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林封谨的嘴巴里面吐出了“奈非天”三个字以后,众人立即发现,这周围的景物都是在瞬间若走马灯也似的变化,然后,一股股强烈的失重感觉和晕眩感觉连续不断的传来,哪怕是野猪这样剽悍的家伙,也是双眼一黑,半跪在地几乎栽倒。

    然后,众人忽然浑身一震,立即就有脚踏实地的踏实感,眼前也是随之亮起,见到一股暖洋洋的光芒便是照射了在了身上,这赫然便是正午的阳光,一仰头看去,便是蓝天白云,映照着草原上皑皑的白雪,远处残破的山峦,顿时就给人以一种恍如隔世的强烈感受。

    此时再看脚下所踏的地方,便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荒芜原野,上面有着纵横交错的奇特沟壑,若是从半空当中鸟瞰下去,便能看到这方圆数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浩瀚无际,乃是一片寸草不生,泛出淡淡黑色的荒原,与周围的雪原明显的有着格格不入的模样,并且荒原之上也是出现了大量鬼斧神工的线条,组成了一个个玄奥的图案,粗犷,豪迈,却仿佛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奥秘!

    这就是雾隐山河阵被破以后残留的遗迹,当年地藏为了打造这里,也是耗费了不少的功夫和精力,此时这片大地也是时隔三千多年之后,才重新照射到了阳光,地面上在日光的照耀下,冒出来了一阵阵的烟雾,看起来蔚为壮观。

    在林封谨的面前,则是徐徐悬浮着一件呈现出纺锤形状,极其锋锐的法器,这件法器看起来仿佛是黑水晶做成似的,晶莹剔透,仿佛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似的,其前端若枪尖,箭头那样锋芒毕露,而后半段总体呈现出来莲花蓓蕾的形状,周围则是有着花幔、幡、磬、铃、法螺、木鱼、铙、钹、金鼓等等图案。惟妙惟肖。

    并且这法器的表面上,不时都会闪耀过一缕光芒。令人生出来似幻似真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它就会消失在你的眼前。

    这就是林封谨新炼制出来的这一把神器,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圣器奈非天!

    神器与圣器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神器可能经历天劫,但是终究说起来还是人工打造的。而圣器这样的强大物品,必须是与圣贤这样的大能有关联,甚至是连天地都会认可的存在,拥有与生俱来的名字!!

    奈非天若不是拥有了佛尊入灭时候的天舍利为核心,也绝对不能更上层楼,晋升为这样强大的圣物!

    此时众人的眼光,毋庸置疑便都是落在了林封谨身前的这一把圣器之上,不知道为什么,多看几眼这玩意儿。居然都会觉得它似乎根本就不存在自己面前似的,眼中看到的和自己的感知感受到的截然不同。

    这是因为圣器已经完全的收敛了自身锋芒的缘故,于无声无息当中悄然将一切的威能气息都收敛入体。更是在无时不刻都与外界的天地灵气进行交互,根本不会有任何外溢浪费的现象。

    这种特殊能力叫做“藏锋”。乃是当年的地藏考虑到了三千年之后,天地灵气势必会更加稀薄,特地添加上来的效能,这种效能在当时哪怕对神器来说都是十分鸡肋,但实际上对于此时林封谨来说,却是极大的减少了他操控驱动圣器的负担,再也不会有什么使用起来会被吸成人干这种诡异事情的担忧。

    林封谨对准了奈非天吹出来一口气,这件圣器迅速的变成了一颗深黑色的圆珠,然后飞入到了他的掌心当中消失不见。而林封谨的的手背上,则是多出来了一个奇特的图案。仿佛是黑色莲花一般的小小图案,他整个人的精气神也是随之变化,有一种似乎与这人间世都格格不入,随时都会乘风归去的错觉。

    “呼~”林封谨吁出了一口长气,自从将地藏的记忆补完了以后,他的眉眼当中便是有着一缕忧郁,此时这一缕忧郁随着他这口气一呼出来,便是立即消失不见。

    此时既然已经成功的拯救了谛听,获得了地藏昔年留下来的秘藏,当然也就没有必要再呆在这苦寒之地餐风饮雪了,一干人便是迅速南下,不过南下了五六百里之后,又迅速的转向了西边,看起来居然是朝着西戎而去。

