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卓剑诗一口就拒绝了梦镇天,这让很多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大家心里面都不由跳动了一下。

    梦镇天一开口,天灵界敢拒绝的人并不多,特别是年轻一辈,又有几个人够资格拒绝梦镇天呢。

    但是,现在卓剑诗是无所惧,这不得不让人为之感慨,无垢三宗不愧是天灵界的巨无霸,不愧是魅灵族的翘首,明知道梦镇天能成为仙帝,都一样敢与之为敌。

    “你们应该知道,若是我要上去,你们是拦不住我的。”梦镇天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他也没有动怒,把话说得很平淡。

    就是这样平淡的话,让人听得不由心神一震,就是如此平淡的话,已经是道出了梦镇天的强大,也道出了梦镇天的自信。

    梦镇天这没有威迫,也没有虚张声势,他只是以平淡的话叙述出这样的一个事实而己。

    “我知道。”卓剑诗缓缓地说道:“梦前辈出手,我辈不能敌也,但是,梦前辈一定要出手,我们也必定相拦!”

    此时卓剑诗也一样没有咄咄逼人,但是,她的态度没有半点的变化,依然是十分的坚定,没有半点的回旋余地。

    对于卓剑诗和柳如烟而言,她们怕的不是梦镇天,她们怕的是仙女,梦镇天出手,还有挽回的余地,而仙女出手,不管是谁,都必须死!

    一位仙帝等级的存在一旦暴走发狂的话,到时候,只怕不止是要杀死这里的所有人,说不定会屠杀得天灵界血流成河。

    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希望惊醒了仙女,李七夜没有在这里,谁都不知道如果若怒了仙女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无垢三宗,不愧是能执魅灵一族牛耳的传承。”梦镇天的声音响起,感慨地说道:“两位宗主也不需对我抱着敌意,作为魅灵一族的子弟,我也一样希望魅灵能兴盛强大。两位宗主也应该明白。你我都作为魅灵一族的子弟,有责任去振兴强大魅灵。让魅灵的声威远久不衰。”

    梦镇天的话道出了不少在场魅灵一族修士的心声,不少人心里面都嘀咕,他们都搞不明白,为何无垢三宗一定要站在李七夜这个人族的这一边!不少魅灵在心里面对于无垢三宗支持李七夜有些不满。

    “我们无垢三宗所作所为,也是为了强盛壮大魅灵一族。”柳如烟淡淡地笑着说道:“只不过,我们与梦前辈所走的道路不同而己。”

    “也罢。”梦镇天有着绝世强者的风范,他也没有生气。平和地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今天我来此,正要找李道友切磋切磋,不论两位宗主同意与否,我都要上去坐一坐。”

    听到梦镇天这样的话,不少人为之叹服,一代绝世之辈,就是不一样。谈吐言辞十分的高雅,让人为之佩服,没有丝毫咄咄逼人的气势。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

    梦镇天终究是一代帝储,他终究是离仙帝很近的天才。他感受到了骨船中的不一样,虽然他不知道骨船中有什么东西,但是,作为绝世强者,直觉告诉他,骨船之中有着了不得的东西,这正是他要上船坐一坐的原因,至于等李七夜回来,那只不过是次要的而己。

    “只怕让梦前辈失望了。”卓剑诗缓缓地说道:“梦前辈欲登船。那必须先过我们这一关!”

    卓剑诗这话很多人都知道她们师姐妹两个人是不自量力,但是。没有人敢斥喝她们,毕竟无垢三宗乃是当今的巨无霸,再说了,年轻一辈的修士,那怕是败给了梦镇天,那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甚至对于很多人来说,就算是败给了梦镇天,那也是虽败犹荣,不是谁都够资格与梦镇天为敌的。

    “卓宗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此时另一个人开口了,他缓缓地说道:“若是卓宗主和柳宗主真的是想切磋切磋,让我与太阳王陪两位宗主切磋切磋如何?”

    开口的正是避尘洋的主人林道长!

