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终,“嗡”的一声,飞梭小舟载着李七夜冲入了这个大漏斗之中,瞬间,黑暗的海水把整艘小舟淹没。

    被黑暗海水淹没,李七夜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不过李七夜能感受到飞梭小舟直冲而下的速度,而且是越来越快。

    在这个过程中,偶尔之间,李七夜能感受到飞梭小舟传来一阵阵剧烈的震动,这样的震动是震得飞梭小舟是格格作响,在这样的摇晃震动之下,似乎飞梭小舟随时都会散架一样。

    “如果这小舟散架了,白骨那小子,一定会气得暴跳如雷。”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他施出“天命晶体”,就是怕这小舟撑不下去,一旦是这小舟散架了,他有天命晶体支撑着,那也是能让他平安无事。

    飞梭小舟随着这黑暗海水直冲而下,最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飞梭小舟停了下来,一切都慢慢地缓下了,再也听不到那轰鸣的水声,一时之间,天地变得寂静无比。

    而白骨岛主的飞梭小舟也发生了变化,在此之前,这艘小舟晶莹剔透,就像是用水晶打造的一样。

    此时,这艘小舟不再晶莹,整艘小舟泛起了灰白,看起来像是尘封的白玉一样,黯淡无光。

    毫无疑问,从这大漏斗冲下来,这艘小舟是损失了大量的神力,它需要很漫长的岁月才能恢复它所有的神力。

    “这一次白骨小子肯定是心里面滴血了。”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事实上,白骨岛主在把自己的宝贝借给李七夜的时候,他心里面就滴血了。白骨岛主他能不明白吗?像阴鸦这样的存在,他只是随便逛逛的话,根本就不会跟他来借小舟。

    阴鸦这样的存在来跟他借小舟,他就明白这是要进去大干一场,所以,他心里面已经有了准备,明白自己的小舟会受到很大的损伤。

    不过,尽管白骨岛主心里面滴血。最后他还是一样把自己的小舟借给了李七夜。

    最终,李七夜从飞梭小舟中跳了出来。出现在李七夜眼前的,竟然是一片虚空。

    但是,就在这一片虚空中,竟然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阴阳太极在转动,这个巨大的阴阳太极就像是整个世界一样,它虽然慢慢转动,但。宛如是带动了整个世界,似乎,整个世界的力量都源于此,似乎它是整个世界的核心。

    当仔细去看这阴阳太极的时候,一定会觉得阴阳太极中的阴极极为熟眼,只见阴极是极黑,它似乎可以吞噬掉一切光芒一样。

    “老头子当年也的确逆天,脾气也暴躁,狂怒之下。把阴极给拆了。”看着眼前这慢慢转动的阴阳太极,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眼前这阴阳太极的阴极正是被老头子锁在巨龙山脉的黑色液体,眼前这个阴阳太极乃是十分的重要。关系极为重大。

    在很遥远的岁月里,老头子也曾经来过这里。甚至可以说,他比其他仙帝更早来到这里。

    当年的老头子与现在可不一样,当年他可是脾气极为暴躁的妖龙。当年他也曾经攻伐过这个地方,最终,他在狂怒之下,一口气把阴极拆了,带回了家,镇封起来。

    当然,老头子这样做。他也想有一天希望能用得上,他希望有一天他自己或他有强大无比的后代能再一次回来。因为,这个地方有他们妖龙一族最想要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头子当年才会把阴阳太极的阴极给拆了,因为他也不想让别人得到这里面的东西!

