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卫烈帝一看到这大汉手腕上面的肌肤,心中就马上是惊恐的一跳,然后定了定神,沉住气道:

    “他的这这伤是怎么受的?”

    曹斌听了卫烈帝的话,立即便是询问了周围一番,然后道:

    “回主子的话,据旁边的人说,这人冲撞了那魔头,一刀就对准了那魔头砍了过去,却是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接下来这人就直接瘫倒变成这样了。”

    “果然是他!这个人手腕上的时间,至少被加速流逝了六十年!正是那该死的老妖怪的手段。”卫烈帝心中涌现出来了这么一个惊悸的念头,然后忽然就醒悟了一件事,面皮抽搐了一下道:

    “等一等,你刚才说什么,这个人才走了一刻钟?你没有看错?”

    曹斌立即便道:

    “主子,这肯定是没可能看错啊,那人还带着一具尸体走的,奴才也想派人上去跟着,不过看起来都被吓破了胆子,没人敢去。”

    卫烈帝马上对旁边的侍卫厉声道: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那侍卫道:

    “已经是四更半了,圣上。”

    “这怎的可能?”卫烈帝已经是有些六神无主了,神经质的站起来在原地转着圈:

    “这怎的可能?那人明明是子时刚过就降临了下来,到现在至少都是两个时辰了,他怎的还可以留在人间界?对了?那人还带着一具尸体走的?”

    最后那一句话,自然是问曹斌的。

    曹斌作为卫烈帝安插进去的心腹,当然是知道很多秘密,便立即低声道:

    “是的,圣上,并且看衣着打扮的话,便是伪君吕羽的尸体。”

    卫烈帝更是觉得纳闷:烛九阴为什么会对吕羽的尸体感兴趣?要知道,吕羽的尸体是被他用来复活过了四大将军,精血,龙气,气运什么的,都被抽吸得干干净净,说直白一点,其实质那就是一张人皮裹着一堆朽木渣滓,烛九阴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念及此,他的脸色便是阴晴不定,然后就猛的打了个冷战,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

    “烛九阴倘若还能停留在人间界的话,那么势必就要打我身上妖命之力的主意,而我现在连传国玉玺都失掉了,吞蛇也是遭到了重创,未必还能掩盖得了自己的气息和行藏啊”

    此时卫烈帝当真是越想越怕,立即大叫了起来:

    “来人啊!速速备马,朕要北巡!”

    帝王总是要脸面的,就算是史家在撰写史书的时候,也会笔下留情,比如说明朝的永历被打得仓皇逃命西去入缅,就叫做西狩,辽国被打得东逃,就叫做东巡,此时卫烈帝也是这样,明明就是害怕逃走,还是要加上一个冠冕堂皇的名义

    盏茶功夫以后,卫烈帝便是带着几十名忠心耿耿的手下骑马狂奔逃走了为什么是去北方,此时卫烈帝惶惶然若丧家犬,当然是要去托庇于娲蛇神那里了,他觉得,这世上如果还有人能挡得住烛九阴,那么多半就只有肉身尚存的娲蛇神了。

    ***

    林封谨在安葬了吕羽之后,了却了这段君臣的缘分,然后去与家人汇合。

    这一次汇合倒也没有闹出来什么幺蛾子,很顺理成章的就汇合在了一起,不过林封谨是利用时光回溯的方式,让自己的家人回复到了三天之前的状态,所以,实际上林员外一干人的记忆也是停留在了三天之前,并没有出逃被抓,然后在永山全家诀别然后丧命的记忆。

    不过这样也好,那样的经历无论对谁来说,都可以说是一道根本就无法愈合的疤痕,林封谨觉得自己知道这一切就好了,何必再让自己的亲人拥有什么心理上的负担呢?