    “林兄的话说得没错,我们陪卓宗主和柳宗主切磋切磋。”太阳王也笑着说道。

    毫无疑问,同样作为魅灵一族的年轻一辈强者,太阳王和林道长是站在梦镇天这一边的,他们太阳宗和避尘洋是全力支持梦镇天,他们两个传承都看好梦镇天,认为梦镇天必能成为仙帝。

    “若真的要切磋,我陪两位切磋切磋如何?”就在太阳王话刚落下之时,一个平稳的声音响起。

    两个人飘然而至,这两个青年一个是皇气冲天,一个平淡收敛,他们两个人走在一起,往往更多人会注意到皇气冲天的那个青年!

    “纯阳子”看到飘然而来的两个青年,有人不由为之惊呼一声。

    飘然而至的人正是纯阳子和沉海神王,他们中平淡收敛的是纯阳子,皇气冲天的是沉海神王!

    看到飘然而至的纯阳子,太阳王和林道长都脸色大变,虽然他们自认为年轻一辈中已经很强大了,但是,上次与纯阳子一交手,他们立即明白,他们与纯阳子的差距实在是相差得太远了。

    “纯阳四脉。”有人在心里面不由嘀咕了一声,特别是魅灵一族,他们更加不明白,为什么纯阳四脉会跟李七夜走在一起,按道理来说,作为魅灵一族,纯阳四脉更应该与梦镇天走在一起才对。

    一时之间,太阳王和林道长说不出话来,最后,林道长有些悻悻地说道:“纯阳岛主,我们并不是怕你,我们没怕过任何人,只不过我们还不想与纯阳岛主你拼命而己,否则,我们一样有手段……”

    “技不如人就技不如人,直接说就行了,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在林道长为自己找回台阶的时候,沉海神王冷笑一声,说道:“败给我师兄,也是你们的荣幸,何必打胀脸充胖子呢?”

    比起为人厚道的纯阳子来,沉海神王就不一样了,他一样是咄咄逼人,他一样是气势凌人,有机会他绝对会毫不留情地镇压自己的敌人。

    “你”林道长和太阳王被沉海神王的话这样一挤兑,顿时是下不了台阶,脸色是十分的难看!

    “纯阳四脉,人杰地灵,天才辈出。”此时,梦镇天的话从马车中传出来,缓缓地说道:“两位道友声名之隆,我也早有耳闻。”

    梦镇天这话一出,不少人都看着纯阳子和沉海神王,不管是谁,能得到梦镇天如此的赞美,那绝对是一种荣幸,这绝对是能让一个修士身价倍升。

    很多修士若是能得到梦镇天这样的赞美,那一定会飘飘然。

    纯阳子和沉海神王他们师兄弟两个人反应不一样,纯阳子只是笑了笑,神态平淡,梦镇天的赞美在他听来,似乎跟普通人的赞美没多少区别。

    而沉海神王神态明显是警惕起来,他对梦镇天抱有很强烈的戒心。这也不怪沉海神王,未来天命之争,如果说他们纯阳四脉要站阵营的话,沉海神王的态度是很明确的,他师兄支持谁,他就支持谁。

    现在很明显,他师兄肯定是支持李七夜,虽然他对李七夜十分不爽,但是,必要的话,他还是一样站在他师兄这一边。

    如此一来,那就意味着将来会与梦镇天为敌。

    “梦道友举世无双,也不需与我们晚辈过不去,梦道友今天就此揭过如何?若是李兄回来了,我一定会告知李兄,让李兄与梦道友切磋切磋。”纯阳子平淡地笑着说道。

    纯阳子当然知道骨船中的是什么了,纯阳子的态度与柳如烟她们一样,如果梦镇天与仙女之间两个人作一个选择的话,毫无疑问,纯阳子宁愿选择与梦镇天战一场,一旦是仙女出手,一切都充满了未知,甚至有可能给天灵界带来毁灭!

    纯阳子这样的话顿时让很多人抽了一口冷气,梦道友!这样的称呼,在场有谁敢这样称呼,不要说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都没有几个人敢与梦镇天称兄道弟!要知道,梦镇天可是连踏空仙帝都称之为兄长的人。

    但是,纯阳子却是那么的自然,称了一声“梦道友”,他的神态很自然,那怕面对梦镇天,他也是闲等视之。

    这就是沉海神王佩服自己师兄的地方之一,不管是什么时候,他师兄都是那样的自信,他拥有着无敌的姿态,拥有着无敌的心态!