    这一次老头子愿意放出阴阳太极的阴极,可以说,他的确是给了李七夜很大的人情。换作别人,老头子绝对是不会答应的。

    事实上,在李七夜之前,也曾经有人向老头子请求过,就像不死仙帝,但是,老头子都没有交出阴极。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嗡”的一声,在这一刻,李七夜祭出了封天五道门、取出了铜箱、青灯黑火、道剑……

    一时之间,李七夜取出这一件件的绝世宝物,但是,李七夜并没有把这一件件的宝物防御在自己身上,他是把这一件件的宝物镇压在了自己的道基之上。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李七夜把自己的道基给镇压了,如此一样,李七夜就算是再强大,都无法出手反击,用如此无敌的宝物、力量镇压了自己的道基,这将让李七夜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就算是一个凡人都能杀死他。

    李七夜这样做有他的道理,李七夜用这一件件绝世无双的宝物和逆天的力量镇压了自己的道基,这虽然是让他成为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有一个好处,能让他道基不受任何损害。

    虽然镇压让李七夜变得不堪一击,但是,在这样的镇压之下,也让他的道基再极为强大毁灭力量之下,依然是完好无损。

    就算李七夜的真命死亡了,就算李七夜的肉身灰飞烟灭了,但是,李七夜的道基依然还在,他的命宫,他的体魄,他的大道……这些东西依然还能保存下来。

    这样的做法,任何人听到都会觉得十分荒谬,大家都知道,人死灯灭。真命死了,那么,这个人就真正的死了,就算你留下了完整的道基,那也没有任何用处!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道基毁了,可以从头再来,身体被灭了,可以重塑,但是,真命死了,魂魄消散了,那就是真正的死了,一切都灰飞烟灭!再也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所以,对于很多修士而言,遇到不可避免的危险之时,他们可以舍去肉身,甚至可以舍去真命之外的一切,只要能活下来,那么,就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对于修士而言,体魄也好,命宫也罢,那怕就是道基,到了最终,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真命,为了保护真命,这些东西都可以放弃。

    但是,李七夜的做法,竟然是完全相反,他保护防御的竟然不是真命,竟然是道基。

    任何人能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觉得不可想象,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只有疯子或者白痴才会这样做。

    最终,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站在了阴阳太极的中央,也就是阴极和阳极的交汇处。

    李七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时间一刻刻过去,就在李七夜闭着眼睛等待着时机到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终,“轰”的一声巨响,阴阳太极竟然喷涌起了阴阳光芒,就在这瞬间,宛如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李七夜面前打开一样。

    “砰”的一声,在阴阳光芒的喷涌之下,李七夜整个人被冲入了这个全新的世界之中。

    眨眼之间,阴阳太极消失了,阴阳光芒也消失了,而李七夜,却处身于一个全新的世界之中。

    李七夜张开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全新的世界,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眼前的世界,十分的瑰丽,天空上,处处是红霞舒卷,似乎这片大地在喷涌着仙霞神雾一样。

    在这里,似乎一切都那么柔软,行走在地上,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似乎自己是行走在去朵之中一样。

    在这广袤的天地之间,竟然有一条条看起来像山脉又像桥梁一样的东西横跨在天空之上,从一个领域跨越到另一个领域。

    若是行走在这如桥梁或山脉一样的东西之上,让人感觉有一种登天的错觉。

    更让人感到舒服的是,在这片天之间,喷涌着一股古老的气息,这气息宛如像血气,又像是苍古时代的天地之气,在这古老的气息之中,带着充满磅礴无比的生命力。

    在这样充满了磅礴无比生命力的气息中,似乎只要你轻轻地吸上一口,你都会成为仙人。

    “在这里,藏着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宝藏,得此地,就算不能得长生,那也是足够你活很长很长的岁月。”李七夜笑了起来。

    不过,李七夜并没有贪恋这个地方,他放出了自己的真命,而且,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收敛了所有的血气,所有的血气都被收入了被镇压的道基之中。

    就这样,李七夜的真命被放出来之后,变得没有丝毫的防御,这样的做法,这简直就是自杀。

    事实上,李七夜就是在自杀!

