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水王的真身,居然是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普通汉子,脸上被紫外线晒得漆黑,皱纹也是十分深刻,穿着的是最常见的牧民破烂裘皮袍子,腰间扎了一条红色的布带,头上还有一顶带着几个洞的毡帽,腿型略微呈现出来了罗圈的形状,身材并不高大,看起来却是相当的敦实。

    不过,此时在面对林封谨的时候,水王却已经无形当中显示出来了一种宗师也似的气度,看起来就仿佛是大海一样深邃,令人根本就看不到深浅,还隐隐带着陌生的危险。

    只是,伴随着林封谨的话音落下,水王顿时生出来了一种极度的危机感,他立即暴喝了一声道:

    “哪里走?”

    紧接着便是猛然跨前了一大步,呈现出了典型弓箭步的形状,然后落在了后方的右手则是曲了起来,开始蓄力,结实的肌肉在瞬间狠狠绷紧,然后压缩出来了庞大的力量,最后瞬间爆发!

    紧接着便见到,水王在发力的过程当中,手中赫然有一支看起来就锋锐无比的寒冰法器已经迅速成型,这法器若枪,似矛,更仿佛是一颗锋锐的巨牙,激烈飚射了出去,并且在飚射过去的同时,后方更是出现了一道一道的环状波纹,迅速的朝着周围扩散,直欲将所过之处的一切都彻底的冰结撕裂,看起来真的是威势无双!

    这就是水王的拿手神通:水天一色刺!!

    西戎境内有一处大瀑布,叫做普绒吉,宽度达到了足足三公里,从高达百丈的地方倾泻下来,若白玉做成的屏风一般,当水王全力施展这一刺的时候,甚至这普绒吉瀑布的水,都要为之倒卷而上!

    可是水王的这一刺明明的命中了面前的林封谨,可是“林封谨”却已经仿佛是波纹荡漾那样的化开了,原来一直与他对话的人,赫然是个幻象。

    紧接着,水王便是感觉到了周围有着无穷无尽的凶恶杀机出现,然后,周围的深邃黑暗开始渐渐的退却,一如潮水退却的时候将下方的滩涂,礁石给展现了出来。而这黑暗退去以后,徐徐展现在了水王面前的,赫然便是一个完全是死气沉沉的天地!

    在这个天地当中,天空是灰白色的,云层是浅灰色的,甚至就连光线,也是有气无力的照射了下来,千篇一律的丝毫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空气里面有着一股淡淡的腐臭气息,并且这味道虽然淡,却是吸了之后能一个劲儿的往你的心窝子里面狠狠钻,然后盘根错节下来。

    而水王此时则是站在了一个高坡上面,极目眺望过去,整个苍灰色的大地上面,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植物,甚至是绿色的东西,有的只是茫茫而干燥的戈壁滩,随风打着卷儿被吹起来的尘埃,倘若说有什么异状的话,那就是整个大地上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凹坑!

    这些凹坑大的甚至能达到一个足球场的大小,小的也是至少有篮球场的大小,看起来类似于陨石坑,不过却没有陨石坑边缘隆起的褶皱环状丘,一阵风吹过,水王脸上的肌肉忽然抽搐颤抖了一下。

    因为风中的臭气,忽然变浓了,

    同时,他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四面八方当中,竟是出现了十几道格外贪婪而疯狂的神识,死死的锁定在了他的身上,这种神识当中传递过来的消息,竟然不是仇恨,而是**和贪婪!!

    水王一下子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有什么事情比被一群充满敌意的男人围住更恼火的?

    那当然是被一群对你垂涎三尺的男人围住了!!

    水王此时面对的,就是这种格外尴尬的局面,

    大地开始微微震荡,从距离水王最近的那个巨坑当中,开始徐徐爬出来了一头巨大的怪物,灰褐色充满了皱皱的皮肤,皮包骨头的羸弱身躯,庞大诡异凸起的肚皮,还有异变成了镰刀状的前肢

    类人的头颅上长着一对贪婪的红褐色小眼睛,不停的转来转去,嘴巴里面烂掉了大半的牙齿,还在不断的咀嚼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的话,就能发觉这玩意儿乃是泥土,居然还在不断的被吞咽下去。

    是的,这里就是六道轮回当中的第一道!

    饿鬼道!

    这荒芜大地为什么显得千疮百孔?便是因为其表面上赫然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庞然巨坑,而这庞然巨坑是怎么形成的?便是这些无时不刻都处在了饥饿当中的饿鬼挖掘吞吃泥土造成的!

