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砰砰砰”就在陆皇承受着太阳精火焚烧的时候,岸边的大战进入了炽热化,随着一声声的重击响起,彩螺神皇连中了几十掌,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瞬间被虚无魔偷袭几十掌,打得他吐血。

    这的确是让彩螺神皇抓狂了,他一次又一次被虚无魔偷袭,而虚无魔来无影去无踪,让他无可奈何,根本就是攻击不了虚无魔。

    “自寻死路!”终于,彩螺神皇也发飙了,狂吼一声,在这瞬间,他的血气瞬间赤红,宛如是燃烧起来一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的实力竟然一下子飙升。

    “轰”的一声,随着彩螺神皇的血气燃烧,他身后浮现了一个异象,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撑起了一方青天,在这一方青天之下站着一个伟岸的身影。

    当这样的一个伟岸身影出现之时,彩螺神皇手中的真神之锤竟然是一阵阵轰鸣,可怕的气势冲天而起,在这一刻,真神之锤宛如就是复活过来一样,一条条大道法则垂落,五彩纷呈,神灵的气息弥漫于天地之间。

    异象之中,伟岸的身影竟然双目一亮,它这一双眼睛似乎是烛照天地,让世间的一切都无处遁形。

    “这是什么”看到彩螺神皇一下子实力飙升,出现了异象,真神之器,竟然是如同复活过来一样,让不少人为之大吃一惊。

    “血统的燃烧,这有返祖的状态,他的血统燃烧,让他召醒了先祖的图腾。彩螺神皇的一位先祖是真神,这就是他祖先的真神图腾。”有一位大贤知道这里面的玄机,缓缓地说道。

    这对于彩螺神皇来说,这是十分无奈的事情,燃烧血统,这需要让他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被一个晚辈的化身压着打,这让他颜脸尽失,今天他不击败李七夜。他的神皇威名就尽得一干二净了。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金刚神攻了上来,它是空门大开,大道轰鸣。双拳可崩山岳。

    “滚”此时强大了很多,彩螺神皇狂吼一声,真神之锤直轰而下,一锤击下,乾坤崩灭,万法碎裂,一击之下,足可以让大神皇灰飞烟灭。

    “砰”的一声响起,这一击不止是彩螺神皇的本身天神皇的全力一击,而且还有真神一击。金刚神根本就挡不住如此毁天灭地的一击,整个身体就像是被砸成了一块铁饼一样,扁平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地上,把地面都撞裂了。

    如此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感觉到痛,这样砸在自己身上,那就真的粉身碎骨了。

    “砰”的一声响起,在石火电光之间,虚无魔出手了。一掌击中了彩螺神皇的胸膛,但是,这一次彩螺神皇只是晃了晃肩膀,根本就没有受伤。

    “滋”的一声响起。就在虚无魔出手偷袭彩螺神皇瞬间,异象中的那个伟岸身影的双眼炽热,瞬间封锁住了虚无魔。

    当然,虚无魔乃是融于虚空之中,这真神异象是无法困锁它的,但是。在这伟岸身影的双眼烛照之下,虚无魔遁隐的速度顿时受到了影响,一下子慢了一拍。

    彩螺神皇早就有准备,他是抓住了的闪而逝的机会,真神之锤瞬间轰了过去,“砰、砰、砰”一阵碰击声响起,真神之锤在这一拍之间如狂风暴雨轰在了虚无魔的身上。

    听到“滋”的一声,虚无魔依然是从真神图腾的烛照之下逃走,不过,片刻之后,它在另一个方位出现了,这一次它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此时现身的虚无魔全身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似乎全的身体在碎裂一样。

    “啪”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金刚神从泥坑中跳了出来,被砸成铁饼的它竟然又一下子恢复了原状,丝毫不损。

    看到金刚神如此的耐打,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如此的真神一击,就算是天神皇的肉身也会灰飞烟灭,但是,金刚神却不受任何影响,这太可怕了。

    尽管是再一次面对金刚神和虚无魔,彩螺神皇依然是无所惧,狂笑一声,说道:“无知小辈,放你的所有替身都出来吧,本座今天要斩你的所有替身。”

