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黑暗的禁区,就止步于此,前面是一片虚空,茫茫一片,不知道能通往何处。

    “咴——”骷髅马长嘶一声,不由高高跃起前蹄,有些急躁。

    李七夜拍了拍骷髅马,笑着说道:“稍安毋躁,不死小子都死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了,他也不在乎再等一些日子。”

    尽是李七夜是如此说,骷髅马依然是不安份地原地踏着蹄子,似乎它是恨不得立即就过去一样。

    “时间太久远了,也远不止一位仙帝在这里战斗过,你找不到原来的道路也是正常的事情。”李七夜知道骷髅马为什么不安,淡淡地说道:“这片天地,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攻伐征战,处处是支离破碎。”

    “咴——”骷髅马长嘶地叫了一声,似乎是十分赞同李七夜的话。

    “好吧,我也就捎你一程吧。”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我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可不能一路跟你走下去,到时候,能不能找到以前的道路,就靠你自己了。”

    这一次,骷髅马竟然没有嘶叫,它看着前面茫茫的虚空,好像是在思考,好像是在探索,似乎它是在回忆当年的路线。

    此时,李七夜取出了白骨岛主的那艘小舟,跳了进去。见李七夜跳入了这艘如飞梭一样的小舟,骷髅马也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启程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这艘如飞梭一样的小舟瞬间亮了起来,本来就是宛如水晶打造一般的船身在这一刻更加明亮,变得璀璨。

    “嗡”的一声响起,小舟瞬间跃起,一下子跃入虚空之中,接着,小舟就像是蛟龙入水一样,俯冲而入,瞬间冲入了虚空最深处,似乎。这不是虚空,而是海洋中深不可测的海沟一样。

    事实上,眼前的虚空,这并非是真正的虚空。而是仙帝以逆天的手段把禁区断绝了,因为有仙帝攻伐过这里,虽然,最终是没有成功,但是。仙帝对这片天地是造成了不小的毁坏,也正是因为如此,仙帝才会出手断绝禁区。

    虽然禁区被断绝,不过,它是依然还在,只不过,想跨越这个断绝不是那么容易,如果不知道这断绝的路线,或者不是强大到可以跨越这个断绝,那么。就是无法再进去。

    骷髅马就是如此,因为它很久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无法知道这断绝的路线,所以,它没办法进去。

    当飞梭小舟冲入虚空深处之时,突然之间,那个黑暗的禁区再一次出现在眼前,接着,这个黑暗的禁区又消失了,发现在眼前的是茫茫虚空。但,没有一会儿,黑暗禁区再一次出现,接着又消失。然后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碧海蓝天……

    随着飞梭小舟一次又一次的飞跃,眼前的景象一次又一次的变换,尽管仙帝的断绝是极为逆天,想找到路途不是那么容易,但是,飞梭小舟在一次又一次的迷失之下。依然能再一次又一次地找回路线。

    这就是白骨岛主这艘小舟宝贵的地方,它不止是可以随意在骨海畅游飞跃,它还能找回骨海的禁区,那怕是在仙帝出手断绝的情况下,它都依然能找回路线。

    这也为什么,白骨岛主每一次能回到骨海来,很一次又能安全退出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如此,白骨岛主把这艘小舟视如生命,对于他而言,这艘小舟比什么都要珍贵。

    最终,经过这飞梭小舟的一次又一次飞跃之后,终于跨越了仙帝的断绝,茫茫的虚空消失了,一方天地再一次出现在眼前。

    眼前的景象让人看到了,绝对会为之震撼,不管是谁,若是能看到眼前这一幕,只怕是记生难望。

    天空,已经崩塌,在天空上,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窟窿。不管是什么地方,天空上出现一个个窟窿,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这就像是有人出手打破天穹一样,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就算有人出手打破了天穹,留下了难于磨灭的天痕,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痕也会消失,天穹也会恢复原样。

    但是,眼前天空上的一个个窟窿,似乎是无法消失一样,似乎有人出手,把什么钉在天空上一样,留下这样的一个个窟窿似乎永久都不能消失。

    看到天空上留下的一个个窟窿,这可以想象当年出手的人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逆天,只有仙帝级别的存在才出才会造成如此的伤害。

    在这天空被打穿的窟窿中,有一些窟窿竟然轰鸣之声响起,有一些窟窿竟然有黑色的海水奔泻而下,好像在这天空之上,还有一个黑暗的海洋一样,似乎,在那天空的尽头才是黑暗海洋的起源。

    就如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样,眼前这一片天地已经被打碎,在这里,似乎一切都已经崩坏一样。

