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这时候,林封谨的身边赫然浮现出来了一个黄衣大汉的身影!

    这黄衣大汉浑身上下的肌肉凸起,看起来就坚硬若石,紧接着身形一晃,便是冲天而起,对准了那高塔也似的庞大水柱狠狠的撞了过去,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彗星飞射,光芒万丈,直接从万丈天穹上飞射俯冲而下。

    这黄衣大汉不是别人,正是石奴三生石具现化出来的形象!

    这漫长等待的三千年,可以说已经是将这两件神物的积淀都是消耗殆尽,若不是在大量龙气的温养下,甚至都湮灭掉了也未可知,绕是如此,无论是三生石还是黄泉,实力都可以说是下降到了低谷。

    在跟随林封谨之后,水娥和石奴便开始从冬眠蛰伏的状态当中苏醒过来,徐徐的恢复自身的实力,不过此时比起三千年之前,天地之间的灵气已经是格外的稀薄,所以恢复的速度十分缓慢,而水娥也是运气非常不错,先是获得了黑帝镜这样的水系神器来依附着温养自身,后面又是吞噬掉了天生水元之体的元昊的精华,因此早早的就恢复了大部分实力。

    相反,石奴则是一直运气不好,没有什么好的机遇,因此在与烛九阴一战之后,又是几乎将这些年积攒的灵气给消耗一空,好在这时候林封谨已经是知道了它的重要性,这一年半来,也是想方设法的寻找土系方面的法宝灵物来给石奴进补。林封谨为什么要在吴作城逗留一年半,要让石奴的实力恢复得七七八八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之一。

    此时的林封谨手中可动用的资源已经是相当强大了,吴作城赫然已经成为了北方的海运枢纽重镇,在这样的交通要隘,物产本来就是极大的丰富,何况东夏国那边林封谨只要一封书信过去,崔王女也自然是要以举国之力来帮忙寻找。

    因此,这时候的石奴,也是与水娥一样,恢复到了“化形”的地步。

    水娥乃是黄泉的化身,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能让人滤去杂念,清澈明净无比,其实却是无比危险,全盛时期的黄泉一旦要刻意的对付一个人,那么就会被强行无比的抹掉所有的记忆和神识!

    而三生石的威能则是恰好相反,最强大的时候,能令人的神识回忆起来前生,今生和来生,因此得名三生,一旦是被三生石的威能作用,立即就会回想起前世今生的伤痛往事,杂念丛生,心无斗志。

    黄泉之力虽然强大,不过强行抹除记忆神识的也是未免过分霸道,因此遇到了神通大能的时候,却是可以想办法防护抵抗的。

    但是,三生石的威能则不一样了,为什么?因为一个人前世今生的记忆,那是本来就留存在了脑海当中的,只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忘记,淡忘掉,三生石要做的一切,就是将本来就存在的东西让人重新回忆起来而已。

    黄泉之力是强行抹除,就像是拿刀子割肉,会本能的受到人的潜意识的反抗。而每个人都是会有下意识的回忆往事的时候,三生石之力则是顺水推舟,水到渠成,二者一相比起来的话,很显然三生石的威能更加阴柔无形,令人在潜意识当中不知不觉的就着了道儿。

    此时石奴一出手,重重的一拳轰在了那庞大无比的水柱上,立即就见到了那水柱当中,居然传出来了一连串愤怒而疯狂的咆哮声,这咆哮声仿佛是千万个不同的声音汇聚起来的,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似乎又从很近的地方响起,千回百折,萦回交错,在空中都激荡起来了无数个漩涡。

    然后,这庞大无比的水柱触手就在空中迅速的解体,化成了污泥,枯枝败叶,莲藕,残荷,冰块轰然从空中落下,稀里哗啦的将周围的冰层给击碎,仿佛是发生了雪崩一般。

    抓住了这个时机,林封谨矗立在了浮冰上,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便是有金光一闪,他面前的娲蛇神精血骤的光芒大盛,似乎其表面有一层无形的桎梏破裂了似的,紧接着空中则是散发出来了一股奇异的芳香味道,丝丝缕缕的,多吸几口仿佛都要深入到了脏腑当中似的。

    这团娲蛇神精血的卖相更是变得奇佳无比,就仿佛是熔炼过后刚刚凝结的黄金球,映照着天上的阳光,分外的璀璨夺目。

    从这水下忽然响起来了一连串“咕嘟咕嘟”的响声,然后便见到光芒一闪,从下方居然飚射出来了一条拉长了的黑影,对准了娲蛇神的这一团精血猛扑上了去,这一团黑影可以说是十分的奇特抽象,怎么说呢?看起来就仿佛是无数黑色的线条组成了一般,根本就看不清楚其真面目。

