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嗡——”的一声,在巨镜之前,李七夜已经是神游太虚,整个人沉陶了虚无之中。

    在这虚无之中,似乎没有了一切,没有时光,没有空间,没有天地万物……但是,在这虚无之中,又有了一切,有了天地大道,有了万法玄妙,有了道之微毫……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周身浮出了毫光,在这一刻,李七夜的命宫大开,十三命宫沉浮在李七夜的头顶上。

    十三个命宫转动不自己,宛如它们化作了十三个星辰,它们在衍化着无上大千世界,在这样的一个大千世界之中,有着天地万物,有着亿万生灵,有着日月交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十三命宫消失了,李七夜也消失了,遗留在那里的,只是茫茫一片,在这茫茫之中混沌翻滚,混沌之气久久弥漫不散。

    就在这样的混沌之中,宛如有了一个全新的生命在诞生一样;在这样的混沌之中,似乎一个世界要从这里开始一样;在这样的混沌之中,好像是有了一条前所未有的大道要开启一样……在这样的混沌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在这里没有时光,也没有空间,一切都才刚刚孕养,一切才刚刚开始。

    岁月无甲子,在没有时光之一,也不知道了过久,最终混沌之中闪动着电光,响起了雷鸣,在这电光雷鸣之中,似乎撼动了亿万世界,似乎,在这要开辟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样。

    最终是“咚”的一声,这一声听起来不是特别的嘹亮,但是,这样“咚”的一声,却是从古老的时代传到了未来遥远的时代,似乎,这样的一个声音,它可以跨越一个又一个纪元。跨越一个又一个时代。

    这一声“咚”的声音之中,混沌被辟开,在这一刻,如果有人在场的话。一定会产生错觉,一定会认为自己处身于天地初开的那一刻。

    混沌被劈开,劈开混沌的不是传说中的巨斧,而是一条大道,这样的一条大道。是那么的古朴,它不经雕琢,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一切都那么的粗糙,一切都那么的真实!

    就在这混沌被劈开的时候,给人一种开天辟地的感觉,当混沌被劈天这一刻,清轻者上浮为天,重浊者下沉为地!

    当天地初成之时,本是在混沌之中闪烁着的光芒。化作了星辰;本是在混沌中流动着的气息化作了江河湖海;在混沌之中的律动,化作了天地之音……

    就在这天地之间,大道阵横,它宛如是觉睡在天地之间一样,似乎在混沌初生之时,它就已经存在了。

    若是有旁观者,此时此刻,能看到一个大千世界的衍化。看着这样天地初开的景象,随着时光的流逝,天空上的星辰越来越明亮。日月开始沉浮交替,从此世间有了岁月,有了甲子。

    在大地上,有生灵诞生。有走兽在大地上奔跑,有飞禽在天空上飞翔……接着,有生灵在这天地间修行,遨啸岁月。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之中,随着岁月的推移,天空上的星辰越来越璀璨。它整个大千世界带入了一个全新的纪元,一个璀璨繁华的纪元。

    在这纪元之中,生灵变得强大无匹,可拿日月,可捉星辰,可炼化天地,上可遨游天宇,下可穷尽碧落……

    但是,在这样璀璨无比的纪元之中,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也不知道维持了多久,最终,灾难来临了,天空上的星辰纷纷陨落,日月开始黯淡无光,大地生灵穷奢极欲……

    在大灾难之下,魔物诞生,魔物肆虐大地,无数的生灵惨遭杀害,一时之间生灵涂炭。

    最终,大地的万物生灵走向了灭亡,魔物肆虐着整个天地,统治了大千世界。

    但是,杀一百为候,杀一千为王,杀一万为皇,杀一百万为帝,杀亿亿万为万古第一魔!

    在这样的魔物肆虐纪元之中,最终诞生了终极巨魔,巨魔吞噬了大千世界的所有魔物,毁灭天地,欲主宰阴阳、掌执一切!

    最终,在巨魔的毁灭之下,“轰”的一声巨响,天地崩灭,终极巨魔在惨叫声中走向了灭亡。

    在这一刻,天地归元,一切又再一次归于虚无,再也没有大千世界,再也没有天地万物,再也没有亿万生灵,再也没有时光,没有岁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虚无之中,浮现了一点点的光芒,在这一点光芒之中,诞生了混池,在混沌之中,开始孕养时光,孕养着生命,孕养着大道……

    一个轮回又将要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纪元又重新启程了,在这个纪元之中,有仙人登顶,泽福万世,白日飞升……

    但是,在这样的一个纪元之中,仙人五衰,天地再一次崩灭,再一次进入下一个轮回……

    一个纪元又一个纪元的轮回,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交替,但是,唯一不变的是,那条大道。