    眼见得已经是有七八头饿鬼嗅到了鲜美的血食气息,纷纷的从巨坑当中现身,更是从四面八方合围而来,并且四下里全部都是干燥荒芜的大地,毫无水分,乃是最不适合水王战斗的地方,而水王只能悲愤的狂叫一声,率先冲向北面,在那里他隐隐感应到了有熹微的水汽在迅速的蒸发着,看样子只有在那里,他才有一线生机!!

    ***

    片刻之后,水王已经是双膝跪倒在了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然后就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得那个是撕心裂肺,最后嘴角竟然流淌出来了鲜血,他此时一只手臂已经是彻底断掉了,伤口处呈现出来了紫黑色,格外的惨烈,最后更是觉得头晕目眩的,似乎整个大地都在旋转。

    而附近到处都是被撕碎了的饿鬼尸体,有的肢体甚至在微微的蠕动着,乌黑色若油膏状一般的液体蜿蜒着流入了大地,看起来腥气扑鼻,还有不少的饿鬼尸体碎块被冻结成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水王已经展现出来了他强横无比的实力,悍然击杀了至少二十头饿鬼,将它们变成了冰雪的祭品!

    只是这时候,又有一头幼小饿鬼已经是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猛然从尸体下方扑了出来,对准了水王就是狠狠一口咬了上去,满口的烂牙看起来可以说是格外的瘆人,被咬上一口甚至伤口的血肉模糊,支离破碎也是可想而知。

    “啊啊啊啊啊!”水王被这幼小饿鬼冷不防的一口就咬在了脖子上,立即感觉就像是过电一样的痛苦传遍了全身上下,伤口处就仿佛是被烧红的烙铁狠狠的贴上去了似的,剧烈的刺痛传遍了全身上下。

    不过水王也是身经百战,不但没有被痛苦击垮,反而剧烈无比的狂叫了起来,反手一把抓住了这头幼小饿鬼,然后一发力,将其冻结成了冰块,爆散成了千千万万块冰屑。

    这一击之后,水王也是眼前一黑,只觉得自己已经是结结实实的将最后一丝余下来的精力都从身体里面榨干了出来,半跪在了地上喘息了良久,当他好不容易从这股剧痛当中缓过劲儿来的时候,忽然发觉远处的山丘上面,再次出现了大量赶来的巨型饿鬼,这一次,他终于深切的感觉到了绝望。

    不过,就在这时候,水王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世界居然像是玻璃镜子那样,出现了大量密密麻麻的裂纹,紧接着就在瞬间碎裂,变成了千万片晶莹的碎块!紧接着,水王发觉自己再次出现在了那个漆黑无比空间当中,林封谨依然是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面带微笑,轻轻的鼓掌着:

    “不错,不错,六道轮回当中,能够通过饿鬼界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你居然能成功斩杀二十三头饿鬼,脱出这一界,也当真是令人料想不到呢,这样把,倘若你能通过下一道的话,那么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水王此时已经是目眦欲裂,狂叫了一声,就要对准了林封谨直扑上去,可是在这一瞬间,他面前的世界再次的变得朦胧,又徐徐的从模糊切换成清晰

    当水王恢复视力的时候,便是觉得周围都是无法形容的炽热,似乎要从自己浑身上下的四万八千个毛孔当中狠狠的钻进来,紧接着,眼前就是大片的赤红色,更是连空气都扭曲着,天空也是被染成了绛红,鼻子里面吸入的气味当中,还有着刺鼻难闻的硫磺味道!

    水王所处的地方,乃是在一根石柱的顶部,这根石柱高达百丈,顶部大概有一辆亩地宽,仿佛是一根细长的蘑菇似的,不过放大了无数倍,水王极目远眺,发觉这附近都是密密麻麻的这种石柱,完全是数不胜数,每根石柱的间隔大概也只有十来丈而已。

    而在这石柱边缘朝着下方探头看去,便能见到滚烫的热气直冲面颊,石柱的根部,竟然是一片赤红色浩瀚的汪洋,翻滚着,沸腾着,冒出大量的粘稠气泡,这赫然是一片岩浆的海洋!

    大概是感应到了生人的气息,远处的石柱顶部的几块“岩石”,竟是一下子蠕动了起来,然后身体表面稀里哗啦的脱落下来了大量的碎块,从中露出来了黑褐色的坚硬身体,还有漆黑的翅膀,紧接着就扑腾了几下,对准了水王直飞了过来。

    这飞过来的怪物双眼当中都有着赤红色的光芒,若灯泡一样,发出了嘶嘶的声音,腹部有着四只钢钩也似的利爪,凶残无比!

