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激发阵灵后门的过程说起来很是复杂,不过落在了旁人的眼里面之后,却是显得格外的简单。

    在野猪看来,那便是林封谨冲向了黑色的阵灵,然后被抱住,吸入了其体内。

    大概只是过了十来秒,那庞大的黑色阵灵忽然定住不动,然后化成了大量的烟雾迅速飘散而去,不过,这黑色阵灵体内的大量污垢灰烬也是早就超过了临界点,本体雾气消散蒸发以后,大量的灰尘和污垢都是从空中若下雨一般,稀里哗啦的掉落了下来。

    不过,在昏暗的雾气当中,赫然浮现出来了一团温和的光芒,然后迅速成型绽放,形成了一朵庞大的白莲花,仿佛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在了空中,将那些污垢,尘土,秽物隔绝了开来。

    等到这些东西散尽,落光了之后,白莲花幻像才渐渐的消失,然后就见到林封谨从中徐徐走了出来,可以见到他的右手上平摊着一块白色的石头。

    这石头初看起来仿佛是一块雕刻好的印章,上面有着一些花纹而已,不过仔细看去的话,却是中央都被镂空了的,有三孔九窍,看起来就可以说是十分的精巧,甚至仿佛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那样,能够拿在手里面好好的把玩一番。

    这石头,便是雾隐山河阵阵灵的原核核心,若不是亲眼见到,很难想象那样庞大仿佛山岳一般的阵灵,实际上就完全是依靠着这么一块拳头大小的核心所存在着。

    林封谨拿到了这块核心以后,便是将其抛给了神兽谛听,谛听很轻松的用长尾一卷,便是将之裹住,开始继续朝前带路行走了起来。

    这雾隐山河阵的阵法核心在当年设计的时候,便是无时不刻都在变化着的,根本没有任何的规律,甚至连术数推理的神通也是被彻底的干扰了,就连三千年前的地藏自身也是对其毫无办法,一旦阵势开始运作之后,也是没有办法再独自入阵了。

    唯一能够正确入阵的方法,便是此时这样:

    先找到一头阵灵,然后获得其体内的原核核心。

    这原核核心必须是完好无损的,一旦破碎就毫无用处了,因此通常情况下,获得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按照地藏留下来的后门,直接进入其体内,兵不血刃的解决战斗。

    若是用正面硬撼的手段来与阵灵交战,就算是击败了阵灵,甚至封印住了它不再重生,那么其原核核心也是势必会破损掉,没有办法获得完整无缺的。

    而只有完整无缺的原核核心,才会不停与雾隐山河阵的阵法核心产生共鸣,进而出现奇特的联系。

    神兽谛听就能够捕捉到这期间的微妙共鸣方式,进而顺藤摸瓜,成功找到雾隐山河阵那随时都在产生位移变化的阵法核心处。

    有道是万事开头难,拿到了这原核核心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利了许多了,大家跟随着谛听一路前行,乃是在朝着雾隐山河阵的深处前进,似乎感觉当中走了足足都有大半天了,可是仔细一想一琢磨的话,就会发觉自己才走了半刻钟而已。

    这就是雾隐山河阵的强大之处,一旦进入到了阵势深处,就能不停的发出神秘的干扰,来混淆入阵以后每个人的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和认知。

    这种神通低级的时候被称为:鬼打墙,让人围着一个坟包打转一晚上也走不出去,高级一些的时候,便是叫做:“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可以说早就在这世上流传着。

    这一招可以说是十分狠辣,并且只要入阵就会必然受到影响,再强大的人也是难以豁免,并且越是靠近雾隐山河阵的阵法核心的时候,其威力越强,只有谛听这样天生就为了追索而存在的神物,才能在这样的影响下精准的辨认方向,把握时间。

    林封谨等人跟随着谛听一路行进着,沿途上又遇到了一头阵灵,并且这头阵灵还没有被完全污染,显示出灰色的状况,但当然不消说,林封谨重复了刚才的过程,再次又拿到了一颗阵灵的原核核心。

