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了牧民当中的这一系列的传闻和消息以后,林封谨微微皱起了来眉头,因为这件事已经显然是雾隐山河阵开始出现失控的征兆,因为三千年之前在布置雾隐山河阵的时候,便是将阵法的威力严格的限制过,只有当人试图闯阵或者破阵的时候,才会激发阵势的威力,使得法阵被启动。

    然而现在,这雾气已经逐渐开始外溢,泄露,这固然是有可能和互为表里的腾蛇泽龙舆被毁掉有一定的关联,更多的是雾隐山河阵的阵法本身出了极大的问题,林封谨并不怕这阵势被破,里面自己隐匿的遗物被拿走,因为雾隐山河阵只是当年地藏布置下来的第一道机关而已。

    林封谨此时的隐忧,却是在雾隐山河阵当中的阵灵身上。

    当年,自己足足是在阵中布置下来了十八个阵灵,这十八个阵灵的作用非常大,一是起到主持守护阵法的作用,二来这十八个阵灵还能对阵势当中的雾气起到去芜存菁,激清扬浊的用处,三来这十八个阵灵还能互相吞吐呼吸,若是被外人伤害可以疗伤。

    正是因为如此,这阵灵也是相当的强悍,当年陆九渊和王阳明联手,也只能暂时的拦截住这阵灵而已。此时虽然过了足足三千年之久,到了现在,十八头阵灵估计也是次第凋零,上一次入阵的时候林封谨就听说只剩余下来了一半而已。

    此时雾隐山河阵的雾气泄露,那么肯定是阵法出了问题,这阵法一出问题,几乎就可以肯定阵灵脱不了干系了,如此强大难缠的阵灵一旦失控林封谨的心中都会生出哭笑不得的感觉,因为当年他打造阵灵的时候,唯恐这阵灵的威力太小,灵巧不够,可以说很是耗费了一番功夫,如今搞不好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不过这时候一干人既然来到了这里,便也是没可能有后悔药卖的,林封谨等人在这牧民处休息了几天之后,终于等到了放晴,红日东升,日光明媚,照耀着银装素裹的草原,也是蔚为壮观。

    一干人上马之后,也是不用格外的辨别方向,自然有人校正方向,因为这里已经非常靠近当年的腾蛇泽龙舆的区域,石奴和水娥在这地方困守了也是三千年,当然是堪称地头蛇,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就不用多说了。

    大概策马奔驰出了两三个时辰,正是日正中天的时候,林封谨便是忽然得到了水娥示意,便举起了手来,跳下了马匹。

    此时他环顾四周,只觉得四野茫茫,端的可以说是与周围的雪原景色别无二至,与林封谨印象当中的两三千亩的残荷泥塘,水光粼粼,灌木丛生的景象完全是大相径庭,半点共同之处都是寻找不到。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上一次林封谨前来的时候,有腾蛇泽龙舆自成天地的这样大神通笼罩住这四面八方,才会见到那等模样,此时自成天地的大神通已经是被破掉了多年,当然气候就恢复正常了。

    不过,林封谨依稀还记得这黑莲池当中有一个十分明显的参照物,这东西便是那齐腰而断,坍塌的方壶山,便是在几十里外正对,所以林封谨才一定要等到天晴的时候才出来搜寻,此时便是极目远眺,他的目力奇佳,果然见到了那形态奇特的坍塌方壶山在远处的云蒸雾慰当中浮现,便知道找对了这地头,这茫茫雪原中,厚厚冰层下,便是那个庞大的黑莲池塘,也就意味着自己三千年前留下来的钥匙便正是在这个地方!

    雪在脚下咯吱咯吱的响着,林封谨等到所有的人都下马了以后,便让人将马匹远远的撵开了去,然后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良久林封谨就开始在这雪地上徐徐的走动了起来,他走过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回事,赫然出现了一条深深的沟壑痕迹,大约至少都有一个巴掌宽,其深度却是漆黑一片,难以估算!

    林封谨大概走出了两三百步之后,已经是额头见汗颇有些喘息了,看起来颇为耗费体力,而他所过之处,却也是在冰上留下来了一个奇特的图案,那便是一个巨大的“卍”字符号。

    紧接着,林封谨便是徐徐的走到了这个“卍”字符号的中央交汇处,一声长啸,猛的一掌就拍在了下方的冰面上!

