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卡着脖子的曹国剑脸庞通红,他想挣扎,但是,无济于事,此时他连呼吸都困难。

    “师尊,救我”最终,曹国剑不得不大叫一声。

    听到曹国剑的话,不少人纷纷望向了遥远的一座山峰,大家都知道,曹国剑的师父梦镇天就在那里。

    “道友,小徒无知,得罪之处还望见谅。”就在这个时候,这座山峰上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宛如从天穹上垂下一样。

    这个声音没有丝毫的苍老,反而,这个声音听起来强劲有力,充满了朝气,似乎这声音是出自于一个年轻人之口。

    “梦镇天”听到这个声音,不论是谁都心里面发毛,胆小的人更是双腿不争气地打了一个哆嗦。

    不管是谁,都不敢轻视梦镇天,毕竟,他是当世最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而且,他今天的实力也是站在了最巅峰,放眼整个天灵界,能与他为敌的人,那是寥寥无几,包括了老一辈。

    听到自己师尊的声音,曹国剑不由松了一口气,只要他师尊出手,他这一条命就保住了,不管敌人是谁,他师尊都能把他救下来。

    一时之间,无数双眼睛都不由看着李七夜,大家都想知道,面对梦镇天,李七夜这将会如何面对呢。

    “不行”然而,就在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的时候,李七夜却想都没想,一口拒绝了梦镇天的求情。

    李七夜一口拒绝,这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放眼天下,又有几个人敢拒绝梦镇天?但是,李七夜却一口拒绝了,而且是当着天下人的面。

    “狂霸”不管是谁,都只有用这两个字来评价李七夜了,只有这样的人,才真正的有资格与梦镇天为敌。才有资格与梦镇天争夺天命。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面对李七夜的拒绝。梦镇天也十分的直接,“轰”的一声响起,一只手从这座山峰上伸出,向曹国剑抓去。

    梦镇天没有来,他隔着一方天地,就出手救曹国剑,毫无疑问。他对自己的实力是信心十足。

    当梦镇天一只手抓来之时,没有夺目的光芒,没有璀璨的色彩,也没有冲天而起的法则,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只手抓来,给人感觉是压塌了诸天,碾灭了天地大道,镇压了诸天神魔。所有人都为之窒息。

    道行浅的人不用说,直接是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道行强大的人是脸色大变,都倍感到压力。那怕是神皇,在这个时候都感到窒息。

    梦镇天的实力是毫无疑问的,他这一只抓来的手,就像是苍天之手,掌执了乾坤,主宰了万界,似乎九界的生灵都在他的手中,他这样的一只手碾来,可以碾灭一切生命。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在他这一只手下都是如同蚁蝼一样。只怕是神皇都不例外!

    见梦镇天一只手抓来,那怕是纯阳子这样的存在都脸色凝重。

    梦镇天大名,天下人都有耳闻,但是,在这一世,特别是年轻一辈,从来没有人看过梦镇天出手,事实上,年轻一辈,只怕也不值得梦镇天去出手。

    但是,现在梦镇天出手了,当他一出手之时,万域皆惊,九界颤栗,天地风云变色,他已经拥有了接近于仙帝的实力。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梦镇天出手那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也出手了,瞬间祭出了封天五道门,出手便是璀璨一击。

    “轰”的巨响声撼动着整个骨海,在这瞬间,天地生灵都伏拜于地,最终极的一击之下,一切都变得渺小,一切都是无法与之抗衡,在这样的一击之下,那怕是横击仙帝的存在也一样变色。

    五道永封,在瞬间,万域被封,万道被固,一切都无法跨越这一道可以承受最强大攻击的永封。

    “砰”的一声巨响,梦镇天的大手被五道永封挡住,就凭他随手抓来,根本就不可能破掉五道永封!

