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舍利子的左右两边,都分别摆放着一个莲台,左边上面摆放着一根看起来灰扑扑的九锡法杖,这根法杖却已经是达到了锋芒内敛,藏锋于内的大智慧境界,便是地藏昔年用来斩妖除魔的武器,当中封印了动明王、降三世明王、军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与金刚夜叉明王这五大明王之力,威能无限!

    舍利子右边的莲台上,则是放置了一席袈裟,这袈裟的外观也同样是极不起眼,甚至还有着一前一后还打了两个大补丁,然而林封谨心中却是格外清楚,若是没有这件袈裟的护持,那么地藏早就死了一百次,根本就没可能达到最巅峰时候的成就。

    这一件八锦袈裟上面,纹有法螺、法轮、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八宝,两个补丁更加的神奇,分别叫做“婆罗俱”“婆罗震”,意思则是白天和黑夜的分身,能随时汲取日月传递而来的精气,仿佛是一股潺潺流淌的生命之泉,不停的注入穿戴者的身上。

    遗憾的是,这两件顶级神器林封谨此时都没有办法使用。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他此时的修为太低的缘故,像是这样的顶级神器,想要掌控它的话,对使用者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就像是青龙偃月刀这样的神兵,斩杀了多少大将,但这九九八十一斤的重量就不是等闲人能使得起,舞得动的。

    事实上,林封谨就连之前“世界的尽头”这样的神器使用起来,也是有些勉强,而世界的尽头也只能在现在这灵气稀薄的人间界里面算得上是强大的神器而已。放到了地藏当年的时候,就只能算是一般的灵器了。

    林封谨哪怕是与地藏的记忆融合以后,实力当然肯定是有进步的,可是进步的是攻击的技巧,方式,手段,并不是说硬性实力的增长。

    这就像是李元霸的锤法天下无双,然而你就算是学会了他的锤法,却还要能满足这么个硬性条件——首先,你得能提得起来他的锤子

    无论技巧如何增长,都是要无可避免的受到本身硬性条件的制约,一辆五菱宏光换成舒马赫来开,他老人家把吃奶的力气拿出来,也绝对上不到两百公里的时速,这就是一个硬性的标杆。

    此时的林封谨也是这样,拥有了驾驭神器的手段,却没有相应的驾驭神器的实力,他要是上去,要不了几秒就被吸成人干儿了。

    不过,林封谨来到这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神器而来的,他微微抬头,就见到地藏入灭的上方空中,赫然有一团柔和的光球在徐徐的漂浮着,这光球的周围,还有一层淡淡的金光,在徐徐的旋转着。

    光球当中,仔细看去,似乎有着无数神秘的文字在徐徐的浮沉着,仿佛游动的蝌蚪,又仿佛是一个个秘不示人的念头。

    这就是当年地藏刻意剥离出来的记忆,在这一团记忆当中,藏着的便是关于佛尊遗留下来的关于人间界的巨大秘密。

    似乎感应到了林封谨的来临,这一团记忆便是徐徐的对准了他飘飞了过来,然后漂入到了林封谨的头部当中,迅速湮灭不见,这时候,林封谨便是徐徐的闭上了眼睛,眼前开始有一副一副的图画在迅速的闪耀而过。

    当年地藏在遗留下来这一团记忆的时候,就考虑过自己来世很可能会十分弱小,因此这一团记忆进入到了林封谨的身体当中之后,与林封谨记忆融合的过程可以说是相当温和的,一点一点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那样,徐徐的渗透了进去,并不会对他本人造成什么负面影响。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林封谨想要融合这记忆的过程肯定就相对要缓慢得多了,他在这里一站可以说就是整整的两三个时辰,好在野猪和大巫凶都是见识广博的人,知道这时候对林封谨极其重要。

    并且在这钵私他天当中呆着也绝对不是什么苦差事,空中漂浮着的那一股淡淡的芬芳,就是地藏入灭之前,心火焚掉肉身遗留下来的气息,相当于是三千年之前地藏那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都有一部分包含在了其中。

    一干人进入之后,每呼吸一口气都相当于是在被一股精纯无比的能量洗涤肉身,脱胎换骨,就像是大巫凶此时占据的这一具肉身,本来顶多使用个一二十年就要枯萎死去,但在这里呆了一会儿之后,可以说是至少都能延长寿命六十年。

    野猪身经百战,并且还是冲杀在第一线上,虽然自身痊愈力十分强大,但也难免会积少成多的累积下来暗伤,此时他在这里面呆着,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内脏,肌肉都在不停的蠕动,修复着,这种感觉麻痒痒,暖洋洋的,仿佛是伤口在阳光下晒着,异常的舒适。

    良久,林封谨终于睁开了眼睛,眼里面光芒闪耀,神色数变,隔了好一会儿才道:

    “原来竟然是这个样子!”

