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女孩的胸,g537,第1391章梦镇天出关

已有 27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在骨海震动之后,不是谁都能像白骨岛主那样发现这背后的玄机,很多人都惊魂未定,大家都觉得这里面不妥,有不少人开始盘算着离开骨海。

    “梦镇天出关了。”就在很多人盘算着离开骨海的时候,大陆中就传出了一个消息,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不由心神一震。在很多人心目中,梦镇天依然像是魔魇一般的存在,只要有关于他的消息,很多人都会在意,甚至会被震慑心魂。

    “梦镇天会不会与李七夜对决呢?”听到梦镇天出关之后,让很多人精神一振,特别是魅灵一族,更是精神大振,双目发亮,不由为之兴奋。

    这也不能看魅灵,最近李七夜的凶焰太盛了,他不止是压制了海妖的风头,更是压制得他们魅灵都快喘不过气来,现在,他们当然希望他们魅灵之中有人站出来斩了李七夜。

    上天的宠儿,很多人都是这样评价魅灵的,对于魅灵来说,他们有着莫明的优越感,他们自认为比其他的种族更强大,现在,竟然被积弱的人族压得喘不过气了,这让魅灵一族在心里面不是滋味!

    “终究会有一战的,李七夜与梦镇天的一战,迟早会到来,不是今天,就是在未来。”有老一辈大人物感慨地说道。

    经历过的人都明白,只要有志于天命之争,这一天终究是要到来的,不管你是有多弱小,或者你有多强大。

    只要你一旦踏上了仙帝这一条道路,只怕最终的下场只有两个,要么成为通往仙帝道路上的一堆枯骨,要么成为仙帝。

    现在的局势大家都看得明白,梦镇天错代出世,他拥有着绝对的优势,既然他出世了,就没有想过要回去,他必会争天命争到底!

    而像李七夜这样的凶人。乃是凶焰滔天,他自从出现在天灵界之后。就没有怕过任何人,简直就是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像他这样的凶人,也不可能是中途退缩,也一样会走到最后。

    那么,对于李七夜和梦镇天他们两个人来说。最终的结局只有两个,要么李七夜死,要么梦镇天死!他们两个人之中只有一个人才会活到最后。

    “这一世,必是我们魅灵出仙帝!”有魅灵这样给自己魅灵一族打气,也是为梦镇天打气。

    事实上,连魅灵一族的老一辈心里面也渴望这一世梦镇天能成为仙帝,毕竟,他们魅灵已经很久没出过仙帝了,如果这一二个时代他们魅灵一族还没有再出现仙帝的话。他们这个“上天宠儿”的称呼似乎有点名不副其实!

    魅灵一族不少老一辈在心里面渴望着,这一世梦镇天能成为仙帝的话,这将会为他们魅灵一族证名!

    “镇天军团在寻找李七夜!”就在很多都猜测梦镇天与李七夜之间会不会有一战的时候。这块大陆中终于传出了消息。

    “要来了,鹿死谁手。终于要揭晓了。”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所有人都为之振奋,不少人都为之精神一振。

    经过骨海的变动之后,很多人都打算离开骨海的,但是,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很多人又忍不住留下来了。

    未来仙帝之间的一战呀,这让所有人都不忍心离开,如果错过了这样的一战。这将会成为很多人的一大遗憾!

    “这一世真的不一样呀,天命还没有出现。仙帝的人选就开始对决了,如果真的到了真正的天命之争的时候,那还了得,九界的天才都会将来一次大厮杀!”有人不由为之兴奋地说道。

    “梦镇天的军团终于找到了李七夜乘坐的骨船,李七夜不见了,只有无垢三宗的两位宗主!”就在很多人为之兴奋的时候,接着另一个消息很快传出来。

    “李七夜不会是怕了吧。”听到李七夜不见了,不少人面面相觑,甚至有魅灵一族为之冷笑地说道。

    就在很多人都好奇李七夜去了哪里的时候,大陆传出消息,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与梦镇天的军团打起来了。

    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立即有大批的赶过去,所有人都想看一看这一场风波将会是怎么样收场。