    两颗原核核心在手,能够捕捉到的共鸣频率也是加倍提升,因此神兽谛听的前行引路速度也是加快了数倍,迅速的在浓雾当中带着人穿行着,这穿行的方式也可以说是十分奇特,直接朝前走就不说了,关键有的时候还要必须仿佛像是螃蟹那样,根本就不能够转身,直接横行。有的时候是直接不能转身倒退着走若是有外人见到,真的是会用看傻子一样的眼光看过来的。

    终于,前方的雾气可以说是稀薄了起来,空气里面则是多出来了一种“呼哧,呼哧,呼哧”似乎在拉破风箱的声音,多走出了几百米之后,便是见到了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坑。

    这巨坑至少也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中央还有五个深邃无比的坑洞,这坑洞大概至少都有一丈余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从中喷射出来了一股滚烫无比的白气,直冲数十丈的高度,空气里面多出来的那“呼哧”“呼哧”的声音,便是从这坑洞其中传出来的。

    巨坑里面有两头庞大的阵灵,便是围绕着这五个坑洞不停的转悠着,只要发觉下方喷射出来了滚烫的白气,便是猛然扑上去冲刷着,看起来被冲刷起来似乎是很惬意的样子,发出来的声音也不是那种“呵呵呵哈哈哈”仿佛爽朗的笑声,而是“叽叽叽叽”若老鼠叫一般,这就是它们表示喜悦的方式。

    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林封谨的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因为在他的记忆当中,这地方可不是这样的,这足球场也似的巨坑,应该是一个水光敛衽的庞大湖泊,下方五个空穴,则是会持之以恒的不停喷射出来大量的滚烫白气,高达百丈,然后从空中沸沸扬扬的落下来,十分壮观。

    每头阵灵在吸收了足够的灰尘,污秽之后,就会浸泡在这地下湖当中,接受高温蒸汽的冲洗,将体内的杂质洗涤干净,这也是它们简单生命当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然而现在呈现在林封谨面前的,却是这样苟延残喘,凋零破败的一幕,也真的是令人扼腕叹息啊。

    此时见到了林封谨他们,那两头不停在湖底转悠的阵灵便是立即对准了他们冲了过来,不过来到了这阵法中央以后,承袭了地藏记忆的林封谨就有办法对付他们了。

    身形一晃,林封谨已经是来到了旁边的一处岩石边,这块岩石看起来与旁边的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林封谨一掌按上去之后,便是将其掀开,里面便是有一个金光灿烂的钵盂。

    林封谨在这钵盂当中一抓,里面看起来是一种奇特的淡蓝色粉末,然后在空中一撒,立即就是纷纷扬扬的形成了一层蓝色的雾气,这两头凶神恶煞冲过来的阵灵立即就停住了脚步,将林封谨等人当成了自己人。

    恰好这时候又有一股高温蒸汽喷射了出来,顿时这两个阵灵就互相推挤着扑了过去,看起来和两只小狗一起争骨头的模样都差不多,居然给人以憨态可掬的感觉。

    来到了这个阵眼当中以后,林封谨便是让谛听取出了一块原核的核心,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正对南面走出了七七四十九步以后弯下腰,双手用力一掀,便是见到了下方的一块石板被掀了起来,下方就出现了三排一共二十个很清晰的凹痕,每个凹痕看起来还是有着十分细微的差别。

    这二十个凹痕,便是对应着镇守雾隐山河阵的二十个阵灵,林封谨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将自己先前获得的两块阵灵核心谨慎的嵌入了进去,这可是绝对不能够弄错的,否则的话,立即就是天翻地覆,大阵崩裂的局面。

    雾隐山河阵当中,一共有四个类似的阵眼核心,每个阵眼核心当中,都有这么一个机关,这也是林封谨当年设置下来的又一道关卡,就算是有人能推算出其中的关窍,但是没有阵灵核心和凹痕的相关对应的记忆,依然是只能望洋兴叹。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便是感觉到了整个地面都是在微微一震,然后从旁边上空徐徐的出现了一道光柱,接天连地,这光柱大概有丈余粗细,在这光柱的照耀下,连空中飘飞的尘埃也是清晰可见,就连双眼看到了这光柱以后,都有一种十分温暖舒服的感觉。

    见到了这情形,野猪便是下意识的大步走了过去,想要进入光柱,却是被林封谨一把扯住,似笑非笑的道:

    “你要做什么?”