    眼前这片天地,可以说是处处支离破碎,宛如成为荒废之地一样。

    在这里,曾经有擎天入宇的山岳,但是,已经被拦腰斩断,崩碎的山峰散落飘浮在虚空之中,无数碎石像一颗颗星辰一样围着被斩断的山峰,形成了又大又长的陨石带。

    在这里,似乎曾经有拔天的巨树,这样的巨树似乎是可以直通天宇最深处,似乎可以把天地连接在一起,但是,这就样的巨树,被人拔根而起,到在地上,无数根须爆露。

    在这里,乃是大地被撕裂,出现了一块块宛如飘浮在虚空中的大陆,在这样的地方,有的黑暗海水轰鸣作响,直奔向虚空深处。

    在这里,有看起来像长桥一样的东西,从一个领域通往另一个领域,然而,这样的长桥也被人踏碎,断成了一截一截,飘浮在空中。

    似乎,这片天地已经被毁灭,有的地方竟然是轰鸣不止,喷涌出了赤红如血的岩浆,也有的地方被打穿,可怕的绿色液体像洪水一样奔腾。似乎,这是打穿了地狱,地狱之水流了出来一样……

    看到眼前这样的一个地方,可以想象。在这里曾经发生过多么惊天骇地的绝世大战,似乎,这是要毁灭一个世界,似乎,这是要把这天地崩碎一样。

    经过了可怕的战争之后。眼前这一片天地竟然宛如会自我愈合一样,有些被崩碎的大陆竟然开始又一次的拼凑起来,有些断碎的长桥似乎又得新生长……

    这样世界似乎在经过残酷无比的战争之后,它能在慢慢的修复,似乎要让这个世界再一次充满生机一样。

    看着眼前这一片天地,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感慨地说道:“不成功,就算再大的破坏,也只是拖延一下而己,该来的还是该来。除非真的不惜一切。来一个真正的毁天灭地,那才是能结束。若真的是如此,天灵界在这一场战争中,只怕也是被毁得七七八八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叹息一声,对于天灵界而言,战,是一场灾难,不战,那也是一场灾难。只不过,这一场灾难是来得迟早而己,至于这一场灾难是以怎么样的方式结束,那就不得而知了。

    事实上。曾经攻打过这个地方的仙帝也明白,就算仙帝真的愿意放手一搏,一战到底了,就算最后真的结束了这一切,那么,在这一场战争中。天灵界也从此沉沦,就算不是毁灭,也是支离破碎。

    曾经攻打过这里的仙帝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曾经攻打过这里的仙帝都曾在这里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他们此举,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而己,至于未来会如何,那就交给后代了,这是后世之事了。

    仙帝的破坏是不可想象的,但,这片天地就是那么的神奇,在仙帝一次又一次攻打之下,一次又一次破坏之下,竟然还能慢慢修复。

    收回了目光,李七夜对骷髅马说道:“好了,下面的路,就你自己走下去了,至于不死小子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他自己了。”

    “咴——”骷髅马长嘶一声,然后跳出了飞梭小舟。

    骷髅马站一块碎裂的大陆上,张望四周,然后又嗅了嗅,似乎要从空中闻出什么味道来一样。

    最终,骷髅马“咴”的一声长嘶,扬蹄飞奔,瞬间往另外一个方向冲去,最后,它竟然冲上天穹,冲入了天空上的一个巨大窟窿之中,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好小子,带你进来,一句谢谢都不说。”看着骷髅马冲入了大窟窿之中,李七夜不由笑骂道。

    李七夜未在这里停留太久,因为这片天地充满了可怕杀伐,在这里,可以说是步步是危机,若是一步走错,就会灰飞烟灭。

    不过,李七夜坐在小舟之中,这片天地的杀伐危险还对于没有多大的影响,飞梭小舟它会自动避开这里的杀伐危机。

    小舟载着李七夜,它在这一片天地间飞行着,它就像是海中畅游的鱼儿,行走在杀伐危险之中,那是游刃有余。

    如果说这叶小舟是海中的鱼儿,那么,这片天地对于这一叶小舟来说,就是广阔无比的大海,这样凶险的地方,对于它来说,就好像是归家一样。

    这艘小舟载着李七夜在这片天地间飞行了很久,最终,来到了一个地方,在这里,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前面有一个像大漏斗一样的地方,所有的黑暗海水竟然全部从这里倾泻而下,奔腾不息的黑暗海水全部冲了进去。

