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时光荏苒,若白驹飞逝而过,一转眼就已经是一年半过去了。

    这一年半里面中原的局势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却是暗流涌动。

    北齐与中唐之前一战的伤口已经是基本痊愈,中唐本来是处于弱势的,但是吕羽之死却是令其朝廷上下庆幸不已,大呼天命在我,因此开始酝酿着下一轮的进袭。

    西戎也是从元昊的内乱中恢复元气,反倒是南郑已经陷入了崩溃之势,内乱演得越发的烈了,而李虎也终于没有忍住,随着自身势力的火速膨胀,迅速的起兵占据了三郡之地,下辖三十七县,仗着城防坚固,水师精良,便自号为吴王,结果成了众矢之的,被拖入了泥潭当中。

    倒是东夏一直都是半死不活的模样,这主要和国君有着很大的关系,除掉了王猛之后,国势一度有了点起色,但是国君崔疆却是将自己的精力放在了扩充后宫想要生儿子这一方面,这件事情就不大好办了。

    有一句话说得好:酒乃穿肠毒药,色乃刮骨钢刀,崔疆本来就是个身子骨弱的人,好容易有了点元气,怎么经得起这样毫无节制的疯狂折腾?到了后面他估计也是知道自己不大对劲,但心中生儿子传承子嗣的念头依然顽强的支撑着他,最后后宫当中终于传出来了两个喜讯,结果一个在三个月的时候毫无征兆的滑了胎,另外一个倒是大功告成,十月怀胎呱呱落地,生出来的却是个女儿!

    这样的双重连击,将崔疆心中的最后一丝执念都击溃了,立即就大病不能视事,现在也就是依靠药物来拖着一口气延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就是早晚的事情罢了,臣子们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因为君主身子骨弱也不是一天两天,大家从他即位起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不过早晚。

    这时候,林封谨的儿子崔震崔忆林虽然只有四五岁,可是已经是生长得十分壮实,从两岁以后竟是连小病也没有生过,不仅是将储君之位坐得那个稳稳当当的,甚至连即位的礼仪都演过了两三遍,可以说一切便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加上其母崔王女也是身体极好的人,才二十六岁,看样子活到让自己的儿子即位亲政的问题一点儿也不大,而且崔王女做事情也是四平八稳,比现在的国君要好得多,所以尽管东夏面对国君驾崩的威胁,国内的局势反而格外的平静稳定

    在这样的稳定下,每天崔震的日子也是过得非常有规律,早上起来去请安,然后开始去找太傅做功课,下午本来是读书,不过自从娘亲接到了一封信,信上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崔震便获得了活蹦乱跳的时间,跑跳玩耍,实在是不亦乐乎。

    这孩子自小机灵,便趁机去偷看过这封信,结果只瞅到了信签的末尾有一个“谨”字,然后自然就挨了揍。

    这一天早上崔震正在做功课,忽然娘亲亲自过来,和太傅说了几句,便领着他回了宫,然后跟随着娘亲的车驾离开了宫里,崔震只当是去承平侯的府上,十分兴奋,在车里面蹦跶跳跃得十分活泼——承平侯是崔若英崔王女的舅舅,府上也是有几个与崔震岁数相仿的孩子,因此很是玩得到一起去。

    不过,等到车驾停下以后,崔震才发觉乃是直接去了娘亲在外面的王女府,却没注意到他娘亲今天眼圈有些红红的,不过眉眼里面却是洋溢着几分妩媚和喜气,对他说话也是没有之前的严厉了。

    崔震发现了真相以后,还很是有些悻悻然的,不过忽然听到了娘亲温言道:

    “你不是经常问爹爹是谁吗,今天要乖些。”

    崔震有些沮丧的哦了一声,小孩子的心思也没有那么细,便继续被牵着往前走,一路上心不在焉的看着飞舞的蜻蜓和蝴蝶。

    然后他就被牵着到了堂前,忽然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人是个看起来很是富态和蔼慈祥的胖老头,看着自己眼光里面都是说不出的溺爱和宠溺,看起来仿佛崔震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也是可以给他摘下来,这种眼光一下子就令崔疆觉得很舒服,因为宫人更多的是畏惧他,臣子更多的是礼节上的尊重,这种亲密和宠溺,崔震也只是在承平侯身上感觉到过一些,却绝对没有这胖老头这么浓郁。

    而另外一个人,则是个负手而立的年轻男子,崔疆也是见过许多大臣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面前这个男子虽然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素色长衫,身上也没有什么装饰,可是气场丝毫都不比紫衣蟒袍的宰相什么的都弱,同时更有一种飘飘然不在尘世之间的感觉。

    同时,崔震觉得这年轻男子身上格外的亲切,这种亲切非常奇特,混合了两种不同的感觉在里面,一种感觉是这男子应该就是自己很亲密的人,另外一种感觉,就是这男子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能和崔震本身水乳~交融的气质!

