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道封梦镇天,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被震撼了,梦镇天是怎么样一个级别的人物?在天灵界的无数人心目中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现在李七夜一出手,就是道封梦镇天。虽然说,李七夜这是借用了禁区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不是谁都能借的。

    “可惜,你师父救不了你。”李七夜看着曹国剑,淡淡地说道。

    此时整个场面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可以想象曹国剑将会怎么样的下场。

    此时,不管有谁与梦镇天有怎么样的交情,只怕都没有人敢站出来为曹国剑说情,更是没有人敢站出来出手救下曹国剑。

    曹国剑此时脸色也是灰白,他知道此时如何他师尊分心来救他的话,只怕承受着不小的危险。

    在这个时候,曹国剑也不指望自己的师尊冒着危险来救自己,他冷冷地说道:“姓李的,成王败寇,没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倒是有几分骨气。”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那我就成全你。”

    “喀嚓”的一声骨碎声响起,此时怒狂神捏碎了曹国剑的脖子,曹国剑头颅一歪,一命呜呼。

    看到曹国剑死了之后,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发寒,作为梦镇天的徒弟,而梦镇天就在这块大陆上,然而,梦镇天未能救下他。

    这样的一幕是何等的震撼,一时之间,不知道让多少人脖子是冷飕飕的,很多人都不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实力,不管你有怎么样的靠山,要与李七夜为敌的时候,都必须掂量掂量自己,甚至是有作好死亡的准备,说不定,你再强大的靠山都救不了你。眼前的曹国剑就是一个例子。

    此时不少人心头一紧,曾经有多少人自认为出身于帝统仙门、海神传承,曾经有多少人自认为自己老祖乃是纵横九天十地的无敌之辈,他们自认为有了强大的靠山。不管是谁都要给自己三分情面,都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但是现在李七夜不管你是什么出身,不管你是有怎么样的靠山,说杀就杀,海螺号也好。梦镇天也罢,都无法阻止他杀伐的步伐。

    在场的很多人,目光都不由跳动了一下。沉海神王更是如此,他那深邃而凌厉的目光更是变幻了一下,他可是曾与李七夜有着仇恨恩怨,但是,他最终是没有对李七夜出手,没有为自己的小妾报仇。

    在此之前,沉海神王他看不出李七夜的深浅,他自认为不是李七夜的对手。现在看来,当时的看法是多么的富有远见,李七夜的强大与可怕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或者,当世之中,也唯有梦镇天才有资格与他为敌!

    速道天神此时也是目光跳动了一下,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当今天灵界,只怕也唯有梦镇天才有资格与李七夜为敌了!

    速道天神也是自视甚高的人,他自认为。再给自己几年时间,他一定能追上梦镇天,现在看来,天命之争上。不止是有梦镇天这样一个强劲无比的敌人,还有李七夜!

    “好了,还有谁对我有看法呢?”李七夜笑了笑,站了起来说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起来,谁都不敢再说话。此时,不管是谁,都不敢说对李七夜有意见了

    “没有就好。”李七夜环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笑了笑,跨步踏上了祭坛,看着祭坛上沉浮的兵吕,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看着祭坛上沉浮着的一件件由奇光所化的兵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样的一个地方,还能存在多久呢?”

    此时,李七夜所站的地方,正是刚才陆皇所占的地方。大家都知道,这个地方能进入祭坛,搭乘着小舟,可以抵达八角塔。

    但是,现在李七夜站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敢跟他争,不管是谁,就算再想进去,都必须是乖乖地站在一边。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看着祭坛,大家都等待着那叶小舟出现。当然,就算是这一叶小舟出现了,大家也只能是干睁着眼睛在一旁观看了,大家只能说是等李七夜走了之后,看有没有机会进去了。

    过了许久之后,终于,有一道奇光落下,“嗡”的一声,这道落下的奇光化作了一叶小舟,飘浮在那里。

    此时,李七夜跨步走了上去,坐在小舟之上,接着,小舟载着李七夜往八角塔飘泊而去。

    此时,就是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屏住呼吸,她们都希望李七夜能成功,因为她们无垢三宗的“追风击”就在里面。

