击,简直就是给他们魅灵争了颜脸,让他们整个魅灵一族都是脸上有光。

    看到李七夜被崩飞,就是海妖都不由为之兴奋,也都觉得解气,因为最近李七夜杀了他们海妖一族太多人了。

    “哼,区区一个人族,也敢与我们魅灵争天命,不自量力!”有魅灵强者冷冷一哼,说道。

    也有海妖也冷森森一笑,说道:“姓李的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与梦前辈争天命,他还不够资格。狂妄无敌的人,终究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与梦镇天同仇敌忾,都觉得梦镇天才是真正无敌的,斩杀李七夜不在话一。

    很多人一时之间都不由扬眉吐气,兴奋不己。

第一百零八章 盐池    此时林封谨这一帮人的凶名,已经是在西戎的境内彻底的散播了开来。

    无论是西戎朝廷,还是法家,甚至是低调行事的西王母一方,都完全将他们当成了空气一样,对这三大势力来说,已经是将林封谨这帮人完全当成了瘟神一样的存在,只要他们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做了过分的事情却不涉及到他们切身利益的,那么都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三方当中,西戎的朝廷损失的不过是几十百来个军卒而已,再惨重十倍也无所谓。

    法家的损失更多一些,但是法家的掌舵人是谁?韩子,这魔侯伽罗的转世可以说是心肠极其冷酷毒辣,对他来说,只要自己不受到损失,爪牙死再多也不会心痛,更是会做出更加明智的选择。

    而损失最惨的,则是西王母一方,水王,火王,甚至布局西戎政治场合当中最为重要的棋子元昊,全部都死在了林封谨的手下,非但如此,西王母被重创闭关也和林封谨有非常直接的联系!

    因此,水王陨落以后,西王母那边也是立即有所感应,这一次他们对林封谨付出了足够的重视,在耗费了血本献祭占卜了一番之后,却是发觉西王母的塑像上面流淌出来了血泪这样的凶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干人立即便是噤若寒蝉,吓得魂不附体,再也不敢有什么动作了。

    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像是西王母这样的老妖怪,若是没有什么趋吉避凶的能耐,又怎么能够活到现在呢?

    此时林封谨本人乃是地藏转世,身上还带着奈非天这样承袭了佛尊气运的圣器,身边聚集的还有烛九阴这样的恐怖强人因此若是占卜预测之类的术法,那么几乎可以说一定都能占卜出来非常清楚的结果那就是绝对不要去惹他们,谁碰谁死!

    所以,林封谨他们哪怕是搞得火山喷发,天怨人怒的。接下来依然是大摇大摆的行进,依然是没有人来打扰他们的行程,因为西戎这边的势力将脑袋埋进沙堆里面做鸵鸟,希望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也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两三天以后,林封谨他们已经是来到了西戎东北部的一个寨子处,这里叫做莫干寨,已经是属于草原与沙漠的交界处了,能生长的植物也是比较稀少的。一年四季当中,大概也就是春夏之交的那两三个月当中周围的植被可以支持着放牧一下牲口而已。

    如此贫瘠的穷山恶水,这寨子却还能存在的原因,则是因为距离寨子八十里的沙漠当中,乃是有一座规模还算是不小的盐池,而且乃是出产的最上品的青盐。

    众所周知的是,盐巴这东西在交通不发达的时候,素来都是像粮食一样,被划入到了战略物质的储备当中,甚至可以直接当成货币来用的。无他,便是因为这玩意儿具有“必须消耗品”的性质。

    所以,这个寨子的环境虽然十分恶劣,可是守着这么一个名副其实的“聚宝盆”,也是相当的兴盛,也没有人舍得放弃。

    而大巫凶所说的那个凶险无比的绝地,就在这盐池的西北方。

    这盐池到莫干寨的八十里距离只是直线,实际上在走动的时候,实际距离是要超过至少两百里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便是因为盐池虽然坐落在沙漠当中貌似可以走直线。然而这沙漠当中却是有着大量的流沙,并且有不少的流沙是活动的,所以走直线的唯一下场就是落入流沙当中被淹死。

    流沙的活动也是有着季节区分的,这里地势诡异。每年流沙活动进入到高峰期的时间甚至会长达十个月甚至全年!一旦流沙出现了高峰期,那时候,去盐池取盐巴的唯一路径,就必须要穿过这个叫做“达米坳”的凶地,只能至少百名青壮年,在正午时分。必须有阳光的情况下通过!否则的话,必是死无葬身之地,哪怕是这样,也是经常有倒霉蛋被鬼迷了眼睛,永远的呆在了里面。

