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年半以来,林封谨也总算是将一切事务都打理得上了正轨,吴作城对外扩张的步子已经迈开,现在遵循着惯性运作就可以了。

    吴作城的权利机构,要害部门上,也是被林封谨的亲信或者说是狂信徒这样的人把持,加上左雅思已经产子,苻敏儿也是有了身孕,因此就算是林封谨从此消失,也是绝对不至于出现什么大的动荡。

    同时,在林封谨的暗中支持下,佛门的势力也是开始若雨后春笋的一般在草原上扩散了开来,虽然没有公开的传教,建立那种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庞大佛寺,但是诸佛的法身画像,开光法物已经是在到处流传。

    林封谨也是做事情十分谨慎的人,尽管当年灭佛一役已经过了三千年,甚至连灭佛的主力之一道门也是已经明显式微,不如儒家,但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是在暗中进行,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因为对于他来说,儒家和道家乃是庞然大物,一旦引发了对方的警醒,那便要小心死无葬身之地。

    眼下摆放在了林封谨面前的难题,却是怎么超度烛九阴的问题了,当时林封谨一口答应了下来要度烛九阴重入轮回,此时实施起来的话,才知道这件事的难度有多惊人。

    像是烛九阴这样活了无穷岁月的老怪物,你让他放下屠刀,虔诚皈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人的心志信念可以说是坚定得有若磐石,说难听一点,那就是偏执狂当中的偏执狂,否则的话,也绝对不可能有这样大的成就。

    因此,林封谨要度化他,就得直接将他身上的因果转移到自己身上来,然后慢慢的化解,这也是唯一的法子。

    问题就在于,这时候的林封谨,根本就承受不起烛九阴身上的因果孽障啊!

    这因果孽障,根本就和烛九阴个人的实力没有关系,相反烛九阴活的时间越长,相当于造的孽就越多,身上的因果孽缘就越大越强烈,不要说此时的林封谨,就算是三千年之前实力达到了鼎盛的地藏,面对烛九阴身上的因果孽障想要化解的话,估计都要好好的掂量一下,估计能够稳稳当当承受下来的人,就只有当年的佛尊了。

    林封谨此时若是敢去超度烛九阴,就仿佛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想要去搬动千万斤的大石头,恐怕一不留神就变成肉泥了所以此时就连烛九阴本身,居然都在劝林封谨一定要小心行事,没有十足把握的话,那么千万不要贸然行事,毕竟林封谨若是死了,天底下根本就没有人有把握超度他了。

    相反,对于烛九阴来说,本来九大人格互相残杀的过程,就是一个削弱内耗的过程,并且最后主人格还湮灭了,剩余下来的是一个副人格,更重要的是,烛九阴还将自己最重要的“时之沙”交给了林封谨,因此他现在虽然还是一缕残魂,却已经比之前不知道式微了多少,人间界对他的排斥之力,也是若有若无。

    在这种情况下,林封谨将烛九阴的残魂放在了罕见的奇珍“护魂柜”当中温养,然后让精通此道的大巫凶来保管护魂柜,每隔七日就用上古巫术来对护魂柜加持温养,同时,还有三生石这样可以镇压魂魄的神物,因此,在这三大机缘的配合下,烛九阴的残魂居然能够在这人间界内苟延残喘下来了。

    非但如此,在烛九阴的指点下,大巫凶的实力也是突飞猛进。这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大巫凶所学的巫门秘术,本来就是从十二祖巫处传递衍生下来的,烛九阴虽然力量已经格外的衰弱,但自身的见识什么的都还在,随口一句话,都能让大巫凶恍然大悟,融会贯通。

    当然,烛九阴这样阴狠的人,也绝对不会做白白便宜人的事情,他成全大巫凶肯定是有目的性的。大巫凶得了他的恩惠实力攀升了以后,每隔十天半个月的,就可以帮忙烛九阴“上身”在某些特定的阳气不足的人身上,临时的占据这个人的身躯,然后享受一下人间的食物和女人,食欲和性欲,本来就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性,等到了烛九阴离开的时候,也不会伤害到降临的那个人的性命。

    虽然这种法子也只能算是隔靴搔痒,聊胜于无,但是想一想之前烛九阴过的什么日子?在冰冷黑暗的月面背后苦苦熬着,如今却是可以去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风景,偶尔还能尝一尝美食和女人的滋味。

    这二者一相比起来的话,那么当然是此时的状态更令烛九阴满意了,说实话,要早知道有这样的机缘,烛九阴自身也估计是早就不愿意在月面背后做妖星。不过有的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无论是烛九阴自身的九大人格自相残杀内讧,还是将时之沙交出来,对于烛九阴来说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更何况要完全的信任,托庇于林封谨的势力之下,能制约林封谨的只有誓言?