    当这黑影一下子将娲蛇神的精血包裹住了以后,忽然就见到了其身边浮现出来了大量的虚幻梵文,正是林封谨之前持咒加持在了娲蛇神精血当中的,使其速度一下子就变得缓慢了下来。

    林封谨抓住了这个时机,手掌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奇特的弧线,然后轻轻按下,抚在了这黑影上。

    瞬间,时间就仿佛是静止了下来,林封谨的眼中也是多出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悯之意,从他的口中,传出了一个清越的声音:

    “我有明珠一颗。”

    “久被尘牢关锁。”

    “今朝尘尽光生,”

    “照破山河万朵!”

    当林封谨一开口的时候,空中便忽然浮现出来了一片片的白莲花瓣,这便是佛经当中所说的“天花乱坠”,当林封谨的话声说到了后面的时候,空中甚至已经有了“呜呜呜”吹大法螺,还有“咚咚咚”击大法鼓的声音,似乎天地之间都有无名的意志在赞赏着林封谨所说的话。

    最后说道“照破山河万朵”的时候,光芒连续闪耀,便是见到了那一团黑气迅速蜕变,散佚而去,最后赫然化成了一尊雕刻得惟妙惟肖的石像,一下子就落在了冰面上,连带林封谨脚下踩踏着的这块宽大的浮冰,也是在水面上一阵一阵的荡漾着,散出了点点涟漪。

    紧接着,这石像表面的石皮便是喀拉的一声开裂了,迅速的仿佛是蜕皮一样掉落下来,最后从中现出了一头形态十分奇异的怪兽,虎头龙身犬耳狮尾麒麟足,浑身上下油黑发亮,覆盖了一层紧贴皮肤的半寸黑色细毛。

    这头骤然现身的怪兽,便是昔年地藏座下的神兽谛听,其龙身表吉祥,虎头表示智勇,犬耳表善听,狮尾表有耐性,麒麟足表四平八稳,又被称为“九不象”。

    见到了林封谨以后,谛听就徐徐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地一滚,就重新变幻出来了一个形态,便是一条白犬,后面却是生长着九条尾巴,摇动了几下以后,便是九尾合一,在林封谨的身上嗅了嗅以后,便是十分亲热的拿脑袋拱他,然后伸舌头舔他的手。

    谛听最初的黑色怪兽形态,就是它的战斗法相,通常情况下在遇到了强大的敌人以后就会呈现这形态,而此时的白犬形态,则是在凡间尘世行走的形态,其九条尾巴可分可聚,象征着人间的九气:即“灵气、神气、福气、财气、锐气、运气、朝气、力气和骨气”。

    之前林封谨遇到的疯狂乱抽的巨大触手,就是由谛听身上的九气化成的。

    在当年的佛门诸多大能当中,文殊身边有一头神兽金毛犼,而普贤的身边,则是跟随了一头神兽六牙白象,地藏身边的神兽谛听则是与之齐名。

    当然,谛听最强大的并不是其战力如何如何厉害,而是它有号称“心耳”的神通,只要是时间足够,就能够辨认世间万物的根本!林封谨前世在身为地藏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的秘藏安全,建造的雾隐山河阵连他全盛时期的本尊降临,也是无可奈何,而平安出入阵法的“钥匙”,便是这被封印起来了的谛听神兽!

    三千年之前,地藏亲手将谛听神兽封印起来的时候,认为自己预先留下来的布置已经是足够了,只要转世以后的自己带着黄泉或者三生石来到这里,打开封印便可以了,只是地藏当年虽然睿智,却也是忽略了一件事,那便是天地灵气的流逝速度,可以说是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期和想象。

    林封谨当然是对自己前世的想法了如指掌,因此将得到了情况一综合,就发现了这个极大的破绽,倘若自己依然按照制订的流程来打开封印的话,那么谛听神兽脱出封印之后,很可能就会因为缺少足够的灵气滋养而死,因此林封谨才远赴极北之地,求取娲蛇神的精血。

    此时谛听神兽重临世间了之后,石奴和水娥自然也是过来,与这位老友打招呼。在与自己的老伙计相会之后,林封谨也是再不迟疑,一行人便开始往雾隐山河阵的方向行走了过去。

    谛听所在的黑莲池塘距离雾隐山河阵的距离本来就并不远,何况此时周围的幻阵也都是已经消亡湮灭,林封谨略一眺望,便是确定了正确的方向一行人朝着阵势出发,不过也就策马走出了四五里地,胯下的马儿忽然“淅沥沥”的慌乱惊叫了起来,似乎想要脱离缰绳的掌控转身逃走,这时候大巫凶则是皱起了眉头,然后对着林封谨道:

    “公子,似乎有些麻烦来了!”

