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终,李七夜看完了这一座座的石碑,他走到了这个广场的尽头,在这里,有一个高高耸立起的高台。

    在这高台之上,有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这一面镜子与其说是镜子,不如说是一块巨大的白玉更适合。

    因为这一面镜子的镜面乃是亚光,甚至显得有点粗糙,看起来似乎当时制造这样的一面镜子的时候没有细细打磨一样,使得在镜面上留下了粗糙的痕迹。

    这样的一面镜子被高高地摆放在高台之上,远远看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轮明月挂在那里。

    李七夜看着这面被高高摆放在高台上的镜子不由被吸引了,它就像是绝世美人,或者是倾国倾城的情人一样,深深地吸引了李七夜的目光。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了目光,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可惜呀,古家的那只黄钟不在手,否则,古老的宝藏尽入我手。”

    李七夜所说的古家那口黄钟,指的就是天古城古意斋的主人古家,当年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去古家的时候,正是曾见过这口摆在古意斋的那口黄钟。

    当然,李七夜真心想得到古家的那口黄钟的话,依然是有着很多很多的方法,只不过,李七夜对于这里面的东西并不是十分需要而己,所以,李七夜这才没有打古家那口黄钟的主意。

    古家的那口黄钟,也是古家的祖先得到的,它并非是古家祖先铸造,这口黄钟有着惊天的来历。

    事实上,古家当年也未能揣摩透这口黄钟的真正玄奥,也正是因为如此,古家一直寻找着先民九语。

    站在这面如同明月一般的镜子之前,最终,李七夜口吐真言,说道:“黄钟昆吾。一鸣动天……”

    李七夜口吐真言,手结法印,每一个法印都变幻起来,而且变幻得越来越快。最后快到让人看不清李七夜的动作,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个法印在变换着。

    如果李霜颜他们在这里,又或者古家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李七夜所说的真言。竟然是李七夜与他们古家拿来做交换的先民九语!

    只怕古家的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古家苦苦寻找的先民九语竟然在遥远的天灵界派上了用场。

    随着李七夜的法印在变幻,在这个时候,本是空无一物的镜子里面出现了李七夜的影子,而且,李七夜的影子出现在了镜子之中的时候,他的影子十分的高大,就像是一尊巨人站在这镜子之中一样。

    “嗡”的一声,过了好一会儿,这面镜子散发出了光芒。本来看起来粗糙的亚光镜面竟然一下子明亮起来,整个镜子变是十分的晶透,十分的通透,似乎整个镜面就像水面一样。

    但是,就这样的一个镜面,竟然无法倒影出一个人的影子。在这一刻,李七夜在镜子中的影子消失了。

    在镜子之中出现了星空,这个星空浩瀚无垠,无数的星辰点辍在这样的星空之中,一轮轮的日月沉浮在这星空之中。一个个大千世界蕴养在这样星空之中。

    看着如此浩瀚无垠的星空,不管是怎么样的生灵都觉得怎么渺小,在这样的星空之下,那怕是再巨大的生灵都感觉自己如果是茫茫星空中的一粒尘埃而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是那么的渺小谦卑。

    这是星空的海洋,在这星空之中,无数的星辰化作了海洋,在这海洋之中,承载了数不清的生命。在这样的海洋之中,那怕是一个九界,似乎都显得渺小。

    “哗啦”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宛如水声一般的声音摇晃了整个星辰大海,就在这一刻,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镜子之中。

    鲲鹏!这是一只巨大到无法丈量的鲲鹏,这样的一只巨大鲲鹏畅游于星辰大海,时而潜游,时而高高跃起,时而停止不动……

    眼前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任何有幸见到这一幕的人,都会被如此的一幕所震撼,都会惊心动魄。

    鲲鹏畅游于星辰大海,吞吐日月,嬉戏星河,似乎在这没有尽头的星辰大海之中,它是唯一的主宰。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鲲鹏畅游星辰大海之时,突然一声巨响,巨大到无法丈量的鲲鹏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大鸟,这大鸟张翅一飞,横跨无数星海,它的还度之快,绝世无双,世间没有什么能比它更快了。

    在这大鹏展翅而飞之时,它是一翅跨越无数星海,它是越飞越快,最后,宛如时光在倒退,岁月在轮回,直到了最后,一切的枯繁停止。

    在大鹏速度飞到极限之时,一切都消失了,在这里,没有时光,没有空间,没有天地万物,一切的一切都归于虚无,唯有它在!

    在这极限之下,一切都归于永恒,到了最后,连鲲鹏都消失了,离在镜中的只剩下了虚无,一切都归于虚无!

