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无论是野猪还是大巫凶,都没有料到这一次的重归故乡居然会是如此的顺畅,也是如此嚣张!

    堂而皇之的入境,只用了三仗,区区四天的时间,便是直接令气势如日中天的法家趋避,韩子闭关,令西戎凶残到可以止小儿夜啼的牧骑望风而逃,这可是堂堂一国的势力啊而他们现在,则是策马大摇大摆的行走在了官道上!!

    没错,确实是三仗。

    茶摊上杀人法使是一仗,

    四水铺杀天法使,地法使是一仗。

    接下来的一仗是西戎国君估计不信邪,派遣了身边的世袭神秘世家:黑巫祝出来,这一战开始得十分突兀,结束得也是格外的迅速,在外人的眼中看来,也就仅仅是在酒楼上,一个店小二给林封谨他们上菜后,忽然摔倒,一个楼下的讨饭乞丐忽然暴毙而已,实际上这其中的凶险和勾心斗角,却令大巫凶都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这一仗打了下来之后,大巫凶竟然还是看不出来林封谨此时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等程度!这无疑令他心中感觉到了更加的震撼,也是更加的好奇了。

    这时候,林封谨一行人已经是来到了焉支山下。

    此时焉支山周围也是风光秀美,绿草如茵,大红蓝花也是正在盛开当中,仿佛是地毯那样横铺了开去,空气里面也是有着一股清甜的气息,令人深呼吸后,心胸都觉得是格外的惬意,周围的草场上,也是有着牛羊分布,牧人的歌声也是十分悦耳。

    这一次的焉支山,没有重重围困的大军,然而就算是有大军,林封谨也不认为可以挡得住自己前进的脚步,因为圣器这种东西带来的力量。已经不是人间界的力量可以抵抗得了的了。

    他带着一干人,徐徐的走上了第五峰,看着下方深邃得仿佛根本就看不到底部的天池,大巫凶来到了这里以后。环顾了一下四周,便看向了面前的深邃天池,然后有些吃惊的道:

    “这,这下面是?”

    林封谨道:

    “这下面应该是一头远古鲸鳝,估计在这人间界当中也就只有这么一条了。在其下方还有一个用来献祭的法阵,根据我的推算,应该是连通着魔界,如果这鲸鳝被成功献祭之后,召唤出来的魔物应该是十分强大的,绝对不会比魔侯伽罗这样的家伙弱小,搞不好都会引起天下动荡和巨大混乱呢。”

    大巫凶听了以后,迟疑的道:

    “那么我们这一次前来的目的是?”

    林封谨道:

    “自然是冲着这头远古鲸鳝来的了,奈非天现在还缺少最后一个步骤才算是彻底的完成,便是最后的祭炼!而如今的人间界当中。适合奈非天这最后祭炼的地方也就只有那么寥寥几处而已——极北之地下方的冰洋深处,能够给奈非天加持冰寒属性,东海邪神的发源地大漩涡,可以给奈非天加持黑暗属性,焚石山的岩浆湖当中融入了娲蛇神的精华,能够给奈非天加持上炎之属性。”

    “不过,这几个地方能够最终淬炼加持上去的属性,可以说都是锦上添花,于大局没有什么补益的,有了这几条属性只能算是锦上添花。绝对不是雪中送炭,并不能起到强势互补的作用,而这里的远古鲸鳝体型如此庞大,哪怕是在上古时期可以说都是非常罕见的。在这里祭炼了以后,奈非天就能获得一个十分罕见的属性,那就是血肉之力!”

    听到了血肉之力四个字,大巫凶愕然了一下,倒是旁边的空中又传来了烛九阴嘶哑的声音:

    “哦?这还真是罕见呢,带了血肉属性的法器。就拥有了像人一样的痊愈自愈的能力,而且复苏的速度非常惊人,老夫曾经就遇到过这样的法器,一指头点上去,居然盏茶功夫就恢复如初,不过这血肉属性若是出现在了护身的法宝上面,便可以说是天作之合,可是你这把圣器锋芒毕露,却是有些浪费。”

    烛九阴本来是异常高傲的性子,等闲人连多看一眼都不会,不过,那在月面背后苦熬的漫长冰寒黑暗岁月,也着实令他心有余悸,思而生畏,这样漫长的岁月若流水一般能滴水穿石,若刻刀那样能让人恐惧颤栗,自然也能令人性情大变。

    所以自从来到了人间世之后,烛九阴就完全像是一大块干掉的海绵那样,只要有机会附体降临,那么就在贪婪的享受着一切—–

    听到鸟儿的鸣叫,乡村泼妇的叫骂,他很享受,因为在之前的几千年里面,在月面背后的根本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啃着难以下咽的窝窝头,喝着寡淡若醋一般的陈酒,他很享受,因为在月面背后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吃!请注意,不是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说难听一点,就是想要吃屎也没有一口!