    此时,彩螺神皇依然以为这是李七夜的替身,此时对于他来说,就算是李七夜放出了所有替身,他也无所惧。

    “对付你,何需要全部。”李七夜笑了一下,“轰”的一声响起,此时血海国度冲出了一股磅礴的血气,这股血气瞬间冲入了虚无魔的体内。

    “滋、滋、滋……”一阵阵愈合之声响起,虚无魔得到了这股磅礴的血气之后,它身上的裂缝一下子融合,这让它没有任何伤痕。

    李七夜从葬佛高原得到的万念壶边角料那只是一小块一小块而己,这点边角料当然是不足于打造成十二尊高大的神魔了,这些边角料只不过是被李七夜炼成一尊尊小铁人,最后以血海国度的蕴养和仙体术的祭炼,这才把它们炼成十二尊高大的神魔而己。

    万念壶的边角料想毁灭它谈何容易,李七夜都是凭着青灯黑火费了九牛二虎的心血才把它们炼成十二尊小铁人而己。

    不过,神魔十二受到了极为强大的重创之后,它们最多也就被打回原形而己,根本就不可能毁灭它们。

    这就像虚无魔和金刚神一样,虚无魔受了真神之锤的重击,它的身体出现碎裂,但是,它不可能被毁去,如果真正遇到最终极的无敌一击,它也只不过是被打成小铁人。

    金刚神就不一样了,它是金刚不灭体,怎么打都不可能把干掉,它能承受的打击那是无法想象的,想真正的毁灭它的金刚不灭体,那是比登天还要难!

    所以,金刚神受了真神一击,它就算是被打成了铁饼了,一爬起来,也是像没事的人一样。丝毫不损。它不像虚无魔,受到真神一击,需要血海国度的血气来治疗。

    “砰、砰”就在这个时候,血海国度中站出两尊神魔。两尊神魔中一尊宛如是羽化登仙,散发出了美丽无比的仙光,化身后的光羽好像可以承托着它登上仙界一样。

    这是神魔十二之一,飞仙神。

    另一尊乃是魔焰滔滔,它站在那里。宛如一座不可撼动的魔王,似乎不管它站在哪里,都是让人无法跨越的魔王,它可以镇压诸天,它可以镇压众神诸魔。

    镇狱魔,神魔十二之一。

    “飞仙体,镇狱神体!”看到这两尊神魔,纯阳子喃喃地说道。此时,他已经知道李七夜的神魔十二是什么化的了。

    看到李七夜的血海国度之中又站出了两尊神魔,这已经让所有人为之沉默了。金刚神、虚无魔这样的强大他们已经见识过了,李七夜拥着十二尊这么强大的神魔,这可想而知,单凭这样的十二尊神魔都足可以帮助李七夜斩杀许多强敌。

    “来吧,就算你放出所有替身,我也一样把它们全部斩杀干净。”既然都燃烧了血统了,彩螺神皇也是一不做二不休,狂笑地说道。

    “四尊,足可以把你活生生撕了。”李七夜平淡地笑了笑。

    “嗡”的一声,此时四尊神魔并排站在了一起。它们身上的光芒夺目,不是神光冲天,就是魔焰滔天。

    “滋滋滋滋”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四尊神魔竟然融合,它们就像是融化的铁水一样,四尊神魔一下子融化成了一尊神魔。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尊神魔冲起了光环,这光环一半为神。一半为魔,光环之中承载着三千世界,沉浮着万界日月星辰。

    “铮、铮、铮……”此时,这尊神魔身上响起了兵鸣之声,它本身是散发出了金属的光泽,冰冷锐利,它所散发出来的是一件兵器所具体有的杀伐气息,没有情感,没有血肉,它本身就是一件兵器!

    “这不是仙体,也不是替身,是兵器!”在这一刻,纯阳子才是真正的看出了玄妙,在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他刚才的想法都是错的,十二尊神魔根本就不是什么仙体,它们是没有血肉、没有情感的兵器!

    杀伐无情,这就是兵器的本质,当它全身散发出了冷冷的金属光泽之时,纯阳子心里面一寒。

    纯阳子的见识比任何人都要广博,他比任何人都有着远见,看到眼前这尊神魔的时候,纯阳子意识到了很多东西,他明白,李七夜不止是拥有了十二仙体,而且他已经掌握了十二仙体的真正玄妙,这是真正的集十二仙体大成者!

