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无数双眼睛怒视李七夜,魅灵的一些修士,那是恨不得把李七夜撕碎,这话太狂了!

    “李七夜,如此不可一世,你真以为你已经是仙帝了吗!”此时,太阳王冷冷地说道。∮∮,

    林道长也冷哼一声,阴阴地说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吹牛皮,不要闪了舌头!”

    太阳王、林道长与李七夜结仇已经很久,早就恨不得杀了李七夜了,现在他们投靠了梦镇天,更是与李七夜誓不两立了。

    “差不多吧。”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我不登仙帝之位,世间还有谁人敢登!在当世,我不坐仙帝之位,九天十地的众神与无上也只能乖乖地站在一边!”

    如此随意的话,却是霸气十足,让在场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随口一说,就是我不坐仙帝之位,九天十地的众神与无上也只能乖乖站在一边。

    如此霸道的话,放眼当世,谁人敢说出来?就算是梦镇天,都不见得敢说出口来!

    “好大的口气!”林道长阴森森地一笑,说道:“吹牛皮谁不会,反正又不用上税,张口就来,任何人都不需要打草稿。真有那个本事,要亮出来让人看看,那才能让人信服。”

    “真本事?”见林道长阴阳怪气的模样,李七夜都懒得去多看他一眼,随意地说道:“你跟太阳宗的小辈一同上吧,三五招之内,必斩你们的狗头!”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林道长和太阳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早就与李七夜结仇,现在李七夜这话简直就是指着他们的鼻子大骂。面对如此的羞辱,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泥性!

    “姓李的,我知道你强大,但是,三五招,我们还是接得住的!”太阳王顿时大怒。这话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们两个人作为一方之主,如果连三五招都接不住,那他们真的不用混了。

    “出手吧,三五招,我是必斩你们。”李七夜都懒得多去看他们,甚至连梦镇天都懒得去多看一眼。

    “好,好,好。我们倒要看一看你如何三五招斩我们!”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好,李七夜,那就以三招为定。”林道长冷哼一声,与太阳王同时站了出来,厉声地说道。

    对于林道长来说,他根本就不相信李七夜三招能把他和太阳王斩杀了,他们还有强大无匹的底牌呢。

    “轰”的一声,就在这瞬间。林道长与太阳王两个人血气瞬间疯狂地飙升,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好保留的,瞬间发挥了自己最强大的血气,让自己的战斗力瞬间飙升到他们自己最巅峰的状态。

    在这个时候,林道帝全身散发出了圣洁的光芒,看起来像是一朵莲花盛开一样,太阳王则是瞬间烈火冲天。整个人一下子燃烧起来,他就像是化作了一颗太阳,极高的温度吓得很多人都纷纷后退。

    “铮”的一声,兵器长吟,在这一刻。林道长和太阳王两个人都取出了自己的兵器,一个是帝兵在手,一个是大成仙体之兵在手。

    “杀”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林道长和太阳王两个人同时出手,他们一出手就是打出了他们自己最强的一击。

    “轰”的一声巨响,双双无敌之兵一击,整个大陆都摇晃了一下,太阳王一招击下,宛如是有一条巨大的火龙咆哮着冲击而来,这火龙冲击而来的时候,带着滔天怒火,这样的怒火似乎可以把神灵烧得灰飞烟灭一样。

    听到一条火龙的咆哮,可怕的龙焰卷席天地,让不少人都在心里面发毛,都纷纷后退。

    林道长的一击,乃是兵吟之声不止,天空是一下子降下了无数的圣光,这无数的圣光宛如是对李七夜审判一样,当无数的圣光降下之时,宛如是要瓦解李七夜的一切一样,包括了李七夜的肉身,李七夜的道法……

    太阳王修练的是太阳体,林道长修练的是无垢体,他们两个人联手,实力的确是十分强大。

    事实上,太阳王和林道长并不弱,只不过在前些日子他们被纯阳子随手之间就打得流花流水,这让人产生了错觉,让人觉得太阳王和林道长是十分的弱小。

    这并非是太阳王和林道长太过于弱小,而是纯阳子太过于强大,以纯阳子的实力,搁在现在,不要说是年轻一辈,那怕是老一辈的神皇,够资格与他争锋的人也不多,当纯阳古剑出鞘之时,那么,真正够资格与纯阳子一决高下的,只怕也的确是梦镇天之流了。

    看到林道长和太阳王的实力,不少人心里面都跳了一下,他们也的确是年轻一辈天才,实力依然强大,只不过是比不上纯阳子这样的存在而己!