    忽然,崔震感觉自己被娘亲推了推,而娘亲似乎已经在捂住嘴流泪了。

    顿时,崔震忽然就想起来了之前娘亲所说的话,朝着前方走动了几步,喃喃的道:

    “你,你就是我的爹爹吗?”

    林封谨微微一笑道:

    “对,我就是你的爹爹。”

    “哇!”崔震一下子就十分开心了起来,却又将信将疑的道:“你真是我的爹爹吗?”

    林封谨扬眉一笑道:

    “你问你娘亲,这是你爷爷。”

    崔震转过头去看崔王女,见到母亲含着眼泪点了点头,顿时就扑了过去伸手要爹爹和爷爷抱抱,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这一番父子,爷孙相见,自然是天伦之乐,其乐融融,且略过不说。

    这时候朝政大权已经几乎全部都被崔王女把持,外加几乎所有的臣子都是知道,国君眼下和死人也就多出来了那么一口气而已,嘴巴上当然说着效忠圣上的话,心里面早就是对崔震这位储君俯首称臣,因此林封谨也就放心大胆的在东夏住了一个月,好好的陪伴了一下自己的儿子,算是弥补了自己之前的疏漏。

    这一日,崔王女处理完了政事之后,回到了自家的府上,却是忽然见到了崔震正伏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面抽泣,什么宫女近侍都是被他赶得远远的,一听到了声音之后,就抬起头来红着眼圈哭泣道:

    “母亲,母亲,爹爹今天忽然叫我过去,然后对我说了许多奇怪的话,紧接着就不见了,我让人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是不是走了不要我了?”

    崔王女错愕之中,想要去牵儿子的手,可是忽然之间却感觉到自己的手伸过去的时候,居然感觉到了微微的排斥力,就仿佛是两块磁石相互排斥似的,顿时惊道:

    “你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崔震愕然道:

    “什么?”

    崔王女朝前走了一步,顿时就感觉到了崔震的身上那股排斥的力量越发的强了,崔震现在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张着嘴巴很是愕然,忽然如梦初醒的从怀中掏出来了一个黄绫包裹的盒子,流泪急声道:

    “这是爹爹刚才叫我过去之后,说什么他从我出生起就对不住我可是我真不怪他”

    崔震是个感情丰富的小孩子,一面说一面就又哭了起来:

    “我觉得爹爹对我很好,我好喜欢爹爹,然后他说他要去做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和我见面,说我是个男子汉,又是他的儿子,一定可以坚强,然后就给了我这东西,说我下月的生辰他是没办法来了,送这个给我做寿礼要我随身携带,不可以离开自己的身边。”

    崔王女看着那个黄绫包裹的盒子,竟是觉得眼前的景物都是在迷离氤氲着,她忍不住想到了一个可能,心脏一时间都剧烈的跳动了起来立即惊异的道:

    “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

    崔震摇头流泪道:

    “我不知道,爹爹把这东西给我以后就,就,就不见了!呜呜呜”

    崔王女伸出手去,再次感觉到了那种无形的排斥力,便道:

    “你把盒子打开给娘亲看一看。”

    崔震便是打开了盒子,看起来很是有些吃力的样子,而就在盒子打开的这一瞬间,整个室内顿时光芒大盛,紧接着崔王女竟是在恍惚之间似乎见到,一头五爪金龙威严无比的从其中腾飞了出来,盘旋了一圈,最后似乎有些不甘愿的长吟了一声,飞入到了崔震的身上去,与之合二为一!