    一干人心中也是有着疑惑,不过林封谨既然没有说,那么他们也没敢问,事实上,就连见识最为广博的烛九阴,也很难推断出此时林封谨的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了。

    不过,大巫凶和野猪也能清晰的感觉到,林封谨身上赫然已经多出来了一股神秘的气息,已经仿佛像是迷雾一样的包裹在了他的身上,这想必就是圣器的特质了。

    最初的时候他和圣器的气息还有些格格不入,在路上行走了这么两三天的磨合之后,二者已经是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密不可分,到了后来,这迷雾也似的气息都仿佛是彻底的散去了,林封谨完全就仿佛像是一个普通人那样,完全在茫茫人海当中毫不起眼,人们一眼看过去,根本就不会多瞧上那么一眼。

    等到进入西戎边关的时候,大巫凶倒也罢了,野猪的形貌如此特异,当年在与法家的冲突当中更是堪称悍将,冲锋在前,用自己的开天斧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哪怕是他没有变化妖身的形象,也是被人绘影图形,到处张贴,不说什么家喻户晓,但交通要隘等等地方都是耳熟能详的。

    此时重回西戎,野猪自然的就想要改换一下容貌,不过林封谨却是摆了摆手,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现在就算是西王母出关亲自出手,也是动不了你分毫的。”

    听了林封谨的这句话,野猪当然就没什么话好说的了,眼中光芒一闪,昂首阔步的就进了西戎的边关。

    倒是大巫凶老成持重,觉得此事未免有些托大了,不过他也看不出来此时林封谨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便是觉得先将劝谏的话按下来观望一下最好。

    何况大巫凶对自己还是颇有信心的,他复生以后,实力就已经是极强,几乎可以与阳明先生。海公子等人并肩,等到负责照看烛九阴之后。也是结结实实的从烛九阴身上捞了不少的好处,尤其他的一身神通本来就是传承自巫术,而烛九阴更是当之无愧的上古大巫,指点起来更是事半功倍,实力便是就此拔升了一个台阶,严格的说起来,隐然已经是可以与当年的王猛。元昊相提并论了。

    何况大巫凶前几天跟随林封谨进入到了雾隐山河阵当中,全程残余了炼制圣器奈非天之后,实力又可以说得到了一个阶梯式的增长,就算是面对王猛,元昊,杀掉估计有难度——因为那个级别的强者,在最佳状态下除非是死战不退,很难真的是一次性杀死——不过也是有把握让他们铩羽而归。

    因此在这样的心态下,大巫凶觉得纵然林封谨如此张扬。一旦捅出来什么篓子的话,不谈别人能有什么表现,就是自己也是尽可能的兜得住。到时候再适当的劝谏一下,只要不深入西戎腹地。那时候也不迟,因此也就不说什么了。

    于是一路上一干人等便是如常那样的住店,打尖,吃饭,上路。

    大概进关之后小半天之后,林封谨一行人走得有些渴累,见到了官道旁边恰好有一株亭盖也似的老樟树,这樟树少说也是遮蔽了半亩地,旁边便是有一个茶摊。锅子里面的水热气腾腾的,并且这里乃是在山岗上。视野十分开阔,见了以后都令人觉得心神舒爽,便是坐下来了打尖歇息。

    这里乃是个路边摊子,专门只做来往客人的生意,十分简陋,卖的就是茶水,热汤什么的,野猪听说有甜酒煮鸡蛋,估计也是不知道多久没吃过这家乡风味了,一张口就来了二十个,吓得老板都是手一哆嗦。

    做买卖的不怕大肚汉,但吃甜酒煮鸡蛋的客人一般就是两个,能吃四个的就算是大肚汉了,这一次性要二十个的,还真的是从来没见过!好在野猪也是爽快,手一挥就先丢了二两银子过去,既然有了钱那么一切都好说,隔了一会儿就给野猪端了三个粗瓷大碗上来,满满的摆了一桌子,野猪便是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见到了远处有一条长长的黑线迅速的蔓延了过来,紧接着才发觉乃是大群骑士迅速逼近,很快的就是蹄声如雷,疯狂卷涌而至,仔细看去的话,这些人当中甚至有十来人乃是强横无比的阴阳卫,不折不扣的半人半魔的身份!