    他此时深深的看了一眼围绕着自己盘旋的九颗舍利子,然后又去抚摸了一下那九锡禅杖,还有八锦袈裟,看起来就是颇为留恋不舍的样子,最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口气叹得可以说是极为惆怅。

    叹息一声过后,林封谨忽然伸出了手,在一颗自己的舍利子上轻轻一弹,顿时就见到了这颗舍利子飞射了出去。

    这飞射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不过这舍利子飞射出去的光芒却令人无由的联想到了流星,璀璨夺目,似乎在空中都能留下一道经验的痕迹,最后就见到了这舍利子飞射撞击到了旁边的墙壁上,说起来也是有些奇怪,居然就在瞬间无声无息的没入了进去,仿佛那里早就有一个无形的坑在等着它似的。

    接下来林封谨连续弹指,便是将围绕在了自己身边所有的舍利子都弹飞了出去,九颗舍利子分别飞射出去,嵌入了这钵私他天的墙壁当中,看似杂乱无章,毫无规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在其脑海里面观想这九个落点的方位,用虚无的线条连接在一起顿时就会觉得有一种发自肺腑的敬畏和肃穆油然而生。

    九颗舍利子全部嵌入到了墙壁上面之后,整个钵私他天当中,顿时就响起来了一股奇异的嗡嗡声音,低沉,悦耳,似乎都在与人的身体进行着奇特的共鸣。

    紧接着,林封谨将手一扬起,与他化为一体的天舍利便是徐徐浮现而出。

    来到了这地方以后,天舍利立即就是得到了莫名滋养那样,光芒大盛,仿佛烈日中天一样,璀璨夺目,令人无法逼视!然后徐徐来到了钵私他天的正中央,整个钵私他天也是传出了一阵阵的轰鸣声,在与天舍利产生着莫名的共振。

    天舍利此时在快速的旋转当中,已经迅速的变成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光球,里面有着火焰在燃烧着,更是可以感觉到,大量的无形脉络正在从它的身上生长出来,若根系那样衍生向整个钵私他天的内部,似乎像是种子那样,在挣扎着,苏醒着。

    林封谨这时候走到了九锡禅杖旁边,叹了一口气,将这一件陪伴了自己上一世征战杀伐四方的神器拿了起来,然后将之投入到了天舍利化成的火球当中,顿时,天舍利的光芒大作,猛然膨胀了起来,然后剧烈的晃动着,同时镶嵌在了钵私他天内部的九大舍利也是同时闪耀了起来。

    大概等了十来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就可以发觉,这钵私他天当中也出现了剧烈的变化,本来是圆形的空间开始渐渐的收缩,变成了梭形,里面的内部开始徐徐的凸起,呈现出来了骨骼的形状,那种隆隆的声音更加剧烈,光芒也是越发的闪耀。

    等到了天舍利化成的火球重新缩小到了脸盆大小的时候,林封谨又拿起来了八锦袈裟,将其投入到了其中,于是剧烈的震荡又再次出现,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外面捏合着这钵私他天,彻底的将其重塑成型。

    非但如此,甚至可以感觉到,被地藏囚禁在了外面黑暗海中的那些怪物也是在纷纷惊恐的飞走,游动,蠕行,可是并没有任何的用处,此时的钵私他天业已换成了一个具有无穷吸力的巨大黑洞,将它们疯狂的吞噬了进去,在这巨大黑洞的面前,它们的所有抵抗都是徒劳的,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然后被迅速的炼化!

    最后,甚至连雾隐山河阵当中的混沌之雾和阵灵也是在疯狂的朝着这边涌来,纷纷被吸收!!!!

    这,才是地藏遗留下来的最终秘藏!!!

    那就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强大神物!可以护持运载林封谨度过茫茫苦海,直达彼岸,来到佛尊都要铩羽而归的混沌锁面前!

    这件神物是以地藏经营了一千七百的洞天:钵私他天为胚。

    佛尊涅槃后留下来的天舍利为心,

    地藏自身入灭以后的九大舍利为核,

    地藏的神器九锡禅杖为骨,八锦袈裟为皮,

    囚困的一千七百三十九头强大无比黑暗生物为血肉,

    雾隐山河阵的阵灵雾气为洪炉来进行炼制的!

    此时林封谨更是朝着其中在注入时光之力,使其拥有“永固”的特质,非但如此,林封谨此时更是将破损掉的“世界的尽头”,还有力牧戒,盘古瞳等等东西,一股脑的全部都抛入到了天舍利化成的那火球当中去!!

