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自从出发之后,便是一直坐在了马背上闭目养神,之前为了救出谛听神兽,他也是耗费了一些元气,若是在平时的话,那么这耗费的元气只要一两个时辰就能够弥补回来,但这时候却是非常时期,当然是要抓紧时间来恢复自身的每一点力量了。

    同时,因为身边还有野猪和大巫凶这么多人手拱卫,林封谨也是可以放心大胆的在马背上入定,这样的恢复速度更加的迅速一些,一想到自己很快的就能拿到前世遗留下来的秘藏,同时还取回那一部分残留的关于佛尊的记忆,知道那个关于人间界大秘密的具体信息,林封谨的心情也是忍不住有些激动了起来。

    此时大巫凶的话,一下子就将林封谨从之前的入定当中拉了出来,然后他根本不用问“怎么回事”,便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出来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这些雾气卷涌着,翻腾着,对准了他们涌来,看起来仿佛是像是潮水一般。

    这些雾气出现得极是突兀,因此看起来还是颇为稀薄的,没有办法阻挡住阳光,还能隐约看到远处的景物,根据之前他们留宿的部落所说的,倘若这时候马上策马全力朝着来路奔驰过去的话,那么还是有希望逃脱的。

    但是,林封谨他们来到这里可不是游山玩水的,正是冲着这四处弥漫的雾气而来,大巫凶轻轻一拂袖,一股奇特的平静感觉就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本来在惊叫乱蹦的马匹也是随之安静。

    林封谨点了点头,呼唤了一声,本来坐在了马鞍前面的谛听便是轻盈的窜了下去,尾巴轻摆,已经是呈现出来了三尾形态,然后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带路。

    谛听一动,石奴也是立即跟随着现身,化成了黄衣大汉的模样,陪伴着谛听一起行走。

    因为这时候谛听是在动用它的天赋神通,所以缺乏自保之力,所以石奴就要在旁边跟随着,他乃是天生土灵,各种控土神通可以说是举重若轻,轻而易举就能施展出来,用来做保护这件事乃是最佳组合。

    他们虽然三千年都未有见面,可是之前一起并肩战斗了不知道多少场,这时候再度并肩很自然的就拥有了足够的默契来为对方遮护。

    见到了这一幕,林封谨心下也是有些恍惚,更是生出来了一股莫名的感动,上一次携手对敌的情形依然是历历在目,可是时光荏苒,一晃已过了足足三千载的岁月啊,这是何等的漫长,可是给人的感觉,又仿佛是弹指一挥间!

    此时一干人也只是刚刚走出了二三十步,周围的雾气便是更加浓郁了起来,翻滚汹涌着,仿佛是有自己的意识似的,浓雾甚至会主动的朝着人的口鼻里面钻进去,那种感觉绝对不会让人觉得很舒服的,尤其是这里的雾气格外的古怪,浓郁得有若实质

    林封谨当然记得很清楚,自己在第一次进入腾蛇泽龙舆的时候,王猛的大弟子一问道人,便是在这可怕的浓雾当中吃了大亏。

    此时林封谨还很清楚的记得,一问道人当时的狼狈模样,不仅仅是浑身上下都裹着一层浓郁无比的雾气,这浓雾到了最后竟仿佛是化为了实质,若灰色的软体水蛭那样,疯狂的往口鼻里面恶毒蠕动猛钻,回想起来也是觉得毛骨悚然。

    最后,这厮则是浑身上下都被那恐怖的浓雾凝聚成了实质,塞满了他的身躯,化成了一个雾中的妖傀儡,只是凭借自己的本能掠食。

    要规避这可怕的洪荒混沌之雾,林封谨之前知道的办法,是吃掉这雾气当中的一种特殊生物:阴藕,就可以暂时免遭其侵蚀,不过阴藕旁边都是有一种奇特的毒物阴针蛭守护,十分难缠,不过这件事让土豪金去做的话,就很轻松了,它乃是真龙蜮王,天生就对世上的所有毒虫有压制作用。

    不过此时林封谨故地重游,并且还是苏醒了昔年的记忆,当然就用不着这么麻烦了,这洪荒混沌之雾虽然恐怖,但是只要知道应对的方法的话,应付起来却也是相当简单的。

    林封谨索性踏前几步,直接进入到了浓雾当中,反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口气一吸入进去之后,立即就见到了周围大量的蠕动浓雾疯狂贪婪的对准了他的口鼻当中涌了进去,与此同时,林封谨立即也是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面立即就多了好几个机械单调的声音:

    “我饿,我饿!”