    目睹了这一幕之后,崔王女看得真的是目眩神驰,几乎是站立不住,踉跄摔倒在地,最后才看到光芒渐渐敛去,而惊呆了的崔震手中则是抓着了一方四四方方的印玺,上面赫然有八个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

    这时候,林封谨正在前往极北之地的船只上,

    他在吴作城当中呆了一年半之后,做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北上,一来自然是要去见一件自己的儿子,顺带让自己的老爹去见一见林家的子孙,其次,则是要去极北之地的焚石山与娲蛇神会面。

    要往北去的话,那么就一定要选择好季节和时间,否则大海当中的浮冰都能直接让船只沉没,所以说林封谨在与自己儿子分别的时候,也是说走就走,绝不拖泥带水,只因为实在是耽搁不起。

第1378章进入八角塔    道封梦镇天,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被震撼了,梦镇天是怎么样一个级别的人物?在天灵界的无数人心目中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现在李七夜一出手,就是道封梦镇天。虽然说,李七夜这是借用了禁区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不是谁都能借的。

    “可惜,你师父救不了你。”李七夜看着曹国剑,淡淡地说道。

    此时整个场面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可以想象曹国剑将会怎么样的下场。

    此时,不管有谁与梦镇天有怎么样的交情,只怕都没有人敢站出来为曹国剑说情,更是没有人敢站出来出手救下曹国剑。

    曹国剑此时脸色也是灰白,他知道此时如何他师尊分心来救他的话,只怕承受着不小的危险。

    在这个时候,曹国剑也不指望自己的师尊冒着危险来救自己,他冷冷地说道:“姓李的,成王败寇,没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倒是有几分骨气。”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那我就成全你。”

    “喀嚓”的一声骨碎声响起,此时怒狂神捏碎了曹国剑的脖子,曹国剑头颅一歪,一命呜呼。

    看到曹国剑死了之后,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发寒,作为梦镇天的徒弟,而梦镇天就在这块大陆上,然而,梦镇天未能救下他。

    这样的一幕是何等的震撼,一时之间,不知道让多少人脖子是冷飕飕的,很多人都不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实力,不管你有怎么样的靠山,要与李七夜为敌的时候,都必须掂量掂量自己,甚至是有作好死亡的准备,说不定,你再强大的靠山都救不了你。眼前的曹国剑就是一个例子。

    此时不少人心头一紧,曾经有多少人自认为出身于帝统仙门、海神传承,曾经有多少人自认为自己老祖乃是纵横九天十地的无敌之辈,他们自认为有了强大的靠山。不管是谁都要给自己三分情面,都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但是现在李七夜不管你是什么出身,不管你是有怎么样的靠山,说杀就杀,海螺号也好。梦镇天也罢,都无法阻止他杀伐的步伐。

    在场的很多人,目光都不由跳动了一下。沉海神王更是如此,他那深邃而凌厉的目光更是变幻了一下,他可是曾与李七夜有着仇恨恩怨,但是,他最终是没有对李七夜出手,没有为自己的小妾报仇。

    在此之前,沉海神王他看不出李七夜的深浅,他自认为不是李七夜的对手。现在看来,当时的看法是多么的富有远见,李七夜的强大与可怕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或者,当世之中,也唯有梦镇天才有资格与他为敌!

    速道天神此时也是目光跳动了一下,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当今天灵界,只怕也唯有梦镇天才有资格与李七夜为敌了!

    速道天神也是自视甚高的人,他自认为。再给自己几年时间,他一定能追上梦镇天,现在看来,天命之争上。不止是有梦镇天这样一个强劲无比的敌人,还有李七夜!

    “好了,还有谁对我有看法呢?”李七夜笑了笑,站了起来说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起来,谁都不敢再说话。此时,不管是谁,都不敢说对李七夜有意见了

    “没有就好。”李七夜环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笑了笑,跨步踏上了祭坛,看着祭坛上沉浮的兵吕,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看着祭坛上沉浮着的一件件由奇光所化的兵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样的一个地方,还能存在多久呢?”

