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到达了焚石山以后,一干海船纷纷靠岸,林封谨故地重游,心中也自有些唏嘘感慨,遥想当年来到这里的往事,还是历历在目,只是当年收复的三瘤妖树大根还在,可是武亲王钱震却已经是魂飞渺渺,彻底消失在了人间。

    林封谨带着一干人又去泡了泡那温泉,算是洗一洗身上的疲惫和风尘,不过船只上面的水手却是不能闲着,靠岸登陆了之后,有了充足的柴火和淡水,便是可以对运载的这些海中妖兽的尸体再次进行加工一番了。

    这些海中妖兽的眼,胆,心,脑,肝等等,都是需要生大火,然后在锅里面放入预先准备好的药物熬煮,这样的话,既能避免腐坏,又能保持里面的药力,更大幅度节省储存的空间。

    而海中妖兽身上的肉则是需要熏制,然后用盐巴腌上,至少也能保证一年不坏。

    皮毛也是能在淡水里面洗干净了以后,用柴火灰硝制起来,这样的话,既便于保存,也是不会影响到皮毛的质地。

    一干人在这边忙得热火朝天的,林封谨也是不去管他们,自然有人去主持,打理一切事务,并不需要林封谨多加费心。

    事实上,这世上并不缺少有才干的人,缺少的只是赏识,挖掘他们的人而已,像是林家现在旗下足足有十大产业,这十大产业当中,居然主持的人当中有五位大管事都是三里部当中出身草原的。

    草原人给中原人的印象,那就是蛮横,凶暴,强壮,却绝对不会和精明,市侩,锱铢必较这样的词语挂上勾,然而事实证明,林封谨的任用的五位草原出身的大管事,对自家手里面的事情都是非常的上心,除了在第一年内因为不大熟悉所以落后了些,其余的时候都是做得相当优秀的。

    林封谨这一次带来的人手,为了显示自己的一视同仁,也是有大量的草原人和好些“海民”(东海诸国在吴作城定居的臣民),这些人都是十分努力,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努力必然会有回报,这便是足够了。

    ***

    第二天早上,林封谨也没带什么人,交代了几句以后,便是让野猪扛着东西,旁边自然是大巫凶,石奴,水娥随侍,便是朝着焚石山深处走去。

    此时林封谨的心态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之前面对娲蛇神这样也不知道在天地之间存在了多少年的异物的时候,心中充斥的只有敬畏和恐惧,但是现在他的身份心态不一样,知道自己面对的只是一个在天地之间被囚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可怜妖怪,这样的心态转变之后,当然就觉得很平淡。

    等来到了焚石山前之后,林封谨观望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便让野猪将扛着的一大包血淋淋的东西放了下来,这些东西便是沿途猎杀的海中妖兽的心脏之类的东西,这些怪物生命力极其顽强,就像是这些内脏,被割下来了十来天,居然还在抽搐蠕动,可见其生机之旺盛。

    放下了这些东西以后,大巫凶便是上前一步,扬声道:

    “吴作城城主林封谨,求见娲蛇神!请尊神不吝赐见!”

    然后躬身,深深一礼,林封谨也是随着大巫凶一起行礼。对于林封谨来说,无论如何,娲蛇神这样的世上异物,也是活了无穷岁月,哪怕是地藏在它的面前,也是当得起小辈,那么多行个礼节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

    大概隔了一会儿,从旁边的山洞当中忽然出现了两头巨虺,四头精英蛇鬼,挪移着身躯对准了他们爬行了过来,四头精英蛇鬼拿起来了野猪供奉的祭品便走,两头巨虺则是伏在了地上,看起来是充当坐骑的模样。

    林封谨也是很干脆的骑了上去,上一次进入这焚石山的时候,狼狈无比,仿佛惶惶然若丧家犬,不过这一次来的时候,已经是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巨虺在地上游走,似缓实速,可以说很快的便是进入到了山腹当中,然后,见到了娲蛇神。

    庞大无比的山腹,滚烫赤红的岩浆海,还有仿佛上天铸造的巨型锁链,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被困缚在了这里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强大妖王娲蛇神,还有那些密密麻麻若蝼蚁一般到处爬行的巨虺,这一切的东西组合在一起,给人的感觉也端的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鬼斧神工”!