    天地初开,是启于这条大道,万物生灵登于繁荣,一个纪元的璀璨,也是因为这条大道,万物崩毁,也是因为这一条大道……

    这一条大道的力量一直贯穿着一个又一个的纪元,它贯穿着一个又一个的轮回,不管是化为神,还是化为魔,又或者是化为仙……不管它是以怎么样的形式出现,这条大道始终都是存在着。

    如果有人能亲眼看到这样的一幕,一定会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是一条可以开天辟地的大道,一条可以轮回万世的大道,一条亘古永存的大道。

    不管是在什么样的纪元,不管是什么样的轮回,这一条大道一直存在着,它是永恒地存在着,魔也好,仙也罢,它都一直存在着,只不过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己。

    这就是李七夜的大道,从创世,到繁衍,再到永恒不灭,在这样的大道之下,一切都可以消散,但是,唯大道永存。

    这样的一条大道,它主宰了一切,甚至,它主宰了苍天,它主宰了轮回,它主宰了创世,它主宰了毁灭……

    如果有一位有见识的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震惊,一个修士是可以开创大道,但是,修士的大道很大程度上是以托于天地万道,以天地间的规则而开创大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有了苍天道这样的说法,因为走苍天道的人,当开创了自己的大道之后,如果能得到天命的承认,未来将会有资格争夺天命,有资格去成为仙帝。

    这就像走苍天道的境界一样,苍天道的境界由低到高分别是:道子、道师、道尊、天人、天将、天神、帝候、帝储。

    在这境界层次之中,以天人而言,在这一个层次之中,开创了大道,这将会能感应天命的力量。

    而在帝候这个层次中,开创的大道将会被完善,这样的大道将会为承载天命而准备,这样的大道是能承受天命的力量,如果不能承受天命力量的大道,这将无法得到天命的承认,更不可能进入天命之争中。

    只有大道得到了天命的承认,才能争夺天命,才能有机会承载天命,成为仙帝。

    然而,此时李七夜的大道并非是以天命而创,它是直接开辟天地,直接开创纪元,在这里,李七夜的大道成了唯一,反而是它主宰了一切。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大道是主宰着一切,若就算真的让李七夜抢夺了天命,只怕,李七夜的大道,都不是为承载天命而生,它是御驭天命,天命在他的大道之下,只不过是一股力量而己,而不是他大道的全部。

    就这样,李七夜的大道不知道衍化几个轮回,不知道开辟了几个纪元,最终,一切又消失了,李七夜再一次回到了视线之中,再一次出现在巨镜之前。

    在这一刻,李七夜睁开了双目,此时,他的一双眼睛是那样的清澈,是那样的朴实,没有咄咄逼人的寒光,没有深邃的睿智,只有最朴实最真切的目光。

    “大道如初——”最终,李七放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的大道不止是开创,而且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虽然说,离他大道圆满还有很远的距离,他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去做,但是,迈出了这样的一步,这让李七夜对于自己的大道就更加清晰了,他知道自己的是怎么样的一条大道,他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在某种程度上讲,他要的不是天命,甚至对于他来说,天命是可有可无,但,他必将会成为仙帝,将会开启全新纪元的仙帝。

    “大道无名,也该给它取一个名字了。”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既然此道创于我手,那就叫七夜道吧。”

    七夜道,李七夜随意的一句话,就为自己开创的无上大道确定了名字。

    最终,李七夜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巨大的镜子,此时巨大的镜子再一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镜中没有虚元,它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轮圆月挂在那里,镜面是那么的粗糙,不加雕琢。

    “鲲鹏——”看着这面镜子,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或者,有一天我也应该养一头绝世无双的神兽,到了那一天,什么南鳄之流的,那也不过是浮云而己。”

    请各位投一下月票和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第九十三章 迷雾    此时林封谨似乎在娲蛇神面前示弱示好,可是,骨子里面的威胁之意却已经是绵里藏针,锋芒微露!

    锁住娲蛇神的这一根盘古锁链,乃是从鸿蒙初开起就已经是存在的东西,娲蛇神绕是十分强悍,可是在这根锁链的神威之下,也是只能乖乖的呆在了熔岩当中做烤串儿,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可是,这一根娲蛇神拿它毫无办法的盘古锁链,林封谨却已经表现出来了能影响这东西的,这就已经足够了,

    因为众所周知的是,要搞砸一件事总是比做好一件事容易太多的,林封谨既然能够让这种影响力朝着对娲蛇神有利的方面发展,那么当然就有能力将目前的局面搞砸,变得更糟糕!!