    面对太阳王和林道长极强大的一击,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的体魄瞬间璀璨,飞仙体、无垢体、镇狱神体、破穹斧体四大仙体同时爆发。

    试想一下,四大仙体合一,四大仙体同时爆发,这将会是怎么样的结局!无穷的重量,无穷的力量,无穷的速度,无穷的规避!这四者合为一体之时,一切的攻击,一切的防御,都显得微不足道,那怕是再强的攻击,都强不过这四大仙体合一,那怕再强的防御,在四大仙体合一之下,都脆弱得如一层薄纸一样。

    “砰、砰”的声音响起,接着听到“喀嚓”的骨碎声响起,鲜血划过了碧空,两个人影横空飞了出去,接着听到了“啪、啪”的落地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林道长和太阳王两个人都重重摔在地上,鲜血慢慢地流淌着,他们躺在地上,一时之间爬不起来!此时,他们的兵器笼罩在他们的上空。

    李七夜出手太快了,出手太重了,如果不是在生死刹那之间,他们的兵器护主,只怕他们已经是惨死在李七夜的手中。

    现在李七夜虽然仙体还未大成,但是,他的仙体已经很炉火纯青了,离大成只有那么一步了!

    李七夜出手瞬间,就算是马车中的梦镇天也是眼皮跳动了一下,李七夜四大仙体瞬间爆发,实在是太快了,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他也没有看出真正的玄机!

    在这仙体瞬间爆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梦镇天有着一股不祥的预兆,至于是怎么不祥,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变得寂静,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在石火电光之间,梦镇天都没看清楚李七夜的四大仙体,其他人更加看不清楚了。

    纯阳子也是心里面跳了一下,这让他都不得不怀疑,李七夜是不是修练了两种或者好几种仙体,但是,他这种猜想暂时他也不是很肯定。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说不出话来,寂静得可怕,在场的很多强者都是你看我,我看你。

    没有人想到,太阳王和林道长两个人联手,连李七夜的一招都没有接下,这实在是太让人无法相信了,这逆天的程度,已经是强大到让人无法相信。

    谁都没有想到林道长和太阳王这样的强者联手竟然接不下李七夜的一招,这简直是让人无法相信的事实,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就算不相信也得相信。

    在此之前,一些对李七夜不满,甚至对李七夜有仇视的修士强者,特别是魅灵族的强者,在心里面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此时,他们都不敢对李七夜不敬。

    李七夜一出手,实在是太威慑人心了!

    “太弱了。”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完全是不在意,他这副随心的模样,完全是让人无语!

    在八角塔中参悟之后,这让李七夜的道行更加强大,他踏入了苍天道,大道不止已经是有了雏形。

    事实上,在以前李七夜早就可以踏入苍天道了,只不过,他大道还未成,所以一直压抑着道行而己。

    参悟了鲲鹏的天赋大道如初之后,这让李七夜本是雏形的大道得到了完善!这让李七夜的实力是瞬间进行了跨越!

    太弱了,这样的三个字用在林道长、太阳王身上真的不适合,如果他们都太弱的话,其他的修士根本就无立足之地。

    但是,现在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了出来,让很多人心里面都颤了一下,很多人都不敢再说什么。

    达个时候,很多人才真正意识到,李七夜的确够资格与梦镇天争天命!在此之前,不少魅灵暗中贬低李七夜,认为李七夜用的是旁门左道的手段,不够资格与梦镇天争天命。

    但是,现在李七夜一出手,让有这种说法的人完全无法可说了。

    此时,沉海神王也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他一直对李七夜不爽,他也看李七夜不顺眼,但,他不得不承认,李七夜的确是很强大。

    然而,当李七夜再一次出手的时候,这让沉海神王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寒,李七夜的实力再一次超出他的想象。

    唯有纯阳子神态很平静,事实上,当李七夜从八角塔走出来的时候,纯阳子已经完全明白,当世已经没有人与李七夜争天命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四章 饿鬼道    水王的真身,居然是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普通汉子,脸上被紫外线晒得漆黑,皱纹也是十分深刻,穿着的是最常见的牧民破烂裘皮袍子,腰间扎了一条红色的布带,头上还有一顶带着几个洞的毡帽,腿型略微呈现出来了罗圈的形状,身材并不高大,看起来却是相当的敦实。

    不过,此时在面对林封谨的时候,水王却已经无形当中显示出来了一种宗师也似的气度,看起来就仿佛是大海一样深邃,令人根本就看不到深浅,还隐隐带着陌生的危险。

    只是,伴随着林封谨的话音落下,水王顿时生出来了一种极度的危机感,他立即暴喝了一声道:

    “哪里走?”

