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巫凶这半碗残汤被泼到了地下以后,下方立即就升腾起来了五道黑气,略一旋转,便是形成了五道旋风,风中却是传来了十分瘆人的响动,仔细一听,仿佛是在狠狠磨着牙齿的声音,还有饥饿的吞咽声混合在了一起。

    然后这五道旋风便是在瞬间卷了出去!!

    飞向林封谨一干人等的利箭,似乎在瞬间就遭遇到了巨大的吸力一样,立时就改变方向,同时朝着一个地方被吸引了过去,再也没有先前仿佛是万箭齐发的威势,同时那五道旋风所过之处,只要是接触到的人,立即双眼都仿佛像是死鱼眼珠子那样的狠狠凸了出来,然后不约而同的死死掐住了自身的脖子,仿佛一条离开了水的鱼儿那样,剧烈的痉挛抽搐着,旋即气绝!

    这时候就连林封谨,也是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因为他从大巫凶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当中,隐然已经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种感觉已经过了许久许久,但此时一涌上心头,居然出现的第一印象都是觉得恐惧!

    当年林封谨顺着六趾组织留下来的线索顺藤摸瓜,拿到了一个奇特的口令,叫做指尖沙。

    这个奇特口令的用处,却是用来开启一只血魂钢打造的秘术之盒的,这秘术之盒乃是取三分铜,七分铁混合,在寅年寅月寅时打造,打造的时候,会将囚犯押解过来,割开喉咙以热血浇筑其上,坚固异常,一旦强行损毁,便会产生极其恐怖的震荡效应,将阴阳的分界线打开,引来恐怖无比的厉鬼将周围的人吞噬。

    当时这个秘术之盒当中所盛的,便是腾蛇泽龙舆的地图,林封谨采取正常的途径将之开启,便是无惊无险的将地图拿了出来,空的秘术之盒则是带在了自己的身边当成了秘密武器使用。

    结果当时林封谨刚刚拿到了和羞走,然后被阴无极和大隐君追杀的时候,便施展出来了这张底牌,强行的将秘术之盒弄得破碎掉,最后释放出来了里面变态厉鬼!

    阳鬼!

    这种厉鬼甚至可以在日光下出没,要消灭它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拿人命去填!!等到阳鬼贪婪的吞噬掠夺了足够的人命,将自身携带着的怨气宣泄完毕之后,这才会蜕变成普通的饿鬼,才能被消灭!

    林封谨也亲眼见到过这可怕鬼物的威力,知道这玩意儿和传说当中的相比起来也真的是名不虚传,一干人对当时出现的那一头阳鬼束手无策的模样,也是看在了眼中,记在了心里,将阳鬼这样的东西也列入到了极度危险的名单里面。

    而此时大巫凶召唤出来的这五道带着诡异厉啸的旋风,初看起来仿佛是修炼“五鬼搬运术”当中特地炼制的五鬼一样,可是在这五道旋风一接触生人,开始摄魂夺魄的时候,散发出来的凶厉气息,竟是令林封谨生出来了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那一年自己亲手释放出来的强大恶鬼,又再次重现于人间!

    这五道旋风所过之处,所接触到的人可以说简直像是被割草一样,纷纷栽倒在地便是命丧黄泉,而随着它们杀死的人越多,其形态也开始从旋风转换成了黑色雾气组合成的人体形状,发出来的声音也是格外的清晰,当然也是更加的瘆人得毛骨悚然!

    虽然这时候还是下午两三点,太阳也是照耀下来了,可是却能见到,这五头鬼物分明在太阳下不受到任何的影响,反而还在汲取着人的精气迅速壮大,之前只是五道模糊的旋风,此时已经是隐然有了人型,还在用看着食物的**眼神窥描着这些人的血肉!

    “原来是这样”林封谨此时的眼光也是今非昔比了,一眼就看了出来此时大巫凶这一招的原理。

    阳鬼这种连天地之威都能够抗拒的凶物,确实是很难很难被控制的,就算是有例外,比如说操控阳鬼的人,乃是阳鬼本人的嫡亲(父母,子女)之类的,双方之间有着极深厚的情感,还有血统上面的微妙联系。然而这也只是个别例子而已,很难用来作为可以推行的神通来量产。

    事实上,大巫凶此时施展出来的鬼道神通,说破了也并不难,就和驭兽时候所用的法子是一个道理。昆仑有一种鹰叫做玉爪神,被当地的人当成是神灵来崇拜,叫做山神的儿子,十分凶猛,可以生裂虎豹。