    面对林封谨送的这一份“礼物”,人首蛇身的娲蛇神显然也是心知肚明,身上彩光流动,双眼当中发出了刺目的红光,死死的瞪住了林封谨,隔了一会儿才道:

    “你现在身上有了时之力,这力量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天底下万事万物,也没可能逃脱时间的侵蚀,你若能破开盘古锁链放我出去,那么什么事情都好说!”

    此时娲蛇神的心情也是罕见的激荡了起来,也是影响到了周围的环境,这火红色的岩浆湖当中,气泡蒸腾,烟雾缭绕,甚至连这山腹都在微微的震荡,砂石都在簌簌而落。

    很显然,对于娲蛇神来说,什么最宝贵?被囚困了这无数岁月的它,当然渴望的是自由!!

    不过,林封谨在这时候,却是很干脆的缓缓摇了摇头:

    “时至今日,娲蛇神你还没有看破这一切吗?你的资质,神通虽然在妖族当中算是个强者,可是除掉了飞升的大能之外,放在了整个妖族当中,顶多也只能排入前百罢了,十大祖巫同样是有妖族血脉,同样也是活到了现在,可是他们已经只剩余下来了一丝残魂,在月面背后苟延残喘,为什么你却是可以度过这无穷岁月,肉身存活在人间界当中一直到现在?”

    “是因为你比十大祖巫的实力更强吗?显然不是!若论全盛实力的话,你顶多也只能排入中间而已,那么娲蛇神阁下,你有没有仔细想过其中的道理,妖族当中无数英才荟萃涌现,比你强得多的人现在都是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来了,娲蛇神您却可以用肉身度过这无穷岁月,就连从躯壳里面逃脱的巫神,也可以说是比别人要自在得多?”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娲蛇神最初是勃然大怒,可是冷静了下来之后,却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晕眩和痛苦!

    有的东西虽然只是隔着一层纸,但是当局者迷,往往都是勘不破其中的道理,林封谨的话虽然格外刺耳,可是不能够细想,因为仔细一想之后,娲蛇神忍不住就发觉,他说的竟然一个字都没有错!!

    “这其中的理由,相信娲蛇神您现在也明白了吧。”林封谨认真的道:

    “这条盘古锁在禁锢了您肉身的同时,却也是让你与这山川大地海洋连接在了一起,密不可分,达到了托体同山阿共享气运的境界,所以说才能以肉身渡过这漫长岁月,如果你挣脱了这条盘古锁,那么,也就是你的死期!”

    听着林封谨的话,娲蛇神沉默了,摆在了它面前的路已经是格外的清晰,是选择自由,还是死亡?隔了一会儿才道:

    “按照你这么说的话,盘古锁链反而成全了我,那你有什么用呢?”

    林封谨很自然的道: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我虽然不能给你自由,可是却能让娲蛇神你过得更舒服一点,甚至再让这盘古锁链放松两丈,使尊神你不再无时不刻的都受到这岩浆的烧灼也是可能的。”

    娲蛇神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便是很干脆的道:

    “那你要什么。”

    林封谨道:

    “丑话先说在前面,这盘古锁链乃是开天辟地以来的一大神物,我虽然说现在拥有了时光之力,却依然不能轻动,哪怕是当年钟山神全盛的时候,也绝对不可能一下子就让这样的神物放松两丈的,此事钟山神就在旁边,是不是真的,一问就可以知道,我现在竭尽全力,也就只能一次性让盘古锁链松动半寸而已,换算下来的话,也就只能让尊神的尾巴抬升两尺”

    “所以,咱们如果说要交易的话,一次性也就只能以半寸半寸的来达成交易。我这一次前来,便是需要尊神的三滴精血,报酬就是让盘古锁链松动半寸。不知道尊神意下如何?”

    娲蛇神冷冷的道:

    “此时天底下也只有你能做到这件事,当然是奇货可居,而本神的三滴精血虽然珍贵,却也绝对不是没有替代的东西,这其中的干系本座也是十分清楚的,你既然这么开了口,那么我还能不答应吗?”

    林封谨笑了笑道:

    “尊神言重了。”

    ***

    一个时辰之后,林封谨便是带着一干手下离开了焚石山,

    而在林封谨的手中,则是多出来了一个清晰透明的水晶瓶子,这水晶瓶当中,则是有着三颗拇指大小的圆球,仿佛是熔炼后化成了液体似的黄金那样,璀璨夺目,在瓶子里面滚来滚去的。

    这东西不是别的,便正是娲蛇神的三滴精血,而这玩意儿也是林封谨来到这焚石山的主要目的。

    这三滴精血当中的一滴,是用来让烛九阴的那一缕残魂有个依附的对象,娲蛇神的精血非同小可,用来滋养神魂乃是再好不过,最大限度的避免意外的发生——林封谨既然答应了烛九阴要超度他,担负上了这一份因果,那么必然就是要全力以赴。