    当很多人赶过去的时候,柳如烟、卓剑诗已经与镇天军团打起来了,双方轰得天摇地晃,双双都不甘示弱。

    与此同时,在场不止有很多修士远远观望,在战场的另一个方位上停着一辆马车,一辆金凤拉着的马车。

    坐在赶车位置上的曾经是树族赫赫有名的赤火老祖,这样曾经是威慑天下的大神皇,今天坐在那里,只不过是一个马夫而己,恭恭敬敬。

    连大神皇都只不过是一位马夫,这样的待遇,让很多人都为之心寒,世间除了仙帝之外,只怕也唯有梦镇天这样的存在才有资格让一位大神皇拉马车了。

    马车停在那里,从始至终梦镇天都没有露脸,虽然没有人看到梦镇天,但是,所有人都可以肯定,坐在那里的绝对是梦镇天。

    因为马车之中散发出了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马车停在那里,就像是一座魔岳亘横在那里一样,让人无法跨越。

    虽然马车中的梦镇天没有露脸,但是,从马车之中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足够让人颤栗,似乎,坐在里面的人是九界的主宰,似乎,他就是一位仙帝,坐在那里之时,足可以号令天下,连神灵都要为之效力。

    “梦镇天呀。”看着马车,无数双目光充满了渴望,对于天灵界的修士来说,梦镇天的名字就是如雷灌耳,但是,真正见过梦镇天真容的人那是寥寥无几。

    上一代的强者,或者还有人见过梦镇天,但是,梦镇天已经足足有一个时代没有出现了,他们都不知道梦镇天变得什么模样了。

    至于年轻一辈,更是渴望,更是想看一看这位号称是魅灵第一人的无敌天才是长得什么模样的。

    但是,马车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从始至终梦镇天都没有露脸。

    “轰”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卓剑诗和柳如烟两个人与镇天军团的战争进入了白热化,随着一场巨响,天地宛如爆开了一样,一具具尸体飞了出来。

    在这瞬间,柳如烟和卓剑诗如出海的蛟龙,把镇天军团的战阵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她们瞬间杀了出来,杀得马仰人翻!

    眨眼之间,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都杀了出来,她们两个人气势如虹,一个用是手执着魔体仙炉,一个是手执帝剑,她们两个人乃是血气冲天,此时此刻,她们师姐妹两个人乃是齐力同心!

    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横扫在骨船之前,依然是冷傲凌人,无惧于任何人,那怕是梦镇天在场,她们一样无惧!

    “镇天军团,还是派出最精锐的队伍来吧,这点队伍想留住我们,只怕还有点困难。”站在骨船之前,柳如烟无所惧,娇笑一声说道。

    见到柳如烟和卓剑诗师姐妹两个人在这个时候依然如此的骄横,这让不少人为之面面相觑。

    “两位姑娘误会了。”就在这个时候,马车之中响起了梦镇天的声音,梦镇天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响亮,但是却让任何人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他每一句话很一个字都十分有节奏,隽永的节奏听起来十分的玄妙。

    “我并非与两位姑娘过不去,我今天来此,是见一见李道友。”梦镇天的话从马车中传来。

    梦镇天的话很好听,那种节奏感让人听得特别的舒服。

    听到梦镇天的话,让不少人面面相觑,更是很多人心里面佩服,有人喃喃地说道:“未来的仙帝就是不一样,谈吐都是我辈之人所能相比。”

    大家都知道,梦镇天乃是当今最强者,拥有这样的实力,梦镇天竟然没有咄咄逼人,这给了很多人十分好的印象。

    “很抱歉,我们公子爷不见客,还是请回吧。”柳如烟娇笑一声,那怕是面对梦镇天,依然能谈笑风声。

    “一个人族,有什么值得如此留恋的!”看到柳如烟和卓剑诗守在骨船之前,有魅灵忍不住低声地嘀咕地说道。

    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是无垢三宗的宗主,而无垢三宗作为魅灵一族的巨无霸,在很多人看来,无垢三宗这样的传承,应该支持梦镇天才对,毕竟,他们都是魅灵一族,但是,现在柳如烟和卓剑诗却都偏偏支持李七夜这个人族。

    这让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无垢三宗偏偏看好一个人族,而不是梦镇天!

    “李道友不在,我也可以等,两位姑娘若是不介意的话,我上船一坐如何?”马车中的梦镇天一直没有露脸,但是,他说话十分的客气!