第1383章辞别    在外面,很多人都看着祭坛上的八角塔,大家都等待着,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进入八角塔的方法。

    但是,没有人愿意放弃,特别是有实力的人,他们都想进去看一看,希望能在里面得到绝世的大造化。

    最终,八角塔的大门打开了,李七夜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李七夜,似乎和进去之前没有多少的变化,但是,柳如烟他们眼尖,一看李七夜的神态,他们就已经知道,李七夜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比起柳如烟、沉海神王、速道天神他们来,纯阳子更加了不得,当他看到李七夜从八角塔走出来的时候,纯阳子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

    如果说,在此之前纯阳子觉得李七夜是深不可测,就像是沉睡着的荒莽凶兽,随时都可以吞噬一切强敌。

    那么,现在纯阳子看李七夜的时候,他感觉李七夜太过于朴实了,朴实到看不出什么了,最终,纯阳子在这朴实在找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那就是,天地是李七夜,李七夜就是天地,或者换一句话来说,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李七夜,李七夜就是整个大千世界。

    在这一丝不一样的东西之中,纯阳子恍然间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一样,好像是看到了一条亘古无双的大道一样,一个可以开创全新纪元的大道一样。

    “天命所归”纯阳子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知道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了。

    在此之前,他还多少有点存疑,但是,当李七夜从八角塔走出来的时候,纯阳子明白,这一世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李七夜必成为仙帝。

    不是谁都有纯阳子这样的目光,其他更多的人看着李七夜,他们都好奇。李七夜在八角塔中是得到什么宝物呢,或者说,在八角塔中是得到怎么样的大造化。

    不过,李七夜没有开口说。其他人也不敢去询问。

    “恭贺李兄。”李七夜回到骨船之后,纯阳子不由鞠身,真诚地说道:“这一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李兄的步伐了。”

    看着纯阳子,李七夜不由为之一笑。笑着说道:“你这样的人不去走苍天道,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事实上,李七夜很欣赏纯阳子,如果这一世他不出世的话,说不定他会培养纯阳子一番。

    “有李兄在,我能安逸一方,已经很满足了。”纯阳子也潇洒地笑着说道。纯阳子他也看得开,他也知道,在这一世不论是谁与李七夜同一个时代,那都是一个悲剧。不过,在他看来,一切都无所谓了,他无志于争雄天下。

    “你可以错代。”李七夜笑着说道。

    纯阳子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一世,我所求不多,能踏踏实实走完这一世,我也心满意足了,在未来。能见李兄的璀璨,也不枉在世间走一趟。”

    “万古以来,真正做到如此洒脱的人不多。”李七夜也不由感慨地笑着说道:“你这样的一个朋友,我交定了。”

    能得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可以说是一种无比的荣幸,能让李七夜如此高看一眼的人,的确是不多。

    纯阳子没多说什么,他深深地一鞠。

    这也难怪李七夜会如此高看纯阳子一眼,如果纯阳子真的要做的话,在未来。他还是有机会的,他可以放弃眼前的一切,推倒重来。

    以纯阳子的天赋,他重头开始的话,再错几个时代,他还是有很大很大的机会成为一代仙帝的。

    “我们走吧。”李七夜笑了一下,准备启程,对纯阳子他们说道。

    “师弟有何打算?”纯阳子对一直站在一旁的沉海神王笑着说道。

    沉海神王与李七夜有恩怨,虽然他不会找李七夜拼命,不过,他也是看李七夜不顺眼,他对李七夜不搭理。

    沉海神王就是这样高傲的人,那怕他自知不如李七夜,那怕未来李七夜真的成为仙帝了,他都不会去巴结李七夜。看不顺眼就是不顺眼,不会因为李七夜的强大而改变。

    “我发现了一个地方。”沉海神王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打算攻一下,看能否进去。”

    “我助师弟一臂之力如何?”纯阳子一见自己师弟的神态,就知道自己师弟没把握,笑着说道。

    他们师兄弟两人情谊深厚,纯阳子一直把沉海神王当作自己的亲弟弟,而沉海神王也一直敬他如亲兄长。对于纯阳子而言,只要沉海神王有需要的地方,他必会鼎力相助。

    对于沉海神王而言,他师兄若是说一,他不说二!