    这样的猛禽,更是骄傲异常,性格古怪,是绝对不可能屈服于人的,成年的玉爪神一旦被抓住了以后,要么逃脱,要么绝食而死,几乎是束手无策。

    但这样的猛禽,也是被人找出来了驯养之法,其实也无非很简单,那就是抓了刚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玉爪神幼崽来训练而已,孩子的可塑性很强大家都知道,同样的道理自然是可以套用到了禽兽身上。

    不过,这同样的道理,也是被大巫凶套用到了鬼道当中。

    他最初召唤出来的这五头阳鬼,也根本是有些名不副实而已,也就是凶狠一些的厉鬼而已,只是被大巫凶加持上了十分强悍的黑暗之力,所以显得先声夺人,但刚不可久,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大巫凶加持上去的黑暗之力也会很快消散。

    只是,当这厉鬼一旦杀了人,沾染上了血气怨念,实力就会像是滚雪球那样的疯狂攀升上去,大巫凶加持上去的黑暗之力就算是消散了之后,那已经是不影响任何的大局了。

    最可怕的是,当大巫凶驯养出来的这五鬼屠戮了足够多的人之后,其实力甚至可能达到比阳鬼还要恐怖的地步!那时候甚至就连大巫凶本人也根本无法将其掌控,只能任其发泄完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上的疯狂戾气慢慢消散,实力慢慢降低,才能重新收回去。

    因此,这五鬼实际上并不适用于高手对战,因为它们在这样的对战当中很难获得以战养战的机会成长起来,相反,像此时法家一干人试图用人海战术来淹没林封谨等人的时候,便是这五鬼最适合出手的战场!!

    ***

    只是顷刻之间,就能见到冲锋在前方的法家弟子翻倒大片,几乎全部都是浑身僵硬,表情惊恐而死,摸一摸的话,就仿佛是在雪地里面因为饥寒交迫被冻死的人,甚至浑身上下都是皮包骨头。

    不过这时候,阴阳卫也是及时的做出了反应,以三人为一组,同时结出了一个个奇特的法印,然后从手里面放射出来了奇特的黑色符文,照射在了已经是越来凶横猖獗的五鬼身上。

    五鬼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杀人的高效率,只要被其身上任何一个部位沾上就几乎必死。并且其实质还是属于那种虚幻若气态一般的东西,刀枪箭簇所过之处,就像是掠过了空气似的,根本就无法阻挡。

    这些法家弟子类似于被洗脑了的狂信徒之类的,属于不怕流血牺牲的这种,但是再怎么狂热的人,也要觉得自己的牺牲有价值才行,不能白白去送死。就像哪怕是带着决死之志的骑兵冲锋,也肯定是对着军营里面奔驰,而不是对准了城墙上面去撞

    所以他们才在遇到了这五头阳鬼的时候如此狼狈,不过在阴阳卫这群人给阳鬼身上添加上了那一道一道的奇特黑色符文以后,阳鬼的动作明显就变慢了,同时很快的,一名法家弟子就兴奋的狂叫了起来:

    “我捅到它了!我伤到它了!”

    原来这名法家弟子先前便是握持着长枪顺手一刺,忽然就发觉自己的这一枪居然洞穿了前方那头怪物,并且刺过去以后,手上确实也是传来了粘稠迟滞的感觉,有着真切的“刺中了”的体会。

    虽然此时这名法家弟子旋即就被那头阳鬼伸手一抓,捏住了脑袋抽搐而死,但是所有人都是看得清楚明白的,那头被黑色符文染过的怪物,身上赫然已经插上了一根颤颤巍巍的长枪,并且看其模样也是颇为痛苦的。

    于是,法家一干弟子便是前仆后继,纷纷奋勇上前,要猎杀这样的强敌,为门中殉身。而这时候,山岗外又来了大群人,由五名阴阳卫带领前来,有了这帮新加入的生力军,法家中人的士气更是高亢振奋,纷纷涌上前去,勇猛无比。

    然而只是过了盏茶功夫,一干人也都是觉察起来不大对劲了起来,因为面前的这五头怪物虽然被刀砍枪刺,看起来仿佛是弄得遍体鳞伤的,但是围攻它们的人同样也是死伤狼藉啊,这些怪物的反击也同样十分犀利的。

    更可怕的是,最初的时候,这五头怪物看起来只是五团旋风形态,也就是半尺来高,和人类看起来都是完全不搭,但此时已经赫然膨胀到了一丈余高,形态更是若狮若人,利爪獠牙宛然,背后还有双翅生出,凶残狰狞,看起来惟妙惟肖,几乎是要择人而噬!

