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样的镇压之下,林道长和太阳王双双跪在了地上,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一生是的奇耻大辱,他们连李七夜的衣角都没有摸到,就这样镇压得跪在地上了。

    “开——”不甘心的太阳王和林道长狂吼一声,此时,他们帝兵撑在地上,他们狂吼着,鲜血染红了帝兵,在这个时候,太阳王的帝兵,林道长的体兵,都纷纷浮现了无敌的法则,仙帝法则、仙体法则一时间浮现,欲撑起太阳王和林道长的身体!

    “轰——轰——轰——”在帝兵和体兵的支撑之下,一阵阵轰鸣声响起,被镇压得跪在那里的太阳王和林道长开始想站起来,当他们每站起一寸距离的时候,都会响起一阵阵轰鸣声,像他们肩负着亿万星河一样,他们以强大无匹的力量掀翻这亿万星河!

    看着太阳王和林道长两个人缓缓站起来,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所有人都看着太阳王和林道长,都想看一看他们都否站起来。

    “仙帝宝器,大成仙体之兵,的确是好东西。”看着林道长和太阳王欲凭借着兵器站起来,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嗡——”的一声,瞬间,李七夜打开了另外一个领域,这一个领域打开的瞬间,浮现了淡淡的光芒,这淡淡的光芒好像是世间的一缕曙光一样,十分的美丽,十分的好看。

    但是,当这样的领域打开之时,一切都变得那么可怕了。

    “啪、啪、啪……”一切东西都开始碎裂,大道法则,太阳精火,圣洁光芒,都开始瓦解粉碎,一切东西都要归源一样,就像是大道法则,本是一条条粗大的大道法则,开始分解归原,瞬间化作了一道道细如丝的道纹。

    一件件兵器,也是开始化解,比如说一把剑一样,在这个领域之中,它在眨眼之间化作了无数的金属粒子,宛如它要回归大地一样。

    若是有无法分解的光芒,比如说是林道长那绽的圣洁光芒,它是瞬间被撕得粉碎,好像有着世界最大力量的东西瞬间以暴力把它撕碎一样,瞬间它碾成了粉末,这样的暴力之恐怖,让任何人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崩解领域,这是另外一个仙体的领域,它由无垢体和破穹斧体相对称之时产生。在这样的领域之下,不论是什么东西,都会被瞬间化解粉碎,一切都归源,这就好像是大道法则一样,会被化解为道纹!

    在崩解领域之中,一切的一切都会被崩解掉,它是毁灭性十分可怕的一个领域。

    重慢领域与崩解领域瞬间重叠,这情况是十分的恐怖,这已经不止是单纯的领域力量了,当两个领域瞬间重叠之时,威力会瞬间疯狂飙升,会把一切都碾压得回归原点,甚至连空间、时光都是如此。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此时连帝兵和体兵的法则都是瞬间受到了影响,两件兵器瞬间变得黯淡无光。

    虽然说,帝兵和体兵的威力极大,甚至可以越级镇压斩杀敌人,但是,它们的持有者必须有那么强大才行。

    没有支持者的血气支撑,帝兵和体兵也不是万能的!然而,此时在重慢领域和崩解领域之中的林道长、太阳王根本就没有无力再支撑自己的兵器。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两件兵器竟然舍弃了自己的主人,仙帝法则和仙体法则收敛,以庇护己身。

    在危险关头,得不到持有者的血气支撑之时,仙帝宝器、仙体之兵都会自救,它们以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法则庇护自己!否则的话,在重慢领域和崩解领域的碾压之下,它们将会损坏!

    “啊——”惨叫声响起,没有了帝兵、体兵的庇护,在重慢领域和崩解领域之中林道长、太阳王根本就支撑不住。

    “啵、啵、啵”的声音响起,他们两个人的仙体都粉碎,完全无法支撑下去。虽然说,太阳王和林道长他们修练的都是仙体,体质之强大,是其他修士无法相比的。

    仙体虽然了不起,但是,李七夜的可是仙体领域,与之相比,那就相差得太远太远了。

    “道友,手下留情!”在林道长和太阳王的仙体崩坏之时,梦镇天大叫一声,与此同时,天空上浮现法则,瞬间化作一只巨手直抓而来,欲救林道长和太阳王。

    “啵——”的一声响起,梦镇天出手迟了,林道长和太阳王瞬间化作了血雾,尸骨不存,在临死那一瞬间,他们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轰——”的巨声响起,天空上由法则所化的大手依然直抓而来,这一次是抓向李七夜。

    看到大手直抓而来,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收回了重慢领域和崩解领域,体魄璀璨,破穹斧体瞬间爆发。

    “砰——”的一声,李七夜一跃而起,地面上留下了他深深的脚印,似乎连大地都被他踩塌了。

    “啪”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竟然反而是抓住了天空上那由法则所化的大手。

    “轰、轰、轰”天地震动了一下,此时,李七夜手臂的肌肉瞬间贲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的双臂好像是化作了传说中的远古暴龙一样!