    大手击在“五道永封”之上,撼动了整个骨海,巨浪千万丈,冲上了天穹,宛如末日来临一样。

    在这样的撼击之下,不知道多少人被吓得魂飞魄散,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镇压得直接跪拜在地上。

    “梦镇天是吧。”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倒要看你有多厉害。”话一落下,五指一张,虚空融化。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骨海摇晃起来,广袤的虚空似乎不知道的力量所撼动一样。

    “嗡”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梦镇天所在的那座山峰上打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道门,这个道门一打开之时,“轰”的一声巨响,宛如天雷炸开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道门中倾泻了无尽的雷光闪电,这雷光闪电竟然带着黑暗的光芒,似乎这黑暗的光芒是永恒黑暗君主的审判一样。

    当这雷光闪电像洪水一样倾泻而下的时候,都已经足够炸毁天地间的一切了,而宛如审判的黑暗光芒降下之时,那就像是收割着天地间一切生灵的生命。

    这黑暗的一缕光芒,似乎都可以斩杀一尊普通的大神皇,现在这像滔天的黑暗光芒降下之时,似乎这是末日的审判,它可以毁灭世间的一切神灵,钉杀世间的一切不敬者、渎罪者……

    在雷光闪电之下,很多人都心惊肉跳,大贤都直接跪了,这得直就是天谴的威力,至于黑暗光芒的审判,神皇也是毛骨悚然,心里面产生了惧意,这是本能的畏惧,似乎这黑暗的光芒是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黑暗审判,似乎,不管你多么强大,都无法逃脱你内心的审判。

    在这样的黑暗光芒审判之下,就算是神皇都难于抗拒,只有远遁逃走!

    “轰”的一声巨响,面对这样的雷光闪电,面对这种黑暗审判,就算是梦镇天也不敢大意,他收回了大手,在瞬间,他所在的整座山峰是冲起了无穷无尽的仙光,在这仙光之中有凤凰飞翔,有真龙腾天,有白虎跃空……

    在这个时候,梦镇天的力量肆虐着整个骨海,恍然间,他好像是化作了一尊仙帝一样,力抗一切劫难,在他的无敌力量之下,不管是谁,都是敬畏无比。

    梦镇天的仙光撑住了雷光闪电,但是,黑暗的光芒却锐不可挡,依然降落下而,似乎它是要审判梦镇天一样!

    “开”梦镇天的一声沉喝响起,如瀑布一样的法则冲天而起,这法则一出现之时,勾动了天地之力,宛如有天命浮现一样,在这样的力量之下,梦镇天似乎是主宰了一切,掌控了一切。

    在这个时候,如瀑布一样的法则化作了一个巨盾,挡住滔滔不绝倾泻而下的黑暗光芒,一时之间双方胶着在了一起。

    梦镇天想把这黑暗光芒打回去,但是,黑暗光芒却想审判梦镇天,一时之间,似乎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这是什么力量?”看到连梦镇天的法则一时之间都攻不下黑暗的光芒,这让很多人看了都不可思议,在很多人心目中,梦镇天就是意味着无敌,然而,这黑暗一般的审判,梦镇天竟然还无法把它击败。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黑暗的光芒是什么,很多人一时之间看着李七夜。

    至于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唯有纯阳子看出了端倪,轻轻地叹息说道:“禁区的力量,这是死亡的审判,这空间驳接虽然只是引来了微量的死亡审判,它可以瞬间让一尊极道神皇灰飞烟灭!”

    听到纯阳子的话,很多人毛骨悚然,在骨海,其他地方都可以去走一走,虽然有凶险,但只要你足够强大或者运气好,还是能活下来的。

    但是,在骨海的核心地带,也就是骨海的禁区,这不是谁都能去的,就算是神皇,也随时都能惨死在禁区之中,传言说,真正能进入禁区的人,那是仙帝。传言说,只有仙帝攻入骨海最深处,才能活下来的人。

    现在李七夜竟然是引来了禁区力量,这难怪梦镇天如此的如临大敌一样。

    “成也骨海,败也骨海。”对于这样的一幕,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他以空间驳接引来了禁区力量,不过,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如果说,在外面的话,反骨海的力量驳接到外界去,这是很困难的事情,李七夜就算做得到,也需要提前作准备,要花费很多的心血。

    因为骨海本身它就是一个完整的封闭空间,它本身就是受到万古无敌的力量镇守着。

    但是,在骨海之中,想要驳接骨海的空间那就容易多了,毕竟,这只是在骨海内部的空间相互驳接,正是因为这样,这才让李七夜很容易地驳接到了禁区空间。

    不过,虽然李七夜驳接了禁区,但是,依然受到内部空间的压制和局限,在举止之间,李七夜只能引来少量的禁区力量,无法引来整个禁区的力量,否则,整个禁区力量足可以让梦镇天瞬间灰飞烟灭。

    整个禁区力量,这是连仙帝都不一定能挑战的力量!(未完待续。)