    看到了这怪物,水王也是见多识广,从牙齿缝里面挤出来了四个字:

    子母翼魔!

    是的,来袭的,正是这可怕的魔物子母翼魔,而水王这时候轮回的,便是六道当中的——地狱道!!

    ***

    今天的单章推荐大家看看,我发红包了哦。

第1393章目中无人    梦镇天的语气虽然是很平和,但是,一听他这话,就已经让人知道他的态度十分的坚定了。

    “如果梦道友一定要登船的话,那我就只好自不量力,与梦道友切磋切磋。”纯阳子缓缓地说道。

    纯阳子这话一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心脏跳动了一下,一直以来,在天灵界无数修士的心目中,梦镇天就是无敌的存在!

    放眼整个天灵界,不要说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都没有几个人敢去挑战梦镇天。

    但是,现在纯阳子一开口就是挑战梦镇天,这样的话说出来,让人有些窒息。

    纯阳子的挑战与卓剑诗、柳如烟的挑战完全不一样,卓剑诗和柳如烟明知道不是梦镇天的对手,依然一战,她们是不得不这样做。

    纯阳子一开口,就变得不一样了,他态度没有咄咄逼人,他甚至是神态平淡,但是,切磋切磋,这样的话从纯阳子口中说出来,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这刹那之间,很多人都有了一种错觉,这种错觉告诉他们,纯阳子够资格与梦镇天一战。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地看着纯阳子,开口就敢挑战梦镇天的男人,在天灵界还真的没几个。

    在以前,纯阳子真的是声名不显,他的声名远远比不上他师弟沉海神王,今天他一开口就挑战梦镇天,那对于很多人来说,实在是十分的震撼。

    对于纯阳子的话,反应最大的就是沉海神王了,沉海神王顿时双目亮了起来,他都不由为之兴奋。

    对于沉海神王来说,他对于他师兄走大世道一直耿耿于怀,他觉得他师兄不去争天命,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沉海神王一直都明白,他师兄很强大,但是。他就是太过于低调,不愿意与人争。但。今天他师兄一开口就是要挑战梦镇天,这顿时让沉海神王为之兴奋起来,这才是他师兄应该拥有的姿态!

    “古纯四脉,的确是了不得。”梦镇天笑了一下,说道:“不可否认,你这年纪,已经很了不得了。只怕我当年也不如你,但是,在今天,你的道行还不到火候。”

    梦镇天这话一出,让不少人都为之骇然,大家都没有想到纯阳子如此的强大,连梦镇天都亲口承认自己当年不如今天的纯阳子!

    这样的话,不管是哪一位修士,能得到梦镇天如此的承认。那绝对是一辈子最高的荣幸,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对于梦镇天如此的赞赏,换作其他的人。只怕早就飘飘然了,纯阳子只是笑了笑。说道:“百尺竿头,还需更进一步。论道行之深,火候之纯,我的确不如梦道友,梦道友走得比我远……”

    “……不过,世间有的事又怎么说得准呢,只有战到最后,才能知道是胜是负,就算是仙帝。也有失败之时,这也是人之常情。胜也好。败也罢,都只是一种磨砺,无需过于着相。”纯阳子缓缓道来,他这样的姿态,已经有着一代无敌天才的风姿。

    纯阳子如此的姿态,让沉海神王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喝采,这才是他师兄真正的风姿,绝世无双!

    此时,沉海神王都不由双目亮了起来,他还真的想看一看他师兄全力出手的实力,因为一直以来,他师兄都没有出过全力,作为师弟,他都不清楚自己师兄全力出手的战斗力是有多强。

    纯阳子这样的话,顿时让不少窒息了一下,那怕即将要挑战梦镇天了,他依然是自在由心,这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强大了。

    “说得好!”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笑声传来,有人鼓掌地说道:“有这样的心态,不去争天命,那实在是可惜。”

    听到这样的话,不少人纷纷转过头去,只见一个人大步而来,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看到来人,柳如烟、卓剑诗都不由为之一喜,纯阳子也不由露出笑容。

    “凶人回来了!”看到大步而来的人,有人立即低声地说道。

    “我就知道凶人不是个怕事之人,他绝对不可能躲起来的。”也有强者看到李七夜到来之后,不由双眼一亮,为之兴奋。

    在此之前,也曾有一些修士认为李七夜是不敢与梦镇天对决,所以躲起来了,现在这些修士根本不敢再吭一声。

    李七夜大步到来,他看着纯阳子,笑着说道:“大道漫漫,有时候,找一个好对手真的不容易,我倒还真希望天命之争的那一天能遇到你这样的敌人。”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纯阳子不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只是凡人一个而己,可不想成为李兄脚下的一具枯骨。”