    紧接着便是猛然跨前了一大步,呈现出了典型弓箭步的形状,然后落在了后方的右手则是曲了起来,开始蓄力,结实的肌肉在瞬间狠狠绷紧,然后压缩出来了庞大的力量,最后瞬间爆发!

    紧接着便见到,水王在发力的过程当中,手中赫然有一支看起来就锋锐无比的寒冰法器已经迅速成型,这法器若枪,似矛,更仿佛是一颗锋锐的巨牙,激烈飚射了出去,并且在飚射过去的同时,后方更是出现了一道一道的环状波纹,迅速的朝着周围扩散,直欲将所过之处的一切都彻底的冰结撕裂,看起来真的是威势无双!

    这就是水王的拿手神通:水天一色刺!!

    西戎境内有一处大瀑布,叫做普绒吉,宽度达到了足足三公里,从高达百丈的地方倾泻下来,若白玉做成的屏风一般,当水王全力施展这一刺的时候,甚至这普绒吉瀑布的水,都要为之倒卷而上!

    可是水王的这一刺明明的命中了面前的林封谨,可是“林封谨”却已经仿佛是波纹荡漾那样的化开了,原来一直与他对话的人,赫然是个幻象。

    紧接着,水王便是感觉到了周围有着无穷无尽的凶恶杀机出现,然后,周围的深邃黑暗开始渐渐的退却,一如潮水退却的时候将下方的滩涂,礁石给展现了出来。而这黑暗退去以后,徐徐展现在了水王面前的,赫然便是一个完全是死气沉沉的天地!

    在这个天地当中,天空是灰白色的,云层是浅灰色的,甚至就连光线,也是有气无力的照射了下来,千篇一律的丝毫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空气里面有着一股淡淡的腐臭气息,并且这味道虽然淡,却是吸了之后能一个劲儿的往你的心窝子里面狠狠钻,然后盘根错节下来。

    而水王此时则是站在了一个高坡上面,极目眺望过去,整个苍灰色的大地上面,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植物,甚至是绿色的东西,有的只是茫茫而干燥的戈壁滩,随风打着卷儿被吹起来的尘埃,倘若说有什么异状的话,那就是整个大地上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凹坑!

    这些凹坑大的甚至能达到一个足球场的大小,小的也是至少有篮球场的大小,看起来类似于陨石坑,不过却没有陨石坑边缘隆起的褶皱环状丘,一阵风吹过,水王脸上的肌肉忽然抽搐颤抖了一下。

    因为风中的臭气,忽然变浓了,

    同时,他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四面八方当中,竟是出现了十几道格外贪婪而疯狂的神识,死死的锁定在了他的身上,这种神识当中传递过来的消息,竟然不是仇恨,而是**和贪婪!!

    水王一下子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有什么事情比被一群充满敌意的男人围住更恼火的?

    那当然是被一群对你垂涎三尺的男人围住了!!

    水王此时面对的,就是这种格外尴尬的局面,

    大地开始微微震荡,从距离水王最近的那个巨坑当中,开始徐徐爬出来了一头巨大的怪物,灰褐色充满了皱皱的皮肤,皮包骨头的羸弱身躯,庞大诡异凸起的肚皮,还有异变成了镰刀状的前肢

    类人的头颅上长着一对贪婪的红褐色小眼睛,不停的转来转去,嘴巴里面烂掉了大半的牙齿,还在不断的咀嚼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的话,就能发觉这玩意儿乃是泥土,居然还在不断的被吞咽下去。

    是的,这里就是六道轮回当中的第一道!

    饿鬼道!

    这荒芜大地为什么显得千疮百孔?便是因为其表面上赫然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庞然巨坑,而这庞然巨坑是怎么形成的?便是这些无时不刻都处在了饥饿当中的饿鬼挖掘吞吃泥土造成的!

    眼见得已经是有七八头饿鬼嗅到了鲜美的血食气息,纷纷的从巨坑当中现身,更是从四面八方合围而来,并且四下里全部都是干燥荒芜的大地,毫无水分,乃是最不适合水王战斗的地方,而水王只能悲愤的狂叫一声,率先冲向北面,在那里他隐隐感应到了有熹微的水汽在迅速的蒸发着,看样子只有在那里,他才有一线生机!!

