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头阳鬼扑入了轿底的巨大黑洞之后,然后里面就传来了一连串恐怖无比的咀嚼骨头,吮吸血液的声音,紧接着轿底徐徐关闭,五头阳鬼依然看起来是在里面狼吞虎咽,大快朵颐,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图。

    阳鬼是极难战胜的,当然,天底下一物降一物,若说这玩意儿无敌那也不尽然,只是要搞死它们的投入和产出那是绝对不成正比的,只能用得不偿失来形容,而现在这五头阳鬼更是成长到了巅峰状态,要付出的代价无疑就更加巨大。

    不过,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人法使一出手之后,便直接针对了阳鬼的弱点,那就是其本性乃是贪婪而疯狂的——轻轻巧巧的就将其诱入了陷阱当中,而这个陷阱并不是要杀死阳鬼的,而是直接令其被**支配,然后迷失在一个小千世界当中如此手法,就仿佛是大禹治水,秉着“堵不如疏因势利导”的方针来进行的。 ——

    杀死阳鬼的目的,不过是让它们没办法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捣乱而已。 ——

    而现在让阳鬼迷失起到的作用,却也能让它们没办法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捣乱。

    同样的效果,而后者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是前者的几十分之一。

    人法使还没有现身,看起来就已经是运筹帷幄,先声夺人,貌似已经是稳稳当当的压住了他们一头。

    紧接着,这血色巨轿就在林封谨等人头上迅速而剧烈的旋转了起来!甚至在猛烈的膨胀,落在了旁边所有人的眼里,那就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便是铺天盖地。

    紧接着,这血色巨轿赫然幻变成了一个庞大无比若小山丘也似的滴血心脏,不停的抽搐着,上面血管的切口甚至在喷射出来一股一股暗红色的污血。落到了地面上滋滋作响,甚至连大地都被腐蚀出来了深深的凹坑。重重压下!

    那些被林封谨他们抓住的阴阳卫都狂叫了起来,有的甚至是伸头出去,想要舔或者用嘴巴去接天上落下来的污血,同时还在大声叫骂:

    “王八蛋,等死吧!”

    “敢来我法家生事的,都他娘的是死路一条!”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我要把你们的皮扒下来做褥子!”

    “”

    面对着人法使的这一击。大巫凶霍然睁眼,然后嗔喝一声,一巴掌就拍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这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以后,面前的碗筷茶杯等等,都是直接跳了起来,听得是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而他这一拍,也是将对面的法家弟子给吓了一条,不过马上就大声嗤笑了起来,因为貌似这一巴掌竟然也就是让桌子上的东西乱撞乱响了一下而已。连一个杯子都没有被打碎,他们觉得面前的这帮人虚张声势到了这样的地步,也真的是过于好笑了。

    这时候。天上落下来的巨大魔心,已经是落到了一干人的头顶。甚至林封谨端茶的手上,都染上了一层动人心魄的幽幽红光。

    不过,忽然之间,林封谨眉毛一挑,看向了面前的大巫凶然后道:

    “咦?”

    就在林封谨这一声话音落定之后,此时本来还是下午两三点,甚至还有一些昏朦的阳光能隐约射出云层,但仿佛整个天空都骤然阴沉,紧接着。那落下来的巨大喷血魔心上方,竟是出现了一只黑沉沉的巨掌!

    这巨掌仿佛是完全由黑色的云气组成的。却是以惊人的速度抽了下来,看起来既有着随手拍打苍蝇的轻蔑,可是气势磅礴雄浑当中,又带着横扫天下的威势!

    这黑色的大手,便带着八分的嚣张和两分的随意,斜挥过来,将那貌似不可一世的巨大魔心仿佛苍蝇蚊子一样,一巴掌就砸到了地面上去!

    周围与这魔心产生精神连接的那些阴阳卫,在同一时间脑袋全部都爆炸了开来,惨死当场!那啪啪啪的声音,简直就仿佛是气球被用力捏破了一般。

    ***

    尽管这一幕极其惨烈,但对于此时获得了地藏大部分记忆的林封谨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一掌之所以令林封谨动容的原因,则是因为勾起了他之前的回忆。

    什么回忆?