    试问万古,又有谁同时拥有十二仙体,又有谁能完全精通十二仙体术!没有!

    “嗡”就在这个石火电光之间,这一尊神魔动了,它瞬间扑向彩螺神皇。

    “杀”彩螺神皇的真神图腾也一下子变得璀璨,彩螺神皇疯狂地燃烧着自己的血统,一锤斩天,直劈向这尊神魔。

    面对如此斩天的一锤,这尊神魔连闪都没有闪,直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锤斩在了这尊神魔身上,然而,这尊神魔竟然丝毫不损,反而,真神之锤被这一尊神魔撞击的飞到了天边。

    “啪”的一声响起,这尊神魔的右手一伸,瞬间穿透了彩螺神皇的胸膛,心脏被掏了出来。

    “咚、咚、咚”彩螺神皇连退了好几步,一双眼睛睁得太太的,看着被掏出来依然还跳动的心脏。

    “不”就在这个时候,彩螺神皇惨叫一声,他整个人被这尊神魔撕成了两半,鲜血溅飞,内脏倾泻在地上。

    凶狂霸道,堂堂的一尊天神皇在一招之下就被活生生地撕成了两半,一命鸣呼,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看得都傻眼了。

    “太弱了。”当这尊神魔把彩螺神皇的尸体扔在地上的时候,坐在甲板上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看到这样的一幕,就算是纯阳子都心里面一寒,一件兵器,融合了飞仙体、镇狱神体、金刚不灭体、虚无体,这样的一件兵器,这究竟是何等可怕!

    如果说,十二尊神魔融合为一体,这将是一件融合了十二仙体,这样的一件兵器,只怕是恐怖到让人无法去想象!(~^~)

第八十六章 惶恐    不过,林封谨的手上,也是泛出来了点点的光芒,然后形成了莲花的花蕊,散碎的花瓣,徐徐的飘飞着,而这护魂柜上面则是开始有一缕一缕的黑色气息凶狠的直扑了过来

    一接触到了这黑色的气息之后,林封谨就浑身一震,他从中感觉到了仿佛是无穷无尽的痛苦,怨念,迅速的流入到了他的识海当中,这种感觉自然是格外的难受,整个人都是倒退了几步,然而,紧接着林封谨的识海里面紧接着就涌出了一股热流,迅速的中和了这种痛苦。

    这一缕一缕黑色的气息迅速的涌来,可以说是仿佛是潮汐那样,一波一波的冲击而至,可是有了准备以后的林封谨则已经是很轻松的化解着这些黑色的气息,虽然这些气息会给自己带来痛苦,但他却也是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本来已经是被天舍利抽吸殆尽的愿力,居然是在一点一点的增加着!!

    在这一瞬间,林封谨的心中就生出来了一股明悟,是的,这就正是地藏的修炼方式!

    这些黑色的气息,从表面上来说,仿佛是卫烈帝一朝大臣的幽灵冤魂,实际上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其余的修士畏之如虎的业力的体现,被业力缠绕的话,可以说是寝食难安,更是百事不顺。

    但是,地藏所修炼的神通,则是完全不畏惧这一点,安忍不动如大地的称呼是怎么来的?便是基于这样而来的。

    大地浑厚包容,能兼容并蓄一切,对于常人来说,致命腐臭的尸体,污秽之物,埋入大地之后,却可以转换化成养分,生长出格外茁壮的鲜花,果实,馥郁而芳香,令人加倍的觉得心旷神怡。

    同样,地藏的神通也是如此,旁人畏之若虎的黑暗污秽的业力,地藏却能忍受下来,将其净化成了愿力来提升自己的修为,这么看起来的话:“安忍不动如大地”这七个字不但不夸张,真的是再贴切不过。

    随着大量的业力从这护魂柜里面被抽走,渐渐的,上面就开始出现了粼粼的波光一样的东西,紧接着一朵朵纯洁无暇的白莲幻象在上面开放,有着淡淡的香味呈现,然后一个个透明的影子出现了,大多数都是中年男子,仪态威严,脸上也是露出了从容而解脱的温和笑容,纷纷对准了林封谨施礼,然后消失在了空中。这些被卫烈帝羁绊不能往生的人,终于得到了解脱。