    野猪愣了愣道:

    “这里不是进入的路线吗?”

    林封谨笑了笑道:

    “我的秘藏一旦流露出去,引发的动荡可是惊天动地,而前世的我,做事情比现在还要小心谨慎得多,所以,若你真的进到那光柱里面的话,等下估计就死得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半点了。”

    听了林封谨的话,大巫凶也是感觉没什么话好说了,这个陷阱真的是做得太巧妙了,若是不说破其中的关窍,无论是谁的第一反应都肯定冲进去了。哪里会知道这是一个十分致命的死亡陷阱?

    在林封谨的带领下,一干人走到了距离光柱恰好是九十九步的地方,这里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特殊征兆,只有刚刚出现的光柱是唯一的参照物,林封谨跺脚九次,脚下的石板便是微微一晃,然后开始下沉。

    大概下沉了十余丈之后,林封谨忽然睁开了眼睛,用手一指,指尖上面赫然出现了一朵白色的莲花,徐徐的朝着上方飘飞而去,这朵莲花出现了以后,便仿佛是镶嵌那样停留在了众人的头顶,有着温和的光芒照耀了下来,就像是一层无形的障壁在防护着似的。

    这时候,脚下的石板才继续下沉,不过却像是突破了一层障壁似的,有很明显的离开了人间世,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的感觉。同时,这周围的无尽黑暗当中,也仿佛是有着什么疯狂而浓郁的东西在猛烈涌动着,看起来就仿佛是张牙舞爪的妖魔,不,甚至是更加可怕的东西!!

    这里就是地藏利用自成天地神通,建立的小周天世界,叫做钵私他天,里面遗留下来的,便是他的秘藏,还有当年与佛尊有关的那一段记忆都在这里!

    要到达这“钵私他天”,便是必须经过此时的黑暗海,这黑暗海当中,便是关押着恐怖无比的黑暗污秽怪物,这些怪物都是地藏在行走黑暗当中的时候,虽然抓住却是无法超度的对象,因此地藏便是以大神通开辟出来这黑暗海,让它们在其中悔过。

    这黑暗海乃是用来关押这些穷凶极恶,恐怖无比的黑暗怪物,当然是极其坚固的,因此在地藏入灭之前,便是动用了黑暗海来作为自己的密藏的最后一道守护,只有具备了地藏自身的招牌白莲神通,这些黑暗怪物才会畏惧逃走,否则的话,这些家伙就会一拥而上,疯狂攻击。

    石板继续下沉了,足足隔了小半个时辰,才看到了下方赫然出现了一点光芒,那一点光芒迅速的放大,最后就见到下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光球,落在了林封谨的眼里面,更是有着格外熟悉的感觉,当年打造这地方的点点滴滴往事,都是一点一点的涌上心头,此时故地重游,恍然之间竟是已过三千年,也是令人觉得加倍的伤感!

    来到了钵私他天之外,石奴和水娥同时飞跃而出,呈现出了本体同时撞击在了宫殿外的护罩上,顿时就出现了“乞叉底蘖沙”这五个字,这乃是前世地藏的法号尊称,也是设置的最后一道关卡,然后众人眼前一花,便是迅速的降临在了了巨大华丽的宫殿内部当中。

    所有人此时的感觉,便是安静。

    无限的安静,

    在这钵私他天当中,虽然被封禁了三千年,可是空气当中居然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清新和淡淡的芬芳,时间仿佛都是静止了似的,仅仅是站立在了原地,就能感觉到一切都是无限的平和,安详,就像是胎儿呆在了母亲的子宫当中,十分温暖,平安,甚至连呼吸都用不着,心中充满的是难以尽述的喜悦。

    一干人就这样的矗立在了原地,体会着这难言的感受,连呼吸都唯恐太重,便是觉得自己不能,也不忍打扰这其中的氛围,只因为这种氛围似乎脆弱得像是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的琉璃。

    周围没有什么装饰品,墙壁也是一片素白,可是这素白当中却是透露出来了一种很难形容的神圣和尊贵,就像是天空,海洋,大地那样,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装饰来呼应它们的伟大了。

    唯一在动的人,是林封谨。

    他徐徐的朝前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林封谨此时的心情却是十分激荡,难以自抑,有一种泪水盈眶的感觉

    三千年了啊

    我又回来了,我又踏足到了这个地方!!!