    这些阴阳卫悍不畏死,实力高绝,哪怕是当年的元昊也是在它们的手里面吃了大亏,此时这群阴阳卫策马带队而来,镶嵌着金边的黑袍在风中不停的卷动着,黑袍上那一朵似鬼面又若花朵的图案栩栩若生,仿佛是凭空活了过来,更显得十分威严。

    这群人气势汹汹的直扑而来,路上的商队行人无不变色趋避,仿佛是见到了瘟神一样,见到了林封谨等人便是纷纷围了过来,刀出鞘,箭上弦,已经是严加戒备。

    一名身材魁梧的阴阳卫跳下了马,走上前来,他行路的时候居然是无声无息,根本就看不到脚,仿佛是在半空当中漂浮一般,若鬼若魅,仔细看了野猪几眼,忽然仰天狂笑道:

    “今日就觉得右眼狂跳,当是有什么喜事上门,没想到了应在了这里!”

    阴阳卫当中的人都戴着一张面具,材质似金似铁,却是左边黑得十分深邃,右面金光灿烂,因此也看不清楚这阴阳卫统领什么表情,但那得意之意呼之欲出,听了他的说话,林封谨却是看了过来,温和一笑道:

    “哦,那便是要恭喜这位统领了。”

    此时阴阳卫在西戎内的凶名大盛,可以说是几乎能止小儿夜啼,见到他们以后,有哭爹喊娘的,有破口大骂的,有颤抖畏惧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半句的,也有马上拍案而起要和他们搏命的,却从来都没有见过林封谨这样,居然可以温和微笑着“恭喜”他们的人。

    所有的阴阳卫此时都是呆了一呆,然后就感觉到了一种耻辱和被轻视的愤怒从脊背上直涌了上来,而他们此时更是发觉,那个在通缉榜上的黑衣服汉子(野猪),居然还在专心致志的对付着一碗甜酒煮蛋,吃得是稀里哗啦的,如此的专注与投入

    这样一来,周围不要说是阴阳卫,就连法家的那些弟子什么的都是愤怒了,顿时就觉得血气直冲脑门,太阳穴的青筋都气得突突直跳,那种连一碗甜酒煮蛋都比不上的被歧视的感觉,真的是前所未有的耻辱啊!

    在这样的愤怒驱动下,法家弟子们一齐出手,拔刀的拔刀,那些已经拔出来了刀的便是疯狂前冲,而已经弯弓瞄准了的人,则是直接松开了弓弦,顿时就是二三十支精钢箭头的犀利狼牙箭对准了茶水摊飞射了过去,这完全是毫无避讳覆盖性的射击,连那个老实巴交愕然张大了嘴巴的摊主,其余一同歇脚的游商也是一齐包含在了其中!!

    你竟然接待我法家的敌人所以该死!!

    你竟然敢和我法家的敌人坐在一起下场就是碎尸万段!!

    与此同时,在普通法家弟子出手的时候,十名阴阳卫已经是联手结阵,背后甚至隐隐浮现出来了魔神的幻象,他们虽然骄傲自大,在对敌的时候却从来都是全力以赴,绝不轻敌。

    他们这一联手,顿时风起云涌,就连周围吹过的风卷起来的尘埃,落叶,居然都隐隐约约的形成了一张一张扭曲的脸孔,森严恐怖!