    “不行!”这一次开口拒绝的不是柳如烟,而是卓剑诗,她缓缓地说道:“梦前辈乃是当世无双之人,我师姐妹只是小辈而己,今日我师姐妹有责任在身,不能让前辈登上此船,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仙女就在骨船之中,柳如烟和卓剑诗当然不会让梦镇天上船了。当然,柳如烟和卓剑诗不担心仙女的安忧,在她们看来,仙女的强大不是梦镇天所能抗衡的。

    柳如烟和卓剑诗担心的是,如果梦镇天登上,惹到了仙女,一旦仙女发狂暴走,那就真的麻烦大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一章 除恶务尽    阴阳卫发觉了不对劲以后,立即便是有人振臂厉呼道:

    “擒贼先擒王!”

    看起来他们也是已经意识到,解决问题的关键并不是在面前的这五头怪物身上,而是要直接闯过这五头怪物的拦截,对付此时依然安坐在了路边摊上的这几个人。

    然而这时候,也是多亏之前的法家弟子前仆后继的冲上去送人头,这几头阳鬼已经是成长到了可怕的地步,此时比起真正出现的阳鬼还更加强大,因为它们已经是彻底的在人世间具现化了。

    阴阳卫一声高呼,法家弟子立即也是潮水也似的涌了上去,然而这时候,大巫凶也是屈起来了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了敲,神情可以说是格外的淡定。

    果然,随着大巫凶的敲击,立即就见到本来貌似行动迟缓,身上还插满了各种武器的几头阳鬼,动作立即就变得格外的敏捷了起来!

    那种在人群当中奔行,穿插的速度,看起来既仿佛是奔跑起来的凶残大猩猩,又像是饿了一个冬天,双眼都在发绿光的贪婪野狼,很显然之前的狼狈模样乃是装出来的!

    此时的局面,隐然已经令这些阴阳卫已经是生出了极其不祥的预感。

    起初在前来的时候,他们可以说是觉得稳操胜券,认为对方既然被咬住,那么就是砧板上的肉,完全逃也逃不掉了,因为此时他们运用的这种人海战术同时加上外围合力牵制的打法,已经是在西戎国内屡试不爽,斩杀了不少元昊的余党,这其中甚至都要包括西王母一系的强大巫凶巴斯卡,要知道,此人的实力,一直都是被公认的仅次于元昊啊,却一样只能在这样的战术下饮恨身亡!

    可是在这时候,这些阴阳卫的感觉,就像是明明在大路上大步行走,却是忽然一脚踏空发现旁边就是悬崖一样!!

    所以阴阳卫的人已经是很干脆的冲了上去,此时的这局面,已经可以说是恶化到了他们不能忽视的地步!这阴阳卫在行走的时候本来就显得鬼气森森,不带任何一丝人间气息,此时全力出击,呈现出分进合击之态,那简直就仿佛像是许多只断线风筝在人间诡异飘飞似的。

    只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若论诡异路子的话,那么面前的这位大巫凶,足足在巫鬼之道上走了八百多年,这才是其中的大行家啊,阴阳卫一动手,五头阳鬼在大巫凶的操控下,立即就同时往回缩了一缩。

    这一缩并不是逃避,更不会令人觉得仿佛是畏缩之类的,而像是一个人要打出势沉力猛的全力一击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个曲肘收拳的动作。

    回缩,是为了下一击更加凶猛。

    紧接着五鬼就同时扑出,所过之处更是留下了黑烟弥漫的轨迹,仿佛是墨汁在水中氤氲翻腾,渐渐淡去一般,无论来袭的阴阳卫身法如何诡异,行事如何隐秘,但这时候看起来,竟仿佛是迎头直撞了上去似的。

    这时候阴阳卫这群人就显示出来了他们与普通法家弟子的不同来,手中握持的日轮斩挥舞起来霍霍有声,上面还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看起来就是先声夺人,尤其武器上面带着火焰这种事情,又可以说恰好是所有阴魂鬼物的克星,正是针锋相对。

    然而阳鬼名字当中为什么有一个不走寻常路的“阳”字?鬼物之属,本来就是阴幽之类的东西,凭什么当得起这个阳字?

    阴阳卫的这帮人很快就知道了其中的原因,只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有些大。

    至少有三名阴阳卫的日轮斩霍然挥出,斩中了面前的阳鬼,这一斩之下,有一头阳鬼的脑袋直接飞了起来,又有一头阳鬼的手爪被惨然斩落,还有一头阳鬼甚至被齐腰斩断

    这样一击的威势落在了人的眼里面,当然是大获全胜了,甚至令周围士气已经是沮丧的法家弟子都已经是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只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却是令他们的欢呼声一下子被拦腰掐断!