    虽然林封谨已经是第二次来,依然是被眼前的这一切所深深的震撼到了,而无论是野猪还是大巫凶,都是从巨虺的背上下来,然后虔诚的跪拜,他们或许是敬畏娲蛇神,但更多的还是敬畏这天地之间至大至伟的奇观。

    林封谨来到了娲蛇神的面前,这一次的相见与上一次的相见只是相隔了寥寥几年,对于娲蛇神漫长的生命来说,这几年可以说是不值一提,可是对于林封谨来说,却是已经有了仿佛天翻地覆一般的改变。

    他跳下了巨虺,徐徐的走向了娲蛇神,当年的林封谨看着下方那赤红色的岩浆海望而生畏,可是现在的林封谨却是很干脆的一步踩了下去,脚下自然就生出来了一朵赤红色的莲花将他托住,这落下去就能让人尸骨化灰的沸腾岩浆海,对他来说就仿佛是闲庭漫步一般的轻松。

    林封谨一直走到了娲蛇神的下方,然后身下出现了一座赤红色的莲台,便是盘膝而坐,对着娲蛇神道:

    “一别多年,尊神还是别来无恙。”

    娲蛇神看着林封谨,默然了半晌,忽然道:

    “钟山神,你也来人间界了?”

    钟山神乃是烛九阴的别称,烛九阴在妖族当中,也是有着“本纪”这样的存在,上面是这样描述他的:

    钟山有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眠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晵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

    听到了娲蛇神的话,在护魂柜当中呆着的烛九阴便是浮现了出来,现出来了原来的虚像,与娲蛇神相对而立着,看起来有一种肃穆的气氛,也是格外的萧瑟。这妖族的两大巨头同时出现,仿佛千万年前妖族统治大地的时光重临世间,然而良久,烛九阴才徐徐的道:

    “往事已去,这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们了,我现在也就是苟延残喘而已。”

    说完叹息了一声,那声音当中带着无尽苍凉之意,然后徐徐的隐没在了空气当中。

    娲蛇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对林封谨道:

    “你竟然敢直接来这里见我?”

    林封谨笑了笑道:

    “我既没有做亏心事,也没有亏欠娲蛇神阁下你什么东西,而且还备了厚礼前来,为什么就不能来见你?”

    半空当中的娲蛇神忽的森然道:

    “区区的一些血食,你以为就可以弥补冒犯我的罪孽吗?”

    林封谨哈哈一笑道:

    “当然不是,那东西只是酬谢一下送我们进来的巨虺的劳力费而已,我的厚礼,还没来得及送上来呢。”

    林封谨在说话的时候,其右手指尖上,赫然已经出现了星星点点清冷无比的光芒,最后聚集在了一起,最后形成的,赫然是一只光点组成的闹钟,分针,秒针,时针,正在滴答滴答的转动着。

    然后,这一只小巧玲珑的光芒闹钟赫然便是漂飞到了半空当中,最后的落点,居然是锁住了娲蛇神的那几根庞大无比的锁链上面!

    林封谨此时左眼的瞳孔当中,赫然出现了一条浩浩荡荡的河流,不是别的,正是那一直都在浩瀚奔流向前的时间长河,林封谨的左眼看着那几根充满了原始,洪荒,蛮横,血腥意味的锁链,忽然从口中发出来了几个奇特的音节:

    “牟!眤!祢!叭!呖!!”

    这五个奇怪的音节从他的喉咙当中发出来了以后,仿佛整个天地之间都出现了某种微妙变化似的,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娲蛇神体内的骨头骨节都在“咔嚓咔擦”的发出脆响,似乎有一只大手在为它舒展着筋骨。

    同时,那光芒闹钟化成了点点光芒消散掉,那光芒则是渗入到了庞大无比,仿佛贯穿了天地的锁链上,顿时,这锁链发出了咯吱咯吱十分难听的巨响声,甚至整座焚石山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最后居然收缩了少许,只是这收缩的一少许,居然已经再次令娲蛇神浸泡在了岩浆当中的巨尾被明显的抬升了一些起来,至少也是提升了半米的高度。

    林封谨这时候才笑了笑道:

    “区区薄礼,不成敬意,我刚刚才掌握时之沙不久,所以说运用得还不是太娴熟,加上锁住阁下你的这一条盘古锁链乃是上古神物,因此也只能让时光之力稍微冲刷了一下它而已,只能略解一下尊神的窘境。而这盘古锁链也真是天地之间的神物,其威能远超我的估计,也是我运气不错,若是换成三个月之前的话,搞不好就将事情办砸,那可就真的是罪莫大焉了哦。”