    “好,有师兄出手相助,必是马到功成。”沉海神王也不矫情,一口答应了。

    沉海神王是一个高傲的人,一般他不会轻易开口向别人救助,不过,他师兄开口相助,他也不矫情。

    “李兄,绿水长流,今日一别,他日必有再相逢之时。”纯阳子笑了笑,向李七夜抱拳告辞。

    “希望有再相遇之日。”李七夜笑着说道。

    最终,纯阳子也向柳如烟、卓剑诗告辞,沉海神王也是向柳如烟、卓剑诗告辞,高傲的他,就是不去搭理李七夜,他就是这样高傲,他就是看李七夜不顺眼,理都不理他。

    对于沉海神王高傲的姿态,李七夜也没放在心上,只是笑了一下而己。

    最终,骨船缓缓离开了这个湖泊,驶入了大陆,在空中飘泊着。

    看着李七夜远去,大家都不由松了一口气,也有人不由遗憾,说道:“可惜,与梦镇天未能一战,实在是太可惜了。”

    “会的,梦镇天出关了,只怕他必会找李七夜报仇,只要大家都还在骨海,这一战是不会避免的。”有人不由看了看梦镇天所在的那座山峰。

    那座山峰依然仙气隐隐,毫无疑问,梦镇天依然在那里悟道,依然还没有出关。

    当李七夜的骨船走了之后,所有人都回过神来,在这个时候,所有目光都落在了八角塔之上,一时之间,不少人跃跃欲试,都想去试试。

    不过,在这个时候,在场的人都不敢轻易妄动,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速道天神的身上。

    入口是速道天神最先占踞的,虽然后来他让给了李七夜,但现在李七夜走了,按理来说,第一个进去的也是应该是速道天神。

    当然,在弱肉强食的修士界,从来都不讲理,现在突然讲起来理,那是因为速道天神太强大了,在场的人只怕没有人敢与速道天神为敌,所以,在这个时候,速道天神还没有离开,也没有人敢跟他去抢。

    速道天神看着八角塔,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没有选择进去,而是转身离开,眨眼之间飘然而去。

    速道天神这样的一个人,绝对不是妄自菲薄之辈,他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那怕是未来会对决梦镇天了,速道天神他依然有着自信,只要再给他几年时间,他必会追上梦镇天。

    但是,现在他明白自己与梦镇天有着不小的距离,更让速道天神心里面感到窒息的不是梦镇天,而是李七夜。

    对于速道天神来说,他自认为,他与梦镇天的距离,那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但是,李七夜他完全看不透,他根本就无法知道李七夜的真正实力,他无法看透李七夜。

    同时,见到纯阳子,这也给了速道天神很大的感慨,一向自视甚高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天灵界的确是藏龙卧虎,如何纯阳子走苍天道的话,那么未来绝对是他的强敌。

    这一次,速道天神带着有些愁怅离开了,他知道自己还有很漫长的路要去走,他必须更加努力才行。

    速道天神离开之后,一时间所有人都跃跃欲试,争先恐怖登上祭坛,所有人都想试一试能不能进入八角塔!

    骨船飘泊空中,此时,柳如烟和卓剑诗她们两个都以渴望的眼神望着李七夜,她们都是绝世美女,当她们露出这样的眼神之时,那绝对是充满了诱惑,绝对是让人魂销。

    “好了,不用这样看着我。”李七夜笑了起来,随手把白骨扔给了她们两个,说道:“这就是你们无垢三宗的’追风击’,你们好好保管吧,以后再一次遗失了,想找回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接过了白骨,她们仔细观摩着手中的白骨,不由惊喜无比地说道:“是真的,终于找回来了!”

    此时她们激动得不能自己,多少年了,她们无垢三宗一直都想找回“追风击”,但是,一直都未能实现,今天这件事情终于实现了,这也算是能告慰列祖列宗在天之灵。

    “追风击”卓剑诗和柳如烟她们都不由摩挲着这块白骨,她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追风击”会从她们师姐妹手中找回来。

    “多谢公子爷!”柳如烟奔放,兴奋之下,深深地吻了李七夜一下。

    “这是占我便宜吗?”被柳如烟深深地吻了一下,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柳如烟娇嗔一声,媚目如丝,轻笑地说道:“就算是我占便宜,公子爷也应该让我占一下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