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样一来的话,东林书院在朝堂当中独大虽然不是什么好现象,可是吕定的君位却是稳固了,东林书院的臣子擅权是可能的,但是要做什么弑君篡位的勾当,却是绝对没有这个可能,要被千夫所指的。

    而吕定一个擦屁股都不会的小孩子,要权利有什么用,能够安然渡过婴幼儿时期就是他的最大目标。

    同时,朝堂当中的权位有限,东林书院中人占据了大半,那么六趾组织能够拿到的权利就有限了,自己将卫烈帝杀掉了以后,六趾组织势必就群龙无首,必然崩溃,这样一来的话,东林书院与六趾组织的残余势力也会因为权位冲突站在对立面上,不会同流合污,吕定的君位无疑就更加稳当了。

    至于吕定成年以后怎么对待权臣,收回权利,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若是这些事情都做不好的话,那么可以说是他天生就不适合干这行,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傀儡吧。林封谨能对吕定做到这一步,已经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

    ***

    一次性了却了吕羽和东林书院的因果之后,林封谨心中也是颇为满意的,这种一石二鸟的机会,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找得到。

    既然来到了东林书院之后,林封谨也自然是要去拜见两位师尊,去见阳明先生的时候先生在闭关,却是见到了王敬之,王敬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林封谨勿忘初心。而九渊先生那里则是人去屋空,显然九渊先生就没看好林封谨,觉得他几乎是没可能生还,因此忿然和书院决裂了。

    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了之后,林封谨回家又得到了一个惊喜,大巫凶居然幸存了下来,前来和自己汇合了,当日大巫凶与六趾组织的何陵使一战,最后两人魂魄出窍去了中阴界,自然是好一阵纠缠,这何陵使虽然是有皇家的气运在身,但大巫凶活了这漫长岁月,更是一根不折不扣的老油条,双方对耗了两三天,最后还是何陵使撑不住,然后先撤了。

    这时候林封谨见到了邺都当中局面安定了下来,便也不急着走了,休息了一天回复了最佳状态之后,便履行自己对大巫凶的承诺,将他身上萦绕盘旋了几百年的凶之术给除掉。

    此时林封谨的眼光,见识,可以说都已经远超往日,地藏是什么人?乃是将在黑暗当中行走当成修炼功课的大能,不要说是凶之术,就是比这更加狠毒凶残得多的秘术也是见识过,何况此时萦绕在了大巫凶身上的凶之术还不是完整版本?

    不过这凶之术的来历也绝非等闲,乃是上古时候与轩辕皇帝竞争大位的蚩尤一脉传递下来的,能够吸取天地之间的凶厉之气来壮大自身,这种具备特殊自我成长能力的秘术,便是上古巫术最大的特征,而这凶之术在大巫凶身上萦绕了八九百年,说白了也是成长到了惊人的地步,因此林封谨真的要化解起来也是相当困难。

    所以林封谨就干脆不化解它了,直接就将这凶之术转嫁到了自己的身上来,慢慢化解便是,化解完了以后,还能提升自己的修为地藏的修为方式本来就是完全与旁人截然不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样大愿大功德的话,是谁都能说,谁都敢做的?

    一入地狱就死翘翘了,那还怎么超度人?

    而林封谨此时的神识魂魄已经与地藏彻底的融合,三千年之前,也不知道被多少凶厉的神通秘术纠缠过,此时这区区的凶之术缠绕上来,真的简直没有当成一回事了,而大巫凶则是感觉截然不同,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一身轻松,当场就流下了眼泪来。

    此时对于大巫凶来说,便是有两条路可以选了,第一条路便是重入轮回做人,就算是林封谨不来度化他,以他此时鬼仙的身份,也一定能够在渡过胎中之谜的时候,烙印下来几个重要的节点,然后循序渐进的恢复前世的记忆。

    不过,这样一来的弊端也是很明显的,每个人的际遇不同,每一次投胎实际上都是一项赌博,倘若说恰好投到了要夭折,或者身体虚弱根本就不利于修行的肉身上,那可以说想要恢复自身的修为都是极其艰难了。并且天地灵气的枯竭日益严重,也很难保证能再修持到现在的程度。

    第二条路便是继续这样夺舍的方式活下去,过十几年就要重新换一具身体,这种方式的弊端是,夺舍来的身体总是别人的,在享受**方面总就不会觉得太舒服,仿佛是隔着靴子瘙痒,比如说吃美食,玩女人,正常人能享受百分百,但夺舍的肉身就只能享受个七八成而已。