    只是在这时候,大巫凶忽然拿起来了面前的汤碗,将自己喝剩余下来的半碗残汤很是朝着地下一泼,立即便是异象陡生!(未完待续。)

第1388章六死化一物    李七夜爬出来之后,继续前行,他走得很慢,就像是闲庭信步一样,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死活。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继续放出了自己的真命,此时他完全是自寻死路。

    李七夜修的是《死书》,以他现在的状态来说,他真正死亡的次数已经是有四次了,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到了他死气这样的程度,不要说是想死,就算是想自杀都是很困难的事情。

    现在李七夜拥有了如此磅礴无双的死气,比如说,他现在想自杀了,他那怕他是散尽了全身的功力,那怕他是手无缚鸡之力,在这样的状态下,李七夜他自己上吊自杀的话,那绝对是自杀不成功的。

    那怕李七夜弱到不堪一击,没有绝对强大的力量,是无法把他杀死的,因为《死书》的死印绝对不会让李七夜那么容易死去。

    不过,眼前这个看起来美丽无比的地方却不一样,这里是有着绝对强大的力量,就算是神皇在此,也很容易惨死,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李七夜含笑,看着眼前这里面的一切美景,这样的一个地方,实在是太神奇了,太美丽了。

    特别是这个地方的气息,那宛如血气一般弥漫的气息,沐浴在这里,让人有一种涅槃重生的感觉,让人有一种飘飘欲生的感觉。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就算是奄奄一息的垂死之人,都会一下子龙精虎猛。特别是那种寿元装尽的修士,在他油尽灯枯之时,能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方,只怕能瞬间感觉年轻几千岁。

    事实上,骨海有长生之物,这句话也不是一句空话,当然,这里面的东西,的确不是长生之物。但是,这里面的东西。绝对比长生之物还要诱人。

    “咚”李七夜不知道行走了多久,突然,又再一次响起了如闷雷一样的声音,这声音就像心跳声一样。

    就这样并不是十分响亮的“咚”的一声响,就算是神皇也会瞬间灰飞烟灭,都会一下子死亡。

    李七夜这种不设防备的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咚”的一声响起。他整个人“啪”的一声倒在地上,一下子死亡了,真正的死亡。

    但是,李七夜死亡之后,死记的十八片花瓣又再一次亮了起来,第五片花瓣一下子像点亮了一样。

    在这一刻,李七夜又活了过来,他爬起来之后,宛如没有任何事的人一样。笑了笑,继续前行。

    把死亡当作没事的人一样,也唯有李七夜能做得到。对于别人来说。死亡是十分恐怖的事情,但是。对于李七夜而言,那是家常便饭。

    现在,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状态行走在这片美丽无比的地方,他镇压了道基,锁住了一切,就算他死亡了,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除非是无上至尊亲自出手镇杀了。否则,李七夜是没有什么损失。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对于李七夜而言,死亡不止是没有什么损失!甚至是有着了不得的收获。

    “咚”的一声,宛如心跳一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李七夜毫不防设,一下子倒在地上,再一次死亡。

    接着,死记再一次亮了起来,第六片花瓣被点亮,但是,这一次第六片花瓣被点亮之后,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嗡”的一声,在这个时候,如同莲花一样的印记竟然绽放,就像是一朵鲜花怒放一样,十分的美丽,十分的璀璨。

    当死记怒放之时,给人一种错觉,这似乎是一个大千世界散发出了绚丽璀璨的光芒,在这样的一个印记之中,拥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力量。

    “铛、铛、铛……”就在这瞬间,死记射出一条条粗大无比的法则,这一条条的法则垂落着如天瀑一样的混沌气息,这样的法则古老无比,似乎比天地还要古老,似乎,天地还不存在之时,这样的法则就已经存在了,它亘古到无法追溯。

    “铮、铮、铮……”就在这一条条粗大无比的法则射出去之后,接着响起了一阵阵金属之声,好像是这一条条法则像是锁住了什么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这一条条古老的法则锁住了什么东西之后,所有的法则一紧,似乎要把什么东西拽过来一样,但是,那件东西好像被什么强大无匹的力量镇压住一样,无法被拉过来。

    看着绷紧的一条条法则,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该给我的,还是必须给我,否则,大家就一拍两散!”

    这就是死记的玄妙!三死积一缘,六死化一物,九死换一生,十八鼎苍生!