    自己这群人的攻击貌似有效,可是残酷的现实是,对方竟仿佛是越打越强,虽然貌似遍体鳞伤,生出来的庞大威压,却是呼之欲出,令人几乎都要颤栗不堪。

第1389章三叉戟    三叉戟!如此此时有海妖看到李七夜手中这件兵器的时候,那绝对会魂飞魄散。

    三叉戟,没错,李七夜手中的这件兵器就是三叉戟,海妖的无上神器,海妖的精神腾图。

    对于海妖来说,有了三叉戟,他们整个海妖才有了企盼,他们海妖才有了生存!他们才有了寄托,如果没有了三叉戟,后果不堪设想。

    三叉戟,古朴大方,沉浮着一个个古老无比的符文。眼前这把三叉戟,就是海妖历代的海神所持的三叉戟。

    洞庭湖的那件仿品与眼前这把三叉戟比起来,总是给人少了一点的什么感觉。

    仿品终究是仿品,再算是再像,再逼真,那都是无法与真品相比!眼前这把三叉戟,不止是海神的凭证,还是海神的依仗,有了它,海神才有资格与仙帝分庭抗礼,有了它,海神才有资格与仙帝并驾齐驱。

    如果没有三叉戟,海神就算再强大,也只不过是横击仙帝的存在,想与仙帝分庭抗礼、并驾齐驱,只怕是很难很难!

    “三叉戟呀,多么古老的兵器了。”李七夜轻轻地拂了拂手中的三叉戟,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如果我现在就带走三叉戟,从此之后,它就归属于我了,从此之后,龙妖海再也没有海神!”

    李七夜的话让天地一片寂静,似乎,世间的一切,都静到了极点了。

    如果海妖听到这样的话,只怕会魂飞魄散。如果天灵界的海妖知道这个消息,会怎么样去想?只怕从此之后整个龙妖海都陷入了绝望!

    对于海妖来说,没有了三叉戟,没有了海神,他们无法想象,他们不敢去想象!

    “我还真有点失望。”李七夜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会捅破天,我还以为会被碾压,现在看来,我得到这三叉戟。实在是有点容易了。”

    没有人回答李七夜的话,天地间一片寂静。似乎,这片天地除了李七夜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生灵了。

    “我明白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该来的,要来了,大灾难的时代要来了,所以该养精蓄锐的时候了。真有意思,骨海。神树岭,大漩涡,终于要来了!最终谁能笑到最后呢!”

    李七夜自言自语,依然没有任何人、任何声音回答李七夜,只有李七夜一个人在那里说话。

    “看来,最终时刻不到来之时,大家都能按捺得住,有意思,不过嘛。我也准备了一点小礼物,留下了一点惊喜。”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这个人一直以来不喜欢天灵界,至于魅灵也好。树族也罢,至于海妖,那就让它们去死吧!”

    “换作在以前的时代,真心话,我乐意看到海妖去死,不过,至于魅灵的死活,关我什么屁事!”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嘛,现在时代不一样了。我考虑一下,我准备站在魅灵这一边!我给魅灵一族准备了一份厚礼!我打算押宝于魅灵!”

    依然没有人回答李七夜的话。天地依然一片静寂,依然只有李七夜自言自语。

    “唉,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现在不想谈太遥远的事情,刚才只不过是人老了,免不了多一点唠叨。”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嘛,我这个人有点怪,那么容易得到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三叉戟,我可以不要!”

    说着,李七夜随手就把三叉戟插在地上,他十分的随意,就好像是扔垃圾一样,不值得一提!

    如果有人看到这样的一幕,绝对不敢相信,这可是三叉戟,真正的三叉戟,不是什么仿品!

    不论是谁都明白三叉戟的意义,拥有了三叉戟,那简直就无敌,那就是意味着拥有了一切!

    “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三叉戟而来。”李七夜没有再多看一眼三叉戟,甚至对于他来说,三叉戟可有可无。

    “我今天来,只是拿三叉戟来换一件东西!”李七夜平静地说道:“一件遥远时代就遗失的东西!这件东西就遗失在这里!而这样的一件东西,遗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今天,我就是以三叉戟换这件东西!”