    顿时,周围狂风大作,虽然是阳光明媚,可是空中的呼啸声却凄厉得仿佛是刮起了十三级大风似的,此时若是从高空鸟瞰下去的话,便可以见到下方的巨大“卍”字中心,赫然有一个蝼蚁也似的小黑点,只是这小黑点猛然一按,立即便是一圈环形的庞大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排开了去,将大量的风雪都疯狂卷涌而起!让这茫茫苍苍的冰雪荒原,似乎在瞬间化成了汪洋大海,翻涌滂湃!

    林封谨这一击之后,便让周围至少一个足球场的区域上的散乱冰雪都完全被排开了,剩余下来的便全部都是晶莹剔透,能见度极高的冰层,隐约都能见到下方冻结起来的残荷断梗,枯萎灌木。

    这时候,林封谨的身边则是徐徐浮现出来了一个若雾霭一般的女子,正是水娥,她水袖轻挥,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便见到了林封谨面前的冰层迅速的溶解了开来,形成了一个丈余大小的清澈水池,林封谨便从怀中取出来了娲蛇神的那一滴精血,金光闪耀,仿佛像是一颗刚刚熔炼的黄金浇筑成的金球似的!

    然后,林封谨将这一滴精血托在了自己的手心当中,默默念诵着法咒,可以见到一个个奇特的梵文幻象飘飞了出来,然后徐徐的没入到了这一滴精血当中,最后又漂浮了出来,仿佛卫星一样的围着这一滴精血旋转着,将这一滴娲蛇神精血的气息封锁得丝毫不漏。

    紧接着,林封谨一指点在了这滴精血上,便见到了这一滴精血仿佛金色的珠子那样,急速旋转着然后飞了出去,悬停在了旁边的半空当中。其下方就是水娥刚刚施术弄出来的那个清澈水眼,因为天气寒冷的原因,仅仅这么一会儿,这水眼上便是起了一层薄冰。

    这时候,林封谨便是看了看石奴和水娥,再示意大巫凶和野猪远远的退开了之后,便是深吸了一口气,将龙气源源不断的从天舍利当中抽吸了出来!

    在与烛九阴一战当中,天舍利可以说完全是依靠燃烧龙气来支撑的,因此当年在腾蛇泽龙舆当中吸收来的龙气,也是被消耗得七七八八,不过此时林封谨也是今非昔比,既是拥有了东夏储君之父的身份,并且吴作城的势力也是开始隐隐崛起,成为了一方诸侯,所以他自身也是能够涓滴吸收到一些龙气来,储存在了天舍利当中,此时便是动用的时候。

    一动用龙气之后,林封谨立即就感觉到了一件事,那便是这死气沉沉的荷花荡下面,再次出现了一个恐怖无比的巨大黑洞,里面散发出来了无穷无尽的**贪婪之意,对这龙气可以说是渴望到了极致,非但如此,还仿佛是要将散发出来这龙气的源头——林封谨都嚼碎吸干,涓滴不剩!!

    这可怕的若黑洞一般的意念一出现之后,方圆十余丈的冰面之下,赫然泥水滚荡,在瞬间就形成了十余条巨大的黑色触手,这些黑色触手乃是由大量的淤泥,枯叶,残藕粘合而成的,长达十余丈,扭绞在了一起,然后轰然钻破了冰面,大量的冰块四射激飞,冰水喷洒,便对准了林封谨抽打卷吸了过来。

    非但如此,这些巨大的黑色触手一出现了之后,半空当中也是浮现出来了一股一股袅袅的黑气,盘旋萦绕在了周围人的鼻端,野猪闻到了之后,都是忽然觉得头昏脑涨,脚步虚浮,一个踉跄几乎摔倒。

    不过,林封谨有水娥护持,口鼻处赫然出现了一团晶莹透亮的清水,那黑气根本就不能入,此时一条巨大的黑色触手也是对准了林封谨当头抽打而下,被林封谨用手一指,便是出现了一朵冉冉升起的白色莲花,花瓣上面的纹理,花蕊都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仿佛是真的凭空生出来了一朵白莲花似的。

    只是这么一朵看起来不胜温柔的白莲花,却是展现出来了无比强大的柔韧性,那触手狠狠的抽打上去之后,却是纹丝不动,反而一下子将之反弹了回去,哗啦的一声飞溅起来了大片的水花。

    紧接着,便是足足有十余条巨大触手仿佛暴风骤雨似的,对准了林封谨狠狠抽打而来,不过林封谨随手连点,空中便总是会及时出现一朵白色莲花,拦截在了这些巨大触手的攻击道路上面,然后将其成功的阻截住。

    进攻连续受到了挫折之后,从地下的黑莲池当中赫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吼叫声,这吼叫声仿佛若闷雷一般,连大地都在微微的颤抖着,紧接着就见到,所有的巨大触手居然在这时候开始迅速的交缠,融合在了一起,最后竟是形成了一条前所未有惊人的庞大水柱,耸立在了半空当中仿佛是一座高塔似的,然后就要对准了林封谨狠狠的砸下来!