    眼前这样的大漏斗是收纳了四八面方的黑暗海水,似乎,不管是什么地方的黑暗海水最终都流到了这里。

    在轰鸣声中,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个大漏斗,看着无数的黑暗海水奔腾而下,最终,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眼前这个大漏斗威力之强,虽然是远远比不上深壑海的大漩涡!但是,它依然是那么的可怕,那么的凶险,一旦进去,就算是神皇也会很容易被撕得粉碎。

    “该进去了。”李七夜全身视了起来,“嗡”的一声,施出了“天命晶体”,一时之间,全身光芒跳跃,晶莹的光芒让李七夜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被水晶包裹着一样。

    天命晶体跳动着光芒,守护着李七夜,有它的防御之下,任何危险、任何杀伐都伤不了李七夜。(未完待续。)

    …

第九十六章 后门    像是雾隐山河阵这样可以维系几千年的大阵,最注重的就是生生不息,周而复始,形成自我循环的系统,就像是人体,就无时不刻的在自我循环,从外界补充能量,同时排泄出体内的废物,只要这个系统存在,那么人体就能吐故纳新,生命长存。

    而此时的阵灵变化成了此时的样子,则是很明显其中有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这个环节就是阵法的自我清洁环节上。

    每一头阵灵的最大作用并不是守护,而是在阵势当中担任清道夫的角色,被污染的雾气会被他们吸入体内洗涤,然后将这些杂质存放了起来,最后积攒在了一起倒掉,就像是垃圾桶装满了以后就会有车来将其收走一样。

    根据当年林封谨的设计,每一头阵灵在阵中巡逻了十二个时辰之后,体内的杂质就应该得到清理。而在雾隐山河阵当中,有足足四处阵眼的功能就是用来做这个的,这四处阵眼便是四个庞大的水池,这水池当中有着好几个泉眼,会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冒出大量滚烫蒸汽和泉水,冒出来的泉水会通过旁边的地下河排走。

    阵灵进入这阵眼水池之后,就会被大量滚烫的蒸汽洗涤身躯,将体内吸收来的杂质冲洗出来,然后随着旁边冒出来的泉水被迅速排走,泉眼的水量很大,在当时地藏的设计当中,只需要一眼水池,就足够让所有的阵灵清洁身体了。

    不过,现在出现在林封谨他们面前的这头阵灵,已经完全仿佛是乌云构成的一般,可见这家伙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能成功的清洁自己的身体,那么自然就丝毫都起不了清道夫的角色了,并且很显然的,还严重影响到了阵灵的状态,使其变得残暴无比!

    这黑色阵灵一出现了之后,立即就对准了林封谨一干人激冲了过来,气势汹汹。甚至带起来的雾气都被它迅速染黑,光线都随之晦暗了下来,这样的来势,一看就令人觉得这家伙绝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只是当年林封谨被这阵灵追得那个是鸡飞狗跳,狼狈无比,现在卷土重来,却已经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他端坐在了马背上面。看起来根本就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水娥已经是骤的拂袖,立即就见到了这黑色阵灵的速度一下子就缓慢了下来,接着就发觉其表面已经多了一层透明的东西似的,仔细一看的话就能发觉,那竟是大量的冰层,这庞大的黑色阵灵一动,就是咔嚓咔嚓的冰层破碎乱响的声音!

    只是水娥施展在这黑色阵灵身上的寒气也是一直都在产生着作用,因此上一秒冰层破裂了之后,下一秒冰层就会重新冻结在一起。严重的影响了其前进的方式。

    这黑色阵灵失去了速度优势之后,立即威胁性大减,看起来也是格外的愤怒,从其体内发出来的“呵呵哈哈哈哈”的类似于爽朗笑声的声音也是有些变了节奏,黑色云雾当中,猛然有两点红光一闪,然后就感觉到了天地元气陡然的在朝着它的身躯收缩凝聚,接着陡的爆发!

    石奴猛的抬脚狠狠的朝着地下一踩,马上从地面上就“轰轰轰”的生长出来了一道十余米宽的弧形石墙,护在了前方。林封谨等人也是同时从马背上飞跃了下来。藏到了石墙后面。

    他们刚刚藏好,就觉得石墙外缘发出来了“碰”的一声巨响,然后似乎是有一阵狂风横扫了过去似的,而林封谨等人倒是及时藏到了石墙的后面。但是他们乘坐的马匹却不能啊,便是被那一阵“狂风”正面扫中!