    同时,每夺舍一次,都是大伤阴德的事情,长此以往便会遭受雷劫,好在这个对其余鬼仙来说的大问题,大巫凶可以托庇于林封谨,雷劫对他来说则算是小问题了。因此想来想去,像是大巫凶这样的老怪物,见多了意外的发生,当然就要求稳了,便是选择了继续做鬼仙,同时也是可以为林封谨效力一番了。

    对此林封谨也是觉得很满意的,他此时人手虽然众多,可是像大巫凶这样的实力,心机都趋于上上之选的人,却真的是没有几个。何况从厉害关系上来说,大巫凶想要过雷劫这一关的话,那么就肯定要有求于自己,因此其忠诚度还不用多加操心。

    这时候,北齐这边的恩怨情仇,种种纠葛可以说都已经是了结得差不多了,林封谨既然接受了前世地藏的记忆,那么没可能不受到其影响,因此也是格外的注重因果。

    因此,接下来自然是全家都迁居去吴作城,吴作城已经完全是今非昔比,在林封谨超前的理念支持下,吴作城此时的实际面积,已经足足是之前内城的十倍,并且以吴作城的本城为基础,清晰的划分出来了一环,二环,三环的标志,常年定居在这里的人口已经高达二十万人,牧奴十三万,牲畜什么的不计其数。

    这二十万人当中,三里部的人只能占据一半,剩余下来的六成是其余地方收拢过来的商人,流民,水手,重新获得自由的战俘等等,剩余下来的四成居然是海外诸国的人口。

    这些人具有一种奇特的自卑心理,面对吴作城的本地局面,他们点头哈腰,自认为低人一等,但是他们在面对其余的同族人的时候,却是显得趾高气昂,以天朝上国,中原子民自居了。

    同时,东海诸国虽然最初的时候发起突袭,很是令中原措手不及,但当中原这边开始重视了起来之后,东海诸国想要进行入侵也是越来越难了,连着吃了好几个大亏。

    众所周知的是,东海诸国为什么要进行入侵,便是海外物产贫瘠,人口膨胀导致的,这一次入侵之后,东海诸国连同献祭,外带战损,俘虏,已经是至少减少了四分之一的人口,同时又侥幸在战争初期劫掠到了大量的粮食财货。

    并且东海诸国虽然没有在中原占据土地,却是将中原沿海的大大小小千余个岛屿当成据点占据,这样的话,积少成多,因此相当于又获得了额外的国土,渔获和粮食再次提升。

    因此,在这各种情况下,东海诸国内部的矛盾也是趋于缓和,这个本来就松散而矛盾丛生的联盟也是迅速的分解掉,林封谨同时也是采取了怀柔的手段,与东海诸国进行通商,在这种情况下,吴作城便重新走上了高速发展的路线,不仅仅是交通南北,更是可以与海外诸国接壤沟通,港口当中用千帆林立来形容真的是毫不为过,形成了名副其实的自由港,当然是格外的繁华。

    林员外之前也是来过吴作城的了,不过此时的吴作城也端的可以说是能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此时的他见到了这样的一座朝气蓬勃的城市迅速矗立在了自己面前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的,十分震撼。

    说实话,之前从未来到过这里的林家人也是相当沮丧的,只当会在穷乡僻壤当中孤老一生,可是他们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来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座到处都是商机的城市,在这里可以说汇聚了各地的物产,什么东西都是应有尽有,之前那种来受苦的想法,可以说是早就直接抛到了脑袋后面去。

    等到看到对林封谨忠心耿耿的赤骑若火海一般席卷过来的时候,苻家和左家同行的一些人甚至都在交换眼色,情不自禁的将“王霸基业”这样的词语偷偷的挂在了嘴巴边上了。

    旁人如何想,那是旁人的事情,林封谨也不会为了别人的想法而活着。他这一次来到了吴作城之后,便是很迅速的将核心人物聚集在了一起,宣布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当然是从今以后便是会在这里定居,听到了这句话以后,三里部中人无不十分踊跃,觉得现在才算是有了主心骨。

    第二件大事,便开始正式的将佛门作为自己的领地当中的教派来传播,赤骑的铁蹄所到之处,那就是佛门传播之处!

