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踏入了八角塔,当踏入了八角塔之后,你才会觉得天地是多么的宽广,你才会觉得世间是多么的浩瀚!

    在外面看,八角塔算不上有多大,也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建筑而己。

    但是,当你进入了八角塔之后,你才会发现,你这是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抬头望,天空光远,繁星点点,似乎,此时李七夜站在一个夜空之下。

    在八角塔内,没有半点作为一座塔的景观或迹象,在这里,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这个广场究竟有多大呢,如果说,九界之中最大的古城有百万里之广的话,那么,眼前这一座广场差不多有如此的广阔吧。

    当你站在这样的星空之下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的渺小,渺小的微不足道,比蚁蝼都还不如。

    站在这样的星空之下,会让你无比的震撼。因为让你震撼的,不是眼前这个广场的巨大,而是这个广场左右两边站着的巨人。

    在这样星空之下,在这样的一个广袤的广场之上,左右两边站着一尊尊的巨人,这一尊尊的巨人,头顶天空,脚踏大地,他们都是双手放于胸前,叠放于剑柄之上,在他们胸前竖着的是一把把巨剑。

    这一尊尊的巨人,穿着古老的铠甲,这些铠甲不知道多少岁月过去了,虽然是失去了神性,但是,依然是闪烁着寒光。

    如果柳如烟她们在这里的话,看到这一尊尊的巨人只怕是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因为眼前这一尊尊巨人和遗宝海域的那尊巨大无比巨仙族的巨人骸骨太像了。

    如果说,遗宝海域的那一尊巨人身体之巨大是一位中年汉子的话,眼前左右两排一尊尊高大的巨人,就像是巨仙族的青年。

    眼前这一尊尊高大巨人虽然不如遗宝海域的巨人那么巨大,但是,一个修士站在这一尊尊巨人的脚下,就宛如蚁蝼一样。

    特别是左右两排一尊尊的巨人是如此之多,这给人一种错觉。站在这里,宛如自己连蚁蝼都不如,不,或者说。在这里,只不过是一粒尘埃而己。

    “巨仙族”看着眼前这高大无比的巨人,李七夜不由感慨叹息一声,说道:“虽然是人数不多,但是。传说中,可是耀煌无比的种族呀,最终还是灰飞烟灭了。”

    巨仙族,是极为极为古老的种族,该族存在于古老无比的纪元,这样的一个种族,曾经呼天啸地,可惜,最终还是灭族了。

    巨仙族的人,道行越强大。身体就越高大,这也是为什么遗宝海域的那尊巨仙族的巨人比眼前这一尊尊巨仙族的巨人更高大的原因了,因为那一个巨仙族的巨人他在生前比眼前这些巨人都要强大。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李七夜缓缓地走着,他并不着急,在这里面,太多的东西值得人去参悟,值得人去观摩了。

    在这样的一个广场中,在左右两边一尊尊巨人所站着的地方,竟然竖立着一座座的石碑。这一座座的石碑十分高大。

    每一座石碑上是雕刻了东西,每一座石碑上所雕刻的东西都不一样,有的石碑上雕刻了古老的文字,记载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有的石碑上是雕刻有古老的符文。承载着大道的奥义;有的石碑是雕刻有先民图案,这先民图案预示着一些更为古老的传说……

    李七夜缓缓地走着,在每一座石碑之前,他都会细细观摩,细细地体味。在此之前,他不止一次来这里。但是,每一次来这里,观摩体味这些石碑上所记载的东西,都有着不同的收获。

    在这里,没有日月,没有时光,似乎你在这里呆多久都不受到影响。

    在这些石碑之前,并非是空无一物,有一些石碑之前竟然是跌坐有枯骨,而且,有些石碑之前跌坐的不止是一具枯骨!

    从这些枯骨的模样来看,他们生前也是修士,当然,他们并不属于巨仙族,从这些骨枯的特征来看,跌坐在这石碑之前的一具具枯骨,包括了人族、妖族、树族、海妖……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生前都因为种种机缘进入了这里,他们坐于石碑之前,观摩参悟这些石碑的玄妙,可惜,最终却死在了这里。

    虽然这些枯骨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岁月,从他们身上的衣着、骨骸来看,他们生前都是十分强大的修士,有些枯骨经过了无数岁月,骸骨依然是闪动着神性。

    有些枯骨身上甚至是还带有腰牌,从这些腰牌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生前都是大有来历,从腰牌看得出来,这些修士生前有出身于古纯四脉、七武阁、无垢三宗的……

    毫无疑问,他们生前不止是强大,而且是来历极为惊天,但是,最终都惨死在了这里。

    “海神之子,仙帝之孙,天生仙骨……”看到这一具具的枯骨,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他都习惯了这里的枯骨有增无减了。

    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这里面的玄妙,不止是需要大智慧才能参悟,更需要一颗不可撼动的道心,否则,一旦迷失在这里面,永远都回不来了。”

    在此之前,曾有仙帝来过这里,李七夜也曾带仙帝来这里,如无垢仙帝,如明仁仙帝,他们都曾经在这里参悟过大道!