    ***

    此时既然就连烛九阴本人都安定了下来,并不急着要林封谨兑现诺言,而是要他谨慎行事,那么林封谨自身也就并不着急了。

    这一年半以来,林封谨也是将未来的规划想得很清楚,那就是先尽可能的强大成长,然后再完成超度烛九阴的承诺,达成了这一点之后,彻底了却了人间世的因果,最后再前往佛尊遗留下来的那个终极秘密的所在地,完成地藏这延续了足足三千年的执念!

    毫无疑问,那个终极秘密所在的地方,必然凶险异常,就连佛门之尊大日如来,也是在那里重伤而回,铩羽而归,林封谨虽然此时拥有了时之砂,获得了天底下万物都沛莫能御的力量,但扪心自问不要说与佛尊相比,就和三千年之前也是差了不知道多少的距离,所以他也真的是没有任何把握能活着回来。

    不过,林封谨在心中权衡了一下,距离自己前往那终极秘密的时候,至少也是还要几年吧,这几年的时间,自己已经是将佛门的火种给撒了下去,此时已呈燎原之势,到时候,即便是自己不在了,可是播撒下来的种子还在,那么佛门复兴之日便是指日可待。

    因此,接下来的林封谨计划当中的第一件事:便是先强大起来,找回自己遗留在雾隐山河阵当中的记忆再说。

    最初的时候,林封谨觉得有着“三生石”和“黄泉”这两大帮手来帮忙,进入雾隐山河阵当中拿取自己的“遗产”应该是毫无压力才对,不过在具体了解一番之后,林封谨才发觉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想要出入雾隐山河阵,三千年之前的地藏确实是遗留下来了一把“钥匙”,但是这“钥匙”却并不在三生石和黄泉的手上!!

    这把“钥匙”就被放置在了雾隐山河阵外的黑莲池当中,只是要获得这一把钥匙林封谨发觉还真的是有些难办。

    因为三千年前的地藏,似乎有些高估了三千年后自己的实力,坦白的来说,就目前林封谨的实力来说,还真是搞不定这一把钥匙,因此他也只能找人帮忙,就目前来说,此时这世上还能给林封谨帮助的,也就只有寥寥几个人了——魔候伽罗转世的韩子,以魂体状态存在的魔尊,闭关之后的西王母,隐匿在了南郑的巫神,东海诸国的邪神邪弥呼,最后还有极北之地的娲蛇神。

    这几个人当中,林封谨肯定不愿意与魔族的人打交道。魔族的人行事诡秘无比,毫无下限,这种随时都猜不到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的局面实在是太尴尬了,哪怕是依照林封谨的心思和城府,弄下来也是起码要少活几年,所以第一个被PASS掉。

    西王母林封谨想见未必能见到,再说就算是见到了的话,就双方的恩怨来说,很难说双方不会直接动手起来

    巫神和邪弥呼林封谨没打过交道,并且双方也是都有非常大的过节,若不是万不得已的话,林封谨当然不会去找了。

    因此,在使用了排除法之后,最后林封谨便是发觉,居然最靠谱的还是娲蛇神,至少双方还有过好几次成功的交易,同时,虽然说之前娲蛇神站在了卫烈帝的一边,但娲蛇神也只是没有回应林封谨的要求而已,并没有与林封谨起正面冲突,双方的矛盾也是处于那种可以调和的状态当中,那么想来想去,林封谨肯定还是继续倾向于和“老朋友”合作了。

    ***

    十天后,焚石山冒出来的黑烟已经是清晰可见,在天穹上面仿佛是浓墨重彩的狠狠抹了一笔似的,

    林封谨所乘坐的海船上吃水已经颇深,这是因为一路行来,也是猎获了不少海中的异兽妖物,上一次前来的时候,林封谨遇到了这些海中的巨妖异怪是需要绕道而行,简直走得那个是提心吊胆,不过但是现在对于林封谨来说,实力已经完全可以用今非昔比来形容,还有大巫凶帮手,烛九阴这样的强横存在作为参谋,完全就是肆无忌惮了。

    正好林苻氏那边卖得最好的几款产品早就出现了断档断货的现象,原因就是原料不足,一干掌柜早就来林封谨面前哭诉了无数次了,关键是在北方捕猎这件事没有林封谨带队的话其余的人就没办法做,所以说一直就拖了下来。

    听说林封谨这一次要北上,林家这边可是组织了一支庞大船队跟随着,就等着满载而归了。因此也是一路上故意放出风声,大张旗鼓而行,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捞得那个是盆满钵满的,不说别的,就连这些海中妖兽的鲜血都装了足足一船半!