    将最后一名冤魂超度了之后,林封谨也是徐徐的呼出了一口气,他虽然接连不断的超度了这么多的冤魂凶灵,也是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和精力,可是身上却是传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欣快感觉,觉得自身的修为居然又精进了一丝。

    这时候,萦绕在了附近的那种愁云惨雾也是随之散去了,这护魂柜材料十分珍贵,对大巫凶和此时尚未被超度的烛九阴都是有大用处,林封谨便是将其收了起来,然后转身走了过去十来步,便感觉到了有龙气萦绕盘旋在了前方,继续前行,便见到了那里被挖掘出来了一处阴池,里面水光荡漾,下方赫然有一具身穿王袍的尸体,不是别人,正是吕羽。

    这阴池的水乃是融入了冥界的阴气,十分厉害,一旦接触到了生人的身躯,则是会不停的吸收生人的阳气中和自身。林封谨此时伤疲之身,加上他行事十分谨慎,也是没有轻易接触,不过他身边有着水娥这样的天生水灵,自然不需要为怎么将吕羽捞起来发愁。

    只见半透明的水娥亦步亦趋的走入到了这阴池当中,便是见到阴池当中的水迅速的消掉,相反,本来耗费过度的水娥还得到了补充,身体的实体化显得更加的凝结了起来。

    林封谨走了下去,将吕羽的尸体抱了起来,徐徐的走了出去,吕羽此时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死人,背部更是血肉模糊,因为他整个人的精血和背部的皮肤都被剥掉,做成了吞蛇的剑鞘,因此林封谨抱着他尸体的感觉,简直就仿佛像是个七八岁的儿童一样轻巧。

    接下来林封谨抓了个人,问明白了红先生这一匹妖马自焚殉主的地点,然后便带着吕羽的尸体前去那条小河边,因为红先生自焚的地方火势很大,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草地上多出来了一个方圆五六丈的焦痕,所以林封谨很轻松的就找到了这地方,然后在此挖了个坑后,将吕羽埋了下去,躬身拜了三拜,算是尽了彼此的一番君臣之义。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林封谨心中忍不住都生出了世事无常的念头,觉得人间的缘法就仿佛是东流水,大限一到,自然是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不过他旋即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驱散出了脑海,然后便是大步朝着家人所呆着城外秘庄而去。

    ***

    与此同时,在邺都城当中的一处豪宅当中,卫烈帝钱慎正在剧烈的喘息着,他此时手边放着一杯温热的参茶,可是刚刚伸手去端起来,竟是发觉自己的右手抖得仿佛是筛糠一般,结果刚刚端起来杯子里面的水顿时泼了个全身都是。

    是的,卫烈帝在害怕,在恐惧!

    一贯都是高高在上,自认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他,此时瑟缩得就仿佛是一只老鼠似的!

    他此时脑海里面一刻不停接连浮现的,赫然便是之前烛九阴盯住自己的眼神。

    那是什么眼神?那竟然像是一个饥饿到了极点的人,死死的盯住了一块肥美肉骨头的眼神!凶残,**,贪婪,看到了这眼神,就会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接下来会喝光你的血,吃光你的肉,甚至将骨头敲开贪婪的吸吮里面的骨髓!!

    这种被当成食物一样的体验,对于卫烈帝来说真的是前所未有!!他非常痛恨这种感觉,他非常恐惧这种感觉以至于这样的恐怖还蔓延在了全身上下,令身体都没有办法好好的把控。

    所以卫烈帝才仿佛是困兽一样,一个人藏在了这个房间里面,吩咐所有的人都不要来打扰自己,像受伤的野兽那样,孤独的舔着伤口,唯恐露出丝毫的脆弱出来。卫烈帝知道,自己这一逃已经是令部下离心离德,若是自己再暴露出来脆弱的一面,只怕等待着的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

    忽然之间,卫烈帝的眼神停留到了对面的铜镜上,他浑身上下再次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是谁?花白若乱草一样的头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光泽,脸上更满布了皱纹和老人斑,皮肤松弛到了下垂的地步。