    李七夜到来,他连多看梦镇天一眼都没有,只是自顾与纯阳子说话,似乎完全不在乎梦镇天存在一样。

    李七夜这样的姿态让不少魅灵心里面不爽,对于他们来说,梦镇天是他们幸荣,李七夜这样故意忽略梦镇天,那是在打他们魅灵一族的脸!这让不少人冷哼了一声。

    见李七夜如此轻慢自己的主人,就是连赶马车的赤火老祖都对李七夜的态度不爽,心里面都不由冷哼一声,他缓缓地说道:“李七夜,我们主人要见见你!”

    赤火老祖如此指名道姓,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抬头看了一眼梦镇天的马车,笑了一下,说道:“有事吗?”?李七夜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让赤火老祖心里面特别的恼火,李七夜如此漫不经心的姿态,看起来简直就把他们的主人当作路人甲路人乙,这怎么不让他恼火。

    不过,赤火老祖还没有开口之时,马车中响起了梦镇天的话,他缓缓地说道:“李道友出手便是惊天,这让我是见猎心喜,想与李道友切磋切磋。”

    “切磋?”听到梦镇天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行呀,切磋也好,为你徒弟报仇也罢,我随时都奉陪!”

    李七夜如此直接的话顿时让很多人傻了眼,谁都没有想到李七夜如此的爽快,看他那姿态,就好像是打发阿猫阿狗一样,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完全没有大敌当前的姿态。

    李七夜如此的姿态,的确是让不少人心里面有些失落,特别是魅灵一族支持梦镇天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像梦镇天这样的强敌,李七夜至少也有一个大敌当前的姿态。

    但是,李七夜却是那么的随意,那么的无所谓,好像是一副随意打发一样,似乎,在他眼中,梦镇天与路边的阿狗阿猫差不了多少。

    “不,我只是想与道友切磋切磋而己,并无他意。”梦镇天的声音传来,说道:“至于我弟子,只是他艺不如人,我作为师父的也无话可说。”

    “切磋就切磋。”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你要来一个生死相拼,还是要一个点到为止,不过,我这个人一般情况下都是喜欢一旦出手,便是斩杀。”

    李七夜这样随意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都为之无语,随口一说就是斩杀。如果说,他面对的是其他普通的修士或者是阿猫阿狗,还能随口说是斩杀。

    但,他面对的可是梦镇天,魅灵一族最强大的天才!现在李七夜还敢出口就是斩杀,这简直就是太过于目中无人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顿时让在场的许多魅灵不由怒视李七夜,李七夜这话不止是邈视了梦镇天,也是邈视了他们整个魅灵族!

    林道长和太阳王也是如此,他们都忍不住冷哼一声,他们与李七夜早就结仇了,他们与李七夜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共戴天!

    他们投靠了梦镇天之后,都觉得未来大有可为,一旦梦镇天成为了仙帝,他们前途就是无量。

    可以说,对于林道长和太阳王来说,他们与梦镇天是荣辱相共,现在李七夜出口便是羞辱梦镇天,这比羞辱他们还以怒火!

    “也不无不可。”梦镇天笑着说道:“不如你我在船中坐下来,慢慢谈道论武,掌指之间,以窥大道之妙……”

    事实上,对于梦镇天而言,他并不急着与李七夜动手,毕竟,只要将来夺天命,该来的终究是会来,谁都逃不掉,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

    在这个时候,与其与李七夜一战,梦镇天更感兴趣的是骨船上的东西,梦镇天他也说不清楚骨船上的东西是什么,但,他这样的绝世高手,直觉告诉他,这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举世无双,绝对是十分的了不得。

    所以,梦镇天不急着与李七夜动手,他更想看一看骨船上的东西!

    “很抱歉,我没兴趣。”李七夜一口拒绝了,笑着说道:“你我尿不到一壶,我也没有必要请你上船。如果你要战,出来吧,我奉陪。如果你想跟我喝一杯茶,没兴趣。趁我现在心情还不错,现在就走吧。”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很多人怒视他,大家都知道,李七夜与梦镇天终究将会一战,但是,李七夜这样出口就是羞辱人,这简直就是没把梦镇天放在眼中,没把他们天灵界的魅灵放在眼中!(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