第1379章八角塔里面的秘密    李七夜踏入了八角塔,当踏入了八角塔之后,你才会觉得天地是多么的宽广,你才会觉得世间是多么的浩瀚!

    在外面看,八角塔算不上有多大,也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建筑而己。

    但是,当你进入了八角塔之后,你才会发现,你这是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抬头望,天空光远,繁星点点,似乎,此时李七夜站在一个夜空之下。

    在八角塔内,没有半点作为一座塔的景观或迹象,在这里,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这个广场究竟有多大呢,如果说,九界之中最大的古城有百万里之广的话,那么,眼前这一座广场差不多有如此的广阔吧。

    当你站在这样的星空之下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的渺小,渺小的微不足道,比蚁蝼都还不如。

    站在这样的星空之下,会让你无比的震撼。因为让你震撼的,不是眼前这个广场的巨大,而是这个广场左右两边站着的巨人。

    在这样星空之下,在这样的一个广袤的广场之上,左右两边站着一尊尊的巨人,这一尊尊的巨人,头顶天空,脚踏大地,他们都是双手放于胸前,叠放于剑柄之上,在他们胸前竖着的是一把把巨剑。

    这一尊尊的巨人,穿着古老的铠甲,这些铠甲不知道多少岁月过去了,虽然是失去了神性,但是,依然是闪烁着寒光。

    如果柳如烟她们在这里的话,看到这一尊尊的巨人只怕是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因为眼前这一尊尊巨人和遗宝海域的那尊巨大无比巨仙族的巨人骸骨太像了。

    如果说,遗宝海域的那一尊巨人身体之巨大是一位中年汉子的话,眼前左右两排一尊尊高大的巨人,就像是巨仙族的青年。

    眼前这一尊尊高大巨人虽然不如遗宝海域的巨人那么巨大,但是,一个修士站在这一尊尊巨人的脚下,就宛如蚁蝼一样。

    特别是左右两排一尊尊的巨人是如此之多,这给人一种错觉。站在这里,宛如自己连蚁蝼都不如,不,或者说。在这里,只不过是一粒尘埃而己。

    “巨仙族”看着眼前这高大无比的巨人,李七夜不由感慨叹息一声,说道:“虽然是人数不多,但是。传说中,可是耀煌无比的种族呀,最终还是灰飞烟灭了。”

    巨仙族,是极为极为古老的种族,该族存在于古老无比的纪元,这样的一个种族,曾经呼天啸地,可惜,最终还是灭族了。

    巨仙族的人,道行越强大。身体就越高大,这也是为什么遗宝海域的那尊巨仙族的巨人比眼前这一尊尊巨仙族的巨人更高大的原因了,因为那一个巨仙族的巨人他在生前比眼前这些巨人都要强大。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李七夜缓缓地走着,他并不着急,在这里面,太多的东西值得人去参悟,值得人去观摩了。

    在这样的一个广场中,在左右两边一尊尊巨人所站着的地方,竟然竖立着一座座的石碑。这一座座的石碑十分高大。

    每一座石碑上是雕刻了东西,每一座石碑上所雕刻的东西都不一样,有的石碑上雕刻了古老的文字,记载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有的石碑上是雕刻有古老的符文。承载着大道的奥义;有的石碑是雕刻有先民图案,这先民图案预示着一些更为古老的传说……

    李七夜缓缓地走着,在每一座石碑之前,他都会细细观摩,细细地体味。在此之前,他不止一次来这里。但是,每一次来这里,观摩体味这些石碑上所记载的东西,都有着不同的收获。

    在这里,没有日月,没有时光,似乎你在这里呆多久都不受到影响。

    在这些石碑之前,并非是空无一物,有一些石碑之前竟然是跌坐有枯骨,而且,有些石碑之前跌坐的不止是一具枯骨!