    “好冷,好冷啊!”

    “你是我的!”

    “好想吃东西!”

    “”

    同时,林封谨更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隐隐约约的麻木了起来,精神也是随之而恍惚,似乎是要被人侵占接管一般。

    面对这样的情况,林封谨的嘴角居然露出了一抹冷笑,只要是正常的人在遇到了这种状况的时候,肯定是心中极其惊恐,就算是心理素质极好不怕的,要做的事情肯定也是极力抗拒这雾气的侵蚀。

    可是林封谨依然不反抗,直到了自己的精神已经完全陷入到了迷蒙的状态,半梦半醒的时候,这时候,耳边响起来的声音也是次第的消失变少,最后只剩余下来了一个,林封谨才陡的睁开了眼睛,眼中精光一闪,沉喝了一声:

    “吽!”

    这一声断喝,立即就可以感觉到从林封谨的口中,竟是有着一圈强烈无比的波纹轰然释放而出,随着林封谨的这一声断喝,在他脑海里面盘旋徘徊的那声音陡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就彻底消失。

    同时就可以见到,萦绕在了周围的大量雾气,立即就以惊人的速度疯狂退散,直到了百丈之外,这才畏畏缩缩的漂浮着。

    原来这洪荒混沌之雾自身是有灵识的,不过开化的程度可以说是相当的低,差不多就类似于水藻,青苔这种,完全依靠本能来行事,其占据同化进入其中的生物也是本能,但是这雾气有着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其力量有限。

    平时它用力量守护着自身的时候,是不会轻易遭受伤害的,但一旦想要占据生物的躯体,将之化成雾傀儡的时候,就必须将守护自身的力量挪过来进行占据,这时候就是反击的最好时机。

    不过,若不是知道其中奥秘的人,又怎么可能一直持续的忍耐着,等待着这雾气之魂彻底的失去防御以后,才骤然发难给予对方袭击呢?要知道,一旦被雾气侵入身体之后,那种身体随时都会被霸占,失控的感觉,真的是会将人逼疯的,若不是林封谨拥有十成的把握,也绝对不会放任雾气失控到现在。

    这一声断喝也是有来历的,叫做“当头棒喝”,能吼断邪崇杂念,很干脆的就重创了雾灵,从此这雾灵就对林封谨有了恐惧的记忆,因此对林封谨可以说是望而生畏,敬而远之,在对林封谨的记忆消退之前,这混沌之雾应该就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困扰了。

    一干人接下来便是继续在雾气当中前行,因为此时雾气对林封谨十分畏惧,可以说是望风而逃,林封谨所到之处,便是纷纷的退散消失,至少也是会留出百余丈的空地,所以行走起来的话,还是格外的顺畅的。

    大概前行了半个时辰,从远处忽然就传来了类似于“哈哈哈哈哈”爽朗笑声之类的声音,连带地上的小石头也是在剧烈跳动震荡着,林封谨对此并不陌生,当然知道这玩意儿乃是雾隐山河阵当中的阵灵发出来的,而自己要破译阵法,进入雾隐山河阵的核心地带,就要着落在这阵灵身上。

    只是短短的几个眨眼功夫,这阵灵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玩意儿本来高达十余丈,是阿拉丁神灯的肥胖版本,根本就无法被摧毁,只能暂时被打散。林封谨上一次入阵的时候已经是见到过这玩意儿的形态,但此时出现在了林封谨面前的这阵灵,完全已经是与他记忆当中的大相径庭!

    原来,此时出现在了林封谨面前的,虽然还是雾隐山河阵的阵灵,却已经不是之前的通体雪白,不停的吞吐吸纳雾气的模样了,而是变成了灰黑色,仿佛是乌云组成的一般。

    这阵灵本来是有吐故纳新,扬清去浊的功能,林封谨之前见到这阵灵的正常形态的时候,乃是不停的吸入灰扑扑的浓雾,但一呼的时候,却是呼出来的是点点白雾,似乎还带着鲜活的光芒。

    但是现在则是完全倒了过来,这乌云也似的阵灵,大口大口吸入的是灰扑扑的浓雾,吐出来的,竟是大团大团的黑烟,所过之处,雾气立即都变得更加污浊浑噩,甚至老远就有一股刺鼻的气息传了过来。

    林封谨乃是当年亲手布置这雾隐山河阵的人,一看到了这种情况以后,再略一推算,便是知道这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了。