    终于,小舟载着李七夜飘泊到了八角塔之前了,此时李七夜毫不犹豫从小舟中跨了下来。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天降八角小塔,镇压而下,当这八角小塔镇压而下之时,有着镇压诸天神灵之势,来势凶猛,似乎不论是谁前来都会被这八角小塔所镇压。

    看到八角小塔镇压而下,有些人甚至是失声惊呼一声,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才明白,不管你是从哪里下船,只要靠近八角塔,这座八角小塔都会镇压而下。

    面对镇压而下的八角小塔,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衣袖一卷,五指一张,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五指就已经是变换了几十种结印,手法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就算是以纯阳子这样的天赋,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都无法窥视李七夜手法的玄妙。

    “铮、铮、铮……”一阵阵兵鸣之声响起,本是沉浮在了祭坛上的所有兵器竟然再一次化作了一缕缕的奇光,这一缕缕的奇光冲起,宛如喷涌的泉水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宛如喷涌泉水的奇光竟然是一下子撑住了镇压而下的八角小塔。

    八角小塔沉浮在喷涌不止的奇光之间,十分的美丽,看起来像是一座喷泉景观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傻眼了,没有人知道沉浮在祭坛上的兵器是这样用的,大家登上祭坛,都是直接攻击这些兵器,又有谁能想得到,这些兵器竟然是用来化解八角小塔的镇压。

    可惜,李七夜这种化解的手法,实在是太快了,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没有人能看得懂,也没有人能看得明白。

    当这如喷泉一样的奇光托起了八角小塔之后,他就没有再多看一眼。李七夜他知道这样的手法,这并不足为奇,因为他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他曾经带仙帝来此参悟过大道。

    站在八角塔之前,此时李七夜手掌放在塔门上,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手掌游动着一条条大道法则。

    这样的一条条大道法则如同流水一样流入了塔门之中,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塔门上竟然浮现了一个个古老的符文,这古老的符文玄妙无双,时而像鲲鹏沉海,时而像鲲鹏跃空,灵活灵现,惟妙惟肖。

    随着李七夜的手掌移动,这些玄之又玄的符文竟然组成了一个光盘,这个光盘好像是星辰天盘一样,上面出现了点点繁星,似乎,每一点的繁星就是一个世界,在这里面蕴养有着千百万的生命。

    “轧轧轧”当李七夜转动着星辰天盘的时候,塔门缓缓打开了,李七夜一步走了进去。

    当李七夜走进去之后,一阵沉重的“轧、轧、轧”声响起,塔门又再一次关闭。

    此时所有人都目送着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了八角塔之中,看着李七夜的前影消失在八角塔之后,在这一刻很多人才明白李七夜在此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在此之前,李七夜曾经说过,他是唯一有资格进入八角塔的人,很多人以为李七夜狂妄自大,要独占八角塔。

    在这一刻,大家才明白,李七夜这话并非是这个意思,大家才知道,就算你能安全抵达八角塔了,但是,如果打不开塔门,你也永远进不去。

    “师兄,我们古纯四脉有这样的记载吗?”看到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八角塔之后,沉海神王低声问纯阳子。

    纯阳子沉吟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很确定,从我们古纯四脉浩瀚的宗门卷轴记载来看,我们先祖宴世仙帝曾经留下过一卷关于骨海的古册,不过,后来这卷古册好像是随一位老祖消失了。里面具体记载得是什么,后人也不清楚。”

    像古纯四脉这样的传承,他们的宗门记录可以说是卷帙繁浩,除了有宗门的各式各样的功法之外,还有数不清的诸位先祖的游历手扎,或者是一些见闻古册。

    在这样的繁浩卷帙之中,想寻找一条见闻,那差不多是大海捞针。

    不过,纯阳子天赋极高,可以说,他是古纯四脉中阅读过最多古籍秘卷的人,他不止是修行实力在年轻一辈中最强大,也是在年轻一辈中见识最广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心高气傲的沉海神王往往遇到一些不解的事之时,都是向纯阳子请教。(~^~)

第八十九章 了因果    这样一来的话,东林书院在朝堂当中独大虽然不是什么好现象,可是吕定的君位却是稳固了,东林书院的臣子擅权是可能的,但是要做什么弑君篡位的勾当,却是绝对没有这个可能,要被千夫所指的。