    李七夜的话没有任何人回答他,依然是李七夜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我今天来,不管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都必须要让那件东西离开!”李七夜神态变得凝重起来,变得冷漠起来,说道:“如果同意,大家好聚好散,我把三叉戟留在这里,它永远属于这里,永远属于海妖!如果不同意,我不止是要让那件东西离开,而且,我还将会带走三叉戟!掀翻这片天地!”

    天地一片寂静,依然没有人回答李七夜。

    “我的耐心有限,最好早点决定。”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当然,如果有什么东西觉得可以把我灭掉,或者把我留在这里,我还真欢迎可以尝试一下。我倒想看一看世间的挑战是有多么的困难。就好像当年在贼老天那里一样,折腾得我够呛的。好久没有尝过这种失败的滋味了,今天,我也可以尝试尝试的!”

    “……我倒要看一看,这个地方是不是真的能留下我”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还有一个,我忘记说了,我把一个女孩子留在了外面。说真的,我今天来,还真希望把动静搞大一点,把骨海搞得热闹一点。我真的是希望她能早点醒过了……”?“……我这人是这样的,谁跟我过不去,我就让他永远都不要再过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我觉得嘛,大漩涡,神树岭,再加上我,真到了那一天,就不知道骨海能不能熬到那么一天!”

    天地间,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回答李七夜的话。

    李七夜也不在意有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他只是笑了一下,依然自言自语,说道:“我想,时间到了。如果同意,我就把三叉戟留在这里,如果不同意,该我折腾折腾的时候了!那就让天灵界的灾难早点来临吧,早点来,那也意味着早点结束,不管最终结局如何,我要拿到的,终究要拿到!灾难过后,天灵界的生灵,也应该更繁衍生息了!”

    “铮”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被李七夜随手插在地上的三叉戟飞了起来,沉浮在空中。

    看着飞了起来的三叉戟,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笑了一下,说道:“很好,那交易就此生效!”

    “铛”的一声,三叉戟瞬间飞走,飞入了天穹深处,消失不见。

    如果有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一定会忍不住跳脚大骂,这可是三叉戟呀,绝世无双的神器,拥有三叉戟,就是意味着无敌。现在李七夜倒好,竟然把到手的三叉戟给扔了!

    事实上,李七夜看都懒得多去看三叉戟,他今天来,不是为了三叉戟,而是为另一件东西而来!

    当然,如果没有谈成,对于李七夜而言,他就不止带走三叉戟那么简单了!

    “嗡”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道门打开,一个宛如湖泊一样的地方出现在李七夜眼前。

    李七夜想都不想,一步踏了进去,一下子沉到了湖底。

    湖底很大很宽广,在湖底处,竟然沉有一块铁饼,没错,就是铁饼,一块很大很大的铁饼!

    这样的一块铁饼都快占据了大半的湖底,而且,这样的一块铁饼看起来没有什么太过于特别的地方。

    这一块铁饼也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少岁月了,整块铁饼看起来是黯着无光,没有丝毫的金属光泽,似乎这样的一块铁饼是被人随着扔在这里的破铜烂铁一样。

    看到这样的漩涡,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样的一块铁饼,只怕绝大多数人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块破铜烂铁而己,就算是仙帝能看出这样的一块铁饼是珍贵无比,只怕也想不通这样一块铁饼的玄奥。

    事实上,这块铁饼的用处和玄奥,李七夜也只是在这一个时代才真正想明白,他在这一个时代才真正知道这一切!

    李七夜伸手摸了摸这块铁饼,此时,在李七夜的眉心出跳跃着光芒,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眉心处出现了两道光芒。

    这两道光芒一金一银,两条光芒像小小的蛟龙一样相互交缠,浮动在那里。

    在这一刻,“嗡”的一声,这两道一金一银的光芒在李七夜的意志驱使之下散发出了光芒,而且,这光芒越来越亮,眨眼之间把李七夜全身照得通透。

    这两道一金一银的光芒那可是大有来历,金色的光芒他是从石药界三大祖脉交汇处的湖中金色漩涡之内得到的,银色的光芒是他在祖界的银色漩涡中得到的。

    事实上,在祖界的时候,得到了银色光芒,李七夜最终才琢磨明白了所有的玄妙,他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一切!

    此时,在光芒的通照之下,李七夜的身体一半为金色,一半为银色,看起来李七夜一半像是用黄金所铸的一样,一半像用白银所铸的一样,这模样十分的诡异!(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