    脑袋被斩飞的阳鬼,并没有倒地抽搐鲜血狂喷然后大爆一地,无头的身躯陡然一弹,竟有一种下山虎蹲踞之后陡然扑出的恐怖爆起感觉,一把就抱住了那个斩掉自己头的阴阳卫!

    非但如此,被斩飞的阳鬼头颅在空中咕噜噜的旋转了七八圈,忽然双眼一睁,怪叫了一声,凌空飘飞了出去,张开了森森白牙,狠狠一口就咬在了旁边的一名法家弟子咽喉上!!

    其余的三头貌似“受伤”的阳鬼,也都是同时发难,那看起来似乎放在人身上相当致命的伤势,于他们来说却仿佛是助攻一般!之前怎么说也只有五头阳鬼在人群当中肆掠,可是当其中有三头被“一刀两断”之后,非但没有失去战斗力,反而被斩断的肢体和本体一样充满了威慑力,却是更加灵活,令人全然的防不胜防!无形当中竟是仿佛变成了八头阳鬼一般。

    在被阳鬼缠上了之后,阴阳卫与普通法家弟子之间的不同还是表现了出来,普通的法家弟子遭遇到了冤魂上身之后,几乎是在一个呼吸之间就死掉了,而阴阳卫当中哪怕是实力最弱的,也是坚持了五个呼吸之后才僵硬死去。

    然而这样的区别只能说于大局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第一个阴阳卫僵硬死去的时候,对普通的法家弟子士气的重创可以说都是毁灭性的,立即就有人呆了一呆,然后哇的惨叫了一声,撒丫子就跑,这种逃走乃是若多米诺骨牌崩塌那样产生连锁反应的,唯一能够有效制止的办法,就是后面的督战队拿着大刀片子杀得那个人头滚滚落地。

    然而此时并没有督战队。

    所以法家的攻势,在这一瞬间可以说就只能用崩盘来形容,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法家毕竟不是正规军,气势汹汹冲来,最后死几个人以后就哭爹喊娘屁滚尿流逃走的事情可以说并不罕见。

    只是转眼之间,前冲过来的七八名阴阳卫便已经有一半化成了僵硬冰冷的尸体,剩余下来的几个人则是左支右绌,满头大汗,喘息声清晰可闻,看起来崩溃也就只是在顷刻之间。

    林封谨这时候忽然道:

    “除恶务尽。”

    听了林封谨这四个似乎不着边际,没有头脑的字,大巫凶看起来却是相当明白的样子,嘴角略微动了动,从自己的头上轻轻一拔,便是扯下来了三根头发,一白一灰一黑,然后不知道怎的,便是见到了这三根头发燃了起来。

    头发燃烧的速度当然是极快的,甚至若不仔细看的话,连烧起来的那一缕青烟都无法捕捉到,只是大巫凶便是信口一吹,这三根头发燃烧时候发出来的那一股青烟便并没有飘散,而是在空中仿佛是一条蛇那样的扭曲着,然后迅速蜿蜒飞射了出去。

    这股青烟若有若无,却是在空中拖得极长,瞬间就缠扰上了剩余下来的几名阴阳卫的手腕脚腕,立即就令他们行动迟缓了下来,几乎能用龟速来形容了,最后那青烟越缩越近,将他们绑在了原地,就仿佛是待杀的猪羊那样,脸上表情痛苦无比,却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半点!

    而五鬼此时也并没有对他们下毒手,而是摇身一变,化成了一缕黑烟钻入到了地下,将自身隐匿了起来。

    大巫凶之前施展出来的神通,却是来自于烛九阴一脉传承下来的,烛九阴虽然是以操控时间之力成名,但绝不是只会时间之力而已,它的元神就是一头独目赤鳞巨蛇,更是十大祖巫,留下来的传承不要说这些阴阳卫,就连韩子也未必破得了。

    法家中人潮水一般退却了之后,林封谨等人依然呆在了这里,若之前那样旁若无人的饮茶,喝水,谈笑自若,倘若不是旁边瘫倒了几个滚来滚去的阴阳卫中人,还真的仿佛是旅途当中走累了在小憩的商人了。

    不过,这条官道的前后两端显然已经是被法家中人强行阻断,因此林封谨他们逗留在这里,竟是连一个路过的人都没有,至于这摊子的老板早就吓得魂不附体,屁滚尿流,飞也似的逃走了。