    从这些枯骨的模样来看,他们生前也是修士,当然,他们并不属于巨仙族,从这些骨枯的特征来看,跌坐在这石碑之前的一具具枯骨,包括了人族、妖族、树族、海妖……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生前都因为种种机缘进入了这里,他们坐于石碑之前,观摩参悟这些石碑的玄妙,可惜,最终却死在了这里。

    虽然这些枯骨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岁月,从他们身上的衣着、骨骸来看,他们生前都是十分强大的修士,有些枯骨经过了无数岁月,骸骨依然是闪动着神性。

    有些枯骨身上甚至是还带有腰牌,从这些腰牌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生前都是大有来历,从腰牌看得出来,这些修士生前有出身于古纯四脉、七武阁、无垢三宗的……

    毫无疑问,他们生前不止是强大,而且是来历极为惊天,但是,最终都惨死在了这里。

    “海神之子,仙帝之孙,天生仙骨……”看到这一具具的枯骨,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他都习惯了这里的枯骨有增无减了。

    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这里面的玄妙,不止是需要大智慧才能参悟,更需要一颗不可撼动的道心,否则,一旦迷失在这里面,永远都回不来了。”

    在此之前,曾有仙帝来过这里,李七夜也曾带仙帝来这里,如无垢仙帝,如明仁仙帝,他们都曾经在这里参悟过大道!

    但是,就算是有仙帝来这里之后,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不会去记载这个地方,不会把这个地方的痕迹留下来。

    原因很简单,这个地方就算你进来了,也不一定是好事,更多的是一件祸事。因为这里面的一块块石碑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一旦被这石碑中的东西吸引,就会迷失,永远回不来。

    能从这石碑中回过神来的,除了需要大智慧之外,还需要大毅力,坚定而不可撼动的道心。

    否则的话,不管你是有多聪明,不管你有多强大,只怕最终都会永远迷失,最终坐化在这里。

    就算有仙帝把这里记载下来,都会以秘密手段记载下来,只有通过考验的后代,最终才能找到这里来。

    也有一些仙帝的后代或海神、树祖的后代,曾经从长辈口中得知这个地方,把这样的一个地方记录下来。

    当然,危险极大,收获也是极大,如果参悟这些石碑上的玄妙,那怕是一块石碑的玄妙,只要你能活着离开,那么,这将会让你终生受益,就算你不能成为仙帝,只怕也会成为一代绝世无双之辈。

    李七夜仔细地观摩、参悟着这一块块石碑的玄妙,在这里,没有岁月,没有甲子,不管你在这里呆多久都无所谓。

    每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李七夜都喜欢观摩这些石碑,可以说,万古以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些石碑了,没有人比他参悟得更深了。

    最终,李七夜的脚步停在了一块石碑之前,在这块石碑这前坐着一具枯骨,这具枯骨也不知道是坐化了多久了,但是,它的每一根骨头依然是洁亮如玉,每一根骨头依然是跳动着光泽,十分的圣洁。

    李七夜的目光停留在了这具枯骨手中所捏着的一块白骨之上,这块白骨勾显了一些道纹。

    “能把无垢地修练到这地步,难怪你会急着来这里,想参悟’追风击’。李七夜把这具枯骨手中所捏着的白骨收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这具枯骨正是无垢三宗的一位了不起先祖,传言说,他的无垢体只差一点点就能大成了,他本身也是一位强大无匹的神皇。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无垢三宗的这位先祖却失踪了,连无垢三宗都说不清楚他们这位先祖去了哪里,因为怎么样失踪。

    原来,无垢三宗的这位先祖是得到了一卷极为隐秘的古册,这古册是无垢仙帝后人留下的,这古册中记载了“追风击”的起源。

    正是因为如此,这位先祖溯源而来,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他想借这个地方修练成“追风击”,然而,没有想到,他去迷失在了里面,再也出不来了,坐化在此,化作了一具枯骨。

    收回了记载有“追风击”的白骨,李七夜目光落在了这块石碑之上,这一块石碑画有一只巨鹏,这只巨鹏双翅展开之时遮蔽了九界,这一只巨鹏正是由鲲鹏所化。

    一开始,看到这样的一只巨鹏,或者并不觉得怎么样,但是,当你仔细观看这只巨鹏的时候,你感觉它的双翅竟然会动,似乎它是追风破浪,飞跃九天。

    这幅图案记载着绝世玄妙,如果能参悟这里面的大道奥义,你能活着出去,绝对能创出一门绝世无双的功法。

    当年无垢仙帝就是在此参悟出了“追风击”,这也是为什么无垢三宗的先祖会回这里来,因为他想从这里得到启启,修练成完美无缺的“追风击”。

    李七夜在这座石碑前看了很久,最终才离开,他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在这里,何止是记载了巨仙族的遗术呢,这里更是记载了巨仙族他们历代观摩鲲鹏所得到的心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