    林封谨的到来自然是让全家上下都安了心来,此时的他无疑已经成为了家人的主心骨,可以说分开的这些日子里面,全家人也几乎都没有睡上一个好觉,只要稍微有风吹草动都会惊醒过来。

    从林封谨口中得知这里非常安全,并且邺都当中的局面也是趋于稳定了下来之后,林员外也是破例多喝了四五杯酒,然后在酒席上面就借着酒力沉睡了过去,鼾声如雷,其余的人也是纷纷在疲倦当中睡去。

    当然,林封谨此时也是格外的疲惫,安排好了庄子上的守御之后,便直接打坐调息,他此时有了地藏的记忆之后,已经是拥有了比睡眠更快可以恢复精力体力的方法,那就是地藏的独门秘术:藏梦之憩。

    完全的停止身体的任何活动,完全的将自身放松下来,进入到天人合一的节奏当中。

    进入到了这样的秘术当中以后,精力体力的恢复速度乃是正常情况下的十倍,正常情况下,打坐一个小时就足够恢复精力,哪怕是林封谨此时这样极度亏虚的状态,也是能大幅度缩短时间。

    当然,这样的方式也是有缺点的,那就是完全的进入了休憩状态,因此对外界的一切感知都失去了,就算是有人拿刀伤害也是没有办法醒来的,但是对于林封谨来说,身边却是随时都有黄泉和三生石这样的神物守护,当然就没有这样的担忧了。

    进入到了藏梦之憩状态以后,林封谨中间被水娥叫醒了一次,服用了一碗药物修复内脏的伤势顺带吃了一次东西,最后彻底痊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了足足二十四个小时,也就是说,若是按照正常情况的话,林封谨这一次又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不可了。

    等林封谨醒转来了以后,自然是要探问当前邺都当中的局势了,他在邺都当中经营了这么多年,虽然之前屡遭打压,也不至于连当前的形势这种情报也是弄不到,也是弄了好几份送了上来。

    林封谨自然是要在第一时间内阅读,结果翻的第一份就令他眉毛一剔,显然怒极,这一份密报的内容是:

    “王阳明似与东林书院反目,疑中董仲舒独门秘术三策手,急购大量三七疗伤。”

    看到了这密报之后,林封谨深呼吸了几口气才算是将心绪平静了下来,接着他继续看去,翻阅了几份之后,顿时就看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消息:

    今日的朝议居然是分成了两派,对于立新君的事情争论不下。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林封谨就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卫烈帝这家伙的胆子比自己想象当中的还要小,搞不好听说自己在得胜宫当中出现的消息之后,立即就发觉“烛九阴”在人间界停留的时间居然是比想象当中还长得多,马上就逃之夭夭了。

    因此,六趾组织没有了卫烈帝的吩咐,加上这一次也是伤亡惨重,便彻底的再次缩入到了地下幕后。

    否则的话,卫烈帝是绝对不可能错过这个一手掌控北齐朝政的大好机会,依照六趾组织的潜力和这么多年的布局,对于立新君的事情又怎么会出现争执不下,拖延到现在还决断不下来?

    一念及此,林封谨便马上意识到这吕家的气运竟然还真是雄厚,很显然,在这种局面下,自己对吕羽的儿子最好的处置办法当然是送他回去做国君了,只要他一现身,就凭着吕羽唯一的子嗣的身份,登基为君便是毫无争议。

    并且他登基的时候六趾组织并没有插手,大臣如果没有“拥立”的功劳,自己再从中插手运筹帷幄一番,那么吕定短时间内被架空成傀儡的几率可以说很小了,而卫烈帝此时已经成为了丧家犬,三年内自己必杀他,因此,这北齐最终还是吕家的天下。

    林封谨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道:

    “罢了,东林书院前些年为我遮风挡雨,也算是庇护了我这么些年,我与吕羽也是有君臣的名分,这就算是我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

    半个时辰后,林封谨便是徐步来到了东林书院之外,他此时经过了一番改扮之后,普通人也是认不出来,只当他是一个普通的士子而已,任他进出。

    直到林封谨拐了个弯,开始前往书院的核心区域,山长董仲舒平时呆着的“天人亭”的时候,才被书院当中的两名教喻给拦住,呵斥道:

    “此处乃是书院禁地,闲杂人等切勿停留。”

    林封谨看着面前的这两人,微微眯缝着眼睛道:

    “你们去通报山长一声,就说林封谨求见。”

    这两人听了林封谨的名字以后,顿时就吃了一惊,然后道:

    “山长现在不见任何人?”