    第三件大事,便正式制订了下一步的策略,那便是正式全面开始扩张,目前的首要阶段目标,便是一统草原!这种一统并不苛求在名义上,而是要实际上的渗透进去,具体一点来说,就是表面上可以扶植傀儡的策略。

第1377章黑暗的审判    被卡着脖子的曹国剑脸庞通红,他想挣扎,但是,无济于事,此时他连呼吸都困难。

    “师尊,救我”最终,曹国剑不得不大叫一声。

    听到曹国剑的话,不少人纷纷望向了遥远的一座山峰,大家都知道,曹国剑的师父梦镇天就在那里。

    “道友,小徒无知,得罪之处还望见谅。”就在这个时候,这座山峰上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宛如从天穹上垂下一样。

    这个声音没有丝毫的苍老,反而,这个声音听起来强劲有力,充满了朝气,似乎这声音是出自于一个年轻人之口。

    “梦镇天”听到这个声音,不论是谁都心里面发毛,胆小的人更是双腿不争气地打了一个哆嗦。

    不管是谁,都不敢轻视梦镇天,毕竟,他是当世最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而且,他今天的实力也是站在了最巅峰,放眼整个天灵界,能与他为敌的人,那是寥寥无几,包括了老一辈。

    听到自己师尊的声音,曹国剑不由松了一口气,只要他师尊出手,他这一条命就保住了,不管敌人是谁,他师尊都能把他救下来。

    一时之间,无数双眼睛都不由看着李七夜,大家都想知道,面对梦镇天,李七夜这将会如何面对呢。

    “不行”然而,就在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的时候,李七夜却想都没想,一口拒绝了梦镇天的求情。

    李七夜一口拒绝,这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放眼天下,又有几个人敢拒绝梦镇天?但是,李七夜却一口拒绝了,而且是当着天下人的面。

    “狂霸”不管是谁,都只有用这两个字来评价李七夜了,只有这样的人,才真正的有资格与梦镇天为敌。才有资格与梦镇天争夺天命。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面对李七夜的拒绝。梦镇天也十分的直接,“轰”的一声响起,一只手从这座山峰上伸出,向曹国剑抓去。

    梦镇天没有来,他隔着一方天地,就出手救曹国剑,毫无疑问。他对自己的实力是信心十足。

    当梦镇天一只手抓来之时,没有夺目的光芒,没有璀璨的色彩,也没有冲天而起的法则,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只手抓来,给人感觉是压塌了诸天,碾灭了天地大道,镇压了诸天神魔。所有人都为之窒息。

    道行浅的人不用说,直接是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道行强大的人是脸色大变,都倍感到压力。那怕是神皇,在这个时候都感到窒息。

    梦镇天的实力是毫无疑问的,他这一只抓来的手,就像是苍天之手,掌执了乾坤,主宰了万界,似乎九界的生灵都在他的手中,他这样的一只手碾来,可以碾灭一切生命。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在他这一只手下都是如同蚁蝼一样。只怕是神皇都不例外!

    见梦镇天一只手抓来,那怕是纯阳子这样的存在都脸色凝重。

    梦镇天大名,天下人都有耳闻,但是,在这一世,特别是年轻一辈,从来没有人看过梦镇天出手,事实上,年轻一辈,只怕也不值得梦镇天去出手。

    但是,现在梦镇天出手了,当他一出手之时,万域皆惊,九界颤栗,天地风云变色,他已经拥有了接近于仙帝的实力。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梦镇天出手那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也出手了,瞬间祭出了封天五道门,出手便是璀璨一击。

    “轰”的巨响声撼动着整个骨海,在这瞬间,天地生灵都伏拜于地,最终极的一击之下,一切都变得渺小,一切都是无法与之抗衡,在这样的一击之下,那怕是横击仙帝的存在也一样变色。

    五道永封,在瞬间,万域被封,万道被固,一切都无法跨越这一道可以承受最强大攻击的永封。

    “砰”的一声巨响,梦镇天的大手被五道永封挡住,就凭他随手抓来,根本就不可能破掉五道永封!