第1382章 大道如初    “嗡——”的一声,在巨镜之前,李七夜已经是神游太虚,整个人沉陶了虚无之中。

    在这虚无之中,似乎没有了一切,没有时光,没有空间,没有天地万物……但是,在这虚无之中,又有了一切,有了天地大道,有了万法玄妙,有了道之微毫……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周身浮出了毫光,在这一刻,李七夜的命宫大开,十三命宫沉浮在李七夜的头顶上。

    十三个命宫转动不自己,宛如它们化作了十三个星辰,它们在衍化着无上大千世界,在这样的一个大千世界之中,有着天地万物,有着亿万生灵,有着日月交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十三命宫消失了,李七夜也消失了,遗留在那里的,只是茫茫一片,在这茫茫之中混沌翻滚,混沌之气久久弥漫不散。

    就在这样的混沌之中,宛如有了一个全新的生命在诞生一样;在这样的混沌之中,似乎一个世界要从这里开始一样;在这样的混沌之中,好像是有了一条前所未有的大道要开启一样……在这样的混沌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在这里没有时光,也没有空间,一切都才刚刚孕养,一切才刚刚开始。

    岁月无甲子,在没有时光之一,也不知道了过久,最终混沌之中闪动着电光,响起了雷鸣,在这电光雷鸣之中,似乎撼动了亿万世界,似乎,在这要开辟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样。

    最终是“咚”的一声,这一声听起来不是特别的嘹亮,但是,这样“咚”的一声,却是从古老的时代传到了未来遥远的时代,似乎,这样的一个声音,它可以跨越一个又一个纪元。跨越一个又一个时代。

    这一声“咚”的声音之中,混沌被辟开,在这一刻,如果有人在场的话。一定会产生错觉,一定会认为自己处身于天地初开的那一刻。

    混沌被劈开,劈开混沌的不是传说中的巨斧,而是一条大道,这样的一条大道。是那么的古朴,它不经雕琢,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一切都那么的粗糙,一切都那么的真实!

    就在这混沌被劈开的时候,给人一种开天辟地的感觉,当混沌被劈天这一刻,清轻者上浮为天,重浊者下沉为地!

    当天地初成之时,本是在混沌之中闪烁着的光芒。化作了星辰;本是在混沌中流动着的气息化作了江河湖海;在混沌之中的律动,化作了天地之音……

    就在这天地之间,大道阵横,它宛如是觉睡在天地之间一样,似乎在混沌初生之时,它就已经存在了。

    若是有旁观者,此时此刻,能看到一个大千世界的衍化。看着这样天地初开的景象,随着时光的流逝,天空上的星辰越来越明亮。日月开始沉浮交替,从此世间有了岁月,有了甲子。

    在大地上,有生灵诞生。有走兽在大地上奔跑,有飞禽在天空上飞翔……接着,有生灵在这天地间修行,遨啸岁月。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之中,随着岁月的推移,天空上的星辰越来越璀璨。它整个大千世界带入了一个全新的纪元,一个璀璨繁华的纪元。

    在这纪元之中,生灵变得强大无匹,可拿日月,可捉星辰,可炼化天地,上可遨游天宇,下可穷尽碧落……

    但是,在这样璀璨无比的纪元之中,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也不知道维持了多久,最终,灾难来临了,天空上的星辰纷纷陨落,日月开始黯淡无光,大地生灵穷奢极欲……

    在大灾难之下,魔物诞生,魔物肆虐大地,无数的生灵惨遭杀害,一时之间生灵涂炭。

    最终,大地的万物生灵走向了灭亡,魔物肆虐着整个天地,统治了大千世界。

    但是,杀一百为候,杀一千为王,杀一万为皇,杀一百万为帝,杀亿亿万为万古第一魔!

    在这样的魔物肆虐纪元之中,最终诞生了终极巨魔,巨魔吞噬了大千世界的所有魔物,毁灭天地,欲主宰阴阳、掌执一切!