    “咚!”的一声,就在李七夜放出真命没有多久,突然间,这片天地突然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声音,这声音宛如是心跳声,好像是天地的心跳一样。

    就这样的一声沉闷,它可以让强大无匹的修士一下子灰飞烟灭。

    至于李七夜,那就不用说了,此时他的真命没有任何防御,“咚”的一声响起的时候,李七夜“啪”的一声,倒在地上,就死了!

    这不是假死,而是真正的死亡!李七夜真的死了。

    但是,没有一会儿之后,李七夜的死记浮现了,十八片花瓣浮现在李七夜身上,接着,十八片花瓣中的第四片花瓣亮了起来。

    “唉,这就是死亡,真正的死亡。”当这片花瓣亮了起来之后,李七夜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由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第九十七章 一别,三千年    林封谨激发阵灵后门的过程说起来很是复杂,不过落在了旁人的眼里面之后,却是显得格外的简单。

    在野猪看来,那便是林封谨冲向了黑色的阵灵,然后被抱住,吸入了其体内。

    大概只是过了十来秒,那庞大的黑色阵灵忽然定住不动,然后化成了大量的烟雾迅速飘散而去,不过,这黑色阵灵体内的大量污垢灰烬也是早就超过了临界点,本体雾气消散蒸发以后,大量的灰尘和污垢都是从空中若下雨一般,稀里哗啦的掉落了下来。

    不过,在昏暗的雾气当中,赫然浮现出来了一团温和的光芒,然后迅速成型绽放,形成了一朵庞大的白莲花,仿佛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在了空中,将那些污垢,尘土,秽物隔绝了开来。

    等到这些东西散尽,落光了之后,白莲花幻像才渐渐的消失,然后就见到林封谨从中徐徐走了出来,可以见到他的右手上平摊着一块白色的石头。

    这石头初看起来仿佛是一块雕刻好的印章,上面有着一些花纹而已,不过仔细看去的话,却是中央都被镂空了的,有三孔九窍,看起来就可以说是十分的精巧,甚至仿佛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那样,能够拿在手里面好好的把玩一番。

    这石头,便是雾隐山河阵阵灵的原核核心,若不是亲眼见到,很难想象那样庞大仿佛山岳一般的阵灵,实际上就完全是依靠着这么一块拳头大小的核心所存在着。

    林封谨拿到了这块核心以后,便是将其抛给了神兽谛听,谛听很轻松的用长尾一卷,便是将之裹住,开始继续朝前带路行走了起来。

    这雾隐山河阵的阵法核心在当年设计的时候,便是无时不刻都在变化着的,根本没有任何的规律,甚至连术数推理的神通也是被彻底的干扰了,就连三千年前的地藏自身也是对其毫无办法,一旦阵势开始运作之后,也是没有办法再独自入阵了。

    唯一能够正确入阵的方法,便是此时这样:

    先找到一头阵灵,然后获得其体内的原核核心。

    这原核核心必须是完好无损的,一旦破碎就毫无用处了,因此通常情况下,获得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按照地藏留下来的后门,直接进入其体内,兵不血刃的解决战斗。

    若是用正面硬撼的手段来与阵灵交战,就算是击败了阵灵,甚至封印住了它不再重生,那么其原核核心也是势必会破损掉,没有办法获得完整无缺的。

    而只有完整无缺的原核核心,才会不停与雾隐山河阵的阵法核心产生共鸣,进而出现奇特的联系。

    神兽谛听就能够捕捉到这期间的微妙共鸣方式,进而顺藤摸瓜,成功找到雾隐山河阵那随时都在产生位移变化的阵法核心处。

    有道是万事开头难,拿到了这原核核心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利了许多了,大家跟随着谛听一路前行,乃是在朝着雾隐山河阵的深处前进,似乎感觉当中走了足足都有大半天了,可是仔细一想一琢磨的话,就会发觉自己才走了半刻钟而已。

    这就是雾隐山河阵的强大之处,一旦进入到了阵势深处,就能不停的发出神秘的干扰,来混淆入阵以后每个人的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和认知。