    而吕定一个擦屁股都不会的小孩子,要权利有什么用,能够安然渡过婴幼儿时期就是他的最大目标。

    同时,朝堂当中的权位有限,东林书院中人占据了大半,那么六趾组织能够拿到的权利就有限了,自己将卫烈帝杀掉了以后,六趾组织势必就群龙无首,必然崩溃,这样一来的话,东林书院与六趾组织的残余势力也会因为权位冲突站在对立面上,不会同流合污,吕定的君位无疑就更加稳当了。

    至于吕定成年以后怎么对待权臣,收回权利,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若是这些事情都做不好的话,那么可以说是他天生就不适合干这行,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傀儡吧。林封谨能对吕定做到这一步,已经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

    ***

    一次性了却了吕羽和东林书院的因果之后,林封谨心中也是颇为满意的,这种一石二鸟的机会,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找得到。

    既然来到了东林书院之后,林封谨也自然是要去拜见两位师尊,去见阳明先生的时候先生在闭关,却是见到了王敬之,王敬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林封谨勿忘初心。而九渊先生那里则是人去屋空,显然九渊先生就没看好林封谨,觉得他几乎是没可能生还,因此忿然和书院决裂了。

    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了之后,林封谨回家又得到了一个惊喜,大巫凶居然幸存了下来,前来和自己汇合了,当日大巫凶与六趾组织的何陵使一战,最后两人魂魄出窍去了中阴界,自然是好一阵纠缠,这何陵使虽然是有皇家的气运在身,但大巫凶活了这漫长岁月,更是一根不折不扣的老油条,双方对耗了两三天,最后还是何陵使撑不住,然后先撤了。

    这时候林封谨见到了邺都当中局面安定了下来,便也不急着走了,休息了一天回复了最佳状态之后,便履行自己对大巫凶的承诺,将他身上萦绕盘旋了几百年的凶之术给除掉。

    此时林封谨的眼光,见识,可以说都已经远超往日,地藏是什么人?乃是将在黑暗当中行走当成修炼功课的大能,不要说是凶之术,就是比这更加狠毒凶残得多的秘术也是见识过,何况此时萦绕在了大巫凶身上的凶之术还不是完整版本?

    不过这凶之术的来历也绝非等闲,乃是上古时候与轩辕皇帝竞争大位的蚩尤一脉传递下来的,能够吸取天地之间的凶厉之气来壮大自身,这种具备特殊自我成长能力的秘术,便是上古巫术最大的特征,而这凶之术在大巫凶身上萦绕了八九百年,说白了也是成长到了惊人的地步,因此林封谨真的要化解起来也是相当困难。

    所以林封谨就干脆不化解它了,直接就将这凶之术转嫁到了自己的身上来,慢慢化解便是,化解完了以后,还能提升自己的修为地藏的修为方式本来就是完全与旁人截然不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样大愿大功德的话,是谁都能说,谁都敢做的?

    一入地狱就死翘翘了,那还怎么超度人?

    而林封谨此时的神识魂魄已经与地藏彻底的融合,三千年之前,也不知道被多少凶厉的神通秘术纠缠过,此时这区区的凶之术缠绕上来,真的简直没有当成一回事了,而大巫凶则是感觉截然不同,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一身轻松,当场就流下了眼泪来。

    此时对于大巫凶来说,便是有两条路可以选了,第一条路便是重入轮回做人,就算是林封谨不来度化他,以他此时鬼仙的身份,也一定能够在渡过胎中之谜的时候,烙印下来几个重要的节点,然后循序渐进的恢复前世的记忆。

    不过,这样一来的弊端也是很明显的,每个人的际遇不同,每一次投胎实际上都是一项赌博,倘若说恰好投到了要夭折,或者身体虚弱根本就不利于修行的肉身上,那可以说想要恢复自身的修为都是极其艰难了。并且天地灵气的枯竭日益严重,也很难保证能再修持到现在的程度。

    第二条路便是继续这样夺舍的方式活下去,过十几年就要重新换一具身体,这种方式的弊端是,夺舍来的身体总是别人的,在享受**方面总就不会觉得太舒服,仿佛是隔着靴子瘙痒,比如说吃美食,玩女人,正常人能享受百分百,但夺舍的肉身就只能享受个七八成而已。