    而这三滴精血的另外一滴,则是用来前往腾蛇泽龙舆的黑莲池当中,获取三千年前地藏遗留下来的那一把“钥匙”的,剩余一滴则是备用,因为当年地藏的布局确实是过于凶险,林封谨也是没有把握能一次性的成功。

    有了娲蛇神的精血之后,烛九阴的那一缕残魂过得无疑是更加滋润了,每天都能有半天的时间附体在生人身上,享受人间的乐趣,他现在也是很明白林封谨确实是没有懈怠,确实是将对他的承诺放在了心上,否则的话,拿到时之沙的那一刻便是早就一拍两散,翻脸不认人。

    因此,烛九阴现在根本就不催促林封谨了,这几次在与林封谨交流的时候,居然都反复在强调一件事,那便是要求林封谨没有把握的话,千万不要急,贸然行事是大忌

    有一句话叫得到的东西越多,那么就越是放不下,这话同样适用于烛九阴身上。倘若他现在的处境还是在寒冷孤寂的月面背后受罪,肯定就哪怕是冒点风险也是要林封谨赶快超度的,可是现在烛九阴已经成功在人间界扎根了下来,酒色财气都可以肆意享用,并且看起来几百年内保持这状况都问题不大,那肯定就格外的小心谨慎了,烛九阴若是个冒失莽撞的,也不可能苟延残喘到现在还活着

    接下来林封谨在焚石山又逗留了几天,目的却是在寻找卫烈帝钱慎的踪迹,因为根据他的推断和得到的消息分析,钱慎逃走了以后,很有可能前来极北之地寻找娲蛇神,想要获得应对的办法,或者说要得知事情的真相。

    不过林封谨接下来的搜寻却并不算是太顺利,因为他虽然找到了卫烈帝钱慎在这里停留过的踪迹,不过至少都是三个月之前的了,这样的踪迹线索对他来说半点意义都没有,只能证明林封谨自己的猜测没错。不过对于此时的林封谨来说,卫烈帝钱慎已经是丧家之犬,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总会有露出马脚的时候。

    接下来林封谨办完了自己的正事以后,也是为了自家的生意多考虑了一下,前往极北之地逗留捕猎了一个月,将整艘船队装满了以后才扬帆回港,端的可以说是满载而归,这一次弄妥当之后,估计林家的工坊五六年之内都没有缺少货源的忧虑了。

    而林家的商行有了这一批独一无二的产品之后,便能拥有别家无法具备的核心竞争力,进而带动占据起来一大块市场,进一步的大量赚取额外的财富,形成良性的循环过程。

    因此等林封谨回到了吴作城之后,便已经是九月的下旬,这时节天气已经颇凉了,等到林封谨坐镇吴作城,将自己离开了以后积攒的一系列事务都处理完毕以后,便已经是十月份了,在这个季节里面,基本上只要是脑袋正常的人,都不会在草原上开战。因为数九寒天,冰封地冻的,大雪纷飞,在这茫茫的雪原上跋涉行军都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何况是跋涉千里之后作战了?

    因此,抓住了这个空档,林封谨便是带着一干手下伪装成了收购皮毛的商队,直接北上,目的地自然就是腾蛇泽龙舆的废墟了。这地方同样也是包含了林封谨太多的回忆,第一次遇到崔王女,第一次遇到吕羽,第一次遇到土豪金而腾蛇泽龙舆当中种种光怪陆离的瑰丽景色,自成天地的奇特景象,至今依然是历历在目,令人难以忘记。

    自从腾蛇泽龙舆当中龙气被收,自成天地的境界被破掉了以后,其中的生态环境也是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那些凶恶无比的变异媸怪要么死去,要么就重新还原成普通的生物,也没有了什么危险性,渐渐的就有牧民靠近了,不过依然不敢深入。

    因为这里水草丰茂,山林诸多,在去掉了媸怪的威胁之后,也是在外围形成了好几个部族的聚集点,林封谨他们在进入之前,便是在其中的一个部族当中逗留,补给一番,据这个部族的人说,这里面依然会有很多怪事发生,传闻最广的,就是在放牧的时候会忽然起雾,若是不能在雾气变大之前离开的话,往往就会从此彻底的失踪,彻底的迷失在了雾中。

    他们的部族当中,就有一家人放牧的时候彻底消失在雾中的,除了放牧的人之外,同时消失的还有百多头牛羊,居然是连皮毛骨头都看不到一点,端的人令人十分惊秫,不过也有不少人一发现起雾就马上逃走的,便往往都能及时脱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