    立即,这几匹马儿就变成了一种诡异模糊朦胧的形状,就像是从本来的血肉躯体一下子变成了浓雾组成的一般!看起来和上一次林封谨进入时候看到的那些雾傀儡颇为相似。

    这就是阵灵拥有的特殊神通:雾化潮汐。

    被雾化潮汐命中的生物,会在瞬间通过一个检定,这样的检定是根据敌人的精神力。防御力,意志力来做出的,倘若没有成功通过检定的话,这生物就会在瞬间被同化成浓雾傀儡。

    即便是这生物成功通过了检定,也会在一定时间(时间的长短与敌人的意志力,防御力有关)被强制进入雾化状态当中,进入了雾化状态以后,精神上会与阵灵连接在了一起,遭受到持续不断的攻击,同时被音波类的神通攻击的时候,会遭受到额外的巨大伤害。

    这雾化潮汐之后,立即就见到了庞大的黑色阵灵做出了一个仰天长啸的动作,所有的人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可是耳朵里面却仿佛是耳鸣那样,剧烈无比的嗡嗡作响,心中更是烦恶无比,这并不是说黑色阵灵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而是它发出来的声音已经超出了人耳捕捉的屏蔽。

    谛听神兽的听觉格外灵敏,所以它这时候的表现也很是好玩,两只耳朵立即就耷拉了下来,仿佛是狗皮帽子上的耳帘子那样,将自己的耳朵死死的保护堵住,因此看起来居然都格外的自在。

    林封谨等人还撑得住,但后面进入了雾化状态的几匹坐骑就吃了大亏,立即就像是浓雾被吹散那样,迅速的飘飞,散去,看起来和一滴墨汁掉入了清水当中的情形差不多,隔了一会儿,才啪啦的一声恢复成血肉之躯的形状,所有的坐骑就仿佛是同时被五马分尸那样,鲜血与肉块齐飞,十分惨烈!

    同时,在血腥味道散发出来了之后,本来对林封谨显得十分畏惧的浓雾又开始蠢蠢欲动,徐徐逼近!

    面对这种情况,大巫凶都皱了皱眉,因为他虽然对雾隐山河阵这上古奇阵不了解,可是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走路啊,当然知道这阵势当中绝对不止一只阵灵,若是不能在这里速战速决的话,那么等其余的阵灵增援过来,难度就必然大增了。

    因为阵灵的战力并不是11=2的那样叠加,在设计阵法的时候,阵灵不仅仅是可以调动阵法的威力,彼此之间还有相互加成的作用,两头阵灵在一起。至少可以发挥出三头阵灵单独作战的威力,而雾隐山河阵的阵灵更强大。

    这么说吧,目前虽然只是仅存了十来头阵灵,但是只要其中的九头阵灵联合在一起。就算是三千年之前地藏的全盛时候,也一样不是对手!因为拖到了最后,搞不好要面对的就是整个阵法被激活的庞大威力了。

    不过,林封谨自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阵灵是他亲手设计的,纵然此时已经是彻底失控,可是也早就考虑到了这情况,在每个阵灵的身上都有设置下来一个类似于“开关”的后门,一旦激发这个后门,那么阵灵立即就会被制服。

    当然,这样的后门也一定是匪夷所思,令人难以察觉的,否则的话,敢于来闯这阵势的人。也必然不乏天资卓越,惊才艳艳的强者,一旦被他们看破了其中的机关之后,雾隐山河阵就相当于是被凭空给狠狠的剥掉了一层防御下去,这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此时的林封谨,已经显然不愿意再与这阵灵多加纠缠,当下便是跃出了石奴制造的那一堵石墙,对准了面前的漆黑阵灵俯身冲刺了过去,这一冲刺感觉就仿佛是离弦之箭似的,瞬间就飚射到了这漆黑阵灵面前。

    不过。这漆黑阵灵这时候便做了一件事,猛的双手张开一抱,便是将林封谨给搂住了,这漆黑阵灵高达十余丈。与林封谨的体型相比的话,那么完全就是巨兽与蝼蚁的区别,这么一抱之后,居然就将林封谨一下子吞没入了它的体内。

    漆黑阵灵的身躯,乃是这混沌之雾高度浓缩的结果,不过还是雾气的形态。所以这就形成了阵灵的终极杀招,迷雾吞噬!将敌人彻底的吞入体内,使其迷失在其中,最后被混沌之雾同化为傀儡。

    同时,一旦有外来者进入到了阵灵的身躯当中以后,相当于是进入到了一个“小周天”当中,就类似于是窝津神的体内那样,比外表看起来的了空间要大得多,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充斥了巨量的高浓度混沌之雾的迷宫!