    就这样的虚无,似乎没有任何东西,但是,当真正掌握了大道奥义的人,才会明白,就是这样的虚无,才有着一切,在这虚无之中,它可以孕养时光,它可以孕养空间,它可以孕养天地万物,世间的一切,皆可起源于此。

    虚无,这就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在这虚无之中,将会成为一切的起源,大道的奥义,也将会在这虚无之中。

    “大道如初!”看到眼前的虚无,李七夜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鲲鹏呀,这是多么绝世的生灵,这是禀承了一切呀,可惜了,却是生不蓬时,不然的话,万古以来的纪元,这将会改变,万古以来的无数种族、无数生灵都将会被改变。”

    大道如初,这就是鲲鹏的天赋,至于鲲鹏的天赋有怎么样的玄奥,它的天赋是有怎么样的作用。

    这种东西不是小修士所能理解的,或者说,这里面的奥义,也只有仙帝,又或者是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才能理解的。

    鲲鹏,这是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生灵,它也是神秘的生灵,传言说,万古以来,在一个个纪元之中,曾经出现过的鲲鹏用三根手指都能数得出来。

    有传言说,鲲鹏出现的次数,比真龙,比凤凰,都还要少很多很多。

    关于鲲鹏的记载,那是寥寥无几,万古以来,世人对于鲲鹏的了解极为有限,甚至连仙帝都不敢肯定鲲鹏的天赋大道如初的真正奥义是什么。

    就以骨海的这一块大陆来说,这一块大陆乃是鲲鹏尸体所化,这样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绵延千万里,在这里面,藏着众多的奥秘。

    就以这头鲲鹏来说,世间关于这头鲲鹏的记录甚至可以说是无,没有知道这样的鲲鹏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这样的鲲鹏是怎么样的存在。

    沉浮千万载,李七夜去过无数的地方,翻阅过无数的残存的古籍,揣摩过古老时代遗留下来的古碑、壁画。

    从这为数不多的古老先民记载之中,李七夜才知道其中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比如说这头鲲鹏,它与巨仙族有着密切无比的关系,有古老的记载说,是巨仙族守护着这一头鲲鹏,因为这头鲲鹏还很小,还很年幼,也有古老的记载认为,是鲲鹏守护着巨仙族,因为巨仙族流淌着绝世无双的血统……

    至于哪一种说法是正确的,那就无人能知道了,因为一切都不可追溯了。

    这里面的一个说法值得人去深思,如果说,是巨仙族守护着这头鲲鹏,这头鲲鹏还很小,还很年幼,那么,成年的鲲鹏是有多大呢?那么,一头鲲鹏生长到的极限是怎么样的地步呢?

    如果说一头很小、很年幼鲲鹏的尸体都能化作千万里大陆的话,成所鲲鹏,或者说生长到极限的鲲鹏,那岂不是张口可吞九界。

    就像刚才镜面所显示一样,这样的鲲鹏,它足可以畅游于星辰大海,如此巨大的鲲鹏,一切与它比起来,那都显得无比的渺小。

    同时,李七夜还知道一个秘密,如果说,这头鲲鹏还年幼,那么,那只能说是它生不蓬时,若是它成年的话,它就会不遭受如此的命运,不会惨死在这里。

    或者,真的有那么一天,就用李七夜刚才所说的话,不知道多少的纪元被改变,有着无数的种族、生灵都被改变,历史的长河就变得与现在完全不一样。

    当然,历史从来没有假设,而且,鲲鹏也一直很神秘,就像它一直埋藏在时光的长河之中一样,无人知晓。

    李七夜看着镜中的虚无,盘坐下来,参悟着这虚无中的玄妙,整个人神游太虚,沉醉在了这虚无之中。

    这看起来的虚无,此时,在李七夜眼中化作了无尽的大道奥妙,似乎,大道起始于此,大道最古老的变化也在这里面,大道最细微的转化,也在这其中,这虚无之中,记载了大道的一切。

    似乎,在这虚无之中,你可以找到世间的任何功法,似乎,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世间的任何招式,似乎,世间所有的大道都在这里面。

    或者,这就是大道如初的奥义吧。(~^~)

第九十一章 又见焚石山    这一年半以来,林封谨也总算是将一切事务都打理得上了正轨,吴作城对外扩张的步子已经迈开,现在遵循着惯性运作就可以了。

    吴作城的权利机构,要害部门上,也是被林封谨的亲信或者说是狂信徒这样的人把持,加上左雅思已经产子,苻敏儿也是有了身孕,因此就算是林封谨从此消失,也是绝对不至于出现什么大的动荡。