    但是,就算是有仙帝来这里之后,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不会去记载这个地方,不会把这个地方的痕迹留下来。

    原因很简单,这个地方就算你进来了,也不一定是好事,更多的是一件祸事。因为这里面的一块块石碑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一旦被这石碑中的东西吸引,就会迷失,永远回不来。

    能从这石碑中回过神来的,除了需要大智慧之外,还需要大毅力,坚定而不可撼动的道心。

    否则的话,不管你是有多聪明,不管你有多强大,只怕最终都会永远迷失,最终坐化在这里。

    就算有仙帝把这里记载下来,都会以秘密手段记载下来,只有通过考验的后代,最终才能找到这里来。

    也有一些仙帝的后代或海神、树祖的后代,曾经从长辈口中得知这个地方,把这样的一个地方记录下来。

    当然,危险极大,收获也是极大,如果参悟这些石碑上的玄妙,那怕是一块石碑的玄妙,只要你能活着离开,那么,这将会让你终生受益,就算你不能成为仙帝,只怕也会成为一代绝世无双之辈。

    李七夜仔细地观摩、参悟着这一块块石碑的玄妙,在这里,没有岁月,没有甲子,不管你在这里呆多久都无所谓。

    每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李七夜都喜欢观摩这些石碑,可以说,万古以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些石碑了,没有人比他参悟得更深了。

    最终,李七夜的脚步停在了一块石碑之前,在这块石碑这前坐着一具枯骨,这具枯骨也不知道是坐化了多久了,但是,它的每一根骨头依然是洁亮如玉,每一根骨头依然是跳动着光泽,十分的圣洁。

    李七夜的目光停留在了这具枯骨手中所捏着的一块白骨之上,这块白骨勾显了一些道纹。

    “能把无垢地修练到这地步,难怪你会急着来这里,想参悟’追风击’。李七夜把这具枯骨手中所捏着的白骨收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这具枯骨正是无垢三宗的一位了不起先祖,传言说,他的无垢体只差一点点就能大成了,他本身也是一位强大无匹的神皇。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无垢三宗的这位先祖却失踪了,连无垢三宗都说不清楚他们这位先祖去了哪里,因为怎么样失踪。

    原来,无垢三宗的这位先祖是得到了一卷极为隐秘的古册,这古册是无垢仙帝后人留下的,这古册中记载了“追风击”的起源。

    正是因为如此,这位先祖溯源而来,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他想借这个地方修练成“追风击”,然而,没有想到,他去迷失在了里面,再也出不来了,坐化在此,化作了一具枯骨。

    收回了记载有“追风击”的白骨,李七夜目光落在了这块石碑之上,这一块石碑画有一只巨鹏,这只巨鹏双翅展开之时遮蔽了九界,这一只巨鹏正是由鲲鹏所化。

    一开始,看到这样的一只巨鹏,或者并不觉得怎么样,但是,当你仔细观看这只巨鹏的时候,你感觉它的双翅竟然会动,似乎它是追风破浪,飞跃九天。

    这幅图案记载着绝世玄妙,如果能参悟这里面的大道奥义,你能活着出去,绝对能创出一门绝世无双的功法。

    当年无垢仙帝就是在此参悟出了“追风击”,这也是为什么无垢三宗的先祖会回这里来,因为他想从这里得到启启,修练成完美无缺的“追风击”。

    李七夜在这座石碑前看了很久,最终才离开,他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在这里,何止是记载了巨仙族的遗术呢,这里更是记载了巨仙族他们历代观摩鲲鹏所得到的心得。”(~^~)