    便是身为地藏的时候,被追杀得几乎是上天下地走投无路的回忆了。

    此时大巫凶拍下来的这一掌在他的眼里,隐然化成了那仿佛连天地这样的存在都要遮蔽住的巨大存在

    “孔丘之章。”

    从林封谨的口中,忽然徐徐的吐出了这么四个字。

    而这四个字一出林封谨的口中,整个天地之间似乎都多出来了一股萧瑟之意,然后才徐徐的飘散了开。

    听到了这四个字以后,旁边空气当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嘶哑的声音:

    “他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只是当年巫门当中的搬山式的变招而已,与儒门之祖孔仲尼的独门神通,孔丘之章相比起来,那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啊。”

    说话的这声音虽然陌生,但林封谨也显然知道他的身份,自然是烛九阴了,便道:

    “没想到这样的小事都将烛神引了出来我当年见到的孔丘之章,只是孔门当中第十三代家主施展出来的,已经可以说是仿佛海啸台风这等天威那样,完全是无可抵御了,烛神想必是见识过当年孔仲尼本尊施展出来的孔丘之章,那将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威势啊!”

    两人在说话之间,大巫凶拍击下来的那只黑色巨掌已经是袅袅消散而出,下方露出来了一个恐怖的巨坑,而在巨坑的底部,赫然出现了一大团鲜红色蠕动的东西,仿佛是煮熟了还在咕嘟冒泡的番茄浆似的,散发着袅袅的热气。

    紧接着,从这其中陡然伸出来了一只大手,哗啦一声穿破了这团鲜红色的粘稠东西,然后从中艰难的挣扎了出来。一个至少也是比常人高出了两三个脑袋的大汉呕吐着血踉跄吃力的朝上爬,这个大汉的身体上。实际上已经有很多特征和人不一样了:

    比如肘部,膝部生长着天然的骨甲和骨刺,又比如脑袋上赫然长出来了一只弯曲的角,还有瞳孔完全是鲜红色的,并且这家伙呕吐出来的鲜血居然都是热气腾腾,仿佛开水一般

    林封谨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大汉,然后道:

    “这是孽魔附体搞出来的怪物吧?韩子也就这点儿能耐了?解决了它。我们赶路吧。”

    听到了林封谨这样说,野猪很干脆的拔出了开天斧,对准了这人法使就狠狠的抛斩了出去,开天斧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直到飞出了二三十丈之后,上面才哄的一声燃烧起来了一层青色的火焰,在已经微微暗淡下来的天色当中格外的明显。

    紧接着,这一把燃烧着的火焰斧头就掠过了刚刚站直身体的“人法使”,

    这家伙看起来还有一战之力。其实这头魔物降临到人间界以后杂交出来的怪物,已经是到了死亡的边缘了,其平时所乘着的血色巨轿。本质乃是用其降临时候的魔胎炼制出来的本命魔器,一旦被毁掉。那可以说就是器在人在,器亡人亡。

    因此,野猪的这一斧,很干脆的就将其拦腰斩断,等到斧头回飞到野猪手中以后,这人法使就摇晃了一下,很干脆利落的断成了两截,爽快的死掉

    这时候,大巫凶才深呼吸了两口气。站了起来,可以见到他的额头上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子,看起来他打出这一记“搬山式”也是极不轻松的,可以说是全力一击,以至于现在看起来整个人都仿佛是要虚脱了一样。

    其实先前的那一击的威力究竟有多强,大巫凶自身也都没有太大的把握,只知道这刚刚练成的一招应该是相当的厉害就是了,依他此时的修为,也是只能勉强支持着打出一招,然后浑身上下的力量就几乎要被彻底抽干。

    大巫凶活了这么多年,秉持的做人原则就是狮子搏兔,也尽全力,战斗的时间拖得越长的话,那么意外就越多,所以只要能一棒子打死,那么就坚决不要多出半棒子。

    加上这时候还有林封谨野猪在旁边掠阵,所以大巫凶一面对这“人法使”就出了大招。

    因此不要看这“人法使”似乎和豆腐做的似的,外强中干,其实这家伙的实力严格的说起来,可以说比之前的法家三律首都是要强出半筹的,对上他们可以将其打得落荒而逃。

    韩子弄出来这“三法使者”的初衷,便是因为他中了暗算,被业魔王迦空的一缕神识侵占,所以会出现经常性的闭关的状况。此时法家在西戎内部遇到的最大挑战,便是来自于西王母这一系,西王母闭关不出,那么要面对剩余下来的敌人,便是昆仑山四大使者。