    这种神通低级的时候被称为:鬼打墙,让人围着一个坟包打转一晚上也走不出去,高级一些的时候,便是叫做:“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可以说早就在这世上流传着。

    这一招可以说是十分狠辣,并且只要入阵就会必然受到影响,再强大的人也是难以豁免,并且越是靠近雾隐山河阵的阵法核心的时候,其威力越强,只有谛听这样天生就为了追索而存在的神物,才能在这样的影响下精准的辨认方向,把握时间。

    林封谨等人跟随着谛听一路行进着,沿途上又遇到了一头阵灵,并且这头阵灵还没有被完全污染,显示出灰色的状况,但当然不消说,林封谨重复了刚才的过程,再次又拿到了一颗阵灵的原核核心。

    两颗原核核心在手,能够捕捉到的共鸣频率也是加倍提升,因此神兽谛听的前行引路速度也是加快了数倍,迅速的在浓雾当中带着人穿行着,这穿行的方式也可以说是十分奇特,直接朝前走就不说了,关键有的时候还要必须仿佛像是螃蟹那样,根本就不能够转身,直接横行。有的时候是直接不能转身倒退着走若是有外人见到,真的是会用看傻子一样的眼光看过来的。

    终于,前方的雾气可以说是稀薄了起来,空气里面则是多出来了一种“呼哧,呼哧,呼哧”似乎在拉破风箱的声音,多走出了几百米之后,便是见到了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坑。

    这巨坑至少也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中央还有五个深邃无比的坑洞,这坑洞大概至少都有一丈余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从中喷射出来了一股滚烫无比的白气,直冲数十丈的高度,空气里面多出来的那“呼哧”“呼哧”的声音,便是从这坑洞其中传出来的。

    巨坑里面有两头庞大的阵灵,便是围绕着这五个坑洞不停的转悠着,只要发觉下方喷射出来了滚烫的白气,便是猛然扑上去冲刷着,看起来被冲刷起来似乎是很惬意的样子,发出来的声音也不是那种“呵呵呵哈哈哈”仿佛爽朗的笑声,而是“叽叽叽叽”若老鼠叫一般,这就是它们表示喜悦的方式。

    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林封谨的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因为在他的记忆当中,这地方可不是这样的,这足球场也似的巨坑,应该是一个水光敛衽的庞大湖泊,下方五个空穴,则是会持之以恒的不停喷射出来大量的滚烫白气,高达百丈,然后从空中沸沸扬扬的落下来,十分壮观。

    每头阵灵在吸收了足够的灰尘,污秽之后,就会浸泡在这地下湖当中,接受高温蒸汽的冲洗,将体内的杂质洗涤干净,这也是它们简单生命当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然而现在呈现在林封谨面前的,却是这样苟延残喘,凋零破败的一幕,也真的是令人扼腕叹息啊。

    此时见到了林封谨他们,那两头不停在湖底转悠的阵灵便是立即对准了他们冲了过来,不过来到了这阵法中央以后,承袭了地藏记忆的林封谨就有办法对付他们了。

    身形一晃,林封谨已经是来到了旁边的一处岩石边,这块岩石看起来与旁边的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林封谨一掌按上去之后,便是将其掀开,里面便是有一个金光灿烂的钵盂。

    林封谨在这钵盂当中一抓,里面看起来是一种奇特的淡蓝色粉末,然后在空中一撒,立即就是纷纷扬扬的形成了一层蓝色的雾气,这两头凶神恶煞冲过来的阵灵立即就停住了脚步,将林封谨等人当成了自己人。

    恰好这时候又有一股高温蒸汽喷射了出来,顿时这两个阵灵就互相推挤着扑了过去,看起来和两只小狗一起争骨头的模样都差不多,居然给人以憨态可掬的感觉。

    来到了这个阵眼当中以后,林封谨便是让谛听取出了一块原核的核心,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正对南面走出了七七四十九步以后弯下腰,双手用力一掀,便是见到了下方的一块石板被掀了起来,下方就出现了三排一共二十个很清晰的凹痕,每个凹痕看起来还是有着十分细微的差别。