    此时,李七夜所站的地方,正是刚才陆皇所占的地方。大家都知道,这个地方能进入祭坛,搭乘着小舟,可以抵达八角塔。

    但是,现在李七夜站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敢跟他争,不管是谁,就算再想进去,都必须是乖乖地站在一边。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看着祭坛,大家都等待着那叶小舟出现。当然,就算是这一叶小舟出现了,大家也只能是干睁着眼睛在一旁观看了,大家只能说是等李七夜走了之后,看有没有机会进去了。

    过了许久之后,终于,有一道奇光落下,“嗡”的一声,这道落下的奇光化作了一叶小舟,飘浮在那里。

    此时,李七夜跨步走了上去,坐在小舟之上,接着,小舟载着李七夜往八角塔飘泊而去。

    此时,就是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屏住呼吸,她们都希望李七夜能成功,因为她们无垢三宗的“追风击”就在里面。

    终于,小舟载着李七夜飘泊到了八角塔之前了,此时李七夜毫不犹豫从小舟中跨了下来。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天降八角小塔,镇压而下,当这八角小塔镇压而下之时,有着镇压诸天神灵之势,来势凶猛,似乎不论是谁前来都会被这八角小塔所镇压。

    看到八角小塔镇压而下,有些人甚至是失声惊呼一声,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才明白,不管你是从哪里下船,只要靠近八角塔,这座八角小塔都会镇压而下。

    面对镇压而下的八角小塔,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衣袖一卷,五指一张,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五指就已经是变换了几十种结印,手法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就算是以纯阳子这样的天赋,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都无法窥视李七夜手法的玄妙。

    “铮、铮、铮……”一阵阵兵鸣之声响起,本是沉浮在了祭坛上的所有兵器竟然再一次化作了一缕缕的奇光,这一缕缕的奇光冲起,宛如喷涌的泉水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宛如喷涌泉水的奇光竟然是一下子撑住了镇压而下的八角小塔。

    八角小塔沉浮在喷涌不止的奇光之间,十分的美丽,看起来像是一座喷泉景观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傻眼了,没有人知道沉浮在祭坛上的兵器是这样用的,大家登上祭坛,都是直接攻击这些兵器,又有谁能想得到,这些兵器竟然是用来化解八角小塔的镇压。

    可惜,李七夜这种化解的手法,实在是太快了,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没有人能看得懂,也没有人能看得明白。

    当这如喷泉一样的奇光托起了八角小塔之后,他就没有再多看一眼。李七夜他知道这样的手法,这并不足为奇,因为他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他曾经带仙帝来此参悟过大道。

    站在八角塔之前,此时李七夜手掌放在塔门上,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手掌游动着一条条大道法则。

    这样的一条条大道法则如同流水一样流入了塔门之中,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塔门上竟然浮现了一个个古老的符文,这古老的符文玄妙无双,时而像鲲鹏沉海,时而像鲲鹏跃空,灵活灵现,惟妙惟肖。

    随着李七夜的手掌移动,这些玄之又玄的符文竟然组成了一个光盘,这个光盘好像是星辰天盘一样,上面出现了点点繁星,似乎,每一点的繁星就是一个世界,在这里面蕴养有着千百万的生命。

    “轧轧轧”当李七夜转动着星辰天盘的时候,塔门缓缓打开了,李七夜一步走了进去。

    当李七夜走进去之后,一阵沉重的“轧、轧、轧”声响起,塔门又再一次关闭。

    此时所有人都目送着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了八角塔之中,看着李七夜的前影消失在八角塔之后,在这一刻很多人才明白李七夜在此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在此之前,李七夜曾经说过,他是唯一有资格进入八角塔的人,很多人以为李七夜狂妄自大,要独占八角塔。

    在这一刻,大家才明白,李七夜这话并非是这个意思,大家才知道,就算你能安全抵达八角塔了,但是,如果打不开塔门,你也永远进不去。

    “师兄,我们古纯四脉有这样的记载吗?”看到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八角塔之后,沉海神王低声问纯阳子。

    纯阳子沉吟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很确定,从我们古纯四脉浩瀚的宗门卷轴记载来看,我们先祖宴世仙帝曾经留下过一卷关于骨海的古册,不过,后来这卷古册好像是随一位老祖消失了。里面具体记载得是什么,后人也不清楚。”

    像古纯四脉这样的传承,他们的宗门记录可以说是卷帙繁浩,除了有宗门的各式各样的功法之外,还有数不清的诸位先祖的游历手扎,或者是一些见闻古册。

    在这样的繁浩卷帙之中,想寻找一条见闻,那差不多是大海捞针。

    不过,纯阳子天赋极高,可以说,他是古纯四脉中阅读过最多古籍秘卷的人,他不止是修行实力在年轻一辈中最强大,也是在年轻一辈中见识最广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心高气傲的沉海神王往往遇到一些不解的事之时,都是向纯阳子请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