    甚至烛九阴附体以后玩的第一个女人是谁?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肥胖厨娘,牙齿缝里面还有韭菜的叶子,嘴里面喷吐着浓重的大蒜味,烛九阴也一样很享受,因为在月面背后,不要说女人,就算是自己想要撸管也根本没有这玩意儿可以撸啊!

    所以,设身处地的多想一想,就能很理解烛九阴烛神的苦衷,也难怪得他性情大变,经常出来说话了。对他而言,人间世再无聊,再乏味的地方,也比之前过的几千年要精彩一万倍啊。

    听了烛九阴的话以后,林封谨笑了笑没有说话,忽然看着前方的水面淡淡的道:

    “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们了,这一份潜藏功夫,也真的是了得,居然到了这个地方还沉得住气来,我扪心自问,若换成是我听到了这么一个惊天的秘闻,也是少不得要流露出来一些蛛丝马迹的。”

    林封谨的话,在这天池表面静静的回响着,天池倒影着蓝天白云,还有一阵阵的涟漪,看起来格外的风光秀丽。只是接下来却没有什么反应,仿佛林封谨是在自说自话似的。

    面对这种情况,林封谨嘴角略微抽动了一下,然后道:

    “你以为我是在诈你?或者说虚张声势?呵呵,你的水系神通如此出神入化,那自然知道天池下面的这条鲸鳝是真是假了,我连这样的秘密都不怕你听去,若是没有把握,又怎么会说出来?”

    林封谨这句话一讲,对面的湖面上,便立即出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一团雾气徐徐的升起,然后水浪汹涌,化成了一个人形,完全是无色的清水凝结成的,隐约能见到五官的虚像。

    这人形冷笑道:

    “我到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把握大言不惭?”

    林封谨微微一笑道:

    “你对水系神通如此精湛,天底下能够与你并肩的也是不多了,并且还隐隐透露出来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与元昊当是同出一脉。若我猜得没错的话,那么就应该是昆仑山里面的水王了。“

    这人形一晒道:

    “那又如何?”

    林封谨徐徐摇头道:

    “并不如何啊,上一次杀掉了元昊以后,我身边的一名仆人抽吸了他的元气,恢复得还算是不错。所以这一次我便是故意容忍了你这么久,免得你这上好的补品逃掉了以后,重新找你出来还要大费周折呢。”

    “哈哈哈哈!”水王狂笑了起来,然后冷笑道:“大言不惭,我今天就在这里,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林封谨从容不迫的道:

    “你用水系的法力在天池里面凝聚出来了一个假身和我说话,真身实际上却是依靠着土系的潜遁之术,隐藏在了我背后十三丈六尺的地下,除此之外,你还在西面三里外布设了一个法阵,一旦激活就能将你及时传送过去就凭借着这点底牌,你也敢在我面前叫板?若不是你身上那一件西王母赏赐下来的北玄珠有些棘手,你以为还能撑到现在和我说话?”

    听到了林封谨这么说,在天池当中呆着的那水王脸色立即就随之一变,然而这时候,潜伏在了大地当中的他,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为之旋转了起来,徐徐的变淡,然后迅速的蒸发,消失。

    虚空当中,完全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深邃黑暗,剩余下来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就是林封谨,而另外的一个人便是水王本人!!

    水王此时已经是脸色凝重的紧握住了一颗仿佛是黑珍珠一样的珠子,疯狂的朝着里面输入自己的元气,这颗珠子就是西王母赏赐给他的北玄珠了,这件宝物与火王身上的磐牙钟一个级别,都是十分强大的上古法宝。

    然而无论水王怎么施为,他掌心当中的这颗北玄珠就仿佛是死掉了一样,丝毫都没有用处。

    这时候,林封谨看着水王,很有礼貌的微微鞠躬,然后诚恳的道:

    “你准备好了吗?