    这二十个凹痕,便是对应着镇守雾隐山河阵的二十个阵灵,林封谨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将自己先前获得的两块阵灵核心谨慎的嵌入了进去,这可是绝对不能够弄错的,否则的话,立即就是天翻地覆,大阵崩裂的局面。

    雾隐山河阵当中,一共有四个类似的阵眼核心,每个阵眼核心当中,都有这么一个机关,这也是林封谨当年设置下来的又一道关卡,就算是有人能推算出其中的关窍,但是没有阵灵核心和凹痕的相关对应的记忆,依然是只能望洋兴叹。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便是感觉到了整个地面都是在微微一震,然后从旁边上空徐徐的出现了一道光柱,接天连地,这光柱大概有丈余粗细,在这光柱的照耀下,连空中飘飞的尘埃也是清晰可见,就连双眼看到了这光柱以后,都有一种十分温暖舒服的感觉。

    见到了这情形,野猪便是下意识的大步走了过去,想要进入光柱,却是被林封谨一把扯住,似笑非笑的道:

    “你要做什么?”

    野猪愣了愣道:

    “这里不是进入的路线吗?”

    林封谨笑了笑道:

    “我的秘藏一旦流露出去,引发的动荡可是惊天动地,而前世的我,做事情比现在还要小心谨慎得多,所以,若你真的进到那光柱里面的话,等下估计就死得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半点了。”

    听了林封谨的话,大巫凶也是感觉没什么话好说了,这个陷阱真的是做得太巧妙了,若是不说破其中的关窍,无论是谁的第一反应都肯定冲进去了。哪里会知道这是一个十分致命的死亡陷阱?

    在林封谨的带领下,一干人走到了距离光柱恰好是九十九步的地方,这里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特殊征兆,只有刚刚出现的光柱是唯一的参照物,林封谨跺脚九次,脚下的石板便是微微一晃,然后开始下沉。

    大概下沉了十余丈之后,林封谨忽然睁开了眼睛,用手一指,指尖上面赫然出现了一朵白色的莲花,徐徐的朝着上方飘飞而去,这朵莲花出现了以后,便仿佛是镶嵌那样停留在了众人的头顶,有着温和的光芒照耀了下来,就像是一层无形的障壁在防护着似的。

    这时候,脚下的石板才继续下沉,不过却像是突破了一层障壁似的,有很明显的离开了人间世,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的感觉。同时,这周围的无尽黑暗当中,也仿佛是有着什么疯狂而浓郁的东西在猛烈涌动着,看起来就仿佛是张牙舞爪的妖魔,不,甚至是更加可怕的东西!!

    这里就是地藏利用自成天地神通,建立的小周天世界,叫做钵私他天,里面遗留下来的,便是他的秘藏,还有当年与佛尊有关的那一段记忆都在这里!

    要到达这“钵私他天”,便是必须经过此时的黑暗海,这黑暗海当中,便是关押着恐怖无比的黑暗污秽怪物,这些怪物都是地藏在行走黑暗当中的时候,虽然抓住却是无法超度的对象,因此地藏便是以大神通开辟出来这黑暗海,让它们在其中悔过。

    这黑暗海乃是用来关押这些穷凶极恶,恐怖无比的黑暗怪物,当然是极其坚固的,因此在地藏入灭之前,便是动用了黑暗海来作为自己的密藏的最后一道守护,只有具备了地藏自身的招牌白莲神通,这些黑暗怪物才会畏惧逃走,否则的话,这些家伙就会一拥而上,疯狂攻击。

    石板继续下沉了,足足隔了小半个时辰,才看到了下方赫然出现了一点光芒,那一点光芒迅速的放大,最后就见到下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光球,落在了林封谨的眼里面,更是有着格外熟悉的感觉,当年打造这地方的点点滴滴往事,都是一点一点的涌上心头,此时故地重游,恍然之间竟是已过三千年,也是令人觉得加倍的伤感!