第九十章 父亲的礼物    时光荏苒,若白驹飞逝而过,一转眼就已经是一年半过去了。

    这一年半里面中原的局势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却是暗流涌动。

    北齐与中唐之前一战的伤口已经是基本痊愈,中唐本来是处于弱势的,但是吕羽之死却是令其朝廷上下庆幸不已,大呼天命在我,因此开始酝酿着下一轮的进袭。

    西戎也是从元昊的内乱中恢复元气,反倒是南郑已经陷入了崩溃之势,内乱演得越发的烈了,而李虎也终于没有忍住,随着自身势力的火速膨胀,迅速的起兵占据了三郡之地,下辖三十七县,仗着城防坚固,水师精良,便自号为吴王,结果成了众矢之的,被拖入了泥潭当中。

    倒是东夏一直都是半死不活的模样,这主要和国君有着很大的关系,除掉了王猛之后,国势一度有了点起色,但是国君崔疆却是将自己的精力放在了扩充后宫想要生儿子这一方面,这件事情就不大好办了。

    有一句话说得好:酒乃穿肠毒药,色乃刮骨钢刀,崔疆本来就是个身子骨弱的人,好容易有了点元气,怎么经得起这样毫无节制的疯狂折腾?到了后面他估计也是知道自己不大对劲,但心中生儿子传承子嗣的念头依然顽强的支撑着他,最后后宫当中终于传出来了两个喜讯,结果一个在三个月的时候毫无征兆的滑了胎,另外一个倒是大功告成,十月怀胎呱呱落地,生出来的却是个女儿!

    这样的双重连击,将崔疆心中的最后一丝执念都击溃了,立即就大病不能视事,现在也就是依靠药物来拖着一口气延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就是早晚的事情罢了,臣子们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因为君主身子骨弱也不是一天两天,大家从他即位起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不过早晚。

    这时候,林封谨的儿子崔震崔忆林虽然只有四五岁,可是已经是生长得十分壮实,从两岁以后竟是连小病也没有生过,不仅是将储君之位坐得那个稳稳当当的,甚至连即位的礼仪都演过了两三遍,可以说一切便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加上其母崔王女也是身体极好的人,才二十六岁,看样子活到让自己的儿子即位亲政的问题一点儿也不大,而且崔王女做事情也是四平八稳,比现在的国君要好得多,所以尽管东夏面对国君驾崩的威胁,国内的局势反而格外的平静稳定

    在这样的稳定下,每天崔震的日子也是过得非常有规律,早上起来去请安,然后开始去找太傅做功课,下午本来是读书,不过自从娘亲接到了一封信,信上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崔震便获得了活蹦乱跳的时间,跑跳玩耍,实在是不亦乐乎。

    这孩子自小机灵,便趁机去偷看过这封信,结果只瞅到了信签的末尾有一个“谨”字,然后自然就挨了揍。

    这一天早上崔震正在做功课,忽然娘亲亲自过来,和太傅说了几句,便领着他回了宫,然后跟随着娘亲的车驾离开了宫里,崔震只当是去承平侯的府上,十分兴奋,在车里面蹦跶跳跃得十分活泼——承平侯是崔若英崔王女的舅舅,府上也是有几个与崔震岁数相仿的孩子,因此很是玩得到一起去。

    不过,等到车驾停下以后,崔震才发觉乃是直接去了娘亲在外面的王女府,却没注意到他娘亲今天眼圈有些红红的,不过眉眼里面却是洋溢着几分妩媚和喜气,对他说话也是没有之前的严厉了。

    崔震发现了真相以后,还很是有些悻悻然的,不过忽然听到了娘亲温言道:

    “你不是经常问爹爹是谁吗,今天要乖些。”

    崔震有些沮丧的哦了一声,小孩子的心思也没有那么细,便继续被牵着往前走,一路上心不在焉的看着飞舞的蜻蜓和蝴蝶。

    然后他就被牵着到了堂前,忽然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人是个看起来很是富态和蔼慈祥的胖老头,看着自己眼光里面都是说不出的溺爱和宠溺,看起来仿佛崔震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也是可以给他摘下来,这种眼光一下子就令崔疆觉得很舒服,因为宫人更多的是畏惧他,臣子更多的是礼节上的尊重,这种亲密和宠溺,崔震也只是在承平侯身上感觉到过一些,却绝对没有这胖老头这么浓郁。

    而另外一个人,则是个负手而立的年轻男子,崔疆也是见过许多大臣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面前这个男子虽然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素色长衫,身上也没有什么装饰,可是气场丝毫都不比紫衣蟒袍的宰相什么的都弱,同时更有一种飘飘然不在尘世之间的感觉。

    同时,崔震觉得这年轻男子身上格外的亲切,这种亲切非常奇特,混合了两种不同的感觉在里面,一种感觉是这男子应该就是自己很亲密的人,另外一种感觉,就是这男子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能和崔震本身水乳~交融的气质!