    万道拳.怒仙霸拳!再配合上破穹斧体!这威力已经是无法想象了。

    破穹斧体,本来就是力大无穷,它可以撕碎世间的一切东西,破穹斧体一旦爆发之时,那是恨地无环!

    而怒仙霸拳,这是由怒仙霸体所转化,它是能疯狂暴发,能瞬间暴走,让威力飙升几十倍乃至是几百倍,甚至是几千倍。

    在破穹斧体之下,李七夜的双手已经力大到可以撕毁一切了,再加上怒仙霸拳的爆发之下,李七夜一双手的撕裂力量已经是恐怖到无法想象了,甚至可以撕毁苍天!

    “嘶——”的一声响起,天空上那只由梦镇天的法则所化的巨掌一下子被撕得粉碎,在李七夜的双手撕裂之下,梦镇天的法则就像是一张纸那样的薄弱,那样的不值得一提!

    这一幕太过于震撼了,甚至震撼得有一些人直接跪在地上了!

    在天灵界,在魅灵一族的心目中,梦镇天是无敌的存在,他是高高在上,他只手可以覆灭天地,他可以屠尽八方!

    在很多人想象中,就算梦镇天不是全力出手,他的法则一出,都可以碾压诸天,都可以镇杀神皇。

    但是,此时此刻,梦镇天的法则一出,竟然被李七夜撕得粉碎,而且是轻而易举,就像是一张薄薄的纸片一样,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不可能!”看到如此的一幕,甚至有人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愿意去接受这个事实。

    至于很多人,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无法合拢。

    把梦镇天的法则撕得粉碎,换作是在以前,那根本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你想要战,那就战吧。”李七夜笑了一声,在天空中冲击而下,出手就是一拳直轰了过去。

    “放肆——”看到李七夜一拳直轰向马车,作为马夫的赤火神皇厉喝一声,出手封天,欲挡住李七夜。

    “滚——”李七夜连看都没有看赤火神皇一眼,一拳崩出,一拳之下包含了飞仙拳、镇狱神拳、怒仙霸拳,三拳合一威力不可想象。

    “砰——”的一声巨响,赤火神皇被李七夜一拳崩得飞了出去,喷了一口鲜血,他这尊大神皇根本挡不住全力一击的李七夜。

    “砰、砰、砰”的一声响起,梦镇天所乘坐的马车本来就是有着一层层的防御,但是,现在在李七夜的一拳之下,一层层防御崩碎,最终听到“啪”的粉碎声响起,梦镇天的马车瞬间被李七夜轰得粉碎,碎片满天飞舞。

    “砰”的一声响起,最终,梦镇天出手了,他一出手就是沉浮日月,隔绝阴阳,演化六道,一掌之下,化解了李七夜这霸道无比的一拳。

    “道友好拳力。”梦镇天出手化解了李七夜一拳之后,笑着说道。

    看到梦镇天终于出手了,一出手,就是如此轻描淡写地化解了李七夜这堪称无敌的一拳,这让很多人都不由喝采一声,魅灵一族的修士强者更是精神一振。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终于看到了梦镇天的真面目了。

    只见梦镇天站在那里,是那么的从容,是那么的镇定,他站在那里,让人无法睁开双眼,让人无法直视。

    梦镇天整个人是仙光冲天,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了仙光之中,处于仙光之中的梦镇天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切,特别是在耀眼无比的仙光之下,让人睁不开双眼,梦镇天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幻。

    在此之前,很多人想象过梦镇天的模样,有人甚至是把他想象为一位年近五十模样的老者,也有人把他想象位一位镇压九天的皇者。

    但是,当看到梦镇天的真面目之时,无数人都十分意外。此时梦镇天的模样看起来才十八九岁,十分的年轻,他整个人散发出了可怕的气息,压塌诸天。

    此时的梦镇天,他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真神,双目一张一合之间,便是世间的白天与黑夜,让人为之敬畏,甚至让人为之膜拜!

第一百零七章 火山爆发    在完成了对远古鲸鳝的承诺了以后,林封谨便是对烛九阴道:

    “烛神,现在我的实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若是你要我兑现承诺,现在也是可以的了。”

    烛九阴犹豫了一下,素来都是杀伐果断的他隔了好一会儿才道:

    “这个你有多大的把握?”