    同时,在林封谨的暗中支持下,佛门的势力也是开始若雨后春笋的一般在草原上扩散了开来,虽然没有公开的传教,建立那种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庞大佛寺,但是诸佛的法身画像,开光法物已经是在到处流传。

    林封谨也是做事情十分谨慎的人,尽管当年灭佛一役已经过了三千年,甚至连灭佛的主力之一道门也是已经明显式微,不如儒家,但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是在暗中进行,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因为对于他来说,儒家和道家乃是庞然大物,一旦引发了对方的警醒,那便要小心死无葬身之地。

    眼下摆放在了林封谨面前的难题,却是怎么超度烛九阴的问题了,当时林封谨一口答应了下来要度烛九阴重入轮回,此时实施起来的话,才知道这件事的难度有多惊人。

    像是烛九阴这样活了无穷岁月的老怪物,你让他放下屠刀,虔诚皈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人的心志信念可以说是坚定得有若磐石,说难听一点,那就是偏执狂当中的偏执狂,否则的话,也绝对不可能有这样大的成就。

    因此,林封谨要度化他,就得直接将他身上的因果转移到自己身上来,然后慢慢的化解,这也是唯一的法子。

    问题就在于,这时候的林封谨,根本就承受不起烛九阴身上的因果孽障啊!

    这因果孽障,根本就和烛九阴个人的实力没有关系,相反烛九阴活的时间越长,相当于造的孽就越多,身上的因果孽缘就越大越强烈,不要说此时的林封谨,就算是三千年之前实力达到了鼎盛的地藏,面对烛九阴身上的因果孽障想要化解的话,估计都要好好的掂量一下,估计能够稳稳当当承受下来的人,就只有当年的佛尊了。

    林封谨此时若是敢去超度烛九阴,就仿佛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想要去搬动千万斤的大石头,恐怕一不留神就变成肉泥了所以此时就连烛九阴本身,居然都在劝林封谨一定要小心行事,没有十足把握的话,那么千万不要贸然行事,毕竟林封谨若是死了,天底下根本就没有人有把握超度他了。

    相反,对于烛九阴来说,本来九大人格互相残杀的过程,就是一个削弱内耗的过程,并且最后主人格还湮灭了,剩余下来的是一个副人格,更重要的是,烛九阴还将自己最重要的“时之沙”交给了林封谨,因此他现在虽然还是一缕残魂,却已经比之前不知道式微了多少,人间界对他的排斥之力,也是若有若无。

    在这种情况下,林封谨将烛九阴的残魂放在了罕见的奇珍“护魂柜”当中温养,然后让精通此道的大巫凶来保管护魂柜,每隔七日就用上古巫术来对护魂柜加持温养,同时,还有三生石这样可以镇压魂魄的神物,因此,在这三大机缘的配合下,烛九阴的残魂居然能够在这人间界内苟延残喘下来了。

    非但如此,在烛九阴的指点下,大巫凶的实力也是突飞猛进。这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大巫凶所学的巫门秘术,本来就是从十二祖巫处传递衍生下来的,烛九阴虽然力量已经格外的衰弱,但自身的见识什么的都还在,随口一句话,都能让大巫凶恍然大悟,融会贯通。

    当然,烛九阴这样阴狠的人,也绝对不会做白白便宜人的事情,他成全大巫凶肯定是有目的性的。大巫凶得了他的恩惠实力攀升了以后,每隔十天半个月的,就可以帮忙烛九阴“上身”在某些特定的阳气不足的人身上,临时的占据这个人的身躯,然后享受一下人间的食物和女人,食欲和性欲,本来就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性,等到了烛九阴离开的时候,也不会伤害到降临的那个人的性命。

    虽然这种法子也只能算是隔靴搔痒,聊胜于无,但是想一想之前烛九阴过的什么日子?在冰冷黑暗的月面背后苦苦熬着,如今却是可以去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风景,偶尔还能尝一尝美食和女人的滋味。

    这二者一相比起来的话,那么当然是此时的状态更令烛九阴满意了,说实话,要早知道有这样的机缘,烛九阴自身也估计是早就不愿意在月面背后做妖星。不过有的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无论是烛九阴自身的九大人格自相残杀内讧,还是将时之沙交出来,对于烛九阴来说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更何况要完全的信任,托庇于林封谨的势力之下,能制约林封谨的只有誓言?