    大手击在“五道永封”之上,撼动了整个骨海,巨浪千万丈,冲上了天穹,宛如末日来临一样。

    在这样的撼击之下,不知道多少人被吓得魂飞魄散,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镇压得直接跪拜在地上。

    “梦镇天是吧。”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倒要看你有多厉害。”话一落下,五指一张,虚空融化。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骨海摇晃起来,广袤的虚空似乎不知道的力量所撼动一样。

    “嗡”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梦镇天所在的那座山峰上打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道门,这个道门一打开之时,“轰”的一声巨响,宛如天雷炸开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道门中倾泻了无尽的雷光闪电,这雷光闪电竟然带着黑暗的光芒,似乎这黑暗的光芒是永恒黑暗君主的审判一样。

    当这雷光闪电像洪水一样倾泻而下的时候,都已经足够炸毁天地间的一切了,而宛如审判的黑暗光芒降下之时,那就像是收割着天地间一切生灵的生命。

    这黑暗的一缕光芒,似乎都可以斩杀一尊普通的大神皇,现在这像滔天的黑暗光芒降下之时,似乎这是末日的审判,它可以毁灭世间的一切神灵,钉杀世间的一切不敬者、渎罪者……

    在雷光闪电之下,很多人都心惊肉跳,大贤都直接跪了,这得直就是天谴的威力,至于黑暗光芒的审判,神皇也是毛骨悚然,心里面产生了惧意,这是本能的畏惧,似乎这黑暗的光芒是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黑暗审判,似乎,不管你多么强大,都无法逃脱你内心的审判。

    在这样的黑暗光芒审判之下,就算是神皇都难于抗拒,只有远遁逃走!

    “轰”的一声巨响,面对这样的雷光闪电,面对这种黑暗审判,就算是梦镇天也不敢大意,他收回了大手,在瞬间,他所在的整座山峰是冲起了无穷无尽的仙光,在这仙光之中有凤凰飞翔,有真龙腾天,有白虎跃空……

    在这个时候,梦镇天的力量肆虐着整个骨海,恍然间,他好像是化作了一尊仙帝一样,力抗一切劫难,在他的无敌力量之下,不管是谁,都是敬畏无比。

    梦镇天的仙光撑住了雷光闪电,但是,黑暗的光芒却锐不可挡,依然降落下而,似乎它是要审判梦镇天一样!

    “开”梦镇天的一声沉喝响起,如瀑布一样的法则冲天而起,这法则一出现之时,勾动了天地之力,宛如有天命浮现一样,在这样的力量之下,梦镇天似乎是主宰了一切,掌控了一切。

    在这个时候,如瀑布一样的法则化作了一个巨盾,挡住滔滔不绝倾泻而下的黑暗光芒,一时之间双方胶着在了一起。

    梦镇天想把这黑暗光芒打回去,但是,黑暗光芒却想审判梦镇天,一时之间,似乎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这是什么力量?”看到连梦镇天的法则一时之间都攻不下黑暗的光芒,这让很多人看了都不可思议,在很多人心目中,梦镇天就是意味着无敌,然而,这黑暗一般的审判,梦镇天竟然还无法把它击败。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黑暗的光芒是什么,很多人一时之间看着李七夜。

    至于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唯有纯阳子看出了端倪,轻轻地叹息说道:“禁区的力量,这是死亡的审判,这空间驳接虽然只是引来了微量的死亡审判,它可以瞬间让一尊极道神皇灰飞烟灭!”

    听到纯阳子的话,很多人毛骨悚然,在骨海,其他地方都可以去走一走,虽然有凶险,但只要你足够强大或者运气好,还是能活下来的。

    但是,在骨海的核心地带,也就是骨海的禁区,这不是谁都能去的,就算是神皇,也随时都能惨死在禁区之中,传言说,真正能进入禁区的人,那是仙帝。传言说,只有仙帝攻入骨海最深处,才能活下来的人。

    现在李七夜竟然是引来了禁区力量,这难怪梦镇天如此的如临大敌一样。

    “成也骨海,败也骨海。”对于这样的一幕,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他以空间驳接引来了禁区力量,不过,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如果说,在外面的话,反骨海的力量驳接到外界去,这是很困难的事情,李七夜就算做得到,也需要提前作准备,要花费很多的心血。

    因为骨海本身它就是一个完整的封闭空间,它本身就是受到万古无敌的力量镇守着。

    但是,在骨海之中,想要驳接骨海的空间那就容易多了,毕竟,这只是在骨海内部的空间相互驳接,正是因为这样,这才让李七夜很容易地驳接到了禁区空间。

    不过,虽然李七夜驳接了禁区,但是,依然受到内部空间的压制和局限,在举止之间,李七夜只能引来少量的禁区力量,无法引来整个禁区的力量,否则,整个禁区力量足可以让梦镇天瞬间灰飞烟灭。

    整个禁区力量,这是连仙帝都不一定能挑战的力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