    现在李七夜真正死了六次了,这该是他化一物的时候了,这也是李七夜死在这里的目的。

    换作其他地方,李七夜可不愿意死,因为其他地方所化的一物,对于李七夜来说不值得一提,在这个地方,那就不一样了,这个地方若是化一物,那就是太逆天了,太恐怖了。

    “铮、铮、铮……”就在这一刻,一条条绷紧的法则瞬间散发出了璀璨无比的光芒,在这样的光芒之中竟然跃动着一股意志,一股不可抗拒的意志,当这样的一股意志在光芒中跳动之时,似乎连苍天都不能抗拒,它是诞生于太初时代。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就在这一刻,这一条条绷紧的法则终于拽动了这件东西!似乎,无上至尊的力量依然是不愿意放弃这样的一件东西,以绝对无敌的力量镇压着它。

    但是,在这样一条条古老的法则拖拽之下,不论怎么样的镇压都无用,依然被慢慢地拖了过来。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骨海之中响起了一阵阵轰鸣之声,整个骨海摇晃起来,海水滔天,整个骨海宛如要覆灭一样。

    宛如无穷无尽的海水拍向天穹,整个骨海宛如世间末日来临一样,一下子把骨海之中的无数修士给吓瘫了!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李七夜所在的世界,突然散发出了九天十地最无敌最至尊的力量,这样的力量欲镇压着被拽动着东西。

    “铮、铮、铮”一阵阵金属声音响起,但是,在一条条法则的拽动之下,一切都无济于事,这件东西依然被慢慢地拽了过来。

    “没有用的,不管如何的抗抵,能抗抵得了太初时代的力量吗?这是一切的起源,这是万古的起源,这是无数纪元的起源,这样的力量,谁能抗拒?”李七夜笑了一下。

    看着绷得紧紧的法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太初衍九字,九字生九宝,九宝铭九书!这样的力量,又有谁能撼动?”

    “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杀了我,就是一个好方法。”李七夜笑着说道:“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我还真想再死几次,我等着九死换一生!这样的地方能换一生的话,那我就真的是赚到了。”

    “轰”在李七夜刚说完之时,这片天地的最深处,在那天穹最遥无的地方,似乎爆发了最无敌的意志,这样的意志可以摧毁天地万物,在这样的意志之下,就算是神皇都只怕是要跪了。

    最至尊最无敌的意志宛如是苍天一样的存在,在这样的意志之下,神皇在此都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这样的意志,也唯有仙帝才能与之抗衡。

    但是,面对这样的意志,李七夜也只不过是笑了一下而己,张开手臂,笑着说道:“来吧,杀了我吧,如果无法完全把我毁灭,我就在这里换一生!我就不相信,在这世间除了贼老天,还有什么存在能杀得死我!”

    在这一刻,整个骨海咆哮起来,亿万丈的海水拍向天空,骨海的所有修士都不由战战兢兢,就算是神皇,都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感觉末日要来临了,任何人都难逃一死。

    在另外一个世界,李七夜张开双臂,笑迎着一切,他根本就不怕死亡,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在这样的状态之下,他等待着第九次的死亡,九死换一生!

    如果他能在这里换一生的话,那么,他就真的是赚大了。

    最终,那天穹最深处的无上意志还没有杀下来,这样唯有仙帝才能抗衡的力量慢慢地消散了。

    “铮”的一声响起,终于,一条条绷紧的法则终于把一件东西拽了过来了。

    当这件东西被拽过来之时,天地失色,日月无光,万物黯然,这是一件兵器,这件兵器爆发了镇压九天十地的力量,在这样的兵器之下,诸天神魔都会为之颤抖!

    此时,这件兵器落在了李七夜的手中!当李七夜一握住这件兵器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整件兵器喷涌出了无尽的神光,一个个古老的符文冲天而起,这样的符文拥有着无上的意志,似乎它可以碾压天地间的一切。

    这样的一件兵器在手,似乎所向披靡,似乎所向无敌,九天十地,唯我独尊!

    “三叉戟”李七夜掌执着这件兵器,缓缓一笑,感受着这兵器的力量,是那么的熟悉,是那么的让人为之兴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