    只是,若是选择从“达米坳”过的话, 那么就有两大好处了,一是可以一年四季都不必顾忌流沙了,二则是从达米坳经过的话,则是超近道,至少要走的路程可以缩短一小半,只需要走一百一十里。

    而从这盐池里面运盐巴是不要任何成本的,大块大块的青盐,拿凿子梆梆几下就能凿成盐砖,随你怎么折腾都行,一驮(一头马或者骡子最大限度的托运量)盐货从里面运出来,图省事的话就在这莫干寨出手,都能卖到三十两银子,耗些气力功夫拉到两百里外的集散地平州,那么少说也是四十两往上,甚至盐荒的时候五十两都足足的。

    倘若能从里头折腾一趟盐货出来,小门小户的至少三年都不缺嚼裹了,并且日常都能吃香喝辣的。

    想要做生意买卖的,这笔钱则是足可以当成本钱,还能赁下个门面,体体面面的做起老板。

    正是因为这样,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敢来这穷乡僻壤里面打拼的,要么就是刀头歃血,把脑袋别裤裆上的亡命徒,要么就是穷得底儿掉的苦哈哈,这些人都是除了一条命之外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失去的,所以说铤而走险的人不要太多。

    林封谨等人来到了这莫干寨里面以后,印象最深的不是这样的简陋,而是这里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诡秘的气氛,每个人走在了街头,都是用褐色或者红色的面巾遮住了脸,脸上面还用黑炭之类的东西弯弯曲曲的画了一些蚯蚓也似的奇特图案,就连说话也是捂着盖子似的,瓮声瓮气的小心翼翼。

    而那些蚯蚓也似的奇特图案可以说是随处可见,每家每户的门口上面都挂着一面圆镜,还贴着凶神恶煞的人像,应该是类似于门神,窗户上还吊着类似于小纸人的诡异东西。

    接着林封谨他们走进了一家挑着青旗的客栈,里面光线暗淡,迎面就是一股又热又闷的味儿,几乎能将人当场熏了个跟斗。客栈的大门正对着的地方有一个十分显眼的神龛,神龛上并不是仿佛其他的地方那样供的是财神,而是一个青面獠牙的三头凶神,上面灰扑扑的。还有大量褐色的痕迹,应该是干掉的鸡血

    林封谨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凶神的脚下就吊着至少七八个用麻绳拴起来的干瘪鸡头,被风一吹微微的摇晃着,在旁边的木头板子上敲得“壳壳”的响。

    大巫凶对这地方显然是十分熟悉的,当下便告诉林封谨。那随处可见的蚯蚓也似的图案,便是巫术当中的驱鬼符箓,当然,这东西在他老人家的眼里面,完全是狗屁不通的,门上贴着的门神,还有供奉的神像,应该是传闻当中的凶神者戾莫,其原型应该是从佛家密宗演绎过来的“大暗黑天”,其作用和汉族供奉的“钟馗”类似。

    此时客栈里面已经是挤满了人。林封谨他们一进来,便见到了一只只带着凶狠,探索,贪婪的眼睛看了过来,见到了他们只有三个人,野猪还处于未变身的干瘦模样,林封谨还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书生,有的眼睛里面甚至都放出了幽幽的贪婪的绿光,就像是狼见到了血食的眼神一样。

    若是普通的商人,搞不好早就被这阵仗吓得有些坐不住了。然而野猪和大巫凶显然早就对这样的阵仗不要再熟悉,野猪大咧咧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直接就对准了位置最好的那张桌子走了过去,然后一巴掌就对准了面前坐着的那名凶汉肩头拍了上去。

    那凶汉身上披着一件兽皮褂子。身上的肌肉油光滑亮的,就仿佛是钢浇铁铸的样子,并且十分高壮,拿俗话来说,那就是拳头上面能跑马的角色,见到了野猪如此。立即冷哼一声,就要站起来。

    这凶汉一起身,甚至连这家旅店的房梁都陡然显得矮了半截,这还是他没有完全站起来的情况,坐在客栈里面的人绝大多数都不是什么良善人,都巴不得有乐子瞧,立即觉得下一秒很可能就要上演一出血溅当场的好戏。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是令他们大跌眼镜。

    野猪这看起来瘦小伶仃的汉子这一巴掌拍实了以后,这叫做蛮牛的汉子居然一下子肩膀就仿佛撞到了巨石或者山峦似的,竟是腰都根本直不起来,一瞬间,额头上面的冷汗都是直接滚落了下来。