    最终,在巨魔的毁灭之下,“轰”的一声巨响,天地崩灭,终极巨魔在惨叫声中走向了灭亡。

    在这一刻,天地归元,一切又再一次归于虚无,再也没有大千世界,再也没有天地万物,再也没有亿万生灵,再也没有时光,没有岁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虚无之中,浮现了一点点的光芒,在这一点光芒之中,诞生了混池,在混沌之中,开始孕养时光,孕养着生命,孕养着大道……

    一个轮回又将要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纪元又重新启程了,在这个纪元之中,有仙人登顶,泽福万世,白日飞升……

    但是,在这样的一个纪元之中,仙人五衰,天地再一次崩灭,再一次进入下一个轮回……

    一个纪元又一个纪元的轮回,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交替,但是,唯一不变的是,那条大道。

    天地初开,是启于这条大道,万物生灵登于繁荣,一个纪元的璀璨,也是因为这条大道,万物崩毁,也是因为这一条大道……

    这一条大道的力量一直贯穿着一个又一个的纪元,它贯穿着一个又一个的轮回,不管是化为神,还是化为魔,又或者是化为仙……不管它是以怎么样的形式出现,这条大道始终都是存在着。

    如果有人能亲眼看到这样的一幕,一定会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是一条可以开天辟地的大道,一条可以轮回万世的大道,一条亘古永存的大道。

    不管是在什么样的纪元,不管是什么样的轮回,这一条大道一直存在着,它是永恒地存在着,魔也好,仙也罢,它都一直存在着,只不过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己。

    这就是李七夜的大道,从创世,到繁衍,再到永恒不灭,在这样的大道之下,一切都可以消散,但是,唯大道永存。

    这样的一条大道,它主宰了一切,甚至,它主宰了苍天,它主宰了轮回,它主宰了创世,它主宰了毁灭……

    如果有一位有见识的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震惊,一个修士是可以开创大道,但是,修士的大道很大程度上是以托于天地万道,以天地间的规则而开创大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有了苍天道这样的说法,因为走苍天道的人,当开创了自己的大道之后,如果能得到天命的承认,未来将会有资格争夺天命,有资格去成为仙帝。

    这就像走苍天道的境界一样,苍天道的境界由低到高分别是:道子、道师、道尊、天人、天将、天神、帝候、帝储。

    在这境界层次之中,以天人而言,在这一个层次之中,开创了大道,这将会能感应天命的力量。

    而在帝候这个层次中,开创的大道将会被完善,这样的大道将会为承载天命而准备,这样的大道是能承受天命的力量,如果不能承受天命力量的大道,这将无法得到天命的承认,更不可能进入天命之争中。

    只有大道得到了天命的承认,才能争夺天命,才能有机会承载天命,成为仙帝。

    然而,此时李七夜的大道并非是以天命而创,它是直接开辟天地,直接开创纪元,在这里,李七夜的大道成了唯一,反而是它主宰了一切。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大道是主宰着一切,若就算真的让李七夜抢夺了天命,只怕,李七夜的大道,都不是为承载天命而生,它是御驭天命,天命在他的大道之下,只不过是一股力量而己,而不是他大道的全部。

    就这样,李七夜的大道不知道衍化几个轮回,不知道开辟了几个纪元,最终,一切又消失了,李七夜再一次回到了视线之中,再一次出现在巨镜之前。

    在这一刻,李七夜睁开了双目,此时,他的一双眼睛是那样的清澈,是那样的朴实,没有咄咄逼人的寒光,没有深邃的睿智,只有最朴实最真切的目光。

    “大道如初——”最终,李七放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的大道不止是开创,而且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虽然说,离他大道圆满还有很远的距离,他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去做,但是,迈出了这样的一步,这让李七夜对于自己的大道就更加清晰了,他知道自己的是怎么样的一条大道,他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在某种程度上讲,他要的不是天命,甚至对于他来说,天命是可有可无,但,他必将会成为仙帝,将会开启全新纪元的仙帝。

    “大道无名,也该给它取一个名字了。”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既然此道创于我手,那就叫七夜道吧。”

    七夜道,李七夜随意的一句话,就为自己开创的无上大道确定了名字。

    最终,李七夜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巨大的镜子,此时巨大的镜子再一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镜中没有虚元,它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轮圆月挂在那里,镜面是那么的粗糙,不加雕琢。

    “鲲鹏——”看着这面镜子,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或者,有一天我也应该养一头绝世无双的神兽,到了那一天,什么南鳄之流的,那也不过是浮云而己。”

    请各位投一下月票和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