第1376章陆皇的秘密    看着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悚然,一尊天神皇就这样活生生地撕成了两半,这样的一幕对于任何一位修士来说,都是视觉的冲击。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为之寂静,不管是谁,心里面都不由发寒。

    “我耐心有限。”此时李七夜看着被太阳精火焚烧着的陆皇,他淡淡地说道。

    “有本事放马过来!你是烧不死我的!”陆皇被太阳精火焚烧成了焦炭,但是,他体内依然散发出了磅礴的生命力。

    虽然被太阳神如此的燃烧着,承受着太阳精火炼烧的痛苦,但是,他依然是嘴很硬。

    大家都看得出来,陆皇的实力最多也就是普通大贤。对于现在来说,一位普通大贤已经是算不得了什么了。

    奇怪的是,陆皇这样的一尊普通大贤,竟然能承受着如此猛烈的太阳精火焚烧,按道理来说,像陆皇这样的境界,早就被烧成了灰飞了,然而,现在他被太阳精火焚烧了如此之久,竟然是没有死。

    这就让大家都为之好奇了,陆皇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或者说,他体内究竟是有什么东西?

    这足够让所有人都为之好奇,否则的话,陆皇不可能坚持到现在,早就被烧死了。

    “看来,不逼一逼是不行了。”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太阳神手上的十个太阳消失,而太阳神双手一下子按住了陆皇左右两侧的太阳**。

    “呼”的一声响起,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此时太阳神整个人像流动的火焰一样,一下子从陆皇的太阳**钻入了体内。

    眨眼之间,太阳神消失了,它完完全全地钻入了陆皇的体内。

    “不”在此时,陆皇凄厉地惨叫起来,他身体裂开,从裂缝处冒出了炽热无比的光芒。从这裂缝处冒出来的太阳精火要实化了一样,看起来十分的晶莹,光芒十分的夺目。

    虽然这看起来没有十颗太阳焚烧时那样凶猛,事实上。这更加可怕,这绝对是可以毁灭陆皇根基的焚烧。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一尊太阳神钻入你体内,从你体内往外焚烧。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滋”的一声,在这个时候,陆皇那本是磅礴的生机一下子毁灭,这就好像是一株嫩苗突然移植到沙漠一样,一下子枯死。

    同时,陆皇身体干枯裂开,虽然这看起来不像是被烧成焦炭那么恐怖,事实上,从体内焚烧。这种毁灭比被烧成焦炭还要恐怖十万分。

    “啊”此时陆皇凄厉大叫,承受着无法承受的痛苦,他甚至是想把自己的身体撕得粉碎,他已经难于承受体内那炽热到无法承受的太阳精火焚烧。

    此时,陆皇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从他一双眼睛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生命在流逝,他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看到陆皇如此痛苦的模样,不少人是感到冷汗涔涔,此时对于一个人来说。死已经不是最不可怕的事情,更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眼看陆皇无法再撑下去的时候,陆皇眉心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这个漩涡一浮现的时候。顿时是生命力无比的充沛,这样的一个漩涡似乎是在陆皇的眉心处打开了一个道门一样,这样的一个道门似乎与一个强大无匹的存在相衔接起来一样。

    “滋、滋、滋”一阵阵声音响起,陆皇那本是干枯的身体竟然开始恢复了生机,他身上开始生长出一条条绿枝,一时之间。他全身是生机磅礴,宛如他又是再一次重生一样。

    “他是什么东西!”看到陆皇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不管是谁都不由脸色一变,很多人看得出来,这不属于陆皇的力量。

    但是,这不知道来自于何方的力量,竟然一次又一次保住了陆皇,似乎是能让陆皇死而复生一样。

    只有知道陆皇真正来历的人则是为之沉默,因为他们知道陆皇这股力量是来自于哪里,而这股力量的强大,是十分让人忌惮的。

    “我待的就是这一刻。”看到陆皇眉心浮现了漩涡,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瞬间打开了命宫。

    “咚”的一声,当李七夜打开命宫之时,响起了雷动之声,此时李七夜放出了一株老藤,这株老藤黄金闪闪,宛如用黄金所铸的一样,老藤之上结了一颗瓢葫,雷动之声就是从这颗瓢葫中传出来的。