    此时林封谨被漆黑阵灵吞入了体内以后,便是进入了这么一个至少也是公园大小的迷宫内,并且里面还充斥着大量仿佛有若实质的浓烈混沌之雾,这些混沌之雾的浓度是外面的十倍,并且因为阵灵已经是失去了自洁功能之后,更是充满了污秽,会疯狂的朝着人的眼耳口鼻里面侵入,甚至哪怕是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也会尝试钻入毛孔。

    同时,这些浓烈的混沌之雾就没有外面的好对付了,因为主宰他们的意志,则是阵灵的意志,绝对不会是受到了伤害或者挫折就会退缩的对象。

    再强大的人,被吸入了这其中之后,就像是掉进了一个十分恶心的粪坑,就算是他的能力非常强,在粪坑里面感觉不到任何威胁,可是其第一时间反应就肯定是往外面逃,尽快离开这地方,而不会在粪坑里面多逗留一会儿,仔细享受一下这滋味。

    这就是当年地藏布局下来的后手!阵灵的后门,便是隐藏在了它的体内!!

    此时林封谨进入到了漆黑阵灵的体内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想办法击破周围的混沌之雾逃走,而是屏息闭眼闭气,接着半跪在地,然后伸手抚向地面。

    顿时就可以感觉到,这地面上充满了凹凸不平的花纹,仔细摸上去的话,乃是一个一个水桶大小的圆圈,林封谨的手指迅速的顺着地上其中一个圆圈描摹过去,然后便是可以感觉到这个圆圈并不是密闭的,而是有一个手指头大小的缺口。

    然后林封谨又摸向了另外的一个圆圈,便是可以感觉到,这个圆圈同样也是有一个缺口,而两个圆圈上的缺口则像是箭头一样,指示的都是同样的方向。

    这时候,林封谨便是在这浓雾当中朝着缺口指示的那个方向快步行走过去,每走出十来步,就弯腰重新确定一下方向,保证自己前行的路线正确。

    前面就说了,阵灵的体内实际上是被固化了“自成天地”这个神通的,当然威力并不强,不过还是至少有一个公园大小,因此还是相当宽阔了,林封谨大概顺着圆圈指示的方向走出了百余步之后,忽然脚下一绊,便是感觉前方出现了台阶。

    林封谨此时虽然眼前的能见度几乎为零,并且也不敢睁开眼睛,不过其余的感官还是格外灵敏的,被这台阶一绊之后,心中一喜,立即便是知道三千年之前布置下来的这后手还在发挥作用,便是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台阶的梯数,等到上到了台阶的第七梯的时候,便是停住了脚,不再往上走,而是抬起脚,用力的跺了七下!

    这七脚一踩踏下去之后,立即整个台阶都微微的震荡了下来,然后开始徐徐下沉,林封谨很干脆的就站在了台阶上不动,大概这台阶下沉了五六米下去之后,便是停止了下沉的趋势,林封谨缓缓的伸手出去,就感觉到自己齐胸处有一个碗口大小的转轮。

    只是他握住了转轮以后,并没有转动,而是用力的将其朝着外面用力一拔,然后又是用力一压,这样连续重复循环了三次以后,顿时就听到了整个空间当中传来了“嗡嗡嗡”“嗡嗡嗡”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噗嗤”的拉长声音,仿佛是在大量的气体正在被放出来一样,然后林封谨就觉得眼前一亮,重新回到了雾隐山河阵当中。

    这一系列的过程说起来很简单,但其实上可以说是步步为营,其中有足足四大陷阱关卡在里面。

    第一个关卡是,必须要知道地面上圆圈隐藏的秘密,在眼睛无法视物的情况下,找到台阶的位置。

    第二个关卡是,就算是有人偶然发现了这个秘密,顺着台阶往上走,就会发现一个平台,平台上面则是有着一个很典型的核心模样的东西,然而这却是伪装,在那里研究一百年也找不出其中的奥秘,真正的秘密隐藏在了第七阶台阶上。

    第三个关卡是,就算是你知道秘密隐藏在第七阶台阶上,不知道连续跺脚七下才能开启的秘密的话,一样是没办法进入的。

    第四个关卡是,就算是你误打误撞进入了下方的密室,找到了隐藏着最终秘密的转轮也是没有用,这最后的机关设置成转轮的模样,就已经是有误导人的意味在里面,真的去转动这机关的话,那么马上就会卡死,并且引发反噬。

    必须要重复“压”“拔”三次的方法,这才能成功激活地藏留下来的后门。

    有着这四大陷阱关卡,基本上就杜绝了小概率事件的发生,地藏当年制造这阵灵的时候,也是呕心沥血,耗费了不少心思。(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