    林封谨道:

    “七成吧。”

    烛九阴立即很干脆的拒绝道:

    “开什么玩笑,七成把握,那就是足足有三成的风险了,参与了你这件圣器的炼制之后,我应该又有一部分进步的余地了,何况还有哲也黑(大巫凶)这个传承了我巫门秘术的人在旁边帮忙,只要三年以后,我就可以借尸还魂,虽然每天只能活动四个时辰,也好过去冒那三成魂飞魄散的风险啊!”

    “还有,你的实力还远未达到全盛的状态呢,先去将六道轮回神通的六大将魂找齐,实力还能继续攀升,同时,我感觉你对地藏的各种神通,功法都还是十分生疏,这时候有了圣器奈非天,正好是熟悉的时候最后,我之前推算了一下,你身边似乎还有一个潜在的助力没有利用上。”

    “哦?”林封谨听了也是心中一动,能够入得了烛九阴这样的牛人法眼,被称之为助力的,那应该至少都是大巫凶级别的存在了。此时自己虽然手下已经是英才荟萃,但是这样的人才也是无论怎么来也是不会嫌少的啊!

    因此,林封谨定了定神以后,很干脆的道:

    “那要请烛神指点了。”

    烛九阴道:

    “你知道的,我此时已经没有了时之沙,并且还是如此残朽之躯,所以推算的结果肯定不会太精确的,不过大概可以知道,这人乃是类似于破军真命,七杀真命这样的强横命格存在,并且此人所应的命格乃是十分特殊,独一无二,只要他还活着,那么其星命就不会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只有当这个人死掉了之后,才会有人重新获得其真命命格。”

    林封谨听了以后,楞了愣道:

    “这么厉害?”

    烛九阴道:

    “不错,我这一次现身已经有些久了,必须要回去温养一下,有什么情况你问哲也黑吧。”

    林封谨点点头道:

    “可以,我们先出去再说。”

    ***

    此时当林封谨一干人浮上水面的时候,便发觉空气当中出现了一股沉闷无比的气息,天空当中也是黑云滚滚,似乎要狠狠的压向地面,同时不知道为什么,皮肤上面黏黏的,令人感觉到了格外的不舒服,非但如此,就连心口上面也是压了一大块石头似的,呼吸都觉得极不畅快!

    此时若是仔细倾听的话,更是可以听到了地底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隆隆”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滚动碾压似的,面对这种情况,大巫凶乃是极有经验的,立即就反应了过来道:

    “不好,恐怕此地会有异变,我们先离开。”

    此时他的这个提议当然没人反对,一干人便是立即放开了脚程疾奔,大巫凶皱眉道:

    “这远古鲸鳝乃是水属的神物,在这里被关押了如此多的年头,恐怕早就已经和当地的风水环境融入了一体,形成了相对平衡的和谐统一,这种情况通常出现在了树木身上,譬如某个村子里面有一株生长了几百年的参天大树,一旦这颗树木枯死,这个村子的风水和气运就被败掉了。”

    “远古鲸鳝估计也是这种状况,并且我觉得还要严重许多,因为天池貌似其实是个火山口,只是因为几千年没有爆发,里面的雨水淤积了起来,就成为了天池,远古鲸鳝与这里的风水融入一体了之后,相当于成为了一件阴寒类的法宝,在上面镇住火山口,这法宝此时却被公子你给用掉了,那么风水平衡之势自然就被破掉,想必火山喷发就在眼前。”

    林封谨点了点头,他们这一行人都不是常人,全力奔跑之下,日行千里也是很正常的,此时说话这段时间,已经是奔出了十来里地,心中的那种烦恶感觉顿时稍稍减退平复了些。

    这时候,便听得地下可以说是传来了一声霹雳也似的响动,一连串的沉闷滚动声传了出来,林封谨他们又奔出了四五里,猛然听到了耳中传来了雷鸣也似的巨响声,然后就是一道磅礴宏大的火红色光芒直冲天际,少说也是喷射到了千丈的高空,在这夜空下显得分外的令人震撼!

    紧接着,大巫凶便是大叫着卧倒,然后双手抱头,便感觉到了背后有一股澎湃宏大的气流猛烈无比的冲撞了过来,这气流更是滚烫无比,甚至能看到前方的一群野马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仿佛是纸片做的那样被很轻松的吹飞了开去,在空中盘旋飞出。空气里面刺鼻的硫磺味道更是浓得令人都喘息不过来。

    同时,有一些枯树枯枝也是被卷涌着吹向空中,接下来拔升到了一定高度的时候,骤的燃烧了起来,那是因为这时候半空当中的温度反而是最高的,林封谨等人避开了火山爆发时候的第一波冲击波之后,便是聚集在了一起,水娥施展了一个法术将大家都淋湿,然后用湿掉的衣袖捂住了口鼻,顿时都觉得舒服了不少。