    然后,林封谨将自己的右手慢慢的举了起来,虚按向了水王。

    “欢迎来到六道轮回!!”(未完待续。)

    …

第1392章纯阳子的自信    听到卓剑诗一口就拒绝了梦镇天,这让很多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大家心里面都不由跳动了一下。

    梦镇天一开口,天灵界敢拒绝的人并不多,特别是年轻一辈,又有几个人够资格拒绝梦镇天呢。

    但是,现在卓剑诗是无所惧,这不得不让人为之感慨,无垢三宗不愧是天灵界的巨无霸,不愧是魅灵族的翘首,明知道梦镇天能成为仙帝,都一样敢与之为敌。

    “你们应该知道,若是我要上去,你们是拦不住我的。”梦镇天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他也没有动怒,把话说得很平淡。

    就是这样平淡的话,让人听得不由心神一震,就是如此平淡的话,已经是道出了梦镇天的强大,也道出了梦镇天的自信。

    梦镇天这没有威迫,也没有虚张声势,他只是以平淡的话叙述出这样的一个事实而己。

    “我知道。”卓剑诗缓缓地说道:“梦前辈出手,我辈不能敌也,但是,梦前辈一定要出手,我们也必定相拦!”

    此时卓剑诗也一样没有咄咄逼人,但是,她的态度没有半点的变化,依然是十分的坚定,没有半点的回旋余地。

    对于卓剑诗和柳如烟而言,她们怕的不是梦镇天,她们怕的是仙女,梦镇天出手,还有挽回的余地,而仙女出手,不管是谁,都必须死!

    一位仙帝等级的存在一旦暴走发狂的话,到时候,只怕不止是要杀死这里的所有人,说不定会屠杀得天灵界血流成河。

    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希望惊醒了仙女,李七夜没有在这里,谁都不知道如果若怒了仙女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无垢三宗,不愧是能执魅灵一族牛耳的传承。”梦镇天的声音响起,感慨地说道:“两位宗主也不需对我抱着敌意,作为魅灵一族的子弟,我也一样希望魅灵能兴盛强大。两位宗主也应该明白。你我都作为魅灵一族的子弟,有责任去振兴强大魅灵。让魅灵的声威远久不衰。”

    梦镇天的话道出了不少在场魅灵一族修士的心声,不少人心里面都嘀咕,他们都搞不明白,为何无垢三宗一定要站在李七夜这个人族的这一边!不少魅灵在心里面对于无垢三宗支持李七夜有些不满。

    “我们无垢三宗所作所为,也是为了强盛壮大魅灵一族。”柳如烟淡淡地笑着说道:“只不过,我们与梦前辈所走的道路不同而己。”

    “也罢。”梦镇天有着绝世强者的风范,他也没有生气。平和地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今天我来此,正要找李道友切磋切磋,不论两位宗主同意与否,我都要上去坐一坐。”

    听到梦镇天这样的话,不少人为之叹服,一代绝世之辈,就是不一样。谈吐言辞十分的高雅,让人为之佩服,没有丝毫咄咄逼人的气势。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

    梦镇天终究是一代帝储,他终究是离仙帝很近的天才。他感受到了骨船中的不一样,虽然他不知道骨船中有什么东西,但是,作为绝世强者,直觉告诉他,骨船之中有着了不得的东西,这正是他要上船坐一坐的原因,至于等李七夜回来,那只不过是次要的而己。

    “只怕让梦前辈失望了。”卓剑诗缓缓地说道:“梦前辈欲登船。那必须先过我们这一关!”

    卓剑诗这话很多人都知道她们师姐妹两个人是不自量力,但是。没有人敢斥喝她们,毕竟无垢三宗乃是当今的巨无霸,再说了,年轻一辈的修士,那怕是败给了梦镇天,那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甚至对于很多人来说,就算是败给了梦镇天,那也是虽败犹荣,不是谁都够资格与梦镇天为敌的。

    “卓宗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此时另一个人开口了,他缓缓地说道:“若是卓宗主和柳宗主真的是想切磋切磋,让我与太阳王陪两位宗主切磋切磋如何?”

    开口的正是避尘洋的主人林道长!

    “林兄的话说得没错,我们陪卓宗主和柳宗主切磋切磋。”太阳王也笑着说道。

    毫无疑问,同样作为魅灵一族的年轻一辈强者,太阳王和林道长是站在梦镇天这一边的,他们太阳宗和避尘洋是全力支持梦镇天,他们两个传承都看好梦镇天,认为梦镇天必能成为仙帝。

    “若真的要切磋,我陪两位切磋切磋如何?”就在太阳王话刚落下之时,一个平稳的声音响起。

    两个人飘然而至,这两个青年一个是皇气冲天,一个平淡收敛,他们两个人走在一起,往往更多人会注意到皇气冲天的那个青年!