第1380章鲲鹏    最终,李七夜看完了这一座座的石碑,他走到了这个广场的尽头,在这里,有一个高高耸立起的高台。

    在这高台之上,有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这一面镜子与其说是镜子,不如说是一块巨大的白玉更适合。

    因为这一面镜子的镜面乃是亚光,甚至显得有点粗糙,看起来似乎当时制造这样的一面镜子的时候没有细细打磨一样,使得在镜面上留下了粗糙的痕迹。

    这样的一面镜子被高高地摆放在高台之上,远远看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轮明月挂在那里。

    李七夜看着这面被高高摆放在高台上的镜子不由被吸引了,它就像是绝世美人,或者是倾国倾城的情人一样,深深地吸引了李七夜的目光。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了目光,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可惜呀,古家的那只黄钟不在手,否则,古老的宝藏尽入我手。”

    李七夜所说的古家那口黄钟,指的就是天古城古意斋的主人古家,当年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去古家的时候,正是曾见过这口摆在古意斋的那口黄钟。

    当然,李七夜真心想得到古家的那口黄钟的话,依然是有着很多很多的方法,只不过,李七夜对于这里面的东西并不是十分需要而己,所以,李七夜这才没有打古家那口黄钟的主意。

    古家的那口黄钟,也是古家的祖先得到的,它并非是古家祖先铸造,这口黄钟有着惊天的来历。

    事实上,古家当年也未能揣摩透这口黄钟的真正玄奥,也正是因为如此,古家一直寻找着先民九语。

    站在这面如同明月一般的镜子之前,最终,李七夜口吐真言,说道:“黄钟昆吾。一鸣动天……”

    李七夜口吐真言,手结法印,每一个法印都变幻起来,而且变幻得越来越快。最后快到让人看不清李七夜的动作,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个法印在变换着。

    如果李霜颜他们在这里,又或者古家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李七夜所说的真言。竟然是李七夜与他们古家拿来做交换的先民九语!

    只怕古家的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古家苦苦寻找的先民九语竟然在遥远的天灵界派上了用场。

    随着李七夜的法印在变幻,在这个时候,本是空无一物的镜子里面出现了李七夜的影子,而且,李七夜的影子出现在了镜子之中的时候,他的影子十分的高大,就像是一尊巨人站在这镜子之中一样。

    “嗡”的一声,过了好一会儿,这面镜子散发出了光芒。本来看起来粗糙的亚光镜面竟然一下子明亮起来,整个镜子变是十分的晶透,十分的通透,似乎整个镜面就像水面一样。

    但是,就这样的一个镜面,竟然无法倒影出一个人的影子。在这一刻,李七夜在镜子中的影子消失了。

    在镜子之中出现了星空,这个星空浩瀚无垠,无数的星辰点辍在这样的星空之中,一轮轮的日月沉浮在这星空之中。一个个大千世界蕴养在这样星空之中。

    看着如此浩瀚无垠的星空,不管是怎么样的生灵都觉得怎么渺小,在这样的星空之下,那怕是再巨大的生灵都感觉自己如果是茫茫星空中的一粒尘埃而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是那么的渺小谦卑。

    这是星空的海洋,在这星空之中,无数的星辰化作了海洋,在这海洋之中,承载了数不清的生命。在这样的海洋之中,那怕是一个九界,似乎都显得渺小。

    “哗啦”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宛如水声一般的声音摇晃了整个星辰大海,就在这一刻,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镜子之中。

    鲲鹏!这是一只巨大到无法丈量的鲲鹏,这样的一只巨大鲲鹏畅游于星辰大海,时而潜游,时而高高跃起,时而停止不动……

    眼前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任何有幸见到这一幕的人,都会被如此的一幕所震撼,都会惊心动魄。

    鲲鹏畅游于星辰大海,吞吐日月,嬉戏星河,似乎在这没有尽头的星辰大海之中,它是唯一的主宰。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鲲鹏畅游星辰大海之时,突然一声巨响,巨大到无法丈量的鲲鹏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大鸟,这大鸟张翅一飞,横跨无数星海,它的还度之快,绝世无双,世间没有什么能比它更快了。

    在这大鹏展翅而飞之时,它是一翅跨越无数星海,它是越飞越快,最后,宛如时光在倒退,岁月在轮回,直到了最后,一切的枯繁停止。

    在大鹏速度飞到极限之时,一切都消失了,在这里,没有时光,没有空间,没有天地万物,一切的一切都归于虚无,唯有它在!