    ***

    此时既然就连烛九阴本人都安定了下来,并不急着要林封谨兑现诺言,而是要他谨慎行事,那么林封谨自身也就并不着急了。

    这一年半以来,林封谨也是将未来的规划想得很清楚,那就是先尽可能的强大成长,然后再完成超度烛九阴的承诺,达成了这一点之后,彻底了却了人间世的因果,最后再前往佛尊遗留下来的那个终极秘密的所在地,完成地藏这延续了足足三千年的执念!

    毫无疑问,那个终极秘密所在的地方,必然凶险异常,就连佛门之尊大日如来,也是在那里重伤而回,铩羽而归,林封谨虽然此时拥有了时之砂,获得了天底下万物都沛莫能御的力量,但扪心自问不要说与佛尊相比,就和三千年之前也是差了不知道多少的距离,所以他也真的是没有任何把握能活着回来。

    不过,林封谨在心中权衡了一下,距离自己前往那终极秘密的时候,至少也是还要几年吧,这几年的时间,自己已经是将佛门的火种给撒了下去,此时已呈燎原之势,到时候,即便是自己不在了,可是播撒下来的种子还在,那么佛门复兴之日便是指日可待。

    因此,接下来的林封谨计划当中的第一件事:便是先强大起来,找回自己遗留在雾隐山河阵当中的记忆再说。

    最初的时候,林封谨觉得有着“三生石”和“黄泉”这两大帮手来帮忙,进入雾隐山河阵当中拿取自己的“遗产”应该是毫无压力才对,不过在具体了解一番之后,林封谨才发觉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想要出入雾隐山河阵,三千年之前的地藏确实是遗留下来了一把“钥匙”,但是这“钥匙”却并不在三生石和黄泉的手上!!

    这把“钥匙”就被放置在了雾隐山河阵外的黑莲池当中,只是要获得这一把钥匙林封谨发觉还真的是有些难办。

    因为三千年前的地藏,似乎有些高估了三千年后自己的实力,坦白的来说,就目前林封谨的实力来说,还真是搞不定这一把钥匙,因此他也只能找人帮忙,就目前来说,此时这世上还能给林封谨帮助的,也就只有寥寥几个人了——魔候伽罗转世的韩子,以魂体状态存在的魔尊,闭关之后的西王母,隐匿在了南郑的巫神,东海诸国的邪神邪弥呼,最后还有极北之地的娲蛇神。

    这几个人当中,林封谨肯定不愿意与魔族的人打交道。魔族的人行事诡秘无比,毫无下限,这种随时都猜不到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的局面实在是太尴尬了,哪怕是依照林封谨的心思和城府,弄下来也是起码要少活几年,所以第一个被PASS掉。

    西王母林封谨想见未必能见到,再说就算是见到了的话,就双方的恩怨来说,很难说双方不会直接动手起来

    巫神和邪弥呼林封谨没打过交道,并且双方也是都有非常大的过节,若不是万不得已的话,林封谨当然不会去找了。

    因此,在使用了排除法之后,最后林封谨便是发觉,居然最靠谱的还是娲蛇神,至少双方还有过好几次成功的交易,同时,虽然说之前娲蛇神站在了卫烈帝的一边,但娲蛇神也只是没有回应林封谨的要求而已,并没有与林封谨起正面冲突,双方的矛盾也是处于那种可以调和的状态当中,那么想来想去,林封谨肯定还是继续倾向于和“老朋友”合作了。

    ***

    十天后,焚石山冒出来的黑烟已经是清晰可见,在天穹上面仿佛是浓墨重彩的狠狠抹了一笔似的,

    林封谨所乘坐的海船上吃水已经颇深,这是因为一路行来,也是猎获了不少海中的异兽妖物,上一次前来的时候,林封谨遇到了这些海中的巨妖异怪是需要绕道而行,简直走得那个是提心吊胆,不过但是现在对于林封谨来说,实力已经完全可以用今非昔比来形容,还有大巫凶帮手,烛九阴这样的强横存在作为参谋,完全就是肆无忌惮了。

    正好林苻氏那边卖得最好的几款产品早就出现了断档断货的现象,原因就是原料不足,一干掌柜早就来林封谨面前哭诉了无数次了,关键是在北方捕猎这件事没有林封谨带队的话其余的人就没办法做,所以说一直就拖了下来。

    听说林封谨这一次要北上,林家这边可是组织了一支庞大船队跟随着,就等着满载而归了。因此也是一路上故意放出风声,大张旗鼓而行,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捞得那个是盆满钵满的,不说别的,就连这些海中妖兽的鲜血都装了足足一船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