    紧接着,就见到了蛮牛身上的骨头骨节都在“噼噼啪啪”的作响,显然他是在全面发劲反抗,可是依然没有什么卵用。那巴掌按在了肩头上面之后,他竟是被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压了下去,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然而当蛮牛被重新压回到了凳子上之后,这事儿竟还没有完,野猪的那只手依然在用力下压,蛮牛从口中发出了一声痛吼,他屁股下面的凳子也是“啪啦”的一声脆响,发出来了根本就是不堪重负的破裂声,彻底的断折掉,蛮牛这人更是直接瘫倒在了地上,仿佛是虚脱了。

    这时候,野猪才慢慢的将那只手给抽了回来,环顾了一下四周,满不在乎的道:

    “小二,小二呢?你们这里的凳子真他娘的破,随随便便坐个人就断了,这是上门待客做生意的吗?”

    林封谨他们一干人进来的时候,店小二脸上挂着的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可是这样滚刀肉也似的角色,其眼色也最是伶俐的,变起脸来也是飞快,他当然知道这板凳断掉不可能是所谓的“破”,因为这凳子乃是用当地的特产山榉树打造出来的,这树木表面有一层松油也似的质地,可以说是仿佛是一层厚厚的清漆。

    有这东西打造出来的家具,结实,防蛀,防潮,少说也能用好几十年,唯独不防火,怎么可能被人一屁股坐断啊!?

    可是听得野猪这么大刺刺的一叫,店小二立即就屁滚尿流的跑了过来,变脸似翻书似的,立即赔笑道:

    “是是是,爷说得一点儿都没错,小的这就换。”

    野猪这时候,顺带一脚就将倒在了地上,脸色发白的蛮牛踹开,然后斜着眼看着那一桌的其余人。这些人都是看起来十分愤怒的模样,纷纷拿出了兵器什么的想要讨回公道,但颤抖的双手却是成功了暴露了他们的实际心情

    这时候,大巫凶忽然冷哼了一声,然后转头朝着旁边那一桌看去,他的眼神所及之处,一个罩头包脸,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忽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双手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双脚乱蹬乱踢,居然慢慢的漂浮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人正在将他掐住脖子举起来似的。

    大巫凶眼神仿佛是钉子一样钉在了他的身上,这男子叫出口的声音顿时变得嘶哑,然后嘴角溢出了大量的白泡和血沫,紧接着大巫凶才淡淡的道:

    “鬼牙钉练到了七成火候,就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随着大巫凶的说话,就见到了野猪的背心当中忽的燃出来了一团幽绿色的火焰,可以见到有一条若铁线一般的东西在火焰里面挣扎着,应该就是大巫凶所说的鬼牙钉了。

    而鬼牙钉这三个字一出,野猪周围的人立即就仿佛是听到了瘟疫之类的东西似的,一下子吓得屁滚尿流的散开来,那本来还在虚张声势与野猪对峙的几个人,立即二话不说转身就逃,有人中途还直接摔了个狗吃屎,门牙摔掉了两颗也不自知,还是逃得和丧家犬一样,瞬间野猪身体周围就一丈都不见人了,这玩意儿的清场效果,真的是一等一的强。

    野猪反手过去,将那鬼牙钉抓住,拿在了手里瞟了一下,也不说什么,直接就丢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嚼得那个嘎吱嘎吱的,仿佛是在咀嚼糖豆似的,然后咽了下去,吧唧了几下嘴,看起来似乎还意犹未尽很美味的样子。

    这时候,周围的人看野猪的眼神,完全就和白天里面见到了鬼差不多完全是恐惧和敬畏!

    然后野猪也懒得收拾一片狼藉的桌子,直接将桌子斜过来抖了抖,上面的残羹冷炙连带盘子什么的都稀里哗啦的倒了满地都是,野猪顺手将倒在地上的蛮牛身上的坎肩扯了下来,将桌子和旁边的凳子揩抹得干干净净的,然后才对林封谨恭敬的道:

    “公子请。”

    等林封谨坐下了,野猪便随手抛了五两银子出来,在桌子上面滴溜溜的滚着,不耐烦的喝道:

    “小二,过来收拾了,上酒上菜,顺带腾两间上房!”

    ***

    今天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隔壁空姐的正面照,已经发在了微信公众号上面哦,有兴趣的兄(色)弟(lang)可以去瞅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