    在这极限之下,一切都归于永恒,到了最后,连鲲鹏都消失了,离在镜中的只剩下了虚无,一切都归于虚无!

    就这样的虚无,似乎没有任何东西,但是,当真正掌握了大道奥义的人,才会明白,就是这样的虚无,才有着一切,在这虚无之中,它可以孕养时光,它可以孕养空间,它可以孕养天地万物,世间的一切,皆可起源于此。

    虚无,这就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在这虚无之中,将会成为一切的起源,大道的奥义,也将会在这虚无之中。

    “大道如初!”看到眼前的虚无,李七夜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鲲鹏呀,这是多么绝世的生灵,这是禀承了一切呀,可惜了,却是生不蓬时,不然的话,万古以来的纪元,这将会改变,万古以来的无数种族、无数生灵都将会被改变。”

    大道如初,这就是鲲鹏的天赋,至于鲲鹏的天赋有怎么样的玄奥,它的天赋是有怎么样的作用。

    这种东西不是小修士所能理解的,或者说,这里面的奥义,也只有仙帝,又或者是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才能理解的。

    鲲鹏,这是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生灵,它也是神秘的生灵,传言说,万古以来,在一个个纪元之中,曾经出现过的鲲鹏用三根手指都能数得出来。

    有传言说,鲲鹏出现的次数,比真龙,比凤凰,都还要少很多很多。

    关于鲲鹏的记载,那是寥寥无几,万古以来,世人对于鲲鹏的了解极为有限,甚至连仙帝都不敢肯定鲲鹏的天赋大道如初的真正奥义是什么。

    就以骨海的这一块大陆来说,这一块大陆乃是鲲鹏尸体所化,这样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绵延千万里,在这里面,藏着众多的奥秘。

    就以这头鲲鹏来说,世间关于这头鲲鹏的记录甚至可以说是无,没有知道这样的鲲鹏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这样的鲲鹏是怎么样的存在。

    沉浮千万载,李七夜去过无数的地方,翻阅过无数的残存的古籍,揣摩过古老时代遗留下来的古碑、壁画。

    从这为数不多的古老先民记载之中,李七夜才知道其中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比如说这头鲲鹏,它与巨仙族有着密切无比的关系,有古老的记载说,是巨仙族守护着这一头鲲鹏,因为这头鲲鹏还很小,还很年幼,也有古老的记载认为,是鲲鹏守护着巨仙族,因为巨仙族流淌着绝世无双的血统……

    至于哪一种说法是正确的,那就无人能知道了,因为一切都不可追溯了。

    这里面的一个说法值得人去深思,如果说,是巨仙族守护着这头鲲鹏,这头鲲鹏还很小,还很年幼,那么,成年的鲲鹏是有多大呢?那么,一头鲲鹏生长到的极限是怎么样的地步呢?

    如果说一头很小、很年幼鲲鹏的尸体都能化作千万里大陆的话,成所鲲鹏,或者说生长到极限的鲲鹏,那岂不是张口可吞九界。

    就像刚才镜面所显示一样,这样的鲲鹏,它足可以畅游于星辰大海,如此巨大的鲲鹏,一切与它比起来,那都显得无比的渺小。

    同时,李七夜还知道一个秘密,如果说,这头鲲鹏还年幼,那么,那只能说是它生不蓬时,若是它成年的话,它就会不遭受如此的命运,不会惨死在这里。

    或者,真的有那么一天,就用李七夜刚才所说的话,不知道多少的纪元被改变,有着无数的种族、生灵都被改变,历史的长河就变得与现在完全不一样。

    当然,历史从来没有假设,而且,鲲鹏也一直很神秘,就像它一直埋藏在时光的长河之中一样,无人知晓。

    李七夜看着镜中的虚无,盘坐下来,参悟着这虚无中的玄妙,整个人神游太虚,沉醉在了这虚无之中。

    这看起来的虚无,此时,在李七夜眼中化作了无尽的大道奥妙,似乎,大道起始于此,大道最古老的变化也在这里面,大道最细微的转化,也在这其中,这虚无之中,记载了大道的一切。

    似乎,在这虚无之中,你可以找到世间的任何功法,似乎,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世间的任何招式,似乎,世间所有的大道都在这里面。

    或者,这就是大道如初的奥义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