    虽然四大使者当中的火王已经被林封谨斩杀,但剩余下来的三大使者也是一样的强横,尤其是当年的大牧首“地王”,对法家更是恨之入骨。

    韩子弄出来的这三法使的战力,定位就是和昆仑山四王单挑的时候,虽然不敌,但是可以逃走,两大法使联手的话,对上昆仑山的四大使者之一,便能立于不败之地,甚至隐占上风。

    天法使,地法使,人法使联手的话,那么哪怕是昆仑山的任何一个使者出现,只要不及时避走,便是有陨落的危险!

    这么一说的话,对这被大巫凶做掉的“人法使”的实力就应该是十分清晰的定位了吧。

    ***

    人法使陨落,立即也是在法家内部掀起来了一阵轩然大波。

    接下来林封谨一行三人继续不紧不慢的前行,深入西戎腹地三百里,遇到了剩余下来的天法使,地法使,率领三千余名法家弟子外加西戎一支万人军队的伏击,只是,当他们冲入林封谨三人呆着的客栈的时候,却是发觉里面空无一人,竟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可是根据送酒菜进去的小二说,他盏茶功夫进去之前里面还是有人的,而在这之后,有百多双眼睛盯着那客栈,都异口同声的发誓没有见到人出来。

    好吧,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客栈里面有地道之类的东西了咳咳,虽然林封谨等人住的是二楼。

    可是法家中人发狂也似的将这客栈拆掉以后,甚至掘地三尺几乎把下面的井水都要挖出来,可是依然没有找到任何与地道有关的东西。

    接下来,夜幕降临了。

    在黑暗笼罩当中,有人开始失踪,就仿佛黑暗里面隐藏了一张一张布满利齿,流淌唾液的恐怖大嘴,在每个人目光无法触及之处虎视眈眈,只等你精神一松懈,便是狠狠一口将人囫囵吞掉!!

    恐慌开始迅速的蔓延,然后发酵,沸腾。

    这一夜对绝大多数的士兵或者法家弟子来说,都是格外的漫长。

    然后第二天白天,竟然也开始零零星星的出现有人离奇失踪的诡异事件,最后第二个黑夜降临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敢靠近那个曾经的客栈——咳咳,目前的大泥坑百丈之内了。

    然而人依然在疯狂的失踪,

    至此,军队和法家教徒就直接崩溃了。

    其实迄今为止失踪的人,加起来也就是两三百人,对于前来围剿林封谨的这大量的敌人来说,仅仅只是百分之一都还不到的数量!只是恐惧源于未知,这种根本就说不出原因的失踪,很轻松的就将前来的所有人的战意和斗志击溃。

    当军队和法家中人溃散之后的一个时辰之后,韩子再次接到了一个噩耗。

    前往围剿敌人的天法使,地法使被敌人追上,拦住,已经陨落。

    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韩子立即宣布闭关,然后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到他,林封谨一行人继续徐徐前行,显得不紧不慢,可是——已经没有人敢挡在他们的前方。(未完待续。)

第1391章梦镇天出关    在骨海震动之后,不是谁都能像白骨岛主那样发现这背后的玄机,很多人都惊魂未定,大家都觉得这里面不妥,有不少人开始盘算着离开骨海。

    “梦镇天出关了。”就在很多人盘算着离开骨海的时候,大陆中就传出了一个消息,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不由心神一震。在很多人心目中,梦镇天依然像是魔魇一般的存在,只要有关于他的消息,很多人都会在意,甚至会被震慑心魂。

    “梦镇天会不会与李七夜对决呢?”听到梦镇天出关之后,让很多人精神一振,特别是魅灵一族,更是精神大振,双目发亮,不由为之兴奋。

    这也不能看魅灵,最近李七夜的凶焰太盛了,他不止是压制了海妖的风头,更是压制得他们魅灵都快喘不过气来,现在,他们当然希望他们魅灵之中有人站出来斩了李七夜。

    上天的宠儿,很多人都是这样评价魅灵的,对于魅灵来说,他们有着莫明的优越感,他们自认为比其他的种族更强大,现在,竟然被积弱的人族压得喘不过气了,这让魅灵一族在心里面不是滋味!