    来到了钵私他天之外,石奴和水娥同时飞跃而出,呈现出了本体同时撞击在了宫殿外的护罩上,顿时就出现了“乞叉底蘖沙”这五个字,这乃是前世地藏的法号尊称,也是设置的最后一道关卡,然后众人眼前一花,便是迅速的降临在了了巨大华丽的宫殿内部当中。

    所有人此时的感觉,便是安静。

    无限的安静,

    在这钵私他天当中,虽然被封禁了三千年,可是空气当中居然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清新和淡淡的芬芳,时间仿佛都是静止了似的,仅仅是站立在了原地,就能感觉到一切都是无限的平和,安详,就像是胎儿呆在了母亲的子宫当中,十分温暖,平安,甚至连呼吸都用不着,心中充满的是难以尽述的喜悦。

    一干人就这样的矗立在了原地,体会着这难言的感受,连呼吸都唯恐太重,便是觉得自己不能,也不忍打扰这其中的氛围,只因为这种氛围似乎脆弱得像是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的琉璃。

    周围没有什么装饰品,墙壁也是一片素白,可是这素白当中却是透露出来了一种很难形容的神圣和尊贵,就像是天空,海洋,大地那样,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装饰来呼应它们的伟大了。

    唯一在动的人,是林封谨。

    他徐徐的朝前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林封谨此时的心情却是十分激荡,难以自抑,有一种泪水盈眶的感觉

    三千年了啊

    我又回来了,我又踏足到了这个地方!!!

    此时野猪和大巫凶看林封谨的背影,赫然都是在不停的变幻着,时而是他本人,时而又是那个灰衣褐巾人,这种情况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标志,表示林封谨此时心神都是处于十分恍惚的状态当中,稍微不注意的话,很可能就会被乘虚而入,彻底夺舍。

    不过,大巫凶却是非常清楚林封谨和地藏之间的关系,二者其实完全就是一体的,彼此不分,若是真的要夺舍,早在地藏的魂魄记忆复苏的时候就成功占据了,又怎么可能还等到现在呢?

    旁人看林封谨的背影乃是在不停的变幻着,而林封谨此时看周围的景物,同样也是在不停的变幻啊!

    三千年之前,自己也是这样,徐徐的走入到了其中,然后在前方盘膝坐下,紧接着闭上了眼睛,将自身的神识全面寄托在了天舍利之上,然后果决的斩断了与肉身的联系,全面脱离!

    恍惚之中,失去了神识魂魄的主宰的肉身顿时就徐徐软倒,盘膝而坐,鼻中垂落下来两根玉筋,彻底圆寂。

    而地藏的这一具肉身,已经是千锤百炼,打磨成了无漏真身,虽然失去了魂魄的主宰,也将是不朽不腐。

    但是,地藏之前在做这些准备事情的时候,也是同样被儒,道两门追杀,地藏名声在外,来追杀他的人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因此地藏在入灭之前,也是受到了重伤,等到神识脱离了之后,过了九九八十一天,地藏的肉身便是压制不住伤势,心火焚发,由内而外,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此时林封谨的眼中,看到的就是地藏肉身被心火焚毁时候熊熊燃烧的模样!!

    等到火焰渐渐熄灭以后,地藏的肉身涅槃以后,便是遗留下来了足足九颗舍利子。

    这九颗舍利子的色泽初看起来仿佛是月白色,但多看几眼,却又会泛出金光,并且这九颗舍利子当中的八颗,都在围绕着最大的一颗有规律的徐徐旋转着,一如宇宙当中的恒星运转似的,十分奇妙。

    此时感应到了林封谨的来临,这九颗舍利子则是迅速的飞射了过来,然后绕着他的身躯徐徐旋转,似乎从中都能感受到了无尽的喜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