    一时之间,不少人看着纯阳子,虽然没有人敢出声斥喝纯阳子,但是,不少人心里面依然不由觉得,纯阳子的姿态有些托大,竟然敢与梦镇天称兄道弟,这的确是了不得。

    “既然来了,还是等李道友回来吧,李道友的逆天手段,让我是不免见猎心喜。”梦镇天也没有动怒,他的声音从马车中缓缓传出来,说道:“我在船上等着他便可。”

    梦镇天当然不完全是要等着李七夜回来,他更感兴趣的是船上的东西,他很想知道船上的东西是什么,以他这样强大的存在,他感觉得出来,船上的东西绝对是了不得,绝对是举世无双!

    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没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二章 一巴掌拍死!    五头阳鬼扑入了轿底的巨大黑洞之后,然后里面就传来了一连串恐怖无比的咀嚼骨头,吮吸血液的声音,紧接着轿底徐徐关闭,五头阳鬼依然看起来是在里面狼吞虎咽,大快朵颐,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图。

    阳鬼是极难战胜的,当然,天底下一物降一物,若说这玩意儿无敌那也不尽然,只是要搞死它们的投入和产出那是绝对不成正比的,只能用得不偿失来形容,而现在这五头阳鬼更是成长到了巅峰状态,要付出的代价无疑就更加巨大。

    不过,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人法使一出手之后,便直接针对了阳鬼的弱点,那就是其本性乃是贪婪而疯狂的——轻轻巧巧的就将其诱入了陷阱当中,而这个陷阱并不是要杀死阳鬼的,而是直接令其被**支配,然后迷失在一个小千世界当中如此手法,就仿佛是大禹治水,秉着“堵不如疏因势利导”的方针来进行的。 ——

    杀死阳鬼的目的,不过是让它们没办法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捣乱而已。 ——

    而现在让阳鬼迷失起到的作用,却也能让它们没办法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捣乱。

    同样的效果,而后者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是前者的几十分之一。

    人法使还没有现身,看起来就已经是运筹帷幄,先声夺人,貌似已经是稳稳当当的压住了他们一头。

    紧接着,这血色巨轿就在林封谨等人头上迅速而剧烈的旋转了起来!甚至在猛烈的膨胀,落在了旁边所有人的眼里,那就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便是铺天盖地。

    紧接着,这血色巨轿赫然幻变成了一个庞大无比若小山丘也似的滴血心脏,不停的抽搐着,上面血管的切口甚至在喷射出来一股一股暗红色的污血。落到了地面上滋滋作响,甚至连大地都被腐蚀出来了深深的凹坑。重重压下!

    那些被林封谨他们抓住的阴阳卫都狂叫了起来,有的甚至是伸头出去,想要舔或者用嘴巴去接天上落下来的污血,同时还在大声叫骂:

    “王八蛋,等死吧!”

    “敢来我法家生事的,都他娘的是死路一条!”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我要把你们的皮扒下来做褥子!”

    “”

    面对着人法使的这一击。大巫凶霍然睁眼,然后嗔喝一声,一巴掌就拍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这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以后,面前的碗筷茶杯等等,都是直接跳了起来,听得是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而他这一拍,也是将对面的法家弟子给吓了一条,不过马上就大声嗤笑了起来,因为貌似这一巴掌竟然也就是让桌子上的东西乱撞乱响了一下而已。连一个杯子都没有被打碎,他们觉得面前的这帮人虚张声势到了这样的地步,也真的是过于好笑了。

    这时候。天上落下来的巨大魔心,已经是落到了一干人的头顶。甚至林封谨端茶的手上,都染上了一层动人心魄的幽幽红光。

    不过,忽然之间,林封谨眉毛一挑,看向了面前的大巫凶然后道:

    “咦?”

    就在林封谨这一声话音落定之后,此时本来还是下午两三点,甚至还有一些昏朦的阳光能隐约射出云层,但仿佛整个天空都骤然阴沉,紧接着。那落下来的巨大喷血魔心上方,竟是出现了一只黑沉沉的巨掌!