    此时野猪和大巫凶看林封谨的背影,赫然都是在不停的变幻着,时而是他本人,时而又是那个灰衣褐巾人,这种情况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标志,表示林封谨此时心神都是处于十分恍惚的状态当中,稍微不注意的话,很可能就会被乘虚而入,彻底夺舍。

    不过,大巫凶却是非常清楚林封谨和地藏之间的关系,二者其实完全就是一体的,彼此不分,若是真的要夺舍,早在地藏的魂魄记忆复苏的时候就成功占据了,又怎么可能还等到现在呢?

    旁人看林封谨的背影乃是在不停的变幻着,而林封谨此时看周围的景物,同样也是在不停的变幻啊!

    三千年之前,自己也是这样,徐徐的走入到了其中,然后在前方盘膝坐下,紧接着闭上了眼睛,将自身的神识全面寄托在了天舍利之上,然后果决的斩断了与肉身的联系,全面脱离!

    恍惚之中,失去了神识魂魄的主宰的肉身顿时就徐徐软倒,盘膝而坐,鼻中垂落下来两根玉筋,彻底圆寂。

    而地藏的这一具肉身,已经是千锤百炼,打磨成了无漏真身,虽然失去了魂魄的主宰,也将是不朽不腐。

    但是,地藏之前在做这些准备事情的时候,也是同样被儒,道两门追杀,地藏名声在外,来追杀他的人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因此地藏在入灭之前,也是受到了重伤,等到神识脱离了之后,过了九九八十一天,地藏的肉身便是压制不住伤势,心火焚发,由内而外,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此时林封谨的眼中,看到的就是地藏肉身被心火焚毁时候熊熊燃烧的模样!!

    等到火焰渐渐熄灭以后,地藏的肉身涅槃以后,便是遗留下来了足足九颗舍利子。

    这九颗舍利子的色泽初看起来仿佛是月白色,但多看几眼,却又会泛出金光,并且这九颗舍利子当中的八颗,都在围绕着最大的一颗有规律的徐徐旋转着,一如宇宙当中的恒星运转似的,十分奇妙。

    此时感应到了林封谨的来临,这九颗舍利子则是迅速的飞射了过来,然后绕着他的身躯徐徐旋转,似乎从中都能感受到了无尽的喜悦。

第1386章 禁区之内    黑暗的禁区,就止步于此,前面是一片虚空,茫茫一片,不知道能通往何处。

    “咴——”骷髅马长嘶一声,不由高高跃起前蹄,有些急躁。

    李七夜拍了拍骷髅马,笑着说道:“稍安毋躁,不死小子都死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了,他也不在乎再等一些日子。”

    尽是李七夜是如此说,骷髅马依然是不安份地原地踏着蹄子,似乎它是恨不得立即就过去一样。

    “时间太久远了,也远不止一位仙帝在这里战斗过,你找不到原来的道路也是正常的事情。”李七夜知道骷髅马为什么不安,淡淡地说道:“这片天地,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攻伐征战,处处是支离破碎。”

    “咴——”骷髅马长嘶地叫了一声,似乎是十分赞同李七夜的话。

    “好吧,我也就捎你一程吧。”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我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可不能一路跟你走下去,到时候,能不能找到以前的道路,就靠你自己了。”

    这一次,骷髅马竟然没有嘶叫,它看着前面茫茫的虚空,好像是在思考,好像是在探索,似乎它是在回忆当年的路线。

    此时,李七夜取出了白骨岛主的那艘小舟,跳了进去。见李七夜跳入了这艘如飞梭一样的小舟,骷髅马也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启程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这艘如飞梭一样的小舟瞬间亮了起来,本来就是宛如水晶打造一般的船身在这一刻更加明亮,变得璀璨。