    忽然,崔震感觉自己被娘亲推了推,而娘亲似乎已经在捂住嘴流泪了。

    顿时,崔震忽然就想起来了之前娘亲所说的话,朝着前方走动了几步,喃喃的道:

    “你,你就是我的爹爹吗?”

    林封谨微微一笑道:

    “对,我就是你的爹爹。”

    “哇!”崔震一下子就十分开心了起来,却又将信将疑的道:“你真是我的爹爹吗?”

    林封谨扬眉一笑道:

    “你问你娘亲,这是你爷爷。”

    崔震转过头去看崔王女,见到母亲含着眼泪点了点头,顿时就扑了过去伸手要爹爹和爷爷抱抱,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这一番父子,爷孙相见,自然是天伦之乐,其乐融融,且略过不说。

    这时候朝政大权已经几乎全部都被崔王女把持,外加几乎所有的臣子都是知道,国君眼下和死人也就多出来了那么一口气而已,嘴巴上当然说着效忠圣上的话,心里面早就是对崔震这位储君俯首称臣,因此林封谨也就放心大胆的在东夏住了一个月,好好的陪伴了一下自己的儿子,算是弥补了自己之前的疏漏。

    这一日,崔王女处理完了政事之后,回到了自家的府上,却是忽然见到了崔震正伏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面抽泣,什么宫女近侍都是被他赶得远远的,一听到了声音之后,就抬起头来红着眼圈哭泣道:

    “母亲,母亲,爹爹今天忽然叫我过去,然后对我说了许多奇怪的话,紧接着就不见了,我让人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是不是走了不要我了?”

    崔王女错愕之中,想要去牵儿子的手,可是忽然之间却感觉到自己的手伸过去的时候,居然感觉到了微微的排斥力,就仿佛是两块磁石相互排斥似的,顿时惊道:

    “你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崔震愕然道:

    “什么?”

    崔王女朝前走了一步,顿时就感觉到了崔震的身上那股排斥的力量越发的强了,崔震现在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张着嘴巴很是愕然,忽然如梦初醒的从怀中掏出来了一个黄绫包裹的盒子,流泪急声道:

    “这是爹爹刚才叫我过去之后,说什么他从我出生起就对不住我可是我真不怪他”

    崔震是个感情丰富的小孩子,一面说一面就又哭了起来:

    “我觉得爹爹对我很好,我好喜欢爹爹,然后他说他要去做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和我见面,说我是个男子汉,又是他的儿子,一定可以坚强,然后就给了我这东西,说我下月的生辰他是没办法来了,送这个给我做寿礼要我随身携带,不可以离开自己的身边。”

    崔王女看着那个黄绫包裹的盒子,竟是觉得眼前的景物都是在迷离氤氲着,她忍不住想到了一个可能,心脏一时间都剧烈的跳动了起来立即惊异的道:

    “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

    崔震摇头流泪道:

    “我不知道,爹爹把这东西给我以后就,就,就不见了!呜呜呜”

    崔王女伸出手去,再次感觉到了那种无形的排斥力,便道:

    “你把盒子打开给娘亲看一看。”

    崔震便是打开了盒子,看起来很是有些吃力的样子,而就在盒子打开的这一瞬间,整个室内顿时光芒大盛,紧接着崔王女竟是在恍惚之间似乎见到,一头五爪金龙威严无比的从其中腾飞了出来,盘旋了一圈,最后似乎有些不甘愿的长吟了一声,飞入到了崔震的身上去,与之合二为一!

    目睹了这一幕之后,崔王女看得真的是目眩神驰,几乎是站立不住,踉跄摔倒在地,最后才看到光芒渐渐敛去,而惊呆了的崔震手中则是抓着了一方四四方方的印玺,上面赫然有八个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

    这时候,林封谨正在前往极北之地的船只上,

    他在吴作城当中呆了一年半之后,做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北上,一来自然是要去见一件自己的儿子,顺带让自己的老爹去见一见林家的子孙,其次,则是要去极北之地的焚石山与娲蛇神会面。

    要往北去的话,那么就一定要选择好季节和时间,否则大海当中的浮冰都能直接让船只沉没,所以说林封谨在与自己儿子分别的时候,也是说走就走,绝不拖泥带水,只因为实在是耽搁不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