    不过,此时天空当中更是出现了密密麻麻仿佛是孔明灯一样的东西,颜色却是通红的,由慢到快,迅速落下!这便是火山弹,火山喷射出来的岩浆什么的,在高空的低温下凝结了以后,便是会这样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更是会喷射出大量的火山灰之类的东西。

    这火山弹外表可能是凝结了,但是里面却大多数都是炽热的,甚至能从表面的缝隙上隐约看出里面动人心魄的红光,一旦被砸到了之后,就算不被压死,但这玩意儿一破裂就会仿佛像鸡蛋一样浆汁四溅,只是鸡蛋里面的浆汁不会伤人,这火山弹里面飞溅出来的可是不折不扣的岩浆

    于是林封谨等人便只能临时挖了个大坑躲了进去,掐住了火山喷发的周期低沉下来了以后,便是迅速的朝着外围逃走,因为若不逃快一些,搞不好第二轮喷发就又会重新降临。

    一行人足足逃开了四五十里之后,总算是来到了安全区域当中,回头再看那里,半边夜空依然是被烧得通红,这火山就仿佛是一个大号的烟花,可劲儿的往外面喷着火焰,此时林封谨也才明白为什么远古鲸鳝答应自己这么爽快:

    估计它在这里趴伏了几千年,对下面火山的活动乃是一清二楚的,林封谨倘若不来的话,这下方火山的压力可是一直在持续不断的增强,而远古鲸鳝的实力则没可能提升了,再说了,这天地之威,又岂能是血肉之躯能抗衡的?

    所以,实际上的情况应该是这远古鲸鳝哭着喊着求林封谨帮忙解脱才是,这厮也是忒老奸巨猾了,还可以与林封谨谈谈条件

    ***

    当下脱离了火山区域以后,林封谨等人便是找到了一个部落,送了一匹茶砖歇歇脚,吃饱喝足了以后,便是都纷纷睡去,休养精神。

    等他们一觉醒来之后,发觉远处的火山喷发依然还在继续,浓烈的黑烟直冲天际,大量的火红色熔岩从火山口旁边流淌了出来,依然是十分壮观,周围不少的牧民都是匍匐在地,敬畏的膜拜着,口中念念有词,在他们的眼里面,应该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惹来了草原之神的怒火。

    若是他们知道惹出这场祸事的人实际上就在自己的身边,想必会马上翻脸抽刀子吧。

    这时候,林封谨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询问大巫凶道:

    “对了,昨天烛神告诉我,说是我身边居然还隐藏了一个强人,还是某个星辰的真命命格,你知道具体情况,能说说吗?”

    大巫凶道:

    “我是可以找出来那个人的,不过在这里不行,我只能推算出他所在的大概位置,必须要靠近到此人十里之内,才能准确的定位出来他的具体方位。目前根据我的推算,他应该是在邺都城当中。”

    当年吕羽驾崩那一战之后,林封谨便是将重心转移到了吴作城当中,不过邺都这边也是留了不少的产业下来,毕竟六趾组织那一次也是遭受到了最严重的挫败,直接导致了他们妄图把控北齐的朝政失败。

    此时的北齐,则是垂帘听政,东林书院的一脉在朝堂上拥有话语权,像是苻家和左家的势力也是如火如荼,林家的生意自然也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大巫凶说这人才在吴作城当中也是能讲得通。

    这时候林封谨想了想之后又道:

    “那咱们就先去你说的那处凶地把,目前的大事,自然是要将六道轮回的将魂收集齐全了。”

    大巫凶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点了点头道:

    “我说的那地方也并不远,两三天就能到,那里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为凶险的绝地!”

    ***

    今天是最后一天圣诞红包的活动,最后两百个红包在等待哦!

    晚上八点,公众号揭晓答案。

    大家快来踊跃参加吧!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卷土哦。

    那么,就到了今天的口令红包环节了。

    付道士跳出来奸笑道:今天的口令红包是248037和717334和211388

    符妹妹娇滴滴的说:今天的口令红包是921722和510381和412894

    左妹妹笑吟吟的说:今天的口令红包是333331和682248和892903

    蓝公子嗷呜了一声:今天的口令红包是388111和212511和513232

    哈哈哈,那么,谁说的才是真话呢?请关注今天五点半我发布的微信公众号的更新吧!PS,我再一次劝大家千万不要去试口令,因为连续输错三次还是五次口令,就会被惩罚6小时内不能抢红包哦!再说了,今天的谜题是我施展出来了终极猥琐大法弄出来了,外号名为无解!

    嘿嘿,我知道肯定有人不信邪,那你可以试试来挑战一下我的猥琐程度哦,看看我是不是浪得虚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