    “终究会有一战的,李七夜与梦镇天的一战,迟早会到来,不是今天,就是在未来。”有老一辈大人物感慨地说道。

    经历过的人都明白,只要有志于天命之争,这一天终究是要到来的,不管你是有多弱小,或者你有多强大。

    只要你一旦踏上了仙帝这一条道路,只怕最终的下场只有两个,要么成为通往仙帝道路上的一堆枯骨,要么成为仙帝。

    现在的局势大家都看得明白,梦镇天错代出世,他拥有着绝对的优势,既然他出世了,就没有想过要回去,他必会争天命争到底!

    而像李七夜这样的凶人。乃是凶焰滔天,他自从出现在天灵界之后。就没有怕过任何人,简直就是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像他这样的凶人,也不可能是中途退缩,也一样会走到最后。

    那么,对于李七夜和梦镇天他们两个人来说。最终的结局只有两个,要么李七夜死,要么梦镇天死!他们两个人之中只有一个人才会活到最后。

    “这一世,必是我们魅灵出仙帝!”有魅灵这样给自己魅灵一族打气,也是为梦镇天打气。

    事实上,连魅灵一族的老一辈心里面也渴望这一世梦镇天能成为仙帝,毕竟,他们魅灵已经很久没出过仙帝了,如果这一二个时代他们魅灵一族还没有再出现仙帝的话。他们这个“上天宠儿”的称呼似乎有点名不副其实!

    魅灵一族不少老一辈在心里面渴望着,这一世梦镇天能成为仙帝的话,这将会为他们魅灵一族证名!

    “镇天军团在寻找李七夜!”就在很多都猜测梦镇天与李七夜之间会不会有一战的时候。这块大陆中终于传出了消息。

    “要来了,鹿死谁手。终于要揭晓了。”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所有人都为之振奋,不少人都为之精神一振。

    经过骨海的变动之后,很多人都打算离开骨海的,但是,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很多人又忍不住留下来了。

    未来仙帝之间的一战呀,这让所有人都不忍心离开,如果错过了这样的一战。这将会成为很多人的一大遗憾!

    “这一世真的不一样呀,天命还没有出现。仙帝的人选就开始对决了,如果真的到了真正的天命之争的时候,那还了得,九界的天才都会将来一次大厮杀!”有人不由为之兴奋地说道。

    “梦镇天的军团终于找到了李七夜乘坐的骨船,李七夜不见了,只有无垢三宗的两位宗主!”就在很多人为之兴奋的时候,接着另一个消息很快传出来。

    “李七夜不会是怕了吧。”听到李七夜不见了,不少人面面相觑,甚至有魅灵一族为之冷笑地说道。

    就在很多人都好奇李七夜去了哪里的时候,大陆传出消息,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与梦镇天的军团打起来了。

    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立即有大批的赶过去,所有人都想看一看这一场风波将会是怎么样收场。

    当很多人赶过去的时候,柳如烟、卓剑诗已经与镇天军团打起来了,双方轰得天摇地晃,双双都不甘示弱。

    与此同时,在场不止有很多修士远远观望,在战场的另一个方位上停着一辆马车,一辆金凤拉着的马车。

    坐在赶车位置上的曾经是树族赫赫有名的赤火老祖,这样曾经是威慑天下的大神皇,今天坐在那里,只不过是一个马夫而己,恭恭敬敬。

    连大神皇都只不过是一位马夫,这样的待遇,让很多人都为之心寒,世间除了仙帝之外,只怕也唯有梦镇天这样的存在才有资格让一位大神皇拉马车了。

    马车停在那里,从始至终梦镇天都没有露脸,虽然没有人看到梦镇天,但是,所有人都可以肯定,坐在那里的绝对是梦镇天。

    因为马车之中散发出了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马车停在那里,就像是一座魔岳亘横在那里一样,让人无法跨越。