    大概等待了一个时辰左右,便远远的见到来了一群人,这群人看起来竟是簇拥着一辆在半空当中悬浮飘飞的轿子而来的,这轿子十分庞大,看起来几乎和一个大型的房屋类似,上面却是被漆成了鲜红色,一如刚刚从身体里面流淌出来的鲜血染红而成,看起来就是分外的刺眼,令人看了以后就想要将目光挪移开去。

    可是这轿子上面的鲜红色却仿佛是有一种奇特的魔力一样,只要看上了一眼,就有一种奇特的诱惑,令人根本就挪不开眼睛。而这轿子上面还有一个巨大的符号,初看起来仿佛是一颗庞大的獠牙,仔细再看起来就若是一只淌血的爪子。

    簇拥着这只轿子而来的,正是二三十名阴阳卫,都是脚不沾地而行,这一次前来的法家中人虽然比之前来袭的少了十倍,但其战力提升之巨,却恐怕也是直接飙升十倍!

    看着那一顶庞大的鲜红色诡异轿子,大巫凶微微眯缝起来了眼睛,根据之前吴作城的细作得到的消息,法家此时已经全面被韩子掌管接手,在韩子之下的,便是他设置的三法使,天法使,地法使,人法使。

    这三个人平时便是代替他巡游教中,大小事务都有执法干预权,实力可以说是深不可测,在韩子整顿法家的时候,三律首之一就曾经发起了叛乱,结果被地法使一个人出手便将其扫平了。

    这其中,天法使乘坐的便是白色的巨轿,地法使乘坐的乃是黑色的巨轿,而人法使则是乘坐的红色的巨轿,据说这轿子乃是韩子赏赐给他们的强大法器,攻防一体,威力庞大,非但如此,在平日里更是可以当成淬炼自己身体的法器,无时不刻的进行修炼。

    林封谨之前所说的除恶务尽,便是要留下几名阴阳卫的活口,用意自然是围城打援,等待敌人的援军来救助,没想到却是钓了这么一条大鱼上来。

    这人法使一现身之后,便是根本二话不说,旁边的几十名阴阳卫同时结出来了一个月牙形状的奇阵,然后半跪在地,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几十名阴阳卫身上立即就与人法使的血色巨轿建立起来了某种神秘而诡异的联系,仿佛在瞬间他们就变成了一体的。

    紧接着,那血色巨轿便是凌空飞起,仿佛泰山压顶也似的落了下来,这巨轿本来就是极大,这一飞下来,可以说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镇压,那种气势就是要将下方的一切都彻底化为齑粉。

    大巫凶见了以后,微微叹息,猛然就见到了之前隐匿在地下的五头阳鬼凶猛无比的弹跳了起来,同时扑向了这血色巨轿!这阳鬼此时已经是化为了夜叉野兽一般的形状,至少也是有牛马一般的大小,双眼赤红,面容狰狞,五头阳鬼一齐扑出的时候,更是让人觉得疯狂凶狠,若天狗食月那样,连天地也不放在眼里面!

    面对大巫凶的反扑,血色巨轿的底部忽然就开启了,露出了一个深邃庞大的黑洞,仿佛还闪耀着若岩浆那样慑人心魄的红光似的,空中却是还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和刺鼻的血腥味道。

    这个黑洞一出现,立即就至少有六名阴阳卫同时瘫软了下去,他们瘫软的时候分明是死掉了,而死法则是格外的诡异,就仿佛整个人都是充气的皮球做成的,在瞬间气体就被放光了,立即就干瘪了下去,只剩余下来了外袍,这种情况,显然是浑身上下的精血都被彻底的抽干!

    不过,他们的牺牲也是有价值的,这轿底的巨大黑洞一打开之后,五头凶猛无比的阳鬼顿时就改变了扑出的方向,似乎当中散发出来的那血腥气息有着莫大的诱惑!

    ***

    一直都在找拜魔教圣女火奴亚亚的配图,今天终于找到了。

    漂亮妞很多,不过这妞的气质很特别,我理解的是清纯和放荡要共存一体,所以说总是觉得可遇不可求,今天恰好有人发图,一看就觉得能和我心目当中的火奴亚亚吻合八成。

    大家可以去我的公众号看看今天更新的配图,地球版火奴亚亚。

    搜索公众号卷土就可以了,还顺带推荐了不辣的川菜美味之首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