第1384章再启程    比起柳如烟的奔放来,卓剑诗就含蓄了很多,好不容易,她收起了兴奋的情绪,向李七夜拜了拜,说道:“公子对于我们无垢三宗的大恩,我们无垢三宗世代不忘,此恩我无垢三宗永铭于世,望他日能报答公子。”

    看着优雅贵气还带着三分少妇气息的卓剑诗,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开玩笑地说道:“报恩就算了,未来太遥远,以后的事情又有谁能说得准呢。如果你真的有心报恩,就像你师妹一样,来一个吻吧,我不介意你占我便宜的。”

    李七夜这话本是开玩笑,这顿时让卓剑诗粉脸通红,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哟,公子爷,还真看不出来,你这样的绝世人物,竟然也好这一口,对于人妻有着非分之想。”柳如烟娇笑起来,调侃地说道。然后捉狭地看着李七夜和卓剑诗。

    “人生在世嘛,总会有一些有趣的事情。”李七夜也不介意柳如烟说什么,笑了起来。

    “师姐,怕什么,反正你都豁出去了,想嫁给他的心思都有,还怕一个吻吗?”柳如烟抿嘴轻笑,说道:“真有一天,他成为仙帝,那还真是你占了他的便宜。世间,不是谁都有资格吻仙帝的。”

    对于柳如烟的大胆,李七夜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这个魔女什么话敢都敢,不过,她也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敢爱敢恨。

    被柳如烟如此一调侃,卓剑诗粉脸儿就更加通红了,宛如是天边的晚霞,就是一向落落大方、优雅娴静的她,都不由垂下了螓首。

    不过,很快,卓剑诗也不知道从哪里鼓起了勇气,一下子就像着了魔一样,忒大胆的,红霞满脸。朱唇娇艳欲滴,吐气如兰的她。在李七夜脸庞上亲吻了一下。

    虽然她的香吻并未停留太久,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就像触电一样,芳心怦怦直跳。

    李七夜也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而己,他也没有想到卓剑诗这样端庄雅气的人儿竟然也真的是亲了一下。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也未作多感想,这对于他来说乃是平常之事。就宛如滑石流水,未在他道心留下涟漪。

    “看,万事开头难,有了好的一个开端,就将会有一个好的过程,说不定这将会是一桩好的姻缘。”柳如烟轻笑起来,说道:“师姐索性勾引下公子爷,留下帝子血统。”

    柳如烟这样的话,更是让卓剑诗羞得无地从容。粉脸儿是火辣辣的。

    “少在那里煽风点火。”李七夜弹了一下柳如烟瑶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卓剑诗终究是一宗之主,虽然是当时娇羞难当。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情绪。平静下来,依然是端庄优雅、落落大方。

    李七夜笑着对她们两个说道:“好了,你们可以随处逛逛,我把骨船交给你们了。”

    “公子去哪里?”听到李七夜的话,卓剑诗不由为之意外。

    李七夜目光望着远处,说道:“我要去一趟禁区的一个地方,在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

    这才是李七夜来骨海的真正目的,他来骨海,不是为了宝物而来。他只为一件东西而来,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他才真正明悟了这件东西的玄妙,他才真正明悟了这件东西的用途。

    “禁区!”听到李七夜的话,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心神一震,禁区,就如它的名字一样,任何人都必须止步的地方,除了仙帝!

    万古以来,曾经有不少惊才绝艳的天才进入禁区,也曾经自认为无敌的神皇进入禁区,但是,最终能活着回来的人,寥寥无几,就算能活着回来了,最终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公子真的要去禁区?”卓剑诗都不免担心地说道:“传言说,禁区所造成的创伤,是无法磨灭!”

    正是禁区的可怕,那怕强大如梦镇天,也不轻易踏入骨海的禁区,毕竟,梦镇天他有志成为仙帝,就算他有自信从禁区中活着回来,他也担心禁区会在他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甚至是撼动他的道心。

    这对于一个强者来说,道心被撼动,这是最为忌惮的事情,一旦道心动摇,这将会影响着一生,甚至一生的修行止步于此。

    对于李七夜的实力,柳如烟她们也是有信心,但是,这终究是禁区,除了仙帝之外,没有几个人敢说不受影响。

    “没事,禁区而己。”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在这骨海中,最可怕的并非是禁区,在这个鬼地方,还有更可怕的地方。”