    林封谨冷冷的道:

    “不见也得见,你们两人走开,我手上已经染了海公子的血,既然这以下犯上的罪名已经是背了,那么也不介意多染几个人的了。”

    这两人听林封谨说“染了海公子的血”之后,目光转厉喝道:

    “好狗胆,竟然在这里胡言乱语?”

    说完便是抽出了腰间的铁尺,对准了林封谨就狠狠的抽了过来,他们乃是负责督导训诫学生,这种用铁尺掌嘴的事情当然是做得熟极而流的。

    林封谨微微叹了口气,也不愿意与这两人多加纠缠,直接就走了过去,这两人猛然发力狠抽,却忽然觉得眼前一花,面前这年轻人居然就从自己的视野之中消失了,转头一看,便见到了对方朝着前方的山道上悠悠的走了过去。

    这两人顿时吃了一惊,吹响了口中的哨子,然后拔腿撵在了后面直追,只是他们跑得似乎连舌头都吐了出来,前方的这年轻人慢悠悠的走着,双方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

    不过这时候,随着这两人口中哨声的吹响,本来十分幽雅静谧的小道上,立即涌出来了不少的人,可是林封谨一步一步前行,竟是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住他!全部跟在了他的身后急追,却又根本追不上!

    直到山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林封谨也是认识的人,

    大儒周敦颐。

    林封谨看着这位昔日的先生,终于停步,深深一礼。

    这时候,一干教喻才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林封谨却是连一眼都不看他们,而是对着周敦颐道:

    “周师大驾光临,是有什么话想要教诲我的吗?”

    周敦颐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复杂的道:

    “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一些,书院确实是有辜负你的地方,但是有的时候,只能顾全大局,你也是饱读诗书的人,难道就看不透这一点?”

    林封谨徐徐的道:

    “书院待我如何,我心里面非常清楚,并没有什么怨气和仇恨在里面,我今天前来却不是为了这件事。”

    周敦颐道:

    “那你还来做什么?”

第1375章四体合一    “砰砰砰”就在陆皇承受着太阳精火焚烧的时候,岸边的大战进入了炽热化,随着一声声的重击响起,彩螺神皇连中了几十掌,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瞬间被虚无魔偷袭几十掌,打得他吐血。

    这的确是让彩螺神皇抓狂了,他一次又一次被虚无魔偷袭,而虚无魔来无影去无踪,让他无可奈何,根本就是攻击不了虚无魔。

    “自寻死路!”终于,彩螺神皇也发飙了,狂吼一声,在这瞬间,他的血气瞬间赤红,宛如是燃烧起来一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的实力竟然一下子飙升。

    “轰”的一声,随着彩螺神皇的血气燃烧,他身后浮现了一个异象,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撑起了一方青天,在这一方青天之下站着一个伟岸的身影。

    当这样的一个伟岸身影出现之时,彩螺神皇手中的真神之锤竟然是一阵阵轰鸣,可怕的气势冲天而起,在这一刻,真神之锤宛如就是复活过来一样,一条条大道法则垂落,五彩纷呈,神灵的气息弥漫于天地之间。

    异象之中,伟岸的身影竟然双目一亮,它这一双眼睛似乎是烛照天地,让世间的一切都无处遁形。

    “这是什么”看到彩螺神皇一下子实力飙升,出现了异象,真神之器,竟然是如同复活过来一样,让不少人为之大吃一惊。

    “血统的燃烧,这有返祖的状态,他的血统燃烧,让他召醒了先祖的图腾。彩螺神皇的一位先祖是真神,这就是他祖先的真神图腾。”有一位大贤知道这里面的玄机,缓缓地说道。

    这对于彩螺神皇来说,这是十分无奈的事情,燃烧血统,这需要让他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被一个晚辈的化身压着打,这让他颜脸尽失,今天他不击败李七夜。他的神皇威名就尽得一干二净了。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金刚神攻了上来,它是空门大开,大道轰鸣。双拳可崩山岳。