    “纯阳子”看到飘然而来的两个青年,有人不由为之惊呼一声。

    飘然而至的人正是纯阳子和沉海神王,他们中平淡收敛的是纯阳子,皇气冲天的是沉海神王!

    看到飘然而至的纯阳子,太阳王和林道长都脸色大变,虽然他们自认为年轻一辈中已经很强大了,但是,上次与纯阳子一交手,他们立即明白,他们与纯阳子的差距实在是相差得太远了。

    “纯阳四脉。”有人在心里面不由嘀咕了一声,特别是魅灵一族,他们更加不明白,为什么纯阳四脉会跟李七夜走在一起,按道理来说,作为魅灵一族,纯阳四脉更应该与梦镇天走在一起才对。

    一时之间,太阳王和林道长说不出话来,最后,林道长有些悻悻地说道:“纯阳岛主,我们并不是怕你,我们没怕过任何人,只不过我们还不想与纯阳岛主你拼命而己,否则,我们一样有手段……”

    “技不如人就技不如人,直接说就行了,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在林道长为自己找回台阶的时候,沉海神王冷笑一声,说道:“败给我师兄,也是你们的荣幸,何必打胀脸充胖子呢?”

    比起为人厚道的纯阳子来,沉海神王就不一样了,他一样是咄咄逼人,他一样是气势凌人,有机会他绝对会毫不留情地镇压自己的敌人。

    “你”林道长和太阳王被沉海神王的话这样一挤兑,顿时是下不了台阶,脸色是十分的难看!

    “纯阳四脉,人杰地灵,天才辈出。”此时,梦镇天的话从马车中传出来,缓缓地说道:“两位道友声名之隆,我也早有耳闻。”

    梦镇天这话一出,不少人都看着纯阳子和沉海神王,不管是谁,能得到梦镇天如此的赞美,那绝对是一种荣幸,这绝对是能让一个修士身价倍升。

    很多修士若是能得到梦镇天这样的赞美,那一定会飘飘然。

    纯阳子和沉海神王他们师兄弟两个人反应不一样,纯阳子只是笑了笑,神态平淡,梦镇天的赞美在他听来,似乎跟普通人的赞美没多少区别。

    而沉海神王神态明显是警惕起来,他对梦镇天抱有很强烈的戒心。这也不怪沉海神王,未来天命之争,如果说他们纯阳四脉要站阵营的话,沉海神王的态度是很明确的,他师兄支持谁,他就支持谁。

    现在很明显,他师兄肯定是支持李七夜,虽然他对李七夜十分不爽,但是,必要的话,他还是一样站在他师兄这一边。

    如此一来,那就意味着将来会与梦镇天为敌。

    “梦道友举世无双,也不需与我们晚辈过不去,梦道友今天就此揭过如何?若是李兄回来了,我一定会告知李兄,让李兄与梦道友切磋切磋。”纯阳子平淡地笑着说道。

    纯阳子当然知道骨船中的是什么了,纯阳子的态度与柳如烟她们一样,如果梦镇天与仙女之间两个人作一个选择的话,毫无疑问,纯阳子宁愿选择与梦镇天战一场,一旦是仙女出手,一切都充满了未知,甚至有可能给天灵界带来毁灭!

    纯阳子这样的话顿时让很多人抽了一口冷气,梦道友!这样的称呼,在场有谁敢这样称呼,不要说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都没有几个人敢与梦镇天称兄道弟!要知道,梦镇天可是连踏空仙帝都称之为兄长的人。

    但是,纯阳子却是那么的自然,称了一声“梦道友”,他的神态很自然,那怕面对梦镇天,他也是闲等视之。

    这就是沉海神王佩服自己师兄的地方之一,不管是什么时候,他师兄都是那样的自信,他拥有着无敌的姿态,拥有着无敌的心态!

    一时之间,不少人看着纯阳子,虽然没有人敢出声斥喝纯阳子,但是,不少人心里面依然不由觉得,纯阳子的姿态有些托大,竟然敢与梦镇天称兄道弟,这的确是了不得。

    “既然来了,还是等李道友回来吧,李道友的逆天手段,让我是不免见猎心喜。”梦镇天也没有动怒,他的声音从马车中缓缓传出来,说道:“我在船上等着他便可。”

    梦镇天当然不完全是要等着李七夜回来,他更感兴趣的是船上的东西,他很想知道船上的东西是什么,以他这样强大的存在,他感觉得出来,船上的东西绝对是了不得,绝对是举世无双!

    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没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