    这巨掌仿佛是完全由黑色的云气组成的。却是以惊人的速度抽了下来,看起来既有着随手拍打苍蝇的轻蔑,可是气势磅礴雄浑当中,又带着横扫天下的威势!

    这黑色的大手,便带着八分的嚣张和两分的随意,斜挥过来,将那貌似不可一世的巨大魔心仿佛苍蝇蚊子一样,一巴掌就砸到了地面上去!

    周围与这魔心产生精神连接的那些阴阳卫,在同一时间脑袋全部都爆炸了开来,惨死当场!那啪啪啪的声音,简直就仿佛是气球被用力捏破了一般。

    ***

    尽管这一幕极其惨烈,但对于此时获得了地藏大部分记忆的林封谨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一掌之所以令林封谨动容的原因,则是因为勾起了他之前的回忆。

    什么回忆?

    便是身为地藏的时候,被追杀得几乎是上天下地走投无路的回忆了。

    此时大巫凶拍下来的这一掌在他的眼里,隐然化成了那仿佛连天地这样的存在都要遮蔽住的巨大存在

    “孔丘之章。”

    从林封谨的口中,忽然徐徐的吐出了这么四个字。

    而这四个字一出林封谨的口中,整个天地之间似乎都多出来了一股萧瑟之意,然后才徐徐的飘散了开。

    听到了这四个字以后,旁边空气当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嘶哑的声音:

    “他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只是当年巫门当中的搬山式的变招而已,与儒门之祖孔仲尼的独门神通,孔丘之章相比起来,那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啊。”

    说话的这声音虽然陌生,但林封谨也显然知道他的身份,自然是烛九阴了,便道:

    “没想到这样的小事都将烛神引了出来我当年见到的孔丘之章,只是孔门当中第十三代家主施展出来的,已经可以说是仿佛海啸台风这等天威那样,完全是无可抵御了,烛神想必是见识过当年孔仲尼本尊施展出来的孔丘之章,那将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威势啊!”

    两人在说话之间,大巫凶拍击下来的那只黑色巨掌已经是袅袅消散而出,下方露出来了一个恐怖的巨坑,而在巨坑的底部,赫然出现了一大团鲜红色蠕动的东西,仿佛是煮熟了还在咕嘟冒泡的番茄浆似的,散发着袅袅的热气。

    紧接着,从这其中陡然伸出来了一只大手,哗啦一声穿破了这团鲜红色的粘稠东西,然后从中艰难的挣扎了出来。一个至少也是比常人高出了两三个脑袋的大汉呕吐着血踉跄吃力的朝上爬,这个大汉的身体上。实际上已经有很多特征和人不一样了:

    比如肘部,膝部生长着天然的骨甲和骨刺,又比如脑袋上赫然长出来了一只弯曲的角,还有瞳孔完全是鲜红色的,并且这家伙呕吐出来的鲜血居然都是热气腾腾,仿佛开水一般

    林封谨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大汉,然后道:

    “这是孽魔附体搞出来的怪物吧?韩子也就这点儿能耐了?解决了它。我们赶路吧。”

    听到了林封谨这样说,野猪很干脆的拔出了开天斧,对准了这人法使就狠狠的抛斩了出去,开天斧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直到飞出了二三十丈之后,上面才哄的一声燃烧起来了一层青色的火焰,在已经微微暗淡下来的天色当中格外的明显。

    紧接着,这一把燃烧着的火焰斧头就掠过了刚刚站直身体的“人法使”,

    这家伙看起来还有一战之力。其实这头魔物降临到人间界以后杂交出来的怪物,已经是到了死亡的边缘了,其平时所乘着的血色巨轿。本质乃是用其降临时候的魔胎炼制出来的本命魔器,一旦被毁掉。那可以说就是器在人在,器亡人亡。

    因此,野猪的这一斧,很干脆的就将其拦腰斩断,等到斧头回飞到野猪手中以后,这人法使就摇晃了一下,很干脆利落的断成了两截,爽快的死掉

    这时候,大巫凶才深呼吸了两口气。站了起来,可以见到他的额头上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子,看起来他打出这一记“搬山式”也是极不轻松的,可以说是全力一击,以至于现在看起来整个人都仿佛是要虚脱了一样。