    自己只是被烛九阴抓住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可是那感觉竟仿佛过了二三十年,甚至连自己的青春,生命活力,都被他的指缝贪婪的吸收殆尽,自己引以为傲的一身庞大力量,居然丝毫都用不出来,完全是变成了他的补品。

    那娲蛇神以无所不能的神灵自居,在烛九阴的面前依然就是一阵风似的,不堪一击。

    “还好,这样强大的力量,一定会被人间界排斥的!”卫烈帝在心里对自己说。

    然而说了一次,他依然觉得心里面渗得慌,忍不住又下意识的大叫了出声:“没错!他一定会被人间界排斥,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滚蛋了!”

    这么喊了起来以后,卫烈帝的心中总算是安稳了一些,这时候他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不耐烦的道:

    “朕不是说了要静养一会儿的吗?”

    外面传来了一个尖细的声音,一听就是太监的:

    “启奏圣上,得胜宫当中传来了最新的消息。”

    卫烈帝浑身剧震了一下,然后咽下了一口吐沫,良久才故作镇定的道:

    “你说。”

    这太监道:

    “看起来留守的小曹有急事禀告,动用了水镜秘术。”

    卫烈帝沉吟了一下道:

    “好,朕这就过去。”

    施展水镜秘术,自然是要在水汽充沛的地方最好不过了,因此卫烈帝此时就来到了这一处大户人家的水榭当中,这里乃是一个大的荷花池,水榭三面环水,仿佛是一个湖心岛。

    在水榭当中摆放着一个金盆,取的自然是五行当中“金生水”的含义,随着神通的施展,金盆当中的清水开始荡漾,形成了一面十分清晰的镜子,纤毫毕现的将对面的一切情况都显示了出来。

    然后水镜当中出现了一张有些惊恐的脸,看打扮乃是得胜宫当中的一名太监的,正是卫烈帝遗留下来的棋子,太监曹斌,这太监大概二十多岁,压低了声音有些慌乱的道:

    “主子在吗?主子在吗?奴才看到了你说的那个人了,他一刻钟之前刚离开得胜宫。”

    卫烈帝听到了这句话以后,心里面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握紧的拳头忍不住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然后隔了一会儿才道:

    “我说的,那个人?”

    曹斌轻声道:”是的,主子,那人瘦高身材,穿着一身青布袍,大概二三十岁,似乎有痨病,不时都会轻咳两声,走路完全都没声音的。”

    卫烈帝深吸了一口气道:

    “你接着说。”

    曹斌压低了声音,很是有些惊恐的道:

    “主子你们走了以后,有一些反贼便居然开始行凶,趁乱劫掠,结果冲撞到了那人,而这些趁火打劫的反贼,却,却是”

    卫烈帝此时恨不得伸一只手过去将这死太监给掐死,怎么会在这时候掉链子?偏偏曹斌此时脸上乃是无法形容的诡异表情,估计是他觉得自己的语言过于匮乏,没有办法能形容出来自己的所见所闻,他呆了一会儿,忽然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然后急声道:

    “奴才,奴才实在是没有办法形容出来,那实在是太诡异了,只能请主子自己看了。”

    他一面说,一面便走开了,然后听到对面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便是拖过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一看就是身高体壮的大汉,身上穿着的是吞蛇卫的服装,只是整个人都彻底的瘫软着,仿佛是浑身上下的骨头和筋都被彻底抽走了,这人目光呆滞,脑袋无助的耷拉向了一边,嘴角流淌出来了大量的涎水,就像是痴呆一样。

    不过,这种事情虽然罕见,却也不至于让人都觉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地步,然后便见到了曹斌将这大汉的右手抬了起来,顿时,卫烈帝的脸上肌肉都跳动抽搐了一下,因为他在这一瞬间便是见到,这大汉的右手手腕上,赫然多出来了一圈很明显的痕印。

    仔细看去,这一圈痕迹上的皮肤完全松弛,耷拉了下来,就仿佛是一百岁老人手腕的皮肤,皱纹满布,有着大量的老人斑,色素沉着,并且还乌黑发紫,看起来就像是这一圈的皮肤的光阴瞬间就苍老了一百年!

Comments are closed.