    虽然马车中的梦镇天没有露脸,但是,从马车之中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足够让人颤栗,似乎,坐在里面的人是九界的主宰,似乎,他就是一位仙帝,坐在那里之时,足可以号令天下,连神灵都要为之效力。

    “梦镇天呀。”看着马车,无数双目光充满了渴望,对于天灵界的修士来说,梦镇天的名字就是如雷灌耳,但是,真正见过梦镇天真容的人那是寥寥无几。

    上一代的强者,或者还有人见过梦镇天,但是,梦镇天已经足足有一个时代没有出现了,他们都不知道梦镇天变得什么模样了。

    至于年轻一辈,更是渴望,更是想看一看这位号称是魅灵第一人的无敌天才是长得什么模样的。

    但是,马车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从始至终梦镇天都没有露脸。

    “轰”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卓剑诗和柳如烟两个人与镇天军团的战争进入了白热化,随着一场巨响,天地宛如爆开了一样,一具具尸体飞了出来。

    在这瞬间,柳如烟和卓剑诗如出海的蛟龙,把镇天军团的战阵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她们瞬间杀了出来,杀得马仰人翻!

    眨眼之间,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都杀了出来,她们两个人气势如虹,一个用是手执着魔体仙炉,一个是手执帝剑,她们两个人乃是血气冲天,此时此刻,她们师姐妹两个人乃是齐力同心!

    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横扫在骨船之前,依然是冷傲凌人,无惧于任何人,那怕是梦镇天在场,她们一样无惧!

    “镇天军团,还是派出最精锐的队伍来吧,这点队伍想留住我们,只怕还有点困难。”站在骨船之前,柳如烟无所惧,娇笑一声说道。

    见到柳如烟和卓剑诗师姐妹两个人在这个时候依然如此的骄横,这让不少人为之面面相觑。

    “两位姑娘误会了。”就在这个时候,马车之中响起了梦镇天的声音,梦镇天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响亮,但是却让任何人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他每一句话很一个字都十分有节奏,隽永的节奏听起来十分的玄妙。

    “我并非与两位姑娘过不去,我今天来此,是见一见李道友。”梦镇天的话从马车中传来。

    梦镇天的话很好听,那种节奏感让人听得特别的舒服。

    听到梦镇天的话,让不少人面面相觑,更是很多人心里面佩服,有人喃喃地说道:“未来的仙帝就是不一样,谈吐都是我辈之人所能相比。”

    大家都知道,梦镇天乃是当今最强者,拥有这样的实力,梦镇天竟然没有咄咄逼人,这给了很多人十分好的印象。

    “很抱歉,我们公子爷不见客,还是请回吧。”柳如烟娇笑一声,那怕是面对梦镇天,依然能谈笑风声。

    “一个人族,有什么值得如此留恋的!”看到柳如烟和卓剑诗守在骨船之前,有魅灵忍不住低声地嘀咕地说道。

    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是无垢三宗的宗主,而无垢三宗作为魅灵一族的巨无霸,在很多人看来,无垢三宗这样的传承,应该支持梦镇天才对,毕竟,他们都是魅灵一族,但是,现在柳如烟和卓剑诗却都偏偏支持李七夜这个人族。

    这让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无垢三宗偏偏看好一个人族,而不是梦镇天!

    “李道友不在,我也可以等,两位姑娘若是不介意的话,我上船一坐如何?”马车中的梦镇天一直没有露脸,但是,他说话十分的客气!

    “不行!”这一次开口拒绝的不是柳如烟,而是卓剑诗,她缓缓地说道:“梦前辈乃是当世无双之人,我师姐妹只是小辈而己,今日我师姐妹有责任在身,不能让前辈登上此船,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仙女就在骨船之中,柳如烟和卓剑诗当然不会让梦镇天上船了。当然,柳如烟和卓剑诗不担心仙女的安忧,在她们看来,仙女的强大不是梦镇天所能抗衡的。

    柳如烟和卓剑诗担心的是,如果梦镇天登上,惹到了仙女,一旦仙女发狂暴走,那就真的麻烦大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