    其实先前的那一击的威力究竟有多强,大巫凶自身也都没有太大的把握,只知道这刚刚练成的一招应该是相当的厉害就是了,依他此时的修为,也是只能勉强支持着打出一招,然后浑身上下的力量就几乎要被彻底抽干。

    大巫凶活了这么多年,秉持的做人原则就是狮子搏兔,也尽全力,战斗的时间拖得越长的话,那么意外就越多,所以只要能一棒子打死,那么就坚决不要多出半棒子。

    加上这时候还有林封谨野猪在旁边掠阵,所以大巫凶一面对这“人法使”就出了大招。

    因此不要看这“人法使”似乎和豆腐做的似的,外强中干,其实这家伙的实力严格的说起来,可以说比之前的法家三律首都是要强出半筹的,对上他们可以将其打得落荒而逃。

    韩子弄出来这“三法使者”的初衷,便是因为他中了暗算,被业魔王迦空的一缕神识侵占,所以会出现经常性的闭关的状况。此时法家在西戎内部遇到的最大挑战,便是来自于西王母这一系,西王母闭关不出,那么要面对剩余下来的敌人,便是昆仑山四大使者。

    虽然四大使者当中的火王已经被林封谨斩杀,但剩余下来的三大使者也是一样的强横,尤其是当年的大牧首“地王”,对法家更是恨之入骨。

    韩子弄出来的这三法使的战力,定位就是和昆仑山四王单挑的时候,虽然不敌,但是可以逃走,两大法使联手的话,对上昆仑山的四大使者之一,便能立于不败之地,甚至隐占上风。

    天法使,地法使,人法使联手的话,那么哪怕是昆仑山的任何一个使者出现,只要不及时避走,便是有陨落的危险!

    这么一说的话,对这被大巫凶做掉的“人法使”的实力就应该是十分清晰的定位了吧。

    ***

    人法使陨落,立即也是在法家内部掀起来了一阵轩然大波。

    接下来林封谨一行三人继续不紧不慢的前行,深入西戎腹地三百里,遇到了剩余下来的天法使,地法使,率领三千余名法家弟子外加西戎一支万人军队的伏击,只是,当他们冲入林封谨三人呆着的客栈的时候,却是发觉里面空无一人,竟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可是根据送酒菜进去的小二说,他盏茶功夫进去之前里面还是有人的,而在这之后,有百多双眼睛盯着那客栈,都异口同声的发誓没有见到人出来。

    好吧,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客栈里面有地道之类的东西了咳咳,虽然林封谨等人住的是二楼。

    可是法家中人发狂也似的将这客栈拆掉以后,甚至掘地三尺几乎把下面的井水都要挖出来,可是依然没有找到任何与地道有关的东西。

    接下来,夜幕降临了。

    在黑暗笼罩当中,有人开始失踪,就仿佛黑暗里面隐藏了一张一张布满利齿,流淌唾液的恐怖大嘴,在每个人目光无法触及之处虎视眈眈,只等你精神一松懈,便是狠狠一口将人囫囵吞掉!!

    恐慌开始迅速的蔓延,然后发酵,沸腾。

    这一夜对绝大多数的士兵或者法家弟子来说,都是格外的漫长。

    然后第二天白天,竟然也开始零零星星的出现有人离奇失踪的诡异事件,最后第二个黑夜降临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敢靠近那个曾经的客栈——咳咳,目前的大泥坑百丈之内了。

    然而人依然在疯狂的失踪,

    至此,军队和法家教徒就直接崩溃了。

    其实迄今为止失踪的人,加起来也就是两三百人,对于前来围剿林封谨的这大量的敌人来说,仅仅只是百分之一都还不到的数量!只是恐惧源于未知,这种根本就说不出原因的失踪,很轻松的就将前来的所有人的战意和斗志击溃。

    当军队和法家中人溃散之后的一个时辰之后,韩子再次接到了一个噩耗。

    前往围剿敌人的天法使,地法使被敌人追上,拦住,已经陨落。

    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韩子立即宣布闭关,然后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到他,林封谨一行人继续徐徐前行,显得不紧不慢,可是——已经没有人敢挡在他们的前方。(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