    ***

    片刻之后,水王已经是双膝跪倒在了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然后就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得那个是撕心裂肺,最后嘴角竟然流淌出来了鲜血,他此时一只手臂已经是彻底断掉了,伤口处呈现出来了紫黑色,格外的惨烈,最后更是觉得头晕目眩的,似乎整个大地都在旋转。

    而附近到处都是被撕碎了的饿鬼尸体,有的肢体甚至在微微的蠕动着,乌黑色若油膏状一般的液体蜿蜒着流入了大地,看起来腥气扑鼻,还有不少的饿鬼尸体碎块被冻结成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水王已经展现出来了他强横无比的实力,悍然击杀了至少二十头饿鬼,将它们变成了冰雪的祭品!

    只是这时候,又有一头幼小饿鬼已经是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猛然从尸体下方扑了出来,对准了水王就是狠狠一口咬了上去,满口的烂牙看起来可以说是格外的瘆人,被咬上一口甚至伤口的血肉模糊,支离破碎也是可想而知。

    “啊啊啊啊啊!”水王被这幼小饿鬼冷不防的一口就咬在了脖子上,立即感觉就像是过电一样的痛苦传遍了全身上下,伤口处就仿佛是被烧红的烙铁狠狠的贴上去了似的,剧烈的刺痛传遍了全身上下。

    不过水王也是身经百战,不但没有被痛苦击垮,反而剧烈无比的狂叫了起来,反手一把抓住了这头幼小饿鬼,然后一发力,将其冻结成了冰块,爆散成了千千万万块冰屑。

    这一击之后,水王也是眼前一黑,只觉得自己已经是结结实实的将最后一丝余下来的精力都从身体里面榨干了出来,半跪在了地上喘息了良久,当他好不容易从这股剧痛当中缓过劲儿来的时候,忽然发觉远处的山丘上面,再次出现了大量赶来的巨型饿鬼,这一次,他终于深切的感觉到了绝望。

    不过,就在这时候,水王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世界居然像是玻璃镜子那样,出现了大量密密麻麻的裂纹,紧接着就在瞬间碎裂,变成了千万片晶莹的碎块!紧接着,水王发觉自己再次出现在了那个漆黑无比空间当中,林封谨依然是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面带微笑,轻轻的鼓掌着:

    “不错,不错,六道轮回当中,能够通过饿鬼界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你居然能成功斩杀二十三头饿鬼,脱出这一界,也当真是令人料想不到呢,这样把,倘若你能通过下一道的话,那么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水王此时已经是目眦欲裂,狂叫了一声,就要对准了林封谨直扑上去,可是在这一瞬间,他面前的世界再次的变得朦胧,又徐徐的从模糊切换成清晰

    当水王恢复视力的时候,便是觉得周围都是无法形容的炽热,似乎要从自己浑身上下的四万八千个毛孔当中狠狠的钻进来,紧接着,眼前就是大片的赤红色,更是连空气都扭曲着,天空也是被染成了绛红,鼻子里面吸入的气味当中,还有着刺鼻难闻的硫磺味道!

    水王所处的地方,乃是在一根石柱的顶部,这根石柱高达百丈,顶部大概有一辆亩地宽,仿佛是一根细长的蘑菇似的,不过放大了无数倍,水王极目远眺,发觉这附近都是密密麻麻的这种石柱,完全是数不胜数,每根石柱的间隔大概也只有十来丈而已。

    而在这石柱边缘朝着下方探头看去,便能见到滚烫的热气直冲面颊,石柱的根部,竟然是一片赤红色浩瀚的汪洋,翻滚着,沸腾着,冒出大量的粘稠气泡,这赫然是一片岩浆的海洋!

    大概是感应到了生人的气息,远处的石柱顶部的几块“岩石”,竟是一下子蠕动了起来,然后身体表面稀里哗啦的脱落下来了大量的碎块,从中露出来了黑褐色的坚硬身体,还有漆黑的翅膀,紧接着就扑腾了几下,对准了水王直飞了过来。

    这飞过来的怪物双眼当中都有着赤红色的光芒,若灯泡一样,发出了嘶嘶的声音,腹部有着四只钢钩也似的利爪,凶残无比!

    看到了这怪物,水王也是见多识广,从牙齿缝里面挤出来了四个字:

    子母翼魔!

    是的,来袭的,正是这可怕的魔物子母翼魔,而水王这时候轮回的,便是六道当中的——地狱道!!

    ***

    今天的单章推荐大家看看,我发红包了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