    这庞大无比的神物得到了额外的补充,更是在疯狂猛烈的成长,衍生,扭曲,进化,林封谨则是盘膝坐在了天舍利化成的火球的前方,默默的将时光之力加持输入其中

    如是三天三夜,林封谨看起来已经是极其的委顿萎靡了,整个人也是格外的憔悴,忽然,天地之间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雷鸣电闪,林封谨的口唇也是一张,忽然吐出了三个字:

    “奈非天!”

    是的,经过了这三日三夜的炼制,还有林封谨孜孜不倦的以时光之力进行浇筑,这一件前所未有,甚至根本就不应该出现的全新神物,终于被炼制成型!!!

    而它一被炼制成功,便是直接被人间界认可,拥有了自己的名字。

    那便是奈非天!!

    (奈非天这件神物一共有两种形态,一种是主战斗杀伐的“表”形态,一种是主守护的“里”形态,好不容易找到了配图,大家有兴趣可以来我的微信公众号上看看哦,还有竞猜活动可以参加,我基本上都会回复的,搜索微信公众号:卷土就可以了。)

第1387章阴阳太极    最终,“嗡”的一声,飞梭小舟载着李七夜冲入了这个大漏斗之中,瞬间,黑暗的海水把整艘小舟淹没。

    被黑暗海水淹没,李七夜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不过李七夜能感受到飞梭小舟直冲而下的速度,而且是越来越快。

    在这个过程中,偶尔之间,李七夜能感受到飞梭小舟传来一阵阵剧烈的震动,这样的震动是震得飞梭小舟是格格作响,在这样的摇晃震动之下,似乎飞梭小舟随时都会散架一样。

    “如果这小舟散架了,白骨那小子,一定会气得暴跳如雷。”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他施出“天命晶体”,就是怕这小舟撑不下去,一旦是这小舟散架了,他有天命晶体支撑着,那也是能让他平安无事。

    飞梭小舟随着这黑暗海水直冲而下,最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飞梭小舟停了下来,一切都慢慢地缓下了,再也听不到那轰鸣的水声,一时之间,天地变得寂静无比。

    而白骨岛主的飞梭小舟也发生了变化,在此之前,这艘小舟晶莹剔透,就像是用水晶打造的一样。

    此时,这艘小舟不再晶莹,整艘小舟泛起了灰白,看起来像是尘封的白玉一样,黯淡无光。

    毫无疑问,从这大漏斗冲下来,这艘小舟是损失了大量的神力,它需要很漫长的岁月才能恢复它所有的神力。

    “这一次白骨小子肯定是心里面滴血了。”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事实上,白骨岛主在把自己的宝贝借给李七夜的时候,他心里面就滴血了。白骨岛主他能不明白吗?像阴鸦这样的存在,他只是随便逛逛的话,根本就不会跟他来借小舟。

    阴鸦这样的存在来跟他借小舟,他就明白这是要进去大干一场,所以,他心里面已经有了准备,明白自己的小舟会受到很大的损伤。

    不过,尽管白骨岛主心里面滴血。最后他还是一样把自己的小舟借给了李七夜。

    最终,李七夜从飞梭小舟中跳了出来。出现在李七夜眼前的,竟然是一片虚空。

    但是,就在这一片虚空中,竟然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阴阳太极在转动,这个巨大的阴阳太极就像是整个世界一样,它虽然慢慢转动,但。宛如是带动了整个世界,似乎,整个世界的力量都源于此,似乎它是整个世界的核心。

    当仔细去看这阴阳太极的时候,一定会觉得阴阳太极中的阴极极为熟眼,只见阴极是极黑,它似乎可以吞噬掉一切光芒一样。

    “老头子当年也的确逆天,脾气也暴躁,狂怒之下。把阴极给拆了。”看着眼前这慢慢转动的阴阳太极,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眼前这阴阳太极的阴极正是被老头子锁在巨龙山脉的黑色液体,眼前这个阴阳太极乃是十分的重要。关系极为重大。

    在很遥远的岁月里,老头子也曾经来过这里。甚至可以说,他比其他仙帝更早来到这里。

    当年的老头子与现在可不一样,当年他可是脾气极为暴躁的妖龙。当年他也曾经攻伐过这个地方,最终,他在狂怒之下,一口气把阴极拆了,带回了家,镇封起来。

    当然,老头子这样做。他也想有一天希望能用得上,他希望有一天他自己或他有强大无比的后代能再一次回来。因为,这个地方有他们妖龙一族最想要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头子当年才会把阴阳太极的阴极给拆了,因为他也不想让别人得到这里面的东西!