    “嗡”的一声响起,小舟瞬间跃起,一下子跃入虚空之中,接着,小舟就像是蛟龙入水一样,俯冲而入,瞬间冲入了虚空最深处,似乎。这不是虚空,而是海洋中深不可测的海沟一样。

    事实上,眼前的虚空,这并非是真正的虚空。而是仙帝以逆天的手段把禁区断绝了,因为有仙帝攻伐过这里,虽然,最终是没有成功,但是。仙帝对这片天地是造成了不小的毁坏,也正是因为如此,仙帝才会出手断绝禁区。

    虽然禁区被断绝,不过,它是依然还在,只不过,想跨越这个断绝不是那么容易,如果不知道这断绝的路线,或者不是强大到可以跨越这个断绝,那么。就是无法再进去。

    骷髅马就是如此,因为它很久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无法知道这断绝的路线,所以,它没办法进去。

    当飞梭小舟冲入虚空深处之时,突然之间,那个黑暗的禁区再一次出现在眼前,接着,这个黑暗的禁区又消失了,发现在眼前的是茫茫虚空。但,没有一会儿,黑暗禁区再一次出现,接着又消失。然后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碧海蓝天……

    随着飞梭小舟一次又一次的飞跃,眼前的景象一次又一次的变换,尽管仙帝的断绝是极为逆天,想找到路途不是那么容易,但是,飞梭小舟在一次又一次的迷失之下。依然能再一次又一次地找回路线。

    这就是白骨岛主这艘小舟宝贵的地方,它不止是可以随意在骨海畅游飞跃,它还能找回骨海的禁区,那怕是在仙帝出手断绝的情况下,它都依然能找回路线。

    这也为什么,白骨岛主每一次能回到骨海来,很一次又能安全退出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如此,白骨岛主把这艘小舟视如生命,对于他而言,这艘小舟比什么都要珍贵。

    最终,经过这飞梭小舟的一次又一次飞跃之后,终于跨越了仙帝的断绝,茫茫的虚空消失了,一方天地再一次出现在眼前。

    眼前的景象让人看到了,绝对会为之震撼,不管是谁,若是能看到眼前这一幕,只怕是记生难望。

    天空,已经崩塌,在天空上,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窟窿。不管是什么地方,天空上出现一个个窟窿,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这就像是有人出手打破天穹一样,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就算有人出手打破了天穹,留下了难于磨灭的天痕,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痕也会消失,天穹也会恢复原样。

    但是,眼前天空上的一个个窟窿,似乎是无法消失一样,似乎有人出手,把什么钉在天空上一样,留下这样的一个个窟窿似乎永久都不能消失。

    看到天空上留下的一个个窟窿,这可以想象当年出手的人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逆天,只有仙帝级别的存在才出才会造成如此的伤害。

    在这天空被打穿的窟窿中,有一些窟窿竟然轰鸣之声响起,有一些窟窿竟然有黑色的海水奔泻而下,好像在这天空之上,还有一个黑暗的海洋一样,似乎,在那天空的尽头才是黑暗海洋的起源。

    就如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样,眼前这一片天地已经被打碎,在这里,似乎一切都已经崩坏一样。

    眼前这片天地,可以说是处处支离破碎,宛如成为荒废之地一样。

    在这里,曾经有擎天入宇的山岳,但是,已经被拦腰斩断,崩碎的山峰散落飘浮在虚空之中,无数碎石像一颗颗星辰一样围着被斩断的山峰,形成了又大又长的陨石带。

    在这里,似乎曾经有拔天的巨树,这样的巨树似乎是可以直通天宇最深处,似乎可以把天地连接在一起,但是,这就样的巨树,被人拔根而起,到在地上,无数根须爆露。

    在这里,乃是大地被撕裂,出现了一块块宛如飘浮在虚空中的大陆,在这样的地方,有的黑暗海水轰鸣作响,直奔向虚空深处。

    在这里,有看起来像长桥一样的东西,从一个领域通往另一个领域,然而,这样的长桥也被人踏碎,断成了一截一截,飘浮在空中。

    似乎,这片天地已经被毁灭,有的地方竟然是轰鸣不止,喷涌出了赤红如血的岩浆,也有的地方被打穿,可怕的绿色液体像洪水一样奔腾。似乎,这是打穿了地狱,地狱之水流了出来一样……