    “滚”此时强大了很多,彩螺神皇狂吼一声,真神之锤直轰而下,一锤击下,乾坤崩灭,万法碎裂,一击之下,足可以让大神皇灰飞烟灭。

    “砰”的一声响起,这一击不止是彩螺神皇的本身天神皇的全力一击,而且还有真神一击。金刚神根本就挡不住如此毁天灭地的一击,整个身体就像是被砸成了一块铁饼一样,扁平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地上,把地面都撞裂了。

    如此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感觉到痛,这样砸在自己身上,那就真的粉身碎骨了。

    “砰”的一声响起,在石火电光之间,虚无魔出手了。一掌击中了彩螺神皇的胸膛,但是,这一次彩螺神皇只是晃了晃肩膀,根本就没有受伤。

    “滋”的一声响起。就在虚无魔出手偷袭彩螺神皇瞬间,异象中的那个伟岸身影的双眼炽热,瞬间封锁住了虚无魔。

    当然,虚无魔乃是融于虚空之中,这真神异象是无法困锁它的,但是。在这伟岸身影的双眼烛照之下,虚无魔遁隐的速度顿时受到了影响,一下子慢了一拍。

    彩螺神皇早就有准备,他是抓住了的闪而逝的机会,真神之锤瞬间轰了过去,“砰、砰、砰”一阵碰击声响起,真神之锤在这一拍之间如狂风暴雨轰在了虚无魔的身上。

    听到“滋”的一声,虚无魔依然是从真神图腾的烛照之下逃走,不过,片刻之后,它在另一个方位出现了,这一次它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此时现身的虚无魔全身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似乎全的身体在碎裂一样。

    “啪”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金刚神从泥坑中跳了出来,被砸成铁饼的它竟然又一下子恢复了原状,丝毫不损。

    看到金刚神如此的耐打,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如此的真神一击,就算是天神皇的肉身也会灰飞烟灭,但是,金刚神却不受任何影响,这太可怕了。

    尽管是再一次面对金刚神和虚无魔,彩螺神皇依然是无所惧,狂笑一声,说道:“无知小辈,放你的所有替身都出来吧,本座今天要斩你的所有替身。”

    此时,彩螺神皇依然以为这是李七夜的替身,此时对于他来说,就算是李七夜放出了所有替身,他也无所惧。

    “对付你,何需要全部。”李七夜笑了一下,“轰”的一声响起,此时血海国度冲出了一股磅礴的血气,这股血气瞬间冲入了虚无魔的体内。

    “滋、滋、滋……”一阵阵愈合之声响起,虚无魔得到了这股磅礴的血气之后,它身上的裂缝一下子融合,这让它没有任何伤痕。

    李七夜从葬佛高原得到的万念壶边角料那只是一小块一小块而己,这点边角料当然是不足于打造成十二尊高大的神魔了,这些边角料只不过是被李七夜炼成一尊尊小铁人,最后以血海国度的蕴养和仙体术的祭炼,这才把它们炼成十二尊高大的神魔而己。

    万念壶的边角料想毁灭它谈何容易,李七夜都是凭着青灯黑火费了九牛二虎的心血才把它们炼成十二尊小铁人而己。

    不过,神魔十二受到了极为强大的重创之后,它们最多也就被打回原形而己,根本就不可能毁灭它们。

    这就像虚无魔和金刚神一样,虚无魔受了真神之锤的重击,它的身体出现碎裂,但是,它不可能被毁去,如果真正遇到最终极的无敌一击,它也只不过是被打成小铁人。

    金刚神就不一样了,它是金刚不灭体,怎么打都不可能把干掉,它能承受的打击那是无法想象的,想真正的毁灭它的金刚不灭体,那是比登天还要难!