    眼前这样的株如黄金所铸的老藤,任何人看了都知道这是仙物,特别是它散发出仙气之时,那弥漫的仙气,让人产生了错觉,以为这是仙界遗落于世间的仙藤。

    一阳藤,这正是李七夜从蹄天谷得到的那株仙藤。

    “咚”的一声,雷动响起,此时一阳藤乃是老枝瞬间刺入了陆皇的眉心,一下子插入了漩涡之中,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阳藤所结的瓢葫竟然散发出了明亮无比的赤红光芒。

    在这一刻一阳藤的瓢葫疯狂无比地**着,无穷无尽的生机从这漩涡之中被抽离出来,所有的生机都被这个瓢葫所吸收。

    得到了如此磅礴的生机,一阳藤的一片片老叶都纷纷舒展,似乎青春焕发一样,至于瓢葫那就更不用说了,它通体赤红,宛如是一颗心脏在跳动一样。在这瓢葫体内,似乎蕴养出了天地雷池一样,雷动之声更加响亮了。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一阳藤疯狂地吸收着这无穷无尽的生机之时,这个漩涡突然崩碎,这不是一阳藤把生机吸干导致的粉碎,而是漩涡自我的毁灭,似乎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一种措施。

    这个漩涡崩碎之后,一阳藤收回了老枝,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可惜,你们的老鬼还是十分谨慎。”看到这个漩涡崩碎,李七夜也颇为惋惜地说道。本来,他是引蛇出洞,把附在陆皇体内的存在榨干,可惜,对方十分谨慎,见情况不妙,一下子斩断了联系。

    “不”陆皇厉叫一声,这不止是痛苦,而且还是绝望。当漩涡一下子崩碎,他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蓬”的一声,此时,陆皇全身燃烧起来,在眨眼之间,他整个人被烧成了飞灰。

    当飞灰飘洒之时,太阳神再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人久久沉默,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让人感到恐怖的是李七夜的可怕,但是,同时让人好奇的是,陆皇这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

    就在陆皇被烧成了灰飞那瞬间,在遥远的地方,也就是在碧洋海的祖陆之中,一株参天的神树摇晃了一下,簌簌作响。

    “先祖,发生什么事了?”守在这株参天神树旁边的老祖大吃一惊。

    “我被人暗算了一把,被人吸收了一部分的生命力。”这株参天神树响起了苍老的声音。

    听到这话,祖陆的老祖大吃一惊,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也从来没有人敢暗算他们祖陆。

    发生这样的一幕,骨海当然没有人知道了。

    “杀”就在这个时候,岸边上的战斗进入了尾声,在这一刻,曹国剑厉叫一声,不惜以寿血祭剑,剑纵九天,在狂吼声,一剑把怒狂魔劈飞。

    这一场战斗,曹国剑和暴走的怒狂魔一直都是不分胜负,但是,见海螺神皇惨死,陆皇被烧成了飞灰,这让曹国剑也慌了,他想速战速决,立即逃离这里。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被劈飞的怒狂魔在这一刻也发狂了,它全身的魔焰疯狂地暴发,它的身体变得更加高大,像一座高山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最后,怒狂魔的魔焰进行了一次成倍数的垒叠,瞬间让怒狂魔的实力狂飙到了近千倍。

    这一刻,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怒狂魔的怒狂,这是一尊疯狂的魔王,在这一刻,它宛如拥有了毁天灭地的力量。

    怒狂魔,这可是怒仙霸体所祭炼而成,它一旦走入了狂暴的状态,实力就会疯狂地飙升,它的飙升甚至有可能是无止境。

    “铮”两把魔刀斩下,天地黑暗,曹国剑狂吼着,以寿血祭剑,一剑擎万域,欲挡住斩下的魔刀。

    “砰”的一声响起,曹国剑的大剑未能挡住魔刀,被斩成了两半,他整个人被劈飞,如果不是他此刻身穿着神甲,他整个人都被劈成了两半。

    “砰、砰、砰”撞击之声响起,在眨眼之间,曹国剑身上的神甲被撞击得粉碎,浑身是血。

    “呃”曹国剑双眼翻白,他的反抗无济于事,他被怒狂魔卡住了脖子,整个人被高高地吊了起来。

    这一幕宛如是定格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一样,一尊大神皇就这样被吊了起来,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所有人都看到了怒狂魔疯狂暴走的模样,这让很多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如此疯狂的暴走,让任何人看了都不由毛骨悚然,这简直就是狂暴发疯!

    这样的狂暴的力量,撼动着每一个人的心神,似乎,这样的狂暴,可以毁灭一切。(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