    见李七夜意已决,柳如烟和卓剑诗也不再劝说。

    “公子爷此入禁区,是为了仙物吗?”柳如烟眨了一下秀目,娇笑地说道。

    李七夜瞥了她一眼,笑着说道:“美人儿,我知道你想什么,你心里面那小小的如意算盘就收起来吧。”

    “我什么都没说,公子爷就这么着急的防着我了,这把我当外人喽。”柳如烟娇嗔一声说道。

    “公子此去禁区,仙女该怎么办?”比起柳如烟来,卓剑诗更加稳重,她不由看着在木棺中沉睡的仙女说道。

    柳如烟的芳心也不由跳了一下,说道:“是呀,万一她醒过来又发飙的话,你又不在,那该怎么办好?她一旦发飙起来,我们师姐妹两个人可是奈她不何!”

    柳如烟的担心不无道理,一旦仙女发飙暴走的话,不要说是她们师姐妹两个人,只怕除了李七夜来了,其他人根本就安抚不了她。

    仙女的发飙暴走,她们都见识过,一旦没有人能安抚她,一旦让她失控的话,那只怕是毁天灭地!

    李七夜看着躺在木棺中的仙女,沉默了好一会儿,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这才收回了目光,淡淡地笑着说道:“放心,她现在神智很清晰,她的情绪也很稳定,骨海已经影响不了她,现在她只是休憩而己,就算她苏醒过来,也不会再发生失控的场面。”

    李七夜这样说,这才让柳如烟和卓剑诗师姐妹两人为之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们可以到处走走,到处逛逛,虽然这块大陆已经遗失了太多东西,不过,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是能遇到一些好东西的。”李七夜最后笑着对柳如烟和卓剑诗说道。

    “既然是如此,公子爷应该为我们指一条明路,比如说,我们该往哪里去,我们该注意些什么。”柳如烟轻笑地说道。

    “贪心不足,蛇吞象。”看了柳如烟一眼,李七夜笑骂地说道:“这地方,不像遗宝海域,遗宝海域是能把宝物带走的,但是,这里讲究的不是宝物,讲究的是机缘,这种东西,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

    “但,这里应该有宝物呀。”柳如烟说道:“正如公子爷所说,这里可是鲲鹏的尸体呀,试想一下,鲲鹏是什么东西?它体内一定留有绝世之物吧。”

    柳如烟这样说,卓剑诗都不由看着李七夜,的确,这可是鲲鹏的尸体呀,如果她们不知道这是鲲鹏的尸体,那是没有任何感想,但,她们却偏偏知道。

    “的确,鲲鹏的尸体呀。”李七夜也有点感慨,笑着说道:“神兽的遗宝,说起来也让人怦然心动。”

    “我们师姐妹是不是挖地三万尺,一直挖到这大陆的最深处,说不定能得到鲲鹏遗宝。”柳如烟眨了眨秀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不要说挖地三万尺,就算你把整人大陆刨了也没有用。”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止是鲲鹏,它还是曾经被守护过。这不是说,你挖到这大陆最深处就能得到宝藏!没有契机,没有钥匙,你是永远得不到遗宝的。”

    “钥匙?”柳如烟轻笑地说道:“公子爷可知道钥匙在哪里?能否告诉小女子呢。”

    “我当然知道钥匙在哪里。”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你想得到遗宝,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因为就算告诉你,你也拿不到钥匙。”

    能得到鲲鹏遗宝的钥匙,就是古家的那一口黄钟!

    “公子爷,你这不是存心勾引我嘛!”柳如烟气恼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既然是如此,你就不该告诉我,害得我心痒痒的,吊人胃口!”

    “好了,美人儿,贪心不足蛇吞象!”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能找回’追风击’,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其他的事,就不需要再强求了。你们就随便逛逛吧,有机缘最好,没机缘,也不必要去强求。”

    “知道了。”柳如烟娇嗔一声,她也只是好奇而己。事实上,很多宝物对她没有太多的诱惑,毕竟,她们无垢三宗拥有海量的宝藏。

    “若是仙女醒过来了,我们该跟她说什么?”在李七夜临走之时,卓剑诗不由问道。

    李七夜怔了一下,说道:“若是她醒过来了,就告诉她,有缘,自会相见,真有那么一天,我企盼着再次相见。”

    “她要离开吗?”连柳如烟都不由为之意外,说道。

    “总有一天会的。”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她有她的使命,她有她的肩负,而我,也有我的道路。”(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