    所以,金刚神受了真神一击,它就算是被打成了铁饼了,一爬起来,也是像没事的人一样。丝毫不损。它不像虚无魔,受到真神一击,需要血海国度的血气来治疗。

    “砰、砰”就在这个时候,血海国度中站出两尊神魔。两尊神魔中一尊宛如是羽化登仙,散发出了美丽无比的仙光,化身后的光羽好像可以承托着它登上仙界一样。

    这是神魔十二之一,飞仙神。

    另一尊乃是魔焰滔滔,它站在那里。宛如一座不可撼动的魔王,似乎不管它站在哪里,都是让人无法跨越的魔王,它可以镇压诸天,它可以镇压众神诸魔。

    镇狱魔,神魔十二之一。

    “飞仙体,镇狱神体!”看到这两尊神魔,纯阳子喃喃地说道。此时,他已经知道李七夜的神魔十二是什么化的了。

    看到李七夜的血海国度之中又站出了两尊神魔,这已经让所有人为之沉默了。金刚神、虚无魔这样的强大他们已经见识过了,李七夜拥着十二尊这么强大的神魔,这可想而知,单凭这样的十二尊神魔都足可以帮助李七夜斩杀许多强敌。

    “来吧,就算你放出所有替身,我也一样把它们全部斩杀干净。”既然都燃烧了血统了,彩螺神皇也是一不做二不休,狂笑地说道。

    “四尊,足可以把你活生生撕了。”李七夜平淡地笑了笑。

    “嗡”的一声,此时四尊神魔并排站在了一起。它们身上的光芒夺目,不是神光冲天,就是魔焰滔天。

    “滋滋滋滋”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四尊神魔竟然融合,它们就像是融化的铁水一样,四尊神魔一下子融化成了一尊神魔。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尊神魔冲起了光环,这光环一半为神。一半为魔,光环之中承载着三千世界,沉浮着万界日月星辰。

    “铮、铮、铮……”此时,这尊神魔身上响起了兵鸣之声,它本身是散发出了金属的光泽,冰冷锐利,它所散发出来的是一件兵器所具体有的杀伐气息,没有情感,没有血肉,它本身就是一件兵器!

    “这不是仙体,也不是替身,是兵器!”在这一刻,纯阳子才是真正的看出了玄妙,在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他刚才的想法都是错的,十二尊神魔根本就不是什么仙体,它们是没有血肉、没有情感的兵器!

    杀伐无情,这就是兵器的本质,当它全身散发出了冷冷的金属光泽之时,纯阳子心里面一寒。

    纯阳子的见识比任何人都要广博,他比任何人都有着远见,看到眼前这尊神魔的时候,纯阳子意识到了很多东西,他明白,李七夜不止是拥有了十二仙体,而且他已经掌握了十二仙体的真正玄妙,这是真正的集十二仙体大成者!

    试问万古,又有谁同时拥有十二仙体,又有谁能完全精通十二仙体术!没有!

    “嗡”就在这个石火电光之间,这一尊神魔动了,它瞬间扑向彩螺神皇。

    “杀”彩螺神皇的真神图腾也一下子变得璀璨,彩螺神皇疯狂地燃烧着自己的血统,一锤斩天,直劈向这尊神魔。

    面对如此斩天的一锤,这尊神魔连闪都没有闪,直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锤斩在了这尊神魔身上,然而,这尊神魔竟然丝毫不损,反而,真神之锤被这一尊神魔撞击的飞到了天边。

    “啪”的一声响起,这尊神魔的右手一伸,瞬间穿透了彩螺神皇的胸膛,心脏被掏了出来。

    “咚、咚、咚”彩螺神皇连退了好几步,一双眼睛睁得太太的,看着被掏出来依然还跳动的心脏。

    “不”就在这个时候,彩螺神皇惨叫一声,他整个人被这尊神魔撕成了两半,鲜血溅飞,内脏倾泻在地上。

    凶狂霸道,堂堂的一尊天神皇在一招之下就被活生生地撕成了两半,一命鸣呼,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看得都傻眼了。

    “太弱了。”当这尊神魔把彩螺神皇的尸体扔在地上的时候,坐在甲板上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看到这样的一幕,就算是纯阳子都心里面一寒,一件兵器,融合了飞仙体、镇狱神体、金刚不灭体、虚无体,这样的一件兵器,这究竟是何等可怕!

    如果说,十二尊神魔融合为一体,这将是一件融合了十二仙体,这样的一件兵器,只怕是恐怖到让人无法去想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