    看到眼前这样的一个地方,可以想象。在这里曾经发生过多么惊天骇地的绝世大战,似乎,这是要毁灭一个世界,似乎,这是要把这天地崩碎一样。

    经过了可怕的战争之后。眼前这一片天地竟然宛如会自我愈合一样,有些被崩碎的大陆竟然开始又一次的拼凑起来,有些断碎的长桥似乎又得新生长……

    这样世界似乎在经过残酷无比的战争之后,它能在慢慢的修复,似乎要让这个世界再一次充满生机一样。

    看着眼前这一片天地,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感慨地说道:“不成功,就算再大的破坏,也只是拖延一下而己,该来的还是该来。除非真的不惜一切。来一个真正的毁天灭地,那才是能结束。若真的是如此,天灵界在这一场战争中,只怕也是被毁得七七八八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叹息一声,对于天灵界而言,战,是一场灾难,不战,那也是一场灾难。只不过,这一场灾难是来得迟早而己,至于这一场灾难是以怎么样的方式结束,那就不得而知了。

    事实上。曾经攻打过这个地方的仙帝也明白,就算仙帝真的愿意放手一搏,一战到底了,就算最后真的结束了这一切,那么,在这一场战争中。天灵界也从此沉沦,就算不是毁灭,也是支离破碎。

    曾经攻打过这里的仙帝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曾经攻打过这里的仙帝都曾在这里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他们此举,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而己,至于未来会如何,那就交给后代了,这是后世之事了。

    仙帝的破坏是不可想象的,但,这片天地就是那么的神奇,在仙帝一次又一次攻打之下,一次又一次破坏之下,竟然还能慢慢修复。

    收回了目光,李七夜对骷髅马说道:“好了,下面的路,就你自己走下去了,至于不死小子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他自己了。”

    “咴——”骷髅马长嘶一声,然后跳出了飞梭小舟。

    骷髅马站一块碎裂的大陆上,张望四周,然后又嗅了嗅,似乎要从空中闻出什么味道来一样。

    最终,骷髅马“咴”的一声长嘶,扬蹄飞奔,瞬间往另外一个方向冲去,最后,它竟然冲上天穹,冲入了天空上的一个巨大窟窿之中,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好小子,带你进来,一句谢谢都不说。”看着骷髅马冲入了大窟窿之中,李七夜不由笑骂道。

    李七夜未在这里停留太久,因为这片天地充满了可怕杀伐,在这里,可以说是步步是危机,若是一步走错,就会灰飞烟灭。

    不过,李七夜坐在小舟之中,这片天地的杀伐危险还对于没有多大的影响,飞梭小舟它会自动避开这里的杀伐危机。

    小舟载着李七夜,它在这一片天地间飞行着,它就像是海中畅游的鱼儿,行走在杀伐危险之中,那是游刃有余。

    如果说这叶小舟是海中的鱼儿,那么,这片天地对于这一叶小舟来说,就是广阔无比的大海,这样凶险的地方,对于它来说,就好像是归家一样。

    这艘小舟载着李七夜在这片天地间飞行了很久,最终,来到了一个地方,在这里,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前面有一个像大漏斗一样的地方,所有的黑暗海水竟然全部从这里倾泻而下,奔腾不息的黑暗海水全部冲了进去。

    眼前这样的大漏斗是收纳了四八面方的黑暗海水,似乎,不管是什么地方的黑暗海水最终都流到了这里。

    在轰鸣声中,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个大漏斗,看着无数的黑暗海水奔腾而下,最终,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眼前这个大漏斗威力之强,虽然是远远比不上深壑海的大漩涡!但是,它依然是那么的可怕,那么的凶险,一旦进去,就算是神皇也会很容易被撕得粉碎。

    “该进去了。”李七夜全身视了起来,“嗡”的一声,施出了“天命晶体”,一时之间,全身光芒跳跃,晶莹的光芒让李七夜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被水晶包裹着一样。

    天命晶体跳动着光芒,守护着李七夜,有它的防御之下,任何危险、任何杀伐都伤不了李七夜。(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