    这一次老头子愿意放出阴阳太极的阴极,可以说,他的确是给了李七夜很大的人情。换作别人,老头子绝对是不会答应的。

    事实上,在李七夜之前,也曾经有人向老头子请求过,就像不死仙帝,但是,老头子都没有交出阴极。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嗡”的一声,在这一刻,李七夜祭出了封天五道门、取出了铜箱、青灯黑火、道剑……

    一时之间,李七夜取出这一件件的绝世宝物,但是,李七夜并没有把这一件件的宝物防御在自己身上,他是把这一件件的宝物镇压在了自己的道基之上。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李七夜把自己的道基给镇压了,如此一样,李七夜就算是再强大,都无法出手反击,用如此无敌的宝物、力量镇压了自己的道基,这将让李七夜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就算是一个凡人都能杀死他。

    李七夜这样做有他的道理,李七夜用这一件件绝世无双的宝物和逆天的力量镇压了自己的道基,这虽然是让他成为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有一个好处,能让他道基不受任何损害。

    虽然镇压让李七夜变得不堪一击,但是,在这样的镇压之下,也让他的道基再极为强大毁灭力量之下,依然是完好无损。

    就算李七夜的真命死亡了,就算李七夜的肉身灰飞烟灭了,但是,李七夜的道基依然还在,他的命宫,他的体魄,他的大道……这些东西依然还能保存下来。

    这样的做法,任何人听到都会觉得十分荒谬,大家都知道,人死灯灭。真命死了,那么,这个人就真正的死了,就算你留下了完整的道基,那也没有任何用处!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道基毁了,可以从头再来,身体被灭了,可以重塑,但是,真命死了,魂魄消散了,那就是真正的死了,一切都灰飞烟灭!再也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所以,对于很多修士而言,遇到不可避免的危险之时,他们可以舍去肉身,甚至可以舍去真命之外的一切,只要能活下来,那么,就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对于修士而言,体魄也好,命宫也罢,那怕就是道基,到了最终,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真命,为了保护真命,这些东西都可以放弃。

    但是,李七夜的做法,竟然是完全相反,他保护防御的竟然不是真命,竟然是道基。

    任何人能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觉得不可想象,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只有疯子或者白痴才会这样做。

    最终,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站在了阴阳太极的中央,也就是阴极和阳极的交汇处。

    李七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时间一刻刻过去,就在李七夜闭着眼睛等待着时机到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终,“轰”的一声巨响,阴阳太极竟然喷涌起了阴阳光芒,就在这瞬间,宛如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李七夜面前打开一样。

    “砰”的一声,在阴阳光芒的喷涌之下,李七夜整个人被冲入了这个全新的世界之中。

    眨眼之间,阴阳太极消失了,阴阳光芒也消失了,而李七夜,却处身于一个全新的世界之中。

    李七夜张开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全新的世界,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眼前的世界,十分的瑰丽,天空上,处处是红霞舒卷,似乎这片大地在喷涌着仙霞神雾一样。

    在这里,似乎一切都那么柔软,行走在地上,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似乎自己是行走在去朵之中一样。

    在这广袤的天地之间,竟然有一条条看起来像山脉又像桥梁一样的东西横跨在天空之上,从一个领域跨越到另一个领域。

    若是行走在这如桥梁或山脉一样的东西之上,让人感觉有一种登天的错觉。

    更让人感到舒服的是,在这片天之间,喷涌着一股古老的气息,这气息宛如像血气,又像是苍古时代的天地之气,在这古老的气息之中,带着充满磅礴无比的生命力。

    在这样充满了磅礴无比生命力的气息中,似乎只要你轻轻地吸上一口,你都会成为仙人。

    “在这里,藏着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宝藏,得此地,就算不能得长生,那也是足够你活很长很长的岁月。”李七夜笑了起来。

    不过,李七夜并没有贪恋这个地方,他放出了自己的真命,而且,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收敛了所有的血气,所有的血气都被收入了被镇压的道基之中。

    就这样,李七夜的真命被放出来之后,变得没有丝毫的防御,这样的做法,这简直就是自杀。

    事实上,李七夜就是在自杀!

    “咚!”的一声,就在李七夜放出真命没有多久,突然间,这片天地突然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声音,这声音宛如是心跳声,好像是天地的心跳一样。

    就这样的一声沉闷,它可以让强大无匹的修士一下子灰飞烟灭。

    至于李七夜,那就不用说了,此时他的真命没有任何防御,“咚”的一声响起的时候,李七夜“啪”的一声,倒在地上,就死了!

    这不是假死,而是真正的死亡!李七夜真的死了。

    但是,没有一会儿之后,李七夜的死记浮现了,十八片花瓣浮现在李七夜身上,接着,十八片花瓣中的第四片花瓣亮了起来。

    “唉,这就是死亡,真正的死亡。”当这片花瓣亮了起来之后,李七夜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由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