    同时,每夺舍一次,都是大伤阴德的事情,长此以往便会遭受雷劫,好在这个对其余鬼仙来说的大问题,大巫凶可以托庇于林封谨,雷劫对他来说则算是小问题了。因此想来想去,像是大巫凶这样的老怪物,见多了意外的发生,当然就要求稳了,便是选择了继续做鬼仙,同时也是可以为林封谨效力一番了。

    对此林封谨也是觉得很满意的,他此时人手虽然众多,可是像大巫凶这样的实力,心机都趋于上上之选的人,却真的是没有几个。何况从厉害关系上来说,大巫凶想要过雷劫这一关的话,那么就肯定要有求于自己,因此其忠诚度还不用多加操心。

    这时候,北齐这边的恩怨情仇,种种纠葛可以说都已经是了结得差不多了,林封谨既然接受了前世地藏的记忆,那么没可能不受到其影响,因此也是格外的注重因果。

    因此,接下来自然是全家都迁居去吴作城,吴作城已经完全是今非昔比,在林封谨超前的理念支持下,吴作城此时的实际面积,已经足足是之前内城的十倍,并且以吴作城的本城为基础,清晰的划分出来了一环,二环,三环的标志,常年定居在这里的人口已经高达二十万人,牧奴十三万,牲畜什么的不计其数。

    这二十万人当中,三里部的人只能占据一半,剩余下来的六成是其余地方收拢过来的商人,流民,水手,重新获得自由的战俘等等,剩余下来的四成居然是海外诸国的人口。

    这些人具有一种奇特的自卑心理,面对吴作城的本地局面,他们点头哈腰,自认为低人一等,但是他们在面对其余的同族人的时候,却是显得趾高气昂,以天朝上国,中原子民自居了。

    同时,东海诸国虽然最初的时候发起突袭,很是令中原措手不及,但当中原这边开始重视了起来之后,东海诸国想要进行入侵也是越来越难了,连着吃了好几个大亏。

    众所周知的是,东海诸国为什么要进行入侵,便是海外物产贫瘠,人口膨胀导致的,这一次入侵之后,东海诸国连同献祭,外带战损,俘虏,已经是至少减少了四分之一的人口,同时又侥幸在战争初期劫掠到了大量的粮食财货。

    并且东海诸国虽然没有在中原占据土地,却是将中原沿海的大大小小千余个岛屿当成据点占据,这样的话,积少成多,因此相当于又获得了额外的国土,渔获和粮食再次提升。

    因此,在这各种情况下,东海诸国内部的矛盾也是趋于缓和,这个本来就松散而矛盾丛生的联盟也是迅速的分解掉,林封谨同时也是采取了怀柔的手段,与东海诸国进行通商,在这种情况下,吴作城便重新走上了高速发展的路线,不仅仅是交通南北,更是可以与海外诸国接壤沟通,港口当中用千帆林立来形容真的是毫不为过,形成了名副其实的自由港,当然是格外的繁华。

    林员外之前也是来过吴作城的了,不过此时的吴作城也端的可以说是能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此时的他见到了这样的一座朝气蓬勃的城市迅速矗立在了自己面前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的,十分震撼。

    说实话,之前从未来到过这里的林家人也是相当沮丧的,只当会在穷乡僻壤当中孤老一生,可是他们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来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座到处都是商机的城市,在这里可以说汇聚了各地的物产,什么东西都是应有尽有,之前那种来受苦的想法,可以说是早就直接抛到了脑袋后面去。

    等到看到对林封谨忠心耿耿的赤骑若火海一般席卷过来的时候,苻家和左家同行的一些人甚至都在交换眼色,情不自禁的将“王霸基业”这样的词语偷偷的挂在了嘴巴边上了。

    旁人如何想,那是旁人的事情,林封谨也不会为了别人的想法而活着。他这一次来到了吴作城之后,便是很迅速的将核心人物聚集在了一起,宣布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当然是从今以后便是会在这里定居,听到了这句话以后,三里部中人无不十分踊跃,觉得现在才算是有了主心骨。

    第二件大事,便开始正式的将佛门作为自己的领地当中的教派来传播,赤骑的铁蹄所到之处,那就是佛门传播之处!

    第三件大事,便正式制订了下一步的策略,那便是正式全面开始扩张,目前的首要阶段目标,便是一统草原!这种一统并不苛求在名义上,而是要实际上的渗透进去,具体一点来说,就是表面上可以扶植傀儡的策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